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級核子動力攻擊潛艦

洛杉磯級 核能攻擊潛艦首艦洛杉磯號(USS Los Angeles SSN-688),這是早期的畫面,此時TB-16拖曳陣列聲納

的纜線直接設置在艦體外。 之後則在耐壓殼上部左側增加一個長條形結構來收容拖曳陣列。

美國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與其夫人羅莎琳·卡特(Rosalynn Carter)參觀洛杉磯號的控制室。畫面右側身著

西裝的是「核子艦隊之父」──海軍核子反應器部門主任海曼.李高佛上將(Admiral Hyman Rickover)。此照片

攝於1977年5月,此時洛杉磯號剛成軍不久。

攝於1997年洛杉磯號,此時已經在艦體右側上部加裝管狀結構來收容TB-16拖曳陣列聲納。 

(上與下)攝於2001年的洛杉磯號,此時正通過新加坡海域。

 

夕陽下的洛杉磯級。 

洛杉磯級的鹽湖城號(USS Salt Lake City SSN-716,右前)成軍典禮當天,有三艘姊妹艦並排,分別是巴頓魯吉級號

(USS Baton Rouge SSN-689,左後)、亞特蘭大號(USS Atlanta SSN-712,右後)與伯明罕號(USS Birmingham SSN-695,左前)

一艘浮航中的洛杉磯級。第一批洛杉磯級艦首並沒有垂直發射器,因此前部重量較輕;相較於加裝垂直發射器的

後續批次,第一批洛杉磯級在浮航時似乎比較容易呈現上仰姿態。

屬於第一批洛杉磯級的拉霍亞號(USS La Jolla SSN-701)

屬於第一批洛杉磯級的舊金山號(USS San Francisco SSM-711),攝於返回珍珠港途中。 

(上與下)1981年4月25日洛杉磯級基督聖體城號(USS City Of Corpus Christi SSN-705)在通用電器船舶下水的畫面。

船台上可以看到兩艘正在建造的俄亥俄級。

1985年12月14日洛杉磯級路易斯維爾號(USS Louisville SSN-724)在通用電器船舶下水的畫面 ,

船台上可以看到兩艘正在建造的俄亥俄級。 

洛杉磯級的海曼.李高佛號(USS Hyman G. Rickover SSN-709),這是唯一不以美國城市命名的洛杉磯級。

洛杉磯級的控制室,正有人員以潛望鏡進行搜索。

一艘洛杉磯級的控制中心,應為聲納操作席。 此為較早期的畫面,顯控台仍使用CRT顯示器。

洛杉磯級的操縱席,兩個人同時負責操作(水平、垂直向)。

進入乾塢維修的洛杉磯級拉霍亞號(USS La Jolla SSN-701)的艦尾,此時螺旋槳和後部水平翼兩側

尖端的垂直安定面都已經拆除,水平翼兩側尖端頂部可以看到拖曳陣列聲納施放口,左邊為

TB-23/29細線拖曳聲納,右邊為TB-16粗線聲納。注意艦殼右側突起的就是收容TB-16纜線的管狀結構。

 

於第二批洛杉磯級的路易斯.維爾號(USS Louisville,SSN-724),攝於2005年5月14日。第二批洛杉磯級開始,在艦首裝備

12管MK-45垂直發射器來裝填戰斧巡航飛彈,此照片可以隱約看到艦首的12個垂直發射器艙蓋口。

屬於第二批洛杉磯級的凱西號(USS Key West SSN-733)。 

正在潛望鏡深度作業的凱西號,桅杆升出水面。 

(上與下)一艘第二批洛杉磯級潛艦正為艦首的MK-45垂直發射器裝填戰斧巡航飛彈。

屬於688-I型的安那波里斯號(USS Annapolis  SSN-760),前方水平翼從帆罩移至艦身前部兩側。

左為688-I型的漢普頓號(USS Hampton SSN-767),右為早期型洛杉磯級的傑克斯維爾號(USS Jacksonville SSN-699)。

相較於早期批次的洛杉磯級,688-I不僅修改前水平舵位置、補強帆罩來突破冰層,也大幅翻新減震降噪設備,

此外艦首增設12管裝填戰斧巡航飛彈的垂直發射器。



(上與下)最後一艘洛杉磯級──屬於688-I型的夏安號(USS Cheyenne SSN-773)在1995年4月準備從新港紐斯造船廠

(Newport News Shipbuilding and Drydock Company)下水的畫面。最後幾艘688-I引進若干海狼級(Sea Wolf class)核能攻擊潛艦

的新技術,包括艦尾兩個向下傾斜的鰭片(用來施放拖曳陣列聲納)、側舷寬孔徑陣列聲納(WAA)等。


(上與下)屬於688-I型的格林維爾號(USS Greeneville SSN-772),背上搭載ASDS-1先進海豹輸泳載具。

(上與下)在撞沈日本愛媛丸事件(2001年2月9日)之後、進入夏威夷珍珠港的海軍船塢檢修的格林維爾號,

此照片攝於2001年2月21日。下圖注意艦體左側在撞擊之後留下的傷痕。


在2010年1月20日,洛杉磯級首艦洛杉磯號(SSN-688)在拖船協助下停靠洛杉磯港。該艦隨即在2月1日停役,

2月4日舉行除役典禮並除籍。

部分洛杉磯級經過改裝可進行特戰任務。此照片是洛杉磯級的費城號(USS Philadelphia SSN-690)訓練時的畫面,

美國海軍海豹小組輸泳隊(SEAL Delivery Vehicle Teams)搭乘海豹輸泳載具( SEAL Delivery Vehicle,SDV)

離開乾式甲板換乘艙(Dry Deck Shelter,DDS) ;而DDS是被加掛在潛艦帆罩後方的艙蓋上。

達拉斯號(USS Dallas SSN-700)正在將MK-8 SDV載具裝載到背部的SDV艙。此照片攝於2006年2月6日。

(上與下二張)洛杉磯級的帕莎迪納號(USS Pasadena SSN-752)停泊在新加坡樟宜軍港,攝於2015年5月。

(上與下二張)在2016年3月極區作業演習(Ice Exercise,ICEX  2016)中,688-I型潛艦漢普頓號(USS Hampton SSN-767)

在阿拉斯加北部的北極海域,在演習中美軍建立的薩戈臨時營地(Camp Sargo )附近破冰上浮。

688-I型的特萊多號(USS Toledo SSN-769)的控制室與潛望鏡

(上與下)688-I型的特萊多號(USS Toledo SSN-769)。此時特萊多號已經接受過現代化改裝(2007年),

作戰系統升級為AN/BYG-1。

688-I型的特萊多號(USS Toledo SSN-769)帆罩頂端的瞭望席

688-I型的特萊多號(USS Toledo SSN-769)的操舵席

688-I型的特萊多號(USS Toledo SSN-769)的魚雷室,畫面中是MK-48 ADCAP重型魚雷。

 

在2018年7月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PAC 2018)期間,洛杉磯級核能攻擊潛艦奧林匹亞號

(USS Olympia SSN-717)在珍珠港裝填一枚魚叉反艦飛彈。這是十幾年來美國海軍第一次在潛艦裝填

潛射魚叉反艦飛彈。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洛杉磯級核子動力攻擊潛艦/美國  

(Los Angeles class)

承造國/承造廠 美國/

SSN-688、689、691、693、695、711~718、721~723、753、756、758、759、764~767、769、770、772、773

──由Newport News Shipbuilding and Drydock Company承造

SSN-690、692、694、696~710、719、720、724、725、751、752、754、755、757、760~763、768、771

──由GD Electric Boat廠承造

尺寸(m) 長109.8 直徑10 浮航吃水9.8
排水量(ton) 浮航6080 潛航6972
動力系統/軸馬力 S6G反應爐*1/(SSN-688~718:30000;688-2型(SSN-719~)以後提高為35000;早期洛杉磯級更換爐心時也升級到相同水平)

 蒸汽渦輪*1

單軸/七葉螺旋槳推進

備用動力:Fairbanks Morse柴油機、電動推進器

航速(節) 官方數字:潛航20節以上

實際數字:潛航32以上

最大安全潛深(m) 官方數字:約244

實際數字:約289

偵測/電子戰系統

AN/BPS-5/15/16平面搜索雷達*1

AN/WLR-8電子支援系統*1

AN/BLQ-10電子支援系統(2000年代陸續加裝)

 聲納 AN/BQQ-5A/D/E聲納系統*1 (包含BQS-11/12/13球形主/被動陣列聲納、TB-16A/D被動拖曳陣列聲納*1、TB-23被動拖曳陣列聲納*1(裝備於688-I型)、BQR-23/25艦首等角被動陣列聲納等。日後升級為AN/BQQ-10 ARC-I)

AN/BQG-5D側面寬孔徑被動陣列聲納(WAA,SSN-710與SSN-768以後裝備)

AN/BQS-15冰下/偵雷聲納系統(包含冰/水雷偵測/警告系統(MIDAS)與SADS-TG主動偵測聲納)

AN/WLR-9音響信號接收/警告器

Type-2/8攻擊潛望鏡*1

Type-15D(早期型)/18攻擊潛望鏡*1(未來將加裝RemoteReality光電偵測套件)

射控/作戰系統 MK-117射控系統/CCS MK-1射控系統(688早期型與688-2型)

AN/BSY-1水下作戰系統(裝備於688-I型)

AN/BYG-1水下作戰系統(2000年代陸續換裝)

人員 129
艦載武裝 艦側MK-67 21吋(533mm)魚雷管*4

(線導魚雷、飛彈搭載量:彈艙籌載22枚+魚雷管內4枚。可使用MK-48線導魚雷、魚叉反艦飛彈、戰斧巡航飛彈、MK-60膠囊水雷、MK-67機動水雷、MK-57繫留水雷等)

MK-45戰斧巡航飛彈垂直發射器*12

(SSN-719起裝備)

六吋誘餌發射器*2

姊妹艦 共六十二艘──

早期型:共31艘(SSN-688~718)

688-2型(開始配備垂直發射器):共8艘(SSN-719~725、750)

688-I型(改進型洛杉磯級):共23艘(SSN-751~773)

洛杉磯級清單

 


 

前言

起源:高速核能攻擊潛艦

1959年進入美國海軍服役的飛魚級(Skipjack class)核能攻擊潛艦 首度引進二戰後專為核子潛艇設計的淚滴型船型,擁有超過30節的水下航速。之後美國海軍推出的新型核能攻擊潛艦朝著 靜音化、大洋獵潛發展,引進大量減震降噪設備(如輪機減震浮筏)以及大型球型聲納系統;因此飛魚級之後出現的 大鯧鰺級(Permit class)與鱘魚級(Sturgeon class),體型與排水量越來越大。然而, 大鯧鰺級與鱘魚級仍然沿用飛魚級的S5W壓水反應器,由於重量增加以及改用降低空蝕的高曲度七葉片螺旋槳,導致這些潛艦的航速降低; 大鯧鰺級最大航速已經不到30節,而鱘魚級更只剩25至26節,難以跟隨航母戰鬥群行動。

1960年代中期美國海軍內部為了設計更新一代核能攻擊潛艦,有許多不同意見,其中航速是探討的重點之一。 當時美國海軍一般認為,認為潛艦的靜音能力與潛航深度才是最重要的能力,因為唯有低速才能將本身噪音降至最低,並使聲納發揮最佳效用; 憑藉著先進的大型球型聲納,寂靜的美國海軍潛艦可以在遠處便偵測到蘇聯潛艦,以MK-37魚雷以及當時發展中的UUM-44潛射反潛火箭(SUBROC)先發制敵; 因此,高速並非潛艦第一要務,更何況美國海軍認為蘇聯當時的核能攻擊潛艦速度應與美國潛艦差不多。  

在1967年,北約得知蘇聯的勝利-I級核能攻擊潛艦(Victory-I class)開始服役,由其低矮流線型帆罩判斷此型艦具備30節的高速潛航能力 。而核子海軍之父(father of the nuclear navy)──海軍反應器辦公室主管海曼.李高佛中將(Vice Admiral Hyman G. Rickover,後晉升上將)便主張建造一種足以伴隨航艦戰鬥群行動的高速核能攻擊潛艦 ,透過高功率反應器支持更大的艦體,在不犧牲靜音性能(至少相當於鱘魚級)的情況下恢復與過去 飛魚級相當的高速能力(30節以上),能直接支援航艦戰鬥群作戰,並對付前蘇聯 在1960年代末推出、能在水下發射SS-N-7反艦巡航飛彈(由於能在水下發射,因此更難防範, 需要在更遠的距離外就有效捕獲)的查理級(Charlie class)核子動力攻擊潛艦。

無論在伴隨航空母艦作業或獵殺蘇聯核子潛艦,較高的航速都會帶來明顯的益處 。首先,當蘇聯開始有能力大量建造高速核能攻擊潛艦時,就會對美國航空母艦形成嚴重威脅,因為能長時間在水下高速航行的核能潛艦,有能力在大洋上主動搶佔 能攻擊航母編隊的陣位;而當蘇聯推出能在水下發射反艦飛彈的核能潛艦(例如配備SS-N-7的查里級),這類威脅(從海中突然冒出的長程反艦飛彈)就更為 明顯;為了因應,美國海軍也在航母前方部署核子攻擊潛艦進行屏衛,在航母編隊通過海域之前,將潛藏的敵方潛艦「打掃」乾淨。美國核能攻擊潛艦在水下作業 時,為了同時顧及部署就位的反應速度以及偵測效能,通常採取「衝刺-漂移」(Sprint and drift)操作模式,以高航速衝刺到某個預定的位置之後減到極低速(例如只能讓舵效應生效的最基本速率,5節左右),以艦上聲納系統對周邊進行仔細搜索 (低速航行才能盡可能減少水流摩擦船體聲噪以及船艦自身輪機噪音對本艦聲納產生的干擾,拖曳陣列聲納也必須在較低的航速下操作),確認沒有威脅之後再急馳 到下一個預定位置進行搜索。聲納接觸之後,搶先佔據攻擊陣位是潛艦作戰取得優勢的方法之一,即便衝刺階段製造較大噪音讓敵方首先取得聲納接觸,但只有高速 機動才有機會搶佔陣位並對敵方實施有效的攔截(如果航速不夠快,水面艦艇以及核能潛艦能單獨藉由航速優勢,使對方潛艦連進入陣位發起攻擊的機會都沒有)。 依照美方估計,如想在格陵蘭-冰島-英國(GIUK)防線有效攔截發現的蘇聯潛艦,美國核能攻擊潛艦至少需要比敵方高出5節的航速,才能在聲納接觸後即時抵達攔截陣位。而在護 衛航空母艦的任務中,潛艦也必須盡可能提高「衝刺」階段的航速, 才能在不斷持續「衝刺-漂移」作業的時候,保持在航母編隊的前頭;而一旦發現企圖逼近美國航母的蘇聯潛艦,航速同樣是美國核能攻擊潛艦能否即時進入陣位有 效攔截蘇聯潛艦的重要條件。除了攻勢的佔位之外,對於潛艦防禦而言,高速也是擺脫敵方核能潛艦追蹤以及逃離敵方發射的魚雷的必要條件;依照統計,潛艦航速 每增加1節,敵方魚雷的不可逃逸範圍就縮小5%。在潛艦 相互交戰時,一些靠機動性的戰術中也可帶來良好效果,例如蘇聯阿爾發(Alfa)高速潛艦曾經利用 高航速迫使美國潛艦加速發出較大噪音,在變換水溫層進行 低速監聽後再躍進,最後靠航速佔位並對美國潛艦以大舷角進行主動聲納拍發,取得清晰的回跡; 美國海軍隨後也模仿這位蘇聯潛艦艦長的戰術,不停地躍進後換水 溫層監聽然後再變向躍進,使對抗的一方很難在魚雷有效射程內獲得大舷角的聲納接觸。

在1968年1月3日,美國海軍當時最新型企業號(USS Enterprise CVAN-65)核子動力航空母艦離開舊金山港時,情報部門以及海底陣列聲納系統得知一艘位於白令海的蘇聯十一月級(November class)核能攻擊潛艦打算接近企業號,李高佛為了測試蘇聯攻擊潛艦的能耐而秘密決定不要直接驅趕,並且利用企業號為誘餌進行一項行動,測試這艘蘇聯第 一代核能攻擊潛艦的高速能力;兩天後,企業號的護航艦艇聽到這艘十一月級潛艦的噪音,而企業號便假裝若無其事地等蘇聯潛艦進入該艦尾流航行2小時後開始這 項試驗,從16節慢慢加速到31節(這是事先設計的加速動作,經過一小時就增加2節航速,如此才能以陣列聲納判斷蘇聯潛艦加速情況,而俄羅斯潛艦也會認為隱藏在企業號的尾流中就不會被美方發 現),結果這艘十一月級始終穩穩地跟在企業號背後。這項實驗證實李高佛的推測,蘇聯第一代的十一月級已經能加速到30節以上,遑論第二代的勝利-I級,因 此他大力主張在現有重視靜音、犧牲速度的潛艦(如鱘魚級)之外,再發展一種配備3萬馬力D1W大型反應器的高速核能潛艦 來伴隨並保護航空母艦。不過此一事件實際上讓美國高層震撼之處,在於蘇聯海洋監視系統(Soviet Ocean Surveillance System,SOSS)的效能;先前在1964年,美國海軍就發現俄羅斯的長程偵察機沒有先花費 大量時間搜索廣大的不確定面積(AOU),而是直接飛向美國航空母艦戰鬥群的作業區域,隨後美國海軍很快就發現蘇聯建構的海洋監視系統(SOSS),由被 稱為Krug的岸基遠程高頻(HF/DF)無線電測向系統為核心,透過數個Krug同時偵測美國海軍的高頻無線電通信,以交叉定位法標定大略位置,然後透 過潛艦、AGI電子情報蒐集船(偽裝成漁船)、偵察機直接確認美國海軍艦隊的位置,而1968年十一月級潛艦接近企業號的事件只是SOSS效能的再一次印 證。美國海軍對此的回應包括減少和限制使用高頻通信的時間與次數乃至嚴格的射頻(RF)輻射管制(Emissions Control,EMCON),透過模擬航空母艦戰鬥群之間高頻通信信號的誘餌來欺騙蘇聯這套SOSS系統,以及擴大航空母艦空中戰鬥巡邏(CAP)的警 戒距離直接消滅蘇聯的遠程偵察機。

當時李高佛打算以核子動力飛彈巡防艦(DLG)使用的D2G反應器(輸出功率達30000馬力) 為基礎,為這種新潛艦發展出S6W反應器,使之達到30節的高速。 然而,美國海軍內部對於李高佛提議的高速艦隊型核能潛艦多表存疑, 因為D2G的功率雖然是現有S5W的兩倍,但其體積也增加一倍,使得潛艦外殼直徑必須從原本鱘魚級 的9.7m(31.6呎)增加到10m(33呎),艦體必須加長18.2m(60呎)來平衡重心,排水量會增加50%; 如此,初步評估就認為這樣的潛艦無法達到30節航速。當時美國海軍內部十分痛恨李高佛專斷獨行的作風,海上系統司令部 (Naval Sea Systems Command,NAVSEA)為了對抗李高佛,在美國國防部資助、通用電器船舶廠的支援下,秘密推動CONcept FORMula(CONFORM)潛艦科技研究計畫,包括多種嶄新技術來降低阻力與噪音,例如S5G自然循環反應器(為此建造了獨角鯨號核能攻擊潛艦進行 測試,USS Narwhal  SSN-671)、完全取消帆罩以降低阻力(潛望鏡與其他電子裝備桅杆折收在艇殼上部)、在短時間內於艦首施放特殊溶液(衝刺時減低阻力)等。此外,美國海軍內部也有人希 望規劃一種小型核能攻擊潛艦,配備靜音性較佳的核能渦輪發電推進系統,由於此種推進的效率較低,所以艦體噸位必須大幅降至2600ton,以其靜音與核子 動力的續航力在北大西洋防線作為水下預警前哨。為了測試核能渦輪電力推進系統,美國海軍 與通用電器船舶廠簽約,建造了葛蓮納.林普斯康號(USS Glenard P. Lipscomb  SSN-685)潛艦(潛航排水量約6500噸),但試航時該艦最大航速只有23節,難以符合美國海軍標準。

由於當時越戰正熾,美國海軍的預算不可能同時發展兩種不同的攻擊潛艦。李高佛在國會與海軍中獲得了足夠的支持,美國國會表示李高佛的提案將是審核的第一優 先;於是,縱然對於李高佛十分痛恨無奈,美國海軍仍不得不取消CONFORM計畫,並接受李高佛的提案成為美國海軍新一代潛艦的為依提案;海軍隨後授權建 造十二艘李高佛提議的高速艦隊核能攻擊潛艦,預算在國會中險勝,因此李高佛決定將這十二艘潛艦命名採用十二位在預算審查時投贊成票的參議員的故鄉城市名, 就此打破以往潛艦以海中生物命名的規則(日後李高佛被詢問時宣稱「魚不會投票」),篡奪了巡洋艦的城市命名規則,導致後來的神盾巡洋艦改採以往航空母艦的 命名規則(戰場名 )。這型潛艦就是洛杉磯級,從整個決策過程中可看出李高佛的專斷霸道。

然而,在1968年,美國中央情報局(CIA)透過衛星等照片,發現蘇聯正在建造一種新的攻擊潛艦(北約代號為阿爾發(Alfa)級),隨後又在1969 年確認此級艦使用了輕質且高強度的鈦合金外殼,遂推估此型潛艦擁有超過2000呎(610m)的潛航深度以及超過35節的航速,都比剛剛服役的洛杉磯級 強,更嚴重的是美國海軍將沒有任何有效的武器可以攔截。這導致李高佛在美國國會的聲望一落千丈。

未成的先進效能高速核能攻擊潛艦(APHNAS)

由於李高佛非常不滿美國海軍為了削減成本,使洛杉磯級不得不採取縮減潛航深度、武器籌載量、人員適居性與未來改良餘裕等重大犧牲;加上情報單位發現蘇聯新 一代Alfa高速潛艦的威脅,因此李高佛又規劃一種採用D1W大型高功率核能反應器(60000馬力)、航速高達33至35節的大型核能攻擊潛艦。在 1970年8月,李高佛正式提出這種配備D1W反應器的大型核能攻擊潛艦方案,並搭配當時研擬中準備用來取代SUBROC反潛火箭的潛艦戰術飛彈 (Submarine TActical Missile,STAM)。此時,1970年7月新上任的海軍作戰部長 (CNO)艾默.松華特上將(Elmo R. "Bud" Zumwalt)在1970年8月15日責成海軍對新潛艦方案展開研究。

STAM是一種在1960年代末期規劃的反艦/反潛雙用武器, 希望用來取代1965年服役、蛋性能一直無法讓人滿意的SUBROC核子反潛火箭。STAM可配備傳統戰鬥部,或者如SUBROC般使用核子戰鬥部來充當 小型戰術核武。由於STAM的規劃尺吋是直徑30吋(762mm)、長度300吋(7.62m),射程5~30海里(9.26~55.56km),發射重 量6000~8000磅(2721.5~3628.7kg),超過了美國海軍魚雷管的21吋(533mm)口徑,因此需要使用新的垂直發射器。在1969 年3月,美國海軍重新調整STAM的需求,確認以核子戰鬥部為基本武裝,並在1970年2月正式將之命名為ZUGM-89柏修斯(Perseus)。從 1970年10月開始,美國海軍又組成另一個委員會來檢討STAM的概念,並在同年11月提出報告,建議利用STAM的基本設計來擴大任務範圍,從反艦/ 反潛擴大到攻擊遠距離)船團,並以雷達導引掠海飛行來取代原本反潛火箭式的彈道拋射,發展成一種不折不扣的遠程飛彈,因此隨後演變成先進巡航飛彈 (ACM);最初ACM的射程設定在140海里(259.3),潛艦能以遠距拖曳聲納等自身感測器來搜獲這個距離上的船團目標,但隨後ACM射程要求提高 到400海里(740.8km),因此又裝置資料鏈來透過友軍單位支援目標標定,而飛彈尺寸進一步放大到直徑36吋(91.44cm)、長度336吋 (8.534m),發射重量8600磅(3900.9kg),飛彈本體(不含助推器)重量6183磅(2804.5kg),配備1000磅 (453.59kg)傳統穿甲戰鬥部。原本STAM/ACM都是次音速飛行(約0.8馬赫),爾後ACM又發展出2馬赫飛行的超音速飛行版,長度進一步增 至340吋(8.636m),發射重量11420磅(5180kg),飛彈本體(不含助推器)重量(3410.5kg),戰鬥部縮減為700磅 (317.5kg),射程維持400海里;此外,還有次音速飛行的戰略型,尺寸與標準型相同,戰鬥部換成260磅(117.9kg)核子彈,發射重量 9950磅(4513.2kg),射程大幅提高到1800海里(3333.6km)。依照當時規劃,STAM/ACM預計能在1979年投入服役。

依照美國海軍潛艦武器委員會的估算,如要對付一個典型的蘇聯海軍水面戰鬥群(2艘巡洋艦加上6艘驅逐艦),總共約需發射16至24枚飛彈;而如果針對單一 目標,委員會希望一艘潛艦能實施9至10次攻擊而無須重新補給,因此需配備18至20枚飛彈;基於以上估算,委員會提議每艘潛艦需裝備20個飛彈發射管。 因此,李高佛在1971年開始規劃一種排水量 接近洛杉磯級兩倍、配備20枚STAM/ACM飛彈的核能攻擊潛艦,稱為先進效能高速核能攻擊潛艦(APHNAS)。松華特在1971年8月核准 APHNAS的預備設計,隨後又在同年9月指示Op-96海軍系統分析部展開對未來20年潛艦需求的研究。APHNAS是個龐然大物,初步設計的長度為 472英尺(143.87m)、直徑40英尺(12.19m),浮航吃水32.8尺(約10m),浮航排水量12075ton,潛航排水量 13694ton,保留預備浮力13%,編制111名官兵(12名軍官、15名士官、86名士兵) ;艦首魚雷管數量維持四門,不過魚雷攜帶量比洛杉磯級更多,此外帆罩後方配備20個STAM/ACM飛彈的垂直發射管。雖然APHNAS排水量幾乎是洛杉 磯級的兩倍,但由於配備60000馬力的D1W反應器,最大航速仍有33至35節。在1971至1972年,李高佛不斷在美國國會鼓吹支持APHNAS潛 艦以及STAM/ACM計畫,聲稱這是「海軍必須從事的最重要戰術發展」。

然而,松華特本人並不認同建造如APHNAS這樣高性能但成本 過高的潛艦,他主張採用相對價廉但可部署足夠數量的潛艦;因此,松華特一度希望取消量產洛杉磯級核攻擊能潛艦,回頭建造舊型但更便宜的鱘魚級核能攻擊潛 艦。依照Op-96的估算,APHNAS的確擁有更好的性能與適居性,也比較有餘裕搭載未來長程托曳陣列聲納與寬孔徑被動陣列聲納(WAA)等新裝備;然 而,APHNAS的價格過於昂貴,依照1972年8月的估算,首艦預估成本為5至6億美元,後續艦也達到3至4億美元的平均單價,在當時相當於規劃中的三 叉戟彈道飛彈潛艦的80%;相形之下,1974預算年度訂購的5艘洛杉磯級,總成本僅9億美元。另外,由於STAM/ACM的尺寸超過魚雷管容量,需要新 設計的潛艦才能容納,美國海軍內部也有人認為一件新武器不應該設計成需要同時引進新的載台才能使用;更有甚者,有人懷疑STAM/ACM的尺寸被刻意放 大,而李高佛從1970年就開始鼓吹建造配備D1W反應器的大型潛艦,似乎有利用STAM/ACM規格為其新潛艦構想來「護航」的嫌疑,遂引來美國海軍內 部反李高佛勢力的撻伐。此外,當時正在進行的三叉戟彈道飛彈潛艦與洛杉磯級核能攻擊潛艦 都面臨超支與延遲問題,海軍內部爭議不斷,根本不可能繼續買李高佛的帳。

最後,松華特在1972年取消APHNAS計畫, STAM/ACM在1973預算年度也只獲得400萬美元經費(同年度潛射魚叉反艦飛彈則得到1600萬美元經費),最後也告取消;此後,美國海軍潛艦用 飛彈也為之定調,由射程較短的魚叉反艦飛彈以及射程較長的戰斧巡航飛彈構成,兩者都相容於美國潛艦的533mm魚雷管。唯有STAM原始的反潛構想存活下 來,日後發展出海長矛(Sea Lance)距外反潛飛彈。

取消APHNAS潛艦計畫之後,美國海軍決定以發展先進高速重型魚雷來因應阿爾發級的挑戰,最後促成了MK-48 ADCAP先進能力魚雷。

 

設計建造/合約爭議

過去二十年來,美國核能潛艦向來由通用電器船舶公司設計,然而洛杉磯級 首艦的設計合約卻在1969年11月頒給了新港紐斯(New Port News)造船廠,表面上是因為美國海軍打算培養第二承包商的設計能力,但也有人猜測這是李高佛為了報復通用電船曾 支持海上系統指揮部主導的CONFORM計畫。 在1971年2月,美國海軍正式與新港紐斯完成合約,建造首艘洛杉磯級潛艦。到了1982年,美國海軍已經將其中四艘洛杉磯級的合約頒給新港紐斯,隨後新港紐斯又獲得另外15艘的合約。

在1971年1月,美國海軍與通用電船簽署七艘洛杉磯級後續艦合約,不過通用電器船舶估計的報價與時程過於樂觀,美國海軍簽約前都十分懷疑通用電船是否能 夠符合提報的交期。在通用電船與美國海軍協商合約的期間,種種跡象就顯示通用電船低估了造艦所需的工時,不僅比美國海軍的估算低,也比競爭者新港紐斯船廠 所提報的更低;通用提交的工時計畫大致與先前的鱘魚級核能攻擊潛艦相當,然而洛杉磯級的尺寸比鱘魚級更大(長度增加68英尺),排水量增加2600噸(事 後調查顯示,通用電船前14艘洛杉磯級的報價,連支付船廠成本都不夠)。雖然如此,在1973年10月,美國海軍又與通用電船簽署另一批7艘洛杉磯級的合 約,在1973年12月又再簽署四艘的合約;在短短35個月內,美國海軍將18艘洛杉磯級的合約給了通用電器船舶,是當時訂購的洛杉磯級總數的78%。通 用電船刻意壓低早期訂單的報價,顯然是希望在與新港紐斯的競爭中取得壓倒性優勢,然後在後續的訂單中平衡成本;然而不巧的是,1973年以阿贖罪日戰爭導 致阿拉伯國家減低供油,造成全球性石油危機以及連帶而來的通貨膨脹,使得原料、物流運輸、人力等相關造艦成本大幅攀升,使得通用電船面臨巨大虧損。

洛杉磯級建造工作展開之後不久就開始出現問題;首先,第一次設計潛艦的新港紐斯船廠無法準時提供需要的設計資料。美國海軍與新港紐斯簽署設計合約的兩年 後,新港紐斯只交付了一半的圖紙(總共應該有5368張)給美國海軍,連帶也使通用電船的建造工程無法如期進行。到了1974年,通用電船的首批七艘洛杉 磯級的建造工作已經落後7個月。儘管如此,美國海軍仍在1974年7月25日與通用電器船舶簽約,設計建造規劃中的三叉戟(Trident)核能彈道飛彈 潛艦(後來的俄亥俄級)首艦設計建造工作,加上後續三艘的建造工作。為了趕上造艦進度來因應大批潛艦訂單,通用電船在這段期間增加造船廠人力,從1971 年1月的12000人增加到1975年1月的19000人,到1977年1月更增加到26000人;然而,短時間內增加太多缺乏經驗的新進人員,對通用電 船的生產效率與品質造成了負面影響。之後些潛艦在由美國海軍驗收時,普遍發現壓力殼存在嚴重的誤焊或漏焊,必須大量返工,連帶又增加了船廠的支出。

洛杉磯級的三號艦,也是通用電船建造的首艘洛杉磯級──費城號(USS Philadelphia SSN-690)
在1974年10月19日下水的畫面。原本通用電船打算壓低洛杉磯級初期合約的報價以在與新港紐斯
船廠的競爭中取得優勢,然後在後續艦的合約中賺回利潤,然而由於
洛杉磯級設計工作
(由新港紐斯船廠負責)落後,加上同正逢全球性石油危機導致的通貨膨脹,導致通用電船
在建造前兩批洛杉磯級時蒙受鉅額虧損。

之後,通用電船以美國海軍沒能即時提供的洛杉磯級設計資料(屬於政府供應資訊,Government-furnished information) 以及內容有瑕疵,導致增加了額外的工作以及延誤為由,向美國海軍要求在造艦合約中追加2.2億美元,然而這個要求在1975年2月14日遭到駁回。在 1976年4月7日,通用將要求的加價減為9700萬美元,然後在1976年12月另外提出因為包含潛艦設計資料的政府供應項目延遲交付以及設計資料存在 瑕疵,導致生產成本增加,要求增加5.44億美元的價款。在協商中,美國海軍分析家建議合約增加1.25億美元,然而通用電船拒絕了這個數字,並準備採取 法律行動。

在1977年12月24日,通用估計如果沒能取得合約加價,則手中兩個總值26.88億美元的洛杉磯級建造合約(共14艘)最後會導致8.43億美元的虧損。在美國海軍與通用電船協調之後,依照公眾法案85條804款( Public Law 85-804),雙方終於在1981年達成協議:由於眾多複雜因素,導致通用電船以及美國海軍都低估了建造成本──這些因素包含美國海軍刻意培植新港紐斯成為第二潛艦設計單位,因為不 熟練而導致設計圖紙延後提供並有較多瑕疵,進而拖累通用電船的建造進度;1970年代以來美國因國防需求而在短時間大量訂購洛杉磯級,導致船廠必須雇用大 量不熟練的新進人員來滿足進度,進而使造艦品質發生問題;通用電船低估洛杉磯級建造工程的工時以及複雜度,並且無法有效掌握人力工時以及生產效率;此外還 有1970年代石油危機導致的通貨膨脹......等等。最後雙方達成的加價協議包括:美國海軍為造艦合同增加1.25億美元來回應先前通用要求的加價, 而其餘約7.18億美元虧損則由通用電船與美國海軍吸收,總計美國海軍在這項協議中支付了6.34億美元。美國海軍部長 (Secretary of the Navy)約翰.李曼(John Lehman)同意這項協議,主要原因是為了持續推動雷根政府的「600艘船艦大海軍」,自然不能與通用電船鬧僵。然而,海曼.李高佛對這項妥協十分不滿,嚴厲批評了上司約翰.李曼(海曼.李高佛承包商的態度向來極其嚴苛);而將李高佛視為阻礙美國海軍發展的李曼,也因為李高佛幾近忤逆的言論,加上同年7月26日洛杉磯級潛艦拉霍亞號(USS La Jolla SSN-701)試航時險些失控的意外(見下文),堅定了逼迫李高佛退伍的立場。經過李曼的運作,雷根總統在1982年1月31日簽署了高齡81歲的李高佛的退伍令。

此外,在美國海軍與通用電船揪紛期間,也查出通用電船高層經理 涉嫌行賄的醜聞;海軍助理Hoc Gratuities Board指控海曼.李高佛在長達16年的期間接受通用動力(General Dynamics)各項禮物餽贈(總價值67628美元),而李高佛再將禮物轉贈給國會中的支持者;此外,通用電器(General Electric)以及另一家核子動力船艦承包商新港紐斯(Newport News Shipbuilding )也涉入對李高佛行賄的醜聞。海軍部長李曼對此嚴詞譴責李高佛的不當行為,但李高佛堅稱自己的清白。

即便經過前述的慘痛教訓,在接下來的洛杉磯的競標工作中,美國海軍仍然接受船廠方面過於樂觀的工時估計。例如美國海軍與通用電船在1979年簽署的頭兩艘 洛杉磯II型(688-2型,見下文)的建造合約時(SSN-719、720,是美國海軍釋出的第五批洛杉磯級建造合約),通用電船以當時該廠建造中的最 新一艘洛杉磯級(屬於通用電船第二批合約的最後一艘,當時建造進度只有2%)當作工時計算為基礎,先以「尚未採取的改進措施」減少12%,然後再以之為基礎以「預期產能改進」再減少7%,成為SSN-719、720的報價估算,期間的工時降低完全建築在假設之上,而不是已經驗證的改進

在1980年10月,通用電船改進品質管制計畫,以防止先前一再出現的建造品質問題,包括鋼材品質不合格、結構漏焊、有缺陷的塗裝等等。在新的品管計畫 中,通用電船建立新的工作程序以及趨勢分析報告,以識別、紀錄以及回報各種瑕疵。雖然採取新的制度措施,然而船廠的施工檢查程序以及評估作業的方法等,都 需要進一步改善。

在1980至1981年,美國海軍無法從通用電船獲得堅實可信的交付期程。在1981年9月,美國海軍與通用電船都同意修改三叉戟核能彈道飛彈潛艦(俄亥俄級)的交付期程。在1981年3月,美國海軍在眾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House Committee on Armed Services)的海上力量/戰略/重要物資小組(Subcommittee on Seapower and Strategic and Critical Material)的會議上,美國海軍公開批評了通用電船建造潛艦工程的品質不良,而且支出高於競爭對手新港紐斯船廠,而通用電船則反擊海軍的指控,批評 海軍的政府供應項目中的設計圖紙與裝備的不良,才是導致通用電船造艦發生問題的主因,然而雙方在眾議院的相互批評只是進一步惡化了原本的對立。

在1982年2月,美國海軍與通用電船達成協議,修改通用電船先前所有洛杉磯級潛艦合約的交付日期。同樣在1982年2月,美國海軍向通用電船訂購新批次的洛杉磯級,而通用電船同意不再採取關於保險償付(insurance reimbursement )的行動。在1981年的年度財務報告中,通用電船的母公司通用動力(General Dynamics)承認通用電船的潛艦建造問題,造成了4500萬美元的虧損。

依照公開資料,通用方面相信,最初該集團打算依照(過低的)報價完成頭兩艘洛杉磯級、並期望在後續艦的訂單中獲利,結果導致了集團8400萬美元的損失。美國海軍則認為,通用電船在 前兩批合約的損失反應了建造洛杉磯級的真實程本,而通用電船會在第五批洛杉磯級的合約(SSN-719、720)獲利。美國政府在洛杉磯第五批合約的選擇 性採購報告(Selected Acquisition Report)中刪除了完整報價估算內容資訊,意味著這項資訊如果對外公開,將會損害美國政府在日後與合約商談判中的地位。

1970年代末期由於美蘇關係惡化,美國海軍又增建了一批洛杉磯級。1980年雷根上台,宣布將建立一支擁有600艘艦艇的海上兵力(包括100艘核子潛艦)後,又繼續建造洛杉磯級。 在1989財年,美國海軍訂購了最後一批洛杉磯級,總計前後共訂購了62艘,成為當時數量最多的核子動力攻擊潛艦。

全部洛杉磯級都採用城市名來命名,唯一的例外是以「核子海軍之父」為名的海曼.李高佛號(USS Hyman G. Rickover SSN-709 );這艘在1981年7月24日安放龍骨的潛艦原本預定命名為普洛維斯登號(USSProvidence),1982年1月李高佛退伍之後,美國海軍將該艦命名改為海曼.李高佛號(普洛維斯登則改用在SSN-719)。在海曼.李高佛號夫婦觀禮之下,海曼.李高佛號在1983年8月27日下水,並依照海軍慣例由李高佛夫人艾倫諾.李高佛(Mrs. Eleonore Ann Bednowicz Rickover)擲瓶;李高佛夫婦自然也參加1984年7月21日該艦的成軍典禮;李高佛成為少數親眼目睹能以自己命名的船艦的人(李高佛於1986年7月8日逝世)。洛杉磯級的艦名中,除非城市名與州名重複如紐約,就會在前加上"City of"的字樣以區別外,其他都只標上城市名。但是基督城號(USS Corpus Christi SSN-705)由於基督教人士抗議奔走,使其服役一年後也加上"City of"的字樣,以避開褻瀆之嫌。 由於美國海軍的核能攻擊潛艦與核能彈道飛彈潛艦使用相同的舷號序列,因此洛杉磯級從SSN-688起到SSN-725之後,就跳到SSN-750,中間(726至749)留給了俄亥俄級(Ohio class)彈道飛彈潛艦(由於最後六艘俄亥俄級潛艦遭到取消,因此744~748出現了空號)。

 

原型洛杉磯級

由於參議院國防委員會限制造艦預算,加上為了高速的要求而不惜犧牲其他方面,使得洛杉磯級存在著不少令人困擾的先天性問題與限制,其負面影響隨著日後洛杉磯級的改良、裝備增添而日漸明顯。

首先,洛杉磯級的設計目標是結合S6G高功率反應器之後,能達到超過30節的潛航航速 ,靜音能力維持在與鱘魚級相當的 水平;然而就如同前述,為了塞入S6G反應器,也導致洛杉磯級的艦體大型化、排水量提高,最終無法推動潛艦達到原訂的航速 ;而為了達到30節以上的水下航速,洛杉磯級必須減重600至800ton。 一開始李高佛領導的潛艦設計團隊打算透過降低安全係數的方式── 例如省略備用柴油輔機和空調系統──來減輕重量 ,但被美國海軍以安全理由駁回;於是設計團隊轉而降低艦體結構重量,減低耐壓殼體厚度,同時也盡量縮減艦內的空間。

早期洛杉磯級的S6G反應器使用D1G-2爐心,與班橋號(USS Bainbridge DLGN-25)核子動力飛彈巡防艦的D2G爐心類似,能輸出30000軸馬力,推動洛杉磯級達到33節左右的航速,相當於先前的飛魚級,也不遜於同時期蘇聯的維克托一型(Victor I)核能攻擊潛艦。洛杉磯級繼續沿用鱘魚級的HY-80高張力鋼板(屈服強度550MPa,相當於56kgf/mm2)而非當時最新的HY-100(屈服強度約 900MPa,相當於70kgf/mm2;當時HY-100的焊接技術尚未突破,難以實用化),在材料相同的情況下,洛杉磯級由於艦殼較薄,安全操作潛深 從鱘魚級的1300英尺(約395公尺)減少為950英尺(約289m),減低了約1/4(估計洛杉磯級的 極限潛航深度可達400公尺,壓潰深度約1475英尺或450公尺),而官方承認的潛航深度約800英尺(244m)。此外,洛杉磯級的預備浮力也只有比 以往潛艦低得多的11%,表示承受戰損的能力與預留改裝的空間都縮小。犧牲艦內空間導致生活環境擁擠不堪,大量人員得睡「熱舖」(船員沒有一對一的床位, 輪班結束的人馬上躺到剛睡醒正要去值班的人,故得其名)。往後的洛杉磯級陸續追加的設備如拖曳陣列聲納的纜線絞車、戰斧巡航飛彈垂直發射器等裝備,都佔據 了原先壓載水櫃的部分容積,而這些都非原始設計的一部份;而為了彌補這些失去的水櫃容積以維持浮力平衡,就得使用較重的固體壓艙物,如此上升與下潛速度就 會變慢,浮升在水面的最大浮力也會減小;而這些新裝備所需的控制台也塞入了原本就有限的艦內空間,導致人員起居環境更加擁擠。

688-I型的特萊多號(USS Toledo SSN-769)的艦內走道。

688-I型的特萊多號(USS Toledo SSN-769)的艦長艙室。

艦上只有艦長與執行官擁有自己的艙室;在作戰時,艦長艙室就作為損管通信中心。

688-I型的特萊多號(USS Toledo SSN-769)的艦上士兵舖位。由於洛杉磯級

艦內空間不足,舖位只有艦上編制人數的2/3,因此需要多人輪流使用床位,稱為「熱舖」。

為了力求高速、降低阻力,洛杉磯級的帆罩 尺寸縮減,因此前水平翼無法向上旋轉至垂直位置,無法突破北極海薄冰層,這使得洛杉磯級很難在北極冰層海下操作;因此,洛杉磯級乾脆放棄以往美國潛艦為了在極區海域操作的帆罩結構強化措施,成為美國海軍第一種無法在北極操作的核能潛艦。 此外,縮小帆罩也使得裡面能容納的電子截收桅杆數量減少,削弱了蒐集電子情報的頻寬。過去美國海軍大鯧鰺級(Permit class)同樣為了降低阻力而減小帆罩尺寸,縮減了電子截收桅杆的數量,而最後幾艘大鯧鰺級與鱘魚級就重新增加帆罩尺寸。此外,為了節省成本,李高佛的設計團隊甚至取消了洛杉磯級的佈雷能力,只剩下正規作戰的能力,佈雷作戰能力直到後期才獲得恢復。

所以早期在許多美國海軍軍官眼中,洛杉磯級根本是為了增加航速而犧牲一大堆性能(冰下操作能力、潛航深度、在敵方港口佈雷能力、 減弱的情報蒐集能力)的貨色,唯一還讓美國海軍保留的優勢剩下靜音與聲納偵搜能力。 當然,美國海軍內部也有人認為相較於終於彌補了鱘魚級潛艦所失去的航速(如此就能完全配合航母戰鬥群的作業),只能下潛300公尺或不能在北極冰洋下操作等缺憾根本不讓人在意。

正在緊急上浮的紐約市號(USS New York City SSN-696)。若干洛杉磯級的命名城市與州名重複,

因此在後面增加「City」作為區別。

 

第一艘洛杉磯級潛艦於1976年服役後,為核子動力潛艦定下新的靜音與速度標準。為了降低成本,洛杉磯級採用簡化後的淚滴型艦殼,艦首艦尾仍然是標準的淚 滴型,然而整個艦體中段都採用簡單平直的圓型斷面構造 ,而美國海軍先前在實驗性的獨角鯨號(USS Narwhal  SSN-671) 核能攻擊潛艦上嘗試使用這類結構。 先前美國海軍從飛魚級開創的標準淚滴型艦殼,直徑係從艦首段開始向後擴張,至帆罩兩側附近的部位達到最大舷寬,之後開始一路收縮至艦尾,因此艦體中段各處 的直徑多不相同。 最先採用淚滴艦殼的飛魚級,輪廓的漸闊/漸減至為明顯,活像一枚砲彈,爾後的長尾鯊級/大鯧鰺級與鱘魚級的艦體中段輪廓雖然相對比飛魚級拓寬,不過實際上 艦體各處剖面的直徑都不盡相同;這種正規的淚滴型艦殼擁有最佳化的流體力學效率,但是施工複雜、成本昂貴。 因此,洛杉磯級改用單純的圓柱狀中段艦體,中段輪廓線基本上完全平行,各處直徑相同;相較於正規的淚滴型,簡化淚滴船型的航行阻力與噪音增加約一成,但是 船殼施工成本可大幅降低(由於當時嚴重的通貨膨脹,這部份的降價效益幾乎完全看不出來);往後美國所有核能潛艦如俄亥俄級、海狼級、維吉尼亞級等, 都沿用洛杉磯級這種圓柱斷面式的簡化版淚滴型艦殼。洛杉磯級沿用許多先前美國核能潛艦慣用的構型,包括十字尾舵、前水平翼裝於帆罩上、單軸推進等;兩個水 平尾舵頂端附有一個垂直安定面,這是沿襲自鱘魚級的設計。

洛杉磯級的艦身遠大於其所取代的鱘魚級,而且一開始就擁有多種武器的投射能力,如剛剛開始服役的魚叉反艦飛彈,此外也使用性能優越的AN/BQQ-5聲納 套件,包含艦首大型主/被動球形陣列聲納、等角被動陣列聲納與水下射控系統等,使其成為當時全球最精良的核能攻擊潛艦。 洛杉磯級的S6G反應器的熱交換循環系統雖然仍保留循環幫浦,但也引進S5G開發的自循環技術,擁有20%以上的自循環比率,在航速7~10節以內可以不 開循環幫浦而單靠自循環來運作,使噪音大幅降低。洛杉磯級在靜音方面下了極大的功夫,所有的輪機設備都裝在減震浮筏上以降低傳到艦殼外部的噪音與震動,設 備的配置也費盡心力避免集中發出更大的噪音。絞盡腦汁阻絕輪機噪音、震動之後,洛杉磯級的S6G反應器輻射到艦體外的噪音還低於一個20瓦燈泡。

688-I型的特萊多號(USS Toledo SSN-769)的備用柴油機

 除了核能主推進系統之外,洛杉磯級也裝置 備用的柴電推進系統,包括Fairbanks Morse的柴油機以及輔助推進馬達(Secondary Propulsion Motor,SPM),這是一個可轉向的伸縮式電動推進吊艙,設置在艦尾(第127至第131號肋骨之間),平時收容於艦尾艙蓋裡,需要使用時打開艙蓋將 推進器伸出;此吊艙水平旋轉範圍200度,俯仰範圍60度。SPM除了用於主推進系統損壞時提供應急的推進與轉向能力之外,有時也能在低航速情況下(例如 在狹窄的港口水域內迴旋)使用,來增加機動的靈活度。

BQQ-5整合聲納系統整合高功率的BQS-13球型主動陣列 聲納,具有數位多聲波操控模式(Digital Multi-Beam Steering,DIMUS)。後來洛杉磯級追加了TB-16拖曳陣列聲納,一開始直接外掛於艦殼上,後來發現裸露的纜線易在高速航行時損壞,所以在艦 殼右側加裝一條收容管道,施放口位於右邊水平尾翼上,操作此種拖曳聲納的最大航速在16節左右 。往後BQQ-5聲納系統持續地接受改良,並更新拖曳陣列聲納系統,如BQQ-5D換用孔徑4倍於TB-16的TB-23,BQQ-5E更換裝孔徑12倍 於TB-16的TB-29;由於另有專文介紹BQQ-5聲納系統,在此便不予贅述。與BQQ-5聲納系統搭配的是MK-117全數位化聲納指揮 射控系統,將過去需要耗費大量人力時間的目標動態追蹤(TMA)完全自動化,並利用BQQ-5被動模式的多波束控制能力,能同時以被動監聽方式追蹤40個 目標 ;洛杉磯級前12艘(SSN-688~699)仍使用早期的MK-113半數位化射控計算機,第一艘裝備MK-117的是達拉斯號(USS Dallas SSN-700),爾後前12艘洛杉磯級以及前一代的鱘魚級潛艦也陸續換裝MK-117。MK-117整合有三座MK-81追蹤用顯控台以及一具用於發射 武器的MK-92攻擊顯控台;MK-92採用數位電路,能控制使用數位電路的MK-48線導魚雷以及UGM-84魚叉反艦飛彈,但無法控制使用類比電路的SUBROC潛 射反潛火箭。 先前MK-113半數位射控儀將透過MK-75指揮儀以及附帶的兩個類比轉換儀,將射控系統產生的類比控制信號轉成MK-48魚雷的數位信號,而MK-117則由UYK-7電腦以及MK-81顯控台直接控制MK-48魚雷。 稍後美國海軍將MK-117進一步擴充,成為CCS MK-1作戰控制系統,洛杉磯級從巴爾的摩號(USS Baltimore SSN-704) 開始配備此系統,隨後也陸續換裝先前建造的洛杉磯級。美國海軍本來計畫發展UUM-125海矛反潛火箭來取代SUBROC,其中UUM-125A配備核子 深水炸彈,射程100海里,而UUM-125B則裝備一枚新研發的MK-50先進輕型高速魚雷,不過由於UMM-125研發進度緩慢,加上蘇聯瓦解後需求 大減,因此在冷戰結束之際立刻遭到取消。為了在冰洋操作並防止水雷攻擊, 洛杉磯級裝備了BQS-15冰下/偵雷聲納系統,包含帆罩前端裝置的高頻主動聲納與冰/水雷警告系統(Mine and Ice Detection Avoidance System,MIDAS)。本級艦裝設了數個WLR-9音響信號警告系統,可接收敵方船艦或魚雷主動聲納訊號並警告艦上人員。為了反制敵方魚雷,艦上設置Emerson Electric Mk 2魚雷誘餌系統。

早期幾艘洛杉磯級配備與鱘魚級相同的柯爾摩根Type-15D 搜索潛望鏡,爾後則換成1968年推出的Type-18型搜索潛望鏡,具有1.5、6、12、24等放大倍率(Type-15D只有1.5、6倍兩種), 內建70mm照相機,設有可見光、電視機、星光夜市鏡頻道,所以使用彈性廣泛;此外,潛望鏡的桅杆上設有電子截收裝置。至於搭配的攻擊潛望鏡則是柯爾摩根 Type-2F,體積較小且功能簡單(只有一般光學通道),日後則改為Type 8。洛杉磯級的武裝是四具分置於艦體前部兩側的533mm彈射式魚雷管,除了魚雷管內攜帶的4件武器外,魚雷庫內存 有22枚,可攜帶MK-48重型線導反潛魚雷、UGM-84魚叉反艦飛彈等;魚雷管位於球型聲納音鼓後方,朝外傾斜15度,發射時的最大航速不得超過18 節 。第一艘實際部署戰斧巡航飛彈的洛杉磯級潛艦是拉霍亞號(USS La Jolla SSN-701),在1983年4月29日於太平洋首次於水下發射戰斧飛彈;而第一艘裝備戰斧飛彈而達成實戰能力的洛杉磯級是亞特蘭大號(USS Atlanta SSN-12)。洛杉磯級典型的武裝配置包括14枚MK-48魚雷、4枚魚叉反艦飛彈與8枚戰斧飛彈,這些武器全部由魚雷管發射。 洛杉磯級的魚雷管採用固定注水量的線性泵驅動水壓彈射系統,以高壓海水將魚雷管內的武器彈射出去。與老式壓縮空氣發射系統相較,水壓彈射系統不會有壓縮空 氣射入海中產生氣泡空蝕的巨大噪音;然而與後來的渦輪氣壓幫浦(Air Turbine Pump,ATP)魚雷發射系統相較,線性泵驅動水壓彈射系統便有著體積重量龐大、維修不易、壽期成本高、發射週期較長等卻點,固定的注水量也限制了發射 包絡(即相容的武器種類、發射條件等等)。

本級艦的曼菲斯號(USS Memphis SSN-691)在1989年從戰備序列中移除,改做為新技術的測試用平台,用以測試各種美國海軍打算用於潛艦上的新科技與裝備;這些新裝備包括在帆罩後方加裝強化玻璃塑鋼( glass-reinforced plastic,GRP)製造的容器來收容水下無人載具(Unmanned Underwater Vehicles)、非穿透型光電桅杆、配合新拖曳聲納的拖曳裝置以及設置在艦尾垂直安定面上的施放口、在帆罩左側後方設置54mm的拖曳纜繩收放器、新的液壓系統、艦內光纖網路、增設58個標準裝備架來容納新增的電子裝備等,此外還安裝了原本預定 用於海狼級核能攻擊潛艦的30吋魚雷管。

而奧古斯特號(USS Augusta SSN-710)則在1987年安裝了新開發的包括BQQ-10 ARCI聲納以及BQG-5D寬孔徑被動陣列聲納(Wide Aperture Array,WAA)進行測試,日後此聲納被改良型 洛杉磯級與海狼級潛艦採用。

背部搭載DDS艙的達拉斯號(USS Dallas SSN-700)。

為了支援特種作戰,部分洛杉磯級(SSN-688、690、700、701、715)經過修改來支援特戰任務,可在艦體背部加掛乾式甲板換乘艙(Dry Deck Shelter,DDS,詳見富蘭克林級核能彈道飛彈潛艦一文) ,容納海軍海豹特戰部隊(SEAL)進行任務使用的輸泳載具( SEAL Delivery Vehicle,SDV)。

在1976年時,每艘洛杉磯級平均造價為2.21億美元,10年後就成長到每艘4.95億美元。

1984年,美國 知名軍事小說家湯姆.克蘭西(Tom Clancy )出版其處女作獵殺紅色十月(The Hunt for Red October)並轟動一時,故事中洛杉磯級的達拉斯號(USS Dallas SSN-700)的行動佔有重要份量,而此小說中也對達拉斯號新安裝的一套數位化聲紋比對建檔系統有頗多描述(在現實中,達拉斯號是第一艘實際裝備數位化、自動TMA能力的MK-117射控電腦的洛杉磯級)。

 

688-2型

從688-2型開始,洛杉磯級就在艦首裝置12管MK-45垂直發射器來容納戰斧飛彈。

圖為688-I型的聖大菲號(USS Santa Fe SSN-763)。

(上與下)洛杉磯級的12管MK-45垂直發射器近照。

 

一艘洛杉磯二級正在裝填垂直發射的戰斧巡航飛彈。

洛杉磯級從普洛維斯頓號(USS Providence SSN-719)至新港紐斯號(USS NewPort News SSN-719)的八艘有時被歸類為洛杉磯二級(簡稱688-2型),從此型艦起的洛杉磯級增加不少新改良。

早期型洛杉磯級的武裝只有四門魚雷管,艦內攜帶的魚雷、飛彈總數只有魚雷艙內的22枚外加魚雷管內預置4枚,這種火力與投射量實在不太夠。1980年代中期起服役的688-2型開始,洛杉磯級便在原始設計中艦首 水櫃預留的空間裡,加裝一組共12管的MK-45戰斧巡航飛彈垂直發射系統,而作戰控制系統也配套更新為CCS MK-1 Mod2。在1980年代,美國海軍開始廣泛在巡洋艦、驅逐艦與688-2型核能攻擊潛艦上部署攜帶核子彈頭的戰斧飛彈,稱為分流戰略(Diversion strategy);原本美國海軍的核子打擊能力集中在超級航空母艦的艦載機以及彈道飛彈潛艦上,一旦連水面艦艇、核能攻擊潛艦都可能部署核子戰斧飛彈,將使蘇聯海軍的壓力暴增,難以防範這麼多都可能發動核子攻擊的水面、水下平台。 而冷戰結束後,洛杉磯級也在歷年對伊拉克等地的戰事中,成為戰斧飛彈(配備傳統戰鬥部)的主要發射平台之一。

由於艦首重量增加,使得有裝備垂直發射器的本級艦在上浮時,都 是水平上浮;而未安裝垂直發射器的早期型洛杉磯級在上浮時則是艦首朝上 。由於陸攻型戰斧飛彈需要全程的衛星地形圖供飛彈的比對系統使用,所以潛艦必須在出航前領取儲存有任務計畫的可攜式硬碟,而且只具備攻擊這幾個任務計畫目 標的能力。此外,688-2級的艦殼塗上一層可阻隔本身噪音向外輻射並吸收敵方主動聲納波的分離式塗料,而早期型的洛杉磯級在日後也追加了這種塗料。為了 抵銷這層塗料在航行時產生的阻力,洛杉磯級從688-2型起改用功率更高的西屋製D2W爐心,輸出功率從原來的30000軸馬力增至35000軸馬力,使其航速維持 原來水準。 而早期型號洛杉磯級日後進行重新裝填反應器燃料工程時,也以D2W爐心取代原本的D1G-2。

從2005年7月開始,洛杉磯級陸續換裝新開發的AN/BYG-1潛艦作戰系統。普洛維斯頓號等在日後換裝了AN/BYG-1射控系統 以及應用聲學快速插入套件(Acoustic Rapid Commercial Off-The-Shelf Insertion,A-RCI)技術的AN/BQQ-10聲納系統,這些都是日後維吉尼亞級核能攻擊潛艦採用的主要技術。

688-I型

在1970年代,蘇聯推出了三角洲級(Delta)核能彈道飛 彈潛艦,開始配備射程長達7800km的SS-N-8洲際彈道飛彈,這使此型潛艦不用冒險進入北大西洋與太平洋、穿透北約反潛阻柵就能攻擊北美境內的目 標。為了迎接這項挑戰,美國海軍一面準備發展更新一代的核能攻擊潛艦,專門在高威脅度的敵國近海獵殺彈道飛彈潛艦(後來成為海狼級核能攻擊潛艦),同時也 改良洛杉磯級的設計。改良型洛杉磯級是從聖胡安號(San Juan SSN-751)開始,稱為洛杉磯級改進型(Improved Los Angeles class,簡稱688-I型)。

(上與下)在2009年冰層演習( Ice Exercise,ICEX 2009)中,突破北極冰層上浮的688-I型

潛艦安那波里斯號(USS AnnapolisSSN-760)。688-I將前水平舵移到艦首,並且補強帆罩,

使之恢復了早期洛杉磯級所失去的在冰層上浮的能力。

688-I型潛艦傑佛遜市號(USS Jefferson City SSN-759)的艙室。

688-I型的特萊多號(USS Toledo SSN-769)的聲納顯示器畫面。

高速衝出水面的688-I級春田號(USS Springfield SSN-761)

688-I級將前平衡翼縮小並移到艦首,並設計成可伸縮式(在高速航行時可收入艦身以降低阻力),同時將帆罩補強,從而解決了以往本級艦欠缺冰下操作能力的缺點,而這也是688-I級與較早期的洛杉磯級在外觀上的最大區別 。此外,把前平衡翼從帆罩挪到艦首,據說也是為了避免對帆罩前端上部的冰下高頻主動聲納造成干擾。688-I級的其他改良重點包括靜音能力 、換裝新的BQQ-5D聲納系統(以更細、長度更長的TB-23拖曳陣列聲納取代原本的TB-16,施放口位於左邊水平尾翼上)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加裝IBM生產的AN/BSY-1水下戰鬥系統 (詳見「美國海軍潛艦射控、作戰系統」一文),此系統由原本的MK-117射控系統改良擴充而來,保留兩台UYK-44中型電腦以安裝CCS MK-1的射控軟體,此外將所有的偵測 與射控系統整合在同一個控制介面底下,從此各聲納的資料交換或將目標資料輸入射控系統等再也不需要運用人工,速度與作戰效率大幅增加 。聲納部分,BSY-1搭配改良的AN/BQQ-5聲納系統,換裝新的波束塑形與訊號處理電腦,提高波束指向能力與目標偵測的正確性,同時改良了被動聲納系統,並納入新的TB-23拖曳陣列聲納。BSY-1是美國海軍第一套大型軍用分散式架構 系統,資料分別在不同的幾部電腦中處理,速度與防癱瘓能力較傳統的中央電腦式系統好 。前四艘688-I級(SSN-751~754)在完工之初只安裝初期不完整的AN/BSY-1系統,從邁阿密號(US Miami SSN-755)起才安裝完整的AN/BSY-1,SSN-751~754則等到回廠維修時才追加不足的設備。早期的688-I(SSN-751~755)的AN/BSY-1作戰系統採用AN / UYK-7計算機,日後則逐步改用更新型的AN/ UYK-43。在靜音能力部分,688-I級又從艦體基本設計等方面作了不少改良, 其外殼除了一些開口蓋、控制翼以及聲納音鼓之外,都包覆 著一層可阻隔本身噪音向外輻射並吸收敵方主動聲納波的薄板型玻璃纖維復合材料消音瓦(採用薄膜加壓方式黏貼於艦體),而早期型的洛杉磯級在日後接受改良時也加裝這種消音 瓦。美國海軍宣稱688-I級的靜音能力較早期型洛杉磯級進步了5~7倍。 然而,在1990年代中期,美國海軍卻表示,依照美國的音響情資顯示,當時俄羅斯最新型的鯊魚二級(Akula II)的靜音性能超過了688-I級 (這應該只是低速的靜音性能,鯊魚級體積較大,採用自由流水區域多的雙殼構造,較高航速的靜音性能應該仍以單殼的洛杉磯級為佳)。


(上與下)在1995年4月下水前夕的最後一艘洛杉磯級夏安號(USS Cheyenne SSN-773)

。可以觀察到艦尾兩個向下傾斜的鰭片(用來施放拖曳陣列聲納)、側舷寬孔徑陣列聲納(WAA)

等,這些都是之後海狼級(Sea Wolf class)核能攻擊潛艦準備採用的新技術。

從哈德福特號(USS Hartford SSN-768)起的688-I級,採用許多預定被新一代海狼級(Sea Wolf class)核能攻擊潛艦採用的新裝備與設計,包括位於艦身兩側的WAA寬孔徑被動陣列聲納(但實際上是在哥倫比亞號(USS Columbia SSN-771)才實現)、 在水平尾舵與下方垂直尾舵之間加裝一對朝下傾斜的鰭片(可能是用來施放拖曳陣列聲納)以及更新的靜音科技等等;此外,日後洛杉磯級也逐步換裝CSS MK-2作戰控制系統。 在2008年中,美國海軍開始在洛杉磯級上測試由Remote Reality提供的光電潛望鏡升級套件,之後陸續用於洛杉磯級與海狼級的Type-18光學潛望鏡。最後一艘洛杉磯級夏延號(USS Cheyenne SSN-773 )被用來測試平面顯示器、基於商規技術開發的整合式聲納顯示系統等新技術,此外也曾用來測試噴泵推進器(日後用於海狼級上)。

在2000年代,洛杉磯級在現代化改裝時安裝了與維吉尼亞級相同的雷松AN/BYG-1作戰系統、AN/BQQ-10 ARCI聲納 系統(含TB-29A細線型拖曳陣列聲納)與AN/BLQ-10電子支援裝置等。
 

服役表現

洛杉磯級的高速與靜音能力使其能直接支援航艦戰鬥群,充當反潛屏衛,保護航空母艦不受蘇聯巡航飛彈潛艦如奧斯卡級(Oscar class)的威脅。冷戰結束以後,洛杉磯級昔日的主要對手──蘇聯潛艦力量大幅減弱,不過在1990年以來多次中東或巴爾幹半島的地區性戰爭中,本級艦仍扮演吃重的角色,包括發射戰斧巡航飛彈攻擊地面目標、運送特種部隊上岸偵察,以及海上封鎖等等。

在冷戰期間,美國海軍核能攻擊潛艦部隊經常在蘇聯海軍基地附近的水域執行近距離監視與情報蒐集,包括用電子截收桅杆截聽蘇聯基地之間的通信,近距離跟蹤、 監視往返基地的蘇聯潛艦,蒐集其聲紋資料(如有必要時會在很靠近蘇聯潛艦的距離拍攝其照片,如螺旋槳推進器、控制面等特徵),甚至在蘇聯海軍進行演習或潛 艦發射彈道飛彈時在附近偷偷監聽並蒐集情報;而這類任務常被美國官方稱為聖石行動(Operation Holy Stone)、尖峰行動(Operation Pinnacle)或系纜柱(Bollard)。 在冷戰結束前,洛杉磯級通常擔負秘密追蹤蘇聯艦艇、潛艦,以蒐集聲紋等情報,或者接近蘇聯在北極海域部署核能彈道飛彈潛艦的「冰下堡壘」;相叫於上一代的 鱘魚級與大鯧鰺級,洛杉磯級由於航速較高,在某些跟蹤場合比較能夠勝任,萬一被發現了也能以較快的速度逃脫。在這類任務中,若干操艦技術一流的美國潛艦官 兵運用洛杉磯級優秀的靜音能力與聲納性能,可以在敵方海域附近巡邏時,偷偷跟在蘇聯潛艦後面 蒐集聲紋資料,甚至趁蘇聯潛艦上浮時用潛望鏡偷拍蘇聯潛艦局部特寫照片,然後再偷偷溜走。不過在如此大膽、危險的行動中,如果操艦技術與耐力不夠,就很容 易弄巧成拙。此外,這種任務在稍早前蘇聯潛艦科技明顯落後、噪音居高不下時還容易些;等到靜音能力突飛猛進的蘇聯數種新型核能潛艦如 席拉級(Sierra class)、鯊魚級(Akula class)等陸續出現後,美國核能攻擊潛艦在執行此類跟蹤任務時的困難度就大幅增加。由於這些前蘇聯新銳潛艦的噪音大減,美國攻擊潛艦 與海洋音響監聽系統有效偵測蘇聯潛艦的距離銳減,導致美國潛艦往往必須非常靠近新型蘇聯潛艦,才能保持有效追蹤,如此只要稍有不慎就會撞到對方,或被對方 發現。如果發生碰撞,一般而言都會低調處理甚至保密,而撞船意味著美國潛艦艦長的官運就此蒙塵。但是反過來說,如果能成功蒐集到蘇聯潛艦的資料而且不被發 現,代表該美國潛艦艦長前途將一片光明,很有機會能晉升海軍更高的指揮職。

在1993年,以「獵殺紅色十月」成名的美國軍事小說家湯姆.克蘭西(Tom Clancy )出版「核能潛艦之旅」(Submarine: a Guided Tour Inside a Nuclear Warship ),而本書的核心就是參訪洛杉磯級的邁阿密號(USS Miami SSN-755)以及英國特拉法加級(Trafalgar class)核能攻擊潛艦凱旋號(HMS Triumph S93)。

在1997年12月3日.,俄羅斯海軍一艘颱風級 (Typhoon class)彈道飛彈潛艦在邀請美國海軍監督下,於巴倫支海執行START I裁減核武的計畫,將艦上SS-N-20彈道飛彈射入水中使其自行沈沒銷毀。在作業期間,俄羅斯反潛兵力發現一艘美國洛杉磯級核能攻擊潛艦在附近出沒,俄 羅斯反潛兵力保持追蹤並警告這艘洛杉磯級離開;但這艘洛杉磯級持續接近到颱風級將近4公里的距離,俄羅斯方面威脅將投擲深水炸彈與榴彈到水中,隨後這艘洛 杉磯級才離開。

 

與蘇聯/俄羅斯潛艦碰撞事故

1.奧古斯塔號碰撞意外

在1986年10月3日於百慕達外海發生爆炸意外的蘇聯洋基一級(Project 667AU Nalim,Yankee-I class)

核能彈道飛彈潛艦K-219號,一枚SS-N-6彈道飛彈的液態燃料與滲入發射井的海水混和而爆炸並

擊穿外蓋射出。注意棕色的硝酸氣體仍從破裂的六號發射井冒出。洛杉磯級潛艦奧古斯塔號

(USS Augusta SSN-710)用被動聲納監聽到整個意外發生的過程。

蘇聯Delta I核能彈道飛彈潛艦K279在1986年與美國潛艦碰撞受損的照片,艦首左側與帆罩頂部

都有損壞。部分美國人士認為這就是與美國奧古斯塔號(USS Augusta SSN-710)相撞所造成。

在1986年10月3日,洛杉磯級潛艦奧古斯塔號(USS Augusta SSN-710)在百慕達外海追蹤一艘蘇聯洋基一級(Project 667AU Nalim,Yankee-I class)核能彈道飛彈潛艦K-219號時,用聲納監聽到了K-219號彈道飛彈燃料發生爆炸的意外 (據說K-219爆炸之前,進行過做瘋子伊凡戰術動作來清除可能在後頭追蹤的美國潛艦) ;當時海水滲入這艘老舊彈道飛彈潛艦的六號發射井,與裡面SS-N-6彈道飛彈的液態燃料產生反應而爆炸,這枚飛彈擊穿發射蓋而射入海中,飛彈燃料與海水反應產生的硝酸則瀰漫艦內,四名艦上人員在意外中喪生,最後受損癱瘓的K-219在全員棄艦之後執行了自沈 。

然而隨後就在10月20日,繼續執行巡邏勤務的奧古斯塔號撞上某個東西,導致艦首受損,只好回港整修,整修費用約270萬美元 ;尷尬的是,奧古斯塔號這次值勤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要測試艦上新近安裝的改良型聲納系統的效能。至今美國官方從未正式公布奧古斯塔號碰撞意外的經過,某種說法是奧古斯塔號其實就是與K-219相撞,但這完全與美、蘇雙方對K-219事件公開的資料 與照片相悖;另一種可信度較高的說法是奧古斯塔號在追蹤一艘蘇聯三角洲-I級(Project 667B Murena,Delta-I class)核能彈道飛彈潛艦時,與該艦發生碰撞(一說是該艦或者負責掩護該艦的勝利級核能攻擊潛艦得知奧古斯塔號,進而採用瘋狂伊凡迴旋動作來撞擊奧古斯塔號),蘇聯方面有一張三角洲-I級潛艦K-279號艦首 左側與帆罩頂部正面撞擊受損的照片。曾有美國民間人士認為奧古斯塔號撞擊的是K-279,但蘇聯方面則有人認為奧古斯塔號撞上的是K-457。

在1987年7月,剛整修完成的奧古斯塔號又加裝了若干新開發 的聲納系統進行測試,包括BQQ-10 ARCI聲納以及BQG-5D寬孔徑被動陣列聲納(Wide Aperture Array,WAA),這些新科技準備用於新一代的海狼級(Sea Wolf clsas)核能攻擊潛艦上。

2.巴頓.魯吉號與柯斯特羅曼號(K-276)碰撞意外

(上二圖)1992年2月11日晚間與美國巴頓.魯吉號(USS Baton Rouge SSN-689)核能攻擊潛艦碰撞的

俄羅斯Sierra  I 級核能攻擊潛艦 柯斯特羅曼號(Kostroma K-276),帆罩前端上部擠壓受損。

該艦修復後,在帆罩正面漆上一個「1」(下圖),代表獲得一次勝利。

 

1992年2月11日晚間8時16分,洛杉磯級潛艦巴頓.魯吉號(USS Baton Rouge SSN-689)在巴倫支海域、可拉半島靠近莫曼斯克(Murmansk)的近海 (距離Kildin島约15海里,按照俄羅斯標準,是在俄羅斯12海里領海內)作業時,與一艘俄羅斯席拉I級(Sierra  I class)核能攻擊潛艦 柯斯特羅曼號(Kostroma K-276,完工之初命名為Crab)發生碰撞 ;席拉I級是1980年代蘇聯在勝利三級(Victor III)之後出現的第二種靜音化潛艦,而且是蘇聯第一種採用高曲度七葉片螺旋槳推進器的潛艦(最早期的勝利三級使用一組同軸反轉四葉片螺旋槳 ,之後的改良型才換上高曲度七葉片螺旋槳;不過最早的席拉級似乎仍採用六葉片形式的螺旋槳) ,整體靜音能力可能與鱘魚級相當。巴頓.魯吉號在1988年的翻修工程中換裝包括AN/BQQ-5C聲納與CSS MK-1數位化射控系統等新裝備。依照美國方面的說法,當時巴頓.魯吉號在潛望鏡深度航行,以電子截收桅杆伸出水面並監聽俄羅斯海軍基地之間的通信(而不是反潛搜索),艦尾並未部署拖曳陣列聲納, 柯斯特羅曼號則從巴頓.魯吉號後方的聲納盲區撞上巴頓.魯吉號艦尾 ;依照柯斯特羅曼號受損的照片,其帆罩前部上方因擠壓而變形破裂,顯示 該艦似乎是在上浮的過程中撞上巴頓.魯吉號。

依照美國方面的說法,巴頓.魯吉號是在執行電子情報蒐集任務時遭到柯斯特羅曼號碰撞,而且兩艦在碰撞之前完全沒有發現彼此的存在;然而,依照俄羅斯的說 法,巴頓.魯吉號當時就是在追蹤柯斯特羅曼號或其他俄羅斯潛艦(某種說法甚至是柯斯特羅曼號發現了正在跟蹤的巴頓.魯吉號,而蓄意進行衝撞)。不過, 發生碰撞的是巴倫支海靠近海岸的地方,充斥著海浪上岸而破碎的噪音以及周遭大量近海漁船的柴油機噪音,各種背景噪音在很淺的海底與沿岸之間反射,對於被動 聲納探測造成嚴重的干擾,根本不適合進行反潛偵測;俄羅斯 部署在當地的近岸聲納警戒系統對巴頓.魯吉號 這樣的靜音型潛艦,能有效偵測的距離不超過5km。依照俄羅斯方面的說法,俄羅斯潛艦在聲學環境 較為不利的巴倫支海被要求仔細地操作,每次變化深度與航向都需使用聲納探測周邊,並需經常進行 水平的環形動作來清掃尾部聲納盲區。 綜合以上,這次碰撞屬於純粹意外事件的可能性居多,雙方的聲納系統都很難即時偵測到均相當安靜的彼此,而且潛艦相互追蹤通常不會在聲學環境惡劣而且運動空 間受限的近海進行。

意外發生後,美國國務卿詹姆斯.貝克(James Baker)與俄羅斯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立刻進行了會談;而俄羅斯海軍則指控美國海軍仍持續在俄羅斯海軍基地附近的水域頻繁進行各項軍事活動,即便冷戰已經結束。然而,這次意外並沒能使美國海軍立刻停止這類活動,一年之後的1993年3月30日,又發生美國鱘魚級潛艦茴魚號(USS Grayling SSN-646)在俄羅斯海軍莫曼斯克(Murmansk)海域與一艘俄羅斯三角洲四型(Delta IV  class)核能彈道飛彈潛艦諾沃摩斯科夫斯基號(Novomoskovsk K-407)相撞的意外。

這次碰撞對巴頓.魯吉號與Crab號都造成一定程度的損壞,但雙方都沒有傷亡。依照美方的說法,巴頓.魯吉號艦體後部被撞擊處出現刮痕與凹損,左舷水櫃也 出現兩道輕微裂痕;雖然不算嚴重的損傷,但是巴頓.魯吉號是單殼潛艦,任何壓力殼的直接損傷都會影響其水密完整性,增加潛航時的風險。經過簡單的整修後 (並未對艦體損傷進行徹底處理),巴頓.魯吉號在1992年6月29日恢復值勤;然而,當時該艦到了進行更換爐心的昂貴工程時候,估計更換反應器燃料以及 修復壓力殼所需的經費超過了預算。因此,美國海軍在1993年9月17日將巴頓.魯吉號降為備役艦(某些報導指出巴頓.魯吉號在1993年1月就以經停止 值勤),並在1995年1月13日除役;魯吉號僅服役16年,是最早除役的洛杉磯級。而柯斯特羅曼號則在1992年6月底完全修復,事後該艦人員在帆罩前 方漆上一個「1」來表示獲得一次勝利。

一般意外事故

在1981年7月26日,尚未交付的拉霍亞號(USS La Jolla SSN-701)在進行海上測試。在27日上午6時,拉霍亞號在水下360英尺(約110m)全速航行,大軸以每分鐘6000轉輸出;此時,在艦上主持試航的海曼.李高佛上將進入輪機室,並下達「crash back」指令,潛艦推進系統立刻從全速前進改為全速倒退,潛艦會因而快速潛艦。這項測試主要是將潛艦結構與輪機推到極限,艦上的通用電船工程師測量潛艦在極端狀況下的表系;此後,全艦都在等待李高佛下達「ahead 1/3 」的俥令(1/3功率向前推進)使船艦重獲控制,然而李高佛卻遲遲沒有下令。當拉霍亞號完全停止時,艦長大喊「船艦在水中停止」(ship dead in the water),然而李高佛仍未下令;於是仍在全速逆轉的拉霍亞號開始迅速向後倒退,艦首指向下方,艦體開始滾轉傾斜。此時,艦長自行下令「ahead 1/3 」;在接下來三分鐘,拉霍亞號繼續掉深數百英尺(在此之前,拉霍亞號從沒有下潛到顯著超過400英尺的深度),可能接近艦體壓潰邊緣,距離海底不到半個艦體長度。此後,艦長終於成功將拉霍亞號控制住並上浮。負責指揮這次試航的李高佛上將,對於拉霍亞號險些失控負有主要責任。這件意外給予當時意圖除掉李高佛的海軍部長約翰.李曼一個有力的把柄;在1982年1月31日、李高佛剛滿81歲,雷根總統簽署了李高佛的退伍令。在1982年底,位於舊金山外約30英里,正在潛望鏡深度航行的拉霍亞號,與附近水域浮航中的核能攻擊潛艦大鯧鰺號(USS Permit SSN-594)發生擦撞意外,拉霍亞號的舵面受到輕微損害,而大鯧鰺號則是底部龍骨部位被刮到,留下長3.05m、寬0.91m的刮痕。

在1989年1月17日,洛杉磯級的諾福克號(USS Norfolk SSN-714)在漢普頓路海峽(Hampton Roads)的查爾斯.萊特角(Cape Charles Light)與對向的美軍火星級乾貨彈藥補給艦聖地牙哥號(USS San Diego AFS-6)發生輕微碰撞意外;當時諾福克號由資淺軍官值勤,在與聖地牙哥號交會時,左舷撞上航道浮標,諾福克號修正航道卻操作過度,撞上了聖地牙哥號。此事件後,美國海軍頒佈措施,限制美國海軍潛艦在漢普頓路海峽之類狹小水道的機動與航速。

在1989年6月,洛杉磯級的休士頓號(USS Houston SS-713)支援拍攝著名軍事小說改編的電影「電影獵殺紅色十月」(The Hunt for Red October),扮演故事情節中的姊妹艦達拉斯號(USS Dallas SSN-700);然而就在拍片之前到這一年結束,休士頓號遇上一連串倒楣事。在參與拍片之前,休士頓號就發生閥門破損的意外;在6月14日拍片期間,休 士頓號在聖皮多海峽(San Pedro Channel)意外纏住一條浮標纜線,並將拖著浮標的船Barcona號順勢拖入海中,造成一人喪生。拍片結束後兩天,休士頓號在返回聖地牙哥途中被漁 船Fortuna號的漁網纏住,幸而無人傷亡。在1989年7月1日,休士頓號在基地外海執行例行訓練,在潛望鏡深度執行通氣管通風作業時,海水突然從通 氣閥大量湧入,海水進入電池間,與電池溶液混和產生有毒氯氣,進水的艦體也呈傾斜姿勢下沈;艦上人員企圖以自身動力與航行操作來讓潛艦上浮,但仍無法阻止 進水趨勢而逐漸下沈,最後只好將大量壓縮空氣打入水櫃執行緊急上浮,才順利避免沈沒並浮出水面。經過檢查之後,這次意外主要是通氣閥門失效而無法關緊,導 致大量進水。此後在8月1日,休士頓號的輪機室發生一場電器火災;在9月,休士頓號在一次演習中,因為導航錯誤而過度接近直昇機投擲的反潛魚雷;在11 月,休士頓號再度因為導航失誤而損失了該艦的拖曳聲納。因為1989年這一連串意外,導致部分艦上人員稱這艘潛艦「來自於地獄」。

 

在2001年2月撞沈日本愛媛丸後的格林維爾號,正在珍珠港的海軍船塢內檢修,

注意艦體左側留下的擦痕。

2001年2月9日下午,倒數第二艘本級艦格林維爾號(USS Greeneville SSN-772)在夏威夷歐胡島南岸上浮時,由於重大的程序疏失,將正好經過上方的日本愛媛縣立宇和島水産高等學校實習船愛媛丸撞沈。當時格林維爾號正搭 載16名民間貴賓進行公關活動(Distinguished Visitor Embarkation,DVE) ,潛艦人員邀請上艦訪問的貴賓參與潛艦操作;原本格林維爾號對周遭的船隻保持接觸船位評估(Contact Evaluation Plot,CEP),其中愛媛丸被賦予S-13的代號,在12時58分被判定正在遠離格林維爾號;到了13時,格林維爾號停止了CEP作業,並從13時 15分展開一系列相當劇烈的操艦運動,包括高速航行、轉彎、快速下潛以及緊急上浮,過程中包括邀請民間貴賓參與操作。在13時42分,格林維爾號展開緊急 上浮(由兩名貴賓啟動水櫃高壓吹除),該艦在13時43分衝出水面時正好撞擊從上方通過的愛媛丸,巨大的力量當場將愛媛丸撞成兩截,瞬即沈沒,導致9人死 亡。這件意外引起日本方面強烈不滿(在當時衝擊了美日關係),事後該艦艦長也被調職懲處了。諷刺的是,1943年11月2日太平洋戰爭中,一艘日本的運輸 艦愛媛丸被美國潛艦比目魚號以魚雷擊沈。 同年8月27日,格林維爾號又在進入賽班島港口時不慎擱淺,造成若干損傷。在2002年1月27日,距離愛媛丸事件還不到一年、距離擱淺不到四個月,格林 維爾號與美軍奧斯汀級船塢運輸艦奧格登號(USS Ogden,LPD-5)在安曼外海進行人員轉移時,又不慎發生碰撞,奧格登號油槽破裂,數千加侖燃油洩入外海中。

(上與下)2005年1月在海底觸礁的舊金山號,艦首聲納音鼓完全撞毀。

2005年1月8日,本級艦舊金山號(USS San Francisco SSN-711)在關島以南675km處在海面以下160m的深度全速前進(超過30節)時 ,於當地時間11時43分(格林威治時間2時43分)撞擊海底山脈;由於撞擊相當猛烈,舊金山號艦首嚴重受損、一度有沈沒危險,艦上官兵在劇烈衝撞 的當下被拋向四處,2/3官兵(96名)受到輕重傷,其中一人頭部傷勢嚴重,後來不治死亡 。撞擊發生之後艦上人員立刻對壓載水櫃進行緊急吹除,不過由於大量瞬間釋放的壓縮空氣在壓載水櫃前部炸出幾個洞,因此緊急吹除後大約過了30秒,潛艦才開 始上浮,於當地時間11時44分左右浮出水面。舊金山號的艦首水櫃與聲納音鼓嚴重受損,但 艦體耐壓殼、反應器與控制系統仍然完好(艦上攜帶的武器也沒有受損),因而得以在美軍其他船艦護衛之下自力航行至關島進行緊急檢修 。事後發現當時舊金山號仍使用美國國防測繪局於1989年繪測的海圖,並沒有明確標示這座海底山脈,但是美國海軍此時有其他海圖將此區標示為危險水域,顯 示美國海軍的海圖情資傳輸程序有所疏失。 日後在2008年,美國馬薩諸塞大學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根據地球資源衛星拍攝的照片,舊金山號發生撞擊的海域內一座海底山脈已經升高至距離水面100英 尺的範圍內;這份研究報告指出,美國海軍沒有用新數據來更新船艦上的海底地形圖;而美國海軍認為,美蘇冷戰結束後,因應國際局勢轉變,中東海域成為冷戰以 後美國海軍最優先測繪的區域,而舊金山號發生撞擊事件的海域並不是進行測繪的首要地區。在關島經過緊急整修後,舊金山號在2005年8月26日自力航行抵 達美國西岸普吉灣海軍船塢(Puget Sound Naval Shipyard ,PSNS)。經過評估後,由於舊金山號在2000至2002年進行了更換核燃料棒的大翻修工程(預計服役到2017年),美國海軍評估後認為修復該艦是 較為划算的選擇;修復過程中,美國海軍利用2006年10月停役的姊妹艦火奴魯魯號(USS Honolulu SSN-718)的艦首部位移植到舊金山號上 ;火奴魯魯號雖然艦齡比舊金山號少四年,但若要繼續服役就必須更換反應器核燃料,估計花費高達1.7億美元,而修復舊金山號估計只需要7900萬美元。 舊金山號在2008年10月10日完成修復工程

在2007年1月8日,洛杉磯級新港紐斯號(USS Newport News SSN-750)在阿拉伯海荷姆茲海峽作業時與一艘日本巨型油輪最上號(Mogamigawa)發生輕微碰撞。當時最上號通過新港紐斯號附近時,由於文丘里效應(venturi effect),將當時浮航的新港紐斯號吸向最上號。

(上與下)在2009年3月與紐奧爾良號碰撞的688-I型潛艦哈佛特號,受損的帆罩向右歪到一邊。

在2009年3月20日,本級艦哈佛特號(USS Hartford SSN-768)在波斯灣荷姆茲海峽與聖安東尼奧級船塢運輸艦紐奧爾良號(USS  New Orleans LPD-18)發生碰撞,哈佛特號的帆罩部位正面撞上紐奧良號,正面破損,與艦體連結處破裂進水,整個帆罩並微微向右歪曲,艦上有15人受到輕傷;而紐奧 良號被撞後油槽破裂,造成95000公升的燃油外洩;事發後兩艘艦艇都以自身動力返港整修。根據事後調查,肇事主因是當時哈佛特號的值班人員過於鬆懈,瞭 望員在睡覺,航海值班人員在聽iPod,而當時艦長也不在控制室 ,因此沒有即時察覺正與紐奧良號逼近,哈佛特號的艦長後來遭到調職。美國海軍與通用電船簽署哈佛特號的整修合約,原本希望將修復費用控制在3740萬美元 以內,然而最後實際花費高達1億260萬美元。 哈佛特號在2003年10月25日也曾於義大利薩丁尼亞島附近海域發生擱淺意外。

2012年5月23日晚間,在樸茨茅斯海軍船塢整修的邁阿密號(SSN-755)發生大火。

在2012年5月23日晚間5時41分,在緬因州樸茨茅斯海軍船塢(Portsmouth Naval Shipyard in Kittery, Maine)內進行大修(在2012年3月1日進塢,原訂工時為20個月)的洛杉磯級潛艦邁阿密號(SSN-755)的前部艙區突然發生大火;由於火災區域溫度極高並產生大量有毒氣體,消防人員極難接近,花了12小時才撲滅火勢,過程中有7名消防隊員受傷 。雖然這場大火並沒有波及反應器艙間,事故期間邁阿密號的反應器也早已停機,沒有任何核子外洩產生;然而艦體前部的控制室、武器艙、人員居住區在持續超過10小時的火災高溫中受損嚴重, 裡面裝備陳設全部需要重造,初步估計需要總共花費4.5億美元才能修復 。結構測驗顯示經過火災的邁阿密號的艦體強度與完整性並未被破壞,而美國海軍也曾初步打算以2011年除役的洛杉磯級核能攻擊潛艦曼菲斯號(USS Memphis ,SSN-691)上的裝備部件用來修復邁阿密號,如此可以降低成本;不過曼菲斯號是第一批洛杉磯級核能潛艦,艦上的電子裝備和屬於改進型洛杉磯級的邁阿密號顯著不同 ,因此這個構想不切實際。

邁阿密號起火點是施工現場的工業用吸塵器,然而事後調查卻發現是患有焦慮症、抑鬱症的船廠工人James Fury故意縱火;5月23日的火災是因為James Fury焦慮症發作、想提前下班,以香菸和打火機將船艙內的地毯點燃,工業用吸塵機吸入火星之後引燃了裡面的碎屑而釀成大火。在6月16日,James Fury再度在潛艦外船塢支架上以酒精棉球縱火(不過只造成極輕微的損害),此次則是由於與前女友傳遞簡訊後焦慮症發作,想提早下班,便在船塢支架上點火。後來James Fury被判處17年以上有期徒刑(在聯邦監獄執行),並且必須賠償4億美元。

由於邁阿密號火損正逢美國瀕財政算懸崖(United States fiscal cliff),使美國海軍高層和美國國會對於是否應該耗費鉅資修復這艘艦齡26年的潛艦十分猶豫。美國海軍高層考慮是否放棄修復,就此將邁阿密號除役(該艦原訂服役到2020年以後),但緬因州 (即停放邁阿密號的樸茨茅斯船塢所在地)的參議員則反對。隨後美國海軍與通用電船簽約,在2012年9月起展開對邁阿密號的修復工作。

在2013年2月,由於美國財政懸崖爭議持續懸而未決,未能按時產生2013財年的預算,美國海軍表示如果2013年3月1日之前不能通過2013財年國 防預算,就自動展開40億美元的預算刪減,將廣泛影響美國海軍部署活動、裝備維護與採購,例如邁原訂普洛維斯頓號(USS Providence SSN-719)價值4500萬美元的維修工程取消,邁阿密號的修復工作也遭到推遲(如果及時展開修復,邁阿密號預計在2015年4月底完成修復工作,並 能再服役10年)。 在2013年8月6日,美國海軍正式宣布將放棄維修邁阿密號,並於8月8日將該艦從美國海軍戰鬥序列除名,這是由於削減開支措施,使美國海軍沒有足夠的經 費進行這項維修工作;2012年中旬評估整修邁阿密號需要4.5億美元,然而在2013年的進一步評估之後,邁阿密號被發現更多結構裂縫,高壓海水與冷卻 管路、鉚丁等也被發現因為環境因素而造成的損害,使得修復所需的經費大幅上升 至7億美元。如果要繼續進行修復,美國海軍必須在2014財年撥款3.9億美元,如此就會直接影響現役水面艦艇、潛艦的維護工作。至2013年中旬,美國 海軍已經投入至少940萬美元在修 復邁阿密號的項目中。 在2014年3月28日,美國海軍在樸次茅茲海軍船塢舉行邁阿密號的除役典禮。邁阿密號 成為第一艘除役的洛杉磯改進型潛艦(也是第一艘除役的、帶有垂直發射器的洛杉磯級),也是美國海軍第一艘毀於承平時期船塢事故的潛艦以及核動力艦艇。

在2012年10月13日,洛杉磯級的蒙特波利爾號(USS Montpelier SSN-765)在佛羅里達北部海域於演習期間在潛望鏡深度航行時,與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聖賈辛托號(USS San Jacinto CG-56)發生碰撞,聖賈辛托號的艦首撞上蒙特波利爾號艦尾,沒有人員傷亡,兩艦的動力系統也都沒有受損,事後都以自身動力回航。 在2013年8月中旬,消息傳出估計修復蒙特波利爾號所需的經費比2月時估計的3200萬美元還要多50%,這是因為艦體後段一塊11英尺X18英尺的受損壓力殼需要更換;蒙特波利爾號原訂在2013年7月修復,也延後到2014年初。

在2014年4月19日,洛杉磯級的傑佛遜市號(USS Jefferson City SSN-759)從聖地牙哥啟航前往西太平洋海域進行為期六個月的部署,然而該艦核子推進器的冷卻迴路被發現有輕微外洩(一天數加侖),導致該艦從6月 21日起就停在關島進行檢查,該艦原訂部署任務遂無法進行。美國海軍原本排定在2015年夏季為傑佛遜市號進行22個月的塢修作業(位於珍珠港),由於冷 卻迴路已經發現出現裂縫,所以美國海軍打算提前展開塢修作業,然而此時船塢的作業都已經排滿。

核能攻擊潛艦妥善率降低、船廠飽和問題

依照美國政府審計組織(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在2018年11月19日公布的一份報告,從2008到2018這10年間,美國海軍核能攻擊潛艦部隊(總數約50艘)大部分的維修工作,都出現開始時間延後、工作時間高於計畫,總計造成的維修工作延誤以及閒置時間高達10363天,其中8472天(82%)是維修工作延誤,其餘1891天閒置,這些閒置天數總共造成15億3442萬396美元的資金浪費。其中,洛杉磯級每艘每日平均花費(維護、操作)135974美元,維修工作總延誤6289天,閒置總天數1488天,浪費的資金是10億5746萬6569美元;海狼級每艘每日平均花費205705美元,維修工作總延誤1625天,閒置總天數79天,浪費的資金是3億5052萬1112美元;維吉尼亞級Block 1每艘每日平均花費153149美元,維修工作總延誤558天,閒置總天數195天,浪費的資金是1億1532萬1495美元;維吉尼亞級Block 2每艘每日平均花費86133美元,閒置總天數129天,浪費的資金是1111萬1220美元;總計以上,美國核能攻擊潛艦部隊在這10年來,維修工作延誤總天數8472天,閒置天數1891天,浪費15億3442萬396美元的日常維護作業資金。

依照GAO這份報告,雖然過去數年,四家負責維修美國海軍船艦的公營船廠都超量工作,但美國海軍核能攻擊潛艦的維修延遲與閒置情況卻日益惡化。依照GAO這份報告,隨著公營船廠積壓與延遲的核能潛艦維修工作量增加,美國海軍在2018至2023財年將有2.66億美元的操作與支持費用,浪費在不能出海值勤的閒置潛艦上。雖然美國海軍在2018年已經公布了一個為時20年、耗資210億美元的計畫來翻新四家公營海軍船廠、提高其產能,然而這遠水救不了近火。

這份報告也提到將核能攻擊潛艦交由民間船廠維修的問題。美國海軍負責維護核子動力船艦的四家公營海軍造船廠由於人力不足、非預期工作量激增等因素,維修工作早已滿檔;在維修能量遠不足以因應工作量的情況下,公營海軍船廠將核子動力航空母艦與核子動力彈道飛彈潛艦的維修工作排在高優先順位,排擠了核能攻擊潛艦部隊的維修工作。使得美國海軍只好更多地找民營船廠來吸收核能攻擊潛艦的維修工作。GAO報告指出,雖然美國海軍在過去五年已將約800萬人力工時的核能攻擊潛艦維修工作轉移給民營船廠,但是這些由民間船廠執行的為修工作卻欠缺連續性,只有在待維修潛艦閒置過久(排不到公營船廠)之後才不得不為之。依照民間船廠主管的說法,這些斷斷續續的維修工作使得工作量出現空窗,不僅干擾了民營船廠的人力調度和表現,同時增加了船廠的資本成本(capital investment),而這些最後都成為海軍的支出。

在2018年9月,美國海軍海上系統司令部(Naval Sea Systems Command)主管湯姆斯.摩爾少將(Vice Adm. Thomas Moore)在美國海軍工程協會(American Society of Naval Engineers,ASNE)艦隊維修與更新論壇(Fleet Maintenance and Modernization Symposium)發言表示,民營船廠維修核能攻擊潛艦時遭遇困難;一部份原因是為現役潛艦翻修的困難度遠大於建造新潛艦,而民間船廠(主要業務是建造新潛艦)對此並不專精(相較於公營船廠)。湯姆斯.摩爾少將表示,他們希望能讓民營船廠至少以半常規(semi-regular)的方式來進行潛艦維修,來提高這類工作的效率;這樣,當公營的海軍船廠工作滿檔時,能將一部份潛艦維修工作轉包給民營船廠。此時,美國海上系統司令部(Naval Sea Systems Command )已經將幾艘潛艦的維修合約分包給民間船廠,例如蒙特佩利爾號(USS Montpelier SSN-765)由通用電船(General Dynamics Electric Boat)負責維修,博伊希號( USS Boise SSN-764)、海倫納號(USS Helena SSN-725)、哥倫布號(USS Columbus (SSN-762)的維修工作由杭廷頓.英格斯(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HII)的新港紐斯(Newport News Shipbuilding)造船廠負責。

在2018年12月12日參議院武裝部隊委員會(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的聽證會上,美國政府審計組織(GAO)提出另一份關於美國海軍船艦維修狀況的報告,指出2012到2018財年,美國海軍艦隊只有30%的維修工作準時完成,而其餘工程延誤的船艦(包含航空母艦、水面艦、潛艦等)則因為維修延誤而損失總計27000個在海上值勤或訓練的工作天數,而且因等待維修而損失的工作天數年年增高;以2018年內為例,總計在四家公營造船廠以及其他承接維修業務的民營船廠的業務範圍裡,水面艦艇因等待維修而損失4250個工作天,核能攻擊潛艦部隊損失1500天。在2017年10月時,有高達15艘潛艦停航、等著排隊進入船廠維修。由於船廠的維修工作消化不完,有三艘洛杉磯級核能攻擊潛艦的潛航認證在漫長的等待維修期間過期失效,包括聖胡安號( USS San Juan SSN-751)、博伊希號( USS Boise SSN-764)、夏洛特號( USS Charlotte SSN-766),其中博伊希號已經停役等待維修長達四年。美國海軍作戰部副部長(Vice 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比爾.莫爾上將(Adm. Bill Moran )在參議院武裝部隊委員會接受質詢時進一步表示,這些都是長年存在的問題,因為主要負責維修船艦的公營船廠業務早已飽和,優先維修順序又給了逐漸老化的彈道飛彈潛艦部隊以及核子動力航空母艦,導致核能攻擊潛艦部隊的維修工作受到排擠;而前述三艘核能攻擊潛艦都會在2019年初進塢,其中博伊希號會在2019年1月進塢,聖胡安號與夏洛特號則預定在2019年2月進塢。比爾.莫爾上將在聽證會中表示,由於造船廠能量不足、等待維修的船艦過多,美國海軍艦隊可用的船艦數量顯著下滑;美國海軍會更多將核能潛艦維修工作釋出給民間船廠,以分攤公營船廠壓力、減緩過多艦艇卡著等待維修的問題。GAO官員 John Pendleton在聽證會中表示,短期內大量船艦停航等待維修的情況根本無從改善。美國海軍部長(Secretary of the Navy)李查.斯賓瑟(Richard Spencer)在聽證會上表示,美國海軍正透過釋出更多維修工作給民營船廠來減緩問題,同時設法提升公營船廠效率;此時美國海軍正準備大幅翻新這些公營船廠(其中某些有百年以上的歷史),這些公營船廠基礎設施老舊,且工作模式已經遠遠落後於現代造船產業的科學與工業流程。在聽證會上,來自南達科他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麥可.倫德斯(Mike Rounds)對美國海軍高層表示,必須讓美國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尤其接下來聯邦政府很可能因為因為減赤(例如2013年)而刪減國防開支;麥可.倫德斯在聽證會上對比爾.莫爾上將表示,如果軍方沒有告訴公眾現在海軍面臨資源不足、需要更多資源才能執行國家的任務,美國海軍如何有辦法接著邁向355艘船艦的目標?李查.斯賓瑟則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眾議院已經為海軍翻新船廠的撥款是個至少持續兩年的法案,如果聯邦政府刪除這個項目就是違法犯罪。李查.斯賓瑟表示,綜觀他的軍旅生涯,面對與管理例外似乎是最好的方式(過去美國海軍核子動力船艦的維修工作都由公營船廠負責,大量發包給民營船廠將是個例外);「我們正在學習。修船與造新艦有很大的不同」。

 

除役

冷戰結束後美國海軍潛艦部隊規模持續縮減 ,最早期沒有垂直發射器的洛杉磯級從1990年代後期開始續除役;然而美國潛艦部隊的任務反而變得日漸繁重,2000年代開始還要應付逐漸在西太平洋崛起的中國海上力量。接替洛杉磯級的維吉尼亞級(Virginia class)核能攻擊潛艦從2004年起陸續投入服役,然而他們入役的速度趕不上洛杉磯級的除役高峰。

原本美國海軍打算在2014年除役三艘早期批次的洛杉磯級,分別是達拉斯號(USS Dallas SN-700,原訂2014年9月26日除役)、拉霍亞號(USS La Jolla SN-701,原訂2014年12月1日除役)與諾福克號(USS Norfolk SSN-714),但最後只有諾福克號在該年12月11日除役。達拉斯號預定延長役期到2017財年,這可能是因為美國海軍放棄修復火災受損的邁阿密號 (SSN-755),而德州的達拉斯海事博物館也計畫等達拉斯號除役拆解時,接收部分艦體(如帆罩)作為展品。拉霍亞號則在2014年12月從戰鬥序列除 名,在2015年2月進入通用電器船舶的船塢,展開改成靜態訓練艦(Moor Training Ship,MTS)的工程,工期32個月;此工程包括將艦體拆解成三個部分,將部分艦體(如武器設施)移除,另外加入包含訓練、辦公空間的新艦體。改成靜 態訓練艦的拉霍亞號舷號改成MTS-702,於2017年2月啟用,停泊在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潛艦基地的核子動力訓練單位( Nuclear Power Training Unit,NTPU)。

依照2018年6月底美國海軍向國會提交的2019財年兵力計畫內容,美國海軍在2020年代中期到2030年代初由於洛杉磯級潛艦陸續屆齡退役,核能潛艦總兵力數量會降至谷底,最低數量預估發生在2028年(只剩42艘),這是因為1990年代冷戰結束後沒有即時編列建造足夠的新艦,導致洛杉磯級陸續屆齡時沒有足夠數量的潛艦能遞補;為了盡量維持現役核能攻擊潛艦的兵力規模,美國海軍在2019財年計畫中,打算讓一艘洛杉磯級潛艦進行額外的延壽、反應器燃料重新裝填工程來延長壽期,最多有可能會為五艘洛杉磯級進行更換核燃料與延壽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