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利.柏克級飛彈驅逐艦(Flight 3) 

2016年10月中旬,停泊在巴爾迪摩的柏克級Flight 2A驅逐艦鄧翰號(USS Jason Dunham DDG-104);左前方是

剛舉行成軍典禮的DDG-1000型驅逐艦首艦松華特號(USS Zumwalt DDG-1000),畫面中間有一艘提康德羅加級

飛彈巡洋艦。2008年美國政府取消了DDG-1000型驅逐艦的後續生產計畫,重啟了柏克級飛彈驅逐艦的建造。

第一艘柏克Flight 2A重啟型約翰.芬恩號(USS  John Finn DDG-113)的首個大型分段在HII廠組裝的畫面。

(上與下)約翰.芬恩號(USS  John Finn DDG-113)在2015年3月28日在HII廠的浮動船塢下水。

原本美國海軍在2002年訂購的11艘柏克Flight 2A(DDG-102~112)被認為是本級艦的最後一批,但2008年

DDG-1000陸攻驅逐艦的產量大減為三艘之後,美國海軍隨即重新開啟柏克級的生產線,作為較經濟的替代方案。

試航中的約翰.芬恩號

(上與下)2016年11月中旬裝載入乾塢準備下水的Paul Ignatius(DDG-117),

是第二艘柏克Flight 2A技術增進型(Technology Insertion)。

柏克級Flight 2A新技術插入型(Technology Insertion)的德爾伯特.布萊克號(USS Delbert D. Black DDG-119)

在2017年9月8日在英格斯造船廠以裝入浮動乾塢準備下水的畫面。

2012年10月出現的柏克Flight 3想像圖,外觀主要變更在於以AMDR主動相位陣列雷達取代原本的SPY-1D,

並在主桅杆頂加裝一具AN/SPQ-9B追蹤雷達,兩套雷達由單一的RSC雷達組件控制裝置來管制。

目前至少前12艘柏克Flight 3屬於這種簡化雷達構型(以SPQ-9B代替原本規劃的AMDR-X X波段相位陣列

雷達),而後續的柏克Flight 3則可能使用完整的AMDR雷達構型。

2015年版的柏克Flight 3想像圖。

──by captain Picard

 


(1)   (2)   (3)   (4)   (5)  

DDG-1000取消後的發展

在2008年7月底,美國眾議院海上力量小組委員會確認取消DDG-1000陸攻驅逐艦後續生產計畫 ,只造兩艘,而美國海軍也在聽證會中提出若干較為經濟的替代方案,包括增購八至九艘柏克Flight 2A,以及研究柏克級的改良等等。

在 此階段,美國海軍研究的柏克級改良計畫,包括設法容納更多垂直發射管、武器彈藥、換裝新型整合電力推進系統等等, 甚至是在艦首加裝一門AGS 155mm先進陸攻艦砲或者換裝為DDG-1000開發的新雷達科技等;在這些較大幅度的改良方案中,柏克級的艦體可能會加長至少12英尺、至多56英尺 (約3.66至17m)。如果在柏克級的艦首加裝AGS艦砲,就會佔據前部所有可用於安裝武器的空間,原本柏克級艦首的MK-45 五吋艦砲與四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器都得移除,載彈量則粗估為120發(DDG-1000艦首裝有兩門AGS艦砲,備彈總量600發);不過在 2008年7月31日美國海軍提交眾議院海上力量小組的報告中,並未包含在柏克級上加裝AGS艦砲的需求 ,因為使用彈性頗佳的戰術型戰斧巡航飛彈已經使AGS的必要性大幅降低。而如果美國海軍想在改良型柏克級上納入DDG-1000的整合雙頻主動相位陣列雷 達技術,勢必得增加艦體的尺寸規模,或者減少船艦的武器裝載量;另外還有一種考慮的方案就是建造一種專門的雷達艦艇,把所有的可用容積用來承載與DDG- 1000相同、裝有雙頻相位陣列雷達系統的整合式上層結構,艦上不搭載任何武裝,專門進行遠程偵測監控,並引導友軍的水面艦艇進行對地或防空作戰。 除了前述各種改良構思之外外,眾議院也十分重視降低柏克級的每年運作成本,其中最重要的項目就是減少人力需求以及燃料消耗。早在2005年,眾議院海上力 量小組就要求美國海軍在未來將柏克級的編制人數從300多人減少至200人左右,該年度美國海軍平均每艘柏克級的年度操作開支為2500萬美元,其中人事 成本就佔了1300萬美元,是開支成本裡的最大宗;因此,未來美國海軍勢將陸續在柏克級上採用自動化程度更高的作戰與平台管理科技,以降低所需的編制人 數。

美國海軍在2008年7月31日的聽證會報告中估計,如果此時增購兩艘新的柏克級,將耗資35億美元,不過眾議院議員──包括海上力量小組委員會主席吉恩.泰勒(Gene Taylor)──希望能透過新的科技與系列化生產程序,來降低新造柏克級的成本。不過在7月31日的聽證會中,美國眾議院並沒有馬上確定替代DDG-1000的方案──如果現在就 立刻增購柏克級,其規格將與最後一艘柏克Flight 2A(DDG-112)無異,並沒有任何眾議院希望的前瞻科技,也無法相容於未來更新、接戰距離更遠的長程反彈道飛彈系統;如果要美國國會同意進一步購買柏克級,也必須是經過改良的型號 。

至2008年8月,包括美國海軍發言人克雷.道斯(Lt. Clay Doss)以及美國眾議院國防經費委員會(House Appropriations Subcommittee on Defense)發言人,都公開表示建議增購八艘改良型柏克級作為因應DDG-1000大幅減產的替代方案 。根據2009年4月6日新任美國國防部長蓋茨(Robert Gates)提交的國防預算報告,DDG-1000最多只會建造三艘,並全部由通用BIW廠承造,而減產DDG-1000帶來的空缺則由增購伯克級Flight 2A來彌補。 為了彌補諾格Ingalls廠退出承造DDG-1000行列的損失,美國海軍打算將首批增購柏克級Flight 2A的訂單交給諾格。

由於財政情況嚴峻,美國海軍從2009年開始研究較為廉價的新一代防空主戰艦艇方案來替代昂貴的CG(X)未來巡洋艦計畫。在2010年2月,美國海軍正 式取消CG(X),同時也確定以柏克Flight 2A為基礎,開發出提升性能的防空/反彈道飛彈艦艇,稱為柏克Flight 3。事實上在CG(X)的早期分析方案中,美國海軍也曾探討以柏克級的設計進一步改良的可能,但由於其電力、容積、載重餘裕已經所剩無幾,難以容納未來反 彈道飛彈/偵測匿蹤目標所需的高功率大孔徑相位陣列雷達以及大型反彈道飛彈。

依照美國海軍在2010年提交的2011財年版長期造艦計畫,首先在2011財年到2016財年開工建造10艘小幅改良的柏克Flight 2A(DDG-113~122),隨後在2016到2041財年開工建造43艘配備AMDR相位陣列雷達(在2014年10月24日正式被賦予AN/SPY-6的型號)的新型柏克級;依照這份計畫,2016到2031財年先訂購22艘柏克Flight 3,然後在2032至2041財年訂購21艘使用更先進技術的DDG(X)來取代最早批次的柏克Flight 1。

 

複合機械/電力推進研究

在2000年代末期,美國海軍曾針對柏克級進行混合機械/電力推進架構的技術展示研究項目,在高速的情況下仍以傳動系統直接驅動推進器,低速航行時就改用 艦上 的燃氣渦輪發電機來驅動另一套推進電機來帶動螺旋槳,如此能減少低速航行時的油耗與噪音,目標是降低約10%的燃油消耗。LM-2500這樣的簡單循環燃 氣渦輪在低速狀態的油耗並不經濟,如果在低速航行時能關閉LM-2500燃氣渦輪、單靠艦上電網帶動電機推進,可節省可觀的油料。

在2009年6月,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NAVSEA)與通用動機(General Automics)和美國DRS公司 (2008年被義大利機械金融集團(Fincantieri)購併)位於密爾瓦基的部門簽約,進行機電混合推進系統的概念研究,合約價值3200萬美元,通用動機負責系統整合。此計畫係以柏克級既有傳動系統中的主減速器(MRG)的套筒軸為基礎,併聯一組由義大利機械金融集團(Fincantieri)旗下的DRS Technologies公司開發的1.5MW級(約2000馬力)永磁推進電機(永磁電機與搭配的轉換器都由DRS公司動力和控制技術部門研製),電力由艦上的電網提供 。在一般非作戰的航行狀態下,柏克級保持開啟的兩部3MW級燃氣渦輪發電機(SSGTG)的實際負載只有一半以下(通常用電只須2.6MW),有充足的電能供應電力推進。如果單純以 燃氣渦輪發電機帶動永磁推進電機推進(總輸出功率約3MW,4000馬力),最大航速可13節,需要更高速度航行時則切換回LM-2500燃氣渦輪直接驅動(依照當時美國海軍估計,柏克級超過一半的航行時數中,航速不超過11節) 。此計畫在2011年4月在位於費城的海軍陸上工程站進行陸地測試,2012年在一艘柏克級Flight 2A飛彈驅逐艦特魯克頓號(USS Truxtun DDG-103)上進行測試。 測試顯示如果柏克級一半的航程都用電力推進,每次加油間隔就可以延長2.5天。使用複合電力推進能降低柏克級的油耗達16%,每年節省250萬美元(以每桶燃油112.14美元計算)。 

除了為美國海軍的研究之外,DRS公司在2014年3月中旬獲得韓國新一代FFX-2巡防艦的複合機械/電力推進系統的研製工作,也包括一套與傳動系統減速器併聯的永磁推進電機。

原本美國海軍打算柏克 級從Flight 2A技術插入型(DDG-116或117起)開始,就會裝備這類混合電力推進系統(HEP EDS),並在2012年與L3公司簽署發展與供應合約(柏克Flight 3並未納入計畫)。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Naval Sea Systems Command,NAVSEA)在2015年9月下旬表示,2016財年第四季就會在柏克級上安裝L3提供的預量產型的混合電力系統,測試艦仍是特魯克頓號。依照美國海軍的2017財年預算,美國海軍打算編列3.5625億美元來進行柏克級的混合電力推進項目(Hybrid Electric Drive,HED),總共為34艘柏克級飛彈驅逐艦安裝混合電力系統。然而,美國海軍在2018財年預算中為HED項目編列630萬美元在特魯克頓號安裝HED之後(此前已經花費5200萬美元),從2019財年起就不再編列任何預算;美國國防部表示,依照美國國防計畫優先順序,接下來未來採購計畫(Future Years Defense Program)不會再為特魯克頓號以外的柏克級驅逐艦安裝HED,唯一安裝HED的特魯克頓號會持續進行測試,作為評估未來可能進一步發展的依據。

依照前美國海軍軍官表示,特魯克頓號展開混合電力操作測試之後,開始發現一些問題。如同前述,理論上柏克級在非作戰的航行狀態下,艦上電網足以負擔推進電機的用電;然而一旦使用十分耗電的相位陣列雷達,再同時啟用電力推進模式,就會使艦上發電能力趨於飽和(平時艦上兩部燃氣渦輪發電機運轉、一部待機)。此外,美國海軍也發現,以燃氣渦輪發電機驅動低速的推進電機,燃油效率並不理想。總之,如果真要引進混合電力系統並且滿足實務上的運轉與作戰需求,柏克級全艦的發電總功率有必要提升,發電機形式與電力分配等也需要有更周延的工程配套;而HED只是在柏克級現有的電網架構之下插入額外的推進用電負載,顯然不能達到理想的效能。

退休美國海軍潛艦軍官、戰略與算分析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專家布萊恩.克拉克(Bryan Clark)表示,前述這些問題或許都可以在工程上解決;但美國海軍現階段資源集中在充實艦隊數量與作戰能力,相形之下引進混合電力系統改善燃油效率屬於科研性質的課題,優先性不高。

除了複合電力推進之外,美國海軍考慮用來節省LM-2500燃氣渦輪油耗的另一個手段,就是以數位燃料控制系統( Digital Fuel Control,DFC)取代舊型的液壓控制系統,改進燃料使用效率,不過效果不如複合電力推進顯著。 

 

後續型伯克Flight 2A(DDG-113~122)

在2009年12月,美國海軍授予諾格集團一紙1.71億美元的固定價格先期採購合約 (Long-lead materials contracted), 準備重啟伯克級的建造工作;這筆先期合約用於建造第63艘伯克級(DDG-113),項目包括先期備料及燃氣渦輪主機、燃氣渦輪發電機組、螺旋槳 、空調維生系統等主要設備,至於船艦本身的建造合約則預定在2010年頒給諾格集團的Ingalls廠。 同樣2009年,美國海軍分別與洛馬集團海事系統、諾格集團和雷松整合防衛系統簽署合約(價值都約為1000萬美元),研究第三批次柏克級所需的新型防空雷達系統。 在2010年4月,美國海軍與諾格簽署DDG-114的先期採購合約;而在稍早的2010年2月,美國海軍與通用集團簽署DDG-115的先期採購合約。

在2011 年6月15日,美國海軍正式與Ingalls廠簽署DDG-113的固定價格建造合約,價值約7.835億美元。 在2011年3月,Ingalls船廠與New Port News船廠被從諾格集團分割出來,成為杭廷頓.英格斯工業集團(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HII)。在2011年9月27日,美國海軍與HII簽署DDG-114的固定價格建造合約,價值6.976億美元;同日,也與 BIW簽署DDG-115的固定價格建造合約以及DDG-116的選擇權,其中DDG-115價值6.796億美元,DDG-116則為6.65億美元。 在2012年9月上旬,首艘重啟型柏克級約翰.芬恩號(USS John Finn DDG-113)在HII開始切割第一塊鋼板,2016年度12月7日交付,2017年7月15日服役;而DDG-114則在2013年9月12日開工 (此時已經切割了100噸所需的鋼板船材)。

柏克Flight 2A重啟型(DDG~113~115)

依照美國海軍的計畫,新造柏克Flight 2A逐次採用先進技術。在2010至2011財年編列的三艘新柏克(DDG-113~115) 屬於重啟型(Restart),仍沿用Flight 2A的艦體與輪機規格,相關作戰系統的軟體則更換為最新版本,神盾系統為Baseline 9C1(涵蓋DDG-113~118),BMD能力為5.0版,換裝的AN/SQQ-89A(V)15 水下戰鬥系統,搭配新開發的AN/SQR-20(後改稱TB-37U)整合多功能拖曳陣列聲納系統(MFTA,但直到DDG-118才會開始實際裝上拖曳 陣列,之前各艦日後才會追加),並使用開放架構計算環境(Open Architecture Computing Environment,OACN)系統,艦砲射控系統、通信傳輸等都予以升級,調整MK-41垂直發射器以適應BMD 5.0反彈道飛彈能力(搭配SM-3 Block 2反彈道飛彈)與神盾Baseline 9。為了配合這些修改,伯克Flight 2A重啟型艙室配置都有所調整,並小幅修改艦上若干設施,例如取消艦首左側船錨(只保留艦首正面的船錨),改良MK-41垂直發射器的熱氣/通風與空調系 統(Heating, Ventilation and Air Conditioning,HVAC),直昇機庫上方安裝新型的滑降斜率指示器(Glide Slope Indicator)來改善直昇機起降作業的效率與安全性。

柏克Flight 2A技術插入型(TI)(DDG~116~124)

在2012財年開始規劃的柏克Flight 2A技術插入型(Technology Insertion,TI)柏克Flight 2A (DDG-116起)則開始採用若干 新技術,這些技術源於DDG-1000驅逐艦,並且是之後柏克Flight 3的硬體基礎,包括全新的供電系統、發電機、低速用電力推進系統等。柏克Flight 2A技術插入型是進入柏克Flight 3之前的過渡型號,原本美國海軍規劃建造七艘(DDG-116~122),但隨後由於柏克Flight 3的進度延後,因此直到DDG-124都是柏克Flight 2A技術插入型的規格。

相較於原本的柏克Flight 2A,重啟型與技術插入型柏克Flight 2A的變更幅度尚不算太大,因此艦體重心上升餘裕還有在0.4到0.5英尺之間,重量成長餘裕在9%到10%之間,電力餘裕在26~29%之間,冷卻餘裕在14~17%之間。

DDG- 116開始首先裝置的新設備包括:名為加固海基網路事業服務(Consolidated Afloat Network Enterprise Services,CANES)的整合開放式網路環境,將艦上原本各種獨立的網路運算環境/應用系統整合為單一的網路架構,以簡化系統架構、改進系統效率 與安全性、降低整體成本等,而先前建造的伯克級則會配合大修期程陸續安裝CANES;改良的感測導航系統介面(Navigation Sensor System Interface,NAVSSI),可能為NAVSSI Block 4.2.2或Block 4.2.3。在2015年7月初,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NAVSEA)與L3通信海事簽署760萬美元的合約,為一艘柏克Flight 2A技術插入型(可能是DDG-116或117)提供兩套混合電力推進系統(HEP EDS),2016年7月交付。

從DDG-117起的伯克級開始配備AN/SLQ-32 Block 2電子戰系統,以及由加拿大Kundsen公司生產的Kundsen 320型水下回聲探測器(Fathometer),用於測量淺水域(河道、近岸航道等)的情況以改善安全,其發射/接收單元整合在艦首聲納罩內,艦橋與戰 情室都有設置顯控台;無線電發送室增加全球寬頻服務(Global Broadcast Services,GBS)的相關設備,能利用Ka波段UFO通信衛星、Ku波段商用衛星以及Ka/X波段WGS衛星的寬頻連線來接收影像/視頻情資;加 裝2009至2010測試完成的改良型生化點偵測系統-期替換系統(Improved (Chemical Agent) Point Detection System-Life Cycle Replacement,IPDS-LR)來取代舊的IPDS系統,整合兩組偵測單元(DU)、兩組設置於艦橋兩側的外部空氣取樣單元(EASU)與一組 設在艦橋的遠端顯示單元;此外,加裝新的人員落水指示器(Man Overboard Indicators,MOBI,先前已經優先配屬於美國航空母艦上),由安裝在船艦桅杆上的測向接收器、在人員救生衣上能自動或手動啟動的落水警報發報 器組成,一旦人員落水就能自動回傳落水人員的位置以及所屬部門,能有效改進搜救效率。DDG-117起進行的艦體設施變更包括:取消船艛前方底部的集體防 護系統(Collective Protection System,CPS)的風扇室,燃氣渦輪進氣口語煙囪側面的通風百葉窗改用不鏽鋼製造來增加結構耐久性,換裝全電力驅動的迴轉臂吊艇柱(SLAD),並 在第一輔機艙設置對稱進水系統(cross floading),在艦體進水時保持艦體平衡。

從DDG-118起的伯克級開始加裝AN/SPQ-9B X波段追蹤雷達來取代原本的AN/SPS-67C平面搜索雷達,不過在換裝AMDR雙波段(X/S頻)雷達系統的伯克Flight 3之前,SPQ-9B仍使用專屬的雷達後端;改進SQQ-89A(V)15反潛作業系統,首度加裝AN/SQR-20(TB-37U)拖曳陣列聲納、新的 聲納浮標信號接收機來替換ARR-75、更新聲納室冷卻系統等,而原本用來與LAMPS-3反潛直昇機溝通的AN/SRQ-4資料鏈(直昇機上的終端為 AN/AQR-44,合稱為Hawk Link)也予以升級,從原本僅限於與LAMPS-3改為能與海軍各種空中平台進行傳輸,包括MH-60R反潛直昇機(其通信終端為AN/ARQ- 59)、MQ-8B火斥候(Fire Scout)無人直昇機、P-3/P-A反潛機等,而新版SRQ-4稱為Hawk Link通用資料鏈(Comon Data Link,CDL)。此外,CEC聯合接戰能力系統使用新開發的通用陣列組件(Common Array Block,CAB),採用第三代氮化鎵(GaN)製作的主動相位陣列天線作為收/發硬體。其他項目包括將現有Mk-XII識別作業標準的UPX-29 (V) AIMS敵我識別系統升級到新的Mk-XIIA標準,解決原本Mk-XII波形在效率與安全性上的一些問題。DDG-118也繼續調整MK-41垂直發射 器以適應未來的需求(如 之後BMD 5.1反彈道飛彈能力以及SM-6/SM-6  Incremental 1防空飛彈等),並以全艦訓練能力系統(Total Ship Trainning Capibility,TSTC)來取代原有的戰鬥部隊戰術訓練裝置(BFTT)。

DDG-119開始,神盾系統升級為Baseline 9C2,配合的BMD版本也升級為5.1;船艦硬體方面最主要的改進包括引進電力裝備液冷系統(Electronic Equipment Fluid Coolers,EEFCs),取代原本各裝備附屬的舊型冷卻裝置,減輕了相當的體積重量,例如原本的聲納裝備冷卻裝置(Sonar Equipment Cooling Skid)和指揮與顯示冷卻裝置(Control and Display (C&D) Cooling Skid)就被取消;這些騰出來的空間,隨後就被用在柏克Flight 3上裝置新的4160交流電輸配電系統的相關裝備。

從DDG-121起,開始納入整合動力節點中心(Integrated Power Node Center,IP-NC),新設置的八個IP-NC會取代原本柏克級艦上各種400Hz的電力設施,移除了原本的單一大型變壓器、超過100件支援設備以及大量冗餘電纜;而這些騰出的空間主要是為了日後安裝柏克Flight 3的電力轉換模組(Power Conversion Modules,PCM)。此外,DDG-121開始引進技術插入16(Technology Insertion,TI 16)計算機硬體套件,這是接下來裝備AMDR相位陣列雷達的柏克Flight 3(ACB 20)的硬體架構。

依照2014財年的計畫,總計10艘柏克Flight 2A重啟生產與技術插入型(DDG-113~122)在2013至2017財年分別編列建造合約,除了2014財年建造1艘之外,其餘財年都建造2艘 ;爾後美國海軍爭取到2014財年再增購一艘柏克Flight 2A,使得柏克Flight 2A後續型的總數增為11艘(DDG-113~123)。依照美國海軍估計,10艘柏克Flight 2A後續型將花費175億美元,平均每艘17.5億美元,其中前三艘(DDG-113~115)需要58億美元,平均每艘的Flight 2A億美元。相較於先前建造的最後三艘柏克Flight 2A(DDG-110~112)總價約40億美元(平均每艘13.33億美元),10艘後續型柏克Flight 2A造價增加不少,因素包括原物料通貨膨脹,先前DDG-112完工到DDG-113開工(2011年7月)有四年空窗期,船廠需要花錢重新恢復產能(包 括重新建置設備以及訓練人力、重新組織次承包商等),以及DD-113到DDG-116都是分為個別年度編列,而早先的24艘柏克Flight 2A(DDG-89~112)都是透過複數年份採購合約(multi-year procurement,MYP)成批訂購,單位成本較為經濟。在新批次的柏克Flight 2A建造工作中,承包的BIW與HII都引進新的生產程序與技術,以提高建造效率與安全性。

隨著聯邦政府在2013年3月1日正式啟動預算封存(sequestration)來刪減開支(從2013至2022財年,每年刪減1100億美元聯邦開支), 恐將立即影響2014年度柏克級的採購計畫。

在2000年代後期,美國海軍將松華特級驅逐艦產量減至三艘並將這一型艦的所有建造工作集中在BIW,然後重啟柏克級生產計畫,這些生產調整使得BIW廠進行重啟型柏克級的進度較為落後(BIW人力也遠比Ingalls少,在2018年時,BIW約有5500名人員,Ingalls則有11500人),加上BIW勞資揪紛等因素使問題惡化;在2016年,美國海軍與BIW達成調整工作進度的協議,使BIW廠能以較佳的效率進行松華特級以及柏克級系列的建造工作。由BIW負責的柏克級Flight 2A技術增進型USS Paul Ignatius(DDG-117)交付時間延後到2018年10月,比原計畫延遲約9個月;在2018年5月14日,BIW舉行了丹尼爾.井上號(USS Daniel Inouye DDG-118)的安放龍骨儀式,比原訂期程落後超過一年,預估2020年4月的交付日期比2015財年編列時落後18個月。

 

柏克Flight 3

Raytheon集團在2011年公布的柏克Flight 3安裝AMDR雷達系統想像圖,屬於

完整雷達構型。原本SPY-1D相位陣列雷達的位置被AMDR-S相位陣列雷達取代

,而艦橋頂部的塔狀結構又安裝AN/SPY-3 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的天線(數量為三具)。

注意原本的SPG-62照射器仍在,意味AMDR-X並未分擔飛彈照射的工作 。

採用完整雷達構型伯克Flight 3的模型,艦橋頂部設置一套AN/SPY-3 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系統

(三面天線);注意原本的SPG-62照射器都未移除,顯然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的工作部不包括

飛彈的火控照射。此模型使用DDG-123的舷號 (當時預估的柏克Flight 3首艦),但美國海軍

決定從2016財年起訂購的前12艘伯克Flight 3使用簡化的雷達構型,只使用AMDR-S相位陣列雷達,

搭配一個輕型的AN/SPQ-9B X波段追蹤雷達天線。

2012年10月出現的柏克Flight 3想像圖 ,屬於雷達簡化構型,相較於原本柏克級,只以

AMDR-S相位陣列雷達取代SPY-1,而不使用AMDR-X 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

,在主桅杆頂上增加一具AN/SPQ-9B追蹤雷達來作為AMDR雙波段雷達的X波段部位。

2015年海上-空中-太空展(Sea-Air-Space 2015)中雷松集團展出的柏克Flight 3模型,注意

AN/SPY-6 AMDR相位陣列雷達的天線仍為八角造型。船艛兩側的天線是AN/SLQ-32

SEWIP Block 3電戰系統的主動電子掃描陣列天線。

 

概念研究

如 同前述,美國海軍在2009年展開替代CG(X)的方案,核心項目稱為驅逐艦雷達/艦體研究 (Radar/Hull Study),研究方向包括以柏克級以及DDG-1000為艦體,搭配不同的 雙波段(S/X頻)雷達組合及防空戰系。其中 ,S波段相位陣列雷達為了遷就柏克級的載台,只能使用直徑11英尺(3.66m,與現有SPY-1D(V)相同)以及14英尺(4.27m,柏克級在不大 改船型之下能容納的極限) 兩種版本的天線,使用的型號包括較早開發的廣域搜索雷達(Volume Search Radar,VSR)的改良型,以及新開發的AMDR-S;而X波段雷達則有DDG-1000與福特級航空母艦使用的AN/SPY-3相位陣列雷達(使用 三面固定式陣列天線)以及輕型的AN/SPQ-9B追蹤雷達兩種。AMDR原本是CG(X)飛彈巡洋艦的雷達系統,CG(X)使用的AMDR-S天線直徑 版本是22英尺 (6.7m)。如果採用與原本SPY-1D(V)一樣大的12英尺級天線,AMDR S頻雷達的信噪比高於SPY-1D(V)達11分貝 (12.6倍),依照雷達偵測距離與功率、天線面積與增益的公式,其偵測距離理論上比SPY-1D(V)增加1.88倍。如採用14英尺級天線 (柏克級設計可搭載的極限),總輸出功率可能是10MW級,信噪比可高於原SPY-1D(V)天線達15分貝(約31.6倍 ),理論上偵測距離比SPY-1D(V)提高2.37倍。相較於原本能搭載22英尺級AMDR雷達的CG(X),柏克Flight 3的14英尺級AMDR由於使用距離較低,進行彈道飛彈防禦任務時,只能冒險更貼近敵國海岸來搜索可能升空的彈道飛彈,也因此更容易遭到敵方反擊。

基 於前述裝備,柏克級的衍生型從低端(low end)到高端(high end)有八種,使用S波段雷達包括11英尺與14英尺版本的VSR或AMDR-S,X波段雷達包括AN/SPY-3或SPQ-9B,戰鬥系統為神盾系統 的改良型,垂直發射器數量為96管。柏克級衍生型的較高端版本的S波段雷達為AMDR-S,較低端版本則使用VSR,而裝備VSR的柏克衍生型的戰鬥系統 就以神盾系統為基礎,納入一些DDG-1000驅逐艦使用的共通運算環境(Total Ship Computing Enviroment,TSCE)作戰系統的組件(VSR最初是DDG-1000的長程雷達,在2010年為了節省成本而遭刪除)。而DDG-1000衍 生型也有低端至高端共八種,戰鬥系統係以DDG-1000使用的共通運算環境(Total Ship Computing Enviroment,TSCE)為基礎進行改良,納入區域防空與反彈道飛彈能力(主要透過結合神盾系統的相關模組),垂直發射器管數 為80至96管。DDG-1000衍生型的高/低端版本的TSCE系統能力大致相同,主要差別在於透過調整視覺作業效果(level of effort)的水平以及系統組態等來控制成本。

在 這項研究中,最低端的柏克級使用VSR改良型S波段雷達以及SPQ-9B追蹤雷達,估計每艘採購成本23.1億美元;最高端柏克衍生型配備AMDR-S S波段相位陣列雷達以及AN/SPY-3 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估計每艘採購成本為29.46億美元,兩者每年操作/維持成本估計為6530萬美元。而DDG-1000衍生型的低端(使用VSR與 SPQ-9B)的每艘採購成本為32.03億美元,每年操作/維持成本為6650萬美元;而DDG-1000高端版(使用AMDR-S與SPY-3雷達) 的每艘購置成本為33.67億美元,每年操作/維持成本為6780萬美元。

在這項研究中,美國海軍認為載台較新的DDG-1000雖然購置成本貴得多(無論高端或低端版本都超過美國海軍標準),但由於人力編制較少(僅140人),並使用整合電力推進系統,服役生涯的 整體操作成本(含人事成本和燃料成本等)理論上較柏克級節約,不過DDG-1000在增加防空/反彈道飛彈防禦系統之後的的燃油消耗 會增加;整體而言,如考量購置以及整體的壽期操作與維持成本,DDG-1000與柏克修改版的差異不 大。評估中的高端版柏克衍生型的滿載排水量估計為9865長噸,而DDG-1000衍生方案的高端版則為15300長噸。而在電力供應方面,柏克級勢必需要再額外增加發電功率才能滿足基本需求 ,例如研究中的柏克級修改型總發電量需要增加到將近10MW(負載8700KW,餘裕為1174KW,而原本柏克Flight 2A的總發電量是7.5~9MW),而DDG-1000整合推進系統已經能輸出約77.5MW的 額定輸出功率(包含推進與電力供應,分配彈性大),不需要任何改動就能支應探討中納入的防空系統組合 ;冷卻能力也是DDG-1000有優勢,其制冷餘度達461噸,遠高於柏克級的284噸。柏克修改型的重量餘裕只剩4.4%,DDG-1000則仍有10%,而柏克修改型的重心允許上生量也只剩0.52英尺,而DDG-1000還有1英尺。考量到整體 作戰能力,由於這項研究也將DDG-1000搭載的S波段雷達尺寸限制在與柏克級相同(實際上DDG-1000能搭載直徑18至21英尺直徑的雷達),因此其防空戰力與衍生型柏克級 差異不大。

小 結以上,雖然理論上DDG-1000載台較為先進,並且擁有更高的排水量、重心、發電與製冷餘裕來因應服役期間的變更,但此時DDG-1000仍在建造, 尚無服役經驗,之後很可能還會發生諸多問題並需要改進,而柏克級的載台設計已經有20年服役經驗 ,具有立即的成本和風險控制優勢;此外,柏克級的神盾作戰系統一開始就是專門針對長距離高密度區域防空為著眼,擁有豐富的操作經驗,相關改良(包含BMD 能力的發展)與除錯都已經非常成熟;而DDG-1000的TSCE在此時是尚未服役的新系統,而且並非針對區域防空/反彈道飛彈任務而發展,需要更多的開 發與整合工作(例如結合神盾系統現有的防空與反彈道飛彈功能),成本與風險比神盾系統大得多。最後,美國選擇了柏克級的高端方案 作為替代CG(X)的新防空艦艇,採用14英尺版本的AMDR-S相位陣列雷達,功率約為SPY-1D的兩倍 。

2010年2月公布的美國海軍2011預算年度造艦計畫中,對於新造的第三批次柏克級(Flight 3)有若干敘述;其沿用類似柏克Flight 2A的艦體載台,基本尺寸船型沒有變化,細部設計可能進行較大幅度的變更,包括重新設計上層結構,並引進更先進的技術,例如應用 部分DDG-1000的階段性成果 (包含整合式桅杆、整合電力推進系統、AGS火砲、MK-57垂直發射系統等)。不過由於應用DDG-1000技術的構想需要更多時間進行整合,而且成本 較高,無法滿足美國海軍對取得新艦、強化反彈道飛彈能力的迫切需要,因此到2011財年的長期造艦計畫時,美國海軍已經決定柏克Flight 3專注於搭載新開發的空中與飛彈防禦雷達(AMDR,另有專文介紹),取代過去的SPY-1D,其餘設計與配置則盡量不要做大幅度的變化。AMDR是一種 由單一雷達控制組件(RSC)控制的雙波段雷達,包括一套S波段的AMDR-S遠程主動相位陣列雷達(具備彈道飛彈偵測能力),以及一套X波段的 AMDRS-X中短程搜索/追蹤 相位陣列雷達系統。柏克Flight 3的飛彈發射器配置與數量將不做變更,仍為MK-41(前部32管、後部64管),火砲也仍為MK-45 Mod4。在2010年3月3日,美國海軍部長予以否認柏克Flight 3將搭載AGS 155mm陸攻艦砲的傳聞。至於應用更新技術、大幅度變更的構想,必須等柏克Flight 3之後更新的設計來實現。

依照美國海軍的估計,柏克Flight 3相較於柏克Flight 2A的變更,相當於1998財年規劃首艘搭載神盾Baseline 7.1系統的柏克Flight 2A(即DDG-91起)的變動。針對於柏克Flight 3,美國海軍在原本的柏克Flight 2A改良型合約之外,另外提出柏克級工程變更提案(Engineering Change Proposal,EPC),包括納入AMDR以及其他柏克Flight 3的相關修改。由於AMDR雷達在2013年中旬才會通過Milestone B審查並進入工程發展(EMD)階段,之後EPC的需求徵詢書(RFP)才會完全底定並發包給民間廠商進行設計。

 

雷達配置的探討

柏克Flight 3最大的難題,在於換裝功能更強大的AMDR相位陣列雷達之後,必須大幅強化供電與冷卻能力;依照美國海軍的估計,為了換裝AMDR雷達(以直徑14英尺 的S波段天線為基準),柏克Flight 3的發電功率需增加66%,冷卻功率更需增加81%。然而,由於柏克級原始設計過於緊湊(依照美國海軍2005年資助的一項造艦研究,柏克級的裝備密度與 複雜性比同時期其他國家驅逐艦高出約50%之多),內部空間也差不多已經被管道、纜線擠滿,如果要在如此有限的空間針對機電與冷卻進修改,不僅設計工作的 複雜度高,過於狹小擁擠的內部空間也會增加造船廠施工(無論建造階段或服役生涯的後勤維修)的困難度,對於工作效率與成本都非常不利。 更不用說安裝分為S波段與X波段的AMDR相位陣列雷達系統,將嚴重挑戰柏克級已經所剩不多的重心上升餘裕,勢必要對上層結構進行相當多的修改才能配合。 由於設計上已經沒有太多餘裕可用,柏克Flight 3任何機電冷卻的修改往往是「牽一髮而動全身」,要連帶變動其他許多既有的設計與配置(包括大幅調整管線或更動艙室),才能騰出相對應的空間與重量來容納 變更設計;例如美國海軍在研究階段為柏克Flight 3規劃的五種冷卻單元構型,結果其中三種需要大幅調整全艦冷卻水系統配置才能安裝,另外兩種則是很難安裝或根本無法安裝。因此,柏克Flight 3面臨的上部過重以及機電、冷卻相關工程修改等問題,幅度遠遠高過2010至2012財年訂購的10艘柏克Flight 2A後續型(DDG-113~122)。

依照2008年美國民間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一份研究報告,假如柏克級換裝由洛馬集團開發的AN/SPY-1E主動相位陣列雷達(以SPY-1雷達的架構為基礎,以主動相位 陣列雷達天線取代原本的被動相位陣列雷達系統),柏克級的上部重量將大幅增加,因為SPY-1E的雷達發射源都在天線陣面上,進而危害艦體穩定性。在 2009年,美國國會一份研究報告也指出,綜合當時業界提出的幾份柏克級換裝雙波段相位陣列雷達的概念草案,由於AMDR雷達系統的功率與天線尺寸增大, 如果原本柏克級的艦體不予以延長,很可能必須犧牲艦首五吋艦砲才裝得下;此外,艦上原有的電力供應也需要強化 來因應AMDR雷達系統,宜再加裝第四座燃氣渦輪發電機以及相關的冷卻與支援設備,而最理想的安裝位置是在機庫結構中,因此艦上的直昇機庫可能必須縮減為 一個來騰出空間。 依照規劃,為了因應AMDR的冷卻需求,柏克Flight 3必須設置尺寸8x6英尺的大型冷卻單元。

如 同前述,AMDR雷達系統包含S波段的AMDR-S相位陣列雷達,以及一套兼具搜索、追蹤、航空管制、搜索潛望鏡等功能的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來作為AMDR-X,而最有可能的候選 者是雷松集團已經開發的AN/SPY-3(用於DDG-1000驅逐艦與福特級航空母艦上) ,使用三面固定式的相位陣列天線。值得注意的是,根據若干柏克Flight 3的構型模型,即便配備AMDR-X之後,仍裝備原有的三座SPG-62照射器:一個可能原因是SPY-3為雷達飛彈提供照明的距離較低,無法滿足神盾艦 長距離防空接戰的要求(神盾艦艇使用的增程型SM-2 Block 4與SM-6的最大有效射程在240km以上)。 另外,在原本神盾系統架構之下,SPG-62只是單純的僕役照射器,MK-99飛彈射控系統根據SPY-1雷達指示的方位直接指揮SPG-62對特定位置 發送照射波,而如果照射功能改由AMDR-X這樣一部真正的X波段雷達來負責,神盾系統的射控機制勢必要做較大幅度的改變。因此,AMDR-X的工作應該 不包括替半主動雷達提供照射支援,仍另以專門的X波段照射器負責。

然而,光是AMDR-S長距離搜索雷達的天線尺寸與重量就比SPY-1D高,功率比SPY-1D高一倍,耗電需求已經相當於原有柏克級冬季操作整體所需電力的一半 ;而如果還要在艦體高處加裝重量與受風面積都不低的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馬上就會把柏克Flight 2A已經緊迫的重心上升餘裕消耗得所剩無幾。

美 國海軍以2009年驅逐艦雷達/艦體研究(Radar/Hull Study)為基礎針對柏克Flight 3進行進一步的研究,把AMDR雷達區分為完整構型(包含S波段與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以及簡化構型(只使用AMDR-S S波段相位陣列雷達,X波段部分改用AN/SPQ-9B追蹤雷達),分別計算對應的供電與電力、冷卻、船隻重心、燃油消耗等;這項研究總共分為四個構型 (AMDR-S雷達都以天線直徑14英尺來計算),其中兩種使用簡化構型AMDR雷達,兩種使用完整構型AMDR,分別如下:

 

基線(Baseline)構型:基於簡化的AMDR雷達構型(包含AMDR-S S波段相位陣列雷達與AN/SPQ-9B X波段追蹤雷達),搭配最低限度的電力/冷卻,電力系統與柏克Flight 2A後期型完全相同,採用三具功率各3MW的燃氣渦輪發電機組(總功率9MW),也繼續沿用舊有的450V AV交流電輸配電系統,冷卻系統則以五部功率300噸級的空調制冷機組取代原本的五部200噸級機組。服役時期餘裕(Service Life Allowance,SLA)方面,發電功率與後期型柏克Flight 2A完全相同的基線構型,剩餘功率只有245KW,允許的耗電成長僅有4.3%,冷卻消耗允許的成長餘裕為22%,燃油消耗量預估為每年102069桶(比柏克Flight 2A增加5.7%)。此種基線構型的滿載排水量預估為9467噸。

構型A:基於簡化的AMDR雷達構型(包含AMDR-S S波段相位陣列雷達與AN/SPQ-9B X波段追蹤雷達),發電機組改為三具功率提升為4MW的燃氣渦輪發電機組(總功率12MW),並改用新的4160V交流輸配電系統(與中壓工業用電相同,松華特級驅逐艦也用此一 系統),空調制冷機組則與基線構型完全相同(300噸五部)。SLA方面,構型A的發電剩餘功率為2145KW,允許耗電成長成長幅度為28.2%,燃油消耗量預估為每年103563桶(比柏克Flight 2A增加7.3%),冷卻消耗允許的成長餘裕為22%,排水量允許成長約7.8%,重心允許上升約0.32英尺,滿載排水量為9558噸。

構型B:採 用完整構型的AMDR雷達(包含AMDR-S相位陣列雷達與AMDR-X 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發電機組與構型A相同(三具4MW級燃氣渦輪發電機組,總功率12MW),4160V交流輸配電系統,空調制冷系統則再增加一部 (共六部)功率300噸的機組。SLA方面,由於發電功率與構型A相同,但改用耗電量大增的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構型B的發電剩餘功率銳減至828KW, 允許電力成長幅度只剩10.9%,燃油消耗量預估為每年109830桶(比柏克Flight 2A增加13.3%),冷卻成長餘裕則由於增加制冷機組而增至29%,滿載排水量增為9714噸(含75噸壓艙物)。

構型C:採用完整構型的AMDR雷達(包含AMDR-S相位陣列雷達與AMDR-X 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因應裝備AMDR-X相位陣列雷達而增加的功率需求,構型C增加一部(共四部)功率4MW的燃氣渦輪發電機組(總功率16MW),4160V交流輸配電系統, 空調制冷機組則與構型B相同(六部300噸機組)。SLA方面,構型C的發電剩餘功率為4628KW,允許電力成長幅度為40.6%,燃油消耗量預估為每年113377桶(比柏克Flight 2A增加17.4%),冷卻成長餘裕為29%,滿載排水量為9794噸(含75噸壓艙物)。

如同前述,美國海軍第一線水面作戰艦艇的SLA標準則是滿載排水量允許增加10%,滿載狀態下重心高度允許上升1英尺,電力消耗與空調負荷都允許成長 20%,艦上人數允許成長10%,艦體主樑承受應力允許成長10%。以此為標準,前述四種柏克Flight 3的構型沒有一種完全符合,尤其是重心允許成長幅度(0.3至0.4英尺左右)只有美國海軍標準的一半甚至不到,主要原因是柏克級Flight 2A的上部重量已經趨於飽和;而這些問題又以裝備完整AMDR雷達的構型更為嚴重。權衡之下,耗電與冷卻需求的成長可藉由強化發電機與制冷機組來改善,相 對容易解決,例如構型C雖同時使用AMDR-S與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 但總發電功率提高為16MW 4160V,則電力餘裕可大幅提高到40%;然而排水量與重心餘裕受限於艦體原始尺寸,則難有成長空間。此外,如果要增加額外的發電機與制冷機組(構型B 增加一部制冷機組,構型C再增加一部發電機組),都需要更改艦內艙室配置來騰出空間安裝,而柏克級過於擁擠的管路與艙室配置則讓修改工作更為耗時。

美國海軍在研究時曾草擬一個改動較為激進的方案,使柏克Flight 3能擁有較為理想的SLA係數,包括將整個前、後上部構造建材從原先鋼質改為輕量的鋁合金或複合材料,擴大艦體尺寸(尤其是舷寬),估計能將重心SLA增 加到0.6至0.68英尺,重量SLA增加到6.5~7%;然而,如此劇烈的改變將大幅增加成本以及風險(改變建材會使艦上應力分佈大幅變化,而且鋁合金 與複合材料的抗損耐火性能都遠不如鋼材),美國海軍並不願意接受。因此,目前柏克Flight 3用來控制上部重量的手段,只有透過刪減、變更部分柏克級原有裝備、小幅調整設計等。

考慮到獲得時程(修改工作包括容納新雷達、增加發電制冷機組等,越多的修改就越花時間需要更多時間),並且避免讓柏克Flight 3剛服役就面臨重量成長餘裕趨近飽和的窘境,美國海軍決定2016財年訂購的前12艘柏克Flight 3採用簡化的AMDR雷達構型,以一套AN/SPQ-9B X波段追蹤雷達的硬體代替AMDR-X相位陣列雷達,與AMDR-S(天線直徑14英尺)由同一個RSC雷達控制組件控制;而後續至少10艘柏克Flight 3(13號艦開始)則會以一種新開發的X頻雷達來取代AN/SPQ-9B,不過目前仍不清楚此種新X波段雷達的功能與定位是否與原先AMDR-X相同。

在2011 年11月,詹氏防務週刊報導Ingalls、BIW等廠商對柏克Flight 3的初步估價數字,比起改良型柏克Flight 2A大幅增加;其中,BIW廠的估算為27億美元,而Ingalls的估計更高達37億美元。兩廠數字上的巨大差異,主要是BIW廠在建造DDG- 1000的過程中已經掌握了4160V輸配電系統的關鍵技術,而Ingalls則需要從頭開發建立。雖然數字大幅暴漲,但考量到通貨膨脹,這樣的數字仍然 在固定價格建造合約的規範內。 然而詹氏防務週刊也報導,如果未來柏克級同時採用AMDR雷達以及全新的全電力推進系統,每艘成本將在30至40億美元之譜,比起繼續建造DDG- 1000松華特級驅逐艦將完全討不到便宜。

依照2013年初美國海軍柏克級驅逐艦建造項目主管Mark Vandroff上校提交給美國海軍水面艦艇委員會(SNA)的報,頭兩艘柏克Flight 3(DDG-123~125)相對於柏克Flight 2A的主要技術 變更包括:

1.雷達:裝備DBR雙波段雷達系統,以S波段AMDR主相位陣列雷達取代原本的AN/SPY-1D,仍維持四陣面的配置,而X波段雷達 則為AN/SPQ-9B。採用AN/SPQ-9B雷達的決定是在2012年6月到7月的R3B研究中做成。

2.作戰系統:反彈道飛彈能力(ACB)以及計算機硬體的技術插入(Technology Insertion,TI)升級,包括ACB 6.0版(結合AMDR S波段相位陣列雷達)與TI 16(DDG-121就開始引進)。

3.電力:仍 維持三部主燃氣渦輪發電機,但是每部機組的功率從原本3MW級增為4MW級,使總功率達12MW,並引進新的4160V交流供電系統 ;平時柏克Flight 3啟用兩部發電機,提供7.5MW以上的總輸出功率(戰鬥狀態的功率負載約5.5MW),另一部處於備援狀態。在2010年2月到2011年1月的批次升 級研究第一年(Flight Upgrade Study , Year 1)階段,柏克Flight 3確定引進4160V交流供電系統,緊接著在2011年2月到2012年5月的批次升級研究第二年(Flight Upgrade Study , Year 2)階段則確認新的4160V交流電系統仍會建築在既有的450V交流電系統上,保留450V主要是相容於許多沿用的既有設備以及岸電設施。整體而言柏克 Flight 3的總發電量提高28.2%,電力餘裕達2145KW(電力成長餘裕28.2%)。

4.空調冷卻:因應SPY-6 AMDR相位陣列雷達的冷卻需求,柏克Flight 3提升制冷能力,從原本五個製冷能力200頓的機組升級為五個製冷300頓的機組(實際上單一制冷機組功率超過325頓 ,冷卻成長餘裕22%,全艦冷卻需求還有200~300噸的成長空間)。強化的空調製冷也有助於改善在熱帶海域(如波斯灣)作業時的運作。

5.艦體結構:因應設置AMDR相位陣列雷達與相關變更帶來的重量成長,柏克Flight 3的設計人員透過加厚艦底等方式來平衡上部增加的重量,使重心高度維持在近似柏克Flight 2A的水平,並加寬艦尾起降甲板區域水線 的船體,擴大內部容積與浮力,將極限排水量從原本的10300噸增加到10700噸;然而,這些變更也小幅改變了柏克Flight 3船型的特性。伯克Flight 3艦底結構加厚的部位是在第58號肋位(Frame 58)位置、第八組燃油艙的內箱型結構(Inner Box Structure)。

6.艙室變更:由 於容納許多新增的設備,擠站了一些原有的艙室(例如AMDR雷達的冷卻系統排擠了若干原有的住艙),艦上需要騰出更多空間,因此在艦體右舷主甲板以上增建 一層封閉的艙室(結構類似DDG-91~96的無人獵雷載具收容艙);由於DDG-91以後以經將RHIB小艇吊架改為上/下堆疊式來節省空間,因此不必 更改設計。柏克Flight 3也需擴編人員,因此更多低階士官兵艙房改為三層舖位來節省空間,當然這相對犧牲了起居舒適性。

7.經過以上變更後,柏克Flight 3標準排水量增為9200噸,滿載排水量增加為9558噸,長510英尺(155.448m),寬66.4英尺(20.239m);燃油消耗率由於發電功率強化、寬度與吃水增加等因素,比柏克Flight 2A增加7.3%,達到每年103563桶。

為了提高日後升級時拆裝設備的便利性,伯克Flight 3艦體預留多處了尺寸約12x8英尺的切割位置,稱為改進計畫外殼切口(Improved Planned Shell Cut,IPSC);艦內的管道與纜線都會避開這些預留切口的船殼部位,使得日後切開艦殼拆裝設備的作業更為方便。目前已知伯克Flight 3在七個位置預留IPSC,包括船艦情報蒐集空間(SSES,一種電子情報蒐集與分析系統)、戰情中心(CIC)、第1/2/3號戰鬥系統設備艙(Combat System Equipment Room No1/No.2/No.3)、聲納控制室(Sonar Control Room,此切口也可通往艦首三個聲納設備艙)、通信中心(Communication Center)等。

依照2015年初美國海軍研究、發展、裝備採購部門助理部長(Assistant Secretary of the Navy Research, Development, and Acquisition,RD&A)向眾議院提交的柏克Flight 3A的工程修改報告,柏克Flight 3滿載排水量增至9709噸,艦體重心高25.96英尺,作戰狀態的總電力負載約5458KW(柏克Flight 2A則約4000KW級),制冷能力1206頓;SLA方面,排水量的壽期成長餘裕為991噸(原始排水量的10.2%)、重心上升的 壽期成長餘裕為0.62英尺,電估率負載的壽期成長餘裕為1904KW(約原始的40%),制冷能力壽期成長餘裕為294頓(約原始的20%);這些SLA數據不僅比先前柏克Flight 3預估的更理想(尤其是重心上升以及電力成長的SLA幾乎增加一倍),甚至還全面優於柏克Flight 2A。

柏克Flight 3的神盾Baseline 9採用開放式系統架構,戰情中心的三平面顯示器作戰通用顯示系統(Common Display System,CDS)具有極佳的任務彈性,能分派來執行不同的任務。為了配合新增的整合防空與彈道飛彈防禦(Integrated Air and Missile Defense,IAMD,結合艦隊防空與反彈道飛彈任務)以及其他任務,柏克Flight 3的戰情中心(CIC)也經過修改,包括增設四個可替換功能的作戰管制官(Alternate Warfare Commande)席位,能執行艦隊IAMD任務 。美國海軍向來在飛彈巡洋艦上設置艦隊防空作戰指揮官(anti air warfare commander)席位,負責管制整個艦隊(如航母戰鬥群)的防空作業;但由於財政緊縮,美國海軍可能無力及時建造取代提康德羅加級的新巡洋艦,可行的備案就是以柏克Flight 3的CIC中增加的四個作戰管制官席,多少能替代一些艦隊防空指揮工作(不過仍不及原本提康德羅加級的能量)。此外,CIC右前方還預留設置兩個控制無人飛行載具(Unmanned Aerial Vehicle,UAV)的顯控台空間,為納入UAV做準備。柏克Flight 3也會配備AN/SLQ-32 SEWIP Block 3電子戰系統,使用主動式電子掃描陣列天線。

前12艘柏克Flight 3的電力與制冷使用餘裕尚可的前述「構型A」,包含三部功率各3.85MW的Rolls Royce MT 5燃氣渦輪發電機組( 使用DDG-1000所採用的Rolls Royce 4500輔助燃氣渦輪,總功率11.5MW)與五部制冷300噸的冷卻機組,發電機組與制冷機組數量都沒有變化,使得功率成長之際又能將設計變更降至最 低。柏克Flight 3使用的新型300噸HES/C空調制冷機組沿用先前松華特級驅逐艦、福特級(Ford class)航空母艦所發展的技術, 採用磁力軸承和永磁機,比以往同功率的機組體積更小、重量更輕且耗電更低,並且使用變速驅動(Variable Speed Drive,VSD)技術。與柏克Flight 2A相較,構型A的排水量SLA與重心SLA都有降低,供電餘裕大致持平,冷卻餘裕則高出一些。4160V輸配電系統已經應用於DDG-1000驅逐艦 上,能使系統運作更為平穩,並減少不必要的能量損耗 ;4160V交流電輸配電系統透過兩套由Leonardo DRS公司提供、衍生自DDG-1000驅逐艦的1.4MW電力轉換模組(Power Conversion Modules,PCM) 轉換為1000V直流電,供AMDR相位陣列雷達陣面使用 ,另外還透過三套功率變壓器(技術沿襲自LHD-8馬金島號兩棲突擊艦)將4160V交流電降壓成為450V交流電,供應艦上許多沿襲自原有柏克級的 450V機電裝備(AMDR的後端系統也是接入450V交流電)。 在停靠基地時,柏克Flight 3仍可相容於美國海軍現有的岸電系統(亦為450V交流),只是在接岸電的情況下無法直接使用AMDR相位陣列雷達,仍必須啟動艦上三部燃氣渦輪發電機中 的一部。 柏克Flight 3用AN/SPY-6(V) AMDR取代AN/SPY-1D相位陣列雷達之後,原本配合AN/SPY-1D後端雷達發射機的冷卻系統就被移除,另外設置一套比較小的冷卻系統,為 MK.99防空飛彈射控系統提供冷卻。損管方面,伯克Flight 3輪機艙滅火系統以海水水霧系統取代原本的海龍(Halon)1301火災抑制系統。

至 於後續的柏克Flight 3,美國海軍仍希望配備完整的AMDR S/X相位陣列雷達構型(電力構型尚未決定),但是對於如何改善重心成長問題,仍沒有兼顧成本與效果的良好方案。在前述構型B、C之中,美國海軍暫時以增 加75長噸壓艙物的方式來抑制重心上升,但這種治標方案會進一步減少重量餘裕,同時降低乾舷高度、增加吃水深度與阻力以及增加結構應力負荷等。最後,美國海軍還是決定增加90長噸的壓艙物,加上艦底結構加厚,使得伯克Flight 3的垂直重心(Verticle Center of Gravity)降低0.1英尺。

在2015年海上-空中-太空展(Sea-Air-Space 2015)中,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NAVSEA)表示,柏克Flight 3與LCS都將配備可攻擊近距離小型水面目標的地獄火飛彈系統,目前正在進行更多的測試,實際安裝於LCS測試的時間將不早於2016年初。

 

建造時程

原訂首批柏克Flight 3在2012至2013財年著手細部設計,在2014年度招標決定主承包商,從2016財年開始建造 ,而首艦預定在2019年下水展開測試,2023年達成初始作戰能力(IOC)。 依照原訂規劃,美國海軍打算從2016至2031財年,陸續編列22艘柏克Flight 3A的預算;其中,美國海軍打算在2016財年編列1艘,2017財年編列2艘。 不過到2013年中以後,美國海軍似乎打算將柏克Flight 3的總數增為33艘。

在2012財年,美國國防部為後續柏克級建造項目申請19.8億美元預算,並獲得眾議院全數通過。而2013財年購買的兩艘柏克Flight 2A的採購預算為30.486億美元(美國海軍估計實際支出是31.494億美元)。在2013年6月3日,美國海軍與杭廷頓.英格斯 (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HII)和通用集團巴斯鋼鐵(General Dynamics Bath Iron Works,BIW)簽署總值約62億美元的複數年份採購合約(multi-year procurement,MYP),建造九艘柏克級 (DDG-117~125)以及附加一艘的選擇權 ,在2013到2017財年執行,此時第一艘柏克Flight 3可能是DDG-123或DDG-124。在此項合約中,HII獲得33億3147萬6001美元的固定價格加激勵合約(Fixed-price- incentive firm target,FPIF),設計並在2013至2017財年建造五艘柏克級;而BIW獲得28億4338萬5450美元的FPIF合約,設計並在2015 至2017財年建造四艘柏克級,並外加一艘的選擇權;以上合約只涵蓋艦體建造,不包括艦上主機、作戰裝備、武器彈藥等高價值設備的政府採購裝備項目 (Government-Furnished Equipment,GFE) 。HII獲得較大的一份合約,是因為其競標提供的報價較低,平均每艘6.66億美元;而BIW的報價平均每艘為7.11億美元。依照這份合約,在2013 財年編列建造的DDG-117與DDG-118分別由HII與BIW建造。

在2012年,美國政府審計組織(GAO)一份報告認為,美國海軍針對擔負反彈道飛彈任務的柏克Flight 3的前期論證研究並不夠紮實;而考慮到投資水平和潛在風險,整個計劃的監督和項目可見度也不盡理想;而且2013財年國防預算中一次性授予9至10艘柏克Flight 2A重啟型以及Flight 3(DDG-117~125/126)的複數年份合約給HII與BIW船廠,使得柏克Flight 3項目受到既有Flight 2A重啟型主導,以船艦上設計與計畫管理的角度也有問題,因為複數年份合約是在產品設計成熟穩定、技術風險合理的情況下才適用,而面臨裝備重大變更的柏克Flight 3似乎不合乎這種條件。基於這樣的結果,GAO提出三點建議:首先,美國海軍必須對未來水面作戰艦艇計劃替代方案進行更深入的分析;第二,改變柏克Flight 3的採購類型,提升到接受國防部更密切監督的ACAT 1D層級;第三,將柏克Flight 3的合約(當時預計從DDG-124起)從2013年簽署的複數年份合約中刪除。這三項建議之中,後來只有第二項被採用,柏克Flight 3被提高到ACAT 1D的監督層級),但仍然屬於原先的複數年份採購合約,而且美國海軍也沒有進一步分析其他的替代方案。

美國政府原本只打算批准在2014財年建造一艘柏克級(DDG-119),並由HII負責;而美國海軍則爭取在2014財年建造第二艘柏克級(DDG- 120),也就是這項合約中給BIW的選擇權。是否在2014財年爭取到第二艘柏克級,將影響首艘柏克Flight 3由何家廠商建造:如果美國海軍只能在2014財年建造一艘柏克,則DDG-120會在隔一個財年的2015財年編列,由HII建造,同樣在2015財年 編列的DDG-121就會由BIW建造,而2016財年編列的DDG-122就會由HII建造,因此2016財年編列的柏克Flight 3首艦(當時是DDG-123)就會輪到BIW建造;如果美國海軍得以在2014財年建造DDG-120,則就會以動用選擇權的方式由BIW廠建造,如此 HII就會得到DDG-121,BIW得到DDG-122,Flight 3首艦DDG-123就由HII建造。在2014年3月14日,美國海上系統司令部(Naval Sea Systems Command)宣布,基於先前的2013到2017財年的複數年份採購合約,授予HII廠一艘柏克級(DDG-119)的合約,並且動用選擇權向BIW 廠增購一艘柏克級(DDG-120),使得這份複數年採購合約訂購的柏克級總數終於來到10艘(HII、BIW各建造五艘) ,而2013到2017財年訂購的數量分別是2013財年3艘、2014財年1艘、2015到2017這三個財年都各2艘。HII負責建造的DDG- 119的固定價格加激勵合約價值6.019億美元,2014財年的修訂合約包含7940萬美元先期備料;而BIW在2014財年獲得的DDG-120的固 定價格加激勵合約價值6.425億美元,2014財年的修訂合約也包括7940萬美元先期備料。 在2015年3月30日,HII獲得建造DDG-121的變更合約,價值6.043億美元,這是基於前述HII在2013年6月獲得的五艘柏克級的複數年 份採購合約。 在2015年內,美國海軍調動了由BIW與HII建造柏克級的舷號序列,這是因為2014年美國海軍決定向BIW增購一艘柏克級(DDG-120),插入 了原本的建造順序; 從DDG-116起,舷號為偶數的由BIW建造,舷號為奇數的柏克級由HII建造。

美國海軍原本希望在2016財年開始執行的ACB 16(Advanced Capability Build)合約中,將AMDR雙波段相位陣列雷達整合入神盾系統,以配合2016財年開始訂購的用於柏克Flight 3;然而由於預算刪減,隨後美國海軍將這項整合工作從ACB 16刪除,可能要等到2020財年展開的ACB 20才能進行。如果美國海軍沒有另外以獨立的合約進行這項工作,則就只能等到ACB 20才能進行AMDR與神盾系統的整合,而第一艘柏克Flight 3排訂在2023年達成初始戰力(IOC),如此只有不到三年的時間進行整合與測試工作,時間非常緊迫。

依照2012年中旬的估計,2016財年編列的DDG-123以及2017財年編列的DDG-124、125會具有柏克Flight 3的技術規格,但還不包括AMDR-S相位陣列雷達。如果要順利整合安裝AMDR-S以及週邊設備,必須等到AMDR的工程修改計畫 (Engineering Change Plane,ECP)完成,而這似乎未反映在2013到2017財年簽署的10艘柏克級(DDG-117~122)複數年建造合同裡。關於AMDR的 ECP何時能完成,牽涉到柏克Flight 3設計當局何時能完全確定必要規格。這對前三艘柏克Flight 3可能會帶來不利影響:如果船廠在開始建造DDG-123~125之前沒有得到AMDR的ECP並進行相關設計變更,就必須等待船艦建成之後再來補裝 AMDR相位陣列雷達並做必要修改,這比建造期間就安裝更為麻煩且昂貴。

依照美國海軍採購辦公室在2015年2月下旬提交眾議院的資料,AMDR的技術已經成熟,且美國海軍也對於AMDR裝上柏克級所需的變更做了充分的設計, 隨時可以向建造柏克級的BIW與HII廠發佈安裝AMDR所需的ECP。第一艘柏克Flight 3排定在2016財年開始建造 (該財年編列的第二艘柏克級,即DDG-124),因此美國海軍應該會儘速下達柏克級Flight 3的ECP給船廠(船廠需根據ECP制訂/調整造艦計畫),為建造工作留下充裕的時間。

在2015 年2月,美國海軍與HII、BIW船廠開始擬定修改設計合約,正式進入Flight 3的細部設計階段,首艘柏克Flight 3預計在2018年切割第一塊鋼板展開建造。由於柏克Flight 3的需求非常清晰明確,船艦每個分段設計的間隔尺寸成為重點。BIW與HII船廠以計算機輔助(CAD)工具對船體進行建模設計,能透過3D模型精確呈現 艦上所有部位的設計細節,包括結構、分段接口、各種電纜與管道佈設等等,便於讓相關工程師發揮空間想像力、正確掌握各項細節並進行必要測試,盡可能地在設 計階段完善設計並確認將來施工的必要細節,避免展開建造工作之後可能發生的返工。美國海軍在產品建模完成50%和90%的兩個時間點審查各個分段設計,各 分段建模完成50%時,船廠就可以開展更詳細的設計工作,整合各關鍵系統的所有數據;而建模完成90%後,細部設計實質上就已經完備,可以進入建造階段。 為了確保各項設計符合規範,美國海軍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在這些關鍵的審查作業中,會對分段設計進行評估並提出意見。

依照2015年3月美國海軍提交眾議院的柏克Flight 3技術資料,柏克Flight 3的細部設計從2014年第三季度展開(2015年2月與船廠簽署修訂合約),2015年7月展開細部設計的預備設計審查,細部設計工作在2017年夏季完成;首艘柏克Flight 3( 當時是DDG-124)在2016年簽署先期採購合約 (納入柏克Flight 3工程修改計畫(ECP)),2017年第三季度開始建造預備工作(包括長期採購等),2018年開始建造工程,2019年開始安裝AMDR相位陣列雷達,2020年第三季度完成與艦上神盾系統 與AMDR相位陣列雷達的整合並開始測試,2021年第三季度交艦,2023財年形成初始作戰能力(IOC)。

在2015年4月上旬,美國海軍對眾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報告時表示,將在2018財年授出10艘柏克Flight 3的建造的複數年合約。依照2015年8月的消息,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表示,柏克Flight 3的研發工作花費了42億美元,編列購置的22艘柏克Flight 3總耗資估計將達560億美元,其中502億用於建造船艦,58億美元用於購置新型AMDR相位陣列雷達;而如果再增購5艘柏克Flight 3(總數27艘),總花費將再增加約20%。在2014財年時,美國海軍估計柏克Flight 3的研發經費為39億美元,購置總成本約382億美元;每艘艦的每年度運作費用8190萬美元,全壽期總運作1142億美元,整個柏克Flight 3艦隊(22艘)的全壽期作業總費用達1342億美元,包含採購項目總計為1844億美元。依照2015年12月17日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發布的「海軍 DDG-51和DDG-1000項目:背景和問題」的報告,2016財年訂購的2016財年編列的兩艘柏克級驅逐艦是此級艦的第73、74艘(DDG- 123、124),其中DDG-124是第一艘採用柏克Flight 3規格者(依照排定的工作,是由BIW廠建造);2016財年採購這兩艘柏克級的總成本約35億美元,與2015財年訂購的2艘柏克Flight 2技術插入型的費用相較,DDG-123花費約15億美元,而當時預定為Flight 3首艦的DDG-124的花費為20億美元,兩者相差的5億美元主要來自於柏克Flight 3型AMDR雷達以及相關的4160V供電、冷卻設備以及設計修改為建造工作增加的成本。 在2016年4月上旬,美國海軍與BIW簽署DDG-124的修正建造合約(價值6.44億美元),同時也與HII簽署DDG-123的建造合約(價值 6.18億美元),這是基於2013年中簽署的多年份採購合約的一部分 ,此時柏克Flight 3的首艦被進一步推遲,DDG-124仍依照柏克Flight 2重啟型的規格建造。

在2017年1月初,消息傳出美國海軍與建造柏克級的承包商BIW對於柏克Flight 3的合約 仍有歧見。美國海軍打算遵照先前柏克Flight 2A重起型的固定價款合約 (fixed-price contract)框架來建造首艘柏克Flight 3,但BIW認為柏克Flight 3的設計 有大量變更,對於第一艘此型艦的建造工作,無法準確地估計出造艦成本,使用固定價款合約對船廠而言風險過大。 有部份消息指出,原本美國海軍傾向讓一直作為柏克級第一承包商的BIW來建造第一艘柏克Flight 3,然而在雙方無法達成共識的情況下, 美國海軍準備邀請柏克級的另一家承包商杭亭頓.英格斯(HII)參與柏克Flight 3首艦的競標,以對BIW施壓。 對於這類傳聞,美國海軍裝備採購高階主管Thurraya Kent上校表示不與置評,僅強調美國海軍持續都以 固定價款加激勵(Fixed Price Incentive)的工程變更計畫(ECP),同時向BIW與HII兩家廠商 協商。

在此時,美國海軍正與BIW、HII洽商國會在2016年授權建造的三艘柏克級(DDG-124~126), 其中包括一艘原本就排定給HII的柏克Flight 2A重啟型、一艘柏克Flight 3,以及依照2002年BIW與Ingalls船廠之間 交換合約的附帶協議而增加向BIW訂購的一艘柏克級(即swap ship;在2002年6月,美國海軍交換了BIW與Ingalls廠一項造艦合約, 將四艘原本由BIW承包的聖安東尼奧級交給Ingalls承造,而BIW獲得原本給Ingalls建造的四艘柏克級;而如果美國海軍再增購第12艘 聖安東尼奧級LPD-28,就必須向BIW增購一艘柏克級驅逐艦或同等工作量的艦艇,美國在2015年4月確定建造LPD-28,因此就需要依照先前協議, 向BIW增購一艘柏克級)。

根據消息來源指出,BIW投標柏克Flight 3首艦時認定這是個「非適用標」(non-compliant bid), 意味該公司的投標提案主張使用傳統的加價合約(cost-plus contract proposal),此種方案通常用於 建造某一型船艦的最早期批次,因為工程方案都還有許多不確定性,可能在建造測試期間需要進行諸多調整。美國海軍或BIW的母公司通用動力(General Dynamics),都證實BIW以「非適用標」來提案。

通用動力的發言人Lucy Ryan在2017年1月5日證實,在2016年BIW向美國海軍的柏克級造艦提案──包括前述的「swap ship」以及 柏克Flight 3的首艦,遭到美國海軍拒絕。Lucy Ryan強調,根據美國海軍過去的造艦史,如果在開始建造某一種新設計的船艦, 開工時許多艦體與次系統細部設計都沒完全定案,很大的機率會面臨工期落後、成本超支等後果;而依照現在柏克Flight 3的設計成熟度, BIW無法精確估計建造柏克Flight 3首艦的成本。然而,美國海軍始終堅持,先前發佈的柏克Flight 3工程變更計畫(ECP)已經夠詳細,足以使廠商 依照固定價款合約的規範來精確估算首艘柏克Flight 3的造價。

美國政府審計辦公室(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GAO)對柏克Flight 3計畫的報告也支持BIW的觀點(在2012年GAO的報告中,就不贊成將柏克Flight 3納入2013至2017財年的柏克級複數年份採購合約中)。 在2016年8月GAO發佈的報告中,認為柏克Flight 3相較於先前柏克Flight 2A設計變更幅度較大,設計與建造工作 因而較為複雜,對此美國海軍在柏克Flight 3的採購計畫中沒有提出夠詳細的採購與設計資料;如果要依照原計畫在2016財年 建造第一艘柏克Flight 3,此時海軍提出的細節技術資料是不夠的。GAO列出柏克Flight 3相較於柏克Flight 2A的主要變更,包括 引進SPY-6 AMDR主動相位陣列雷達以及連帶產生的工程變更如上層結構設計變更、新的發電與輸配電系統、新的高功率冷卻機組、 機電布置更動以及連帶產生的人員住艙變動、艦尾增寬來增加浮力等等。 GAO在報告中指出,美國海軍在要求進行柏克Flight 3的複數年份採購合約(MYP,2018財年開始)的同時, 相應的準備工作卻仍不滿足標準,細部設計尚未完成,也沒有足夠的估價資料。

然而,2015年BIW緬因(Maine)廠區的勞資糾紛而導致幾個造艦合約延宕(尤其是三艘松華特級驅逐艦),使得BIW在與美國海軍的談判中 可能陷於不利地位(雖然這項糾紛已經隨著新的勞資協議而落幕,但傷害難以立刻恢復)。反觀在2000年代曾歷經低潮的Ingalls(包括低劣的管理決策、 高的人員流動導致造船工人技術低劣,以及2005年卡崔娜颶風對廠區硬體與員工結構造成的重大破壞)到2010年代中期已經重回軌道, 此時承接美國海軍、海岸防衛隊多項造艦計畫包括柏克級飛彈驅逐艦、兩棲艦艇以及海岸防衛隊國家安全艇(ational Security Cutters)等, 平均每9個月交付一艘柏克級。

依照此時美國海軍的規劃,希望當前一批柏克級複數年份合約(2013年6月簽署,從2013至2017年執行,BIW與HII各五艘,附加一艘之後總數成為10艘,總計是DDG-117~126) 的最後一艘成為柏克Flight 3首艦,可能是HII建造的DDG-125或BIW建造的DDG-126。而如果依照GAO的建議,不在這一批複數年份合約中建造柏克Flight 3, 則第一艘柏克Flight 3最快要等下一批次造艦合約的首艦(DDG-127)才能排到。

在2017 年6月27日,美國海軍宣布,HII贏得設計建造首艘柏克Flight 3的合約,而柏克Flight 3首艦也確定是HII負責建造的DDG-125;此合約採用固定價格加激勵的合約架構,由於涉及敏感情資,此時美國海軍並沒有立刻對外公布與HII簽署的 合約總值。完成2013至2017財年的複數年採購合約後,美國海軍打算在2018財年執行接下來一批的柏克級(都是Flight 3)的複數年份採購合約(2018至2022財年),預算申請在2017年春提出。

在2017年9月29日,美國海軍授予BIW廠建造DDG-126與DDG-127的合約,其中DDG-126屬於2013財年的複數年份合約的最後一艘,是BIW廠建造的第一艘柏克Flight 3;而DDG-127則是國會另外立法授權海軍採購的柏克級,採用柏克Flight 2A規格,是根據前述2002年6月BIW廠與Ingalls廠交換聖安東尼奧級、柏克級訂單時的補償協議,兩份合約都為固定價格加激勵。

在2017年12月上旬,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 Naval Sea Systems Command ,NAVSEA)的發言人Colleen O’Rourke透露,此時柏克Flight 3的細部設計工作已經完成91%,並能依照預定期程,在首艘柏克Flight 3進入產製階段時完成剩餘的所有設計工作。

在2017年美國國防部作戰測試評估指揮部(Director of Operational Test and Evaluation,DTO&E)公布的報告中指出,由於伯克Flight 3的結構變動頗大,需要重新進行部件抗衝擊認證測試(Component Shock Qualification Test)、實彈射擊測試評估(Live Fire Test & Evaluation,LFT&E)、全船生存性測試(Total Ship Survivability Trial,TSST)等。

雖然柏克Flight 3的建造有所遲延,但SPY-6 AMDR主動相位陣列雷達的研製計畫則完全在軌道上;依照美國海軍與業界的消息,至此 AMDR已經達到全部13項里程碑(milestones),可望在2017年春達到Milestone C決策,進入初期少批量生產(Low-Rate Initial Production,LRIP), 第一具生產型的SPY-6雷達會在2019年交付造船廠。

依照2016年五月美國海軍向國會提交的2017財年預算申請書,柏克級從2017到2021財年都維持每財年編列兩艘的速率, 這包含先前2013至2017財年執行的多年份採購合約(MYP)的10艘中的最後一批。

在2018年1月,消息傳出部分美國國會議員以及專家對於美國海軍在2018財年國防預算的要求──編列10艘柏克light 3的多年份固定價款加激勵合約,仍有所疑慮。雖然HII與BIW廠分別都已經在2017財年獲得各自的第一艘柏克Flight 3建造合約(DDG-125與DDG-126),但此時尚未實際付諸建造。美國海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項目經理Casey Moton上校表示,海軍已經對柏克Flight 3進行大量細緻的設計工作,包括完成詳細的3D模型(含艦體結構、機電裝備系統等)以及模擬測試(包含遇到戰損情況下的模擬);此外,AN/SPY-6 AMDR雷達系統的全功能工程原型(含配套電源、冷卻)此時正在夏威夷測試,艦上4160V供電系統的原型也準備運到賓夕法尼亞州費城的海軍水面作戰中心(Naval Surface Warfare Center,NSWC) i進行測試,而柏克Flight 3的神盾系統許多軟硬體已在當前最新的Baseline 9之中進行測試。Casey Moton上校認為,此時已經完成的模型與數據,足以讓造船廠依照多年份固定價格合約擬定建造提案(美國海軍表示,直接進入多年份固定價款合同增大採購批量,可以節省10%的採購成本)。

然而,部分議員與海軍專家仍質疑美國海軍的預估太過樂觀。前美國海軍驅逐艦長、Ferrybridge Group國防諮詢集團的分析家Bryan McGrath表示,雖然美國海軍已經針對柏克Flight 3下了許多功夫,然而這些全都是前期模擬預測;對於廠商而言,如果要參與多年份固定價款合約競標,這些沒有實際驗證的模擬無法提供夠精準的數據,將來無論是高估或低估的後果都需要由納稅人承擔。Bryan McGrath認為柏克Flight 3設計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但相較於柏克Flight 2A有顯著的工程變更;因此,美國海軍應該讓船廠以先期少量的合約架構讓船廠建造建造一定數量的柏克Figlht 3,累積必要的工程經驗與數據,然後才進入多年份固定價款合約階段。此時,美國2018財年國防預算獲得眾議院通過,但仍等待參議院審理(由於川普總統欲取消歐巴馬時代啟動的童年入境者暫緩遣返手續(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DACA)等爭議,導致民主黨杯葛2018財年聯邦預算來抵制)。由於2018財年聯邦預算尚未出爐,因此此時美國聯邦政府、國會機構靠著逐次的短期持續協議(continuing resolution)撥款維持運作(此時協議到2018年1月19日)來完成2018財年預算的相關立法作業,避免聯邦政府在此之前停擺。在2018年2月8日,美國海軍正式公布柏克Flight 3的第一個多年份生產合約(MYP)的需求徵詢書(Request For Proposal,RFP),其中限制由BIW與HII競爭。

在2018年2月11日白宮公布的2019財年聯邦預算中,國防預算達6861億美元,較2018財年(約6400億美元)增加9%(2017財年則為6060億美元)。在美國海軍方面,計畫在接下來五個財年內(2019至2023財年)編列建造46艘新艦,目標是在2023年使美國海軍船艦總數增至326艘(2018年是280艘),並且在2050年代達到355艘船艦的目標。原本美國海軍在歐巴馬總統任內的30年造艦計畫中,打算在2021財年時將船艦數量增至308艘;而在川普總統任內的新計畫則打算提前一年(2020財年)達成這個目標,在2023年時的海軍船艦總數比歐巴馬時代的規劃增加10艘。不過美國海軍負責預算的助理部長Brian Luther少將表示,依照美國海軍現況以及可用的資源、船廠產能,在2050年代不可能達到355艘的目標;首先,還沒升級的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會在2020年代初期開始退役,若干洛杉磯級核能攻擊潛艦也會持續除役,因此直到2030年代之前,美國海軍船艦總數可能會在313至315艘上下停滯(核子攻擊潛艦總數會因洛杉磯級陸續除役,最低點降至48艘,之後才陸續回升),隨後才會再度上升。即便在理想的情況下,美國海軍艦艇數量預計在2039財年達到高峰的342艘,與355艘仍有一段差距。

在2019財年國防預算提案中,美國海軍就打算編列三艘柏克Flight 3,總預算約60億美元。美國海軍打算在2018至2022財年編列建造10艘柏克Flight 3,並附帶進一步增購的選擇權。依照2019財年美國海軍提出的30年造艦計畫,打算以平均每年2.5艘的速率編列大型水面艦艇(飛彈驅逐艦以上),到2022財年增加到每年三艘。在2018年5月8日,HII宣布,由該廠建造的首艘柏克Flight 3傑克,盧卡斯號(USS Jack LucasDDG-125)已經進入製造階段,完成了前100噸鋼料的切割。

在2018年9月27日,美國海軍正式與BIW和HII簽署柏克Flight 3的第一筆多年份採購合約(Multiyear Procurement ,MYP),在2018至2022財年編列10艘,總值約90億美元。其中,BIW獲得39億473萬,559美元的 固定價格加激勵(Fixed-Price Incentive Firm Target,FPIF)合約,設計、建造四艘柏克Flight 3,從2019到2022財年執行(每個財年各一艘);而HII獲得51億466萬8778美元的合約,在2018到2022年設計、建造六艘柏克Flight 3(2018財年兩艘,2019到2022財年每年兩艘)。這項多年份合同還包括增購的選擇權,在2018到2022這五個財年都可以選擇再追加訂購,使得這個多年份合約的總數超過10艘。美國海軍負責研發、採辦的助理部長 James F. Geurts表示,這批柏克Flight 3直接以多年份合約訂購,比起先前每財年分別訂購的方式(通常用於某型船艦的前幾艘生產工作)估計可節省7億美元。2018財年編列的兩艘柏克Flight 3全都由HII建造,主要是因為BIW廠DDG1000松華特級驅逐艦項目還沒完成,同時執行柏克級飛彈驅逐艦項目遭遇壓力;此外,先前BIW與美國海軍對於首艘柏克Flight 3合約的爭執,加上前幾年該廠因為勞資糾紛而影響各造艦項目,都是讓HII在柏克Flight 3第一批多年份合約中佔據優勢的原因。

而實際上,美國參議院與眾議院武裝委員會在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案(FY 2018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中,授權美國海軍在為期五年的多年份採購合約中編列至多15艘驅逐艦,如果全部執行,平均每年建造速率可達三艘(先前美國海軍造艦節奏通常是每年編列兩艘驅逐艦)。具體而言,美國國會在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只批准訂購兩艘驅逐艦的經費(依照多年份合約,都由HII建造),但美國參議院武裝委員會在2019財年預算中提供海軍購買三艘柏克級飛彈驅逐艦的資金。此時並不清楚2019財年授權編列的三艘之中,除了現有合約中BIW與HII各造一艘之外,第三艘將依照什麼程序來選擇船廠(經過競爭程序,或者由兩家廠商的進度、績效等因素來決定)。美國海軍DDG-51驅逐艦項目總管Casey Moton上校在2017年12月接受美國海軍新聞社(USNI)的專訪時透露,每個財年除了依照以往節奏編列兩艘驅逐艦之外,如果因美國海軍政策優先順序或國會方面的要求,都可以立刻增加編列更多驅逐艦。

依照美國海軍水面船艦主管(Surface Warfare Director(N96))Ron Boxall 少將在2018年10月下旬受訪時表示,此時美國海軍已經確定在2023、2024財年左右編列建造第一艘未來大型水艦(LSC),而柏克Flight 3的數量只會有10至12艘;這意味著柏克Flight 3在2018到2022財年的10艘多年份生產合同完成之後,就不會再繼續增購。

 

柏克Flight 4(DDG(X))

在1990年代服役的最早期柏克級飛彈驅逐艦,將在2020年代末期開始除役,因此美國海軍也規劃用來替代的新艦。如同前述,在2010年提交的2011財年版長期造艦計畫中,美國海軍打算在2016到2031財年訂購22艘柏克Flight 3A之後,進而在2032到2041財年訂購21艘更新規格的驅逐艦(此時稱為DDG(X))來替換早期的柏克Flight 1。在2012財年版長期造艦規劃中,美國海軍將DDG(X)改稱為柏克級Flight 4,被視為柏克級的終極版。

一幅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ONR)對新世代柏克級的概念圖,主要特徵包括進一步改善

上部結構雷達匿蹤性能、艦首換裝AGS 155mm先進陸攻艦砲、

集結各種射頻天線的整合桅杆系統、雷射武器系統等。

依 照原始的構想,DDG(X)打算以柏克級Flight 3的基本設計為基礎,對上層結構、內部空間、現有機電裝置進行比大幅度的變更和重整,並考慮引進更多DDG-1000驅逐艦的關鍵技術,包括重新設計匿蹤 式的上層結構、結合各型偵測/導航通信/電子戰功能的整體射頻系統(例如2010年代初期美國海軍研究的整合上層結構系統,InTop)、整合電力推進系統、輕量化版的AGS 155mm陸攻艦砲、MK-57垂直發射系統等;而未來更先進武器如的電磁軌道砲或雷射武器等、以囊莢電動推進器取代傳統大軸推進等,也在考量之列。藉由 大規模的變更設計以及引進整合電力推進系統,美國海軍希望藉此改善柏克級上部重量和供電餘裕飽和等問題。由於引進新的裝備與技術,DDG(X)的噸位可能 比先前的柏克級再增加10%。

成 本方面,美國海軍在2011財年版長期造艦規劃預估DDG(X)的平均單位成本為25億美元,與柏克Flight 3相當;而在2012財年版長期造艦規劃中,美國海軍認為如果每個財年訂購2艘、由單一承包商建造來節約一些經常性成本,就可以進一步壓低柏克 Flight 4(原DDG(X))的成本,因此在2012財年的長期造艦規劃中把每艘柏克Flight 4的預估平均單位成本下修為21億美元。然而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認為美國海軍對柏克Flight 4的成本估計明顯太過樂觀,由於設計變更幅度大、加入許多新科技而且排水量增加10%,單位成本只會比柏克Flight 3更貴,而且屆時還是會採用兩家造船廠輪流建造、每個財年訂購兩艘(單一承包商只會有短期的好處,長期而言對廠商間良性競爭、美國造艦產業以及對美國海軍 的永續發展都是負面,缺乏競爭對手只會讓美國軍方裝備採購的成本更容易被抬高,品質也會下降);依照CBO估計,柏克Flight 4的平均單位成本應為36億美元。

在2014年7月,美國海軍表示由於俄亥俄級彈道飛彈潛艦替換計畫(ORP)帶來的巨大支出, 柏克Flight 4飛彈驅逐艦勢必取消,連帶地提康德羅加級替代艦也無法如期展開建造( 原定2028財年開工建造第一艘,2030年代開始服役)。

隨著支持擴充海軍實力的共和黨籍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在2017年初上任, 美國海軍一些未來發展規劃也開始浮出檯面。 在2017年4月初,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Naval Sea Systems Command,NAVSEA)司令 湯瑪斯.摩爾中將( Vice Adm. Thomas Moore)在公開場合表示,美國海軍正在規劃後繼柏克級的 全新一代驅逐艦,因此柏克Flight 3就會是柏克級的終點,不會有柏克Flight 4(見下文)。

 

質疑柏克Flight 3/4聲浪

雖 然柏克Flight 3盡量使用新技術來提升作戰性能,但柏克級原始設計在1980年代定案(柏克Flight 2A則在1992年定案),在柏克Flight 3A出現後將持續沿用到2060年代後期,跨度高達75週年,原始設計的餘裕到柏克Flight 2A時已經消耗得所剩無幾(到2010年代時,最新的柏克Flight 2A已經比柏克級首艦增加了700至900噸的重量),因此 不斷有聲音質疑柏克Flight 3是否能有餘裕在服役生涯繼續進行相對應的升級,因應潛在對手的挑戰。在設計階段,柏克Flight 3已經因為載台規模限制,只能搭載不盡人意的14英尺版AMDR雷達,艦上更沒有足夠的空間去容納未來的高能武器如電磁軌道砲或雷射等直接能量武器──除 非拆除艦上相當數量的既有裝備做為代價,例如把艦首MK-45艦砲連同32管MK-41垂直發射器都拆除,才有可能騰出空間部署大型高能武器。此外,原本 美國海軍繼續沿用柏克級原始設計是基於成本考量,認為以現成的柏克級為基礎,能降低成本上揚並進量減少修改工程;然而由於柏克級發展到Flight 3時已經沒有多少改動的餘裕,服役生涯內每次增加新裝備就要花更多功夫調整、刪減已經飽和的原有裝備,才能為新裝備騰出所需的空間、重量與電力冷卻量,並 補償艦體重心上升;這類設計調整工作不僅麻煩(例如調整全艦的供電與冷卻系統),減損了繼續建造柏克系列所建築的成本較低、易於取得的理念,而且增刪的過 程還會造成犧牲。先前美國海軍無論是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或派里級巡防艦,都曾面臨上部重量成長餘裕或結構強度餘裕不足,進而在服役生涯發生諸多困擾的 情況。

美國海軍與國會內部,都有不少人士反對柏克Flight 3這樣把一服役就已經沒有太多改裝餘裕的艦艇,遑論是2030到2040財年還打算更進一步建造柏克Flight 4。美國國會辦公室(CBO)就質疑一旦美國海軍在030到2040財年訂購柏克Flight 4,將服役到2070到2080年代,而原始設計出於1980年代的柏克級根本無法在橫跨一個世紀的可能威脅。

因應柏克Flight 3原始設計受限(尤其是AMDR雷達尺寸)、幾乎沒有升級餘裕的問題,美國眾議院國會研究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CRS) 從2010年開始推出DDG-51與DDG-1000型驅逐艦設計(DDG-51 and DDG-1000 Destroyer Programs)報告,主張建造一種排水量介於柏克級與DDG-1000之間的新型防空驅逐艦(見下文)。此報告在2012年6月推出的修訂版本開始,進一步延伸草擬了以下幾種方案:

1.建造一種配備大型高性能防空雷達的補充用雷達艦(Adjunct Radar Ship)來充當海上雷達站,艦上沒有武裝或只有基本自衛武裝,透過資料鏈與 其他柏克 級驅逐艦聯合作業;而每個艦隊一旦部署一艘這樣的大型雷達艦,配合資料鏈分享,整個艦隊的防空與反彈道飛彈效能將顯著提高。此外,也能由一艘這樣的雷達艦與數艘搭載防空飛彈的柏克級驅逐艦編組,部署在威脅區域前沿,進行廣區域反彈道與防空監視任務。

2.以柏克Flight 3的艦體為基礎推出放大改良版 ;先前美國海軍與造船廠評估柏克級艦體最多能延長16.7公尺,如果能獲得這些空間,則有望擴大船艦的發電與冷卻功率、安裝更大型AMDR相位陣列雷達天線或增加飛彈發射器數量。

3.以DDG-1000的艦體為基礎推出防空衍生版,搭載AMDR雷達,滿載排水量粗估在15000噸以上。 

4. 在最早的2010年版提出的方案,研發一種體型介於柏克Flight 3與DDG-1000之間的全新防空驅逐艦,滿載排水量約為11000~12000噸,搭載尺寸與柏克Flight 3相同或更大一些的AMDR雷達,藉由提高自動化程度來減少操作人力,並納入整合式電力推進系統,保留安裝電磁軌道砲或直接能量武器的空間與發電、冷卻餘 裕,而其餘技術裝備則以美國海軍既有的成熟技術為主。

美國海軍希望到了2020年左右,能裝備至少39艘擁有反彈道飛彈能力的神盾巡洋艦與驅逐艦。

2013年3月1日 聯邦政府自動啟動減赤字的預算封存(sequestration)之後,美國海軍因應開支緊縮的未來,也不得不重新考量柏克Flight 3的計畫。在2012年底,美國海軍湯姆.卡普曼少將(Vice Adm. Tom Copeman)遞交給海軍作戰長(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 )約翰.格林奈特上將(Adm. Jon Greenert)一份名為「2025年水面艦隊」(Vision for the 2025 Surface Fleet)的備忘錄,依照事後部分消息透露,卡普曼提議取消受限重重的柏克Flight 3,暫時建造若干柏克FLight 2A以填補戰力空隙,然後集中資源研全新下一代大型防空艦艇,能真正有足夠的空間與動力餘裕來因應天線夠大的AMDR防空雷達與戰系、武裝 (包括未來的磁軌砲或直接能量武器),在2025年左右開始取代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

儘管美國海軍與國會已經有許多反對柏克Flight 3/4的聲浪,美國海軍在2013財年版的長期造艦計畫中仍進一步擴大柏克Flight 3/4的建造規模,包括將柏克Flight 3數量增為33艘,採購時間壓縮到2016到2030財年,而柏克Flight 4數量也增為31艘,並提前到2031財年開始採購。在2014財年版的長期造艦計畫中,柏克Flight 3與Flight 4都各採購33艘,並進一步加快採購期程,其中33艘柏克Flight 3壓縮在14個財年(2016到2029財年)訂購,其中有六個財年每年訂購三艘,其餘則是每年二艘;而33艘柏克Flight 4則在2030到2043財年間建造,其中2038到2042財年每年訂購三艘,其餘是每年訂購二艘。不過這些只是長期的粗略規劃,未來實際執行仍要看當時的政策與財政狀況。

雖然各方對柏克Flight 3/4的質疑,但由於2013年聯邦政府啟動預算封存等現實環境影響, 美國海軍將面臨預算更為困窘的未來。美國海軍從2013財年的長期造艦計畫擴大柏克Flight 3/4數量並加快造艦進度,或許是為了因應21世紀中國海軍逐漸崛起, 美國海軍需要在加快造艦速度與增加數量,避免現有優勢地位遭到削弱; 而在未來預算前景不樂觀的情況下,現成的柏克級是美國海軍能穩定持續建造 、維繫第一線艦隊數量的最保險方案, 畢竟從2000年代以來,美國海軍從頭研發的新設計包括DDG-1000、 LCS多功能近海戰鬥船艦乃至於胎死腹中的CG(X), 總是面臨成本嚴重超支、進度落後的情況,無法及時更替第一線作戰艦隊的老舊艦艇; 而1980年代起陸續服役的提康德羅加級將在2020年代大量退役,以美國海軍的資源和時間, 當前別無選擇,必須建造相當數量的柏克Flight 3來滿足艦隊的作戰需要。

 

柏克級的後繼者

在2017年4月初,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Naval Sea Systems Command,NAVSEA)司令湯瑪斯.摩爾中將( Vice Adm. Thomas Moore)在公開場合表示,美國海軍正在從零規劃後繼柏克級的 全新一代驅逐艦,而柏克Flight 3就會是柏克級的終點。 湯瑪斯.摩爾中將指出,下一代驅逐艦的可能選項分析(Analysis of Alternatives,AOA) 作業會在2017年夏季結束時展開。依照過往經驗,通常美國海軍從展開初期概念研究作業 、制訂需求與規格到對廠商發佈需求徵詢書(Request For Proposals,RFP)來徵求提案 , 通常需要4至5年的時間,因此發佈新一代驅逐艦RFP可能會在2022年;然而,湯瑪斯.摩爾中將 表示將設法加快概念研究的進度,如果順利則希望能在2020年對廠商發佈RFP。 然而,湯瑪斯.摩爾中將表示新驅逐艦的初期研究不會抄捷徑,將仔細研究未來的作戰需求, 擬定新驅逐艦的各項能力,使之能完全適應服役後40到60年的戰場環境。

依照2016年2月中旬美國海軍作戰部長(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CNO) 約翰.李查森上將(Adm. John Richardson) 對於美國海軍研議中的未來水面戰艦的敘述, 新一代的艦艇將完全是信息戰/電子作戰時代(Cyber/Electronic Warfare)的產物, 艦上必須能提供大量電力來供應各種可能的未來作戰裝備,包括大功率雷達、 直接能量武器(如雷射)、電磁軌道砲等;因此,基於DDG-1000松華特級驅逐艦的 整合電力系統(IPS)勢必會被新一代驅逐艦採用。  約翰.李查森上將接掌CNO以來就大力改革美國海軍現有的武器裝備研製採辦程序,讓業界盡可能地提前在初期階段就加入,使用已經成熟或即將成熟的技術,加快美國海軍發展與採辦新裝備的速度;類似的原則也用在FFG(X)巡防艦以及航母上的MQ-25 Stingray無人加油機等計畫。依照美國海軍2019財年計畫的記載,希望在2029年之前,新一代大型水面作戰艦艇就可以轉入實際建造階段,因此整個定義、設計與競標流程都必須加快。

在2018年4月中旬,約翰.李查森上將在防務新聞(Defense News)的專訪中進一步透露此時美國海軍未來大型水面作戰艦艇的發展情況,表示正借鏡同時期進行的FFG(X)巡防艦計畫的經驗,盡快完成未來大型水面作戰艦艇的計畫定義工作(包含需求定義、徵詢業界意見、釐清具體規格等),希望能在2018到2019年左右完成具體的定義。約翰.李查森上將表示,此時未來大型水面作戰艦艇研究工作有三大聚焦原則:

1.使用現有的船體設計(這是參考FFG(X)的經驗)。約翰.李查森上將表示,新艦一部份將與現已存在的船型十分類似,所以首先「找尋一種適合船型,就算只有一種適合船型也可以」。

2.充裕的能源:李查森上將表示新艦將採用整合電力系統,必須供應大量電力,在未來能相容大型直接能量武器(如雷射)以及電磁武器系統;由於船艦平台的動力系統設計定型後就很難再有大改變,因此將在經費可負擔的範圍內盡可能提高總功率輸出。

3.能快速抽換艦上系統:李查森上將表示,新艦必須能在第一線船廠就迅速更換裝備(包含升級的新技術設備),而不是只能回到本土幾個主要船廠才能更動。能抽換的部位包括雷達、作戰、武器系統等主要任務系統,使之能快速進行維修或升級。為此,需要設計與制訂許多標準(含介面),使各系統都能依照特定標準製造與整合,才能實現更為動態的抽換。這種概念顯然延續自LCS濱海戰鬥艦。

前美國海軍潛艦軍官、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專家布萊恩.克拉克(Bryan Clark)表示,依照李查森上將透露的未來大型水面作戰艦艇原則,現有柏克級Flight 3在功率與容量的餘裕已經耗盡,因此顯然會被排除在參照設計之外;考慮到美國造艦能量,布萊恩.克拉克認為新一代大型水面作戰艦艇優先用來取代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然後才開始替換早期的柏克級Flight 1飛彈驅逐艦。而從美國海軍作戰艦隊退役、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資深分析家Jerry Hendrix則表示,未來大型水面作戰艦艇參考的現有船型應包括DDG-1000松華特級(Zumwalt class)驅逐艦、柏克級飛彈驅逐艦、英國BAE System的Type 26巡防艦等,然而顯然只有DDG-1000滿足未來的容量與功率需求(DDG-1000在三者之中體型最大、整體與匿蹤設計最前衛,而且是唯一擁有整合電力系統的設計);Jerry Hendrix也提到HII集團歷年來多次展示、以LPD-17聖安東尼奧級(San Antonio class)船塢運輸艦船體修改的大型防空艦,雖然艦體餘裕極大,但這種船型的航速太慢,無法伴隨航空母艦。綜合這些意見,先前一度被美國海軍冷落的DDG-1000,或許是美國海軍未來大型水面作戰艦艇最有可能的發展基線。

在2018年8月到10月,依照美國海軍水面船艦項目主管辦公室(Director of Surface Warfare,OPNAV N96)透露,大型水面船艦(Large Surface Combatant,LSC)是美國海軍接下來水面作戰艦艇發展的優先項目,用來接替提康德羅加級以及柏克級;依照此時的時程,美國海軍打算在2023至2024財年開始簽署LSC的建造合約。依照此時美國海軍的規劃,LSC的主要方向是把柏克Flight 3的大部分作戰能力移植到一個新的船艦平台上,而LSC將會十分強調任務彈性與適應性。依照此時的規劃,柏克Flight 3只會建造10至12艘,然後就會轉入LSC的建造工作。

 

柏克級的外銷

除了美國本身使用柏克級之外,日本在1980年代末期獲得美國技術轉移,自行設計建造了四艘配備神盾系統(Baseline4/5)的金剛級(Kongo class DDG-173~176)飛彈驅逐艦,成為美國以外第一個擁有神盾艦艇的國家。金剛級的艦體設計完全出自日本人之手,不過整體佈局明顯參照自柏克 Flight 1,當然兩者在細部上有許多不同,且金剛級的排水量更大些。日本海上自衛隊建造的金剛級共有四艘。

伯 克Flight 2A的設計也深深地影響了日本、韓國在21世紀初期建造的神盾艦艇。日本在2000年度便計畫建造二艘改良自金剛級的神盾艦艇,這就是日後的愛宕級。愛宕 級的艦體發展自金剛級,加裝了直昇機庫,戰鬥系統升級為神盾Baseline 7.1,其基本設計理念與伯克Flight 2A頗有異曲同工之妙。至於韓國在2000年代初期開發的KDX-3大型防空驅逐艦,於2002年決定採用美製神盾系統。不像日本先前已有設計金剛級的經 驗,KDX-3是韓國建造的第一種神盾驅逐艦,在美國的直接技術協助之下,KDX-3基本佈局與柏克級Flight 2A十分相似;不過以KDX-3的尺寸、排水量與垂直發射器容量(128管)觀之,都比柏克Flight 2A增加,與1991年被美國取消的柏克Flight 3十分相似。由於另有專文介紹愛宕級與KDX-3,在此不予贅述。

柏 克級Flight2A在2000年代初期與西班F-100、英國Type-45、德國F-124等設計一同角逐澳洲SEA-4000水面防空艦艇(Air Defence Ship,ADS)的訂單,該計畫後來改稱為防空作戰驅逐艦(Air Warfare Destroyer,AWD)。在2004年8月,澳洲政府正式宣佈採用神盾Baseline7系統/SPY-1D(V)相位陣列雷達作為AWD的防空中 樞;艦體方面,F-124與Type-45修改版率先出局, 剩下配備神盾系統的修改版柏克級(Envolved DDG)與F-100進入最後決選,結果澳洲在2007年6月底正式選擇了F-100。

在2005 年中,希臘海軍向美國提出引進一批海軍裝備的申請,其中最重要的是兩艘二手柏克級飛彈驅逐艦,未來希臘海軍希望能引進總數三到四艘的本級艦;此外,希臘這 張清單中尚包括四艘鶚級(Osprey class)獵雷艦與一批二手P-3C反潛機。由於柏克級是1991年開始服役的艦艇,因此可能還要等待數年才會有提前除役的多餘同型艦供盟國使用,倒是 大部分的鶚級獵雷艦早已封存,故有充足的現貨可供盟國挑選。

在2011年6月,有消息傳出沙烏地阿拉伯打算購買大型的柏克級飛彈驅逐艦,數量可能為2艘,並搭配若干低檔的LCS艦艇。沙烏地阿拉伯從2005年開始 曾考慮引進美國三船體版本的LCS近海戰鬥艦(由通用集團生產),並在艦上裝備SPY-1F相位陣列雷達與迷你神盾系統;但 隨後沙烏地阿拉伯提高標準,開始考慮購置擁有反彈道飛彈能力的艦艇(以對抗伊朗潛在的彈道飛彈威脅),遂開始考慮購買完整的柏克級。此外,沙烏地阿拉伯在 2007年3月一度傳出對英國Type-45飛彈驅逐艦有興趣,但並沒有下文。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