Type-31巡防艦

(上與下)巴布克集團(Babcock)針對Type 31e巡防艦案提出的箭頭140(Arrowhead 140),基本船型來自於

丹麥奧斯登船廠為丹麥海軍建造的SF3500AAW伊萬.休特菲爾德級Iver Huitfeldt class)防空巡防艦。在2019年9月12日

,英國首相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宣布,巴布克團隊在Type 31巡防艦案獲勝。

 

巴布克集團在2019年9月倫敦國際防務裝備展(DSEI 2019)中展出的箭頭140巡防艦想像圖,

此圖裝備多種歐洲不同廠商的電子與武器裝備,包括義大利李奧納多的76mm匿蹤快砲、

瑞典SAAB的40mm火砲、Thales NS100旋轉相位陣列雷達、美製RAM短程防空飛彈等。

想像圖中,艦體中部裝置八組四聯裝MK-41垂直發射器以及兩組四聯裝反艦飛彈發射器。

(上與下)英國BAE System團隊競標Type 31e的李安達型(Leander)方案。李安達型是在先前BAE Systmes售予安曼的

夏米赫級(Al Shamikh class )巡邏艦為基礎上發展而成,是進入Type 31e競爭評估階段的三種設計之一。

阿爾吉利亞向德國TKMS訂購的MEKO A200 AN巡防艦。TKMS的MEKO A200是Type 31三個競標設計之一。

 

艦名/使用國 Type-31巡防艦/英國
承造國/承造廠 英國/ Babcock International
尺寸(公尺) 長138.7   寬19.8  4.8
排水量(ton)

5700以上

動力系統/軸馬力 CODAD

柴油機x4/44000

雙軸

航速(節) 28
續航力(海浬) 9000/12節
偵測/電子戰系統 BAE System Type-997 3D中程對空/平面搜索雷達*1

Kelvin Hughes Type-1007/1008 I頻航海雷達*1

Airborne System IDS 300 (DLF-3)水面假目標誘餌系統 (含四個發射管)

聲納 Ultra Electronics Type 2150中頻主/被動艦首聲納x1
射控/作戰系統 SSCS DNA(2)戰鬥管理系統
乘員 100(至多可容納180)
艦載武裝 Sea Ceptor短程防空飛彈x32
艦載機 梅林、野貓反潛直昇機x1
艦載小艇 RHIB突擊艇x4
數量

粗估至少5艘

艦名 簽約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by captain Picard


 

起源

在2010年,皇家海軍正式啟動替換Type 23巡防艦的新一代Type 26多用途巡防艦計畫,這是1990年代中期以來皇家海軍執行的未來水面作戰(Future Surface Combatant,FSC)研究之中,第一項付諸執行的方案。由於要求海外遠程長期部署,使得Type 26的尺寸趨於大型化,定案後滿載排水量超過6000噸級,價格也趨於昂貴。原本皇家海軍希望能建造13艘Type 26,以1:1的比例替換原有的Type 23艦隊,其中八艘配備Type 2087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來擔負反潛作戰任務,另外五艘則做為通用巡防艦;但由於英國財政壓力沈重以及武器系統研製、購置成本日益高漲 ,建造13艘Type 23的目標遂難以實現。

在2015年11月下旬英國國防部公佈的戰略安全審查報告(Strategic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SDSR 2015)中,確定將Type 26巡防艦的數量減為八艘,擔負反潛作戰任務,而原本規劃做為通用巡防艦的五艘Type 26則遭到取消。雖然如此,SDSR 2015中仍表示將建造一種排水量較小、具備多種任務彈性的多功能巡防艦,維持皇家海軍總數19艘第一線驅逐艦/巡防艦的陣容 ,這意味著新的多功能巡防艦的數量至少為5艘。依照SDSR 2015的記載,此種巡防艦具有比Type 26更低廉的成本, 使皇家海軍視情況能購買更多(超過五艘),有可能在2030年代使第一線驅逐艦/巡防艦的總數比現在還增加。 SDSR 2015也記載,只要蘇格蘭沒有從英國獨立,此種新巡防艦都將在。 在2016年2月中旬,消息傳出英國這種新型多功能巡防艦將稱為Type 31,又稱為通用巡防艦(General Purpose Frigate,GPFF),研製工作預計在2016年展開。 在2016年7月一個關於防務安全的講座中,第一海相(First Sea Lord)菲力普.瓊斯上將 (Admiral Sir Philip Jones)指出GPFF就是Type 31,並表示Type 31巡防艦可以長期部署在蘇伊士以東(East of Suez,從波斯灣到遠東之間)。

雖然Type 26的數量降低,但另外發展Type 31巡防艦能為BAE System和英國相關業界提供設計工作,保存這些公司單位的設計與工程發展能量。 Type 31巡防艦的噸位較小,成本較低,比起日趨昂貴複雜的Type 26,在國際市場上更能吸引一些規模較小、經費較有限的海軍。 英國官方曾透露,希望將每艘Type 31的成本能控制在2.5億英鎊。

在2016年7月的防衛選擇委員會( Defence Select Committee)公聽會中,第一海相菲利普.瓊斯爵士形容GPFF是一種檔次較低的艦艇;這仍然是一種複雜的作戰艦艇,有能力在威脅環境下自衛並對抗世界上各種威脅,其設計會特別考慮業界經驗以及現成既有的現成(off-the-shelf)技術,專門用來滿足皇家海軍較為低端的任務。依照詹氏防務週刊(IHS Janes)的描述,Type 31的任務會涵蓋維護海洋安全、海上反恐與返海盜任務、海洋巡邏、海上火力支援等,整體檔次介於高端的Type 45飛彈驅逐艦、Type 26巡防艦以及低端的第二批河流級(River class Batch 2)遠洋巡邏艦(OPV)之間。 Type 31的任務將涵蓋水面巡邏與作戰、近距離防空自衛與反潛、監視、情報蒐集、支援特種部隊進行作業等等,威脅強度較低但涵蓋範圍較廣。

「英國造艦策略」獨立報告

在2016年11月29日,由約翰.帕克爵士(Sir John Parker) 領導的國家造艦戰略(National Shipbuilding Strategy)機構公布一份名為「英國國家造艦戰略」(UK National Shipbuilding Strategy)的獨立報告 ,對接下來英國造艦計畫以及Type 31巡防艦計畫等提出了諸多建議。這份報告指出皇家海軍過去的造艦計畫存在許多問題,包括:計畫的時程控制不佳,由於經費來源是每年度的項目預算,因此容易受到每年預算變動的影響而阻礙造艦節奏;造艦計畫缺乏有效的管理指導系統,使得設計、制訂規格等工作無法滿足合約中規定的預算與時程;造艦計畫中,關於責任歸屬、擁有權經常沒有釐清,導致出問題時無法迅速釐清權責問題,使相關單位經常無法及時採取有效措施改善;此外,造艦計畫沒有著重保留日後出口外銷的潛力。這份報告指出,現階段皇家海軍的造艦計畫面臨無法採購原訂數量(因為成本過於昂貴)、無法照原訂期程開始建造等(Type 26巡防艦就是明顯例子),導致現役艦艇必須延長役期,而這些老化的艦艇的操作成本將逐步攀升, 花去皇家海軍與納稅人更多金錢(還會進一步排擠建造新艦的資源,形成惡性循環)。

因此,這份報告提出多項建議,首先建議相關政府單位應該改變相關流程與文化,能真正在造艦採購相關程序中滿足需求定義、成本與時程控制的要求,艦艇設計必須同時滿足本身需求與將來出口外銷的可能性;這包括為造艦流程建立一個全新的資助者/客戶運作模型(Sponsor/Client Model),並與業界的工業能力密切結合。其中,來自國防部的資助者(Sponsor)需為未來長期(30年)的造艦規劃建立一個透明的「最高計畫」(Master Plan),並為造艦規劃中的每一個造艦項目制訂明確而有保障的預算,而這個「最高計畫」會在每一次英國政府戰略防衛審查(SDSR)時被檢視與修正;國防部資助者能授權由皇家海軍領導的客戶計畫合約委員會(Client Project Contracting Board)依照「最高計畫」來完成每一個造艦計畫的設計、時程與預算計畫。由皇家海軍領導的客戶計畫合約委員會設置計畫總監(Project Director,擁有專案管理、商業與技術經驗),每個造艦專案都設置一個整合計畫辦公室,由皇家海軍司令部、國防部防衛裝備與支持(Defense Equipment & Support)以及船廠方面的主管組成;此外,也要獲得外來的技術諮詢。這些相關單位一旦確定了造艦計畫中所有的取捨(包括規格、標準、引進的新技術、壽期維持成本、預留彈性以及出口的可能等等),造艦計畫就必須凍結,不再允許變更需求,盡快進入實際設計建造階段。而完成簽約進入實際建造、交付階段後,則由一個由皇家海軍司令部、國防部防衛裝備與支持(Defense Equipment & Support)以及船廠方面的團隊聯合負責,並由政府方面組成計畫交付委員會(Project Delivery Board)負責監督與控制造艦計畫,並且對於簽署合約之後任何計畫異動擁有最終決定權,而交付委員會的主席由獨立第三方擔任,任何可能衝擊計畫時程的變動都不應被接受。在建造過程中,船廠/承包商的商業聯盟(Trade Union)代表定期與造艦計畫總監進行溝通。建造執行期間的風險評估程序由客戶計畫合約委員會負責, 客戶計畫合約委員會以及造艦計畫總監需要負責審查與決定任何修改和變更。

對於Type 31巡防艦計畫,此報告認為Type 31的設計建造工作應為高度優先,即早開始建造並在2020年代服役,使皇家海軍在2020年代能維持數量足夠的第一線水面作戰艦艇。這份報告建議Type 31設計工作應該跳脫皇家海軍傳統的設計流程,而且不應發展成一種過份精密複雜的艦艇。Type 31應採用現代且創新的設計建造流程,並設計成一種標準化、模組化的平台,提供不同的裝備選項供不同客戶選擇,並且具有價格上的競爭力;在外銷市場上,Type 31(此報告稱之為Type 31e,e代表出口,exportability)的價位以及能力應具備吸引力,並且能在明確的目標成本之內交付。

對於英國造艦產業,這份報告主張應建立新的造艦流程,稱為虛擬化造艦(Virtual Shipbuilding,VSb)工業模式,結合英國境內具有足夠能力與價格競爭力的造艦廠商/設施,構成高效率的「虛擬船廠」,並藉由Type 31的計畫來驗證這種造艦流程。在這種「虛擬化造艦」的工業模型之下,每一型船艦由多個不同的模塊構成,每家廠商負責某一種模塊並進行系列化建造(可累積經驗、在系列生產作業中逐步改進效能與成本),而一艘船艦不同的模塊可在同時間於不同造船廠平行建造(能縮短每艘船艦的建造週期);為了達成這樣的目標,「虛擬化造艦」體系內的廠商需要全面使用最新的數位化設計與建造技術。在這樣的「虛擬化造艦合約」中,造艦計畫由一個主要船廠或企業聯盟來領導,不同的船段模塊透過競爭方式分包不同的船廠來建造,所有子合約必須緊致、能控制漲幅,同時確保次承包商有合理的利潤以刺激競爭意願;為達成具有競爭力的報價並縮短建造期程,造艦工作應該建立在區域性的工業策略(Regional Industrial Strategy)上。建立「虛擬化造艦」工業模型將能強化英國造艦產業在國際造艦市場上的競爭力,使之能在日後英國造艦計畫如固態物資補給艦等國際競標作業中與其他國家的造艦廠商抗衡;而透過Type 31巡防艦項目的機會,英國軍工與造艦產業應展現出足夠的造艦實力,增加未來出口的可能性。此報告建議,英國各船廠要發展出全球競爭力計畫(Global Competitiveness)以及自身的供應鏈,致力於減少不必要的經常性支出,並投資增進關鍵技術能力如製造工藝、現代化造船流程、數位化系統、輔助工具現代化等等。英國造艦業界廠商以及政府單位也應成立一個小規模、高度專業的虛擬化「創新中心」(virtual Innovation Centre),隨時分享最新造艦標準以及新技術,挑戰皇家海軍現有的造艦技術與觀念,使其與時俱進,並促進新技術發展如設計、材料、製造/組裝程序等 ,進一步提高英國造艦業的競爭力以及成本控制能力;而「創新中心」也負責審視每個造船廠提出的全球競爭力計畫。

此報告認為,過去英國沒有由單一造船廠同時建造兩種不同型號船艦的首製艦的前例(建造首艦時包括大量第一次性的不確定因素,工作較為吃重,如同一家船廠同時負責建造兩種型號的首製艦,則更容易發生工作過重以及失誤犯錯,導致期程延誤),此時英國軍工龍頭──BAE System的船廠正在全力進行Type 26巡防艦的設計建造工作,而Type 31巡防艦對皇家海軍也是刻不容緩;因此,Type 31的設計建造工作應由英國多家不同造艦廠商組成一個聯盟來分攤,以分散工作量並降低風險,不過BAE System仍可參與Type 31的作戰系統競標。此外,英國軍工造艦相關業界應該考慮結合海事技術以及作戰系統工程技術,成立專門的子公司,提高英國造艦產業在出口市場的能見度,包括提供船艦設計、技術工程、咨詢服務等。

 

外界對Type 31的疑慮

英國國防部提出Type 31巡防艦之後,就有專家憂心這種強調控制成本的小型艦艇只是和擔負低強度的維和任務(如維護海上治安、反海盜),無法勝任第一線防空、反水面與反潛作戰任務並存活。位於倫敦的智庫:皇家聯合勤務機構 (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的總監彼得.羅伯特(Peter Roberts)表示,皇家海軍高層顯然依照翰.帕克爵士(Sir John Parker)在2016年11月底公布的「英國造艦策略」獨立報告的建議,依照功能性(速度、規模大小、數量)來規劃Type 31巡防艦,而不是依照皇家海軍實際的作戰需求。 彼得.羅伯特表示,俄羅斯、中國、伊朗等都在挑戰全球海洋戰略秩序,他們都擁有裝備精良的水面作戰艦艇與潛艦;如皇家海軍打算建造一些裝備陽春的近海巡邏船艦來因應這樣的挑戰,將非常不智。

 

計畫啟動

依照2017年5月29日英國防衛期刊(UK Defence Journal)的消息,英國可望購買六艘Type 31巡防艦(而不是最初預定的五艘) ,總價值約20億英鎊(約25.6億美元),這意味平均每艘Type 31約耗資3.3億英鎊,建造工作由BAE System(主要船廠在蘇格蘭的格拉斯哥、 克萊德河沿岸)與Babcock International(主要船廠設施在蘇格蘭的Rosyth)競標;然而,此一消息並未獲得英國官方證實。依照這一則報的報導, 無論哪一家船廠獲勝,Type 31都將在蘇格蘭地區的船廠進行總裝。在2017年6月,英國軍工業界表示,Type 31巡防艦項目仍無具體的進度與經費。 

在2017年8月下旬,英國國防合約公佈欄(Defence Contracts Bulletin)提到,國防部(Ministry of Defence)的防衛裝備與支持局(Defence Equipment and Support agency)、皇家海軍會在9月7日於倫敦進行關於Type 31的簡報,邀請有意參加的業界廠商參加,向業界簡報Type 31計畫的細節,包括Type 31e巡防艦的粗略規格(outline specification)、先期採購(pre-procurement )、採購階段(procurement)的作業流程等;接著,國防部船艦採購團隊會進一步說明Type 31巡防艦計畫細節,並在9月中旬在倫敦進行的國際防衛與安全裝備(Defence and Security Equipment International,DSEI)展中舉辦與廠商的研討會,然後在9月27至28日進行業界簡報會議。依照國防合約公佈欄中的敘述,Type 31計畫將會「創新而尖端」。這是SDSR 2015首度提出Type 31巡防艦的兩年後,英國官方首次具體推動這個計畫。

在2017年9月6日,英國國防部公佈「國家造艦戰略」(National Shipbuilding Strategy)以及Type 31巡防艦的建造策略,基本上按照2016年底約翰.帕克爵士公布的「國家造艦戰略」獨立報告,希望採用創新、具有彈性的船艦設計,以一種標準化的船艦平台搭配多樣的裝備選項,最大程度地兼顧英國自用以及外銷出口的需求,並藉此重整英國造艦工業鏈,更好地發展與整合英國各地地區性船廠以及供應廠商,提高英國造艦業的國際競爭力;英國國防部也鼓勵英國各船廠在造艦工作中加強與國外廠商(需合乎英國國家安全標準)的合作,以強化國際競爭力與未來外銷潛力,此外也歡迎非傳統次供應商/新進廠商參與。依照「國家造艦戰略」,英國國防部稱Type 31巡防艦為Type 31e,「e」代表出口(export),以強調此型巡防艦設計必須同時滿足自用與出口的需求。英國國防部表示,每艘Type 31的成本會控制在2.5億英鎊(3.24億美元)以內,首批建造五艘,首艦在2023年服役,全部五艘在2027年服役。

依照「國家造艦戰略」報告的建議,英國國防部決定將Type 31艦體分成多個分段分開招標,由英國境內各地的合格廠商來競爭建造合約;實際上,先前兩艘伊莉莎白女王級航空母艦(Queen Elizabeth class)的建造工作已經採用分段方式進行,並將分段分包給位於英格蘭、蘇格蘭的六家造船廠(包含Cammell Laird等較小的船廠),由BAE System領導的「航空母艦聯盟」來負責整個計畫。 除了在英國境內各船廠建造組裝之外,也能依照客戶需求,技術轉移在國外船廠建造。然而,「國家造艦戰略」也重申,規劃中的固態物資支援艦(Fleet Solid Support,FSS)並不歸類於作戰艦艇之中,將維持採用國際公開招標的決定。

如此,Type 31將打破過去一段時間英國複雜水面作戰艦艇都由BAE System旗下船廠壟斷的局面──近年英國水面作戰艦艇計畫如Type 26巡防艦、五艘第二批河流級(River class)巡邏艦都在BAE旗下位於蘇格蘭格拉斯哥的高文( Govan)與斯高頓(Scotstoun)廠區建造,而2000年代建造的Type 45飛彈驅逐艦大部分材料產製與建造工作都在BAE Systems位於高文、斯高頓、Barrow-in-Furness等廠區建造(只有艦首、上部桅杆與桅杆在當時屬於VT集團樸次茅茲廠區建造,2009年時VT集團原本的造艦事業完全併入BAE Systems)。在過去十多年的時間,英國境內除了BAE System之外,只有巴布克國際集團(Babcock International)建造過完整的水面作戰艦艇(銷售給愛爾蘭的PV90型巡邏艦,由巴布克國際集團旗下位於德文郡(Devon)的Appledore 船廠建造;巴布克還承造伊莉莎白級航空母艦的部分分段)。不過,雖然Type 31的分段建造工作將分散在英國境內部同船場,預計最後仍會在位於蘇格蘭的船廠組裝,例如在克萊德沿岸的高文或斯高頓船廠,或者位於巴布克位於羅賽斯(Rosyth)的船塢。

對於Type 31引進新的造艦策略與工業模式,英國造船業界表示歡迎。例如英國代表性的設計公司BMT Defense總裁Sarah Kenny表示,Type 31的造艦模式將提高英國的造艦標準以及競爭力,跟上幾個主要的歐洲國際性軍艦出口集團,充分釋放英國造艦產業(包括設計、工程技術、建造等)的潛力,更有機會國際市場上獲得成功;而藉由Type 31的機會,英國造艦產業將能對國際間展現設計與建造實力。然而,克萊德河周圍的造船廠聯盟則對此表達不滿,最初預估Type 26將建造13艘,結果2015年SDSR宣布時縮減為8艘,代替的Type 31巡防艦卻要採用公開招標,等於變相剝奪了原先承諾給蘇格蘭地區的權利;不過,英國國防大臣麥可.佛倫爵士(sir Michael Fallon) 在2016年11月時雖然表示八艘Type 26都會在克萊德河沿岸的船廠建造,但當時並沒有承諾Type 31也一定會在這些船廠建造。麥可.佛倫爵士也強調,克萊德河地區的船廠沒有透過競爭,就已經鞏固了20年內的造艦工作,包括八艘Type 26巡防艦、五艘第二批河流級巡邏艦。

在2017年10月18日,BAE Systems宣布,與英格蘭墨西賽德(Merseyside)的Cammell Laird船廠組成聯盟來競標Type 31巡防艦,並由Cammell Laird船廠擔任主承包商,BAE System提供船艦設計以及系統工程。BAE System決定不在自家斯高登與高文廠建造Type 31,除了因為自家船廠的產能已經投入建造五艘第二批河流級(River class)巡邏艦以及八艘Type 26巡防艦之外,顯然也是因應英國國防部希望透過Type 31重塑英國造艦產業鏈的生態,尤其是傾向不在BAE System所屬、位於蘇格蘭格拉斯哥克萊德河周邊的廠區建造,逐漸擺脫英國造艦對BAE System以及蘇格蘭境內船廠的絕對依賴(蘇格蘭始終有脫離聯合王國的呼聲);約翰.帕克爵士在2016年提出的「國家造艦戰略」報告建議Type 31應由BAE System以外的船廠設計建造,避免讓所有造艦工作集中在BAE System。如果BAE System不認真因應,長期而言恐將喪失在英國造艦的領導地位。Cammell Laird船廠以建造民間商業船隻為主要業務,先前曾經承建伊莉莎白級航空母艦的飛行甲板部位,但還沒有設計、建造完整作戰艦艇的經驗,因此與軍工經驗豐富的BAE System結盟自然是一大利多。

而為了迎戰由BAE與Cammell Laird船廠組成的強勁對手,BMT與巴布克船廠也組成團隊,雙方在2017年11月7日簽署合約建立伙伴關係,一同設計、建造以及支持皇家海軍未來各項水面船艦以及其他重要計畫。在2018年1月8日英國防衛大臣Gavin Williamson訪問巴布克位於Applefore的船廠時,巴布克正式宣佈組成競爭團隊,團隊其他廠商包括負責設計船艦的BMT、研製任務系統的Thales以及Ferguson Marine和Harland & Wolff.船廠。

英國希望首艘Type 31能在2023年Type 23巡防艦開始除役(該年率先除役的會是HMS Argyll F231)時即時成軍,但外界專家認為依照Type 31計畫啟動的時間和進度,這幾乎不可能達成。

Type 31e綱要規格

依照2017年9月7日英國防衛裝備與支持局(Defence Equipment and Support Agency)在倫敦對廠商簡報的Type 31e的綱要規格,要求船艦設計具備良好的任務彈性與可重構能力,能適應不同客戶的需求,最大幅度提高未來出口的可能;船艦必須能在全球大洋上持續操作,能在相當程度的海象下進行直昇機起降以及小艇收放等作業;船艦的航速需要能對民間船隻進行攔檢,並能持續跟蹤進入英國周邊水域的敵方作戰艦艇;採用開放式作戰系統架構(Open Architecture Combat System),結合通用的介面標準;艦上的裝備構型具有足夠彈性並可擴充/裁減規模,有足夠餘裕適應未來新技術如無人系統、人工智慧(AI)以及直接能量武器系統等,並盡可能降低購置與壽命週期維持成本;在滿足基本的耐海能力、人員起居空間、支持保障需求以及未來成長餘裕的情況下,將艦體尺寸與排水量控制在最低。Type 31e要能擔負各種中低強度勤務,讓皇家海軍主力作戰艦艇如Type 45防空驅逐艦、Type 26反潛巡防艦能專注在關鍵主要任務之中。一般情況下,Type 31e編制人數約80到100人,艦上起居空間需保留容納另外40人的餘裕。

Type 31e的基本任務要求是與本國和盟邦的武裝力量進行聯合操作,可依照需求而強化指管通情能力,擔負海上特遣單位的指揮管制(Maritime Task Unit Command and Control)工作。Type 31e的基本態勢感知能力要求,是能在作業水域維持態勢感知 (situation awareness),進行海上攔檢,並能提供資訊使整個作戰編隊的聯合通用作業圖像 (Joint and Common operating picture)更為完善。

Type 31的規格要求被分成基本核心需求(core)以及根據客戶選擇而可適應(Adaptable)兩類。Type 31e的基本核心作戰裝備包括可攻擊附近小型水面船艇的中口徑火砲、小口徑火砲、點防禦防空飛彈(Point Defence Missile System、PDMS)或近迫防禦系統(Close in Weapon System,CIWS)、偵測裝備、電子支援與防禦套件、艦首固定式聲納。艦尾直昇機庫與起降甲板能操作10噸級直昇機如歐洲NH-90以及較小的皇家海軍AW159野貓( Wildcat )、垂直起降的無人飛行載具(UAV)等。艦上搭載操作載人小艇來執行安全警戒、救助等任務,以及水面與水下的無人載具(USV與UUV)。Type 31e的基本生存防禦要求包括設置裝甲板,能抵抗小口徑武器射擊與破片命中。

被Type 31列為選擇性的項目如下:武器系統包括超視距長程反艦飛彈、超過76mm的中口徑火砲(如127mm)、反潛魚雷系統、反潛火箭/臼砲、可標定敵方潛艦位置的主動聲納、拖曳陣列聲納系統等;艦上可設置多任務艙( Mission bay )以及多任務甲板,可容納兩個20英尺集裝箱((Twenty Foot Equivalent Unit,TEU);客戶可選擇加大機庫,容納梅林(Merlin)等級的重型直昇機。生存方面,可依照客戶需求,增加在核生化環境下持續作戰的能力。

 

英國、國外各廠商提案

在Type 31出現時,英國船艦業界的巴布克國際集團(Babcock International)、英國航太系統(BAE Systems)、BMT Defence Services以及一家規模較小的史泰勒系統(Steller Systems)等,都提出了可能參與Type 31的提案。

其中,BAE Systems在2016年中提以先前出售給安曼的夏米赫級(Al Shamikh class )巡邏艦為基礎的「彎刀」(Cutlass),以及先前出售給巴西的亞馬遜級(Amazonas class)巡邏艦為基礎的復仇者(Avenger),而最後用來競標Type 31的正式提案是根據「彎刀」提案的李安達(Leander)。

BMT Defence Services、史泰勒系統、巴布克國際集團則提出全新設計的提案,BMT Defence Services在2015年提出狩獵者 110(Venator-110),史泰勒系統則在2017年提出「斯巴達」 (Project Spartan)提案,巴布克國際集團在2017年9月上旬提出全新的「箭頭」(Arrowhead)模組化巡防艦提案。

在2017年11月BMT Defense確定與巴布克組成團隊之後,雙方就一同合作並審視各自的提案,以形成最後的競標方案;爾後丹麥奧斯登海事科技(Odense Maritime Technology A/S,OMT)也加入巴布克團隊,最後該團隊採用OMT先前為丹麥海軍建造的SF3500AAW伊萬.休特菲爾德級(Iver Huitfeldt class)防空巡防艦為基礎提案

英國國防部開始評估有意角逐Type 31巡防艦的各廠商之後,除了英國本土廠商團隊之外,德國泰森克魯伯海洋集團(Thyssenkrup Marine Systems、TKMS) 也以該集團MEKO A200巡防艦參與競標,並與阿特拉斯電子英國分公司(Atlas Elektronik UK,AEUK,母公司在德國)組成團隊。TKMS的MEKO A200先前已經被南非、阿爾及利亞採用。在KMS/阿特拉斯電子英國分公司團隊中,負責建造工作的是位於北愛爾蘭貝爾發斯特(Belfast)的哈蘭與伍爾夫(Harland & Wolff)以及位於格拉斯哥的福格森海事工程(Ferguson Marine Engineering)。

 

 

Type 31巡防艦各廠商提案

廠商 設計
BMT Defense 狩獵者 110(Venator-110)
BAE Systems 李安達(Leander)
Babcock International 箭頭(Arrowhead)120/140
Steller Systems 斯巴達(Project Spartan)
TKMS MEKO A200

 

競爭性設計程序CDP

在2018年2月底,詹氏防務週刊(Janes)透露,英國國防部準備選擇至多四家廠商團隊進入競爭性設計程序(Competitive Design phase,CDP),發展期間為7個月,最後根據廠商提交的方案中選擇一家獲勝者,並簽署設計與建造(Design and Build,D&B)合約。作為進入CDP階段的準備,英國國防部在2018年3月12日對廠商發出聯合前期資質審查問卷(pre-qualification questionnaire)與及談判邀請(Invitation To Negotiate,ITN),廠商需在4月初截止日之前將回覆ITN的文件提交給國防部防衛裝備與支持組織(Defence Equipment and Support,DE&S)。此時,有意參與Type 31e的廠商團隊已經在與DE&S進行價值管理程序(value management process),此一程序包括廠商團隊與DE&S對於商業交易空間(trade space)的探討、瞭解計畫相關標準與參數、研擬可能的競標方案,確保排除方案中的不必要成本,並盡可能確保品質與作戰能力。

在這項招標中,英國國防部對五艘Type 31e巡防艦設定12.5億英鎊(約17億美元)的固定價格上限,平均每艘花費2.5億英鎊,首艦在2023年底交付;這樣的成本與時程條件堪稱相當嚴苛。12.5億英鎊的總預算還包括政府供應裝備(Government Furnished Equipment,GFE),也就是艦上所需的各項裝備(包括作戰裝備);為了盡可能節約開支,Type 31的部分裝備將從屆時除役的Type 23巡防艦轉移過來(Type 23在2010年代陸續更新電子與武器裝備等,除役後這些設備可以移植到Type 31上,包括更新的作戰系統、Type 997三維雷達、Sea Ceptor防空飛彈等)。

計畫暫停與重啟

在2018年7月24日,詹氏防務(Janes)報導,Type 31e計畫已經暫停,英國防衛裝備與支持組織(Defence Equipment and Support,DE&S)在7月20日向參與Type 31e的業界團隊發出了聲明。英國國防部突然暫停Type 31e計畫(並未在國會發表任何聲明),並稱目前沒有獲得足夠的合格提案。英國國防部接著著手擬定一個更簡潔有效的競爭程序,而這個變化意味原本在2023年交付首艘Type 31的時程可能跳票。然而,泰吾士報(Times)等英國媒體懷疑Type 31e暫停,更多是因為資金沒有著落,甚至質疑英國國防部沒有能力以一比一汰換13艘Type 23巡防艦(只能建造八艘Type 26);而在7月24日,英國國防部發表聲明,強調原訂採購首批五艘Type 31e的計畫沒有改變,仍然希望首艦在2023年服役,並表示對參與的廠商團隊有信心,能夠在先前設定的12.5億英鎊成本上限之內完成合約。

雖然DE&S沒有公布此時有多少團隊提案,但業界傳言只有Babcock集團(箭頭140)以及Cammell Laird、BAE System(李安達型)等兩組團隊參與提案,而英國國防部原本希望邀請至少四家團隊參與競爭。此時也有消息指出,英國Ultra Electronics與德國泰森.克魯伯海洋集團(ThyssenKrupp Marine Systems,TKMS)已經組團參與競爭。依照業界的消息,由於英國國防部在如此緊迫的時程以及預算之內完成這麼多工作,導致不少一開始有興趣的國際廠商打退堂鼓。

在2018年8月18日,DE&S對Type 31e項目的可能競爭者發佈一個信息通知(Prior Information Notice),表示會在8月20日啟動一個短期的市場會面(market engagement ),與業界重新討論關於Type 31e計畫,包括向業界透露新的採辦計畫,包括技術與商業要素等,隨後計畫主管單位將根據業界回饋的意見來探討接下來Type 31e計畫的需求與程序。然而,DE&S也表示,業界只須要回覆是否願意在原訂的主要要求之下(包含總預算上限12.5億英鎊),願意參與Type 31e造艦計畫。

 

 

Type31各競爭提案

型號 李安達型(Leander) Arrowhead 140 MEKO A200
團隊 BAE Systems、Cammell Laird Babcock International、

BMT Defense

Thyssenkrup Marine Systems(TKMS)
資料年份 2017年10月 2018年5月 2018
尺寸(公尺) 全長117(依照客戶需求還可選擇102m、120m等不同長度)

寬14.6m   吃水4.5m

長138.7   寬19.8  吃水4.8 長121m  寬16.34  吃水5.96
排水量(ton)

3677

5700以上 約3700噸級
動力系統/軸馬力 CODELOD

柴油主機2/12000

低速推進電動機x2

雙軸

CODAD

柴油機4/44000

雙軸

CODAG-WARP

燃氣渦輪*1

柴油機*2

水噴射推進器*1

雙軸

航速(節) 25以上 28 27~29
續航力(海浬) 8100/12節

7600/16節

9000/12節 7200/16節
偵測/電子戰系統 Type 997 3D中程對空/平面搜索雷達*1 Type 997 3D中程對空/平面搜索雷達*1  
聲納 艦尾預留安裝拖曳陣列聲納、可變深度聲納空間 Thales UMS4132 Kingklip艦首固定聲納

艦尾預留安裝拖曳陣列聲納、可變深度聲納空間

射控/作戰系統 BAE System INTeACT作戰系統

射控雷達x1

TACTICOS Baseline 2戰鬥管理系統  
乘員 98(最多容納138人) 100(至多可容納180) 100~120,艦上最多容納152人
艦載武裝 中口徑火砲(57mm、76mm、127mm)* 1

海攔截者(Sea Ceptor)短程防空飛彈垂直發射器(總數12管以上)

四聯裝反艦飛彈發射器*2

MK-15 Block 1B近迫武器系統*1

中口徑火砲(57mm、76mm、127mm)* 1

海攔截者(Sea Ceptor)短程防空飛彈垂直發射器24

預留安裝四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器的空間

四聯裝反艦飛彈發射器*2

近程防空武器(RAM防空飛彈或30mm/40mm防空火砲)*2

預留安裝324mm反潛魚雷發射器的空間

中口徑火砲(57mm、76mm、127mm)* 1

短程防空飛彈垂直發射器*16~32

四聯裝反艦飛彈發射器*4

預留安裝324mm反潛魚雷發射器的空間

近程防空武器(30mm/40mm防空火砲)*1

艦載機 反潛直昇機1(機庫容納:AW-159野貓;甲板起降:16噸級直昇機) 反潛直昇機1(機庫容納:梅林直昇機;甲板起降:CH-47運輸直昇機) 反潛直昇機1(機庫容納:梅林直昇機;甲板起降:CH-47運輸直昇機)
物資裝載空間 TEU標準集裝箱 8 TEU 20英尺集裝箱4 TEU 20英尺集裝箱2
艦載小艇 9.5m長RHIB突擊艇4 RHIB突擊艇4 RHIB突擊艇2

 

 

競爭設計程序第一階段

在2018年12月10日,英國國防採辦部門主管Stuart Andrew對媒體表示,正式展開Type 31e巡防艦計畫的第一階段競爭設計(Competitive Design Phase)程序,並分別與三家競爭團隊簽署發展合約,每個團隊獲得大約500萬英鎊(600萬美元)來發展競爭提案。三個團隊與提案分別如下:

1. 英國BAE Systems團隊:提案是李安達型(Leander) ,排水量近3700噸。團隊包括BAE Systems與Cammell Laird造船廠,其中Cammell Laird船廠擔任主承包商,BAE System提供船艦設計以及系統工程。

2. 英國巴布克集團(Babcock)團隊:提案是箭頭140(Arrowhead 140) ,排水量約5700噸。巴布克領導的Type 31巡防艦競標團隊稱為Team 31,總部設在布里斯托( Bristol),分工如下:

巴布克(Babcock):主承包商,負責船艦設計、建造、總裝、平台整合,船艦在羅賽斯船塢總裝與下水。

Thales:負責整合船艦戰鬥系統,包括戰鬥管理系統與各作戰裝備的設計、製造、安裝整合等。

OMT;提供已經服役、經過驗證的船艦平台設計(伊萬.休特菲爾德級)。

BMT:負責平台設計與客製修改

此外,競標團隊也納入位於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的哈蘭&伍爾夫(Harland and Wolff in Belfast)以及位於蘇格蘭克萊德(Clyde)的福格森海事工程(Ferguson Marine Engineering)。

3. 泰森克魯伯海洋集團(Thyssenkrup Marine Systems、TKMS)團隊:提案是TKMS的MEKO A200巡防艦,排水量約3700噸級。團隊成員包括主承包商TKMS、阿特拉斯電子英國分公司(Atlas Elektronik UK,AEUK,母公司在德國),提案中的合作船廠包括北愛爾蘭貝爾發斯特(Belfast)的哈蘭與伍爾夫(Harland & Wolff)、巴布克集團(Babcock International的北愛爾蘭造船廠等。


國防部宣布原先成本目標無法達成

在2019年5月7日,電郵報(Telegraph)等媒體報導,英國國防部承認,Type 31e最初設定的成本目標──五艘總成本12.5億英鎊、平均每艘2.5億英鎊──無法達成。依照其他信息,英國國防部原本計畫以每艘2.5億英鎊的成本建造船艦平台,再由英國國防部提供艦上所需的裝備,例如屆時陸續除役的Type 23巡防艦上的許多裝備含MK-8 Mod1 4.5吋艦砲、海攔截者(Sea Ceptor)防空飛彈系統、Type 997 Artisan雷達系統、作戰與射控系統、艦首聲納等等,但光靠Type 23無法「捐贈」Type 31e項目所有需要的裝備,英國國防部仍需要支出相當費用來購置。

在此同時,已退休的前第一海相Lord Alan West上將向樸次茅茲媒體表示,對於英國國防部表示Type 31e原訂成本上限無法達成,他一點都不意外,比照先前皇家海軍訂購的遠洋巡邏艦(OPV,就是河流級)的成本就很清楚。Lord Alan West表示,每艘Type 31e巡防艦成本3.5億至4億英鎊才合理,意味計畫經費總額應增加到近20億英鎊左右。Lord Alan West上將表示,對皇家海軍造艦經費短缺十分憂慮;照現有的趨勢,Type 31在皇家海軍耗盡巡防艦資源之前都無法交付。在2019年3月,Defence Analysts的專家Francis Tusa表示,如果希望這艘船艦能部署在會遭到攻擊的區域,就絕對不能是Type 31e現有的價格。

稍後英國國防部仍表示,Type 31e項目的目標成本與期程並未改變。不過,英國國防部也表示,會擴大Type 31項目中由政府與軍方吸收與處理的部分如政府裝修項目(government furnished equipment),減少廠商的負擔。

 

競爭結果揭曉:巴布克集團獲勝

在2019年8月底,每日電郵(Daily Telegraph)報導,英國國防部即將在9月於倫敦舉行的國際防務安全展( International Defense and Security Exhibition,DSEI 2019)宣布,由巴布克集團領導的團隊獲得Type 31合約,預算為13億英鎊。 在2019年9月12日,英國首相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談到振興英國造船工業時,宣布巴布克集團獲選為Type 31巡防艦的主承包商,並聲稱此計畫能為英國提供2500個工作機會。一般咸信巴布克集團獲勝的主要原因,是箭頭140船體是現成方案並大量採用商規設計,比較節省成本;此外,箭頭140是競標設計中排水量最大的,日後升級的空間最為充裕。

英國國防部希望與巴布克集團在2020年結束之前談妥合約事宜,首艦在2021年切割第一塊鋼板開工,2023年下水;而最後一艘(第五艘)則在2028年年底交付,全部五艘的成本控制在12.5億英鎊內。英國國防部官員表示,第一艘Type 31約在2025年左右備便成軍。在2019年11月15日,巴布克集團宣布已經與英國國防部簽署了Type 31的合約。

建造工作

Type 31巡防艦的主要建造與最後總裝、測試工作會在巴布克集團位於羅賽斯(Rosyth, Fife) 的廠區負責;該廠區先前負責兩艘伊莉莎白級航空母艦的總裝,伊莉莎白級航空母艦建造工作完畢後羅賽斯船廠隨即裁減人員;公會表示,Type 31的工作能為羅賽斯廠區維持450個工作崗位。在DSEI 2019會展上,巴布克集團表示,它們會投資5000萬英鎊改善羅賽斯船廠的設施,使產線能同時組裝兩艘巡防艦。

雖然名義上,巴布克集團在競標時,團隊中列入了位於北愛爾蘭的哈蘭&伍爾夫(Harland and Wolff in Belfast)船廠以及位於蘇格蘭克萊德(Clyde)的福格森海事工程(Ferguson Marine Engineering),但實際上巴布克並沒有明確保證納入這兩個船廠。在2019年9月13日,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引述巴布克的總裁Archie Bethel的受訪內容,除了巴布克的羅賽斯(Rosyth, Fife)的廠區以及法國Thales集團百分之百確定會參與Type 31項目工作之外,其他所有工作都會向英國全境內的所有 合乎資格的船廠與供應商公開招標;先前競爭程序中,除了巴布克本身與Thales之外,團隊其他成員都沒有承擔任何風險(risk-sharing),得標後自然也沒有義務保障它們參與的權利。Archie Bethel也透露,競標工作不會排除先前屬於BAE Systems團隊的Cammell Laird船廠。

Archie Bethel表示,巴布克集團從未保證哈蘭&伍爾夫船廠與福格森海事工程能無條件獲得相關工作,他們不應該有這種期待;它們跟所有廠商一樣,必須通過相同的資格與門檻審查(包含財務安全與供應保障等) ;如果這兩個船廠未來的新買家符合這些條件,就有資格參與Type 31相關供應項目的競標。巴布克的聲明對早已陷入困境的哈蘭&伍爾夫以及福格森海事工程是一大打擊。

在2019年8月,哈蘭&伍爾夫船廠與福格森海事都已經進入監管程序。其中,哈蘭&伍爾夫船廠從2003年完成兩艘英國國防部使用的海角級(Point class)滾裝運輸船(MV Hurst Point與MV Anvil Point)之後,就再也沒有接到任何船隻訂單;在2018年底,哈蘭&伍爾夫的母公司──位於挪威的Fred Olsen Energy在改組時決定出售哈蘭與伍爾夫。到2019年8月初,消息傳出哈蘭與伍爾夫即將破產;哈蘭與伍爾夫原本一直在尋求60萬英鎊(約73萬美元)的過渡性融資,以避免破產,但遲遲未能獲得新的資金,因此破產程序成了船廠唯一僅剩的選擇,而英國政府任也命了一名管理人員來監督該公司的重組。在英國國防部確定巴布克集團獲得Type 31巡防艦合約時,哈蘭&伍爾夫船廠的123名人員都已經沒有工作,船廠的監管單位正與兩個可能的潛在買主接觸。如果哈蘭&伍爾夫船廠不能在巴布克集團展開Type 31供應項目競標程序之前及時找到買家,該廠顯然沒有資格參與競標。

至於擁有350名員工的福格森海事工程則在2019年8月暫時獲得蘇格蘭政府支持,此時仍參與滾裝船的競標。蘇格蘭政府的經濟部長Derek Mackay表示,巴布克集團向來全力支持蘇格蘭政府當局;一旦合約細節敲定,蘇格蘭方面將期待與巴布克集團討論福格森海事以及其他蘇格蘭廠商在Type 31案中扮演的角色。然而,蘇格蘭方面的期待顯然與巴布克集團執行長Archie Bethel的說法有極大落差。

英國防衛分析(Defence Analysis)月刊主編Francis Tusa表示,簡而言之,英國只有資金維持一家海軍造船廠來建造複雜的作戰艦艇。而詹氏防務(Jane’s Defence)的海軍顧問Richard Scott則表示,先前英國公布的造艦戰略本質上是一定程度地維持英國現有的造艦能力,而不是擴張;因為Type 31只是取代一部份Type 23巡防艦,即便這個計畫完成,皇家海軍也只是維持六艘驅逐艦與13艘巡防艦的陣容。

在2019年11月4日,英國國防部公布約翰.帕克爵士(Sir John Parker)對於國家造艦戰略(National Shipbuilding Strategy,NSbS)執行狀況的審查。約翰.帕克爵士認為,此時Type 31項目的執行狀況與2017年「國家造艦戰略」公布時已經出現落差,時程從原本希望的「首艦在2023年交付」變成「首艦在2023年下水」,原本規定的時程並非不合理,且英國國防部與船廠應該要平均分攤風險;此外,此案未能全然造福英國本國造艦產業,例如Appledore、Harland & Wolff與Ferguson Marine船廠依然面臨倒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