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準防空飛彈(SM-3/6)

 

一枚SM-2 Block 4 Block 4從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伊利湖號(USS Lake Erie CG-70)的MK-41垂直發射器發射瞬間。

(上與下)一枚SM-3(RIM-161)Block 1B反彈道飛彈從伊利湖號(USS Lake Erie CG-70)飛彈巡洋艦發射的瞬間,攝於

2013年9月18日在夏威夷海域進行的測試,此試射締造SM-3全功能實彈從2001年起第27次攔截成功。

與上圖SM-2 Block IV相較,注意到SM-3前部換成LEAP動能獵殺載具,外型有些許不同。

SM-3反彈道飛彈族系,從SM-3 Block 2開始,飛彈本體直徑從原本13.5吋3.5吋(34.3cm)擴大到與末端的

MK-72助推器相同的21吋(53.3cm) ,使飛彈的射程、射高與速率都大幅增加

2015年展開飛行測試的SM-3 Block2反彈道飛彈。

(上與下)2016年12月14日,約翰.保羅.瓊斯號(USS John Paul Jones DDG-53)飛彈驅逐艦(配備神盾Baseline 9C)

發射一枚SM-6 Dual 1(反飛彈/防空雙用型),擊落一枚模擬中程彈道飛彈的標靶,

這是SM-6第一次攔截中程彈道飛彈靶。

──by Captain Picard

(主要資料、數據來源:全球防衛雜誌223期──「成功級、紀德級與神盾系統艦之戰鬥系統與作戰能力分析」;張明德著)

 


回上頁

反彈道飛彈:SM-2 Block4A(NAD)與SM-3(NTW)

一枚SM-3(RIM-161)Block 1B反彈道飛彈從伊利湖號(USS Lake Erie CG-70)飛彈巡洋艦

發射的瞬間。注意彈尾的大型加力器。

1990年代美國海軍以神盾作戰系統和SM-2ER Block4為基礎,開發海基戰區飛彈防禦系統,使用標準防空飛彈系列的最新成員──RIM-156B Block4A(SM-2 Block4A)與RIM-161A(原先稱為RIM-156C Block4C)標準三型(SM-3),分層攔截來襲的彈道飛彈。

海軍區域彈道飛彈防禦(NAD):SM-2 Block 4A

SM-2 Block4A編號為RIM-156B,是低空層反彈道飛彈(海軍區域彈道飛彈防禦,Navy Area Defense,NAD),也就是在大氣層內進行攔截(升空階段或下落階段),由SM-2 Block 4進一步發展而來。與SM-2MR Block 3B相同,SM-2ER Block 4A增設一具紅外線尋標器 ,此外還換裝增加反彈道飛彈模式的增強型自動駕駛儀,神盾系統從Baseline6.3版本起具備此飛彈的操作能力。不同於其他美國研發的陸、海基反彈道 飛彈系統,SM-2ER Block4A仍使用改良後的MK-125高爆戰鬥部來攻擊目標,而非其他美國研發中的反彈道飛彈以動能擊殺器直接命中將之摧毀;這是因為除了反制彈道飛 彈之外,SM-2 Block4A也必須保留SM-2ER Block 4A長程防空飛彈的能力,包括一般防空以及反巡航飛彈等。此外,SM-2 Block4A並非以一般正面對正面的方式攻擊彈道飛彈,而採用側面撞擊,所以設有特殊的向量推力推進段。側面撞擊的優點是在彈道飛彈上升與重返大氣層階 段都有機會攔截,所以可選擇部署在接近發射區域或彈道飛彈攻擊的目標區域,所以配備此型飛彈的艦艇能前進至彈道飛彈發射國的近海,在該國彈道飛彈初期上升 階段先發制人,將其摧毀;而面對面撞擊僅能在彈道飛彈重返大氣階段加以攔截,故只能部署在 需要保護的區域。然而,在彈道飛彈上升階段攔截,意味反彈道飛彈搭載艦必須在敵國海岸隨時待命,且彈道飛彈發射位置在射程之內,才有可能實現,而且反應時 間非常緊迫;彈道飛彈下落重返階段就只能在彈道飛彈落點附近予以攔截,如果彈道飛彈落點在內陸而不是沿海港口等目標,部署在船艦上的低空層反彈道飛彈就無 用武之地;綜合以上,在船艦上部署低空層彈道飛彈防禦的效益相對較低,但開發成本依舊不斐。

此外,側向攔截技術的難度也高於正面攔截,首先需要精確的導引與計算,因為彈道飛彈與防空飛彈的前進方向並未平行;再者,側向攔截時僅是在垂直於彈道飛彈 行進方向的分量上施予能量,如果彈頭威力不夠,很可能只讓彈道飛彈偏離原先目標而已,無法將其完全摧毀;而面對面攔截時不僅雙方前進方向大致位於一條直線 上,而且相對速度最大,將彈道飛彈完全摧毀的機會較高。所以NAD在測試時便遭遇了前述的技術難題,首先是半主動雷達尋標器提供的精確度不足,攔截成功率 僅有三成左右,另外就是傳統高爆彈頭 的破片並不足以完全摧毀彈道飛彈的彈頭,往往只能其擊偏。

RIM-156B在1994年開始 進行飛行測試,並在1997年1月的測試中首度擊落模擬彈道飛彈的MGM-52長矛(Lance)短程彈道飛彈(SRBM)。進入2000年代之後,SM-2 Block 4A的花費已經超過原訂預算的五成以上。

2001年12月14日,美國國防部宣布由於「成本超支、性能被證實極端惡」等理由,引用Nunn- McCurdy修正法案(註),將NAD取消(詳情於此),重新檢討艦載型飛彈防禦系統的構想,不過NTW仍然繼續進行。但在2003年初 ,美國又放出NAD恢復開發的風聲,當時宣稱最遲將在2005年完成研發工作,且美國國防部打算在2004年讓此種飛彈進入服役。NAD恢復開發的消息是在神盾系統與荷蘭APAR主動相位陣列雷達競標 韓國KDX-3飛彈驅逐艦的防空系統時放出的,顯然老美希望藉由韓國對反彈道飛彈能力的渴求來增加神盾系統的勝算 。由於朝鮮與韓國距離接近,短程戰術地對地飛彈就能涵蓋韓國,因此可在大氣層內攔截敵方地對地飛彈的NAD明顯比只能在大氣層以外飛行中段進行攔截的NTW更吸引韓國;而美國還在研究以NAD橫向攔截發射升空階段的彈道飛彈,這也只有鄰近 朝鮮本土的韓國艦艇比較有條件辦得到。最後神盾果然擊敗APAR, 而據說韓國選擇神盾的最關鍵因素就是這則美國恢復NAD研發工作的消息。

隨後由於威脅的演進(例如2000年代後期中國開始發展反艦彈道飛彈來對付美國航空母艦),美國海軍重新開發類似NAD、在終端下落階段攔截的近程彈道飛彈防禦系統,稱為終端彈道飛彈防禦海上終端彈道飛彈防禦(Sea-Based Terminal ,SBT),包括發展側置紅外線尋標器與向量推力系統等技術,以橫向攔截大氣層內的短程彈道飛彈。依照最初計畫,第一代 SBT以標準飛彈為基礎進行修改, 一開始還打算整合入神盾系統反彈道飛彈的BMD 3.6之內(後來沒有趕上);而第二代SBT技術則不限於標準飛彈,還可用於愛國者飛彈的改良,因此洛馬集團 也打算以愛國者PAC-3為基礎,納入SBT修改成為艦載短程彈道飛彈防禦系統,與標準系列競爭市場。 BT的首次應用 是結合標準SM-6反飛彈/防空雙用版(Dual,見下文),結合BMD 5.0 CU以上的版本。

隨著更新一代的增程型標準飛彈(ERAM,見下文)的發展,NAD在大氣層內攔截彈道飛彈與巡航飛彈的定位與關鍵技術逐漸併入ERAM,例如其向量推力技術提供了攔截巡航飛彈的門路,就被用在負責艦隊防空與反巡航飛彈的ERAM上,而 韓國的採購目標也因而轉向ERAM。

在2006年5月24日,美國海軍進行太平洋鳳凰(Pacific Phoenix)演習,演習中具有BMD能力的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伊利湖號(USS Lake Erie CG-70)發射一枚SM-2 Block 4飛彈,成功攔截一枚整體式短程 彈道飛彈靶。在
2008年6月5日上午,美國海軍在夏威夷海域實施「FTM-14」試射,伊利湖號在演習中以一枚改進型的SM-2 Block 4飛彈, 在考艾島西北161公里、高度19000m處擊落一枚由夏威夷飛彈試射場發射、在終端下落階段的整體式短程彈道飛彈靶。

高空層反彈道飛彈(NTW):SM-3

發射中的SM-3

 

SM-3是高空層反彈道飛彈(海軍戰區廣域彈道飛彈防禦,Navy Theater Wide,NTW),主承包商是雷松(Raytheon),編號為RIM-161。相較於在大氣層內攔截目標的NAD,NTW則是攔截位於飛行中段、處於 大氣層之外的敵方彈道飛彈,因此要求的射程射高與攔截作業型態都與NAD大不相同。

導引部分,SM-3改採整合全球定位/慣性導航(DGPS/INS導引)機制,並引進資料鏈指令修正機制。在SM-3飛行中途,發射的神盾艦持續以SPY-1D相位陣列雷達監視的彈道飛彈,並將更新的控制指令以SPY-1D雷達上鏈至飛行中SM -3飛彈;SM-3本身的自動駕駛儀結合接收到的上鍊修正指令以及GPS衛星定位信號,輸入INS(掌握飛彈自身飛行狀態)來修正飛彈航向,朝目標飛去。而進入彈道終端時,SM-3就釋出前部搭載的動能攔截器(Kinetic Warhead,KW,又稱為第四級彈體,重9kg);攔截器具備調整航向與姿態的向量推力系統,並具有長波工作的單色前視紅外線(FLIR),能自主辨識並鎖定目標(要確實辨認出飛行中的彈道飛彈或分離之後的重返載具)並修正航向,以撞擊方式將目標完全摧毀。由於並非使用高爆戰鬥部,SM-3不能在必要時作為反艦飛彈 或一般的常規防空飛彈。 配合神盾系統的SM-3使用S波段資料鏈進行上/下鏈傳輸(由SPY-1相位陣列雷達負責傳送與接收),日後為了擴大出售給盟邦的可能性,美國又打算為SM-3裝 備兼容於S/X波段的資料鏈,使其他國家艦艇能選擇以X波段的照射雷達來為SM-3提供上/下鏈傳輸。

SM-3的動能戰鬥部是「輕量外大氣層彈 道(Lightweight Exo-Atmospheric Projectile, LEAP)」計畫研發的成果 (1992至1995年就以小獵犬、SM-2飛彈為載具進行過四次飛行測試),能在空氣稀薄的大氣層外準確修正彈道並攔截目標。LEAP載具上 有單色前視紅外線(FLIR)尋標器以及固定式轉向與姿態控制系統(Solid Divert Attitude Control System,SDACS),透過尋標器鎖定目標,並在撞擊前調整航向。由於採用碰撞機制攔截,SM-3適合攔截彈道飛彈的區間在於大氣層以外,包括彈道飛彈上升階段離開大氣層 乃至彈頭下落、到返回大氣層之間(而下落至大氣層到命中目標前的終端階段,宜由標準SM-2 Block 4系列、SM-6或陸基愛國者等搭載傳統高爆戰鬥部且射程較短的飛彈實施攔截)。

SM-3的最早期型號SM-3 Block 1(RIM-161A)於2004年出現 ,而最早的量產實戰型號為SM-3 Block 1A(RIM-161B),整體結構基本是在SM-2 Block 4A的彈體與推進系統(含MK-104火箭以及MK-72加力器)之外,再增設一段由Alliant技術系統公司研發的MK-136第三節火箭發動機 (Third Stage Rocket Motor,TSRM),這是一種雙脈衝固態火箭發動機;增設TSRM的目的,在於在最終攔截階段為彈體加速並減少距離誤差,使動能彈頭能順利接近並擊中 目標。SM-3 Block 1可攔截射程3500km以 下、飛行高度80∼500km、仍處於大氣層外中段飛行階段的彈道飛彈。

SM-3 Block 1發射時,第一級MK-72加力器首先點火使飛彈從艦上發射升空,燃燒9秒後關閉並拋離,隨即啟動第二級MK-104火箭續航發動機,工作大約40秒後分 離,此階段SM-3已經推進到大氣層外,並達到預定的攔截速度;之後,啟動MK-136第三級TSRM雙脈衝火箭發動機,首先進行第一次脈沖點火,燃燒約 10秒後結束工作拋離,接著進行第二次脈衝點火,工作時間亦為10秒。在第三級MK-136火箭作用階段,不僅讓彈體朝著目標彈道飛彈加速並對準方位,同 時也對LEAP動能 戰鬥部上的紅外線導引系統進行校準。當第三級助推火箭燃燒結束並完點,LEAP的紅外線導引段鎖定目標並控制向量推力噴嘴逐步修正軌跡,最後直接撞擊彈道 飛彈並將之摧毀 。神盾系統從Baseline7版本起具備操作SM-3的能力 ,此版本的計算軟體經過修改,以配合LEAP戰鬥部迥異的攔截模式。

SM-3 Block 1A在2006、2007年左右進入實戰部署;與之搭配的神盾反彈道飛彈防禦(BMD )的3.6.1版,相關改良涵蓋SPY-1B/D向位陣列雷達、武器控制系統(WCS)、神盾顯示系統(ADS)、指揮管制系統(C&D)、MK-99飛彈射控系統與通信系統等 。至2010年,美國海軍訂購的SM-3 Block 1A數量累積至61枚左右。SM-3 Block 1B(RIM-161B)是Block 1A的改良型,編號為RIM-161B,以具備先進信號處理 (Advanced Signal Processor)的雙色紅外線尋標器取代SM-3 Block 1A的單色尋標器,在獵殺載具上增加了Raytheon與Aerojet合作開發的推力可調(throttleable)轉向與姿態控制系統(Throttleable Divert Attitude Control System,TDACS/SDACS),取代原本RIM-161A的固定式轉向與姿態控制系統(SDACS),能提高LEAP接近目標時的機動性能 ,同時也可降低生產成本。SM-3 Block 1B於2014年開始服役,同年達成初始作戰能力(IOC),美國海軍打算採購300枚左右,同時間搭配的神盾BMD版本是4.0.1(SM-3 Block 1B能回溯相容於BMD 3.6.3)。SM-3 Block 1A/B最大射程約500km以上(一說到700km),最大射高16km以上(一說可到500km)(有一說法是SM-3 Block 1B最大攔截距離達1200km,最大攔截高度達600km),終端攔截速率約3km/s(約8~10馬赫),能攔截射程3500km以內的彈道飛彈 ,含短程彈道飛彈(SRBM)與中程彈道飛彈(MRBM),具備一定程度攔截遠程彈道飛彈(IRBM)的能力。隨後美國海軍繼續委託雷松為SM-3 Block 1B進行名為「威脅升級」(Threat Upgrade,TU)的軟體升級,增強SM-3 Block 1B對抗彈道更複雜的目標,2015年進行測試。

SM-3 Block 2(RIM-161D)是SM-3 Block 1B的改良版,由美日兩國合作開發 (日方主承包商是三菱重工) ,搭配神盾BMD 5;第一種生產型的SM-3 Block 2A的研發合約在2006年簽署,搭配的神盾反彈道飛彈系統為BMD 5.1版。SM-3 Block 2仍沿用SM-3 Block 1B的雙波段紅外線尋標器,不過推進系統大幅強化,將飛彈本體與第二級火箭發動機的直徑從原本SM-3 Block 1B的13.5吋(34.3cm)擴大到與最末端MK-72加力器相同的21吋(533mm),整體燃料攜帶量增加了兩倍,因此飛彈加速度、平均速率、動 能擊殺器的終端速率與有效涵蓋範圍都大幅增加 ,此外飛彈鼻錐改為類似蚌殼、向兩側開啟的形式,裡面容納新型動能戰鬥部。SM-3 Block 2A具備新的高速動能戰鬥部(High Velocity Kinetic Warhead)以及先進高分辨尋標器(Advanced Discrimination Seeker)。根據目前的公開數據,SM-3 Block 2A的最大射程可達1200km以上(一說是達2000~2500km),最大射高500km以上(一說是可達1000~1500km),終端攔截速率高達每秒4.5~6km(相當 於14、15馬赫) ,比原本快了45~60%,能攔截5500km等級以內的彈道飛彈,攔截遠程彈道飛彈(IRBM)的能力比SM-3 Block 1B進一步強化。由於飛行速度提高,使飛彈飛抵攔截區域的時間縮短,SM-3 Block 2的攔截範圍擴大 ,攔截高度足以對付部分遠程彈道飛彈(IRBM)甚至衛星;2014年美國國防預算報告中表示,SM-3 Block 2具備一定程度攔截洲際飛彈(ICBM)的能力。SM-3 Block 2A在2015年6月6日於加州穆古角(Point Mugu)進行第一次試射並獲得成功,2016年夏季進行第一次全功能攔截測試。在2015年12月9日,雷松獲得美國飛彈防禦局(MDA)的合約,生產 17枚SM-3 Block 2A作為作戰測試與初期部署,合約價值5.43億美元。

 

(上與下二張)SM-3 Block 2A在2015年6月6日於加州穆古角(Point Mugu)進行第一次試射的畫面,

使用一個傾斜的MK-41垂直發射器。

至於再下一階段的SM-3 Block 2B又稱為新世代神盾飛彈(Next Generation Aegis Missile,NGAM),換裝更新型、直徑更大(超過彈體的21吋)的動能擊殺器,不僅可容納更精密、搜索視野更大(因為彈徑增大的關係)、識別能力 更強的新尋標器,此外還會換裝更強而有力的轉向與姿態控制系統, 因此更能應變敵方彈道飛彈可能的反制措施(如機動迴避、釋放誘餌等)。在2011年4月上旬,美國彈道飛彈防禦局(Missile Defense Agency,MDA)與波音、洛馬、雷松等三家集團簽署合約,針對SM-3 Block 2B飛彈進行初步定義以及可行性、成本等初步評估,由各集團擬定自身的計畫時程、設計與技術目標以及提交降低技術風險的辦法等, 合約執行期為期32個月;在這項合約中,波音公司獲得價值4110萬美元的合約,洛馬集團的合約價值為4330萬美元,而雷松的合約則有4270萬美元。 到2013年,承辦單位便評估三家廠商在初期開發階段所提出的發展計畫與主要架構,並挑選其中一家廠商作為SM-3 Block 2B的承包商,然後進入工程發展階段。在2010年代,美國又開始發展SM-3的陸基版本,而SM-3 Block 2B便成為SM-3系列中,第一個海基版、陸基版同步開發的型號。原本美國希望SM-3 Block 2B在2020年進入服役 ,搭配神盾BMD 5.2版;不過由於預算等因素,美國在2013年取消SM-3 Block 2B。

日本加入計畫

1990年代末期,日本便積極與美國合作,打算建構反飛彈防禦系統。早在1996年,日本便著手修改全國防空系統,納入前述NTW艦載反彈道飛彈系統。在 2003年12月,日本正式決定引進美製海基與陸基反彈道飛彈系統,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乃從美國引進標準SM-3裝備於現有的四艘金剛級飛彈驅逐艦上 (所以本級艦的神盾系統也會配合升級),未來也將配備於兩艘新一代的14DDG改良金剛型艦上,第二階段則是將日本現有的美製愛國者PAC-2防空飛彈升 級為PAC-3;整個反彈道飛彈系統將於2007年起部署,約在2011至2012年間完成。此外,日本 也早在1999年8月與美國簽約,正式加入前述的標準SM-3 NTW Block 2的進一步研改計畫,日本負責針對SM-3 Block2的多色階紅外線尋標器、LEAP動能擊殺器、輕型戰鬥部錐體(新型複合材料殼體)以及第二級火箭推進段 進行改良(包含提供新的HTPB固態火箭燃料),提高SM-3的推進效率、目標分辨能力以及攻擊轉向能力;而此計畫名義為「聯合共同研究」。日本不僅參與研發,還與美國聯合生產此型飛彈。在 2006年6月,美日兩國正式將原本雙方針對NTW系統的「聯合共同研究」轉變成「SM-3合作發展計畫」。

日本海自神盾艦進行相關反彈道飛彈升級後,各將配備9枚SM-3 Block 1A。在2004年5月5日,日本向美國提出採購率先接受升級的金剛號(DDG-173)所需的裝備,包括9枚SM-3 Block 1A以及將艦上神盾作戰系統升級,相關的配套裝備還包括9個用於運輸的SM-3飛彈儲存箱。金剛號於2007年初升級完畢,其餘三艘的升級也陸續編列預算進行;而在2000年代新造的二艘愛宕級神盾驅逐艦也在2011至2015年度裝備完整的反彈道飛彈系統與SM-3。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日本參與SM-3與愛國者PAC-3的研發,部分關鍵技術由日方負責,但日本「非戰憲法」等特殊法令限制卻對SM-3的運用與部署造成 困擾。例如當敵國發射彈道飛彈時,日本很可能必須發射一枚反彈道飛彈去攔截瞄準美日以外第三國的彈道飛彈,這會違反日本非戰憲法「禁止集體自衛」的條文, 因此這些不合時宜的法令已經被修正。 另外,如果美國要在其他盟國部署包含日本技術的SM-3/愛國者PAC-3,也會違背日本「武器出口三原則」(詳見「日本海上自衛隊發展歷程」一文);為 此,美國一直希望日本能放寬限制,以避免影響美國部署全球反彈道防禦體系的進度。

SM-3的陸基化

由於SM-3堪稱美國各反彈道飛彈系統中發展最為順利、最早實用化的一環,而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也讓美國不得不暫停許多所費不貲的反彈道飛彈計畫。因 此,利用標準SM-3衍生出陸基版本,成為陸上的中/低空層反彈道飛彈系統,自然成為其中一個考慮選項,不僅能降低研發成本,還可增加陸基、海基反彈道飛 彈系統的共通性。在2009年9月,美國總統歐巴馬宣布改變原本小布希時代的反彈道飛彈體系政策,採取分階段研發、部署反彈道飛彈防禦系統。在新的規劃 中,美國打算發展可以在威脅來源的鄰近地區機動部署、進行彈道初段攔截的反彈道飛彈系統,而發展中的SM-3 Block 2B就被認為是最有可能的選項。

雖然以SM-3的射程與射高,難以對付射程長遠的洲際彈道飛彈,不過配備SM-3的神盾艦能前往威脅來源地區的外海,對該國空域實施嚴密監控,一旦偵測到 升空的彈道飛彈就直接發射SM-3予以攔截,將之在上升階段就予以摧毀;而陸基版SM-3就是擷取此一精神,在敵國前緣進行機動部署與初期攔截,如此甚至 能將攔截範圍伸展到神盾艦無法靠近的內陸地區。此外,由於陸基版SM-3著重於機動部署,因此不會有在特定國家內部建立固定 式陣地的政治爭議,能降低先前美國企圖在東歐建立反彈道飛彈系統時引發的美俄摩擦的可能性,讓俄羅斯等國沒有反對的著力點。

依照歐巴馬政府的歐洲反彈道飛彈政策,關於SM-3的部署總共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在2011年開始,由現有的神盾艦艇、海基SM-3飛彈以及美國現有 部署在歐洲的部分反彈道飛彈探測系統構成;在此階段中,美國會在地中海與北海部署至少三艘具備反彈道飛彈能力的神盾艦,神盾艦艇上部署的是SM-3 Block 1A,地面雷達則可能是原本東歐反彈道飛彈計劃中的前線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FBX)或其改良型。第二階段在2015年完成,美國將首度推出陸、海基共用 的SM-3(為Block 1B版),部署於神盾艦與幾個靠近蘇聯的東歐前華約國家,首先是羅馬尼亞(如捷克與波蘭同意,也會優先部署在這兩個國家;爾後波蘭已經同意)。陸基版SM -3 Block 1B由雷松負責開發新的機動部署陸基發射器(衍生自MK-41)與雷達,耗資5000萬美元進行開發,第一套陸基神盾系統2014年5月20日在夏威夷夏 威夷考艾島成功進行首次發射測試 (使用SM-3 Block 1B飛彈),2015年部署至羅馬尼亞。陸基版SM-3由SM-3飛彈、部署於車上的舉升式垂直發射器以及陸基AN/TPY-2 X波段追蹤雷達構成,射控系統則由神盾系統的BMD相關部分修改而來。第三階段是完成SM-3 Block 2A的陸基化,預定在2018年完成部署。而第四階段則是完成海、陸基版本同步開發的SM-3 Block 2B,預定在2020年服役。

除了歐洲反彈道飛彈防禦體系外,SM-3陸基版也瞄準以色列、日本的本土彈道飛彈防禦需求,而在以色列的市場則需與以色列國產箭-3式反彈道飛彈系統競爭。此外,在前述第四階段計畫中,美國打算在阿拉斯加州與加利福尼亞州的地面中段防御(Ground-Based Midcourse Defense, GMD)系統加入陸基版SM-3 Block 2B,用於摧毀正飛過該區上空的彈道飛彈目標,以有效圍護美國全境各地的安全。

SM-3的測試紀錄

在1992至1995年,美國海軍以改裝後的小獵犬和標準SM-2飛彈搭載LEAP動能戰鬥部,進行了四次飛行實驗,其中包括兩次攔截測試,不過這兩次攔截測試都以失敗收場,LEAP都錯過了目標。 在1997年9月26日,美國海軍進行控制測試飛行載具(Control Test Vehicle-1,CTV-1,用來驗證LEAP的飛行技術)的首次飛行 ,由一枚SM-2 Block4防空飛彈搭載,負責發射的艦艇是柏克級飛彈驅逐艦羅素號(USS Russell DDG-59);這枚載具升空後不久便偏離航線墜毀 ,事後調查原因是由於搭載CVT-1的SM-2 Block 4飛彈並沒有針對大氣外飛行的特性進行改裝,導致試射失敗。

在1999年9月24日,CTV-1a首次進行完整的1、2級飛行測試(MK-72加力器與飛彈本體)並獲得成功,此次測試由神盾巡洋艦夏洛號(USS Shiloh CG-67)執行。在2000年7月8日,神盾巡洋艦夏洛號(USS Shiloh CG-67)發射一枚SM-3進行飛行測試(FTR-1),但飛彈的第二2、3級 (飛彈本體與搭載LEAP的MK-136發動機段)未能成功分離,試射失敗。

在1999年12月,正式的RIM-161A飛彈進行了第一次飛行試驗;在2001年1月25日,SM-3進行第三次試射 (就是先前FTR-1的延續),由夏威夷群島的考艾島(Kauai)巴金沙灘(Barking Sands)的太平洋飛彈射擊場(PMRF)發射,此次射擊是演示SM-3在大氣層外的運作(包含分離)以及宙斯盾BMD系統的攔截過程,最後成功地進行 了彈體與LEAP動能戰鬥部的分離控制 ;此時SM-3的固定式轉向和姿態控制系統(Divert and Attitude Control System,DACS,由Raytheon/Aerojet開發)還在研發,所以只要攔截器能持續追蹤目標到最後就算是測試成功。

在2002年1月25日,RIM-161A進行第一次全功能試 射(代號FM-2),由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伊利湖號(USS Lake Erie CG-70)發射,並成功以LEAP戰鬥部撞擊了一枚白羊座(Aries) 整體式短程飛彈靶彈(TTV),這是SM-3系列第一次成功的模擬實戰攔截紀錄 (此次任務原本只是要驗證神盾與BMD系統攔截彈道飛彈的過程,不包含擊落目標) 。在2002年的6月13日,SM-3實施海上試射 (代號FM-3),同樣由伊利湖號發射,並以LEAP戰鬥部擊落靶彈;這一天也是美國撕毀反彈道飛彈條約(Anti-Ballistic Missile Treaty)的同一天,該條約會妨礙反彈道飛彈系統的發展與部署。在2002年11月21日,RIM-161A第一次進行緊急攔截測試課目(代號FM- 4) ,在彈道飛彈上升階段實施攔截(代號FM-4),使用整體式短程飛彈靶彈(TTV),類似的測試總共進行了六回;這是SM-3首次進行「目標轉移」測試, 實驗時增大偏移量。在2003年之後,RIM-161A進行了更進一步的測試,測試用的攔截標靶更逼真地模擬實戰狀況。 在2003年6月18日,SM-3進行一次攔截測試(代號FM-5),這是飛彈搭載的獵殺載具的固定式轉向和姿態控制系統(Divert and Attitude Control System,DACS) 首度在模擬實戰環境下進行測試,在SM-3飛行期間變更瞄準點,使用整體式短程飛彈靶彈(TTV);不過在這項測試中,SDACS發生了故障,未能順利點 火,這是SM-3第一次攔截失敗的紀錄;隨後SM-3於同年12月11日進行相同的「FM-6」發射測試 (DACS已經進行了修改),仍由伊利湖號發射,成功攔截了一枚整體式中程飛彈靶彈(TTV),但隨後的延誤導致隨後「FM-7」試射屢次推遲;「FM- 7」(Flight Test Mission-04-1,FTM 04-1)在2005年2月24日實施,使用全功能的RIM-161A完成了試射 ,在沒有目標提示的情況下完成接戰,擊落一枚整體式短程飛彈靶彈(TTV)。

在2005年2月24日,伊利湖號(CG-70)進行了一次反彈道飛彈演示,這是BMD系統2004年版的首次測試,期間發射一枚SM-3 Block 1。2005年11月17日,SM-3 Block 1實施「FM-8」(FTM 04-2)試射,同樣由伊利湖號射擊,這是SM-3 Block 1首次攔截彈頭分離階段的飛彈靶彈 ,並成功命中從靶彈分離出來的大氣重返載具(Reentry Vehicle,RV)。在2006年6月22日的「FTM-10」攔截測試中,由神盾巡洋艦夏洛號(USS Shiloh CG-67)發射一枚SM-3 Block 1A,成功攔截了一枚從中程飛彈分離出來的大氣重返載具,這也是BMD 3.6與SM-3 Block 1A組合的首度海上測試。

在2006年12月7日,SM-3 Block 1A進行「FTM-11」試射,由伊利湖號擔綱,這是神盾艦首度模擬同時間進行反彈道飛彈以及艦隊防空作戰,也測試了SM-3 Block 1A的LEAP攔截載具的轉向與姿態控制系統(SDACS),但這次試射時伊利湖號的作戰系統因設置錯誤 ,射控系統阻止了兩枚準備用於攔截的SM-3中的第一枚;由於測試課目是針對兩枚靶彈各發射一枚,因此隨後第二枚SM-3也沒有射出,演習取消。在FTM -11演習中,原訂除了發射SM-3攔截一枚整體式短程飛彈靶彈(TTV,使用神盾整備評估載具B構型(ARAV-B)作為靶彈;ARAV詳見神盾系統發 展「反彈道飛彈能力」一文)之外,還包括發射SM-2對付傳統空中目標,兩種靶彈分別從考艾島(Kauai)和夏威夷發射,參演的伊利湖號、柏克級驅逐艦 哈波號(USS Hopper DDG-70)與荷蘭海軍的七省級飛彈巡防艦特龍普號(Tromp F-803)成功地探測、追蹤到這些靶彈。前述失敗的FTM-11類似課目在2007年4月26日重新實施(FTM-11 Event 4) ,包含攔截一個未分離(整體式)的短程飛彈目標(ARAV-A)和一個傳統的空中目標,以驗證神盾系統能在應付彈道飛彈威脅的同時仍能防禦傳統的空中目 標,試驗演示了工程、製造方面的結果,並驗證SM-3 Block 1A的轉向與姿態控制系統(TDACS/SDACS),這也是SM-3 Block IA的首次攔截成功。

在2007年6月22日進行的FTM-12是SM-3第三次攔截分離式飛彈,並且也是第一次由柏克級神盾驅逐艦來發射飛彈攔截目標;此次測試中,裝備 BMD3.6的柏克級飛彈驅逐艦迪卡圖號(USS Decatur DDG-7)發射一枚SM-3 Block IA,成功攔截處於飛行中段的一枚中程飛彈靶彈;在此次演習中,神盾巡洋艦皇家港號(USS Port Royal CG-73)、西班牙F-100神盾巡防艦MeNDEZ NuÑEZ號(F-104)以及屬於 高空戰區彈道飛彈防禦系統(THAAD)的雷達也參加了測試,其中皇家港號使用新的AN/SPY-1B相位陣列雷達信號處理器,能在目標檢測和識別方面收 集更多資訊;而西班牙的MeNDEZ NuÑEZ號則進駐考艾島,使用訓練的方式遠程監視和追蹤美國海軍整個反彈道飛彈接戰過程,為將來西班牙F-100級增添反彈道飛彈能力提供基礎。而 THAAD的雷達在演習中也追蹤了目標,但並未負責接戰的神盾艦提供資訊。2007年8月21日,美國海軍進行FTM-11a反彈道飛彈演習,但過程保 密,只透露最後攔截成功。

在2007年11月6日的「FTM-13」攔截試射是首次進行同時攔截兩個彈道飛彈目標的課目。在測試過程中,兩枚末端不分離的整體式短程飛彈靶(ARAV-A)先後從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射擊場(PMRF)發射 (從夏威夷時間11:12pm起),負責接戰的伊利湖號的BMD系統成功探測並追蹤兩枚靶彈,在靶彈2分鐘後發射了2枚SM-3,經過2分鐘飛行,在距離夏威夷250英里、100英里的高空成功命中了 這兩枚靶彈。而日本海自首艘完成反彈道飛彈升級、裝備BMD 3.6的神盾驅逐艦金剛號(DDG-173)也參與了該次實驗,對整個攔截過程進行遠程監視和追蹤訓練;緊接著在2007年12月17日,金剛號在與美國聯合舉行的反彈道飛彈演習 (代號Japan Flight Test Mission-1,JFTM-1)中成功以SM-3 Block 1A命中目標(使用一枚彈頭可分離的中程飛彈靶彈),這是日本海自艦艇首次成功的反彈道飛彈射擊,也是SM-3海外客戶的首次成功攔截測試紀錄。

在2008年2月14日,美國國防部公開宣布將以海軍艦艇發射標準SM-3的方式,擊落一枚故障的NROL-21間諜衛星,此衛星在2006年12月發射 升空後就立刻失效,預估在2008年3月6日就會墜入大氣層內。美方表示雖然NROL-21會在墜入大氣層階段解體,但是衛星燃料箱內殘留有劇毒的聯氨燃 料,萬一落在人口稠密區就可能造成損害;然而,這枚衛星也等於提供美國海軍一枚免費而逼真的靶彈,同時又可藉機測試SM-3在反衛星用途的潛力。 與時間緊迫的反彈道飛彈任務相較,攔截衛星有很充裕的時間來精確追蹤其飛行軌道,並求得較佳的攔截航道,理論上整體難度較低;不過,彈道飛彈的推進器會產 生大量熱訊號可供LEAP戰鬥部的紅外線尋標器進行鎖定,但衛星則不會提供這種條件。為了盡可能消除衛星殘餘燃料的風險,SM-3就以NROL-21的燃 料箱為預定的命中點,以確保衛星擊毀後殘餘的聯氨盡快在大氣層消散;然而 該燃料箱長度只有0.9~1.2m,對於LEAP的瞄準精確度構成重大考驗。由於這枚衛星的高度高於SM-3的一般攔截高度,所以預定執行任務的SM-3 的軟硬體都進行了若干修改 ;此外,這也是SM-3首度透過其他單位實施中繼導控攔截。在2月20日晚間10點26分左右,美國海軍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伊利湖號在太平洋發射一枚 修改後的SM-3,成攻擊毀當時高度247km的NROL-21 。當時NROL-21以相對地面17000英里的時速在外太空低軌道飛行,而且伊利湖號係以難度較大的逆地球自轉方向進行鎖定與迎戰,與飛彈的相對時速高 達22783英里 (36667km/hr), 但仍然一枚就命中。此次擊毀衛星的行動總共花費6000萬美元,伊利湖號共攜帶了三枚標準SM-3來備用。這次成功不僅是SM-3又一次重大成功,更意味 著美國現在只要靠一艘軍艦發射的反彈道飛彈,就有能力摧毀任何低軌道衛星。在2008年10月,美國海軍作戰測試評估(Operational Testing & Evaluation,OT&E)司令部判定神盾BMD 3.6系統與SM-3 Block 1A系統能有效擔負作戰任務並投入實戰使用。

在2008年11月1日的PACBLITZ 08演習中,美國海軍首度單靠艦隊自身的資源,在沒有 其他單位協助下,自行探測彈道飛彈目標並以SM-3實施攔截,使用短程飛彈靶。這是美國海軍第一次在沒有飛彈防禦局(MDA)的監督下進行反彈道飛彈實彈射擊,兩艘柏克級飛彈驅逐艦 保羅.漢米爾頓號(USS Paul Hamilton DDG-60)與哈波號(USS Hopper DDG-70) 參與了實驗,其中第一艘柏克級發射的SM-3成功命中目標,但第二艘則攔截失敗。

在2008年11月19日,日本第二艘完成BMD升級的金剛級神盾驅逐艦鳥海號(DDG -176)在夏威夷進行JFTM-2反彈道飛彈實彈試射;在夏威夷時間4:21pm,一枚彈頭可分離的中程飛彈靶彈從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射擊場 (PMRF)發射,鳥海號(DDG-176)的神盾BMD系統成功探測並追蹤目標,在4:24pm左右發射一枚SM-3 Block IA,然而這枚SM-3飛行約2分鐘即將攔截目標時卻丟失目標,導致攔截失敗。此次演習花費約5500萬美元。

在2009年3月26日,美國海軍進行Steller Daggers演習,由神盾驅逐艦班福德號(USS Benfold (DDG-65))擔綱,演習中同時進行實彈的反彈道飛彈與艦隊防空作戰 ,成功級落一枚短程彈道飛彈靶彈。在2009年7月30日的試射(代號FTM-17)中,美國海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哈波號(USS Hopper DDG-70)成功探測、追蹤並發射一枚SM-3 Block IA ,成功攔截一枚由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發射場(PMRF)發射的整體式短程飛彈靶(ARAV-C),命中時高度約160km。在此次演習中,美國海軍伊利湖號(CG-70,此時BMD剛升級到4.0.1版)以及柏克級飛彈驅逐艦奧坎號(USS O'Kane DDG-77) 也在旁參與演習,成功對靶彈進行了偵測與追蹤

在2009年11月5日, 伊利湖號模擬以SM-3 Block 1B攔截一枚可分離的彈道飛彈(未實際進行攔截),此次演習首度使用了神盾整備評估載具(Aegis Readiness Assessment Vehicle,ARAV)的C構型(ARAV-C),這種靶彈能模擬末端分離與進行機動的中/短程彈道飛彈。

在2009年10月27日,日本海自第三艘完成BMD升級的金剛級飛彈驅逐艦妙高號(DDG-175)在夏威夷進行了SM-3實彈射擊 (JFTM-3),攔截一枚由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發射場(PMRF)發射的可分離式中程飛彈靶(夏威夷時間6:00pm發射),妙高號的神盾BMD系統捕捉目標並追蹤,在夏威夷時間6:04pm左右發射一枚SM-3 Block IA,大約飛行3分鐘後成功擊中目標。在2010年10月28日,第四艘完成BMD升級的日本金剛級飛彈驅逐艦霧島號(DDG-174)在夏威夷進行了SM-3實彈射擊 (JFTM-4),攔截一枚由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發射場(PMRF)發射的ARAV-C可分離式中程飛彈靶(夏威夷時間5:06pm發射),霧島號的神盾BMD系統捕捉目標並追蹤,在夏威夷時間5:10pm左右發射一枚SM-3 Block IA,大約飛行3分鐘後成功擊中目標;至此,日本四艘金剛級飛彈驅逐艦都進行過一輪SM-3實彈測試,除了鳥海號之外,其他三次都成功。在前述兩次日本金剛級的實彈測試中,美軍 神盾巡洋艦伊利湖號(CG-70)和神盾驅逐艦保羅.漢米爾頓號(DDG-60)也都一同參與過程,成功探測和追蹤了靶彈,並以模擬方式進行攔截過程。

在2011年4月15日,美國海軍在夏威夷海域成功進行一次標準SM-3結合聯合接戰能力(CEC)的試射 (編號FTM-15),這在當時是難度最大的一次反彈道飛彈攔截測試; 在測試中,美軍從馬歇爾群島夸賈琳環礁(距離夏威夷西南部3700公里)的雷根(Reagan)飛彈試射場向東北方發射一枚 射程5500公里級的三叉戟中程彈道飛彈靶彈(LV2),隨後夏威夷群島威克島的AN/TPY-2 X波段雷達(屬於THAAD高空戰區彈道飛彈防禦系統的一部分)偵測這枚彈道飛彈;包括威克島雷達以及兩枚在2009年發射的太空追蹤監視衛星 (STSS)的偵測數據都送到指揮控制戰鬥管理通信系統(Command Control, battle Management, and Communication,C2BMC),處理後便傳遞到附近海域的柏克級飛彈驅逐艦奧坎號(USS O"Kane DDG-77,此時艦上擁有BMD 3.6.1版本反彈道飛彈系統),而奧坎號在本身雷達沒有接觸彈道飛彈的情況下,單純依靠威克島雷達提供的目標軌跡資料來解算射控資料,在彈道飛彈升空後 的第11分鐘發射 了一枚SM-3 Block 1A;而隨著彈道飛彈接近,奧坎號的AN/SPY-1D相位陣列雷達也捕獲這枚彈道飛彈並開始追蹤,將更新數據上鏈到在空中飛行的SM-3 Block 1A,最後SM-3 Block 1A在預定的攔截點放出LEAP攔截器,直接命中並摧毀彈道飛彈 。 在整個演習過程中,陸軍航空和飛彈防禦司令部(第94司令部)透過C2BMC系統,實時將作戰態勢感知數據傳送到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北美防空司令部和美國 戰略司令部 ,而兩枚STSS衛星也全程監控靶彈從發射到被擊落的過程。這是從2002年以來神盾系統配合標準反彈道飛彈的第25次試射,也是第21次攔截成功,並且 是美國第58次彈道飛彈防禦測試以及第45次攔截成功;此外,這也是BMD 3.6.1系統第一次完全依賴其他單位提供追蹤數據進行射控解算並發射SM-3的紀錄。

在2011年9月1日,SM-3 Block 1B首度進行反彈道飛彈攔截測試(代號FTM-16) ,由伊利湖號(CG-70,此時配備BMD4.0.1系統)擔任,一枚短程彈道飛彈靶彈在夏威夷時間3:53pm由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發射場(PMRF)發射, 伊利湖號探測與追蹤目標後,在靶彈發射後約90秒發射一枚SM-3 Block 1B,但最後沒有成功撞擊靶彈,攔截失敗。在2012年5月9日,SM-3 Block 1B再次於夏威夷海域進行接戰測試(代號FTM-16 Event 2a),由伊利湖號擔綱,一枚整體式短程飛彈靶(ARAV-A)在夏威夷時間8:18pm由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發射場(PMRF)發射, 伊利湖號捕捉與追蹤目標之後,發射一枚SM-3 Block 1B並成功命中標靶,締造BMD 4.0與SM-3 Block 1B第一次成功攔截的紀錄;這枚編號FTM-16 Event 2a的SM-3 Block 1B飛彈是神盾反彈道飛彈計畫開始以來第27次全功能實彈攔截測試以及第22次成功,此外也是2001年以來67次飛行測試中的第53次成功攔截。同年6月26日,伊利湖號又在夏威夷海域進行一次SM-3 Block 1B的實彈攔截(代號FTM-18),該艦的SPY-1相位陣列雷達成功捕捉了由考艾島發射(夏威夷時間11:15pm)、朝西北方向飛行的 可分離式中程飛彈靶,進行射控解算後發射一枚SM-3 Block 1B接戰,其LEAP動能戰鬥部成功撞擊摧目標,遙測資料顯示所有系統運作正常;這是SM-3第28次全功能實彈攔截測試以及第23次成功,此外也是2001年 以來美國所有反彈道飛彈系統中68次飛行測試中的第54次成功攔截。

在2012年10日25日,美國飛彈防禦局(MDA)、陸軍航空和 飛彈防禦司令部(94th和32nd)、第613航空和空間操作中心、美國海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菲茨傑拉德號(USS Fitzgerald DDG-62)共同 進行了一次複雜的大規模實彈測試(代號FTI-01),共模擬接戰5個目標(包含彈道飛彈和巡航飛彈目標), 由菲茨傑拉德號以及多個其他單位感測器和飛彈防禦系統組成的整合體系共同執行了攔截。在演習過城中,菲茨傑拉德號成功攔截了低空飛行的巡航飛彈目標,艦上神盾BMD系統成功探測、追蹤了 一枚短程彈道飛彈標靶,隨後發射一枚SM-3 Block IA進行攔截,但沒有成功命中。

2013年2月12日,美國海軍在夏威夷海域進行一次攔截彈道飛彈的模擬測試 (代號FTM-20),夏威夷的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發射場(PMRF)在夏威夷時間11:10pm發射一枚 整體式中程飛彈靶,朝西北方的太平洋而去。太空追蹤監視衛星(STSS)探測與追蹤到目標之後,將數據傳輸到負責攔截的神盾巡洋艦伊利湖號(USS Lake Erie CG-70),該艦在5分鐘之後發射一枚SM-3 Block IA發射並成功命中目標。在2013年5月15日,伊利湖號又在夏威夷參與一次SM-3攔截試射(代號FTM-19),夏威夷的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發射場 (PMRF)在夏威夷時間5:25pm發射一枚可分離的ARAV-C短程飛彈靶,發射後伊利湖號成功探測並追蹤目標,之後發射一枚SM-3 Block IB成功進行攔截;此次試射結合當時最新的神盾BMD 4.0.1系統和SM-3 Block IB飛彈,為攔截更遠和更先進的彈頭可分離式彈道飛彈提供了基礎。

在2013年9月10日,美國海軍在馬歇爾群島夸賈琳環礁(距離夏威夷西南部3700公里)的雷根(Reagan)飛彈試射場周邊的西太平洋地區進行實彈 射擊 (代號FTO-01),測試神盾BMD艦艇與THAAD同時對付兩枚彈道飛彈的情況。在測試中,雷根飛彈試射場發射兩枚中程彈道飛彈,由STSS衛星發現 目標並提出預警,一部屬於THAAD的AN/TPY-2雷達探測並追蹤到目標後,透過C2BMC將數據傳輸到參演的柏克級飛彈驅逐艦迪卡圖號(USS Decatur DDG-73),該艦在接收到數據後發射一枚SM-3 Block IA,成功擊落一個目標;同時,另二部處於終端模式的陸基AN/TPY-2雷達也利用接收到的資訊,發射一枚陸基THAAD飛彈,成功擊落第二個目標(第 二個目標是假定神盾BMD攔截失敗的漏網之魚)。

在2013年9月18日,美國海軍在夏威夷海域的飛彈測試場進行一次攔截彈道飛彈的模擬測試(代號FTM-21),由夏威夷的考艾島(Kauai)的太平 洋飛彈發射場(PMRF)在夏威夷時間2:30pm發射一枚模擬彈頭可分離、可進行機動迴避的ARAV-C飛彈靶,朝西北方的太平洋而去;為了模擬實戰狀 況,事先並未告知飛彈的發射時間與飛行方向。隨後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伊利湖號(USS Lake Erie CG-70)成功捕捉這枚彈道飛彈,經射控解算後,連續發射兩枚SM-3 Block 1B反彈道飛彈,並成功攔截目標,這是SM-3首次攔截處於下落階段的彈道飛彈目標(原本應是陸基愛國者PAC-3的任務範疇)。五角大廈表示,分離式短 程彈道飛彈是最難攔截的目標(需要分辨彈頭與被拋棄的推進器),而這次測試也是美國海軍首度在同一次反彈道飛彈試射中同時發射兩枚SM-3飛彈進行攔截。 這次試射成功是2012年5月以來,BMD 4.0連續第四次攔截成功(四次試射分別是2012年5月、6月以及2013年5月、9月,2013年5月的測試是標準SM-3 Block 1B首次成功攔截可分離式的彈道飛彈目標)。這是神盾系統搭配SM-3從2002年以來第33次測試與第27次成功,也是2001年美國開始進行的79次 反彈道飛彈攔截測試的第63次成功。 在2013年10月3日,伊利湖號再度於夏威夷海域的一次試射中(代號FTM-22)成功以SM-3攔截目標;此次試射由考艾島(Kauai)的太平洋飛 彈發射場(PMRF)在夏威夷時間7:33pm發射一枚彈頭與推進器可分離的 中程彈道飛彈,伊利湖號探測並追蹤目標後,發射一枚SM-3 Block FB並成功擊落靶彈。

在2014年11月6日,柏克級飛彈驅逐艦約翰.保羅.瓊斯號 (USS John Paul Jones DDG-53)在夏威夷海域首次實際測試同時攔截彈道飛彈與傳統巡航飛彈的演習(代號FTM-25);這是約翰.保羅.瓊斯號換裝神盾Baseline 9.C1戰鬥系統以及反彈道飛彈BMD 5.0的第一次測試,神盾Baseline 9/BMD 5.0是第一種能真正同時執行常規艦隊防空與反彈道飛彈任務的版本(BMD在4.1以及更早的版本,只能在反彈道飛彈與艦隊防空任務中擇一切換)。在 FTM-25演習中,位於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發射場(PMRF)在夏威夷時間12:03pm發射一枚分離式的短程彈道飛彈靶彈, 約翰.保羅.瓊斯號探測與追蹤目標後,發射一枚SM-3Block1B成功攔截這枚彈道飛彈靶彈,而在演習中該艦也另外發射2枚SM-2 Block3A成功攔截兩個模擬巡航飛彈的目標。FTM-25是神盾BMD項目從2002年首次試射以來,進行的第35次飛行測試中第29次成功攔截,也 是2001年以來SM-3進行的第82次試射中,第66次成功以碰撞方式擊毀彈道飛彈目標。

2014年11月6日,柏克級約翰.保羅.瓊斯號(USS John Paul Jones DDG-53)在夏威夷海域首次測試同時

攔截彈道飛彈與傳統巡航飛彈的演習(代號FTM-25),畫面中約翰.保羅.瓊斯號正發射一枚SM-2 Block 3。

在2015年6月25日,美國進行一次由陸基神盾BMD攔截彈道飛彈的試射(代號FTO-02 E1),然而由於靶彈(中程彈道飛彈)發生故障,演習取消,並沒有發射SM-3飛彈。

在2015年9月至10月,美國海軍在彈道飛彈海上威脅 (Maritime Theater Missile Defense,MTMD)論壇的海上展示(At Sea Demonstration 2015,ASD-15)期間,在北大西洋上屬於英國的 赫伯瑞德測試場(Hebrides Range, Benbecula)進行聯合盟國的海上反彈道飛彈展示;演習的主要活動是10月20日的反彈道飛彈/常規防空威脅演習,由美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羅斯號 (USS Ross DDG-71)與蘇利文兄弟號( USS The Sullivans DDG-68)擔綱;此外,美國部署在羅馬尼亞的陸基神盾系統參與了此演習的聯合監視作業,八個國家(加拿大、法國、義大利、荷蘭、挪威、西班牙、英國、 美國)的船艦、飛機在演習期間派遣船艦與飛機參與,包括西班牙的F-100神盾巡防艦與荷蘭的TFC防空艦 七省號(De Zeven Provicien F-802),而德國則為論壇成員國的聯合特遣編隊(Combined Task Group)提供人員支持。MTMD論壇有10個成員國,包括澳洲、加拿大、法國、德國、義大利、荷蘭、挪威、西班牙、英國、美國。 在10月20日的演習中,赫伯瑞德測試場連續發射一枚模擬短程彈道飛彈的Terrier Orion靶彈以及兩枚模擬反艦巡航飛彈的靶彈;荷蘭七省號飛彈巡防艦經過升級的SMART-L長程雷達探測到彈道飛彈靶彈並實施追蹤,透過Link 16 JREAP-C資料鏈經由位於德國Ramstein的北約BMD總部傳輸到美國的羅斯號飛彈驅逐艦上,羅斯號 根據七省號提供的指引資料發射一枚SM-3 Block 1A並成功攔截目標,而蘇利文號則發射一枚SM-2擊落模擬反艦飛彈的目標;在此次演習期間,各個參與演習並實施數位資料交換的單位散佈在超過570萬平 方公里的範圍內。這次反彈道飛彈測試締造多項第一,包括:美國第一次在本國以外的飛彈測試場進行SM-3的反彈道飛彈演習;第一次在 赫伯瑞德測試場發射SM-2防空飛彈;第一次多國單位共同參與並分享數位情資的整合防空與彈道飛彈防禦(Integrated Air and Missile Defense,IAMD)作業;第一次有美國以外的船艦(包含英國、荷蘭、西班牙等)在接戰期間參與了情資作業,與負責攔截的美軍驅逐艦實時分享 了彈道飛彈的追蹤探測資料;第一次在聯合的IMAD作業中同時接戰模擬彈道飛彈與反艦飛彈的目標。在演習期間,美國海軍第六艦隊旗艦惠特尼山號(USS Mount Whitney LCC-20)搭載了包括7個MTMD論壇成員國、丹麥以及日本派出的代表,實時觀摩了演習的過程(包含實時影像)。

在2015年10月31日晚間,美國海軍在威克島海域進行了一 次結合神盾艦和THAAD的反彈道飛彈實彈測試,編號FTO-02 E2A,由約翰.保羅.瓊斯號擔綱,課目混合攔截彈道飛彈與低空飛行的巡航飛彈。此次測試由10月31日晚間11時5分開始,一架C-17運輸機在威克島 西南海域發射一枚模擬短程彈道飛彈的短程空射目標(SRALT)朝向預定海域,隨後由約翰.保羅.瓊斯號發射一枚SM-3進行攔截。這枚SM-3發射升空 後,在飛行初期發生故障,未能進入實施攔截;隨後陸基的THAAD在這枚靶彈彈道末端成功予以攔截。在攔截SRALT靶彈的同時,一架模擬低空飛行的巡航 飛彈的BQM-74E靶機也同時飛入演習空域,約翰.保羅.瓊斯號偵測到之後隨即發射一枚SM-2 Block IIIA防空飛彈並成功將之擊落。美國飛彈防禦局(MDA)負責調查此次試射SM-3失效的原因。

在2017年2月3日,約翰.保羅.瓊斯號(DDG-53)飛彈驅逐艦進行標準SM-3 Block 2A的

飛行測試(SFTM-01)時,飛彈從MK-41垂直發射器升空的畫面。這是SM-3 Block 2A首次成功

成功攔截模擬中程彈道飛彈的靶彈。

 

SM-3 Block 2A在2015年6月6日於加州穆古角(Point Mugu)進行第一次飛行測試,並獲得成功。在2015年12月上旬,美國海軍、飛彈防禦局(MDA)與雷松公司成功進行了標準SM-3 Block 2A第二次飛行試驗,此次受控飛行測試過程係由MK-41發射,驗證了SM-3 Block 2A動能攔截器的轉向、姿態控制系統、飛彈整流罩、飛行控制部件、推進器分離、第二與第三級火箭發動機分離等過程,不過不包括攔截目標。SM-3 Block 2A在2016年夏季進行第一次全功能攔截測試,不過實際上延後到2017年2月。

在2017年2月3日,美國彈道飛彈防禦局(MDA)、日本防衛省( Japan Ministry of Defense)以及美國海軍在夏威夷飛彈試射場進行SM-3 Block 2A合作發展計畫(SM-3 Block IIA Cooperative Development,SCD)的計畫飛行測試(Project Flight Test),編號SFTM-01,由裝備神盾Baseline 9C2/BMD 5.1的約翰.保羅.瓊斯號(DDG-53)進行,並成功攔截模擬中程彈道飛彈的靶彈;這是SM-3 Block 2A的第三次飛行測試 ,以及第一次成功的攔截測試。

在2017年6月21日,美國MDA、日本防衛省以及美國海軍在夏威夷飛彈試射場進行SM-3 Block 2A的攔截測試,編號SFTM-02,在6月21日凌晨1時20分(夏威夷時間)由夏威夷考艾島發射一枚模擬中程彈道飛彈的標靶;負責攔截的約翰.保羅.瓊斯號探測到這枚彈道飛彈靶,並發射一枚SM-3 Block 2A進行攔截,然而這枚SM-3 Block 2A並沒有攔截到標靶,測試宣告失敗;這是2017年內SM-3 Block 2A第四次飛行測試以及第二次攔截測試。依照7月下旬的消息,調查結果顯示這次試射失敗肇因於 約翰.保羅.瓊斯號上人員設定戰鬥系統時的疏失;一名資料鏈操作人員在處理船艦與飛機交換的信息時, 意外將這個彈道飛彈目標設定為友方(friendly),導致SM-3在飛行途中啟動自毀來防止誤擊。 因此,此次試射失敗並非神盾作戰系統或SM-3 Block 2A飛彈的問題。

在2017年9月24日至10月17日,美國與多個北約國家進行了可畏之盾2017(Formidable Shield 2017,FS17)聯合演習,主辦單位為美國海軍第六艦隊(部署於地中海),其他重要參與單位包括美國飛彈防禦局(Missile Defense Agency,MDA)與北約海上快速打擊與支援武力(Naval Striking and Support Forces NATO,STRIKFORNATO),演習地點位於英國蘇格蘭北部海域的赫伯瑞德測試場(Hebrides Range);「可畏之盾」系列演習的主旨在整合空中與飛彈防禦(Integrated Air and Missile Defense,IAMD)情境下,讓北約各國海軍演練聯合進行海上防空與反彈道飛彈作戰,是根據2015年彈道飛彈海上威脅 (MTMD)論壇的海上展示(ASD-15)的常態化聯合演習。總計有美國、英國、西班牙、荷蘭、義大利、德國、法國、加拿大、丹麥、比利時等10個國家,共14艘艦艇、10架軍機與3300名人員參與了FS 17,演習期間都依照北約指揮管制回報體系與資料鏈結構進行IAMD作戰。在10月7日FS 17第一次實彈演習中,加拿大海軍哈里法克斯級巡防艦蒙特利爾號(HMCS Montreal FFH-336)發射三枚ESSM發展型海麻雀防空飛彈,而美國海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米契爾號(USS Mitscher DDG-57)則發射兩枚SM-2防空飛彈,兩者合力對抗四枚來襲的反艦飛彈。在10月15日第二次實彈演習中,荷蘭七省級飛彈巡防艦HNLMS De Ruyter(F804)艦上經過升級的SMART-L長程雷達成功捕捉到由一枚赫伯瑞德測試場發射、模擬中程彈道飛彈的 Terrier Oriole標靶,並對其保持實時追蹤;HNLMS De Ruyter透過資料鏈將彈道飛彈目標的追蹤資料傳輸給美國海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唐納德.庫克號(USS Donald Cook DDG-75),唐納德.庫克號根據指引發射一枚SM-3 Block 1B將之擊落);此外,西班牙F100神盾巡防艦艾爾瓦洛.迪巴贊號(SPS Alvaro de Bazan F101)發射一枚ESSM對抗一枚來襲的反艦飛彈,荷蘭七省級飛彈巡防艦特龍普號(HNLMS Tromp F803) 發射兩枚ESSM對抗兩枚來襲的反艦飛彈,這是北約第一次多國海軍編隊同時對抗彈道飛彈與一般反艦飛彈威脅。在10月17日FS17演習最後一天,美國、英國、西班牙、荷蘭、義大利、德國、法國、加拿大等八國海軍的海上編隊進行了大規模聯合作戰演習,這是FS 17的第三次實彈演習;在這次實彈演習情境中,參演的美國空軍F-16戰機發射超音速靶機模擬飛彈攻擊,荷蘭參演的七省級飛彈巡防艦特龍普號(HNLMS Tromp F803)發射一枚標準SM-2與一枚ESSM防空飛彈對抗超音速靶機。總計FS 17的三次實彈演習中,四艘艦艇成功發射11枚各型防空、反彈道飛彈進行接戰。FS 17締造多項第一:首先,是北約各國第一次依照智慧防禦概念(smart defense concept)進行的海上聯合作戰演習,也是第一次依照北約IAMD情境進行的聯合實彈演習,參演的多國艦艇編隊需同時進行反彈道飛彈與一般艦隊防空任務;其次,多國聯合編隊執行反彈道飛彈作戰任務的同時,在未被事先通知的情況下同時遭受反艦飛彈攻擊,以驗證北約聯合海上特遣編隊進行高端作戰的能力。美國海軍參與FS 17的艦艇包括前述米契爾號、唐納德.庫克號以及邱吉爾號(USS Winston S. Churchill DDG-81)等三艘柏克級飛彈驅逐艦,以及路易斯.克拉克級(Louis and Clark)乾貨彈藥補給艦米德格.愛文斯號(USNS Medger Evers,T-AKE 13)。

SM-3 Block 2A發射升空的畫面。

在2018年1月31日,夏威夷考艾島的PMRF彈道飛彈靶場的 神盾陸基飛彈防禦系統測試設施(Aegis Ashore Missile Defense Test Complex,AAMDTC)(此時神盾系統版本為Baseline 9.B2) 試射一枚SM-3 Block 2A但沒有成功。由於朝鮮頻頻試射彈道飛彈挑釁而使周邊局勢持續緊張,尤其是2018年1月13日 夏威夷緊急事務管理局(Hawaii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誤發出彈道飛彈來襲警報造成虛驚 ,美國決定暫時不公布此次試射的細節。 這是七個月內SM-3 Block 2A第二次試射失敗,也使SM-3 Block 2A前三次全功能攔截測試的後兩次都以失敗收場。 這是一次「遠隔接戰」(engage on remote)測試, 由美國陸軍戰區飛彈防禦系統(THAAD)的AN/TYP-2雷達 捕獲與追蹤目標,將追蹤資料傳給夏威夷的AAMDTC來發射 SM-3 Block 2A接戰;由於目標資料是由「岸基神盾」以外 的系統提供,造成試射失敗的可能因素變得更複雜。 依照2018年8月上旬飛彈防禦局(MDA)的說法,2018年1月13日的試射,岸基神盾成功且正常地接收到THAAD單位的AN/TPY-1雷達傳來的加密追蹤資料,並據此發射標準SM-3 Block 2A飛彈,因此這部分的測試算是成功完成。

在2018年9月11日晚間,日本海上自衛隊愛宕號(DDG-177)飛彈驅逐艦在位於夏威夷考艾島(Kauai)附近的太平洋飛彈靶場(Pacific Missile Range Facility)進行反彈道飛彈實彈測試,代號Japan Flight Test Mission-05(JFTM-05);在晚間10時37分,該艦依靠自身的雷達與作戰系統,成功探測到從考艾島發射、模擬短程彈道飛彈的簡單分離式靶彈,隨即發射一枚SM-3 Block 1B威脅升級(Threat Upgrade,TU)反彈道飛彈,成功將靶彈擊落。這是日本愛宕級在2010年代升級到神盾Baseline 9/BMD 5.0之後第一次成功的反彈道飛彈實彈攔截紀錄,也是SM-3 Block 1B TU第一次成功的攔截紀錄。

 

 

SM-5/SM-6 ERAM

改用主動雷達尋標器的SM-6增程主動歸向飛彈(ERAM),編號為RIM-174

在1990 年代,美國海軍打算研發一種改採主動雷達導引、具有超越地平線攔截敵方陸攻巡航飛彈的全新標準飛彈,以保障友軍陸上單位的安全,這就是標準五型(SM- 5),結果這個 型號的標準飛彈並未付諸實行,而相關的研究則納入NAD的範圍,這一整個範圍涵蓋了在大氣層內攔截彈道飛彈與巡航飛彈。雖然NAD在2001年底 取消,但是相關的主要需求仍被保留下來。為了填補這項的空缺,同時作為現役SM-2系列的後繼者,美國海軍隨即展開增程主動歸向飛彈(Extended- Range Active Missile,ERAM)計畫。2003年2月10日,美國海軍正式與雷松公司簽約發展ERAM,簽約定案後型號為標準六型(SM-6), 用來取代現有的SM-2 Block3/4防空飛彈,成為新一代美國海軍的長程區域防空/反巡航飛彈系統的主力 。在2004年9月3日,美國海軍與雷松簽署價值4.4億美元、為時7年的系統發展與展示驗證(System Development & Demonstration,SDD)合約,並且正式賦予SM-6禽爪(Talon)的名稱。在2008年2月,SM-6獲得RIM-174的美國軍方正 式編號。

SM -6採用諸多最尖端科技, 主要分為兩個要項:納入主動雷達尋標器、納入聯合接戰能力(CEC)以實現超水平線攻。SM-6揚棄標準系列沿用數十年的半主動雷達導引架構,換裝與 AIM-120C7第三階段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AMRAAM Phase III,簡稱P3I)的主動雷達尋標器 ,並使用改良後的軟體與信號處理器,使其 對抗多軸向飽和攻擊能力大幅增加;雖然如此,透過修改後的軟硬體,SM-6上的主動雷達尋標器仍保留半主動雷達導引模式。而引進CEC,則使SM-6實現 真正的超水平線攻擊能力 ;受限於地球曲率,船艦無法以本身的雷達直接搜索水平面以下的目標,這使得標準二型系列空有一百甚至三百多公里的帳面射程,但只能在目標在高空飛行時才得 以發揮;面對低飛的目標時,這些單純仰賴發射艦的長程防空飛彈,最多只能發揮約四十公里、也就是至水平線附近的有效接戰距離。然而,配合美國協同接戰能力 (CEC)以及主動雷達尋標器 的SM-6,將徹底打破這一層的限制,CEC使得SM-6能接受發射艦以外的 單位(包括水面艦艇、具備X波照明雷達的飛機乃至於衛星)提供的高頻寬資訊傳輸與照射導控,超越水平線攔截在低空飛行的敵方巡航飛彈 。

SM-6納入終端主動雷達尋標器,在彈道最終階段增加了自行鎖 定目標的能力,不需要任何其他載台的照射協助,同時也解除了半主動導引機制在迎戰飽和攻擊時的導引能量限制 ;AIM-120飛彈經過多年改進後,其主動雷達尋標器能提供的信噪比(關係到靈敏度),終於可以趕上相當於艦載照射雷達配合半主動雷達尋標器的水平,使得美國海軍願意在SM-6上引進此種主動尋標器(一般而言,長射程的半主動雷達導引飛彈為了有效接收艦上照射雷達從遠方目標反射的回波,對於尋標器接收天線的靈敏度要求較高,可能要求能有效接收60乃至150公里外雷達回波;而主動雷達導引飛彈只需要接收本身雷達發射機的回波,工作距離可能在20公里以內,使得尋標器天線組件對靈敏度要求相對較低,可以使用較便宜的硬體;然而如果美國海軍仍要保持半主動雷達能力,飛彈尋標器天線的性能就無法妥協)。雖然如此,SM-6仍然保留美國海軍使用數十年的半主動雷達尋標模式,這主要是因為飛彈本身搭載的雷達尋標器功率有限,遇到低雷達截面積目標或者 採用匿蹤技術的反艦飛彈時,可能導致飛彈本身的主動尋標器無法有效鎖定 ,或者遭遇電子干擾時因為信噪比不足(需要提高功率)而無法應付敵方的反制措施,此時功率大得多的艦載照明來源還是比較保險 ;此外,終端主動雷達導引的飛彈只能靠飛彈本身搭載的偵測與導航系統來進行追蹤鎖定,如果敵方使用電子干擾或一些針對雷達的戰術機動,就可能導致飛彈失效 脫鎖(例如早期一些主動導引飛彈會被兩機交叉對飛給迷惑),而半主動尋標機制由功能較強大的艦載射控系統導控,又可有人工介入 來應付敵方可能使用的電子干擾模式,自然比較保險。 推進系統方面,SM-6仍使用與現役SM-2 Block 4相同的MK-72助推器與MK-104雙推力火箭,因此預估最大有效射程也與SM-2 Block 4相仿;而搭配的戰鬥部也可能是與SM-2 Block 3B相同的MK-125 Mod1高爆破片戰鬥部。

此外,SM-6也納入與AIM-120D類似的GPS/INS衛星定位 與慣性導航機制;如同前述,以往SM-2的中途指令導引係由發射載台傳輸目標位置,再由飛彈上的自動駕駛儀對照本身位置,進而計算出航道,而神盾艦則可同 時保持對目標與SM-2本身的監控,因此免除了座標轉換程序以及中間產生的誤差。然而,當飛彈脫離任何指揮載台的雷達或資料鏈傳輸範圍時,就無法進行傳統 式的指令修正;如果結合GPS定位系統,主動提供飛彈的正確位置,便能大幅改善慣性導航系統本身的運作誤差,並減少對載台的仰賴,無論是純粹的慣性導航飛 行,或在載台進行目標指令修正,都可大幅減少飛彈的導航誤差,提高精確度,進而減少進入終端導航階段的搜索工作,避免浪費飛彈的能量,甚至可延緩照明雷達 或飛彈主動雷達尋標器開機照射的時機,壓縮目標的反應時間。

由 前述新特徵可以發現,SM-6 的功能涵蓋當年未能大量服役的SM-2 Block 4系列以及完全被擱置的SM-5。總結以上,SM-6多元的導引與資料傳輸模式賦予其極大的作戰彈性,能利用終端主動歸向模式自行搜索目標,半主動模式配 合CEC則可接受發射艦或其他艦艇、 飛機的射控雷達照明,大幅強化超地平線攻擊能力與電子反反制能力,甚至可接受來自衛星的資料更新。SM-6的攔截彈性也極為廣泛,除了敵方高速戰機、反艦 飛彈、巡航飛彈之外,也能對付低空慢速目標(可能使用半主動雷達模式),如UAV、直昇機、輕型飛機乃至於水面目標等等。 此外,美國海軍前述的SBT海基終端彈道飛彈攔截計畫也開發SM-6的反彈道飛彈能力(反飛彈/防空雙用版,見下文),接替原本NAD負責攔截下墜重返階 段的彈道飛彈的 工作,這使得SM-6系列成為全世界第一種兼具傳統防空攔截與反彈道飛彈的艦載防空飛彈。

雖然看似應用大量嶄新技術,然而SM-6卻是數十年來整個標準飛彈族系中,發展週期最短的一種,這是因為SM-6的主要技術重點──如主動雷達尋標器、 CEC等項目都來自其他 項目的現成技術。從1990年代開始,為了降低成本與加快研發時程,美軍開始大力推動利用現成技術與市面上的商規技術來導入改進武器系統,並且制訂共通的規格、標準用於相關的計畫,這使不同專案之 間寶貴的技術成果能獲得充分利用,將其他專案的技術成果迅速納為己用,避免不必要的重複投資;而這種利用性也能在生產能量與後勤補保方面體現,有效降低各 項研發與生產維持成本,也有助於統一各軍種不同次系統之間的規格。事實上,從早年美國韃靼到標準飛彈,整個漫長的研改過程中,處處能看到這種循序漸進、充 分利用階段性成果的智慧,顯示美國國防產業技術基礎與實力的雄厚,才能做到如此的管理。

SM-6的研發工作於2005年正式展開,2007年進行飛行測試。在2008年6月,美國海軍在新墨西哥白沙實驗場成功進行了SM-6的首度接戰試射,以主動導引模式成功擊落一架BQM-74靶機 。在2009年5月8日,美國成功進行一次SM-6搭配E-2D空中預警機進行的協同接戰(CEC)測試,由一架E -2D透過CEC為一枚從另一個平台發射的SM-6進行導控,成功攔截一枚從陸地上飛來的巡航飛彈靶。

美國國防部原訂在2003至2009預算年度編列8.69億美元,在2009至2013年間生產278枚SM-6;然而在2008年度的預算中,美國海軍 大幅增加了SM-6的採購數量,使採購資金總額增至61.678億美元,並提前於2011年展開實戰部署,至2019財年將購買1200枚SM-6,每枚 飛彈的平均單價 (離陸成本)約430萬美元 。在2013年,美國海軍又將SM-6的採購數量增加600枚,使採購經費增加33億美元(總經費來到100億美元),生產作業持續到2026財年。在 2009年9月,雷松獲得美國海軍9300萬美元的合約,開始SM-6的初期低速量產,並在2010年前完成首批測試用的110枚飛彈。從2010年5月 起,SM-6正式展開海上測試,第一枚量產型於2011年3月交付美國海軍 ,並在2013年5月中旬進入全速量產。為了量產SM-6,雷松在阿拉巴馬州的杭斯洛維爾(Huntsville) 建立了全新的生產設施,該廠房的第一枚量產型SM-6於2012年2月交付美國海軍 。在2013年9月27日,雷松獲得美國國防部第一份SM-6的全速量產合約,生產89枚SM-6,合約價值2.43億美元,生產作業持續到2016年3 月 。在2013年11月27日,美國海軍宣布SM-6達成初始作戰能力(IOC)。 依照2012年度美國海軍採購預算的資料(初期少量生產階段),一枚標準SM-6平均單價約337萬美元。部署初期,SM-6只使用於少數幾艘(約5艘) 擁有最新型神盾Baseline 9系統的艦艇;在2015年1月,美國海軍授權對更多現有的神盾艦艇進行改裝使之能使用SM-6,涵蓋到神盾驅逐艦的神盾Baseline 5.3以及神盾巡洋艦的Baseline 3.A.0,總數達到35艘。依照現有計畫,SM-6將於2016財年完成作戰驗證,2018年完成作戰部署。到2015年初,雷松已經交付160枚SM -6給美國海軍,此批合約還會繼續生產232枚(在2015年4月達到全速量產);此時,標準SM-6的總生產訂單已經累積到1800枚。

SM-6將就此解決原本美國海軍未大量採購SM-2 Block 4以及Block 4A取消後造成的艦隊長程防空空缺,配合大氣層外反彈道飛彈的SM-3以及既有的SM-2 Block 3/4,形成中高層反彈道飛彈、大氣內低層反彈道飛彈、超水平線防空與反巡航飛彈、中/近防空的完整體系。此外,面對朝鮮大量短程彈道飛彈的威脅,韓國早在2000年代就有意採購能在大氣層內攔截戰術彈道飛彈的SM-2 Block 4A;而隨著SM2 Block 4A的取消以及SM-6的發展擴充,使韓國迅速將目標轉向SM-6,因此韓國很可能成為第一個獲得SM-6的國外客戶,配備於新型的KDX-3世宗大王級飛彈驅逐艦上。

美國海軍在2010年代推動聯合通用波形資料鏈(Joint Universal Waveform Link,JUWL),統一標準SM-2/6以及ESSM、ESSM Block 2等各型戰術防空飛彈的資料鏈設施。

約翰.保羅.瓊斯號(USS John Paul Jones DDG-53)在2014年6月進行神盾Baseline 9C

的戰鬥系統船艦認證測試(CSSQT)中發射標準SM-6的畫面。

在2013年8月下旬,美國海軍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錢斯洛維爾號(USS Chancellorsville CG-62)成功進行SM-6服役以後第一次超水平線實戰測試,透過聯合接戰能力(CEC)成功擊落兩架在錢斯洛維爾號地平線以外、模擬巡航飛彈的BQM-74靶機。這是海軍整合射控防空計畫(Naval Integrated Fire Control-Counter Air,NIFC-CA) 第一次海上測試,也是2013年內美國海軍神盾艦艇第二次透過CEC由其他來源的戰術射控資料成功接戰目標。

在2014年6月18到20日,美國海軍第一艘安裝神盾Baseline 9C的柏克級飛彈驅逐艦── 約翰.保羅.瓊斯號(USS John Paul Jones DDG-53)進行了神盾Baseline 9C的戰鬥系統船艦認證測試(Combat Systems Ship Qualifications Trials,CSSQT),地點在加州穆谷角(Point Mugu)的太平洋飛彈測試場(Pacific Missile Range)海域,共接戰六個目標,五次實彈射擊以及測試NIFC-CA,總計發射4枚標準SM-6與1枚標準SM-2防空飛彈;其中,項目NIFC-CA  AS-02A用標準SM-6在一架E-2D預警機提供資料更新,透過NIFC-CA傳輸參數給SM-6,成功攔截位於約翰.保羅.瓊斯號水平線以下的一個目標(使用一架BQM-74靶機模擬巡航飛彈),並刷新美國海軍最遠的艦隊空交戰距離(具體數字未公布, 據說接近SM-6的最大射程)。

在2015年6月中旬,美國海軍成功進行一次SM-6依托NIFC-CA的攔截測試,由陸地發射一枚SM-6藉由NIFC-CA網路提供的目標參數,成功擊落一個模擬中程超音速飛彈的目標。

在2016年3月上旬,雷松公司宣布,在同年1月18日的測試中,約翰.保羅瓊斯號在夏威夷的測試場成功以一枚SM-6飛彈擊中作為靶船的派里級巡防艦里本.詹姆斯號(ex-USS Reuben James FFG-57,該艦在此次演習中沈沒)。雷松宣布在這一輪測試中,SM-6曾成功擊落5個目標,且超水平線接戰距離再度刷新先前2014年6月約翰.保羅瓊斯號自己締造的射程紀錄。

在2016年6月,美國海軍表示,正將F-35戰鬥機的感測器 納入NIFC-CA網路中(F-35透過Link 16資料鏈接收,並由為匿蹤戰機設計的新型低跡訊資料鏈發送),使F-35也能為NIFC-CA提供目標指引與中繼導引資料,其他準備納入的空中平台包括 P-8A海洋巡邏機、MQ-4C海神(Triton)無人飛行載具等(都使用Link-16資料鏈)在2016年9月,美國海軍會在新墨西哥白沙測試場測 試以F-35透過NIFC-CA提供資料,導引SM-6攻擊模擬水面船艦目標的「沙漠船」(USS Desert Ship LLS-1)。為了讓SM-6配合這些感測器性能較低、使用Link-16資料鏈傳輸(而不是E-2D的CEC)的空中載台,神盾Baseline 9的軟體也必須進行若干修改。

在2016年9月29日,美國海軍宣布稍早於9月22日,在加 州穆谷角(Point Mugu)的太平洋飛彈測試場(Pacific Missile Range)成功進行一次由神盾艦發射SM-6、結合NIFC-CA網路進行超水平線攔截的實彈射擊。此次演習中,已經換裝神盾Baseline 9的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普林斯頓號(USS Princeton CG-59)負責發射SM-6,由一個空中平台以雷達追蹤目標,透過NIFC-CA將情資傳給普林斯頓號,成功擊落了這個在普林斯頓號水平線以外的標靶。 此次測試是NIFC-CA連續第十次成功進行超水平線實彈測試的紀錄,攔截距離(未公布)再次刷新同年1月18日約翰.保羅瓊斯號以SM-6實彈射擊的紀 錄。

在2017年1月初,美國國防部宣布批准SM-6外銷,而接下來最可能的潛在客戶是日本、韓國、澳洲等配備神盾艦的亞太地區國家。

 

SM-6 Block 1A:超地平線水面/陸地攻擊能力

SM-6第一種改良型──SM-6 Block 1A擴充導引系統功能,結合全球衛星定位接收裝置(GPS)獲得來自衛星傳輸的目標資料更新,使之能攻擊發射艦水平線以外的海上或陸地目標。 結合超水平線攻擊能力的SM-6,是美國海軍在2015年1月提出的分佈式殺傷(Distributed Lethality)的重要一環。

在2016年2月初,美國國防部長 艾許.卡特(Ash Carter)證實,美國海軍正在開發SM-6的超水平線對海攻擊能力;在這種攻擊模式下(應為高拋物線彈道,結合GPS與NIFC-CA作戰網路等超水平線中繼目標更新手段),飛行速率3.5馬赫的SM-6的最大攻擊距離將達200海里以上 ;而在這種攻擊模式下,SM-6能根據E-2空中預警機的中繼導引,攻擊發射艦水平面以外的水面目標。

SM-6 Block 1A在2017財年進行海上作戰測試評估,2018年開始量產。

SM-6「雙任務版」與「三任務版」

如同前述,美國海軍海上終端彈道飛彈防禦(Sea-Based Terminal ,SBT)計畫的一個重要項目,就是發展SM-6的反彈道飛彈能力,第一個產物是SM-6 Dual「雙 任務版」(dual-mission),兼具艦隊防空與反彈道飛彈能力,也堪稱美國海軍針對中國在2010年代推出的反艦彈道飛彈 (如東風21型)的強力回應。

SBT第一階段的增量一(SBT Increment 1)是SM-6 Dual1,主要改進導引系統的後端處理能力,換裝更快速的處理器以及改進後的軟體,能夠處理並鎖定超高速目標, 應付在大氣層邊緣、與推進器分離、處於下墜重返 階段的彈道飛彈戰鬥部。神盾系統反彈道飛彈能力BMD 5.0的 能力升級(Capability Upgrade,CU)計畫首先引進SBT增量1,配合的神盾系統版本是 神盾Baseline 9C1。

在2015年7月28至7月29日,美國彈道飛彈防禦組織(MDA)在太平洋飛彈測試場(The Pacific Missile Range Facility)首度試射標準SM-6  Dual 1,由約翰.保羅.瓊斯號(USS John Paul Jones DDG-53)神盾驅逐艦擔綱。在這兩天的試射中,位於夏威夷飛彈測試場的考艾島的太平洋飛彈發射場(PMRF)發射各發射一枚分離式短程彈道飛彈靶彈,兩次測試中約翰.保羅. 瓊斯號都成功探測、追蹤目標並發射SM-6將靶彈擊落,首開SM-6攔截彈道飛彈類目標的紀錄。 在2016年12月14日,約翰.保羅瓊斯號在编號飛行測試-27(Flight Test Standard Missile-27,FTM-27)的課目中(在太平洋飛彈測試場),發射兩枚SM-6 Dual 1,成功攔截一枚具有複雜特性(complex,定義包括彈頭會推進器分離、末端不規則機動等)的中程彈道飛彈(MRBM)標靶。這是SM-6第一次實際 攔截中程彈道飛彈靶。在2017年8月30日,約翰.保羅瓊斯號在太平洋飛彈測試場於编號飛行測試-27(Flight Test Standard Missile-27 Event 2,FTM-27 E2)中,以自身SPY-1D相位陣列雷達成功探測到考艾島發射的中程彈道飛彈標靶,並發射一枚SM-6將之擊落, 是SM-6第二次成功攔截中程彈道飛彈靶;這次試射顯然是對前一天(8月29日)朝鮮發射中程彈道飛彈飛越日本北海道上空 、落入西太平洋的回應,展現美日同盟攔截朝鮮彈道飛彈的能力。

在2017年,美國海軍會測試SM-6  Dual 1結合NIFC-CA網路進行作戰。 而進一步發展的SM-6 Dual II(SBT Increment 2)則在2018至2019年測試,結合BMD 5.1。

在2017年10月15日,美國海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麥克.法爾號(USS McFaul DDG-74)在蘇格蘭北部赫伯瑞德測試場(Hebrides Range)成功發射一枚SM-6 Dual 1防空/反彈道飛彈雙用飛彈,代號為標準飛彈控制測試載具(Standard Missile Controlled Test Vehicle,SM CTV-03,是SM-6 Dual 1飛行認證程序的一部份。這次試射當天,北約可畏之盾2017(Formidable Shield 2017,FS17,見前文)演習在赫伯瑞德測試場進行一次聯合實彈射擊,麥克.法爾號試射SM-6並非該演習的一部份,而是利用FS 17演習的機會排入當天赫伯瑞德測試場的飛彈試射流程,提高相關資源的利用率。 值得一提的是,原先麥克.法爾號裝備的反彈道飛彈版本是BMD 4.0,結合SBT增量一(Increment 1)與SM-6 Dual 1之後稱為BMD 4.1; 原本SBT增量一是配合BMD 5.0能力升級(CU),而美國海軍把SBT推廣到BMD 4.0,意味著配備較舊BMD 4.0版的神盾艦 在排定到翻修、換裝神盾Basline 9/BMD 5升級之前,能提前使用SM-6 Dual 1防空/反彈道雙用飛彈。

結合海基終端反彈道飛彈能力(sea-based terminal missile defense)、一般防空與水面攻擊能力的SM-6「三任務」(tri-mission)版本,可望在2018年投入生產。

美國海軍2019財年預算列出的尚未編列預算的 優先項目列表(Unfunded Priorities List)中,包括標準SM-6 Block IB的21吋火箭發動機(2019財年申請1900萬美元的研發預算);此時標準SM-6 Block 1/1A仍沿用SM-2 Block 4的MK-104 Mod 3火箭續航發動機,直徑為13.5吋(343mm),而SM-3 Block 2A反彈道飛彈則啟用新開發的21吋(533mm)火箭續航發動機。因此,SM-6 Block 1B可能就是SM-6 Dual II計劃中的SM-6 Dual II(SBT Increment 2),直接採用SM-3 Block 2A的21吋火箭續航發動機來取代原本MK-104 Mod 3,飛彈的能量、速度與射程可望大幅提高。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代中期俄羅斯、中國先後都發展出高超音速武器(hypersonic weapon),使美國失去了在此一領域的優勢。高超音速武器由彈道飛彈或飛機發射,飛行速率約10馬赫,射程上千公里,在大氣層頂部飛行,因此全程以氣動控制面控制彈道。高超音速武器飛行高度比一般彈道飛彈(中途會離開大氣層)低,使得用來探測彈道飛彈的陸基、海基長程預警雷達難以即時發現,SM-3這種外大氣層中段攔截的反彈道飛彈武器也不適合接戰大氣層內飛行的高超音速武器;但高超音速武器的飛行高度與速度仍大於常規的陸基、艦載長程防空飛彈系統,等於是利用了反彈道飛彈系統與常規防空系統中間的空隙。因此,美國研究為SM-6 Block IB換裝與SM-3 Block 2同級的大型火箭發動機,可能就是為了提高射程、射高與速度,用來對付高超音速武器。

 

結語

標準飛彈雖然早在1960年代後期便進入服役,但由於基本設計可靠,所以後來得以繼續被沿用數十年,並不斷精進與衍生,終於成為一個龐大的家族,忠實捍衛 著美國海軍遠洋艦隊的外圍空域,近年來甚至朝著低高度反彈道飛彈的方向發展,成為美國對抗流氓國家彈道飛彈的第一道防線。此外,美國正在研發的新一代SM -6 ERAM終於捨棄了標準系列沿用數十年的半主動雷達導引模式,擺脫了許多對發射艦艇的先天依賴,技術變革之大使其幾乎可被視為一種全新的飛彈。改採主動雷 達以及向量推力系統後,SM-6 ERAM的多目標、超水平接戰能力以及機動能力均較原有的標準系列大幅增加,綜合性能可與Aster-15/30一較高下。這種標準族系的優秀子孫在未來 將繼續捍衛著美國艦隊,使其免於遭受先進高機動超音速反艦飛彈乃至於巡航飛彈的威脅。或許在艦載雷射武器實用化之前,標準系列都會是美國海軍長程防空的主 力。

 

註:

Nunn- McCurdy修正法案(Nunn-McCurdy Amendment)是美國參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前主席Sam Nunn(D-Ga)和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前主席兼武裝力量委員會成員Rep. Dave McCurdy(D-Okla.)促成的法案(法案名稱即取自兩人的姓氏),在1982年通過,主要是針對美國國防發展計畫進行強迫性的成本控制。

依照Nunn- McCurdy修正法案按中的選擇採購報告(SAR)規定,任何主要防禦採辦計劃(major defense acquisition program)的單位成本如果增幅達到或超過15%,就會構成一次違規。此時,相關的軍種部長就得向國會就此項違規對國會進行說明。如果單位成本增幅達 到25%以上,就必須由美國國防部出面向國會說明;而如果國防部要繼續進行該項計畫,就必須在向國會通報之後的30天內,提供相關的具體證明文件材料,包 括說明這項計劃對於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並且必須證明沒有其他能力相當且成本更低廉的替代方案、證明其成本估計的道理與必要性,以及證明此一項目的管理方式 能有效控制成本。

美國海軍區域彈道飛彈防禦(NAD)計畫,是第一個被美國國防部援引Nunn- McCurdy修正法案來取消的計畫。美國國防部表示,NAD被舉報違規時,單位增長成本增長(acquisition unit cost growth)已經超過57%,平均單位採購成本增長(average unit procurement cost growth)已經超過了65%。美國國防部當時表示,由於NAD測試成績不佳,成本嚴重超支,時間也落後,因此根本不可能為此計畫出面向國會說明,而NAD也因此而遭到終止。

回上頁

附錄:標準飛彈系列之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