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授權英國生產的WAH-64,換裝英國國產發動機與電子戰系統。

WAH-64D的正面。

一架英國陸軍WAH-64D,攝於2012年10月14日 帝國戰爭博物館(IWM)Duxford分館。

台灣陸軍的AH-64E,攝於2014年7月19日台中清泉崗空軍基地。台灣是AH-64E

(原稱AH-64D Block 3)的第一個國外用戶。

 

 

 

A-64D Block2

從2002年起進行升級的AH-64 Lot 7至Lot 10,機上的航電基礎架構便經過進一步的更新,並稱為AH-64D Block 2,總數為217架。Block 2的主旨是透過航電、通信方面的改進,使AH-64D更能適應未來美國陸軍的數位化戰場需求,並使之能與RAH-66卡曼契直昇機(2004年2月取消)搭配作業。AH-64D Block 2的航電架構大量引進民間商規組建(COTS)以降低平時維護成本,並利於服役期間的升級。AH-64D Block 2的升級項目包括:換裝新型任務電腦,改用商規組件的處理器,性能比原先提高數倍,此外也換裝頻寬比原來提高1000倍的光纖資料匯流排;更新導航系統,包括增設擁有導航功能的彩色移動式數位地圖;通信方面,安裝改進後的高頻(HF)無線電機,除了可接收來自IDM數據機的傳輸資料(相容於JVMF可變信息格式),也能連接未來美國陸軍通用的武力21旅及旅級以下戰鬥指揮系統(Force XXI Battle Command, Brigade and Below, FBCB2),FBCB2由數位保密無線電系統(SINCGARS)以及加強戰場定位回報系統(EPLRS),陸軍Stryker裝甲車以及M-1A2 SEP主力戰車亦配備此系統的終端。為了加快研發時程並節約成本,前述光纖資料匯流排、彩色數位移動地圖以及新的通信傳輸設備都是直接沿用自RAH-66(波音也是RAH-66的承包商之一)。 在整合FBCB2終端之前,AH-64D的資料鏈系統只能將所獲得的偵蒐情資先傳輸給地面指揮中心,透過指揮中心的FBCB2終端轉發給其他FBCB2用戶,包括空軍E-3預警機、E-8 JSTARS聯合監視目標攻擊雷達機等(原本AH-64D的資料鏈裝備只能與其他AH-64D、OH-58D直昇機與地面指揮中心即時分享情資)。

從Lot 11~13的96架舊機升級的AH-64D以及2007至2009年訂購的45架新造AH-64D,其航電規格係以Lot 10為基礎進一步改良,為將來發展為Block 3預作準備,所以這141架改良後的Block 2又稱為Block 2 Extended,此計畫於2006年3月正式展開。與原本的Block 2相較,Block 2 Extended主要差異在於增加了雷松公司開發的ARC-231天火式(Skyfire)多頻道無線電系統。美軍原本規劃的新一代無線電系統是聯合戰術無線電系統(JTRS),此系統為軟體程式化的整合通信系統,同時包辦機上所有的HF/VHF/UHF/SACTOM(衛星通信)通信傳輸機能,藉由程式控制不同的操作波形來相容於各類語音或資料傳輸網路,升級擴充時也只需透過軟體的更新就能達成,不需牽涉硬體的更動;但由於技術問題,導致JTRS的服役期程不斷延後,使得美國陸軍只好另外進行名為多頻道航電無線電套件(Multiple-band Avionics Radio Suit,MARS)計畫來填補JTRS成軍前的空檔,而此計畫發展的系統便是ARC-231。雷松公司於2005年6月獲得第一筆為AH-64D Blcok 2 Extended整合ARC-231的合約,價值1600萬美元,稍後又在2006年1月獲得後續的多年度供貨與服務合約,總值3.12億美元。 除了AH-64D之外,美國陸軍的CH-47F與UH-60M等未來的主力機種也安裝了ARC-231,總需求量超過1100套。

ARC-231是一種視線傳輸(Line-of-Sight)的無線電系統,波段涵蓋UHF/VHF,擁有按需求配置(Demand-assigned)的軟體可程式化能力,故能支援多種無線電多重存取以及衛星通訊,並與美國陸軍用於戰場管理的藍軍追蹤器(Blue Force Tracker,BFT)相容,使BFT能透過ARC-231在空中與地面單位之間傳遞戰術資料;為了增加保密性,ARC-231內建Have Quick II型加解密器,能為語音通訊或數位資料傳輸進行加解密作業。ARC-231的衛星通信功能相當於地面部隊排級單位的PSC-5噴火(Spitfire)攜行式UHF衛星通信系統的機載改良版,能透過空軍衛星(AFSAT)、艦隊通信衛星(FLTSAT)、UHF後續衛星(UFO)等UFH波段的通信衛星進行通訊。由於ARC-231可同時取代原有的ARC-164與ARC-186無線電,因此AH-64D Block 2 Extended除了ARC-231之外,只剩下兩具ARC-201D系統。

在2007年1月,美國陸軍與波音簽署將96架AH-64 Lot 11~13翻新為Block 2 Extended的合約,合約總值11.49億美元;此外,波音生產線也一併執行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30架AH-64A升級為AH-64D Block 2的案子。首架完成改裝的AH-64D Block 2 Extended於2007年10月交付美軍。

A-64D Block3(AH-64E)以及後續改良

在2003年初首架AH-64D Block 2量產型交機時,美國陸軍便核准波音公司進行AH-64D Block 3的初期研發,重點在於將機上系統全數位化,能與地面、空中與衛星進行通聯。在2004年2月RAH-66遭取消後, 為了填補其留下來的任務空隙、充分利用RAH-66遺留下來的研發成果,並妥善運用RAH-66騰出來的經費餘裕,美國陸軍重新制訂了陸軍航空部隊的發展計畫:除了以ARH戰蒐直昇機計畫接替RAH-66、以LUH輕型通用直昇機計畫取代現有的OH-58A/C及UH-1H之外(結果ARH、LUH都選擇以現成商規機型發展為軍用機型,ARH計畫選擇了Bell的Model 407而成為ARH-70,LUH選擇了歐洲直昇機公司美國分公司的UH-145),AH-64D Block 3的發展方向也產生某種程度的轉變,首先引進更多RAH-66所發展的科技,避免研發成果付諸東流,其次也強調與美國陸軍開發中的FCS未來戰鬥系統進行整合。除了提升作戰效能外,AH-64D Block 3也強化可維修性,並降低後勤維護與操作的成本。

此外,在2003年10月,美國陸軍開始研究AH-64D Block 4的定義,主要需求包括新增多用途聯合通用飛彈 (Joint Common Missile,JCM)以及新型空對空飛彈的運用能力,並修改OFP處理器的軟體來提升機載系統的整體效能。美國國防部在2001年10月首度提出名為通用模組化飛彈(Common Modular Missile,CMM)計畫,隨後便改稱為JCM,,具備多軍種、多用途、多載具、射後不理等特性,一併取代美軍現役的TOW、地獄火與小牛飛彈 ,可用於攻擊反裝甲車輛與掩體。JCM在2003年2月通過美國國防部各軍種的操作性標準審查,在同年9月正式將需求提案書(Request for Proposal,RFP)提供給各家廠商,在2003年11月17日截止回覆時,總共有洛馬、波音與諾格、雷松等三組團隊參與競標,而最終報價於2004年1月提出。在初期競標階段,各廠商先進行一系列測試,向軍方展現各廠提案的可行性與技術成熟性,測試內容包括每個關鍵次系統,例如多模式尋標器、導引段、戰鬥部、發動機、發射架與載台的整合等等。在2004年5月,美國國防部宣布洛馬公司獲得勝利,成為JCM飛彈2005~2008年系統設計與研發製造階段的主承包商,並預定在2010年達成初始作戰能力(IOC),粗估美國陸軍、海軍的總需求量將達54000枚;此時,JCM也獲得了AGM-169的正式編號,測試階段稱為YAGM-169A。JCM為了與現有的地獄火等飛彈的M-299發射架相容,所以在外部尺寸上做了嚴格的限制,其全長1775mm,直徑178mm,翼展325mm,彈重50kg,整體尺寸外觀與AGM-114L豪米波地獄火飛彈相似。考量到JCM的使用情況廣泛,尚未發射就被敵火擊中的可能性較高,因此採用鈍感炸藥以及單節火箭發動機,因此即便被子彈或爆炸破片擊穿,也不易發生誘爆;即便飛彈在極高的溫度條件(如失火)下,飛彈也只是受熱增溫,而不易發生引爆或走火,而洛馬在測試時已經驗證其優秀的安全性。JCM使用成形裝藥雙用穿甲戰鬥部,並使用可程式化的電子引信,能根據目標特性而選擇不同的引爆時機,有效對付裝甲目標、船艦、建築、工事或軟性等不同目標。JCM採用新型單級火箭發動機,使用複合材料殼體與新型凝膠體推進劑,相較於傳統的固態火箭發動機不僅射程延長,且火光、煙霧等訊號特徵降低;JCM的續航推力調節比例由傳統火箭發動機的6:1大幅增至20:1,可確保飛彈在發射後迅速加至巡航速度,並增加燃燒作用時間以持續推動飛彈。JCM以高空高速定翼機發射時,射程可達28km以上;若從低高度、低速度的直昇機發射,射程約為16km,約是現役地獄火飛彈的兩倍。JCM同時整合有紅外線成像、半主動雷射與主動豪米波雷達尋標器,能根據不同的任務需求選擇不同的導引模式,例如雷射導引適用於非常精確的打擊任務,可將不必要的附帶傷害降至最低;紅外線成像可識別目標外型,並具射後不理能力;而豪米波雷達尋標器則擁有良好的全天候射後不理攻擊能力,當紅外線與豪米波雷達尋標器病用時,還可識別、攻擊移動中的目標。在2004年12月,洛馬公司進行了JCM尋標器追蹤小型高速目標的測試,在三級海象下共進行125次對高速航行、急速迴避之海面巡邏艇進行追蹤鎖定。為了降低設計與生產成本,JCM採開放式系統架構,並大量使用現成商規組件或既有組件,例如飛彈的導引系統使用了Mercury Computer System生產的RACE系列電腦元件,而其電子引信保險設定/解除裝置更是直接拿標槍(Javelin)反戰車飛彈的現成零件略加修改而成。除了AH-64D外,AH-1W/Z攻擊直昇機、海軍F/A-18E/F戰鬥機 、SH-60R反潛直昇機、MH-60R多功能特戰直昇機、CHARC高速偵察攻擊艇以及各型UAV無人飛行載具等也將能整合使用JCM。為了搭配JCM,AH-64D Block 4的長弓雷達也將進行對應的升級,把偵測距離提高至16km,以有效發揮JCM的長射程。不過JCM在2005年遭到美國國防部 以資金短缺、發展不順利為由取消,因此AH-64D Block 4也劃下休止符,此計畫除了JCM之外的項目隨後便併入Block 3之中。 不過在取消同時,美國國防部仍繼續推動精確導引空對地武器的研究,而美國眾議院撥款委員會也在2006年度繼續撥款5000萬美元資助洛馬進行JCM的發展;而未來美國海軍與陸軍是否會重新展開聯合空對地精確導引武器的競標,目前還有待觀察。

AH-64D Block 3以Block 1/2的改良成果為基礎,進一步引進許多新改良項目,包括全新的數位化通信傳輸系統、 以JTRS聯合戰術無線電取代過渡性的ARC-231(由於JTRS進度落後,Block 3服役初期可能仍須暫時使用ARC-231)、改善偵測系統、 換裝複合材料旋翼系統、擁有雙雷射模式與紅外線反制功能的AN/ALQ-212整合式反制系統、可管制無人遙控載具(UAV)的控制單元、新的T-700-GE-701D發動機、功率與壽命提升的齒輪箱、改良飛行操縱系統、五葉片複合材料旋翼、內建的自我診斷系統、新的內部通訊單元等,並增加JCM多用途聯合通用飛彈的運用能力。除了改良與升級的部分外,AH-64D Block 3也執行機體結構的延壽工程。

航電基礎架構部分,AH-64D Block 2已經大量運用了COTS商規組件,而Block 3更進一步換裝依照美國陸軍新頒佈的有人/無人機通用架構計畫(Manned/Unmanned Common Architecture Program,MCAP)所設計的新型航電架構。為了降低購置與維護的成本,並使服役期間的更新升級易於進行,美國陸軍在2000年代制訂了兩種新的開放架構航電規範,除了MCAP外,另一個就是通用航電架構系統(Common Avionics Architecture System ,CAAS),其中MCAP用於AH-64D Block 3以及UAV,而CAAS則用於U/MH-60M、CH-47F、MH-47G、MH-53E、A/MH-6以及ARH-70等運輸/特戰/斥候直昇機上。MCAP的基礎是一套由洛克威爾.柯林斯公司研發的有人/無人航空機通用處理器架構,隨後並以此為基礎開發用於AH-64D Block 3的開放架構任務航電系統(由波音公司主導),以及用來搭配UAV的航電(由洛克威爾.柯林斯、AAI等公司合作開發),而CAAS的航電架構亦由洛克威爾.柯林斯負責研發。在AH-64D Block 3的部分,新航電架構將使用性能提高五倍的新型任務電腦,並大量使用與其他陸軍機種共通的COTS航電組件;此外,AH-64D Block 3的OFP處理器也經過大幅修改,以因應控制UAV以及融合來自本身感測器、UAV以及友軍傳輸的影像資料所需的龐大資料傳輸/處理量,並預定引進整合認知決策輔助軟體(CDAS)來協助機組員執行機隊作戰的指揮與協調工作。

由MD-530F直昇機改裝的小鳥型UAV,AH-64D Block 3具備控制這種UAV的能力。

感測器部分,Block 3主要是針對長弓雷達與APR-48A進行升級:長弓雷達部分,將換裝新的雷達電子單元(Radar Electronics Unit,REU),具備改進過的對水面目標模式,雷達波束也更為集中,具有更好的解析度與反干擾能力,偵測距離也提高兩倍;值得一提的是,新REU的部分組件係來自於RAH-66的研發成果。至於ARP-48A的部分,信號截收頻率的範圍以及偵測距離都將獲得進一步的提升。關於UAV遙控系統的部分,機上將安裝UAV控制軟體以及由L-3易利信公司的戰術通用資料鏈(TCDL,其C波段收發天線安裝於機體兩側的武器短翼上)。此系統使AH-64D Block 3具備美軍定義的Level 4(最高階)的UAV控制能力,亦即除起飛降落之外的所有UAV飛行路線與戰術動作、即時感測器訊號傳輸等存取控制能力,讓AH-64D的乘員能控制UAV深入危險區域進行偵察甚至攻擊任務,增加自身的偵測與打擊範圍,並且降低本身的風險 ;理論上,AH-64D Block 3控制兩架無人遙控載具的組合,就能達到過去AH-64D搭配OH-58D武裝斥候直昇機的任務能力。在2006年2月至3月,AH-64D透過這套新的UAV控制系統,成功進行了小鳥(Ummanded Little Bird,ULB,改裝自波音OH-6/MD-530F輕型直昇機)與獵人(Hunter)兩型UAV的操控實驗;在此實驗中,AH-64D能在65km以上的距離與獵人UAV傳輸控制信號並回傳搜獲的影像資料,並且向小鳥型UAV傳輸地獄火飛彈的發射指令。 在2009年7月8日,AH-64D Block 3在測試中成功展示控制無人版OH-6的Level 4能力;而配備武裝的小鳥載具稱為AH-6i,。AH-64D Bllock 3配套Ku波段傳輸的無人載具資料鏈套件(UTA,由洛馬集團生產),設置在主懸翼軸承上靠近長弓豪米波雷達位置的一個儀器艙,與長弓雷達共用許多硬體組件和介面。與長弓雷達的拆裝類似,AH-64D Block 3可依照任務來選擇是否要加裝UTA套件值勤,而現階段UTA套件能控制MQ-1C灰鷹(Gray Eagle)與AAI  RQ-7影子(Shadow)無人 飛行載具。美國未來打算繼續升級UTA,使之能相容於更多不同的無人載具。

此外,根據駐韓美軍在報告中提出的需求,美國陸軍與波音在2006年1月開始研究強化AH-64D的對海打擊能力,使之能更有效地發現並攻擊海上目標。這項計畫主要是擴充機上偵測與武器系統的軟體,最主要的就是在長弓雷達系統中增加對海模式,使之能自動辨別海上船舶目標的雷達回跡,並過濾海面以及海岸線造成的雜波干擾。對於海面任務而言,長弓雷達硬體本身的解析度不成問題,只是需要增加相對應的偵測模式以及回跡參數資料庫;此外,豪米波地獄火飛彈也需要更改其控制軟體,納入對船艦的攻擊模式,而反艦用地獄火飛彈的戰鬥部也需進行更改與威力提升。AH-64D的對海模式可望在Block 3的Lot 5階段完成。

動力與飛行部分,AH-64D Block 3換裝新的複合材料旋翼系統,改為五葉片構型,葉片長度並增加6吋(15cm)。複合材料葉片不僅成本與重量更低,壽命也能獲得提升 ;而新的五葉片構型也提高了飛行的升力與性能表現。發動機部分,美國陸軍在2004年11月決定以T-700-GE-701D作為AH-64D與UH-60M的共同發動機,此型發動機換裝使用新材料製作的熱段部件,係以民用的CT-7/8/9渦輪發動機熱段為基礎發展而來,並搭配新的全權數位發動機控制系統(FADEC)以及燃油測量單元(FMU),不僅發動機熱段的壽命能增加一倍, 整體輸出功率也會比T-700-GE-701C提高4~5%,持續輸出功率達到1700馬力,2.5分鐘緊急輸出功率為2000馬力。為了配合發動機出力的提高,AH-64D Block 3也換裝一套新的齒輪箱,不僅比原本更耐用,容許的輸出功率也由原本的2814馬力提高到3400馬力。值得一提的是,舊的T-700-GE-700/701/701C都能透過換裝套件的方式直接升級成T-700-GE-701D,這也將是美國陸軍為現有AH-64以及UH-60M升級發動機的主要方式。包括新型複合材料旋翼、T-700-GE-701D發動機與新傳動齒輪箱等AH-64D Block 3的新動力系統在2004年5月進行了飛行測試,新複合材料旋翼排定從AH-64D Block3改良時程的中期開始換裝。美國陸軍將編列15~20億美元的經費,將5700具各型T-700系列發動機升級為T-700-GE-701D的規格,最終總共會有超過700架AH-64A/D以及1200架UH-60系列換裝此型發動機。

在2005年6月,美國陸軍正式與波音簽署AH-64D Block 3的研究/發展/測試與評估(RDT&E)合約,隨後又在2006年7月簽署價值6.19億美元的系統發展與驗證(SDD)合約。 從2006年8月以後,原本生產AH-64D Block 2的生產線便開始轉變為生產Block 3。AH-64D Block 3升級作業於2008財年展開,2011年起陸續交機;美國陸軍打算將手頭上所有的AH-64D系列(包括Block 1/2/2 Extended)全部升級為Block 3規格,目前打算先將284架AH-64D Block 1中的266架在2008至2015年升級至Block 3,其餘Block 1/2/2 Extended則在2016至2020預算年度進行升級。現階段AH-64D Block 3升級計畫分為三個階段共六個批次(Lot 1~6)來執行,總數為254架,每個階段都會回溯至先前批次的機體。機體結構方面,升級為AH-64D Block3業屬於「重製」(remanufactured)等級,每一架都會更換一套全新的機身。第一階段於2010至2012預算年度執行,為74架AH-64D進行升級作業,包括前期以低速率生產(LRIP)的47架Lot 1/2A/2B以及進入全速率生產階段(FRP)的27架Lot 3,執行項目包括機體結構更新、換裝新的航電基本架構、換裝新的內部通信單元、UAV控制裝備、加裝AN/ALQ-212飛機生存設備、換裝T-700-GE-701D發動機與新齒輪箱、改善飛行操作系統等,此外相關的訓練設施也一併進行修改 。第二階段於2013至2014年度執行,稱為Lot 4與Lot 5,數量各為60架,此外第一階段的74架也會予以追加;相較於第一階段,第二階段新增的項目包括內建自我診斷系統以及三軍通用的Link-16資料鏈 (原本AH-64D只能透過IDM連結也有IDM的部分陸軍、空軍載台,再由這些載台轉發信息到Link-16),以及Lot 5增加的對海接戰模式。第三階段於2015預算年度執行,除了60架Lot 6之外,之前的第一與第二階段機體也一併追加;第三階段新增的改良項目包括長弓雷達與APR-48A的升級、OFP增加決策輔助能力並強化影像整合功能、加裝可適應實戰與訓練環境的多模式雷射標定器、更新整合維護支援系統地面分析軟體以及互動式電子手冊。

在2011年11月初,第一架AH-64D Block 3交付美國陸軍。 在2012年4月,AH-64D Block 3完成了初始作戰測試和評估(Iinitial Operational Test and Evaluation,IOT&E) ,其表現相當良好。在2012年8月,AH-64D Block 3正式進入全速生產階段,平均每年可以交付約48架。在2012年10月底,美國陸軍正式將AH-64D Block 3改稱為AH-64E,以凸顯AH-64D Block 3顯著的改良程度。美國陸軍計畫至為止2020年度,投資69.44億美元完成整個AH-64E的升級計畫,總共將完成690架AH-64D。

其他升級研究

繼AH-64D Block 3之後,波音仍繼續研究阿帕契進一步提升的可能,包括開放式航電系統架構、先進處理能力的應用等,具體而言就是將RAH-66除匿蹤之外的所有研發成果 全部應用在AH-64D的改良上,包括新型HMD頭盔顯示瞄準器、操作介面、全數位化線傳飛控系統等,並增加作戰半徑、降低維修成本與部署環境限制等等 。此外,相關的研究還包括直接能量武器應用的可能性、換裝全新發動機與傳動系統、更換尾旋翼(可能應用類似RAH-66的複合材料無關節旋翼系統)、降低噪音等。 而在匿蹤方面,美國還開始在AH-64D上應用雷達匿蹤塗料,可一定程度地降低雷達回波的強度。

美國陸軍也曾考慮為AH-64D換裝新的機首旋轉砲塔,既有的阿帕契機首旋轉砲塔並沒有良好的緩衝機構,射擊時的震動與彈著分佈相當大,精確度不高 (誤差約10米位),不僅在射擊地面目標時命中率會打折扣,遇到直昇機空戰的場合更會造成明顯的缺憾。在換裝新型機首砲塔的同時,美國陸軍也打算將AH-64D的機砲載彈量大幅降至400發以減輕重量,因為在提升射擊精度與命中率之後,就不必如同以往攜帶大量砲彈來亂槍打鳥。此外,美國還在進行AESA計畫,以大幅增加AH-64D的反戰車接戰距離,將長弓豪米波雷達的有效偵測距離增至16km,地獄火飛彈的最大射程延長至20km。

此外,美國陸軍器材司令部的飛彈研發工程中心以及航空研發工程中心還發展一種新的導引型70mm火箭,稱為先進精確獵殺武器系統(Advanced Precision Kill Weapon System II,APKWS)。最初APKWS由美國通用承包,然而由於測試成績不理想,遂在2005年重新招標,此回由英國BAE美國分公司 得標,計畫改稱APKWS II,總金額9600萬美元。APKWS II是一種低成本高精確度的武器,基本上是在Hydra-70火箭的彈頭與火箭飛彈之間彈頭插入一個帶有分散孔徑式半主動雷射尋標器 (原為陸軍XM-395雷射導引砲彈的組件)、四面伸縮式控制/穩定翼與導引、簡單導航控制單元以及現成慣性導航單元的總成段,使之具備攻擊1500~6000m距離上特定目標點的能力,原週誤差公算約在半徑1.5m以內 ,此外仍然相容於現有的M-260/261或LAU-61/68火箭發射器。APKWS II的雷射尋標器安裝在四面彈翼前緣而非彈頭前端,可簡化改裝工作,並相容於現役美軍攻擊直昇機用來導引地獄火反戰車飛彈的雷射標定器,發射後利用測量每個尋標器接收誤差的方式修正彈道,筆直朝雷射光的指向前進。APKWS II經風洞測試與彈道飛行測試,證實能將自轉速率降低90%,而終端散佈面積則只有原本的1/10。與原本無導引的Hydra-70相比,這種有導引版Hydra-70的成本/殺傷比降低了1/2至3/4,隱蔽目標殺傷率增加4至20倍,將不必要的附帶破壞減至最小 。在2007年9月19日,美國海軍陸戰隊一架AH-1W在中國湖實驗場進行了APKWS II的首度直昇機試射。 以往美國攻擊直昇機在住民地作戰等場合,面對小型或低價值定點目標時,地獄火飛彈過大的威力與成本並不適合,若使用無導引火箭、機砲又怕傷及無辜;然而有了APKWS II之後,美國攻擊直昇機組員便能放心攻擊小型點目標(如對建築物特定樓層進行狙擊,而非炸垮整棟建築)並減少不必要的附帶破壞,而較多的攜帶數量也使攻擊直昇機一次可對付的目標數量增加。美軍在2009年起正式編列預算購買APKWS II,裝備於AH-64D、AH-1W、OH-58D、ARH-70、MH-60甚至MQ-8B無人遙控載具上。

在2007年3月7日,洛馬集團公開了名為直接攻擊導向火箭(Direct Attack Guided Rocket,DAGR)的研發計畫,此計畫結合Hydra-70機載火箭的彈體設計以及地獄火反戰車飛彈以及遭取消的JCM聯合通用飛彈的部分技術技術,成為一種廉價而精準的導引武器。DAGR採用半主動雷射導引機制,具備與雷射導引地獄火飛彈相同的所有功能,包括射前鎖定、射後鎖定、目標定位調整、編碼的雷射照射、靈巧飛出模式、嵌入式測試單元等,而各單元也一樣採用隨插即用的模組設計。DAGR能相容於任何可以使用雷射導引地獄火飛彈的火力平台,包括直昇機、無人遙控飛行載具以及地面、船舶發射單位等,大大降低了部署這種新武器所需的人力與經費成本。洛馬集團宣稱,DAGR能有效填補Hydra-70火箭以及地獄火飛彈之間的空檔,其射擊精確度極高,而且小巧的體積與低廉的成本使單一武器平台的攜帶數量比地獄火飛彈大為提高,更適用於需要低成本與高投射密度的反人員作戰。洛馬在2007年2月進行了DAGR的飛行測試,驗證火箭彈體在最小射程上的機動性,並於2007年底開始在直昇機與無人遙控載具上進行射擊測試。

在2010年代初期,美國陸軍開始開發地面砲火搜獲系統(Ground Fire Acquisition System ,GFAS),並規劃整合於AH-64D上。這套系統主要功能是自動偵測地面上敵方開火跡象(包括發射槍砲時的槍口火光、火箭與飛彈的火焰熱源等)並進行位置標定,並與機上的其他偵測與武器射控系統整合,將敵火位置整合於機上的戰場態勢情資之中,使飛行員能得知周遭敵火來源的精確方位、距離並迅速展開反擊。GFAS的主要感測單元是長波紅外線(Long Wave Infra-Red,LWIR)偵測器,感測裝置硬體整合於兩個莢艙中,安裝於機體兩側武器短翼尖端;而其計算處理單原則稱為Weapon Watch,具有極高速的處理系統,能處理LWIR感測器傳來的敵方開火信號資料並立刻進行標定、測距、識別武器種類(根據後端的進行資料庫比對),並將相關資訊整合於機上既有感測器(如TADS/PNVS感測器以及長弓豪米波雷達)提供的戰場態勢圖像之中,機員可直接按下按鈕就自動將TADS與PNVS感測旋轉塔對準GFAS提供的敵火來源方位,進行進一步的目視觀測試別;而GFAS還可直接將敵火定位情資直接輸入機上武器射控系統,節省還擊的反應時間。當然,GFAS也與機上的數位資料鏈路整合,使資料鏈上各友軍直昇機與地面單位都能分享敵方開火位置的資訊,大幅強化整個部隊的環境意識能力。GFAS是先前一個名為環視先進概念與科技展示(Overwatch Advanced Concept and Technical Demonstration,ACTD)計畫的成果,其功能包括目標偵測、定位、識別等,偵測的敵火發射來源包括敵方固定翼機、旋翼機、無人飛行載具(UAV)、地面車輛、來自砲塔或隨地架設的砲火等,此計畫已經做過地面測試,安裝於固定的感測旋轉塔上。在建築物林立的住民地環境下,很難使用雷達判斷地面上的敵方火力工事,而照傳統的方法更很難直接搜索手持輕型武器的敵方人員;而使用光電偵測的GFAS就能讓直昇機組員得知周遭正在開火的火力位置,更有機會進行精確而即時的反擊回應。在2011年春,GFAS系統開始部署於101空降旅進行測試評估。在2012年,美國陸軍航空應用科技部門(Aviation Applied Technologies Directorate,AATD)頒給 Radiance Technologies, Inc.一紙價值700萬美元的合約,將GFAS整合於AH-64D上。GFAS 並不需要更動機上原有的軟硬體系統架構,而是透過一個阿帕契閘道處理器(Aircraft Gateway Processor)與機上的航電進行連結整合。

第二次波灣戰爭/阿富汗戰場表現

2003年3月,以伊拉克海珊政權支持恐怖主義以及擁有大規模殺傷武器(化武)為由入侵伊拉克,而這也是AH-64D長弓阿帕契首度參與實戰。在 第二次美伊戰爭中,美軍共有120架AH-64D與50架AH-64A參戰。AH-64D第一次實戰射擊由美軍第三步兵師的直昇機營創下,在科威特邊境以豪米波地獄火飛彈擊毀伊拉克一個前哨站,次日一架AH-64D則在納希利亞附近以地獄火飛彈擊毀一輛伊軍戰車。

在2013年3月24夜間,美國陸軍第11航空團集結三個AH-64D攻擊直昇機中隊,對伊拉克共和衛隊麥地那師發動一次遠程打擊;然而,有備而來的伊拉克地面防空部隊痛擊了這批AH-64D,除了一架起飛後就墜毀之外,出動的30架幾乎全部被擊中,還沒找到麥地納師就不得不放棄任務返航,其中一架受損過重而在敵區就地迫降,負傷的機組員逃走後被伊軍俘虜。這場戰鬥是源於一個不周密的作戰計畫,不僅後勤與協同不足,且低估伊拉克的戰力。2013年3月自由伊拉克作戰展開後,美軍大量使用空中武力來清掃正在從巴格達城外駐地陸續移動的伊拉克共和衛隊(此時美軍許多地面部隊還來不及到位),而當時美軍確信猛烈的空中攻勢已經重創並打散了這些移防中的伊拉克地面部隊。

在3月24日,美國陸軍決定使用新服役的AH-64D長弓阿帕契機隊,攻擊準備用火車移防的共和衛隊麥地那師裝甲部隊。制訂攻擊計畫時,第5集團軍原本希望AH-64D部隊從敵軍側翼實施打擊,避開防空密度最高的地區,然而這遭到第11航空團團長William Wolf上校拒絕。William Wolf上校認為地面戰將十分短暫且戰況一面倒,所以他期望一次性投入3個AH-64D中隊到這場可能是唯一一次的大規模地面作戰,並從正面強攻。在1991年第一次波斯灣戰爭中,美國決定以空軍F-15E噴射戰機炸射從高速公路逃往巴格達的共和衛隊殘部,而不是陸軍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部隊,結果漏掉許多共和衛隊兵力,因此美國陸軍攻擊直昇機部隊似乎有意討回顏面。投入的三個中隊裡,第227航空團第1營負責戰區西側,第6空騎團第6中隊和第2中隊負責東側。

根據計畫,三個AH-64D中隊從集結區Udairi起飛後,在3月23日下午抵達最近才被第3步兵師控制的公羊點(Objective Rams),在當地與一支提前數天出發的燃料補給車隊會合,補充燃料後飛往60公里以外的作戰區,攻擊情報指出的、準備用火車移防的麥地那師裝甲部隊。為了讓AH-64D機隊獲得最大程度的作戰自由,空軍支援與間接火力被刻意減少;不過這也意味著一旦戰況出乎意料,深入敵境的AH-64D機隊很難及時獲得有效的支援火力。另一個隱憂則是,由8輛滿載彈藥與燃料的卡車組成的燃料車隊沒有得到裝甲部隊護送,而且會長時間遠離無線電通信範圍,可以說是極度脆弱;雖然美軍有派遣觀測小組監視公羊點的安全,且理論上此區域已經被美軍第三步兵師掃蕩過,然而當時急於快速推進的美軍地面部隊沒有時間跟兵力仔細清理這個區域。

而這次的遠程打擊任務本身也充滿困難,目標區是城鎮住民地,識別伊軍與平民與發揮火力都充滿阻礙,事先也沒有派遣無人機(UAV)進行偵察(UAV單位其他任務已經滿檔);同時,氣象預報也警告行動可能會受嚴重霧霾與沙塵暴干擾。而為了降低誤傷平民而引發的負面政治效應,這些AH-64D機隊不僅不能攻擊該城鎮的清真寺、醫院、加油站等設施,甚至不準以這些地方做掩護。

在3月24日,所有AH-64D照計畫飛往公羊點;然而當他們抵達公羊區時,才發現公羊點的著陸空間擠滿了許多計畫外的美軍直昇機,他們試圖掠奪補給車隊的燃料。雖然補給車隊指揮官強硬地拒絕其他直升機組的加油請求,但為了趕走這些直昇機、騰出空間讓執行任務的AH-64D降落,整個作戰計畫被嚴重耽誤;更嚴重的,補給車隊攜帶的燃料也不夠為所有執行任務的AH-64D補給。經過討論,AH-64D機隊比原訂計畫晚晚2小時發起進攻,且由於燃料不足,第6空騎團第2中隊從攻擊序列中排除;即便如此,第6空騎團第6中隊的21架AH-64D也只有14架得到額定燃料補給。

依照原本作戰計畫,美國空軍與地面砲兵會先對目標區實施壓制,軟化防禦;然而,AH-64D機隊延後發起攻擊並沒有與其他單位協調,結果空軍與砲兵仍照原訂時間實施了攻擊。結果,等AH-64D飛入攻擊區時,已經是友軍壓制好幾小時之後的事,伊拉克軍有充分時間從反空襲疏散與偽裝狀態恢復埋伏與作戰狀態。攻擊的AH-64D機隊起飛後,第6空騎團第6中隊一架AH-64D迅速墜毀,其他機隊仍繼續執行任務。不久之後,電子截收與情報單位捕捉到大量無線電和電話訊號,但太多而太短暫,所以頂多只能提醒攻擊的機組人員,伊軍已經察覺他們的來到。

三個前往攻擊的AH-64D機對都經歷相似的遭遇:飛行途中突然遭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密集砲火齊射,從輕機槍到57mm防空砲、RPG火箭等;AH-64D機隊都沒有察覺到他們已經陷入伊軍布置的火力陷阱,所有直昇機在很短的時間內都遭到擊中而失去作戰的能力。例如,第6空騎團第6中隊經過一個城鎮時,城內的電燈突然熄滅(可能是共和衛隊事先擬定的交戰信號),不久後就陷入漫天火網之中,而第227航空團第1營的A連也碰上類似情況。第227航空團第1營B連一架AH-64D對一輛疑似配備武器的卡車開火,但這似乎也是伊軍一齊開火的信號。許多AH-64D機隊不得不違反規定向清真寺與醫院方向還擊,否則根本無法脫身。

呼號Vampire 12的AH-64D陷入防空火網,之後40分鐘內拼命想找一處火網缺口但都無法離,一發砲彈貫穿機身下方打傷飛行員的大腿,仍繼續勉強操作飛行控制踏板;之後該機一具發動機、飛行管理電腦與液壓系統陸續被擊中失效,而且為了規避防空砲火,Vampire 12不斷失去高度。在無法爬升的情況下,Vampire 12不得不在敵區迫降,受傷的機組員被迫棄機逃亡,由於負傷走不快,最後遭伊軍俘虜。這架躺在田地裡的AH-64D連同周遭歡呼的伊拉克民兵(發現這架直昇機的農民宣稱是他以步槍擊落的)就登上全球各大媒體,並在網路上廣為流傳;而這些被俘機員的畫面同樣上了全球各媒體的頭條。

2003年3月24日戰役中,一架被擊傷的AH-64D被迫在伊軍區域迫降,
遭伊拉克地面部隊擄獲,照片在國際各大媒體流傳。

1991年第一次波灣戰爭戰敗後,伊拉克陸軍努力研究如何更好的對抗AH-64這樣的攻擊直昇機。伊軍重組了防空部隊,每個防空營都配置12到18輛配備小口徑對空槍砲或肩射防空飛彈的軍用、民用小型皮卡,並以少量夜視鏡輔助;在防區縱深大量部署由特種部隊組成的觀察小組,光在伊拉克南部就有485個。這些觀察小組發現敵軍接近時,會以手機警告後方的伊軍防空營。伊拉克防空營會估算敵軍直昇機隊的可能攻擊路線,並發射大量砲彈組成火網;這些砲火並不能直接準確鎖定特定目標,而是組成綿密火網讓敵軍直升機自己撞進去。因此,這些伊軍防空砲單位只配備少量夜視鏡來指揮,並以曳光彈作為最低限度的協同與瞄準手段。為了達到最好的作戰效果,伊軍射程較遠的57mm高射砲引信統一設定在500英呎高度引爆,將陷入火網的敵軍直昇機壓制在低空;而伊軍也發現美軍直昇機在城鎮中不喜歡在有大量電線桿的情況下非得太低,以免撞上。因此,利用57mm火砲,伊拉克防空營能把AH-64壓制在不會太高(用手持輕武器打得到)、又不會過低(步兵會來不及瞄準)的高度。當然,伊軍也利用美軍事先宣布不得攻擊清真寺、醫院等地點的交戰規則。

這場戰役中,從敵火中撤退的AH-64D幾乎都被擊中,平均每架被命中15至20次,有一架被命中29次;總計這些AH-64D共有62片旋翼被擊中,八具發動機受損,其中16片主旋翼、6片尾翼、6部引擎、5套傳動軸、6組駕駛艙玻璃損壞過重直接報廢,有幾架AH-64D的夜間飛行設備也被打壞。這些AH-64D上還有八枚被敵火擊中的地獄火反戰車飛彈,其中3枚在降落時還燃燒著。

這次行動暴露美軍計畫的許多不足;原本阿帕契長距離突擊預案是在沒有防空威脅的條件下擬定,證實與實際戰場狀況不符。在行動規劃上,此次行動低估了不同單位協調以及後勤支援的複雜度,高估了事前空襲與陸軍砲兵(ATACMS飛彈)的壓制效果,並且制定自縛手腳的接戰規則,最重要的是,美軍低估了伊拉克陸軍的能耐與作戰意志。這次作戰證明有相當數量的伊軍沒有被美軍絕對優勢的空襲打垮,他們不僅在十年間仔細研究了美軍AH-64直昇機的作戰方式、制訂許多對抗手段,並承受住美軍空襲的壓力,仍然堅忍地進行了分散、偽裝並堅守在戰場上,在美軍直昇機進入火力陷阱時迎頭痛擊。此次美軍能將損失控制在這個程度,完全歸功於AH-64完善的生存設計。

原本美軍試圖以空中炸射擊毀那架在3月24日夜裡迫降在敵區的AH-64D,但由於次日雲多而作罷;隨後美軍也打算以多管火箭發射ATACMS來摧毀該機,但怕傷及平民而放棄。伊軍找到這架AH-64D的殘骸並拍照,在國際各大媒體與網路流傳,影隨並以卡車運走這架AH-64D。兩天後,美國特種部隊發現伊軍將AH-64D殘骸隱藏在巴格達機場附近,於是引導美軍實施空中攻擊,順利將其摧毀;一週後美軍拿下巴格達機場,也順利收回了該機殘骸。

3月24日失利後,第11航空團隔天便補充了6架AH-64,而且在四天內完成所有直昇機的修復作業 (部分AH-64D損傷過重無法修復)。這場戰役失利後,美軍迅速修正了錯誤;2天後美軍再度出動大量AH-64D進行長距離打擊,這次行動的規劃與協調更為完善,事前火力壓制之後短短數分鐘AH-64D機對就展開行動,作戰期間也得到友軍F/A-18的配合與掩護。這一次,AH-64D機隊維持在更高的高度與速度,並不進行懸停,雖然這犧牲了攻擊準確性,但極大程度減少被命中的機率。這一次,沒有任何一架阿帕契被擊落,並摧毀相當數量的伊軍防空單位。

 

在2003年3月28日戰役中被伊拉克擊落的美軍AH-64D。

3月28日晚間,第101空降師在兩個AH-64攻擊直昇機營的掩護下在卡巴拉南方80km處與麥地納師爆發戰鬥,摧毀20多輛伊軍車輛,美軍方面則有2架AH-64受創墜毀,其中一架以上下顛倒的姿勢上了照片,也在網路上廣為流傳;不過這兩架AH-64的機員都順利逃生。這回美軍及時找到了墜毀的AH-64D,順利救出機員,並將機身、機上武器裝備以爆破或掩埋的方式加以處理,避免被伊軍俘虜。當美軍第三步兵師突破卡巴拉之後,第三師直屬的AH-64以及第11航空團的21架AH-64D協同第三師往前直衝,並在在4月2日遭遇麥地納師的一個機械化步兵營。這回第11航空團的AH-64D一吐怨氣,摧毀了一個戰車連、兩個砲兵營以及一個防空部隊,本身則有8架AH-64D被子彈擊中。這次交火是伊軍最後一次有系統的協同反擊。至美軍獲得勝利,101空降師的AH-64單位宣稱擊毀866個目標,第三師的AH-64則命中200個目標;而美軍總計有5架AH-64H因墜毀或受創過重而無法修復,不過沒有任何機員陣亡。

AH-64在第二次波灣戰爭中吃了些悶虧,但這並不是此機設計上有問題或者不合時宜,而是伊拉克在雙方實力相距太懸殊的情況下,專為對付AH-64直昇機而設計出 一些廉價而相對有效的戰術;這些小規模的戰術舉動最終起了一些作用,造成一些損害,但無法根本上扭轉戰爭的走向。雖然許多被擊傷的阿帕契無法繼續執行任務,但是真正被擊落的只佔極少數,而且乘員都生還,證明阿帕契的優異防護能力還是起了作用。AH-64D擁有 水準以上的電戰系統,在實戰中被證明能有效反制雷達或紅外線導引的防空飛彈,但是面對無導引武器時仍一籌莫展。 此外,AH-64打從一開始便著重於獵殺戰車與裝甲車輛,其武裝都朝此方面發展,比較不適合對付 地面步兵:例如,AH-64的30mm機砲是為了對付裝甲車而設計,雖然穿甲能力強,不過射速便顯得太慢,彈藥投射量與涵蓋率不如AH-1的20mm機砲,因此AH-64的武器中大概只有70mm火箭中配備鋼鏢彈頭者才比較適合射擊敵方步兵。再者,美國陸軍攻擊直昇機發射武器時會 停懸以增加準確度,不像美國海軍陸戰隊AH-1W開火時仍保有100km/hr左右的速度,被擊中的機率自然較大。不過,整體實力遠居優勢的美軍只需調整戰術,多注重不同兵種協同作業以及視前的情報蒐集,AH-64D部隊仍能有效執行任務並減低傷亡。

依照2000年代美軍AH-64D在阿富汗高原地形(由於飛行高度較高且夏季氣候炎熱,發動機實際輸出功率有所下降)操作部署的表現,其高空性能表現大致優於UH-60通用直昇機;然而,在14000英呎的飛行高度(4267m)作戰時,AH-64D的籌載表現明顯下降,安全籌載通常只包括一具火箭莢艙以及兩枚地獄火反戰車飛彈(如果需要籌載更多武器,就必須拆除長弓雷達)。而英國版WAH-64(見下文)由於發動機功率較為充裕,因此在阿富汗作戰環境下的表現較佳。在美國AH-64D Block3服役之後,由於換裝更新型懸翼以及推力更大的T-700-GE-701D發動機,將可改善這類問題。

 

外銷

放眼全球攻擊直昇機市場,雖然A-64D無疑是最昂貴的機種,完整配備的最新機型的報價甚至是歐洲虎式、A-129等攻擊直昇機的二至三倍;但挾 其優秀的性能、先進的裝備(尤其是堪稱最大賣點的長弓豪米波雷達)、強大的火力以及歷年服役與實戰中的出色表現,許多歐洲、亞洲乃至於中東國家還是爭相採購AH-64D,成為1990年代後期以來全球最暢銷的攻擊直昇機。即便美軍AH-64D在科索沃、阿富汗以及第二次波灣戰爭等戰場上的表現受到若干質疑,但仍絲毫無法動搖此機在國外潛在客戶眼中的崇高地位,外銷成績遠遠超過體型與籌載太低的歐洲虎式與A-129、推出較晚且無實戰經驗背書的美製AH-1Z,以及難與國際主流接軌的俄羅斯Ka-50/52等其他在外銷市場上遭逢的對手。在2001年以後,波音已獲得美國、荷蘭、英國、日本、新加坡、以色列、科威特、希臘等國的167架新造AH-64D訂單 ,此外還有將165架AH-64A升級為AH-64D的合約,這些數字還不包括後來打算引進的國家(例如台灣、韓國)以及美國陸軍即將執行的AH-64D Block 3改良計畫。在2008年,美國國防部批准MIMEX計畫,出售美國陸軍多餘的260架AH-64D Block 1,開放給各盟國自由選購,這又將吸引一些國家進行採購。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AH-64的原始設計缺乏如同AH-1W/Z般的抵抗鹽分、濕氣的全機耐腐蝕設計,此點一度受到許多國人的質疑,因為台灣正好處於亞熱帶潮濕的臨海氣候;幸好AH-64D開始廣為外銷售後,波音也能根據客戶需求進行相關的機身處理,因此這個問題是可以解決的。 每一種AH-64D的外銷版本都會根據客戶的需求而選用不同的裝備,以下便分別予以介紹:

荷蘭

荷蘭購買的AH-64DN,服役初期並未配備長弓雷達套件。

注意短翼兩側加掛AMASE電戰莢艙,是AH-64DN最大的外型特徵。

在1990年代初期,荷蘭軍方開始研擬購買新一代的攻擊直昇機 ,第一階段總共有美國AH-64D與AH-1W、德法合作的虎式、義大利A-129與南非CSH-2茶隼等攻擊直昇機參與,最後只有AH-64D與虎式闖進第二輪。荷蘭空軍與荷蘭防務裝備採購委員會(DMP)傾向購買設計成熟 、經過巴拿馬及波灣實戰驗證且與美軍同步的AH-64D(當時虎式還只有四架原型機),然而經濟事物部(MEZ)基於與歐洲國家的經濟互惠,希望參與德國與法國當時仍在進行的虎式攻擊直昇機研發案,以為荷蘭的國防產業帶來較大的利益。經過多年的爭執後,採購AH-64D的一派終於佔得上風。在1995年3月24日,荷蘭空軍正式與麥道簽約購買30架AH-64D,成為AH-64D的頭一筆外銷實績,而荷蘭也成為第三個採用AH-64系列的北約國家 ;而荷蘭的決定也對當時正在進行的英國攻擊直昇機案造成相當影響,英國果然也在1995年7月宣布跟進購買AH-64D(見下文)。荷蘭本身賦予這批直昇機AH-64DN的型號,全部30架於1998年5月至2002年4月交機完畢。在接收AH-64DN之前,荷蘭先向美國陸軍租借12架AH-64A供換裝單位作為訓練之用,提前熟悉阿帕契的操作與性能,租期從1996年11月開始,配合AH-64DN的交機進度而逐步歸還美軍,至2001年的2月全數交還給美國。荷蘭購買的30架之中,有22架編入荷蘭空軍第201與302中隊擔負戰備任務,其餘8架則留在美國胡德堡基地組成「荷蘭阿帕契訓練分遣隊」,作為荷蘭軍方新進人員換裝訓練與實地戰術操作演練之用。

荷蘭AH-64DN基本上以美國AH-64D Block 1的標準製造,不過全面採用T-700-GE-701C發動機,此外荷蘭一開始並未替AH-64DN購置長弓雷達。在2003年9月,荷蘭空軍也簽約購買30套M-TADS/PNVS箭頭光電系統來取代AH-64DN原有的舊式TADS/PNVS。此外,Terma公司也為AH-64DN發展出名為阿帕契模組化存活裝備(Apache Modular Survivability Equipment,AMASE)的整合式電戰防衛套件,從2004年起於AH-64DN上進行實地測試。AMASE製作成莢艙的形式,安裝於武器短翼的尖端;此種圓柱狀莢艙由五個模組段構成,分別安裝不同的電戰裝置:前、後兩端的模組通常為飛彈接近警告系統(MAWS)的天線,中間三個模組段則能根據需求安裝不同的套件,包括干擾絲/熱焰彈發射器、射頻反制系統、紅外線定向干擾機(DIRCM)等等。此種模組化艙段的設計能使AMASE輕易整合不同的反制裝備,十分利於後續的升級作業,而將AMASE莢艙安裝於短翼尖端也利於取得360度的作業方位。目前荷蘭AMASE選用的反制裝備包括:諾格集團的AAR-54紫外線飛彈接近警告器、Terma公司的AAQ-24(V)的復仇女神(Nemesis)紅外線定向干擾器以及熱焰彈灑佈器,整套系統由Terma公司的ALQ-213(V)電戰管理系統負責整合控制(安裝於座艙內)。

由於荷蘭軍隊規模日益裁減,荷蘭空軍已經在2004年將6架AH-64DN停役封存,目前正尋找可能的買主;而縮減機隊規模而省下的操作維持費用可能會用來採購長弓雷達套件。

英國

英國陸軍WAH-64於2004年3月在海洋號兩棲突擊艦上進行操作測試。

為了替換英國陸軍陣中服役已久、由通用直昇機改裝兼任的大山貓(Lynx)AH-7武裝直昇機,英國國防部在1993年展開新一代攻擊直昇機的招標,總共有麥道AH-64D、貝爾AH-1眼鏡蛇以及歐洲直昇機公司的虎式參與競標。經過兩年半的競爭之後,英國在1995年7月13日正式選擇了AH-64D作為陸軍下一代攻擊直昇機,並授權英國偉斯特蘭(Westland)公司生產。此種英國版AH-64D被廠商稱為WAH-64,而英國軍方則稱之為AH Mk-1。在1996年3月,英國國防部與麥道、偉斯特蘭簽署67架WAH-64的採購合約,此外還包括68套長弓雷達(多餘的一套用於訓練)、980枚地獄火飛彈以及204組搭配的M-299飛彈發射架,合約總值25億英鎊(40億美元);爾後英國國防部又追加了BAE System旗下SELEX公司開發的直昇機整合輔助防禦系統(HIDAS),使得合約總值增為30億英鎊(46億美元)。加總所有相關採購與研發經費總和後,英國這67架WAH-64的總花費為58.4億美元,平均每架花費8716萬美元。

由於WAH-64採用了許多英國開發的次系統,需要時間進行研發整合,因此波音直到1999年年底才將頭兩架WAH-64的完整機身移交給偉斯特蘭公司進行最後的系統安裝,而之後的67架則是先由波音公司製造零組件,接著由偉斯特蘭公司進行組裝。在2000年3月,偉斯特蘭將第一架完工的WAH-64交付英國陸軍,而第一支裝備9架WAH-64的中隊則在2000年12月達成初始戰備能力(IOC),全部67架於2003年12月交付完畢,不過機上的部分新系統直到2004年才完成所有的測試。英國的67架WAH-64之中,48架分屬於三個直昇機團的六個前線作戰中隊,其他有8架隸屬於QinetiQ基地的671訓練中隊,此外還有一架WAH-64配屬於667中隊負責裝備發展測試工作,同樣配置於QinetiQ基地,至於其餘9架則是平時封存的損耗預備機。 英國的WAH-64在2004年達成了初始操作能力(IOC),並在2007年達成全戰備能力。

WAH-64的基本構型與美國本身的AH-64D Block 1相當,不過換裝英國自製的發動機、通信與電子戰等裝備。發動機方面。WAH-64換裝英國Rolls Royce的RTM-322型渦輪發動機,此種發動機亦被EH-101、NH-90等歐洲直昇機採用,正常運作時的最大持續功率為1842馬力,30分鐘最大持續功率為2101馬力,2.5分鐘緊急出力則為2472馬力,此等輸出功率比T-700-GE-701C增加了10~16%。由於WAH-64仍沿用原有的傳動系統,因此平時的實際輸出功率仍與原本一樣;然而在高溫潮濕的熱帶環境,或在空氣稀薄的高空、高原環境下,WAH-64就能展現較高的功率輸出,在只剩一具發動機運作的情況下也能產生較大的緊急功率。此外,RTM-322的功力餘裕也能提供較多的電力,以滿足日益增加的機載裝備電力需求。電子戰方面,WAH-64換裝前述SELEX公司提供的直昇機整合輔助防護系統(HIDAS),這是全世界第一種專為直昇機設計的整合電戰系統,整合了BAE的Sky Guardian 2000雷達預警接收器(RWR)、洛馬集團的AAR-57飛彈預警系統(CMMS)、BAE的Apollo射頻(RF)干擾器與Series 1223雷射預警接收器、Vinten的Vincon 78 series 455型干擾絲/熱焰彈灑佈器、Terma的AAQ-24(V)紅外線定向干擾機等次系統;在美國AH-64D正式換裝ITT的AN/ALQ-211(V)1電戰系統之前,HIDAS堪稱全球所有阿帕契直昇機上最先進完善的電子戰系統。通信方面,WAH-64服役初期使用與美軍AH-64D相同的IDM數位資料鏈, 爾後則換裝英軍新一代的BOWMAN整合式保密數位無線電通訊系統,這套系統的主承包商是美國通用集團的英國分公司。 在2003年6月,英國國防部與通用英國分公司簽署合約,為WAH-64進行BOWMAN的整合工作。

在交機之初,WAH-64仍沿用上一代的TADS/PNVS光電感測系統,不過其上的雷射標定器增加了用於訓練的低功率模式,以減少系統損耗。在2003年WAH-64全面交機以後,英國軍方旋即準備引進M-TADS/PNVS箭頭光電系統來取代性能不敷使用的老一代PNVS/TADS。在2005年5月,英國國防部與奧古斯塔.偉斯特蘭(Agusta Westland)簽署價值3.55億的合約,為英軍67架WAH-64換裝M-TADS/PNVS以及配套的TEDAC和改良型IHADSS頭盔顯示器,而稍後奧古斯塔.偉斯特蘭也與次承包商身份的洛馬集團簽署價值2.12美元的合約,由洛馬提供67套M-TADDS/PNVS套件。第一套M-TADS/PNVS於2007年4月交付英國陸軍,並在2007年第三季完成安裝並展開測試,首批四架的換裝於2009年1月完成,而全部67架的換裝作業則在2010年完成。武裝方面,WAH-64使用英國CEC-Marconi Dynamics與地獄火飛彈原廠洛克威爾合作開發的硫磺(Brimstone)反戰車飛彈 ,相當於英國版的AGM-114L,沿用AGM-114L的彈體,而雷達尋標器、火箭發動機以及戰鬥部都換裝英國自行開發的新產品,並裝載於英國自行開發的三聯裝發射器上 (直昇機、固定翼機通用);硫磺飛彈全長1.8m,直徑17.8cm,全重48.5kg,配備主動豪米波雷達(工作頻率94GHz)尋標器以及能對付戰車反應裝甲的雙節成形裝藥戰鬥部(Tandem Shaped Charge,TSC),固態火箭推進 ,射程約12km,兼具攻擊地面車輛與海面船艇的能力 ;之後硫磺飛彈的進一步發展型號還配備半主動雷射/主動豪米波雷達複合尋標器,在結合美國AH-64攻擊直昇機的測試中,曾展現直昇機轉向時發射並大角度轉彎攻擊離軸目標的能力。除了WAH-64之外,皇家空軍的龍捲風(Tornado)TR.4打擊機、EF-2000戰機、新購的F-35A聯合戰術打擊機乃至於無人飛行載具等都可掛載硫磺飛彈 ,這種適用於高速飛機的特性是地獄火所無的。硫磺飛彈的設計工作於1996年展開,2005年服役,英國號稱其反戰車效率比AGM-65G小牛空對地飛彈高3倍,比BL755集束炸彈高七倍 。 WAH-64使用的70mm火箭為英國自行發展的CVR-7型,具有比原來美製Hydra系列更高的速度以及略遠的射程,機首30mm機砲也使用挪威製造的MPT-LD高爆彈,具有延遲引信以及燃燒效果。此外,WAH-64增加了旋翼除冰防護裝置以及低高度警告系統,並引進美國開發的IFAS內載預備燃油系統。

英國WAH-64使用的硫磺豪米波雷達導引反戰車飛彈,堪稱英國版的豪米波地獄火飛彈。

英國陸軍的WAH-64成軍不久,隨即投入阿富汗與伊拉克的戰事之中,主要的作戰任務包括為友軍地面部隊、車隊提供空中密接支援,或是擔負運輸車隊以及運輸直昇機隊的護航工作等等。由於WAH-66的HIDAS電戰防護系統比美國同時期的AH-64D更完整,提高了對抗肩射或野戰機動防空飛彈的能力,遂容許其在較高的高度飛行,不用為了避開防空飛彈而降低高度,進而落入小口徑機砲、RPG戰防火箭等無導引武器的攻擊範圍。英國的WAH-64實現了每機一套長弓雷達,不過拜發動機功率提升之賜,WAH-64在較高的高度作業時仍能保有足夠的動力,不像美軍AH-64D往往必須卸下長弓雷達才有辦法在高空作業。執行密接支援任務時,英軍通常會派遣專門的地面管制員來指揮空軍定翼機隊與陸軍攻擊直昇機,而地面部隊有時還會以肩射戰防火箭來標定目標;不過WAH-64由於飛行速度和高度遠比噴射機低,而且擁有解析度極佳的長弓雷達,因此更能清楚觀測地面目標並予以識別,因此當地面部隊遭遇敵軍時,WAH-64的飛行員時常兼任空中管制員的角色,指揮高速的空軍噴射攻擊機對地面敵軍實施炸射。英國陸軍的AH-64D在阿富汗執行任務時,便經常加裝IAFS模組來延長續航力 ,使任務飛行時間由原本的2小時增加到3小時;而雖然機砲彈藥攜帶量大減,不過仍足以讓一個雙機編隊執行50次地面射擊。現階段WAH-66與美國自用的AH-64D一樣只配備IDM數位資料鏈,尚未與英軍新一代BOWMAN數位無線電系統整合,因此WAH-64在指揮其他戰機炸 射時,通常還是使用語音無線電,甚至連MQ-9型無人攻擊機的地面控制員也能透過衛星資料鍵,在千里之外控制無人機上的語音無線電與WAH-64通話。

此外,在2004年的3月1日至31日,WAH-64在英國海軍海洋號(HMS Ocean L-12)兩棲攻擊艦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艦艇/直昇機操作極限測試(SHOL),旨在驗證阿帕契在軍艦上操作的種種特性與需求,課目包括起降以及著艦整補、維修等,這締造了阿帕契系列首次在軍艦上的操作紀錄。同年11月 ,WAH-64又在皇家方舟號航空母艦上進行類似測試 。英國陸軍與英國海軍已經達成協議,在海外特遣任務中部署8架WAH-64於航空母艦或兩棲攻擊艦上,取代原本大山貓AH MK-7直昇機的任務,提供皇家海軍陸戰隊所需的空中密接支援。

以色列

以色列的AH-64D-I, 兩翼尖端的半球狀物就是EL/K-1891衛星通訊天線。

從1990年開始配備AH-64A的以色列,在1999年派遣飛行員前往美國對AH-64D進行試飛與考察,隨後在2000年初決定斥資4億美元,將其AH-64A機隊中的12架升級為AH-64D,並保留升級另外12架的優先選擇權。不過當新任以色列空軍司令上任後,在2000年4月更改了原始決策,改為訂購24架全新建造的AH-64D;不過礙於經費不足,此一計畫在2001年被刪減為購買新機8架以及將1架現有AH-64A升級,爾後以色列又於2002年5月斥資升級另外3架現有AH-64A(不包含長弓雷達),使以色列的AH-64D機對規模達到12架。以色列購買的長弓阿帕契型號為AH-64D-I,以色列軍方稱之為毒蛇(Saraf)。第一架AH-64D-I在2003年6月出廠,由於機上整合許多以色列製造的裝備,所以該機並未立刻交付以色列空軍,而是留在美國進行一連串測試整合工作。以軍的首批三架AH-64D-I於2005年4月初交付以色列,其餘9架則於2006年交機完畢。隨後以色列又追加訂購6架,使AH-64D的總數增為18架。以色列8架新造AH-64D-I的總成本為5億900萬美元,平均每架相當於5655萬美元。

以色列AH-64D-I的機體按照美國AH-64D Block II Lot7的標準製造,使用推力提升的T-700-GE-701D發動機,並因應以色列陸軍的需求 加裝不少以色列自製的新系統,大幅強化資料傳輸能力、電子戰能力與戰場管理能力。資料傳輸方面,以色列的AH-64D換裝 自家Rafael公司的Ravnet-300數位AM/FM多模式UHF/VHF無線電系統,具備抗干擾的語音與資料傳輸能力,此外另外配備Elta公司的EL/K-1891寬頻衛星通信系統,其半球狀衛星天線位於兩翼尖端上緣,成為AH-64D-I在外型上的最大特色。原本AH-64D的資料鏈只是運作在傳統VHF無線電的數據機(IDM)而已,頻寬只足以傳輸雷達光點,很難傳輸影像,而且容易受地表障礙物的阻隔,故英、美兩國都在研究可使用天波通信的HF頻通訊系統取而代之;而AH-64D-I的EL/K-1891寬頻衛星通信系統則可直接透過衛星,將光電系統攝得的影像傳 至地平線以外的站台,讓地面指揮單位看SNG現場轉播,是全球第一種具備此類能力的攻擊直昇機(美國自家AH-64D則是要等到換裝ARC-231 MARS多波段無線電系統之後,才擁有相若的能力)。電戰自衛方面,AH-64D-I以自家Elisra研發的先進自衛套件(ASPS)來取代原本的美製電戰裝備,整合有SOS-65(V)威脅警告器、SPJ-20電子反制/接收系統與被動機載警告系統(PAWS),其中PAWS整合了SPS-20低頻雷達警告器、SPS-25高頻雷達警告器與LWS-20雷射警告器(在機首部位設有多個突起的接收器);而SPJ-20則能針對脈衝都卜勒與連續波信號來源進行偵測與反制。由於以色列對於反制低空防空飛彈十分重視,所以AH-64D-I的兩個短翼後端總共設置了四組干擾絲/熱焰彈發射器,比其他國家的AH-64D增加一倍。此外,以色列版AH-64D-I加裝Elbit公司研發的HELIC3OM戰場管理系統,整合了 機上導航定位、感測系統與電子地圖等系統,並透過資料鏈獲得來自友軍的即時戰場資訊,能將所有相關的資料形成戰場環境資訊以及特定目標資 料,顯示於螢幕的電子地圖上,使飛行員能對周遭戰場態勢一目了然,並直奔指定的攻擊目標。 偵測方面,以色列在2002年7月正式決定為AH-64D-I購置M-ATS/APS箭頭先進光電感測系統 ,而似乎所有的AH-64D-I都配備了長弓雷達系統。在長程偵察監視與目標標定支援任務中,AH-64DI可在翼下加裝四具230加侖副油箱,使任務半徑達達500km。

新加坡

在1998年,新加坡開始與美國洽商購買AH-64D,並於2000年5月正式簽約購買8架,並保留12架後續選擇權,成為第一個採用AH-64D的亞太國家;這比交易還包括2具備用發動機、216枚地獄火反戰車飛彈與9120枚70mm的Hydra-70火箭,連同直昇機本身在內,合約總值約6.2億美元。在2001年8月,新加坡宣布行使選擇權,使新國的AH-64D總數增至20架。新加坡的第一架AH-64D於2002年5月交付,不過這些AH-64D一開始並未歸國,而是送抵位於亞利桑納州馬拉納基地的新國空軍接機單位,進行為期三年半的換裝訓練。直到2006年2月,首批三架AH-64D才返抵新加坡正式部署。從2006年1月起,第二批12架AH-64D開始交付新國空軍。新加坡的AH-64D的規格與裝備比照美國的Block II Lot7,而且是全球第一批配備M-TADS/PNVS箭頭光電系統的AH-64D。美國在一開始並不願意將長弓雷達售予新加坡,直到2000年簽約前夕才改變態度。在2005年12月,新加坡陸軍與美國聯合防衛集團的AAI公司簽約,將新國AH-64D使用的兩套Type-300校靶裝置升級為Type-310。

日本

日本陸上自衛隊的AH-64DJ, 由於單位成本極其驚人,僅採購13架便告取消。

為了替換陸上自衛隊日漸老舊的AH-1S攻擊直昇機隊,日本防衛廳在1990年代後期提出AH-X新一代攻擊直昇機計畫,打算至多購入100架新型攻擊直昇機,以及300具發動機。AH-X案在1998年9月以後加快建案步調,期望在2005年就能開始服役,在2015年全面汰換AH-1S。防衛廳在19999年7月正式向歐美各大直昇機廠商發出AH-X的提案徵詢書,總共有波音AH-64D、貝爾AH-1Z以及歐洲直昇機的虎式參與競標。由於防衛廳要求AH-X必須在日本本土進行建造,歐美競爭廠商便各自尋找日本本土廠商進行合作,其中波音與富士重工組成團隊,而貝爾則與三井重工合作。在2001年8月27日,防衛廳宣布AH-64D獲勝 ,型號戰訂為AH-64DJP,爾後正式定名為AH-64DJ,共計採購60架AH-64D與23套長弓雷達系統;除了前10架A-64DJ透過商售管道由波音原廠直接製造外,後續50架則由富士重工組裝。

日本在2002至2006年間編列前11架AH-64DJ的預算,其中平成14年度(2002年)的首批兩架的經費為119.5億日圓,平成15年度的2架為101億日圓,平成16年度的兩架為148億日圓,平成17年度編列的兩架則為142億日圓。以平成16、17年度的訂購成本計算,每架AH-64DJ平均耗資6500萬美元。第一架由波音原廠製造的AH-64DJ在2004年12月5日出廠首飛 ,首批兩架於2005年12月運抵日本,由富士重工重新組裝並進行內部測試後,於2006年3月15日移交陸上自衛隊,隨後轉移至明野飛行學校的飛行實驗隊進行測試和換裝評估作業。 陸上自衛隊的AH-64DJ將分別部署於陸上自衛隊北部、東北、東部、中部與西部等五個方面隊直屬的反戰車直昇機中隊,替換原有的80架AH-1S。以AH-64DJ替換AH-1S後,每個中隊的機數由16架減為12架,不過由於AH-64DJ的綜合性能較AH-1S高出甚多,因此每個中隊的實際作戰效能不減反增。

日本的AH-64DJ的規格比照美國Block 2 Lot7,並依照日本陸上自衛隊的需求進行修改,包括加裝若干日本自製系統。首先,AH-64DJ雖沿用Block 2的航電架構,但是把原裝的任務電腦及處理器更換為日本自製的系統處理器(SP)、武器處理器(WP)以及顯示處理器(DP)。在通信導航方面,AH-64DJ加裝日本自衛隊標準的「新野外無線電/聲音處理裝置」,為此原有的IDM數據機也稍事修改以便配合之;此外,機上還增設TACAN/VOR/ILS等無線電導航系統。感測方面,AH-64DJ直接採用新一代M-TADS/PNVS箭頭光電系統以及配套的TEDAC。整體而言,AH-64DJ的航電能力相當於美方經過AA6605計畫升級的AH-64D Block 2,不過由於AH-64DJ換裝了自製的新型處理單元,所以航電核心的運算能力可能略高於美國的AH-64D。武裝方面,日本在AH-64DJ上配備美製AIM-28 ATAS刺針空對空飛彈,是全球AH-64D使用國中第一個(目前也是唯一)將空對空飛彈列為正式裝備的國家。AH-64DJ的ATAS刺針空對空飛彈採用雙聯裝發射器,安裝於短翼尖端的掛載點,故每次總共可攜帶4枚。為了適應北海道地區的雪地氣候,AH-64DJ可以選擇以滑橇起落架取代原本的三點輪式起落架。此外,日本陸上自衛隊也在考慮是後續交機的AH-64D是否要比照美國新推出的Block 3規格建造。

依照防衛廳最初的計畫,60架AH-64DJ的單機平均成本應為60億日圓(5500萬美元),然實際上頭兩架AH-64DJ的單機成本(含機體與發動機)卻高達103億日圓(9400萬美元),得整個計畫的成本 遂大為增加 。由於日本AH-64DJ是授權生產,成本立刻加上相當於單價1/3的權利金;再者,日本防衛廳仍依照過去陸上自衛隊訂購的傳統,每年編列數架的預算,使得相關採購/生產作業很不經濟,單位成本進一步攀高。除 了成本問題之外,日本AH-64D下單時是Block 2規格,但美軍隨即就要將AH-64D升級為Block 3,導致日本成為Block 2的最後一批用戶,剛服役就會與美軍產生落差,勢必又得花上一筆可觀的費用 進行提升,引發日本國內的質疑與反彈;此外,AH-64D雖然資訊傳輸整合及協同作戰能力優良,但卻無法與陸上自衛隊的相關單位進行整合(尤其是與既有的AH-1S攻擊直昇機)。在2007年9月,英國詹氏防衛週刊報導日本 防衛廳鑑於AH-64DJ過於昂貴 且持續飆漲,加上波音方面由於AH-64D生產體系改組或關廠,使AH-64DJ的生產與零件供應大亂,日本方面的裝配作業面臨合約與零組件來源的雙重問題,種種原因促使日本從2008年度開始停止訂購AH-64DJ。

日本在2008年3月正式決議暫停採購AH-64D,重新進行評估,至此時僅訂購了13架 ;納入富士重工在AH-64DJ案中建立生產線的400億日圓投資以及相關違約金等項目,13架AH-64DJ的每架平均成本高達212億日圓(2億美金以上),竟然是航空自衛隊F-15J戰鬥機的兩倍 ,也是最初預定的單機60億日圓的三倍多。在找到可行的替代方案之前,日本陸上自衛隊將暫時進行AH-1S的延壽計畫來替代。

在2008年8月16日,日本防衛省正式確定停止購買富士重工組裝的AH-64DJ,並放棄在2009年度訂購的三架,使得日本購買AH-64DJ的總數停留在10架。取消AH-64DJ之後,日本防衛省重新擬定AH-X攻擊直昇機計畫,考慮目標除了波音原廠生產(可能在 韓國或新加坡組裝)的AH-64D Block3、貝爾AH-1Z這兩個先前一起評估的老對象之外,川崎重工由OH-1發展的攻擊直昇機版也可能再度上馬, 而上一輪競標中率先出局的歐洲虎式直昇機也很可能捲土重來。

在2010年1月,富士重工對日本政府提出金額350億日圓的民事賠償,理由是該公司依照日本政府的合約與指示生產AH-64DJ,為此也支付相關權利金與採購生產設施的費用給波音公司,原本應當於後續量產作業中逐步回收,但日本政府卻片面解除合約,造成富士重工的重大損失;然而,防衛省則認為採購預算分年度編列,每筆合約各自獨立,因此沒有義務賠償富士重工。

在平成23年度(2011年)防衛預算中,防衛省又再編列一架AH-64DJ的預算,額度為54億日圓,以2010年底匯率,約為6500萬美元。

希臘

在2003年9月,希臘與美國簽約購買12架全新製造的AH-64D,價值8億1900萬美元,並保留4架後續選擇權,希臘稱之為AH-64DHA。這批AH-64DHA比較AH-64D Block 2 Lot 10的標準建造,全數配備長弓雷達套件,並使用M-TADS/PNVS箭頭光電系統。不過希臘空軍對AH-64D既有的電戰裝備並不滿意,遂另外招標購買電子戰系統,競爭者包括美國諾格集團提出的機載 生存裝備(Aircraft Survivability Equipment,ASE)以及英國SELEX的HIDAS,其中ASE整合的組件包括AN/ALQ-162(V)6電子干擾機、AN/ALQ-39B(V)2雷達與雷射接收預警器。由於HIDAS較為昂貴,只能購置12套,而較便宜的ASE在相同預算下則能買14套,不過希臘空軍最後還是選擇了數量較少、價格較高但性能較佳的HIDAS。第一架AH-64DHA於2007年1月交付,其餘11架也在2007年結束前交付完畢。與希臘原有的20架AH-64A/A+相同,新購的12架AH-64DHA也都部署於第一攻擊直昇機團(1 TEEP)之中。

科威特

早在1997年,科威特就向美國提出購買16架AH-64D的要求,連同4具備用發動機、384枚地獄火反戰車飛彈以及19918枚Hydra-70火箭。在2001年簽署的FMS發價書(LOA)中,科威特將合約內容改為16架AH-64D、8套長弓雷達、288枚AG-114K地獄火飛彈以及96枚AGM-114L豪米波地獄火飛彈,並使用與英國WAH-64相同的HIDAS電戰套件,總計花費8億6800萬美元。這批AH-64D以美軍Block 2 Lot 7的標準建造,並全數配備M-TADS/PNVS箭頭光電系統。第一批6架AH-64D於2007年3月交付科威特。

埃及

當埃及訂購的第二批12架AH-64A+交機完畢後不久,埃及空軍又在2000年9月決定將陣中全部的35架AH-64A/A+升級為AH-64D,並於2001年12月3日正式簽約,全部35架在2007年1月改裝完畢。此一升級計畫比照美國Block 2 Lot 7的標準,並將發動機升級為T-700-GE-401C,合約總值4億美元。由於埃及經費有限,此升級案並未包括加裝長弓雷達以及APR-48A無線電干涉儀。

在2009年5月底,埃及又透過美國軍售管道向美國增購一批新造的AH-64D Block 2,包含12架A-64D Block 2機體、27具T-700-GE-401D渦輪發動機、36套次套的M-TADS/PNVS箭頭光電系統、14套A/ALQ-144(V)3紅外線反制系統、14套AN/APR-39B(V)2雷達警告器、28組M-299四聯裝地獄火反戰車飛彈發射器,以及搭配的複合材料水平尾翼、IHADSS整合式頭盔瞄準器、相關後勤維修與備份零附件等項目,總值約8.2億美元。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在2002年,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開始研擬將陣中所有30架AH-64A/A+升級為AH-64D Block 2,並於2005年2月在該國首都阿不達比舉辦的2005年國際防衛展(IDEX 2005)中正式宣佈,至於正式合約則於2006年8月正式簽約(總值15億美元)。聯合大公國購入的裝備套件(含備份)包括32套長弓雷達、32套APR-48A無線干涉儀 、32組M-TADS/PNVS光電儀與33套AN/ALQ-211(V)電子戰套件,以及240枚AGM-114L豪米波地獄火飛彈、49枚配備高爆破片戰鬥部的AGM-114M、90組M-299飛彈發射器, 因此聯合大公國升級後的每架AH-64D都擁有長弓雷達及相關配備。聯合大公國這30架AH-64的升級作業與美國改良96架AH-64(Lot 11~13)成為AH-64D Block 2 Extended係一同進行, 並於2008年5月至2009年11月陸續完成改裝並交付聯合大公國,而美國提供的相關換裝/訓練支援則會持續到2010年11月。

在2010年底,阿聯又向美國增購30架配備長弓雷達的新造AH-64D Block 3,在2010年11月3日由美國防衛安全合作協會(US 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 ,DSCA)送交美國國會審理,使阿聯的AH-64D機隊規模一舉擴充到60架。包含先前30架AH-64D的升級案,阿聯的60架AH-64D採購/升級總額高達50億美元,包括採購120具GE T-700-701D發動機、70套APG-78長弓豪米波雷達等相關次系統。

台灣

 在2000年代初期,台灣開始向美國恰購AH-64D,而美國政府也在2002年5月原則同意出售30架AH-64D給台灣,只待台灣方面完成建案並編列預算。在2007年,台灣國防部正式啟動購買AH-64D的「天鷹案」, 打算斥資740億新台幣(約26億美元)購買30架AH-64D Block 3、15套長弓雷達套件以及相關的彈藥(包括豪米波雷達導引地獄火飛彈)、零附件等。在2008年10月5日,美國國防部安全合作署(DSCS)將一波對台軍售送交美國國會審核,包括這30架AH-64D的採購案。在2010年10月29日,美國政府與波音完成簽約,為台灣生產這30架AH-64D Block 3(這是首批出口的AH-64D Block 3),首批6架於2013年10月交機,在2014年7月30日生產完畢。由於另有專文介紹台灣攻擊直昇機案,在此便不予贅述。

印度

在2010年12月22日,美國國務院國防安全合作署(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DSCA)通知美國國會,印度申請以商購模式購買22架AH-64D Block 3(合約已經在2012年8月底簽署)裝備於印度空軍,配套項目包括50具T700-GE-701D發動機、12套AN/APG-78長弓豪米波雷達、23套M-TADS/PNVS箭頭光電系統、812枚AGM-114L-3長弓地獄火反戰車飛彈542枚AGM-114-R-3地獄火二型飛彈、245枚RIM-92H刺針Block 2空對空飛彈、30mm機砲所需的砲彈以及通信、導航、零附件、訓練彈、訓練模擬器、訓練工作與技令手冊文件等,總價值14億美元。 根據印度方面的新聞,AH-64D是在打敗俄羅斯Mi-28N攻擊直昇機等對手之後,獲得印度方面的訂單。 這筆攻擊直昇機交易是印度空軍未來10年購買900架直昇機(總值相當於2000億盧比,合37億美元)計畫的一部分,其他項目包括15架重型運輸直昇機(競爭者包括美國CH-47以及俄羅斯Mi-26等)、139架中型通用直昇機、340架輕型觀測斥候直昇機、90架海軍用直昇機、65架輕型攻擊直昇機等。 

在2018年6月12日,美國國防安全合作局(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DSCA)通知國會,美國國防部透過海外軍售管道( Foreign Military Sale,FMS)批准一項對印度的軍售,主要包括支持印度透過直接商售管道(Direct Commercial Sale,DCS)向美國採購6架AH-64E的相關項目,合約總值約9.3億美元。此項目包括6架AH-64E的機體、14具T700-GE-701D 渦輪軸發動機、四套AN/APG-78長弓射控雷達、4套雷達電子單元(Radar Electronic Units,REU)Block III,四套AN/APR-48B現代化雷達頻率干涉器(Modernized Radar Frequency Interferometers,M-RFI)、 180枚AGM-114L-3長弓地獄火反戰車飛彈(Hellfire Longbow)、90枚 AGM-114R-3地獄火2型(Hellfire II)反戰車飛彈、200枚刺針(Stinger)Block I-92H空對空飛彈,7套現代化目標獲得系統與駕駛員夜視系統(Modernized Target Acquisition Designation Sight/Pilot Night Vision Sensors,MTADS-PNVS)、14套嵌入式GPS慣性導航系統(Embedded GPS Inertial Navigation Systems,EGI)等,此外還包括火箭、訓練用假彈、30mm機砲砲彈、詢答器、訓練模擬器、通信裝備、後備與維修料件、工具與測試裝備,支援裝備,維修與恢復支援、人員訓練與相關訓練設備、技術文件與刊物、美國政府與承包商工程與後勤支援服務、其他關於計畫的子項目與服務等。此合約主承包商包括洛馬集團位於奧蘭多的分公司( Lockheed Martin Corporation, Orlando, FL)、通用電機(General Electric Company, Cincinnati, OH)、洛馬任務系統與感測器分公司(Lockheed Martin Mission Systems and Sensors, Owego, NY)、長弓有限公司(Longbow Limited Liability Corporation, Orlando, FL)以及雷松公司(Raytheon Company, Tucson, AZ)。

卡達

在2012年7月10日,美國國務院國防安全合作 署(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DSCA)通知美國國會,將出售卡達24架AH-64D Block 3(AH-64E),合約總值30億美元,相關零附件包括56具T700-GE-701D渦輪發動機、27套AN/ASQ-170現代化目標獲得系統(M-TADS)、27套現代化駕駛員夜視系統(M-PNVS)、12套AN/APG-78長弓豪米波雷達射控雷達(FCR)、28套AN/AAR-57(V)7通用飛彈警告系統(Common Missile Warning Systems)、30套AN/AVR-2B雷射預警接收器、28套AN/APR-39A(V)4電子截收系統、28套AN/ALQ-136(V)5干擾系統、160套頭盔顯示瞄準器、干擾絲與熱焰彈發射器、GPS全球定位接收器、30mm機砲彈與相關附件、地獄火反戰車飛彈系統、Hydra火箭、刺針空對空飛彈系統以及配套的可程式化信號處理器(Reprogrammable Micro Processor)等。

印尼

在2012年9月20日,美國國務院國防安全合作 署通知國會,出售印尼8架AH-64D Block 3(AH-64E)。

 

韓國

早在2001年,韓國國防部便推動名為AH-X的攻擊直昇機計畫,打算購買36架新型攻擊直昇機來取代老舊的AH-1S,主要競爭對手包括AH-64D與貝爾的AH-1Z;然而在此同時, 韓國另一個龐大的自製攻擊/通用直昇機計畫也在醞釀,就是由韓國國防研究所與相關航太產業所支持的韓國多任務直昇機計畫(Koeran Multi-Role Helicopter,KMH)。在2001年,韓國國防部決定擱置外購的AH-X,全力支持KHM。在2003年9月,韓國 國防部正式宣佈投資128億美元來進行韓國多任務直昇機計畫, 將購買新一代攻擊直昇機與中型通用直昇機,全面汰換韓國陸軍現有各式作戰用直昇機如UH-1H、AH-1J/S、Bell-412以及OH-6等等 ,初步預定購買270架。KMH計畫以本土廠商自行主導研發,不過基於實務考量,仍將引進外商協助;韓國要求此案中 ,韓國國內廠商的自製率達63%,如扣除從海外進口的30%的原物料,則國產化比率可達90%以上,每架直升機平均造價為149億韓元,其中攻擊型將至少採購170架,通用型至少300架。KMH於2004年3月正式對外公開招標,在攻擊直昇機部分,一開始AH-64D與貝爾AH-1Z是最主要競爭者,其他競爭者還包括歐洲直昇機公司的虎式以及義大利A-129,而來自俄羅斯的Ka-52K幾乎是未戰先敗。由於 韓國在採購美國F-15K戰機時包括一個附帶條件──將部分AH-64D的機身製造工作交給 韓國航太公司(Korea Aerospace Industries,KAI)進行,KAI並在2004年初交付了第一架AH-64D的機身給波音公司,故原本以為AH-64D幾乎已經勝券在握,不料竟然在2004年下旬第一階段決選時宣告出局,堪稱大爆冷門;據說是因為 韓國希望新攻擊直昇機重量在6800kg左右,而AH-64D則明顯超出。

然而在2005年左右,基於預算因素,韓國政府決定取消KMH計畫,重新整理;新的計畫稱為韓國直昇機計畫(Koeran Helicopter Program,KHP),優先進行通用直昇機(KUH)的研發,主承包商為韓國航太工業(KAI)公司,國外廠商為歐洲直昇機集團,在2005年9月正式簽約,採購數量為245架;待KUH結束(約2010年左右)後, 韓國航太才集中力量研發攻擊直昇機(KAH)。由於AH-1S的汰換刻不容緩(最遲預計在2018年除役),因此原本遭擱置的AH-X外購計畫又被提出,目標是採購美國二手的AH-64D,認為能盡快交付 韓國陸軍填補空檔,同時取得與駐韓美軍的共通。在2008年,美國國防部正式批准MIMEX計畫,出售美國陸軍多餘的260架AH-64D Block 1,開放給各盟國自由選購。同年4月,基於MIMEX,美國軍方表示願意向韓國出售AH-64D Block 1,韓國國防部並於同年9月初批準並著手進行AH-X計劃;美國方面提出的初步價格為每架機體137億韓元,如果加上其他所有附帶的翻修、升級費用,預計每架總值可達300億韓元 ,整個計畫總值達一兆韓元,相當於7.44億美元左右。不過此案隨即在韓國政府與軍工界引發爭議與角力,韓國直昇機產業自然擔心AH-X將嚴重威脅到韓國國產攻擊直昇機的前途。此外, 韓國軍方也對最新規格的AH-64D Block 3表達高度興趣,很可能會要求這批直昇機翻修升級至Block 3規格。

在2008年11月,美國決定將部署在韓國的24架AH-64D全部調回美國本土科羅拉多州駐地,準備前往阿富汗或伊拉克值勤。原本美軍預定以A-10密接支援攻擊機來接替AH-64D遺留的空缺,然而在2009年1月13日,美軍卻臨時決定以12架F-16來接替此一任務,因為年事已高的A-10需要進行詳細的結構檢修。由於F-16的任務特性差距太大,其速度與高度過高,根本不適合擔任對地密接支援,因此這個突發狀況立刻成為AH-X專案加速引進AH-64D的最好理由。

在2009年1月14日,韓國陸軍透過媒體宣布,表達希望獲得36架AH-64D;在1月15日,相關人士向韓國媒體表示,AH-X項目負責人、韓國官員、美軍在 韓國軍事顧問小組(JUSMAG-K)已經舉行會談,雙方對韓國的採購計畫都感到高度興趣。在會談中,韓國擬在2012年獲得首批 18架AH-64D,並在2014年獲得第二批18架。然而隨後此案仍變成公開競標,角逐者包括AH-64D Block 3、AH-1Z以及義大利奧古斯塔偉斯特蘭(AgustaWestland)和土耳其航太(Turkish Aerospace Industries)合作的T-129(義大利A-129的土耳其版)等 ,韓國打算購買36架 。依照美國國防合作組織(US 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DSCA)在2012年9月的報告,如果韓國打算購買的機型是AH-64D Block 3(稍後改稱AH-64E),總值約36億美元,相關裝備與武器彈藥包括84具T-700-GE-701D渦輪軸發動機、42套M-TADS/PNVS箭頭光電系統、36具AN/APG-78長弓豪米波雷達、36套AN/APR-48A無線電頻率干涉儀、42套AN/APR-39雷達警告器、45套AN/AVR-2B雷射警告器、43套AAR-57(V) 3/5通用飛彈警告系統(CMWS)、42套AN/APX-123詢答器(Transponder)、81套加強全球定位與慣性導航系統(Embedded 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s with Inertial Navigation)、120套IHDSS-21改良型頭盔顯示系統(Improved Helmet Display Sight Systems)、38套30mm鏈砲、90套AN/ARC-201E單通道地面與空中無線電系統(Single Channel Ground and Airborne Radio System,SINCGARS)、90套AN/ARC-231無線電、42套AN/ARC-220無線電、80套M-299地獄火飛彈發射器、400枚AGM-114R1半主動雷射地獄火反戰車飛彈(Semi-Active Lasers,SAL)、438枚RIM-92H刺針Block 1(Stinger)空對空飛彈、774144發供鏈砲使用的M-789 30mm高爆雙用彈藥(High Explosive Dual Purpose, HEDP) 以及相關的訓練與後勤服務;而如果選擇AH-1Z(無長弓雷達),總價值則為26億美元。

在2013年4月中旬,AH-64E正式獲得韓國的攻擊直昇機訂單。在2013年8月底,波音與美國國防部正式簽署一紙固定價款分年合約,由美軍海外軍售管道(Foreign Military Sale,FMS)出售36架AH-64E給韓國,價值16億美元( 售予波音公司的機體合約最高金額9億441萬8647美元),2016到2018年交機。

在2018年3月中旬,消息傳出韓國打算增購第二批AH-64E,數量可能最多達40架;為此,韓國官方考慮國產K-2戰車減產約300輛,以騰出增購AH-64E的經費。

伊拉克

在2014年1月27日,美國國防部的防衛安全合作協會(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DSCA)通知國會一筆對伊拉克的阿帕契直昇機軍售案,以及附帶的零組件、訓練與後勤支援服務,總價值約48億美元,15日內國會無異議則自動生效。這比軍售包括24架AH-64E長弓阿帕契直昇機的機體,56具T700-GE-701D渦輪發動機、27套AN/ASQ-170箭頭改良型目標獲得與瞄準系統(M-TADS)、27套AN/AAR-11 改良駕駛夜視系統(M-PNVS、 12套AN/APG-78長弓豪米波射控雷達與雷達電子單元(Radar Electronics Unit)、AN/APR-48現代化無線電頻率干涉儀(Modernized Radar Frequency Interferometer,M-RFI)、28套AN/AAR-57(V)7通用飛彈警告系統(Common Missile Warning Systems)、28套AN/AVR-2B雷射偵測預警系統、28套AN/APR-39A(V)4或APR-39C(V)2雷達信號截收警告裝置、28套AN/ALQ-136A(V)5電子干擾器、52套AN/AVS-6駕駛員夜視鏡、90具阿帕契整合飛行頭盔顯示瞄準系統(Apache Aviator Integrated Helmets)、AN/APX-117敵我識別詢答器、整合全球定位與慣性導航單元、MXF-4027 UHF/VHF無線電、60具地獄火反戰車飛彈發射器、480枚AGM-114R地獄火反戰車飛彈、30mm鏈砲與動力單元、30mm鏈砲彈藥、Hydra 2.75吋空射火箭、M211與M212先進紅外線反制熱焰彈與發射器、其他後勤零附件、技術與訓練文件資料、相關訓練設施、人員訓練與後勤技術支援服務等。

 

AH-64D在外銷市場上雖然戰果輝煌,但也並非完全無敵,例如在西班牙與土耳其的競標案便踢到鐵板。AH-64D曾在2000年代初期參與西班牙的攻擊直昇機計畫,當時西班牙還一度打算從美國陸軍或國民兵租借8架AH-64D進行測試評估;不過在2003年9月,西班牙還是選擇了歐洲直昇機公司的虎式HAD型攻擊直昇機。土耳其在1995年展開的攻擊直昇機競標案中也曾向波音邀標,不過土耳其在此案要求極高的工業互惠與技術轉移比例,波音無法接受因而最早退出。土耳其一開始選擇了AH-1Z,但雙方因工業互惠、技術轉移比例與價格談判破裂,導致此案在2004年重新招標;然而波音依舊無法接受土耳其在此案中開出的條件,故未在2005年12月5日的最後期限前回覆提案徵詢書。

回上頁   回第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