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雲級直昇機驅逐艦

2009年9月初公布的平成221年度直昇機驅逐艦(22DDH)想像圖,係由先前的日向級 直昇機驅逐艦放大修改而成。

 22DDH(上)與先前的日向級(下)的比例對照想像圖。22DDH體型與飛行甲板面積大增,升降機與防空武裝也有

所不同,省略了ESSM防空飛彈系統與ASROC反潛火箭。

接近下水的22DDH首艦,攝於2013年7月13日。由於海自幕僚監部文書作業疏失,原本應該在

下水日(8月6日)才公布的艦名提前在7月17日曝光,該艦命名為出雲號(DDH-183)。

2013年8月6日下水典禮當天的出雲號。

試航中的出雲號

俯瞰停在船廠裡的出雲號

2015年3月25日,首度前往設籍母港橫須賀並舉行成軍儀式的出雲號。

(上與下)出雲號的上層結構特寫,攝於2015年3月25日成軍典禮當天。

停泊在橫須賀碼頭的出雲號。注意方陣Block 1B近防機砲與兩座Sea RAM短程防空飛彈系統的配置。

出雲號右舷後部的舷外升降機開口,此時機庫捲門是封閉狀態。

(上與下)停泊在橫須賀碼頭的出雲號。

(上與下)出雲號的上層結構。

正進入橫須賀港的出雲號

(上與下二張)航行中的出雲號

航行中的出雲號,起降區同時有五架SH-60反潛直昇機。

從後方俯瞰出雲號

2015年11月底美國海軍與日本海自的年度聯合軍事演習中,參演的美國第七艦隊艦艇與

日本海上自衛隊聯合編隊。畫面近處為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 CVN-76)核子動力航空母艦,

其後是日本的出雲號(DDH-183)與日向級的伊勢號(DDH-182)直昇機驅逐艦。

2015年11月底美國海軍與日本海自的年度聯合軍事演習中的出雲號(DDH-183,前)與日向級的

伊勢號(DDH-182,後)直昇機驅逐艦。此照片攝於雷根號航空母艦的甲板上。

由左而右:美國海軍核子航空母艦、出雲號、日向號(DDH-181)。此照片可比較出雲級與日向級的尺寸差別。

在2017年6月,美國海軍雷根號航空母艦與出雲號一同在南中國海作業的畫面。

出雲號對伴隨的高波級驅逐艦漣號(DD-113)實施橫向加油補給。

(上與下)2015年8月27日舉行下水典禮的出雲級二號艦加賀號(DDH-184)

在2017年3月22日,加賀號在JMU橫濱廠舉行成軍典禮。背景碼頭線橋另一側停靠的是出雲號(DDH-183)。

加賀號的艦橋

加賀號艦橋的航行操作席

加賀號艦島後方的的飛航管制席

加賀號的飛機升降機。

加賀號的下甲板機庫。

由側舷升降機開口看加賀號的機庫。

(上與下)加賀號的飛行甲板後勤支援車輛。

 

(上與下二張)加賀號的醫務室

 

艦名/使用國 出雲級直昇機驅逐艦/日本

いずも型/Izumo class

建造國/建造廠 日本/

日本海事聯合公司(JMU,原石川島播磨重工橫濱廠)

尺寸(公尺)

艦體長248 全寬38 型深23.5 吃水7.3

飛行甲板:長245 寬38

排水量(ton)

基準19500

滿載:約27000

動力系統/軸馬力 COGAG

LM-2500 ICE+燃氣渦輪*4/112000

雙軸 雙舵

航速(節) 30
續航力(海浬)  
乘員 船員470,另可搭載500人
偵測/電子戰系統 OPS-50 3D主動相位陣列對空搜索/射控雷達*1(固定式陣列天線*4)

OPS-28平面搜雷達*1

導航雷達*1

NOLQ-3D-1電子戰系統

MK-36 SRBOC六聯裝干擾彈發射器*4

OLQ-1魚雷反制系統( 包含MOD自走式誘餌發射器、FAJ浮動式音響誘餌發射器等)

聲納 OQQ-23主/被動艦首聲納*1
射控/作戰系統 OYQ-12戰術情報處理裝置
艦載武裝

MK-15 Block 1B方陣近迫武器系統(CIWS)*2

海公羊(Sea RAM)近程防空飛彈系統*2

艦載機

標準編制(推測):

SH-60K反潛直昇機*7

MCH-101掃雷/運輸直昇機*2

機庫可容納14架直昇機

姊妹艦

二艘

艦名 編列年度 開工時間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DDH-183 出雲(いずも/IZUMO) 平成22(2010) 2012/1/27 2013/8/6 2015/3/25
DDH-184 加賀(かが/KAGA) 平成24(2012) 2013/10/7 2015/8/27 2017/3/22

 

──by captain Picard


 

繼兩艘日向級之後,日本防衛廳繼續規劃建造後續的大型直昇機驅逐艦,來取代兩艘白根級直昇機驅逐艦。在2009年8月31日,日本防衛省 完成平成22年度(2010年)防衛預算的編列,其中包括建造標準排水量19500噸的22DDH大型直昇機驅逐艦 (19500噸型護衛艦),預算規模為1139億日圓(約10.4億美元),排定在平成26年(2014年)服役,接替屆齡的白根號(DDH-143)直昇機驅逐艦。在2011年10月初,防衛省編列在平成24年度(2012年)編列一艘22DDH的同型艦 (24DDH),預算規模1190億日圓,用來取代白根級二號艦鞍馬號(DDH-144)。 在2012年1月27日,DDH-183在位於橫濱的石川島播磨海事公司(IHIMU)橫濱事業所磯子廠安放龍骨(在2012年11月1日,IHIMU與環球京濱廠合併為日本海事聯合公司 ,Japan Marine United,JMU) ,2013年8月6日下水。 日本海自艦艇的命名向來在下水日才公諸於世,然而由於海上幕僚監部公文作業疏失,導致22DDH的艦名在7月17日提前曝光,依照日本古國而命名為出雲號(DDH-183)。

根據2013年7月下旬日本每日新聞報導,日本海自一度有意將22DDH命名為長門號,不僅因為這是過去二次大戰時代日本帝國海軍著名的戰艦(二次大戰開戰時是日本帝國海軍旗艦),而且此時日本自民黨籍首相安倍晉三的故鄉就在日本古國長門境內;然而為了避免引發中國等鄰國過度聯想,這個較為敏感的艦名最後遭到放棄。 出雲號在2015年3月25日在橫須賀舉行交艦成軍儀式,成為第一護衛群的新旗艦;原第一護衛群旗艦日向號(DDH-181)轉調舞鶴作為第三護衛群旗艦,原第三護衛群旗艦白根號(DDH-143)退役。 出雲級的二號艦加賀號(DDH-184)在2013年10月7日於JMU橫濱磯子廠安放龍骨,2015年8月27日下水,2017年3月22日成軍,擔任部署於吳的第四護衛群的旗艦,原本第四護衛群旗艦日向號(DDH-182)調往佐世保成為第二護衛群旗艦,原第二護衛群旗艦鞍馬(DDH-144)除役。

船艦設計

出雲級是日向級的 放大改良版,仍沿用全通式飛行甲板、右舷艦島等類航艦佈局,全艦長增至248m(比日向級長51m),飛行甲板長245m(比日向級增加50m),飛行甲板寬38m(比日向級 增加5m),飛行甲板可用面積比日向級增加50%,標準排水量達19500噸 (日向級為13950噸),可容納14架直昇機(日向級為11架),可同時起降操作五架直昇機(日向級為4架) 。為了因應艦體尺寸的增加,艦上的四具LM-2500 IEC(Integrated Engine Controls)燃氣渦輪的推力比日向級 的LM-2500提升(LM-2500 IE以數位電子式燃油控制系統取代原本的機械式),單機功率由25000馬力增為28000馬力,使最大航速維持在30節的水平 。出雲級艦上的電力由GE LM-500燃氣渦輪發電機組提供,每個機組功率約3400KW(先前日向級使用四部川崎重工M1A-35主燃氣渦輪發電機,單機功率2400KW) ,其中第一、二號機組設置在第一發電機組,第三、第四號機組分別設置在第二、第三發電機室;LM-2500燃氣渦輪主機與LM-500燃氣渦輪發電機都由美國GE授權日本石川島播磨重工(IHI)生產。 艦上所需的淡水由三部海水蒸餾機提供,每部機組每天能供應60噸淡水。

與日向級相較,出雲級的升降機布置經過變更, 前部升降機仍位於上層結構前端左側,尺寸是20x13m(與出雲級的後升降機相同);而出雲級的後部升降機則移至艦島後方右舷外側 (舷外升降機對航空機的尺寸寬容度較大), 尺寸為15x12m。出雲級下甲板機庫長125m,寬21m,高7.2m,分為前、後兩區,中間設有防火隔門;出雲級的機庫以下設有三層甲板,比日向級多出一層。 

出雲級另外增設日向級所無的車輛滾裝(RORO)甲板(跳板艙門高7m、寬4.5m),可容納陸上自衛隊3.5噸級卡車50輛,並可輸送400名陸上自衛隊部隊 ;艦上的RORO跳板、艦內車庫車道設計還可用來運送航空自衛隊的愛國者PAC-3防空飛彈系統,不過無法用來載運主力戰車等重型裝甲車輛。艦上還儲存3300千公升的補給用燃油,能為三艘海自護衛艦進行海上燃料補給( 包括橫向與艦尾縱向補給)。 艦上編制470名官兵,艦內生活設施能容納至多500名其他人員(如部隊兵員、指揮單位等);艦上有三部淡水蒸餾機,每日能產生60噸淡水供艦上人員使用。有資料宣稱 出雲級最多能容納4000人,但這個數字顯然只可能是非常狀況(撤僑或救災)情況下以最大密度運輸平民 。 出雲級艦上設有完善的醫療設施,包括一個擁有35張病床的醫院(日向級只有8張病床)、手術室、牙醫診療室等,可支持兩棲作戰或人道支援勤務;而一但發生重大災難,能在48小時之內利用艦上機庫空間成立野戰醫院。 

2010年6月號世界艦船公布的22DDH想像圖(並以日向級為對照)。相較於日向級,

22DDH省略了ESSM防空飛彈系統與配套的X波段照明陣列。

出雲號在2013年8月6日在聯合海事橫濱廠下水的畫面,正被移到艤裝工事的船席。

加賀號(DDH-184,右)在2017年3月22日舉行成軍典禮當天。畫面左側是姊妹艦出雲號。

作戰裝備

作戰裝備方面,由於日本希望出雲級的預算能控制在只比日向級增加11%,但出雲級排水量卻比日向級足足增加40%左右,因此出雲級的作戰裝備經過簡化,以降低成本。 相較於日向級,出雲級取消了MK-41垂直發射器(等於取消了ESSM防空飛彈與ASROC反潛火箭)與艦載的HOS-303 324mm短魚雷發射器;上層結構 設置四個相位陣列雷達 天線,稱為OPS-50對空雷達系統,是FCS-3A的衍生型,只保留原本的主陣列,省略用來導控飛彈的X波段照明陣列 以及後端的Type-00射控系統,主要擔負對空搜索/監視以及航空管制;相較於FCS-3改,OPS-50經過進一步改良,最大搜索距離增加到360km以上 。

出雲級擁有完善的指揮設施,包括日本構建的「海幕」衛星資料傳輸/指揮系統以及多種與海自、美軍相容的數位資料傳輸和通信系統,除了本艦的戰情中心(CIC)之外,還有旗艦司令部作戰中心(FIC),而多功能艙室可作為統合任務部隊司令部,可容納100名幕僚人員。 在2014年度,日本又編列預算,進一步修改、完善出雲號的電子會議室的指管通情設施 ,作為2014年新組建的「水陸機動團」(兩棲作戰兵力)的指揮中樞,以因應日本日益重視的「離島奪還」作戰。

自衛防空方面,出雲級配備兩座海公羊(Sea RAM)短程防空飛彈系統以及兩座MK-15 Block 1B方陣近迫武器系統,這兩種近迫防禦系統採用共同的基座與感測器,唯一差別是方陣系統的武器是一座六管20mm火神機砲而海公羊則將此換成一個11聯裝RAM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這四個近迫防禦武器分別 設置於前段艦島底部右側的舷外平台、艦體前部左舷外平台以及艦尾兩側的兩個舷外平台。 在2011年9月初,美國海軍與海公羊的供應商雷松簽訂合約,購買六套海公羊(Sea RAM)11聯裝短程防空飛彈系統,其中四套是來自日本海自的訂單,準備用於 出雲級上,另外兩座則裝備於LCS的第六、第八號艦(LCS-6、8,屬於獨立級)上。 除了簡化防空系統之外,出雲級的艦首聲納護罩比16DDH短,顯然只保留前端的主/被動聲納,而沒有後段的低頻被動陣列聲納 。

由以上觀之,出雲級本身的正規作戰裝備較日向級簡化,但增加了能有效支援國際維和與人道支援任務的設施,使其不再如過去海自的DDH一樣,專門針對艦隊反潛作戰進行優化而已。

搭載F-35B戰機的可能性

有人推測出雲級已經納入了美製F-35B SVOTL匿蹤戰機的起降操作能力 ,理論上其甲板長度甚至可讓F-35B在沒有滑跳甲板的情況下起飛 ;然而,依照2010年左右日本防衛政策與出雲級想像圖的 甲板布置(起降動線等),尚無明確而直接的跡象顯示22DDH原始設計已經考量到部署F-35B。此外,對照義大利加富爾號航空母艦(MM Conte de Cavour C-550)與西班牙胡安.卡洛斯一世號(Juan Carlos I class)戰略投射艦,這兩者艦體長度都在230m以上,但是也都配備滑跳甲板來讓滿載油彈、全副武裝的F-35B起飛 。

實際上,以22DDH的設計,如果要納入F-35B戰機,即便理論上有可能達成,但工程複雜性與困難度勢必不低,最後的成本效益也不得划算;例如,如果要在22DDH補裝滑跳甲板,艦首重量勢必大幅增加,屆時艦體如何重新配重平衡就是一大問題(22DDH艦首已經裝有沈重的大型聲納系統);此外,F-35B在甲板上起降操作時的高溫噴流強大,對起降甲板的侵蝕將遠超以往的STOVL機種如AV-8B,例如2010年代美國海軍新造的美利堅號(USS American LHA-6)兩棲攻擊艦原始設計就已經考慮操作F-35B與MV-22等推力強大的新型艦載機,但測試結果仍發現這些機種的引擎噴流對甲板、上層結構與艦面裝備造成超乎預期的侵蝕,需要更進一步的修改,而22DDH從未進行過相容F-35B的詳細設計與測試,如果要讓F-35B上艦,之後勢必要進行許多修改與補強。依照日本外界的初步估計,考慮到需要保留飛機調度區域以及維修空間,出雲級能收容進入機庫的F-35B數量不超過10架;此外,由於出雲級的前升降機靠近艦體中線,如果要操作F-35B,就很難同時進行起飛與降落作業,降低了操作效率。

在2011年12月下旬,日本正式決定購入空軍型F-35A聯合戰術打擊機來裝備航空自衛隊,爾後在2013年7月中旬,消息傳出日本正在評估購買F-35B並搭載於航空操作護衛艦上;美國海軍陸戰隊預定在2017年開始在日本部署F-35B(配置於山口縣岩國基地) 。在2013年7月中旬,日本媒體報導日本則可能在2020年代後半引進F-35B並部署於艦上,不過隨後防衛省公開否認當前有此計畫。 除了操作F-35B的可能性之外,由於日本在2015年開始編列預算引進美製MV-22傾斜旋翼機,因此 出雲級日後勢必要搭配美國海軍陸戰隊以及日本自衛隊的MV-22(在2012年6月,美國海軍陸戰隊MV-22已經在日向號上進行起降與操作測試) ;相對於F-35B戰機,讓MV-22上艦操作的技術難度較低。

在2017年12月25日,日本共通社報導,日本防衛省正在認真考慮引進F-35B,可能選項是將已訂購的42架F-35A中部份數量改成F-35B,或者另立一個新的F-35B採購案,評估結果應該可能會出現在2018年下半發佈的防衛計畫大綱中。隨後在12月26日,讀賣新聞也引用多位日本政府官員的消息,表示海上自衛正在研究在出雲級上部署F-35B的可能性,設定在2020年代前期執行,屆時與美國海軍陸戰隊的F-35B戰機配合,基於防禦離島的作戰為主,加強美日軍事合作,強化制海與制空能力,防備中國與朝鮮的威脅。讀賣新聞表示,日本政府依然會維持以往「不擁有攻擊型航空母艦」的原則。此報導估計,如果在滿載排水量26000噸的出雲號上部署F-35B,大約能搭載10架;為了配合F-35B,出雲號必需進行必要的工程改裝,包括對甲板實施防熱處理,以承受F-35B起降時發動機的高溫熱流,此外也可能加裝前部滑躍甲板。當然,防衛省方面隨即否認目前正在研究在出雲級上部署F-35B。

在2018年2月8日,日本防衛相小野寺五典在的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透露,海上自衛隊已於2017年春天委托日本海事聯合公司研究在出雲級直升機護衛艦上搭載某種「最近開發的新飛機」,可能就是指F-35B。2016年12月,海上自衛隊就提高直升機搭載型護衛艦(出雲級、日向級)的航空運用能力等相關研究項目進行公開招標,包括對出雲級直昇機護衛艦搭載「新型飛機」的必要功能進行探討;隨後海上自衛隊在2017年4月與建造出雲級的日本海事聯合公司(JMU)簽署這項調查合約,合約費用378萬日元(約合3.5萬美元)。隨後在2018年3月2日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上,防衛相小野寺五典進一步說明,此時正在研究調查F-35B STOVL戰機部署在出雲號上操作(短場起飛、垂直降落)的可能性,而相關研究還包括RQ-21無人偵察機、MQ-8B無人直昇機等;小野寺五典表示,這項研究調查並非以引進F-35B為前提。

在2018年4月27日,防衛省公布前述由JMU提交、關於出雲號搭載「新型飛機」可行性的調查報告,然而公布的300頁的報告中大部分內容都塗黑。依照日本放送協會(NHK)等新聞披露這份報告的部分內容,其中設定的情境包括讓美國海軍陸戰隊F-35B STOVL戰機降落於艦上以及短距離起飛,想定的數量是一架,評估內容包括讓F-35B垂直降落之後對甲板與設施可能造成的損傷、事後修復所需要的時間與成本等等。依此份報告,出雲級的飛行甲板厚度與強度完全適用於F-35B的短場起飛/垂直降落操作,但是飛機升降裝置等甲板設施需要改裝。因此,目前已知出雲號運用F-35B的其中一個情境,是支援美國海軍陸戰隊F-35B作業,例如在美國海軍與日本海自聯合操作訓練,或者美軍F-35B在緊急狀況下需要迫降在艦上;然而,這份報告其他內容是否包括讓出雲級直接支持F-35B的作戰行動,目前不得而知。

 

服役經歷

2016年4月日本熊本地區發生地震後,剛服役的出雲號立刻投入救災支援任務,在4月19日將日本自衛隊在北海道的北部方面隊160名救災兵力以及40輛車輛,從北海道小樽港載運到九州災區。

在2017年5月1日,防衛大臣稻田朋美正式對海自發出命令,包含出雲號在內的海自編隊奉命執行對美國海軍補給艦的護衛任務,執行地點是從房總半島到四國之間的太平洋海域。在5月1日上午,出雲號的編隊由橫須賀基地出港,在東京灣以南洋面與美海軍彈藥乾貨補給艦李查.拜爾號(USNS Richard E. Byrd,T-AKE-4)會合,並一路護航到四國海域,而李查.拜爾號是前往朝鮮半島附近的水域,為正在警戒朝鮮飛彈試射活動的美國海軍編隊實施補給。這次護航是日本政府依照2016年3月開始實施的「安全保障關聯法」(取代了先前「集體自衛權禁止之後」廢止之前使用的「周邊事態法案」),首度賦予海上自衛隊的任務。依照「安全保障關聯法」,日本自衛隊可透過共同演練或或彈道導彈警戒監視等方式,護衛美軍艦船。日本放送協會(NHK)表示,這項護航是體現安倍內閣因應當下朝鮮半島局勢,對內外彰顯日美強大而穩固軍事同盟的舉動。

 

出雲號船艛前方的Sea RAM短程防空飛彈系統。

出雲號的下甲板機庫。

(上與下)出雲號右舷的車輛滾裝(RO/RO)坡道,能直接讓車輛駛進與駛出。

出雲號的指揮管制會議設施,可以看到三具大型平面顯示器。

出雲號的司令部會議室。

出雲號的醫院病床設施

出雲號的手術室

出雲號的牙醫診療室

(上與下)出雲號的艦上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