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堅級兩棲突擊艦

2004年的LHA(R)提案,艦體為全新設計, 不過整體佈局大致仍沿襲胡蜂級兩棲突擊艦。此想像圖中配備與DD(X)驅逐艦

相同的DBR雙波段相位陣列雷達系統(包含VSR/MFR),位於艦島上方的塔式結構裡。

2005年的LHA(R)想像圖,基本上算是最後一艘胡蜂級 兩棲突擊艦馬金島號(USS Makin Island LHD-8)的放大改良版

,風險與成本相對最低,最後LHA(R)就是依照此種概念進行設計。

 (上與下)美利堅級兩棲登陸艦首艦美利堅號(USS America LHA-6)在2012年6月4日下水的畫面。

試航中的美利堅號。

(上與下)由前方看美利堅號,甲板上停放AH-1Z攻擊直昇機、MV-22傾斜旋翼機以及F-35B戰機。

畫面中美利堅號甲板上有較多的MH-60直昇機。

美利堅號甲板上停滿MV-22傾斜旋翼機。

由艦尾看美利堅號。相較於先前美國海軍的LHA/LHD,兩艘美利堅級Flight 0(LHA-6、7)取消了艦尾塢艙

,艦內所有空間都用於航空操作。

(上與下)由艦尾俯瞰美利堅號

在2016年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PAC 2016)中的美利堅號

(上與下三張)美國海軍陸戰隊F-35B戰機測試評估中隊(VMFA-211)在美利堅號上進行最後階段的操作測試評估

(為期三週)。攝於2016年10月下旬太平洋水域。

由後方看美利堅號,此時甲板上停放的都是F-35B。

四架F-35B編隊飛過美利堅號上空。

在2016年11月5日,一架F-35B在美利堅號以滿載(外掛+內載武器)構型起飛,此時兩翼下派龍總共外掛四枚

GBU-12鋪路II(Paveway II)雷射導引炸彈的測試彈。這是F-35B的第三階段發展測試(DT-III)的項目。

一架F-35B在美利堅號的機庫裡吊換舉升風扇。

停放在美利堅號機庫內的MV-22。美利堅級的機庫規劃了兩個挑高區(稱為high hat) ,MV-22可在這些維修區域

展開機翼,進行較大幅度的維修保養如更換發動機等(先前胡蜂級只能在飛行甲板上露天進行這類工作)。

(上與下三張)在2019年10月上旬,美利堅號首次搭載13架F-35B進行實戰部署,

確認了從兩棲突擊艦轉換成「閃電航母」的能力。

美利堅級二號艦的黎波里(USS Tripoli LHA-7)在2017年5月1日在HII的浮動乾塢準備沈降下水。

美利堅級Flight 1(LHA-8起)會更改設計,恢復艦尾塢艙,可搭載兩艘LCAC氣墊登陸載具。由於F-35B在美利堅號

操作時發現一些問題,因此LHA-8的相關設計也會對此修正,包括將縮小艦島、在右舷前部增加一個MV-22停機位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美利堅級兩棲突擊艦/美國

(American class,LHA(R))

承造國/承造廠 美國/Ingalls ,Northrop Grumman Ship Systems(2011年3月成為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HII)
尺寸(公尺)

長257.3 寬32.3 吃水8.9

排水量(ton) 滿載44971長噸(45693ton)
動力系統/軸馬力 LM-2500+燃氣渦輪X2/70000

艦首推進器*1

雙軸 

航速(節)

21~22

偵測/電子戰系統

AN/SPS-48E 三維對空搜索雷達*1(LHA-6、7)

AN/SPS-49長程對空搜索雷達*1

AN/SPY-6(V)2 S頻相位陣列雷達*1(LHA-8~)

AN/SPN-35C 精確對空進近引導雷達*1

BFTT編隊戰術訓練系統

CEC聯合接戰能力系統

AN/SLQ-32電子戰系統

MK-12敵我識別器

IVN整合視頻網路

AN/SRC-55 HYDRA 登陸部隊無線電通信系統

AN/TPX-42 ATC 近程空中管制資訊系統

AN/WSN-7 RLGN 雷射陀螺儀導航系統

射控/控制系統

SSDS MK-2 Mod 4B船艦自衛系統

AN/SPQ-9B追蹤雷達*1

人員 船員1059(含軍官65),搭載部隊1687名
艦載武裝

MK-49公羊(RAM)21聯裝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X2

MK-29八聯裝海麻雀防空飛彈X2(使用ESSM防空飛彈)

MK-15方陣近迫武器系統X2

12.7mm機槍X7

艦載機 一般模式:

F-35B STOVL戰機*6~10

MV-22傾斜旋翼運輸機*12

CH-53K運輸直昇機*4

AH-1Z攻擊直昇機*7~8(或AH-1Z攻擊直昇機*4,UH-1Y通用直昇機*3)

MH-60特戰直昇機*2

 

制海模式:

F-35B STOVL戰機*20以上

MH-60直昇機*2

姊妹艦

Flight 0:二艘

艦名 簽約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LHA-6 American 2007/6/1 2009/7/17 2012/6/4 2014/10/11
LHA-7 Tripoli 2012/5/31 2014/6/20 2017/5/1 2018

Flight 1:

艦名 簽約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LHA-8 Bougainville 2017/6/17 2019/3/14 2024

 


 

1976至1980年進入美國海軍服役的五艘塔拉瓦級(Tarawa class)兩棲突擊艦使美國海軍的三度空間兩棲作業能力有了突破性的發展,但隨著歲月的流逝,至2011年她們就會陸續屆滿35年的役齡限制 。美國海軍雖然曾考慮對塔拉瓦級實施SLEP延壽工程,將其使用年限延長至50年,但此案隨後便因不切實際、不符合成本效益而作罷。因此,全新後續艦的開發勢在必行。

從2001年度起,美國便開始研究塔拉瓦級的後繼艦並發出需求文件,考慮的方案包括建造胡蜂級(Wasp class)兩棲突擊艦的改良型,或者另起爐灶採用全新設計,而此一替代計畫就是所謂的LHA替代計畫(LHA Replacement,LHA(R),又稱LHX)。在同一時間,美國海軍也進行CVN-21與DD-21(後來改稱DD(X))等新一代艦艇研發計畫,許多未來美國海軍將使用的嶄新共通技術(包括整合電力推進系統、指管通情裝備、先進相位陣列雷達、武器系統等等)便能統一開發,將成果用於不同的造艦計畫上,如此便能免於個別規劃,節省不少時間、人力與金錢。相較於現役LHA、LHD,LHA(R)最主要的變革 是撤除了艦尾塢艙的設計,騰出更多空間用來容納體型比既有機種更大的F-35B聯合戰術打擊機與MV-22傾斜旋翼機。LHA(R)使用高性能燃氣渦輪主機、更具效率的電力系統、新一代聯網指管通情系統等,操作的主要載具為F-35B型STOVL打擊機、MV-22傾斜旋翼運輸機、MH-60運輸/特戰直昇機、AH-1Z攻擊直昇機、UH-1Y通用直昇機等。美國政府將LHA(R)的研製工作交給諾斯洛普.格拉曼集團的船艦系統公司(Northrop Grumman Ship Systems, Inc.,NGSS),該公司旗下的Litton/Ingalls造船廠正是當年塔拉瓦級的建造商。

LHA(R)早期的一種概念設計,採用非傳統佈局,艦島結構位於中央,左側為旋翼機操作區,

右側為STOVL戰機起降區,滿載排水量高達60000ton。此種方案成本風險最大,最後遭到排除。

由於美國海軍陸戰隊對新一代兩棲突擊艦的裝載量有更高的要求,例如地面裝備載運量增加16.5%,上層甲板載運量增加40%,艦上至少配備12架MV-22傾斜旋翼運輸機、10架F-35B STOVL戰機、4架CH-53重型運輸直昇機、4架海軍的CH-60中型運輸直昇機以及8輛拖車等,因此美國海軍估計新型兩棲突擊艦的噸位至少得比胡蜂級增加2.5%。在2002年,三種LHA(R)的初步構想開始評估,於該年夏季初步完成:第一種 方案是以最後一艘胡蜂級兩棲突擊艦馬金島號(USS Makin Island LHD-8)的基本架構為基礎並予以放大,推出一種技術改進頗大的兩棲突擊艦,外型上最大的不同,在於擁有新設計的單一匿蹤艦島結構,其上整合有封罩式桅杆與相位陣列雷達 ;第二種方案較為保守,基本上是馬金島號小幅放大與改良版,艦體長度增加77呎(23.5m),寬度增加10呎(3m)以操作體型更大的新一代艦載機或兩棲載具;第三種則是全新的設計,擁有嶄新的構型以及遠大於胡蜂級的排水量。

到2002年結束之際,上述三種草案的發展如下:第一方案為馬金島號的放大版,第二種 則最為保守,直接以馬金島號的設計進行小幅度改良,艦體規模維持原狀,主要差別在於拓寬機庫並增加飛行甲板與升降機籌載能力,以利操作F-35B聯合戰術打擊機,因此排水量亦將小幅增加 ;第三種則為全新設計的大型類航艦,滿載排水量高達69000ton,艦首設有滑跳甲板,可讓F-35B以更節省燃料的方式起飛。此種方案採用向兩側延伸的斜角全通式飛行甲板而非原先LHA/LHD的長方形,兩個經過匿蹤設計的上層結構縱列於飛行甲板中央,將飛行甲板劃分為兩個區域:右舷為固定翼機起降動線,左舷則為旋翼機操作區,此種設計稱為雙動線設計(Dual Tram Line)。右舷由艦島右側的甲板一直延伸到艦首滑跳甲板是固定翼戰機的起降動線,左舷則專供旋翼機起降,故理論上此設計可讓旋翼機與噴射戰機同時操作──右舷讓F-35B起飛的同時,MV-22或其他直昇機則從左舷出發,彼此間不會相互干擾。兩個上層結構中,前面為戰鬥與航行艦橋,後面則為航空管制站,兩個船艛共整合四面相位陣列雷達天線,前船艛頂上有封罩式桅杆(AEM/S)來容裝其他電子天線,後船艛則整合了煙囪結構。左舷設有六個直昇機起降點,艦島右側固定翼機起降動線旁另有一個,艦尾右側還有兩個,故全艦共設有9個直昇機起降點(但通常只會使用左舷六個,右舷則供定翼機起降與停放);此外,左舷飛行甲板外側以及艦尾右側各設有一具飛機升降機。雖然艦首設有滑跳甲板,不過由於艦島位於艦體中線上,導致艦尾甲板縱深不夠,應不足讓傳統固定翼戰機降落,所以此型艦無法成為傳統起降航艦,但是搭載機數顯然是遠高於前兩個方案。此種「兩棲突擊艦」的艦體規模,超過美國自家超級航艦以外全球任何一艘 現役的航空母艦,不過每艘造價初估高達41億美元,顯然是注定會被否決的設計,畢竟就連美國也負擔不起如此「豪華」的兩棲艦艇。至於馬金島號放大版的成本,每艘初步估計在30億美元上下,美國海軍認為此案不僅能滿足新一代艦載機如F-35B聯合戰術打擊機以及MV-22傾斜旋翼機的空間需求,也能將風險與成本控制在合理範圍,因此最後獲得了青睞。 考量到F-35B或V-22在甲板操作時遠比以往機型強大的下洗流,美國海軍在2008年5月底表示可能會進一步修改後續LHA(R)的艦島與甲板設計。

在2008財年海軍提交的預算書中,曾包含一種以LHA(R)衍生而來的版本,稱為MPF(F)、 LHA(R)或 T-LHA(R),用於海上預置武力(Maritime Prepositioning Force),這是當時美國海軍打算在2025財年開始運做的「海上基地」(sea base)概念的一環。在這種概念下,MPF(F)編制於軍事海運指揮部(Military Sealift Command,MSC),由民間雇員操作,艦上也沒有武裝。不過這個概念後來沒有下文。

LHA(R)的設計基本上是馬金島號(LHD-8)的放大改良版。

建造中的美利堅級二號艦的黎波里(USS Tripoli LHA-7)的船段。

在2003年3月,美國海軍公布未來艦隊發展計畫,打算在2035年之際維持375艘軍艦的規模,其中兩棲艦艇佔37艘,包括12艘新造聖安東尼奧級船塢運輸艦、10艘LHA(R)、12艘取代現役懷德貝島/哈波渡口級的新一代船塢登陸艦(LSD-X),以及至多21艘MPF(F)海上預置武力船。 在2005年7月,諾格獲頒美國政府約一億990萬美元的合約,正式展開LHA(R)的初步設計工作,隨後又在2006年2月獲得一紙9300萬美元的合約,用來進行LHA(R)的細部設計與備料,整個研發作業耗資約2.64億美元 ,美國海軍打算建造至少四艘LHA(R)。

在2007年6月1日,美國海軍與諾格集團艦船系統簽署LHA(R)的設計、工程發展以及首艦(LHA-6)的固定價格建造合約, 價值24億美元(未來可能上漲至28億美元)。LHA(R)的首艦被命名為美利堅號(USS American LHA-6),於2009年7月17日在諾格旗下的Ingalls船廠舉行安放第一塊龍骨的典禮 。 在2010年6月30日,美國海軍與諾格集團簽署二號艦(LHA-7)的先期採購合約,價值1.75億美元,並在同年10月28日簽署價值4800萬美元的固定價格合約,進行LHA-7的工程與計畫階段。在2010年10月28日,諾格集團船艦系統獲得48.1萬美元的合約,負責進行「LHA(R) Flight 0 附加計畫與先進工程服務」(additional planning and advanced engineering services )等項目,執行到2012年5月。

 2011年3月,諾格集團將旗下的船艦系統(Northrop Grumman Ship Systems)以及連帶的英格斯船廠與紐波特紐斯(New Port News)船廠從集團中分割出去,獨立成為杭亭頓.英格斯工業集團(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HII),而美利堅號也由HII繼續接手建造工作。

受到美國財政嚴重赤字的影響,在2012年度國防預算中,為美利堅級申請的20億美元預算遭到小幅刪減1900萬美元 。美利堅號在2012年6月4日下水,最初預定在2012年8月交艦成軍,在2009年時延後到2013年2月交付、2014年2月形成初始戰力,不過隨後又延至2014財年交付;最後美利堅號在2014年4月10日交付美國海軍 ,10月11日舉行成軍典禮。英格斯船廠歸入HII集團之後,由於運作逐漸上軌道、經驗逐漸累積,各項造艦工作逐漸擺脫十幾年來問題叢生的陰影,美利堅號交付時的情況比先前由格斯建造的馬金島號(USS Makin Island LHD-8)改進甚多。

在2012年4月,美國海軍與杭廷頓.英格斯工業集團(HII)簽署二號艦的鋼板製造合約,同時美國海軍也宣布將採購LHA-8~10;LHA-6、7為Flight 0規格,而LHA-8起為Flight 1,設計上有許多重大調整(見下文)。在2012年5月4日,美國海軍部長宣布LHA-7命名為的黎波里號(USS Tripoli LHA-7)。在2012年5月31日,美國海軍與HII簽署黎波里號的細部設計與建造合約,價值23億8144萬8356美元,略低於2012年初預估的26.6億美元;而如果再加上機電設備、作戰裝備,至下水的總費用為32億8406萬4000美元。 的黎波里號原定在2017財年交付。

美利堅級Flight 0(LHA-6、7)

基本設計

美利堅級(Flight 0)滿載排水量約45000噸級,全長844英尺(257.3m),寬106英尺(32.2m),飛行甲板的長度比胡蜂級增加約77呎,寬度則增加約10呎,艦內容積比胡蜂級增加約22%,這些增加的空間是用來容納航空機 ,與馬金島號的設計共通性約45%。 美利堅級沿用與馬金島號相似的推進、電力輸送供應與電力輔助推進系統(APS),以及與路易斯&克拉克級乾貨彈藥補給艦(Lewis and Clark class)相似的中壓交流電(Medium Voltage AC,MVAC)供電系統。高速航行時,船艦由兩具LM-2500+燃氣渦輪透過減速齒輪直接驅動雙軸推進器,最大輸出功率70000馬力 ,最大航速21~22節;艦上電力由六具柴油發電機供應;APS輔助推進系統包含兩部推進電機(功率5000馬力),由艦上發電機提供電力,在低速航行時由推進電機帶動推進器,此時可關閉燃氣渦輪主機,節省燃油消耗並降低機械損耗 。美利堅級也使用新型4160V超高壓輸配電系統,與DDG-1000驅逐艦、柏克Flight 3飛彈驅逐艦相同。比起塔拉瓦級與胡蜂級 ,由於F-35B型STOVL戰機與MV-22傾斜旋翼機等新一代大型機種需要更多後勤補給的設施與空間,因此 美利堅級捨棄了操作兩棲登陸載具的艦尾塢艙,將艦內主要空間用在航空用途,包括增加機庫空間、航空燃油 與彈藥的容量。此外,美利堅級也擁有比過去胡蜂級、塔拉瓦級更完善的兩棲戰役指揮、指管通情設施。

美利堅級(Flight 0)艦內貨艙容積達3965立方公尺,車輛甲板面積2362平方公尺,可搭載1800~2000名登陸部隊,艦上編制人員在1000名以下。美利堅級標準的艦載機隊包括6~10架F-35B、12架MV-22、4架CH-53K重型運輸直昇機、8架AH-1Z(或4架AH-1Z及3架UH-1Y)以及2架MH-60特戰直昇機, 陣容達三十多架,而在制海模式下則搭載至少20架F-35B(還有說法是可達25至30架),此等艦載機實力比胡蜂級增加,甚至強過其他國家大部分的輕型航空母艦。 美利堅級的飛行甲板有六個起降點,其中四個可以讓MV-22起降。相較於胡蜂級,美利堅級由於取消塢艙,下甲板機庫容積因而增加了42%,因此艦上可攜帶更多航空機。為了對F-35B與MV-22等新一代大型艦載機 進行維修,美利堅級的艦內機庫特別規劃了兩個挑高區(稱為high hat) ,MV-22可在這些維修區域展開機翼,因此能在機庫內對MV-22進行較大幅度的維修保養如更換發動機等(對於胡蜂級而言,就只能在飛行甲板上露天進行),而CH-53E重型運輸直昇機也能在機庫內更換整組主旋翼;由於航空維修能力增加,美國海軍能將美利堅級作為兩棲艦隊的航空器維修中繼站。美利堅級可攜帶3400ton航空燃油,幾乎是胡蜂級的兩倍 ,能支持更多的連續航空架次,也能攜帶更多航空零組件以及相關設備;而艦上的貨物及彈藥儲存區域也重新規劃,仿照類似美國航空母艦的裝甲箱構造,具有更佳的生存性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十分著重航空操作能力,美利堅級卻未配備歐洲STOVL航母常見的滑跳起飛甲板,這是因為美利堅級的飛行甲板尺寸比歐洲輕型航母更大,完全足讓F-35B短場起飛,而且美利堅號平時的主要任務仍是操作大量旋翼機,如果使用滑跳甲板就會減少甲板上停放與調度的空間 。由於特意強化了航空操作能力,美利堅級可以充分遂行1970年代美國海軍軍令部長松華特上將(Zumwalt)規劃但未徑的「制海艦」(Sea Control Ship)機能。美利堅級的醫療設備十分完善,包括6間手術室以及64張病床。

美利堅級的主要防空系統大致與馬金島號相同,以SSDS MK-2 4B船艦自衛系統為核心,偵測裝備包括AN/SPS-48E三維對空搜索雷達 、AN/SPS-49二維長程對空搜索雷達、AN/SPQ-9B追蹤雷達等 ,配備先前美國海軍兩棲突擊艦常見的21聯裝MK-49公羊(RAM)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兩座MK-29八聯裝海麻雀防空飛彈發射器(裝填ESSM發展型海麻雀飛彈)、兩具MK-15方陣近迫武器系統以及7挺12.7mm機槍。在早期LH(X)方案中,美國海軍曾考慮為該艦配備新開發的DBR雙波段相位陣列雷達系統(包含長程的VSR與中短程的MFR,另有專文介紹),不過考慮到成本過於昂貴,且LH(X)也顯然不需要擔負太多防空工作,因此 就取消這些高檔的防空偵測系統。

 

航空操作

過去美國海軍艦艇慣用的環氧樹脂防滑塗層,無法長時間承受F-35B與MV-22發動機的高溫噴流,因此美利堅號在起降甲板部分位置(包含左舷前部四個直昇機起降點、左舷升降機以後直到艦尾整片區域)使用熱噴塗防滑塗層(Thermal Spray Non-skid,TSN)。這種等離子熱噴塗技術能強化塗層表面的強度,利用高溫的等離子體/射流,將粉末顆粒加速、熔化或部分熔化後,在衝擊力的作用下,在塗層基底上鋪展並凝固形成層片;通過噴塗過程行程的層片疊疊成塗層,可實現耐高溫腐蝕、抗磨損、隔熱、抗電磁波等功能。

雖然美利堅級原始設計就考慮到F-35B與MV-22等21世紀艦載機引擎強大高溫噴流對艦面與甲板造成的衝擊,但實際驗證時發現原始設計的措施仍不完善,F-35B與MV-22起降時引擎噴流對美利堅號的起降甲板造成超出預期的傷害。 在2014年1月,美國海軍開始研究如何減低操作F-35B與MV-22對起降甲板造成的傷害;這項評估包含14項設計修改,同時衡量減低美利堅號的航空操作架次。美國海軍針對相關方案進行整體成本效益評估,希望不要影響美利堅號的作戰效益。研究最後認為,由於美國航母戰鬥群執行的空勤作戰任務能有效支援涵蓋,限制美利堅號操作F-35B與MV-22的架次並不會減少美利堅號在兩棲攻擊任務中的作戰能力;而美利堅級的後續艦(LHA-8起)則進行14項修改,使其操作F-35B與MV-22完全不受限制。一些規模較小的修改也可套用於前兩艘美利堅級(LHA-6、7),可減少F-35B與MV-22起降作業帶來的可能破壞,包括 進一步在救生艇、海上補給接收站上面敷設防熱塗層,以及更改部分天線位置等。而美利堅號的後續艦(LHA-7開始)則會擴大使用TSN熱噴塗防滑塗層的面積,涵蓋整個飛行甲板左側半部。

在2016年環太平洋演習中,服役後首次參演的美利堅號憑藉著艦上較多的艦載直昇機,一次能以空運方式運送兩個輕裝的海軍陸戰隊連,而先前胡蜂級的航空能量每次只能投送一個連。當然,由於缺乏艦內船塢來停靠LCAC、LCU等登陸載具,美利堅級本身無法運送重裝備。因此在運用上,陸戰隊步兵單位可以更多地集中部署在美利堅號上,而其他擁有船塢的兩棲艦艇如LPD、LHD等則以搭載裝甲部隊為主。

 在2016年10月,美國海軍陸戰隊F-35B戰機測試評估中隊在美利堅號上進行第三階段發展測試(DT III),這是最後階段的操作測試評估,並在11月底完成了首次由船艦上(美利堅號)起飛、滿載實彈(內載加上外掛)進行作戰任務的測試,在亞利桑納州猶馬測試場(Yuma Proving Grounds)投擲了GBIU-12雷射導引炸彈以及GBU-32全球定位(GPS)導引炸彈;DT III在2016年11月17日完成,參與的空勤單位包括陸戰隊作戰測試開發第一中隊(Marine Operational Test and Evaluation Squadron 1, VMX-1)、陸戰隊戰鬥攻擊第211中隊(Marine Fighter Attack Squadron 211,VMFA-211)以及空中測試與評估第23中隊(Air Test and Evaluation Squadron 23,VX-23) ;VMX-1指揮官George “Sack” Rowell表示,F-35B在船艦上的操作能力將不低於或超過原本的AV-8B海獵鷹(Harrier)STOVL戰機;在測試中,F-35B能在各種角度甲板風至高47節、船艦橫搖5度以及縱搖3度的情況下維持正常航空操作,甚至當船艦高速轉彎、甲板傾斜達9度時,甲板人員仍可繼續F-35B的維護工作(需面臨一些挑戰)。DT III測試了F-35B的Block 3F軟體構型、船艦自動後勤資訊系統版本2(Shipborne integration of Autonomic Logistics Information System,ALIS V.2)、艦上引擎拆換、聯合精確進場與降落系統(Joint Precision Approach and Landing System,JPALS)、使用夜視鏡(Night Vision Goggles,NVG)夜間降落、與其他飛機以Link16資料鏈溝通 、與水面艦的神盾作戰系統的整合運作、英國皇家海軍F-35B飛行員第一次航母起降認證、在猶馬測試場執行實戰投彈測試等,此外也包括驗證同時讓12架F-35B同時 駐紮在兩棲攻擊艦操作,此概念隨後稱為「閃電航母」(Lightning Carrier,CV-L)。

美國海軍陸戰隊航空隊在2017年3月左右發佈「2017年陸戰隊航空計畫(2017 Marine Aviation Plan)」中, 提到利用兩棲突擊艦完全部署F-35B閃電式戰機的「閃電航母」(CV-L)構想,類似先前在兩棲突擊艦 上完全部署AV-8B獵鷹STOVL戰機的「獵鷹航母」(Harrier Carrier),或稱「制海模式」(Sea Control Mode)。「閃電航母」能獨立作業,或者編入兩棲作戰任務群(ARG)、 遠征打擊群(Expeditionary Strike Group,ESG)或航母打擊群(Carrier Strike Group,CSG)。 一艘「閃電航母」搭載16至20架F-35B戰機,編組成四個分隊,其中一個分隊(4架)負責偵察監視任務(ISR),每天每架出動三個架次; 一個分隊(4架)負責防空壓制(SEAD),每天每架出動2架次;一個分隊(4架)中兩架升空值行防空/制空巡邏(OCA/DCA),每架每天出動二個架次, 此外還擔負甲板待命任務(可隨時升空支援緊急任務);而其餘六架則進行攻擊性的對地密接支援任務。此份報告中指出,雖然美國海軍 與陸戰隊未必會將兩棲突擊艦做此種方式運用,但仍建議平時針對這種部署進行相關的訓練與準備。

依照美利堅號的測試經驗,二號艦黎波里號(USS Tripoli LHA-7)設計進行了一些改良,包括增大機庫甲板、擴充航空機的後勤維修能量並調整動線配置、增加儲存的零組件與支援裝備、增加航空燃油儲存容量等。

後續艦:美利堅級Flight 1(LHA-8型)

原本美國海軍打算建造四艘美利堅級,然而隨後就有意見表示後續艦應修改設計,恢復艦尾塢艙,使之能搭載LCAC等兩棲載具。 因此,美國海軍決定後續艦恢復設置塢艙,並打算縮小艦島結構,使飛行甲板面積可用增加20%。縮小艦島之後,原本美利堅級Flight 0無法操作MV-22的第五、第六號直昇機起降點將也能讓MV-22作業, 整個艦面甲板可以讓四架MV-22B、三架F-35B或三架CH-53K進行操作。

到2011年4月,傳出 美國打算檢討美利堅級後續艦的設計(擁有塢艙),因此美利堅級Flight 0先只會建造兩艘(LHA-6、7),從LHA-8起就是Flight 1。美國海軍將就經濟性與作戰性能進行考量,希望能在2016年決定後續的LHA-8的設計。依照2008年時的規劃,美利堅級Flight 1可望從2024年起開始服役(2015年開始前期設計,2017年展開細部設計與建造工作),但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美國一連串軍費裁減之下,不確定此一時程是否可以實現。

設計方面,LHA-8最初有兩種考量,第一種是以LHA-6為基礎加上 塢艙,第二種則是直接拿馬金島號(LHD-8)的設計來建造。爾後美國海軍選擇以美利堅級的設計為基礎,進一步提出三種方案: 第一種是直接以LHA-6為基礎加裝塢艙,塢艙會佔用原本屬於航空作業的相關艙間;第二種方案以第一種為基礎 ,改善LHA-6服役後操作F-35B時發現的一些限制,包括修改艦島設計使之體積縮小,並在艦島前方右側增加一個舷外延伸結構來擴大起降甲板面積 ,上面能停放一架MV-22進行維修整補的甲板機位,其下增加的機庫容積也設置一個MV-22機位 ,可稍微彌補塢艙擠佔的空間;第三種方案以LHA-6為基礎,包括加裝塢艙、修改艦島設計並將艦體加寬2.5m,使艦內可用的總空間增加 ,但此方案設計變更幅度最大也最昂貴。最後美國海軍選擇方案二, 艦尾的塢艙可搭載兩艘LCAC氣墊登陸艇或一艘LCU通用登陸艇(先前胡蜂級、馬金島號的塢艙可容納三艘LCAC) 。裝備方面,LHA-8起會以雷松集團開發的EASR固態電子掃描雷達(後來型號確定為AN/SPY-6(V)2,採用單面旋轉相位陣列天線),取代原本的SPS-48E。

LHA-8的模型。相較於馬金島號(LHD-8)與美利堅級,LHA-8的艦島體積較為縮小,以騰出

更多甲板面積;艦島前方舷外增加一個向外延伸的部位,可供MV-22作為維修機位。

相較於美利堅級,LHA-8增設艦尾塢艙,可容納二艘LCAC氣墊登陸載具。

依照2013年3月美國國防部與海軍向國會提交的2013年版未來30年度造艦計畫,將建造6艘帶有塢艙的LHA(R) Flight 1,從2017財年編列第一艘Flight 1(即LHA-8),平均每四年完成一艘,開始替代胡蜂級(Wasp class)兩棲突擊艦。

在2015年3月18日,美國海軍裝備採購長辛.史塔克雷(Sean Stackley)表示,LHA-8的設計建造工作只會由位於聖地牙哥(San Diego)的通用動力國家鋼鐵廠( General Dynamics National Steel and Shipbuilding Co.,NASSCO) 以及位於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 )帕斯卡古拉市的杭亭頓.英格斯工業(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HII)兩家船廠競標,在2017年決定勝者。此外,美國海軍新一代艦隊油船T-AO(X)同樣只由NASSCO與HII兩家競標,結果在2016年揭曉;基於工業界的利益平衡,LHD-8與T-AO(X)的競標程序完全分開,而不是成為同一個包裹,而美國海軍希望雙方能各拿下其中一項競標。NASSCO長年為美國海軍設計建造補給艦艇,包括美國海軍在此之前最新完成的路易斯.克拉克級(Lewis and Clark class)乾貨彈藥補給艦;而HII則是美國海軍兩棲作戰艦艇的主要承包廠商,包括LHA-8之前的兩艘美利堅級(American class)兩棲攻擊艦,因此外界預測NASSCO會拿下T-AO(X)而HII會獲得LHA-8,不過辛.史塔克雷否認已經內定了競標結果,表示這兩家船廠都完全合乎LHA-8與T-AO(X)的競標資格。 在2016年6月30日,美國海軍正式與HII簽署LHA-8的初期設計與先期採購合約(共2.72億美元),最後合約總值將達到31.34億美元,預定2024年交付。 在2017年6月17日,HII正式獲得LHA-8布甘維爾號(USS Bougainville)的建造合約,價值約30億美元。在2018年10月26日,布甘維爾號在HII位於密西西比的船廠舉行切割第一塊鋼板的儀式,展開建造 ,2019年3月14日舉行安放龍骨儀式。

在2019財年預算中,美國國會主動為LHA-9項目編列3.5億美元的先期採辦(Advance Procurement,AP)經費,而美國海軍在2019財年預算並沒有申請這個項目;在美國海軍2019財年預算書中,LHA-9要等到2024財年才訂購,因此國會在2019財年主動編列LHA-9的先期採辦經費,是鼓勵海軍提前訂購LHA-9(如2020或2021財年)。在2019年3月12日,美國海軍提出2020財年預算提案 ,其中幾個大型兩棲艦艇的建造工作都被推遲;LHA(R) Flight 1二號艦LHA-9仍然打算到2024財年才編列,而不是原先希望的2021財年,在2020財年也沒有為LHA-9申請先期採辦經費在2020財年預算書中,美國海軍估計LHA-9共需要40.764億美元。此外,第二艘LPD-17 Flight II(LPD-30)決定在2021財年編列,比原先預計的2020財年延後一年。美國海軍推遲對這兩型兩棲艦艇撥款的決定,讓負責建造的HII船廠以及密西西比州當地感到不滿;2019年3月27日,代表密西西比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Roger Wicker在參議院武裝部隊海權子委員會(Senate Armed Services seapower subcommittee)的聽證會上爭取,希望海軍能在2020財年預算案中為LPD與LHA追加經費。Roger Wicker也希望海軍不要將LHA-9的編列推遲到2024財年,即便預算壓力沉重,希望還是至少能在2022財年編列;如果拖2024財年,距離LHA-8開始建造(2017年簽約)就是7年的間隔,屆時船廠對於此型船艦的產能、熟練員工早已流失。此外,美國海軍此時也預定在2024財年編列第二艘哥倫比亞級核能彈道飛彈潛艦,屆時的預算壓力勢必巨大,如果LHA-9拖到2024財年則可能再次生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