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G(X)新世代飛彈巡防艦

 

(上與下)由於原本的LCS正規作戰能力不足,美國國防部長在2014年2月下旬宣布 減產LCS,

並責成海軍研究後續艦艇的構型;做為回應,美國海軍進行名為小型水面作戰艦艇(SSC)的研究,

在2014年12月11日對外公布,以現有兩型LCS的基本設計為基礎,強化正規作戰能力,包括裝置

超水平線反艦飛彈、MK-38 25mm遙控機砲、多功能拖曳陣列聲納、更好的對空搜索雷達與電子戰裝備等。

為了節省經費,SSC並不再增加如標準SM-2/ESSM之類的垂直發射防空飛彈系統。

 

(上與下)2016年1月下旬海軍水面艦協會研討年會(SNA 2016)中,洛馬集團展出以自由級LCS為基礎修改的強化型

巡防艦,用來競爭LCS後續型號的訂單。與原本LCS相較,這類改進型方案強化了武裝,同時具備反艦與反潛能力,

配備長距離反艦飛彈(此模型為魚叉飛彈)、更新型的TRS-4D固態電子掃描雷達以及新型電子戰系統等,提高了

作戰能力與自衛能力;然而,也放棄了過去LCS快速變更任務模組的能力,同時由於增加武裝使得重量與

吃水增加,航速指標將比原本LCS降低,據信不到40節。

洛馬團隊提出一幅的自由級LCS巡防艦版草圖,這是洛馬基於自由級船體平台而發展的多用途水面作戰(MMSC)

船艦系列的一種。注意艦首57mm主砲後方增設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單元以及兩組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發射器。 

(上與下)在2018年1月上旬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中,洛馬集團展出了一種從自由級衍生而來的

FFG(X)概念模型。相較於自由級,此種設計的上層結構全部重新設計,裝備三座美國海軍發展中的EASR

主動相位陣列雷達的陣列天線。而其他武裝容量:包括一座MK-110 57mm快砲、16管MK-41垂直發射器、

八枚魚叉反艦飛彈、一座SeaRAM海公羊短程防空飛彈等,大致上都與先前洛馬集團展出的自由級防空衍生型類似。

(上與下)在2018年1月上旬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中洛馬集團的FFG(X)概念模型。船艛前部

從自由級的尖銳稜角改成較為傳統的平直構型,船艛中部有一個大型塔狀結構物,裝備三座EASR主動相位陣列

雷達的固定天線。注意相位陣列雷達塔後部右側設置一個型號不明的雷射武器模型。艦橋頂部是四座NULKA

誘餌的發射器,艦橋前方裝置兩組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與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單元。 

 

洛馬版FFG(X)想像圖。注意艦尾裝有拖曳陣列聲納的收放絞車。  

(上與下)奧斯特廠在2017年提出的獨立級LCS巡防艦版。艦尾直昇機平台縮短,騰出空間安裝兩組四聯裝

魚叉反艦飛彈發射器以及拖曳陣列聲納絞車,艦首則裝置另外兩組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此外,煙囪兩側

各有一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單元,艦體兩側各有一個DSEI 30 mm遙控武器站。

奧斯特廠在2018年1月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提出的FFG(X)方案,以獨立級為基礎。

與上圖的2017年版相較,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單元位置分別改到艦首B砲位以及艦尾直昇機起降

甲板後方,魚叉反艦飛彈數量減為八枚(設置在艦尾),而且兩側也沒有遙控武器站。此外,

在船艛頂部設置美國海軍要求的EASR相位陣列雷達(三面固定式陣列)。

奧斯特在2018年1月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提出的FFG(X)方案上部近照。

可以看到直昇機庫頂的SeaRAM短程防空飛彈系統後方有一個梯形結構物,裝置兩面朝後的EASR相位陣列雷達天線,

而第三面(朝前)EASR陣列則裝在艦橋頂上的結構物內。在2017年版的的獨立級巡防艦上,艦橋頂部

的空間用來安裝一座射控雷達。

在2018年1月上旬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中,巴斯鋼鐵(BIW)/西班牙納凡提亞團隊展區

的海報上畫了FFG(X)提案想像圖,由納凡提亞先前為西班牙建造的F100艾爾瓦洛.迪巴贊級

(Álvaro de Bazán class)神盾飛彈巡防艦的最後一艘(F-105)為基礎。注意畫面中的FFG(X)想像圖

已經換用MK-110 57mm火砲以及EASR相位陣列雷達,而不是原先F100神盾巡防艦使用的AN/SPY-1D

相位陣列雷達。 

在2018年1月上旬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中,德國Atlas美國分公司與泰森.克魯伯集團(TKMS)

展出TKMS的MEKO A200巡防艦系列。此模型是先前TKMS出售給南非的MEKO A200 SAN勇敢級(Valour class)。

不過,TKMS/ATLAS團隊並未獲選進入FFG(X)設計競標階段。

在2018年1月上旬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中,義大利Fincantieri集團展出參與 競標FFG(X)的

義大利版FREMM巡防艦設計。義大利Fincantieri集團集團所屬的馬里內特船廠(Marinette Marine)

在LCS案中與洛馬合作,建造自由級(Freedom class)近海戰鬥艦,因此馬里內特船廠在FFG(X)案中與洛馬

既是夥伴也是競爭對手。

在2017年海上/空中/太空展(Sea Air Space 2017)中,美國杭亭頓.英格斯(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HII

展出的FF 4093巡防艦,這是根據HII廠為美國海岸防衛隊建造的傳奇級(Legend class)國家安全艇發展出的

一系列巡防艦之一,瞄準美國海軍接替LCS的強化巡防艦方案。艦首裝備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器,

艦橋頂與桅杆後方各有一個射控雷達,主桅杆頂配備一座旋轉式電子掃描雷達。HII在FFG(X)概念設計提案

截止日(2017年12月18日)之前有繳交提案,應該就是以FF 4093為基礎;然而,由於FFG(X)要求使用

已驗證的現成設計,因此HII這種以海岸防衛隊艦艇改成軍規作戰艦艇的設計並不被看好。

 

 

 ──by captain Picard


 

前言:未竟理想的LCS近海戰鬥船艦

在2000年代初期,美國海軍啟動近海戰鬥船艦(Littoral Combat Ship,LCS)計畫,發展一種中/小型水面作戰艦艇來取代冷戰期間建造的派里級(Perry class)飛彈巡防艦以及若干水雷反制艦艇。LCS的設計反應典型的「後冷戰思維」,1990年代初期蘇聯解體後,世界上似乎再也沒有國家能以正規的空中、海上、水下武力挑戰美國海軍;因此,當時美國海軍規劃新一代作戰艦艇的主要考量,主要是因應全球各地地區性衝突(這些衝突熱點的相關國家的軍力與軍事技術都遠不及美國),由海上對地投射軍事實力的相關需求。由於LCS設定並非用於高威脅強度戰區,因此傳統的區域防空、視距外反艦、反潛等並未納入需求。美國海軍打算建造52艘LCS。

因此,美國海軍賦予LCS的主要作戰任務包括水雷反制、近海視距內的水面作戰(主要對付低科技國家的小型船艇)與近海反潛作戰三種,船艦平台本身強調高速能力(40節以上)。另一個嶄新的概念,是將不同作戰任務所需的裝備整合為「 任務模組」(Mission payload package),艦上人員分成「核心組員」與「任務組員」,LCS船艦理論上可以在前線基地直接更換任務模組以及對應的任務組員,就能立刻轉換構型、執行另一種作戰任務。最初美國海軍為LCS規劃的任務模組,分別是水雷任務模組(Mine Warfare Mission Package,MIW MP)、反潛作戰(Anti Submarine Warfare Mission Package,ASW MP)與水面作戰(SUrface Warfare Missiln Package,SUW MP)等三種。

在2004年5月底,美國海軍與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與馬里內特海事公司(Marinette Marine)船廠,以及通用動力(General Dynamic)貝斯鋼鐵(Bath Iron Works)、澳洲奧斯特(Austal Limited)造船廠等兩家團隊簽署合約,各建造兩艘LCS原型艦;其中,洛馬團隊的LCS是單體滑航船體的自由級(Freedom class),通用團隊的LCS則是三體高速船獨立級(Independence class)。原本美國海軍預計評估雙方各兩艘原型艦之後,選擇其中一種設計進行批量建造。然而在2010年12月底,美國海軍同時與兩家團隊簽署各10艘的量產合約(Flight 0+),之後讓這兩種不同的設計平分後續的量產訂單。

然而,LCS服役之後,遇到不少技術、機械上的問題,進度落後且成本攀高。此外,原先預定採用的許多任務模組的次系統,包括一些反水雷作戰的關鍵次系統(如自航載具等),由於測試結果不理想或預算刪減而取消。由於許多任務模組無法到位,LCS不僅無法照最初預定的期程達到完整戰力(服役初期基本上只有部分反水面作戰套件可用),而且實際操作顯示,原本希望能在前線直接更換任人員、模組來轉換任務構型的構想不切實際,甚至LCS本身人員編制數量(包括核心人員與任務人員)都不敷需求。總計2015年12月到2016年9月短短九個月裡,共有四艘LCS先後因為技術或人為疏失發生推進系統故障。在2016年9日,美國海軍宣布大幅調整LCS的運用方式,放棄原訂在前線快速抽換任務模組的能力,原本作為任務模組的各項裝備成為固定的常設設備,個別LCS戰隊單位裡的每艘船艦都配置相同的任務裝備、執行同一種作戰任務;同時,也改善了原先LCS組織過於扁平的層級,並適度增加人力來提高LCS艦隊的出勤率。

更重要的是,2000年代後期以來,整體政經實力蒸蒸日上的中國,以驚人的速率進行軍事力量現代化,在西太平洋乃至印度洋的軍事存在日增;而在冷戰結束後一度一蹶不振的俄羅斯,在2000年代也隨著經濟復甦而開始重整海空軍備。這使得美國海軍船艦在西太平洋、南中國海等靠近水域作業時,面臨超乎預期的海空威脅;中國現代化船艦、潛艦與空中力量在2010年代起激增,普遍配備超視距的反艦飛彈,這使得只有視距內反艦能力與近程點防空能力的LCS顯得捉襟見肘;更糟的是,LCS船艦並未特別著重生存性,例如要求承受一定戰損後仍能在戰區維持作業,例如自由級的上層結構採用耐火性差的鋁合金製造,而三體的獨立級更為了追求高速而採用全鋁合金製造。總之,兩種LCS的平台設計既沒有過往第一線船艦水平的整體生存防護設計,加裝高強度作戰裝備(如大型遠程防空雷達、垂直發射系統等)的空間也十分有限。

由於發展軌跡不盡人意,而且並沒有留下足夠餘裕來適應更高強度的作戰威脅,使LCS在2012年左右就開始面臨諸多批評聲浪,認為最初的規劃就不周詳。然而不巧的是,2010年代前期由於經濟衰退、財政困難,當時美國歐巴馬總統屢屢刪減國防預算,2013年3月更因聯邦政府赤字抵達上限而發生自動啟動減赤字的預算封存(sequestration),嚴重衝擊美國國防預算;因此,美國國防部從2013年起就開始考慮減低LCS產量並提前停止這項造艦計畫,以正規作戰能力更強的新型小型水面作戰艦艇來取代。然而,美國海軍一開始並不情願花費更多時間與資源,去發展另一種較為低檔的全新作戰艦艇,仍主張維持原計畫建成52艘LCS,一來即時滿足美國海軍對於船艦數量的需求,再者數量足夠的LCS可以擔負更多低威脅的常規任務,使更多的大型神盾巡洋艦、驅逐艦從這類任務中解放出來,專注於高價值、高專業的主要作戰任務。

因此,對於接續於LCS的小型水面作戰艦艇,美國海軍一開始並沒有展現很高的熱情,中間又經過幾年的折衝演變。

1.小型水面作戰艦艇(SSC)研究

在2014年2月24日,美國國防部長國防部長查克.海格爾(Chuck Hagel)表示考慮將LCS的總產量減為32艘,並且命令海軍規劃後繼於LCS的新一代小型水面作戰艦艇。隨後,美國海軍召集成立了一個九人小組,進行一項名為小型水面作戰艦艇(Small Surface Combatant,SSC)的初步研究,在7月31日完成報告。在4月8日,SSC小組公布了準備發出兩個資訊徵詢書(Requests for information,RFI)的意向(intent) ,隨後在4月30日正式發出這兩份RFI;第一個RFI是徵詢符合SSC需求的現成設計,第二個則是研究適合SSC的科技、裝備(考量包括成本以及功能) ,回覆的截止日是5月21日,意味著廠商只有三週的時間,不足以完成一份全新的設計,勢必只能從現成的設計來著手。雖然美國海軍表示這兩份RFI只在徵詢企業界的方案,並不設任何前提;不過在當時,美國海軍幾乎確定不會重新設計一種艦型,這在國防預算刪減的趨勢下是不允許的 。

如果LCS總產量確定停在32艘,生產作業就會在2019財年結束,屆時如果SSC的方案要能無縫銜接由船廠開始建造,新設計的訂單必須在2016財年下達,時程將相當緊迫,勢必只能由現有的成熟設計來衍生。另外,雖然歐洲許多造艦廠商有相近於SSC需求的 現成小型水面作戰艦艇設計,但美國海軍採用非本國設計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美國國防部長查克.海爾初步希望新的設計能具備反水雷、反潛、與其他水面船艦交戰等能力(以上三者為LCS設計內的能力,透過更換任務模組來實現),並且具備 較為強化的防空能力。然而,也有人擔心最後美國海軍的需求將非LCS等級的艦體所能容納,必須將規模放大到驅逐艦等級才能滿足,如此將不會有足夠的時間與預算來完成。

因此,SSC的發展方向仍是以現有兩型LCS的設計為基礎進行衍生,進行必要的修改,犧牲原本著重的多任務能力,把原本裝置任務模組的彈性空間改用來設置永久性的 正規作戰裝備。在2000年代,洛馬集團早就自行以自由級的平台為基礎,研究加裝如迷你神盾之類的強化防空作戰系統,成為正規作戰能力較強的巡防艦。例如,洛馬曾在2000年代中期與以色列合作發展LCS(I)來滿足以色列對新防空艦艇的需求,但最後在2009年取消;爾後洛馬又繼續以自由級為基礎發展,在2012年首度展出系列化的多用途作戰(Multi-Mission Combatant,MMC),能依照不同客戶的需求而對自由級進行縮小或放大。 對於美國海軍的SSC的資訊徵詢,洛馬集團表示現有自由級的規模已經足以裝置垂直發射的SM-2防空飛彈(SM-2 MR Block 3,使用戰術構型的MK-41垂直發射器,深度6.76m),此外還可選擇將艦體加長到125或140公尺,提高防空飛彈攜帶量,並搭載SM-2 Block 4/SM-6防空飛彈(使用打擊構型的MK-41垂直發射器,深度7.7m)。

而建造獨立級的奧斯特廠雖然沒有如洛馬一樣積極在世界各軍備展中提出LCS的衍生型,但在2000年代前期也有針對沙烏地阿拉伯的可能需求而設計配備迷你神盾防空系統的獨立級;奧斯特廠表示,獨立級的設計先天上就有龐大的預留空間,完全能滿足美國海軍的需求,例如現有空間就能安裝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系統(位於上層結構),此外也能配置反潛聲納以及更大型的防空雷達 ;因此,奧斯特針對SSC資訊徵詢的回覆並不打算更動獨立級LCS的尺寸,而在於變更現有載台的構型,把原本龐大的多用途任務籌載空間改為裝置永久性的防空作戰裝備,奧斯特宣稱足以安裝神盾甚至發展中的AMDR相位陣列雷達系統的衍生型。不過,基於成本限制,美國海軍自身的SSC應該不會使用神盾系列這樣較為昂貴的防空系統。

除了既有的LCS設計之外,另一個競爭者是杭廷頓.英格斯(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HII)以該集團為美國海岸防衛隊建造的傳說級(Legend class)國家安全艦(National Security Cutter)衍生而來的巡邏巡防艦(Patrol Frigate,PF)系列。相較於一開始基於高速和多功能需求的兩種LCS,衍生自國家安全艦的巡邏巡防艦的艦體平台設計更傳統,HII宣稱這能提供美國海軍更經濟可靠的選擇。不過,國家安全艦是基於海岸防衛隊的需求而設計,能否在不大幅修改的情況下滿足美國海軍需求, 將是此一設計的最大先天劣勢;不過國家安全艦90%就是依照軍規建造,許多裝備(包括TRS-16 3D雷達、MK-110 57mm快砲等)都與LCS計畫共通,因此HII宣稱巡邏巡防艦完全能符合美國海軍的標準。

在2014年12月10日,美國海軍提交SSC的研究結果給國防部長海爾格,以現有兩型LCS為基礎,進一步強化正規作戰能力;這個方案被即將卸任的國防部長海格爾接受,認為考慮到目前的戰略環境與財政現況,海軍這項提議是最好、最經濟、高效益的選擇,不僅避免重新設計一種全新艦艇和新系統所需的成本,海軍這項建議能提高艦隊的共通性,同時也充分利用既有的投資成果。海爾格指示美國海軍在2015年5月1日之前向國防部裝備獲得、技術與後勤次長(undersecretary for Acquisition, Technology and Logistics,AT&L)提交SSC的籌獲策略(acquisition strategy )做為評估審查的依據,並向AT&L與國防部成本分析與計畫評估辦公室(office of Cost Assessment and Program Evaluation)提交詳細的服役週期成本評估和成本控制計劃,以列入2017財年的預算要求中;此外,也要求美國海軍在2015年5月1日前提交一份報告,分析既有的LCS Flight 0+依照SSC規格進行改進升級的可行性與成本,以盡量提升LCS Flight 0+的作戰能力與生存性。美國海軍需要即時完成SSC的發展、籌獲、設計與採購計畫(Develop an acquisition, design and procurement strategy),即時在2019財年開始編列建造。

美國海軍研究、發展與裝備採購次長(Assistant Secretary Navy for Research, Development & Acquisition)席恩.斯托克雷(Sean Stackley)表示,美國海軍是在研究18種現成的船艦設計 (包含歐洲的設計)之後,考量到成本與需求,做出了以上的決定,而HII的巡邏巡防艦(PF)也遭到排除。依照這個計畫,兩型SSC會以現有載台為基礎,強化反艦、反潛作戰與防空生存能力 ;SSC的任務專注於反水面與反潛上(水雷反制遭到排除),仍以選擇任務模組的方式來決定偏重於反水面或反潛任務。SSC的武裝包括能攻擊水平線以外目標的反艦飛彈(也就是LCS的水面作戰套件的增量4,競標者包括挪威研製的NSM與美國新世代魚叉飛彈)、性能 強化的三維對空監視雷達、強化的電子戰系統(SLQ-32 SEWIP Block 2、NULKA有源式誘餌等)、多功能拖曳陣列聲納(來自現有反潛任務套件)、兩座MK-38 25mm遙控武器站與兩座MK-50 30mm機砲,並且把自由級的RAM防空飛彈改成與獨立級相同、自備追蹤雷達與射控單元的海公羊(SeaRAM)系統;其中,MK-110艦砲、MK-38 25mm遙控機砲(然而在2015年10月的消息,MK-38遙控機砲會遭到取消,艦上只設置兩座30mm機砲)、SeaRAM防空飛彈以及拖曳陣列聲納都是永久性設置的裝備,在偏重反水面的構型下,艦上會設置兩座MK-50 30mm機砲(LCS既有反水面任務套件的MK-46機砲的改良型)、艦射地獄火反艦飛彈、兩艘11m長RHIB快艇,而偏重反潛的任務構型下則會攜帶變深聲納以及直昇機載反潛裝備,這些 模組大致都沿用LCS原有的反水面與反潛任務套件。由於原本LCS只會在三種任務套件中擇一裝備,而SSC則將更多的作戰任務(包含反潛與反艦飛彈控制等)納入常設,因此戰情中心(CIC)需要安裝更多的顯控台。

SSC並未進一步增加垂直發射的標準SM-2或海麻雀防空飛彈 系統,這顯然是出於成本考量,如果要增加這些防空飛彈的配套追蹤射控系統和沈重的MK-41垂直發射系統垂直發射器,船艦載台與戰鬥系統勢必要進行較大幅度的修改; 不過,據說SSC仍保有安裝MK-56這類輕量化垂直發射器(專用於ESSM防空飛彈)的潛力。美國海軍表示,強化SSC的防空雷達性能之後,搭配現有裝備(如SeaRAM短程防空飛彈)已經能滿足設定任務的防空自衛需求;此外,SSC也繼續維持配置MK-110 57mm快砲,而不像先前推測可能換用76mm快砲。美國海軍作戰部長(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CNO)強納桑.格蘭特上將(Adm. Jonathan Greenert)表示,用於SSC的升級電子戰裝備是水面電子戰改良計畫(Surface Electronic Warfare Improvement Program ,SEWIP)的輕量化版本。除了變更裝備之外,SSC也針對LCS飽受詬病的船艦生存性進行改善,包括在重點部位設置強化裝甲,使其生存性能滿足美國海軍軍規巡防艦的標準;然而,增加裝甲勢必會使排水量上升,導致吃水增加,使得SSC的航速比原本LCS降低。

席恩.斯托克雷表示,美國海軍決定採用的SSC構型是所需成本最低的改進方案,強納桑.格蘭特上將與席恩.斯托克雷甚至不打算稱新計畫為SSC,認為這只是LCS的改進型。依照席恩.斯托克雷的估計,比起原有的LCS Flight 0+,SSC構型的造價增幅可望控制在20%以內,約增加6000萬到7500萬美元。

由此可見,美國國防部與海軍歷經幾年關於LCS的爭論與角力,美國海軍所意屬的方案還是獲得實現(且此時國防部長海爾格也即將去職),在不更改現行LCS架構的前提下,以最低的成本提升正規戰力,而美國海軍仍然可以獲得原訂的52艘LCS這樣的低端艦艇。LCS的主要原始目的之一,就是在承平時期擔負各種低強度的勤務與雜務,使高成本、戰力強的主戰艦艇(如神盾巡洋艦/驅逐艦)能解放出來專注在高強度核心作戰任務上;否則,如果因為缺少足夠低端艦艇,而不得不派神盾艦艇執行低強度或非作戰勤務,不僅會造成更多浪費,而且牽制了美國海軍能用在高威脅正面的兵力。

在2015年1月底,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成立PMS-515辦公室,隸屬LCS項目執行辦公室。PMS-515的主要工作是研究改進LCS的武裝構型,這就是基於SSC研究報告的結果。由於時間緊迫,MS-515只有18到20個月的時間選擇裝備,因此都會使用現有成熟系統,並且避免大幅影響載台設計。除了前述的裝備構型之外(永久性設置57mm快砲、30mm機砲與拖曳陣列聲納等),PMS-515也在評估讓自由級、獨立級使用同一種戰鬥系統與三維雷達( 原本兩者各自使用不同系統) 的可能。

雖然此時美國國防部長海爾格同意海軍只小幅改進現有LCS,但美國國防部內仍有質疑聲浪。在2015年1月下旬,美國國防部作戰測試監督(director of operational testing)麥可.吉爾摩(Michael Gilmore)對眾議院的年度報告中提到,這樣的小幅升級無法有效提高LCS的戰場存活率(先前麥可.吉爾摩的報告表示前32艘原始構型的LCS在高強度戰場上無法存活)。 在2015年12月11日,白宮預算和管理辦公室(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OMB)提出資源管理決策(Resource Management Decision),一些決策使得2017財年國防預算的分配面臨更多取捨與攻防。在這一輪預算攻防中,美國國防部決定大砍LCS的產量,挪用到其他項目。

如同前述,在2014年初,美國國防部已經打算大幅減產LCS至32艘,後續另外發展正規戰力更強的巡防艦,引發美國海軍強烈反彈;這一輪雙方角力之中,美國海軍以現有LCS設計為基礎進行小幅修改,成為之後的巡防艦版,變相地讓LCS維持既定的52艘產量,而不是另外花更多時間與資金採用新的設計,而美國國防部對這種結果顯然十分不滿。國防部的成本與計畫化評估辦公室(ffice of Cost Assessment and Program Evaluation,CAPE)曾多次反覆評估替代LCS的方案,評估的標的包括配備迷你神盾系統、由西班牙建造的挪威南森級(Nansen class)巡防艦,在2015年下旬又傳出研究1980年代初期美國為沙烏地阿拉伯建造的巴達爾級( Badr class)一千噸級巡邏艦等。在2015年10到12月的研究中,美國國防部的研究方向基本上直接轉變成成刪除後續的LCS。

 

2.新世代巡防艦(FF)

在2016年9月上旬,美國海軍透露正在規劃一種新的巡防艦(Frigate)設計,擁有比LCS更強的火力與生存性。這種新巡防艦能同時執行反潛與反艦任務,而不像LCS每次只能搭配任務模組執行兩者之中的一種。美國海軍尚未決定此種巡防艦是否配備垂直發射器,考慮的武器包括洛馬集團的LRASM長程反艦飛彈、挪威康斯堡航太的NSM反艦飛彈、魚叉反艦飛彈、改進型戰斧巡航飛彈(兼具陸攻與反艦能力)、增程型的Griffin飛彈等等。

經過評估之後,美國海軍決定讓後續建造的兩種SSC統一使用原本自由級的COMBATSS-21戰鬥系統(由洛馬集團提供),對空搜索雷達則使用空中巴士防衛與太空(Airbus Defense & Space,原EADS)的TRS-4D主動電子掃描雷達(Active Electronically Scanned Array,AESA)(詳見德國海軍F-125巡防艦一文) 。TRS-4以C頻操作,採用氮化鎵(GaN)半導體技術的T/R組件,從LCS-17起開始裝備。由於反水雷並非SSC的主要任務,因此PMS-515認為設置在艦尾艙門內、用來收放水雷反制自航載具的起重機,節省艦體重量來攜帶更多武器。 依照此時規劃,MS-51打算在2017財年以前確定改進型LCS的功能需求 ,在2017年底下達需求徵詢書(RFP),在2019財年編列首艘改進型LCS。

美國海軍決定讓之後改進型LCS統一使用COMBATSS-21,不僅因為COMBATSS-21的架構可滿足未來新巡防艦的各種需求,不會對新巡防艦的設計與採購計畫造成重大延遲,更重要的是美國海軍之後各型艦艇作戰系統的通用性;洛馬集團是神盾作戰系統的主承包商,神盾Baseline 9起(包括艦載與用來反彈道飛彈的岸基神盾系統)與COMBATSS-21軟體都採用相同的共用源碼程序庫(Common Source Library,CSL),而海岸防衛隊的國家安全艦(National Security Cutter,NSC)的射控系統軟體也引用相同的CSL。提高作戰系統的共通性可減少系統整合、測試與認證的成本,而且使艦隊將來維護、升級作戰系統的工作變得更容易。在2016年8月22日,美國海軍與洛馬集團簽署價值6790萬美元的合約(在2016財年編列的先期研發經費超過100萬美元),為兩種LCS開發共通的COMBATSS-21作戰系統,包括相關軟、硬體、系統整合工作等等,並提供相關的技術支援服務,從2016年開始執行到2021年,並安裝在前兩艘強化版LCS上;此合約中還包括後勤補給、工程服務以及為第三、第四艘強化版LCS提供作戰系統,如果獲得執行,合約總值將達到7960萬美元。

2016年在華盛頓舉行的海軍水面艦協會(Surface Navy Association,SNA)的

國家研討年會(National Symposium,SNA 2016)中,洛馬展出的LCS強化版模型的上層結構

近照。注意兩側RHIB小艇艙之上加裝了SLQ-32 SEWIP Block 2電子戰系統的相位陣列天線,

艦艇中部設置兩組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發射器,旁邊還有NULKA有源式誘餌發射器。

直昇機庫上的近迫防禦系統是SeaRAM海公羊系統。後部船艛頂仍維持兩座MK-46 30mm機砲,

這是原本LCS水面作戰套件的一部分。

SNA 2016洛馬展出的LCS強化版模型的上層結構後部,由前而後是兩組NULKA有源式誘餌發射器、

兩組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發射器、兩座MK-46 30mm機砲、兩組各搭載24枚地獄火飛彈的

面對面飛彈模組(SSMM)以及一座SeaRAM近程防禦系統。

依照2017年1月中旬的消息,美海軍會在2017年第一季發布後續新巡防艦(此時美國海軍已經將LCS改分類為巡防艦,見下文)的需求徵詢書(RFP)。此時LCS項目執行官John Neagley少將透露,正緊鑼密鼓地作業,會發佈RFP之前完成一個成熟而完善的設計方案;而LCS項目經理Dan Brintzinghoffer上校則表示,美海軍會在2018年在自由級、獨立級正式選擇單一方案,總數40艘的LCS與後續巡防艦中(總數經過刪減,見下文)尚未訂購的餘額都會採用此一方案。在正式選擇之前,美國海軍LCS項目團隊會分別與兩家承包商──洛馬集團和通用旗下奧斯特公司保持緊密合作,要求提高新設計的作戰能力、殺傷能力與生存能力。相較於LCS,新巡防艦同時具備完整的反潛、水面作戰能力(原本LCS只能在反潛、水面作戰套件中擇一裝備),並擁有更先進完善的指管通情系統。新巡防艦會放棄LCS原本快速轉換任務的模組化能力,而且由於增強武器裝備,使其重量和吃水都會增加,航速指標會比原本LCS降低,預估低於40節。

此時, 依照2017財年的規劃,最後一艘依照原始規格的LCS(第28艘)會在2017財年編列,緊接著首艘新世代巡防艦會在2018財年編列,預計在2023財年形成初始作戰能力(IOC)。不過隨後由於美國海軍又把新巡防艦的需求升級為FFG(X),使得這項時程又被延後(見下文)。

 

新世代飛彈巡防艦(FFG(X))

在2017年4月上旬,消息傳出美國海軍正研究把接替LCS的新巡防艦(FF)項目 升級為飛彈巡防艦(FFG),使之具備更強的正規艦隊防空作戰能力。 此時,美國海軍組成了一個需求評估團隊(Requirement Evaluation Team,RET), 研究在目前兩種LCS設計上增加區域防空作戰能力的可行性,用來保護第二線後勤支援艦隊 (此種任務與過去派里級飛彈巡防艦相同)。這個需求評估團隊與數個美國海軍辦公室、 司令部──包含參謀聯席會議成員以及國防部成本與計畫評估辦公室 (Office of Cost Assessment and Program Evaluation) 進行一項快速審查,在2017年5月底提出對FFG計畫的建議。

美國海軍代理部長席恩.史塔克雷(Sean Stackley) 在4月5日對防務新聞(Defense News)表示,美國海軍將區域防空作戰能力視為殺傷力的一環 ,這是未來巡防艦應當考量的方向;當前的巡防艦計畫雖然建築在一個良好、紮實的需求文件上 ,然而美國海軍正進一步著眼於殺傷力的範疇,就是防空作戰能力,提高艦艇在未來作戰環境下 的生存力。席恩.史塔克雷也表示,此時美國海軍正重新審查2014年進行的小型水面作戰武力 (Small Surface Combatant Task Force)的研究報告,尋找所有現成的巡防艦設計, 並且審視這些巡防艦納入防空作戰能力造成的影響得失,這些研究結果顯示納入防空能力 對於巡防艦平台設計、成本等都會造成顯著的影響;此時,美國海軍已經通過一輪巡防艦設計流程 (就是先前的巡防艦版LCS),因此再來審視2014年的研究報告時,對許多方面都有更好的認知。

依照初步草案,此種FFG會結合一套MK-41垂直發射系統,搭載至少16枚ESSM Block 2防空飛彈(至少需要四個MK-41垂直發射管) ,此外或者至少攜帶8枚SM-2區域防空飛彈。為了配合SM-2防空飛彈,艦上勢必需要 功能更強的防空偵測能力以及對應SM-2的射控系統,可能的選項是將防空雷達升級為 發展中的企業對空監視雷達(Enterprise Air Surveillance Radar,EASR);此外, 艦上作戰系統也考慮納入如聯合接戰能力(Cooperative Engagement Capability,CEC) 等功能。除了強化防空作戰能力之外,此種FFG方案也要求提高整體船艦的存活力, 達到相當於派里級飛彈巡防艦的水平;可能的方面包括在上層結構、關鍵要害艙區(如輪機艙室)等部位艙壁增加裝甲來 阻擋武器破片穿入,推進系統要能承受武器爆震力量的衝擊;此外,推進、機電等關鍵 設備要分散在完全隔離的艙室,避免單一機艙中彈就喪失所有推進與供電能力, 而如此船體勢必要加長,使得現有LCS設計面臨更大的衝擊。

席恩.史塔克雷表示,美國海軍打算在2017財年結束之前(2017年9月30日截止)下達新型飛彈巡防艦(FFG) 的需求徵詢書(RFP)(不過實際上不可能在這麼快完成RFP)。由於此時兩家LCS廠商團隊的設計都是針對先前的LCS強化巡防艦(FF)的RFP, 如果要升級為FFG,勢必有更多設計需要更動,當前雙方的提案也勢必遭到廢棄, 重新來過。原本美國海軍希望在2019財年訂購第一艘LCS後續巡防艦版,計畫修改為FFG 之後由於工作量大增,因此訂購首艦的時程會延後一年至2020財年;而為了彌補2019財年 的造艦空檔,美國海軍計畫在這個財年追加訂購兩艘原始構型的LCS(兩家廠商各一艘) 作為補償。

 隨後在2017年5月的美國海軍各機構年會中,席恩.史塔克雷進一步表示,美國海軍在接下來的FFG項目中採取完全開放的競爭,不限於本國或國外的方案,因此不保證美國海軍接下來的FFG方案一定會採用現成LCS的發展型號;雖然如此,席恩.史塔克雷仍表示,目前LCS承包商已經有在運轉的生產體系,也會是他們在競爭中的加分。

在2017年5月19日,美國宣布對沙烏地阿拉伯提供價值1100億美元的大型軍售包裹,包括四艘從洛馬集團自由級衍生的多功能防空艦艇(見下文);如果此案能順利落實,對於自由級改成FFG的方案或許是一大利多,透過沙烏地阿拉伯的購艦案使洛馬獲得資金將此一方案落實,在接下來的競標作業中取得優勢。而如果出售給沙烏地阿拉伯的自由級防空衍生型也能被美國海軍採用,將使研發與購買的單位成本降低,對美國海軍與沙烏地阿拉伯都是利多。

在2017年6月底,美國海軍作戰部長(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 ,CNO)約翰.李查森上將(Admiral John Richardson )與海軍代理部長席恩.史塔克雷表示,美國海軍正在定義新一代飛彈巡防艦的需求,並與業界合作,尋找可能採用的相關技術、估算成本與時程、釐清計畫可能的風險。美國海軍打算在2018年提出新飛彈巡防艦的需求徵詢書(RFP),2020年頒佈首艦的設計建造合約,這個時程極具挑戰性。席恩.史塔克雷表示,海軍預期業界需要1年到1年半的時間完成船艦細部設計(在此同時進行先期備料採購),然後花費約三年時間建造,因此首艦的交付時間應不早於2024年。席恩.史塔克雷也表示,這次美國海軍不希望重蹈先前LCS的覆轍,在倉促不合理的時程之下生產一種不成熟的設計。

資訊徵詢(RFI)

在2017年7月11日,美國海軍正式發佈新型飛彈巡防艦(暫稱FFG(X))的資訊徵詢書(Request For Information,RFI),開放徵詢任何既有而可能滿足需求的設計,而不僅限於現有的兩種LCS設計 ;而廠商的回覆截止日期是8月24日。

依照RFI,FFG(X) 能勝任海軍艦隊指揮官選定的制海作戰任務與海上安全任務(maritime security operations),充分支援海軍艦隊的作戰行動。 依照美國海軍定義的分佈式海上行動(Distributed Maritime Operations,DMO)概念, FFG(X)小型水面作戰艦艇能在藍水大洋作戰行動中擴充艦隊的感測器與武器能力, 協助強化整個艦隊的戰術態勢圖像,並且挑戰對手的戰場情報蒐集/偵察/監視與目標標定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Reconnaissance and Targeting,ISR&T)活動。

美國海軍發展FFG(X)的主要用意有兩個:首先是能完全支援水面作戰艦隊, 在海上交戰中提供水面反艦作戰與水下反潛作戰能力,能在有威脅的環境下有效獨力作戰並自衛 ,並延伸艦隊的戰術網路,並且操作各種無人載具;第二,能有效分攤常規性的勤務, 使得大型的主力水面艦艇能獲得解放,專注執行在主要作戰任務中。 這些要點大致都與先前的LCS強化巡防艦版本(FF)類似,只是FFG(X)進一步要求更好的防空作戰能力。

依照RFI的定義,FFG(X)在承平時期(美國海軍軍事行動的Phase 0,Shape the Battlespace)主要是獨立運作,維持美國海軍的軍事存在,蒐集作業區域周邊的海上與空中態勢圖像,並支援國際合作的安全維護(例如反海盜護航勤務)、人道支援/災難救助(humanitarian assistance and Disaster Relief,HA/DR)等低強度任務,使得大型主力作戰艦艇能從這類常規性任務中解放出來,專注在主要的作戰任務上。而在情勢升高(美國海軍軍事行動的Phase 1防止局勢升高 (Deter Aggression)以及Phase 2初期壓制 (Seize the Initiative)),FFG(X)主要與航母打擊群(Carrier Strike Group)或遠征打擊群(Expeditionary Strike Group)等大型水面船隊一同編隊作業,在電子干擾與反艦飛彈威脅的戰場環境下有效自衛,並擴展整個艦隊的戰術能力; 或者,在這類戰術環境下,FFG(X)也要能 獨立作業並有效自衛,同時透過戰術網路與艦隊保持聯繫與分享。編制在大型作戰艦隊參與軍事行動時, FFG(X)能遂行反潛作戰、以反艦飛彈執行超水平線反艦作戰,補充作戰群的能力。 參與護航後勤運輸船隊時,FFG(X)可作為主力防空驅逐艦的戰力加成器(force multiplier,例如透過戰術網路補充 防空態勢感測圖像);而如果FFG(X)艦上擁有相應的作戰能力(例如區域防空飛彈系統), 在中/低強度的空中威脅之下就能完全獨自護衛後勤運輸編隊,不需要主力防空驅逐艦的支援。

FFG(X)需具備良好感測 、目標獲得、電子作戰與報蒐集能力,可透過本感測裝備以及搭載的 載人直昇機、無人載具來蒐集資訊,自成一個區域性的戰場感知網路,可獨自建立完整的周邊戰場態勢圖像 ,並能作為整個艦隊戰術網路的信息蒐集閘道口,透過作戰網路 與艦隊其他成員分享戰術情資;艦上配備先進的軟/硬殺(hard-kill/soft-kill)自衛系統、誘餌系統等來確保船艦 在戰場威脅之下存活 。美國海軍也特別強調新巡防艦配合搭載、操作各型無人載具的能力,能進入高風險、高威脅環境並有效生存與作業,提高新巡防艦的感測與武器效能並勝過對手。

美國海軍希望FFG(X)能在2020年簽署細部設計與建造合約( Detailed Design and Construction,DD&C)並編列採購首艦,總共建造20艘。首先在2020財年與2021財年各編列建造一艘,接下來9個財年(2022至2030)每年都能編列2艘。 依照這種緊湊時程,廠商回覆FFG(X)的提案顯然必須是經過驗證的現成設計(如果使用新的船艦設計,估計最快要在2023財年才能編列訂購第一艘)。

在RFI中,美國海軍對FFG(X)的主要能力敘述包括:

1.具備獵殺水平線以外水面目標的能力。

2.探測敵方潛艦。

3.為船團提供護衛。

4.具備主/被動電子戰系統。

5.能對付大量群集的敵方小型快艇攻擊。

 

此一RFI並沒有限定船艦的排水量與尺寸規模。 為了控制成本與加快計畫,美國海軍不打算在FFG(X)上使用需要從頭研製的新技術,主要作戰系統與工程系統 設計都要求採用美國海軍艦隊現有的共通資源。美國海軍在RFI中列出FFG(X)使用的主要次系統(屬於政府供應項目), 大多沿用先前LCS強化能力巡防艦版所選的裝備,主要差異在於進一步提高防空能力, 要求使用規格更高的固定式相位陣列雷達,以及加裝標準SM-2以及ESSM防空飛彈的發射系統 ,使之具備一定的區域防空能力。

在這份RFI中,艦上使用的裝備分為Tier 1與Tier 2兩類, 其中Tier 1是高度優先,Tier 2的優先度較低,以下就分別簡介:

Tier 1項目(必要裝備):

1.COMBATSS-21作戰系統,使用與神盾系統共通的軟體程序庫資源。

2.C4ISR包括戰術加密系統(Tactical Cryptological System,TCS)、 含HF/UHF/EHF與衛星通信(SATCOM)在內的通信套件。TCS應該就是美國海軍的船艦信號採集空間(Ship's Signals Exploitation Space,SSEE)情報蒐集與分析系統。

3.EASR企業對空監視雷達(Enterprise Air Surveillance Radar),採用三面固定式相位陣列天線的構型。

4.一架MH-60R反潛直昇機。

5.兩組四聯裝超地平線反艦飛彈發射器。

6.防空自衛發射系統:美國海軍對於在艦上裝置ESSM Block 2或主動雷達導引型標準SM-2防空飛彈的可能性非常感興趣,但RFI中沒有具體規定發射器的型式。 美國海軍要求廠商回復的提案中說明發射系統佔用的體積、重量、飛彈容量以及對艦體平台造成的影響等。

7.電戰自衛/截收包括SLQ-32(V)6(SEWIP Block II)電子戰系統以及MK-53 Nulka主動反制誘餌發射器等。

8.MK-15 Mod31 SeaRAM海公羊短程防空系統。

9.一架MQ-8C火斥候(Firescout)遙控載具。

Tier 2項目:

1.反潛作戰設備方面,列出的項目包括AN/SQQ-89(F)反潛作戰系統、 AN/SLQ-61輕量化拖曳陣列聲納(Light Weight Tow ,LWT) 、AN/SQS-62可變深度聲納(Variable Depth Sonar ,VDS) 等,拖曳陣列聲納使用TB-37多功能拖曳陣列(Multi-Function Towed Array,MFTA)。

2.感測裝置方面,列出的項目包括新世代水面搜索雷達(Next Generation Surface Search Radar,NGSSR) 、360度光電/紅外線感測裝置、MK-20 Mod 1光電瞄準系統(Electro-Optical Sighting System,EOSS)等。

3.火砲系統方面,列出的項目包括MK-160艦砲射控系統(Gun Fire Control System,GFC)以及MK-110 57mm快砲,使用先進低成本彈藥(Advanced Low Cost Munition Ordnance,ALaMO)。

4.近程的長弓地獄火(Longbow Hellfire)面對面飛彈模組(Surface-to-Surface Missile Module,SSMM)

5.C4ISR方面,列出的項目包括聯合接戰能力(CEC)、 任務控制系統(Mission Control System,MCS)(MD-4A)、UPX-29敵我識別器(IFF)等。

6.搭載兩艘7m長RHIB小艇。

雖然在RFI敘述中,美國海軍要求新FFG(X)兼具反艦與反潛作戰能力,然而只有防空與反艦作戰被列入高優先的Tier 1項目, 而反潛相關設備則列在優先度較低的Tier 2。因此,有人推測美國海軍或許考慮發展兩種版本的FFG(X), 分別擔負防空與反潛任務,如此就不必使每艘FFG(X)都具備較為昂貴的區域防空作戰裝備,可以節省成本。

這份RFI對新巡防艦載台的指標也分為三個等級,優先次序高低分別是Tier 1、Tier2與Tier 3:

Tier 1:

原物料可用度(Materiel Availability)大於0.64

操作可用度(Operational Availability)大於0.72

服役壽期25年

生存性方面,FFG(X)必須能承受得起中彈造成的效應,並且繼續執行主要任務 ;船艦上的關鍵系統、推進系統、作戰相系統必須在承受軍規標準MIL-S-901D定義的A級爆震衝擊 (Grade A Shock Hardening,相當於30000kgf的水下爆震衝擊力)之後,繼續保有完整的防空作戰與自主航行能力 (原本LCS沒有著重抗爆震等生存設計,中彈受損之後很可能必須撤退修理而不能繼續執行任務)

Tier 2:

編制人員(含所有附屬人員)至多200人 (比原本LCS增加一倍以上)

續航力要求(船艦在不加油的情況下,在沒有動用緊急燃料時的最低航行距離):3000海里(16節航速)

預留給未來加裝直接量武器與攻擊性電子戰(Electronic Attack,EA)的空間、重量、功率消耗、冷卻餘裕(Size,Weight,Power and Cooling,SWaP-C):重量26公噸(MT)、發電功率600KW、制冷能力300 GPM(Gal per minute)

Tier 3:

預留給未來的空間、重量、功率消耗、冷卻餘裕(SWaP-C):5%。

航速:以最大持續運轉功率(Maximum Continuous Rating,MRC)的80%輸出時,能維持在28節。

 

在2017年7月底,美國參議院武裝委員會(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SASC)主席約翰.馬坎(Sen. John McCain) 表示,對於美國海軍的FFG(X)保持「審慎的樂觀」。然而,在SASC海上力量附屬委員會的聽證會上,相關專家對FFG(X)的RFI表示疑慮。例如,前美國海軍潛艦軍官、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專家布萊恩.克拉克(Bryan Clark)表示,美國海軍在RFI中並沒有對FFG(X)的具體規格範圍,似乎意味美國海軍仍不很清處他們對新艦艇的需求。 布萊恩.克拉克表示,美國海軍不應該在RFI中廣開門路,看有什麼設計投入競標,而應該明確指出FFG(X)該具備什麼能力 、執行什麼樣的任務。美國國會研究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的海軍專家Ronald O’Rourke則表示,這是15年來美國海軍第三次嘗試購置新一代小型水面作戰艦體 (先後是LCS、強化型FF、FFG(X)),希望這次美國海軍在FFG(X)執行時能作足分析,明確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樣的船艦之後 才進入實際建造階段,否則就會重蹈先前LCS的覆轍;Ronald O’Rourke認為,2002至2003年美國海軍展開LCS計畫時, 並沒有作足功課。

另一位從美國海軍作戰艦隊退役、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資深分析家Jerry Hendrix,在2017年7月25日SASC海上力量附屬委員會的聽證會上擔憂美國海軍會 過度強調FFG(X)的防空能力,而這就會讓FFG(X)的成本大幅上漲;他指出應該以反潛與水面作戰作為主要任務, 具備一定的防空能力但不是到達柏克級的等級;Jerry Hendrix進一步指出,FFG(X)的單位成本上限應為7至8.5億美元,如果因為過度強調防空能力而導致每艘成本超過10億美元 ,就會降低美國海軍能購買的數量,並且引發「為何我們不乾脆購買更多柏克級」的質疑。 Jerry Hendrix也認為FFG(X)的RFI對續航力的要求過低,如果續航要求只有3000海里,意味在橫渡大西洋 的途中至少得停下來加油一次(美國海軍不會讓軍艦航行到油槽見底,會預留一定存量應付可能的突發狀況), 而這會大大影響新巡防艦執行護航任務的效能,因此新艦續航力的最低要求應該在4500至6000海里。 Jerry Hendrix表示,FFG(X)以反潛、反水面作戰為主要任務,續航力6000海里左右,是較為理想的出發點;此外, Jerry Hendrix也認為美國海軍設定裝備52艘小型水面作戰艦艇(含LCS)並不足夠, 海軍應該擁有70到75艘這樣的船艦,才能滿足全球各地的任務需求。

Jerry Hendrix也評論,這次美國海軍FFG(X)向國外廠商開放提案,顯示美國本國造艦工業的衰退。有的眾議員擔心引進國外設計將傷害美國本國的造艦產業與市場,然而美國眾議院海上力量以及武力投射附屬委員會(House Armed Services seapower and projection forces subcommittee)的主席羅伯.懷特曼(Rob Wittman)則表示,實際上現階段兩種LCS的建造廠也都是外國廠商在美國投資的事業,建造自由級的馬里內特(Marinette Marine in Wisconsin)的母公司是義大利Fincantieri,建造獨立級的奧斯特(Austal)則是澳洲奧斯特船廠的美國分公司,而這並未搶走美國本地的就業市場;此外,羅伯.懷特曼也表示,透過對國際間公開招標,也是讓美國海軍與造艦產業檢視國外廠商方案與長處的良機。

依照美國國會研究處(CRS)在2017年11月9日公布、關於FFG(X)計畫的報告,排除2020與2021財年編列的前兩艘,每艘FFG(X)後續艦(2022財年起編列)的平均成本希望控制在9.5億美元以內(以2018財年幣值計算;在2018財年,海軍訂購的每艘柏克級飛彈驅逐艦平均造價約17.5億美元)。依照美國國會研究處這份報告,FFG(X)在2019財年編列第一筆採購預算(Procurement,不包括研發預算)6.55億美元,2020財年編列12億110 1萬美元採購首艦,2021財年編列11.55億美元採購第二艘,2023財年編列20億6120萬美元購買第三、第四艘(平均每艘10.306億美元)。

 

競爭過程

依照2017年8月中旬美國海軍內部向Inside Defense透露的消息,美國海軍希望在2020財年授與至少三個FFG(X)的設計合約;然而,參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並不支持美國海軍的計畫,認為如果同時支持三個設計工作,將使海軍無法嚴格遵守開發時程 。依照美國海軍在2017年5月於參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公聽會的說法,希望首艘FFG(X)能在2024年下水。參議院武裝委員會(SASC)主席約翰.馬坎在2017年2月曾公開發言鼓勵,美國海軍在FFG(X)巡防艦案直接採用國外現成設計來加快進度,但有專家認為,比起由美國現有LCS設計進行修改,引進他國現成設計將更難滿足前述緊湊的計畫時程:首先,美國業界需要時間進行反向工程,瞭解並吸收國外設計,光是這個程序就要花費很長的時間;完成反向工程後,還需要依照美國海軍的標準(尤其是生存防護標準)進行進一步的修改,並改用美國海軍指定的裝備、次系統,這些工作又要花去不少時間。

依照Inside Defense的信息,此時估計約有六個來自美國內、外的廠商可能成為FFG(X)的競爭者,包括建造獨立級LCS的奧斯特( Austal)美國分公司、建造自由級LCS的洛馬集團(Lockheed Martin)、美國通用動力的巴斯鋼鐵造船廠(General Dynamics Bath Iron Works,GDBIW)、美國杭廷頓.英格斯(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HII)、英國BAE Systems、義大利Fincantieri;其中,部分專家認為Fincantieri為義大利海軍建造的FREMM多任務巡防艦會是美國海軍認真評估的對象。 此外,挪威海軍的南森級(Fridtjof Nansen class)小神盾巡防艦(由西班牙納凡提亞建造),也可能吸引美方的注意。

在2017年8月上旬,美國眾議院海上力量以及武力投射附屬委員會(House Armed Services seapower and projection forces subcommittee)的主席羅伯.懷特曼(Rob Wittman)訪問英國BAE Systems以及義大利Fincantieri 集團,分別與雙方探討參與FFG(X)的事宜,而兩家廠商也分別展示各自的可能提案,包括BAE Systems的Type 26全球作戰船艦(global combat ship)以及Fincantieri 的FREMM多任務巡防艦;羅伯.懷特曼在8月8日向Inside Defense表示,這兩種艦艇都十分有競爭力,且這兩家廠商都認為自己有足夠能力依照美國海軍提供的FFG(X) RFI進行提案。

在2017年8月上旬,HII總裁麥克.彼得斯(Mike Petters)表示,該集團考慮以先前為美國海岸防衛隊建造的國家安全艇(National Security Cutter)(即傳奇級,Legend class)為基礎衍生FFG(X)提案;而奧斯特則可能以獨立級LCS為基礎衍生FFG(X)提案;此外,GD的BIW船廠也在規劃自家的FFG(X)版本。

在2017年9月14日,英國BAE Systems證實,已經以Type 26全球作戰船艦回覆了FFG(X)的RFI;BAE表示,Type 26的桅杆系統足以容納RFI中要求的雷松EASR相位陣列雷達,船艦的空間、功率、冷卻等也完全可以容納美國海軍要求的裝備。然而,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專家布萊恩.克拉克(Bryan Clark)認為,Type 26對於FFG(X)而言檔次過高且過於昂貴,美國海軍希望FFG(X)是檔次低一點、經濟性更好的艦艇,與驅逐艦形成高低搭配,並沒有希望FFG(X)擁有與驅逐艦類似的能力;英國首批三艘Type 26的每艘平均造價超過12億英鎊(超過16億美元),已經與一艘柏克級相去不遠。此外,首艘Type 26才剛剛在2017年7月下旬切割第一塊鋼板,而BAE Systems其他競爭對手的提案都已經有實艦,例如義大利Fincantieri 的FREMM或HII的國家安全艇(National Security Cutter);美國海軍要求FFG(X)採用已經驗證的提案,似乎意味追求已經存在的船艦

在2017年11月7日,美國海軍發佈FFG(X)的概念設計提案(Conceptual Design,CD)的提案徵詢(RFP),競爭者需在12月18日之前回覆,並要求各競爭團隊的提案必須以已經服役的現有船艦設計為基礎(這意味著才剛剛開始建造的英國Type 26幾乎確定遭到排除)。

在2017年11月15日,BIW證實已經向美國海軍提交該集團針對FFG(X)的RFI提交了設計概念提案;BIW與西班牙納凡提亞(Navantia)集團組成團隊;納凡提亞先前已經建造過幾種配備縮小版神盾系統的巡防艦,包括為西班牙建造的F100艾爾瓦洛.迪巴贊級(Álvaro de Bazán class)飛彈巡防艦以及衍生而來的澳洲霍巴特級(Hobart class)飛彈巡防艦,以及為挪威建造的南森級(Fridtjof Nansen class)巡防艦。 除此之外,Austal以及洛馬集團各以自家LCS的衍生型來提案,HII以該廠為美國海岸防衛隊建造的
國家安全艦(National Security Cutter)設計衍生,義大利Fincantieri以歐洲多任務巡防艦(FREMM)為基礎提案。

在2017年12月4日,美國海軍少將Ron Boxall在美國海軍工程社群(American Society of Naval Engineers)的戰鬥系統年度座談會(annual Combat Systems Symposium)上對美國海軍新聞社(USNI)透露,美國海軍新世代巡防艦需求評估團隊( FFG Requirements Evaluation Team)透過60天程序,讓所有利益相關者瞭解他們之間的互動將如何影響計畫期程、成本、作戰有效性等等;這項過程十分有效,因此美國海軍打算將類似經驗複製到日後的船艦發展項目上,包括松華特級(Zumwalt class)驅逐艦發展計畫以及未來美國海軍水面作戰船艦(Future Surface Combatants,FSC,包括取代巡洋艦/驅逐艦的大型艦艇、小型水面作戰艦艇,以及的無人水面載具等) Ron Boxall少將表示,這種60天需求評估團隊程序讓美國海軍需求定義社群十分振奮,在計畫一開始就召集所有相關利益者,再加上現代電腦工具的輔助(能迅速完成多種可能的船艦初步設計),美國海軍的需求定義階段比以往顯著加快,並產出更成熟、更有技術含量的需求文件;在過去一些案例,例如CG(X)新世代巡洋艦計畫,美國海軍需求定義單位花費了好幾年,最後下場卻是計畫取消。Ron Boxall少將表示,以往美國海軍需求定義與採辦程序向來效率不好,然而現在需求定義單位實際上都是在操作各項已經定義出來的模型──包括選擇什麼樣的能力組合、應用新技術來改進、成本預估等等,相關單位能更快地調整並演繹各種可能性。此外,同時間美國海軍也在進行未來水面作戰船艦(FSC)研究;由於FFG(X)也是美國海軍未來使用的船艦,接近FSC計畫定義中的小型水面作戰船艦範疇,因此FSC的相關初期概念探討結果,也回饋到FFG(X)巡防艦評估團隊,以免FFG(X)巡防艦計畫與FSC完全脫節。

 在2018年1月9日至11日於華盛頓特區近郊舉行的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urface Navy Association 2018 symposium,SNA 2018)中,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Naval Sea Systems Command,NAVSEA)的總監Regan Campbell少將表示,依照估算,FFG(X)除了首艦以外,第二至第20艘的平均價格約每艘9.5億美元(應為最高上限),達到現階段LCS每艘目標成本4.6億美元的兩倍以上(每艘柏克Flight 2A含偵測、武器系統約18億美元);而美國海軍FFG(X)項目執行官約翰.尼安格利少將( Rear Adm. John Neagley)也在會上提到,FFG(X)後續艦(第2至20艘)的目標成本是控制在8億美元以內。在SNA 2018研討會中,NAVSEA透露更多關於FFG(X)的信息,設計目標是裝備32管垂直發射器(至少不低於16管),並裝備至少八枚反艦飛彈(目標16枚)。此時,NAVSEA正在審查8種以上的船艦設計提案,據信包含現有兩種LCS設計以及若干歐洲現成設計(包含西班牙 Navantia);Regan Campbell透露,NAVSEA打算在2018年3月從中選定四至六個設計,分別與這些廠商團隊簽署進一步的概念發展合約,然後在2020財年選出勝者並簽署細部設計及首艦的建造合約,在2021財年編列二號艦的合約,而從2022財年起以每年兩艘的速率編列。在SNA 2018年會上,美國海軍主管研究發展與採辦的部助理部長(Assistant Secretary of the Navy for Research, Development, and Acquisition)詹姆斯.格爾特斯(James Hondo Guerts)表示,接下來美國海軍軍備計畫會考慮整體的成本可負擔性,以便在長期完成擁有355艘船艦的目標。

對此,前美國海軍軍官、資深分析家Jerry Hendrix表示,FFG(X)設定的平均9.5億美元價格仍然偏高(他主張每艘平均成本上限應設定在7至8.5億)。Jerry Hendrix認為,評估中的一些歐洲設計如英國BAE System的Type 26或西班牙Navantia的神盾巡防艦,單價恐將達到10億美元以上;而義大利Fincantieri的FREMM、兩種LCS的衍生型以及HII的國家安全艦衍生型則可能符合9.5億美元的成本設定。

在2018年7月上旬,美國防務新聞(Defense News)報導,國會研究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CRS) 一份由資深分析家Ron O’Rourke署名的FFG(X)計畫分析報告中指出,美國海軍決定選擇現有船型作為FFG(X)的母型時,並沒有做足分析,包括原始母型規格、能力上與美國海軍需求的差距。此份CRS報告的結論認為, FFG(X)的相關決策時,過多地倚賴國防部與海軍高層主管下達主觀決定,而不是經過正規而嚴謹的論證分析程序。此報告指出,在2001年11月啟動的LCS濱海作戰船艦,就因為欠缺紮實的分析,發展到最後面臨諸多爭議與問題,在2014年2月到2015年12月不得不大幅變更計畫的架構。此報告認為,美國海軍因為想要快速地採辦FFG(X),所以才會如此地倚賴高層主觀判斷。此報告指出,主觀判斷在處理難以量化的知識與經驗時有其幫助,並借重「集體智慧」( wisdom of the crowd ),快速地達成結論並做出決策;然而,大量主觀決策在進行團隊思考時可能帶來大量問題,就直接忽略一些比較不直觀的要素,而不是取決於實際上(海軍)對能力與任務的需求。

與盟國的可能合作

在2018年7月12日,美國海軍助理部長(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Jay Stefany在國會造艦利益集團(Congressional Shipbuilding Caucus)的一個會議之後向美國海軍新聞社(United States Naval Institute,USNI)透露,美國海軍正與澳洲、加拿大、英國協商,希望三個國家正在進行的新一代水面艦艇計畫能提高共通性;美國海軍希望這些盟邦規劃中的新艦能採用共同作戰系統,而如果不行,最起碼要具備交互操作能力。Jay Stefany表示,美國與這幾個盟邦分享各樣標準以及裝備,因此盟邦可以採購相同裝備,或者至少能讓各國的裝備與美國海軍達成交互操作。可能的合作方向包括在部分領域採取共通設計,或者設法讓各國巡防艦採辦相同的材料用於建造以及後勤維護(美國海軍已經獲得國會批准,讓維吉尼亞級核能攻擊潛艦、規劃中的哥倫比亞級核能彈道飛彈潛艦以及福特級航空母艦進行共同採辦),不過此時相關的構想仍在非常早期的階段。在此時,澳洲才剛在6月底確定SEA 5000未來巡防艦的選項(由英國BAE的Type 26獲勝,結合美製神盾作戰系統),加拿大的CSC造艦計畫也已經在最終的競爭評估階段(英國的Type 26同樣被認為最具優勢);而英國Type 31e巡防艦則還在起步階段,相對比較有可能與美國採取合作。
 

競標方案

依照2018年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的參展資料,總共有有至少五家FFG(X)競爭團隊參展,洛馬集團/馬里內特造船廠(Fincantieri Marinette Marine)、奧斯特船廠(Austal)北美分公司、通用巴斯鋼鐵廠(Bath Iron Works,BIW)/西班牙納凡提亞(Navantia)、德國ATLAS北美公司/德國泰森克魯伯(Thyssenkrupp,TKMS)集團、義大利 金融集團海洋集團(Fincantieri Marine Group,FMG)、杭廷頓.英格斯(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HII)等 團隊參加。

其中,原本兩種LCS的承包商洛馬集團與奧斯特都繼續以各自的LCS提案發展出FFG(X)。承造獨立級LCS的通用集團與奧斯特船廠已經在2010年3月解除原有的合作關係,當時是為了讓通用旗下的BIW、國家造船廠都能參與後續LCS建造案的競爭(但這不會改變通用集團先進資訊系統分部與奧斯特廠在獨立級項目中的合作關係,主要是船艦系統);因此在FFG(X)競標中,通用集團所屬的BIW船廠與奧斯特船廠成為競爭對手。 奧斯特船廠的美國廠區在阿拉巴瑪州的莫比爾(Mobile, Alabama)。

洛馬集團的自由級LCS由威斯康欣州的馬里內特造船廠(Marinette Marine in Marinette, Wisconsin)建造 ,雙方在FFG(X)繼續維持合作關係;而馬里內特造船廠的母公司就是同樣參與競標的義大利金融集團(Fincantieri在2008年購併馬里內特造船 ,並改名為Fincantieri Marinette Marine),因此義大利金融集團的參與就意味著洛馬集團在FFG(X)案中與馬里內特造船廠 既是合作夥伴,也是競爭對手。此外,美國在2017年5月正式批准出售沙烏地阿拉伯四艘從自由級衍生的多功能作戰艦艇(Multi-Mission Combatant,MMC,見後文),仍是由洛馬集團設計、馬里內特造船廠建造,因此雙方的競和關係較為複雜。此外,許多廠商同時與多個競標團隊有合作關係,例如Gibbs & Cox船艦設計所同時與洛馬和義大利金融集團海洋集團有合作關係。

BIW/納凡提亞以納凡提亞廠為西班牙建造的F100艾爾瓦洛.迪巴贊級(Álvaro de Bazán class)神盾飛彈巡防艦的最後一艘(F-105)為基礎提案,可容納48管垂直發射器。 西班牙提供的F-105巡防艦設計長146.7 m,寬18.6 m,吃水4.75m,排水量5900噸,最大航速28節,航速18節時續航力4500海里,艦上最多容納234名人員。該團隊的建造船廠是BIW位於緬因州的巴斯(Bath, Maine)的船廠。

SNA 2018中BIW/納凡提亞團隊的宣傳,畫面最前方式競標FFG(X)的提案、

其後納凡提亞設計的澳洲霍巴特級(Halbert class)防空驅逐艦 F100艾爾瓦洛.迪巴贊級 、

派里級飛彈巡防艦。

 

ATLAS/TKMS團隊以先前銷售給南非、阿爾及利亞的MEKO A200巡防艦系列提案,可容納32管垂直發射器;該團隊的建造廠商是位於密西西比Pascagoula的VT Halter Marine。MEKO A200巡防艦提案長121.0 m,寬16.3 m,吃水4.4 m,排水量3700噸,最大航速29節以上,航速16節時續航力7200海里,編制100~120人(必要時可再增加50人)。

義大利金融集團則以自家為義大利海軍建造的FREMM多任務巡防艦為基礎提案 ,建造廠是該集團旗下的馬里內特海事船廠,此外也與Gibbs & Cox、Trident Marine合作。義大利金融集團的FREMM提案長143.8 m,寬19.8 m,吃水5.48 m,排水量6500 噸,航速26.5節,航速15節時續航力6000海里,編制133名人員(另可增加77名),可裝備32管垂直發射器。

此外,依照媒體消息,HII也在截止日前參與了投標,其方案應該發展自HII為美國海岸防衛隊建造的4600頓級傳奇級(Legend class)國家安全艇(National Security Cutter)。HII投標的方案應該以2017年1月提出的FF4923(傳奇級衍生系列)為基礎進一步修改,FF4923長127.4m,寬16.5m,滿載排水量4675噸,前部裝備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系統,能攜帶標準SM-2與ESSM防空飛彈。然而,FFG(X)對作戰能力的需求比LCS高得多,並要求採用已經驗證的現成設計,而HII以非作戰艦艇為基礎提案,無論實績與作戰能力都沒有優勢,被外界認為獲勝可能性低。在SNA 2018展中,HII並未展出任何FFG(X)提案的模型或概念圖,並在會展期間保持低調。

在2018年2月16日,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Naval Sea Systems Command)宣布,已經與五家廠商團隊分別簽署FFG(X)的發展合約, 需要在簽約後16個月內繳交成熟的設計方案(期限為2019年6月),分別是洛馬集團、奧斯特 北美分公司、通用BIW船廠、義大利 金融集團、HII;而德國TKMS/ATLAS則遭到排除。每家船廠獲得的合約價值約1500萬美元。 合約內容包含選擇權(如果該廠的設計獲選,就行使選擇權繼續進行細部設計),如果執行 則合約總價值會增加到2200至2300萬美元(實際金額視每份合約的安排而定)。 美國海軍將從這五個提案中選擇最後的獲勝者,並在2020財年編列建造第一艘FFG(X)。 其中,洛克希德.馬丁獲得的合約價值為1499萬9889美元,如果該公司的設計獲勝,合約總值將增至2197萬2630美元; Austal美國分公司獲得的合約價值為1499萬9969美元,如果該公司的設計獲勝,合約總值將增至2139萬9022美元; 通用BIW獲得的合約價值為1495萬美元,如果該公司的設計獲勝,合約總值將增至2290萬美元; HII公司獲得的合約價值為1499萬9924美元,如果該公司的設計獲勝,合約總值將增至2299萬7330美元; 義大利Fincantieri公司獲得的合約價值為1499萬4626美元,如果該公司的設計獲勝,合約總值將增至2297萬7617美元。

 

1.洛馬集團的提案演進(自由級衍生型)

從2010年代以來,洛馬集團經常在國際軍備展中展出以自由級衍生出的多用途作戰(Multi-Mission Combatant,MMC)系列,包括一些艦體加強、強化防空與反艦作戰能力的版本(另有專文介紹)。2017年5月美國批准對沙烏地阿拉伯軍售的項目中,就包括四艘衍生自MMC的防空強化型巡防艦。

 

(上與下二張)洛馬集團在2017年9月於英國防務裝備展( DSEI 2017)中展出的125m版LCS,

配備16管MK-41垂直發射器、16枚傾斜發射反艦飛彈、兩座用來導引防空飛彈的照射雷達等。

注意艦體後部兩側設置穩定鰭片。

在2017年9月英國防務裝備展( DSEI 2017)中,洛馬集團公佈一種125m長的強化版LCS,艦體長度比美國現有的自由級(118m)增加了7m,強化了防空與反艦武器裝備,尤其是增加了區域防空飛彈系統。依照洛馬集團的資料,此種125m長的LCS配備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單元(共16管,可裝填標準SM-2、ESSM防空飛彈、VLA反潛火箭等)、四組四聯裝傾斜式反艦飛彈發射器(艦橋前方設置八管,直昇機庫上設置八管,可能裝填洛馬發展中的LRASM),其他武裝包括艦首一門MK-110 57mm火砲、船艛兩側各一座MK-38 25mm遙控機砲、直昇機庫頂一座SeaRAM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上部結構仍保留原本安裝地獄火短程攻擊飛彈的模組空間,電子戰設備包括SEWIP電子戰系統以及四座Nulka誘餌發射器等,可搭載一架MH-60反潛直昇機,艦上編制130人,比原本LCS的65至70名人員增加一倍。主桅杆頂設置一個TRS-4D旋轉式三維陣列雷達,上層結構前、後各有一部X波段照射雷達來導引防空飛彈。此種125m版LCS也是洛馬集團打算競標美國海軍正進行的FFG(X)飛彈巡防艦的初步概念。 

 

(上與下)美國海軍在2018年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中展出的FFG(X)概念模型。

注意主機煙囪埋入在相位陣列雷達塔中間,塔狀結構兩側裝有SEWIP Block II電子戰系統的

平板陣列天線。

洛馬版FFG(X)想像圖。

在2018年1月上旬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中,洛馬集團展出了一種從自由級衍生而來的FFG(X)概念模型。與先前歷年來洛馬展出、基於自由級與MMC多任務水面作戰艦艇的設計相較,此次展出的FFG(X)變化幅度頗大。首先,此種FFG(X)仍使用自由級的艦體基本設計,但長度予以加長(咸信是125m的版本,自由級為118m),推進系統仍然是四部水噴射推進器。然而,此一版本的上層結構與武器配置則有顯著變化;首先,原本艦橋正面的稜角造型改成較為較傳統的、平面較多的構型,傾斜角度也減少,以擴大船艛內的可用容積;船艛中部設置一個高聳的大型塔狀結構,周圍布置三面EASR主動相位陣列雷達的天線(正面兩座,後部一座),兩側還布置SLQ-32(V)6(SEWIP Block II)電子戰系統的平板陣列天線;主機排氣口位於這個塔狀結構中央,採用埋入式設計,而主桅杆位於塔狀結構頂部的前端;艦橋頂部則設置四個MK-53 NULKA主動式誘餌發射器。船艛兩側有嵌入式的小艇艙,燃氣渦輪進氣口仍設置在艦橋後部上方。

武裝方面,艦首裝置一座MK-110 57mm 70倍徑快砲以及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器,MK-110艦砲與MK-41垂直發射器之間裝置面對面飛彈模組(Surface-to-Surface Missile Module,SSMM),每個SSMM可以裝填24枚長弓豪米波雷達導引的地獄火飛彈(用於攻擊靠近的高速小艇);原本自由級LCS是在船艛後部裝置SSMM模組。而MK-41垂直發射器與船艛之間還裝有兩組MK-141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發射器。此外,相位陣列雷達塔的後部左側安裝一具測試中的雷射武器,機庫頂部裝置一座SeaRAM海公羊近程防空飛彈系統,其兩側位置各有一挺12.7mm機槍。艦尾設置一個直昇機庫,搭載一架反潛直昇機,艦尾有一個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施放口。此一模型應為前一年DSEI 2017展出版本的進一步發展型,艦上各項設備明顯針對FFG(X)的需求而來(例如EASR相位陣列雷達)。

2.奧斯特廠的提案演進(獨立級衍生型)

 

(上與下)2017年3月底的「海上、空中、太空2017」海軍年會(SAS 2017)中,Austal展出基於獨立級

的巡防艦版,攻擊火力強化不少,但航速有所降低,並且犧牲了先前LCS的模組任務能力。

RHIB小艇搭載於艦體左側的露天平台上。

SAS 2017展出的 獨立級強化巡防艦版的上層船艛,船艛前方裝置兩組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發射器,

煙囪兩側各有一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單元。艦體側面可以看到一座DSI Defense的

30mm遙控機砲,以及SLQ-32 SEWIP Block 2電子戰系統。煙囪後方有四個NULKA

主動反制誘餌的發射器,艦橋頂部裝有一具光電/雷達射控系統。

SAS 2017展出的 獨立級巡防艦版模型的艦尾,艦尾結構向後削去一塊,騰出的甲板空間用來

置兩組八聯裝 魚叉反艦飛彈,中間是拖陣列聲納的絞車(此模型呈現的是Thales配合LCS發展的

緊致型CAPTAS-4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此一設計取消了原本獨立級艦尾

的模組任務艙。

(上與下)2018年1月上旬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中,奧斯特展出的獨立級FFG(X)版。

與上圖2017年版相較,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單元位置分別改到艦首B砲位以及艦尾直昇機起降

甲板後方,魚叉反艦飛彈減為八枚(設置在艦尾),而且兩側也沒有出現遙控武器站。

Austal船廠在2017年3月底於馬里蘭州舉行的「海上、空中、太空2017」海軍年會(Sea-Air-Space 2017,SAS 2017)中展出獨立級的巡防艦版,強化了武器裝備;首先,艦上可裝置四組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發射器(是自由級巡防艦版的兩倍), 其中兩組設置於船艛前方(與LCS-4安裝魚叉反艦飛彈的位置相同),而艦尾直昇機起降平台結構削減了一塊, 騰出的甲板空間兩側各安裝一組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發射器,中間則露天設置拖曳陣列聲納的收放絞車; 艦尾經此修改後,取消了原本獨立級艦尾的多用途模組艙區。此外,上部結構還裝置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器單元(位於煙囪兩側) ,此外艦體兩側各裝有一個25mm或30mm遙控機砲武器站。

此種衍生自獨立級的三體巡防艦尺寸與推進系統維持不變,全長419英尺(127.4m)、全寬104英尺(31.7m), 吃水由原本獨立級的14英尺略增為15英尺(4.57m), 滿載排水量約3500噸(比獨立級增加約400噸),最大航速降為32節,航速12節時續航力4300海里,艦上編制130人(大約是原本LCS的兩倍)。 艦上配備COMBATSS-21戰鬥系統、AN/SQQ-89系列反潛作戰系統、一座TRS-4D旋轉式電子掃描雷達、兩座航海雷達、一座用於導控艦砲的雷達/光電射控系統 等。 艦上武裝包括艦首一座Bofors MK-110 57mm快砲、16枚超水平線反艦飛彈(例如魚叉)、一座SeaRAM海公羊近迫防空系統、 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器、兩座25或30mm遙控機砲、搭載地獄火(Hellfire)輕型反艦飛彈的24聯裝面對面飛彈模組 (Surface-to-Surface Missile Module,SSMM)、 六挺12.7mm機槍等,電子戰裝備包括SLQ-32 SEWIP Block 2電子戰系統、NULKA主動反制誘餌、魚雷反制裝備等。艦上機庫可容納一架MH-60系列直昇機與一架RQ-8C無人飛行載具(UAV) ,能在五級海象以內讓MH-60直昇機起降。艦體左側設有一個露天平台,能搭載兩艘7m長的RHIB小艇。

在2018年1月上旬美國海軍水面學術研討會(SNA 2018)中,奧斯特繼續展出此種獨立級FFG(X)版;現場除了展出前述2017年展出過的模型版本之外, 還有一幅依照FFG(X)需求而修改的新版想像圖:與2017年版相較,2018年新版想像圖的主要差異是在上部結構增設三部EASR固定相位陣列雷達 天線(一面陣列位於艦橋頂部,另外兩部朝後的陣列則在SeaRAM防空飛彈後方的梯形結構物兩側),並將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單元位置改成安排到艦首B砲位以及艦尾直昇機起降甲板後方, 可降低船體重心,此外魚叉反艦飛彈數量減為八枚(設置在艦尾)。由於FFG(X)的RFP並沒有要求設置遙控機砲,所以這個2018年版想像圖取消了 兩側的遙控武器站。

相較於洛馬基於FFG(X)需求而大幅修改原本自由級的設計,奧斯特提案相較先前獨立級LCS,載台變動幅度就小得多,顯示獨立級三船體設計擁有較多空間餘裕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