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LQ-32(V)、AN/SLQ-59/62電子戰系統

台灣海軍基隆級(原美國紀德級)飛彈驅逐艦蘇澳號(DDG-1802,ex-USS Callaghan DDG-994)

的SLQ-32(V)3電子反制系統天線(左),天線組分為三層,上兩層是接收天線,最下一層是主動干擾天線。

攝於2016年11月13日台灣高雄旗津。

台灣濟陽級巡防艦(原美國諾克斯級)蘭陽艦(FFG-935 ex-USS Joseph Hewes FF-1078)的SLQ-32(V)2電子戰系統

,只有電子截收(ESM)功能。攝於2016年11月12日台灣高雄左營基地。

美國海軍柏克級Flight 2A飛彈驅逐艦威廉.勞倫斯號(USS William P. Lawrence DDG-110)

的SLQ-32(V)2電子戰系統天線,攝於2019年5月新加坡樟宜基地。

台灣成功級飛彈巡防艦(設計仿照後期型派里級)成功號(FFG-1101)的AN/SLQ-32(V)5電子戰系統,

ESM截收天線組位於畫面右上角的平台,而畫面左下為伙伴式主動干擾發射器。

攝於2016年11月12日台灣高雄左營基地。

 出售給台灣海軍的派里級巡防艦銘傳號(FFG-1112 ex-FFG-50 Taylor ),可以看到艦橋兩側裝置的

AN/SLQ-32(V)5電子戰系統,ESM截收天線設置在艦橋後部上方甲板兩側,伙伴式主動干擾發射器

設在艦橋甲板兩側。攝於2019年9月28日台灣基隆港。

(上與下) 美國海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柯蒂斯.威爾伯號(USS Curtis Wilbur DDG-54)艦橋兩側,下為原有

的AN/SLQ-32電子戰天線,上面是應用機動式電戰模組(TEWM)技術開發的AN/SLQ-59(SEWIP Block 3)

機動式電子攻擊 (EA)套件,每側各有兩個柱狀天線。上圖攝於2018年4月30日橫須賀海軍基地,

下圖攝於2018年11月 柯蒂斯.威爾伯號停靠香港期間。

參考資料:全球防衛雜誌248期-艦載電子支援措(張明德著

全球防衛雜誌413期:AN/SQL-59美國海軍電子攻擊干擾器(Curtis Lee)

 


 

SLQ-32為美國海軍現役制式電子戰系統,由雷松公司(Raytheon)製造,首批於1977年正式進入美國海軍服役。其功為預警、識別來襲之飛彈之雷達波特性 ,而SLQ-32(V)3~(V)5還具備主動干擾能力。本系統外觀上最顯眼的部分在於兩個多角形多波束微波透鏡天線組,分別置於船艦的兩側,能涵蓋360度的偵測或干擾發射方位。

技術特徵

SLQ-32的電子支援(ESM)部分採用非搜索法與比振幅式(amplitude-comparison),目前一般艦載ESM均採用這兩種方式。所謂非搜索法就是ESM天線不會旋轉改變其方位,而是以多組接收天線固定在不同方位上而形成天線陣列,天線基線長度(天線單元之間距)越大則精確度越高;而比振幅法則是藉由相鄰的固定式天線接收同一信號的相對振幅來判定訊號來源方向,頻道越多則測向精度越高。相較於比相位法(phase-comparison,根據各天線單元接收同一訊號的相對相位差而得知訊號來源的角度,並由相位差計算出角度誤差),比振幅測向系統的結構較簡單,體積與成本較低,且不易受到信號波長/頻率的影響,不過精確度不如比相位法。而相較於需轉動天線的搜索式測量法,非搜索測量法具有測向速度快、方位極化率高等特性,可於單脈衝完成測向,故又稱為瞬時測向(instantaneous Direction-Finding),不過精確度一般比搜索法差。 SLQ-32的信號截收時間僅51微秒。

裝在艾荷華號(USS Iowa BB-61)上的SLQ-32電子戰系統的顯控台,攝於1984年。

具有電子反制功能的SLQ-32(V)3/45的主動電子反制主要有兩種使用方式:第一是發出大量雜波迷惑來襲飛彈的雷達尋標器,例如以振幅不斷變化的欺敵脈衝來混淆圓椎掃瞄式雷達 ,第二種則是製造類似目標回波的假回波誤導反艦飛彈,但這兩種模式對採用反輻射導引的飛彈皆無效。在電腦的控制下,SLQ-32電子反制系統可同時對多目標進行電子干擾。此外,SLQ-32也負責在反制敵方目標時,控制MK-36干擾彈發射系統對目標投射各式誘餌與干擾絲。為了應付反輻射導引的飛彈,SLQ-32也可以朝已射出的干擾絲團發射電磁波,就可讓反輻射飛彈將干擾絲當成目標。

SLQ-32的電子反制部分可進行全自動或半自動操作:全自動操作時,只要目標被判斷為具有敵意,電腦立刻 根據資料庫比對結果識別出敵方雷達尋標器型號,並啟動對應的反制措施(包括主動電子反制或干擾火箭);半自動操作模式則由操作者選擇某特定目標進行反制,或透過資料庫 比對分析目標性質並決定干擾方式,接著將資料參數傳送到技術產生元件(TGU),透過TGU的綜合波形透過震盪器的調節,最後由發射器發射干擾波束。

SLQ-32後端採用一具16位元的UYK-19數位電腦,顯控台的顯示管用於顯示威脅輻射源態勢,總共可顯示80列、36行字符或者圖像;操作人員只要指定一個符號 ,就能從電腦中取得電磁參數並自動顯示,還能根據由鍵盤輸入或由後端既有資料庫顯示出輻射源的類型。

美國艦艇在進行飛彈近迫防禦時,最仰賴的並非方陣CIWS,而是SLQ-32與MK-36構成的電磁波/干擾絲防護幕。

AN/SLQ-32各型號

SLQ-32的多角形微波透鏡天線組外層由位於兩側的平板狀天線組(各涵蓋90度)以及居中的圓柱狀半全向(涵蓋180度)接收天線構成,整個天線組基座設有液壓滾轉(Roll)穩定裝置。根據型號的不同,SLQ-32(V)天線組兩側的平板天線各有差異 。

AN/SLQ-32(V)1

第一代的SLQ-32(V)1,只有一層用來接收反艦飛彈尋標器(H/I/J頻)的天線。

 

最早的SLQ-32(V)1僅有接收反艦飛彈尋標器使用的波段三(H/I/J頻)的能力,天線組由兩具側面平板 測向接收陣列以及一具居中的圓柱狀半全向(180度)天線構成,其中每具側面平板接收陣列各由66個扇形喇叭狀接收天線單元構成(外覆半圓柱天線罩),每面陣列可涵蓋90度的方位角,收到的訊號由羅特曼(Rotman)微波透鏡接收到17個測向用晶體視頻接收模組,用來測量信號方位。SLQ-32(V)1的多角天線尺寸(高×寬×深)為98cm×239cm×140cm,重354kg。

派里級飛彈巡防艦上的SLQ-32(V)2,接收天線組包含兩層,上為針對飛彈尋標器的H/I/J頻

,下為針對艦載雷達的E/F頻。

AN/SLQ-32(V)2

SLQ-32(V)2版本以(V)1的天線為基礎,在其下增加一組波段二(E/F頻)的二路子天線,用來接收波段二的敵方艦載雷達信號;這組波段二接收天線也由兩具側面平板接收陣列與居中的圓柱狀半全向天線 組成,每個側面平板接收陣列由38個喇叭狀天線接收單元構成,各涵蓋90度方位角,每面天線的訊號由羅特曼微波透鏡接收到9個測向用射頻接收模組。SLQ-32(V)2的多角天線尺寸(高×寬×深)為107cm×239cm×208cm,重545kg。SLQ-32(V)2具備從250MHz~20GHz波段的探測、定向與預警能力。

AN/SLQ-32(V)3

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上的SLQ-32 (V)3,天線組分為三層,在(V)2的兩層之外

再增加一層B/C/D頻的接收天線。

柏克級飛彈驅逐艦霍普號(USS Hopper DDG-70)的SQL-32(V)3

SLQ-32 (V)3/4除了電子截收功能之外,又增加了主動干擾功能。在截收部分,SQL-32(V)3以(V)2為基礎,進一步增加波長更長的波段一(B、C、D頻 )的接收天線,以偵測敵方低頻長程搜索雷達的信號;這組波段一偵測天線係獨立於原本的波段二/三多角形天線組以外,是四個小型平面測向螺旋天線,分別安裝於艦艇首尾的兩側,每具涵蓋90度方位角,其訊號以電纜直接傳送至接收機,而不經過羅特曼微波透鏡。 每個波段一接收天線組件尺寸(高×寬×深)為46cm×64cm×33cm,重6.8kg。因應更多的信號截收種類,SLQ-32(V)3的後端處理計算機的儲存體容量也有所增加。爾後美國ARGO公司 也推出了用於改良SLQ-32的套件,主要針對波段一的接收精度,以新型比相式超外差接收機/信號處理器取代原本的四組舊式接收天線, 增加了0.5~2GHz範圍 內的單脈衝測向功能。SLQ-32(V)3的多角天線尺寸(高×寬×深)為178cm×295cm×228cm,重1199kg。

主動反制方面,SLQ-32(V)3/4增加了針對波段三(I/J頻)的干擾能力。SLQ-32(V)3/4在設計之初便具有主動反制能力,在前述波段一/波段二多角形天線組的最下方 加裝兩面主動干擾天線(分別位於左右兩側);所以(V)3/4的多角形天線組由上到下總共有三層,最上層的負責波段三的接收,居中的為波段二的接收天線,最下層則為 兩面干擾天線;干擾機後端包括供行波管用的八個高壓電源、一部應答式干擾機、一個數位開關裝置和一個干擾波形產生器。每面干擾天線陣列由35個喇叭狀天線發射單元組成,每個單元均接上一個功率50W的導波管放大器,每 面天線陣列可形成32至35道干擾波束,總功率1MW,能同時干擾80個目標。當主動反制天線在連續干擾敵方雷達的同時, 截收天線仍能持續警戒、監視其他可能的輻射源。

AN/SLQ-32(V)4

裝在航空母艦上的SLQ-32(V)4

SLQ-32(V)4是(V)3的航空母艦版本,各項硬體功能基本相同,主要差別在於航空母艦的寬度比一般艦艇大得多,使得SLQ-32各天線的距離拉得很開,導致工作協調複雜許多。相較於(V)3,SLQ-32(V)4的主要改良包括擴大輸出功率、換裝新的數位儲存器,提高了威脅判斷的速率並提高截收裝置對對雜訊的抑制功能,並採用光纖傳輸來降低傳輸損耗。SQL-32(V)4後端系統有兩台 數位電腦,各鄰近一部收發機,兩者以光纖相連。

AN/SLQ-32(V)5

SLQ-32(V)5以SLQ-32(V)2為基礎,再另外加裝一組「夥伴」主動干擾天線(下方)

至於SLQ-32(V)5則是SLQ-32(V)2增加主動反制能力的版本,也就是追加「夥伴」(Sidekick)主動干擾機,而(V)5的外銷版則稱為Shield電戰系統。夥伴干擾機的兩組發射天線獨立於多角形接收天線之外,分置於兩舷,每個天線組由兩具各涵蓋90度方位的天線陣列構成,其技術與原理與(V)3/4版本的內建天線相似,同樣也是針對波段三進行干擾。夥伴系統的發射功率雖略低於內建干擾功能的(V)3,但重量較輕。

台灣成功級飛彈巡防艦成功號(FFG-1101)的SLQ-32(V)5電子戰系統

的ESM天線組。

部署情況

最早的SLQ-32(V)1(單層接收天線)主要用於美國的兩棲艦艇,提供來襲飛彈的預警、識別與測向等最基本的自衛功能。SLQ-32(V)2型(雙層接收天線)在反艦飛彈 的預警以外,增加對一般艦載搜索雷達的截收能力,用於派里級、大部分的紀德級(DDG-993、994、996)以及部分柏克級等,爾後這三艘紀德級、12艘改良型派里級已將原本的SLQ-32(V)2升級為具有電子反制能力的(V)5。 而兼具反艦飛彈、艦載搜索雷達、長程雷達接收能力以及干擾反艦飛彈能力的SLQ-32(V)3型 (三層接收/干擾天線以及四組低頻接收天線)則配備於美國第一線大型飛彈巡洋艦、飛彈驅逐艦上,包括提康德羅加級、史普魯恩斯級、大部分的柏克級、紀德級的史考特號(USS Scott DDG-995)等;而SLQ-32(V)4則是(V)3的航空母艦版本。依照1989年初的單價,每套SLQ-32(V)1的單價約33.5萬美元,(V)2型為60萬美元,(V)3型 為540萬美元,(V)4型為720萬美元;由此可見,增加電子反制能力的(V)3/4,成本比只有電子支援能力的(V)2大幅增加。 而為SLQ-32(V)2增加「夥伴」干擾機成為(V)5,則需要追加120萬美元經費。

歷經數十年的服役操作,SLQ-32被證實可靠度極高,平均失效間隔(MTBF)理論上高達80000小時。

胎死腹中的AIEWS

在1990年代後期,美國海軍曾計畫以SLQ- 32為基礎,提出先進整合電子戰系統(Advanced Integrated Electronic Warfare,AIEWS)計劃 ,總共分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打算大幅提高SLQ-32的威脅識別能力、角測量精度與運算功能,但保留SLQ-32的基本硬體結構;第二階段將增加新的探測能力, 換裝全新的射頻前端;階段三則將整合全新發展的電子干擾機與紅外線干擾機,全面提升船艦在各頻譜的軟殺能力。AIEWS早期階段的型號AN/SLQ-54,後來改稱為AN/SLY-2。然而,AIEWS由於成本超支與進度落後,在2002年4月遭到取消隨。

水面艦載電戰系統改進計畫(SEWIP)

AIEWS取消後,美國海軍在2003年展開AN/SLQ-32的水面艦載電戰系統改進計畫(Surface Electronic Warfare Improvement Program,SEWIP)。記取AIEWS的教訓,SEWIP以多階段分批改進方式為SLQ-32進行現代化改良 ,逐步更新系統軟硬體架構,最後完成全面升級。SEWIP整個計畫總預算規模大約52.97億美元。SEWIP主要分為以下階段:

SEWIP Block 1A:引進基於AN/UYQ-70的開放架構、商規組件的改進型顯控台(ICAD),除了新的介面與顯示硬體之外,ICAD顯控台本身就能進行一些信號處理作業。

SEWIP Block 1B1:替換若干原有AN/SLQ-32上的停產組件,並改進對電磁波信號來源的定位能力,包括增設一套獨立的特定輻射源識別(Specific Emitter Identification,SEI)接收子系統(擁有自己的顯控台)。而對於一些較小的船艦,則透過一套小型船艦電子支援系統(SSESM)來提供SEI的能力。

SEWIP Block 1B2:針對Block 1B1進一步改進,換用整合性較高的SEI,其操作功能整合入ICAD顯控台中。

SEWIP Block 1B3:由通用動力公司(GD)先進資訊系統(AIS)部門主導 發展,針對SEWIP Block 1B2進一步改良,升級顯示器,增加一套由洛馬集團海上系統與感測器部門提供的高增益高靈敏度(High Gain High Sensitivity,HGHS)接收天線次系統,大幅加強電子攻擊(Electra),以強化對付某些電磁波信號較低的新型反艦飛彈。SEWIP Block 1B3在2012年夏季進入初期低速量產(LRIP),在2014年進入全速量產。

安裝在柏克Flight 2A班橋號(USS Bainbridge DDG-96)的SLQ-32 SEWIP Block 2。

注意使用新的相位陣列天線組取代原本SLQ-32長年使用的微波透鏡天線。

SEWIP Block 2(AN/SLQ-32(V)6):SEWIP Block 2在軟硬體上都有極大幅度的改良,幾乎可以稱為全新的系統。洛馬集團/ITT公司合組的團隊在2009年9月擊敗由通用動力/BAE System以及諾格集團領軍的兩組競爭對手,獲得SEWIP Block 2的發展合約,並在2010年7月簽署後續發展合約。SEWIP Block 2在2011年初通過關鍵設計審查(CDR),2012年交付兩套原型系統,2013年1月通過里程碑C(milestone C)審查,隨後在3月進入初期低速量產階段(LRIP),並在2014年進入全速量產階段(爾後延至2015年中)。從2010年代重啟建造的伯克級Flight 2A的DDG-117開始,就採用AN/SLQ-32 SEWIP Block 2電子戰系統。在2013年9月,AN/SLQ-32 SEWIP Block 2首度裝在柏克級上測試。AN/SLQ-32 SEWIP Block 2的正式型號為SLQ-32(V)6。

在硬體方面,SEWIP Block 2以新的砷化鎵(GaAs)射頻積體電路(MMIC)技術製造的相位陣列功率放大器組件替換SLQ-32原有的舊式接收機與天線,大幅增加了性能。另外,納入由洛馬集團發展的整合通用電戰系統(ICEWS)的相關組件,使端到端 的系統處理延遲降至200豪秒,在高雜訊背景環境中仍有良好的脈衝處理能力,並大幅降低虛警率。軟體方面,增加新的電子戰作業模式、強化信號處理能力,並以單一通用戰鬥系統連結介面來取代過去SLQ-32與戰鬥系統之間的多重介面與各獨立組件,有效改進作業效能,並簡化後勤維護與升級作業。

SEWIP Block 3(AN/SLQ-32(V)7):以SEWIP Block 2為基礎(主要是ESM電子支援能力),著眼於強化電子攻擊(Electronic Attack,EA)與主動干擾能力,主要是用來為SLQ-32具有主動反制能力(航空母艦、巡洋艦、驅逐艦、兩棲突擊艦版本)的(V)3/4版本進行升級。SEWIP Block 3的正式型號為SLQ-32(V)7。

SEWIP Block 3使用的主動電子掃描陣列的測試版,裝在一艘派里級巡防艦的直昇機甲板上進行測試。

一張SEWIP Block 3部署在柏克級飛彈驅逐艦的想像圖,系統中的所有平板陣列天線

都收納在船艛兩側的大型單一多面體結構中。

SEWIP Block 3的相位陣列天線硬體技術是源於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Office of Naval Research,ONR)在2009年展開的整合上層結構(Integrated Topside,InTop)科學與技術(Science and Technology,S&T)發展計畫,這項研究是為美國海軍船艦平台提供一種可負擔、標準化的整合射頻系統結構,將船艦上所有的雷達探測、導航、通信、電子戰等射頻機能整合在內。InTop的系統架構包含硬體結構與軟體定義,具有開放、模組化、規模可擴充/裁減等主要特點,可以無間隙地整合到新設計的船艦平台結構裡,並可以根據未來的新作戰要求進行動態升級(只需在InTop系統結構中增加對應的軟體,不必增設專屬的射頻天線、信號處理等單元)。InTop基本硬體是一套多頻譜、多功能、多波束的整合式上部結構天線孔徑,由一系列布置在船艦桅杆塔、上部結構的通用平板陣列天線(基於AESA主動電子掃描陣列技術)組成,以往船艦上各自獨立的雷達、通信、電子戰等射頻機能都整合到這套射頻系統中。InTop不僅能減少艦船上部結構中各種射頻天線的數量(以相近頻段操作的不同系統就共用射頻天線),從而降低射頻系統佔據的體積重量與供電消耗,並且對整合其內的各項射頻功能進行綜合管理、同步與優化,從而解決不同天線之間的電磁兼容性問題;而省略原本一系列林立的天線之後也有助於降低雷達截面積(RCS)。先前ORN已經在2000年代前半進行過類似的先進多功能射頻系統(Advanced Multi-function Radio Frequency System,AMRFS)概念研究,相關成果應用在松華特級(Zumwalt class)驅逐艦上。ONR在2010年9月選擇諾格集團為SEWIP Block 3的研究計畫承包商,並在2011年11月簽署InTop的後續與附加元件研究合約,相關研究便包括SLQ-32 SEWIP Block 3的基本規格制訂工作。除此之外,ONR還有一個名為多功能電子戰(MFEW)的科研計畫。

洛馬與原SLQ-32開發廠商雷松在2012年1月宣布組成團隊,與諾格集團競爭SLQ-32 SEWIP Block 3的生產合約;在2012年8月環太平洋演習(RIMPAC)演習中,洛馬在其ICEWS機動測試平台上展示了該集團的SEWIP Block 3概念提案(使用一個現成的電子掃描天線)。

在2014年12月,SEWIP Block 3安裝在自由號(USS Freedom LCS-1)濱海戰鬥艦上進行測試。2015年2月,諾格擊敗了洛馬、雷松團隊,取得SLQ-32 SEWIP Block 3的生產合約,價值9170萬美元。

SEWIP Block 3在2016財年達到全面發展的里程碑C(Milestone C),在2017財年展開工程發展模型(EDM)建造與整合(相關硬體設備已在2016財年訂購),並進入初期低速量產階段,第一套在2018財年交付,2018年夏季進行初始作戰測評(IOT&E) ,首先裝備於柏克Flight 3飛彈驅逐艦。 在2016財年內,已有10套SEWIP Block 3交付美國海軍,並有7套完成安裝;而量產型SEWIP Block 3則會從2018財年開始交付,美國海軍總共計畫採購60套。

在2019年1月24日,諾格集團獲得通知,正式版SEWIP Block 3 AN/SLQ-32(V)7 通過里程碑C決策(Milestone C decision ),進入少量初期生產(Low Rate Initial Production,LRIP)階段。「里程碑C」是由政府方面審查項目,評估項目的表現以及是否準備好進入生產以及部署階段。SEWIP Block 3通過里程碑C,意味執行此項目的諾格集團與美國海軍團隊成功展現了新系統的電子戰能力。美國海軍水面感測系統主要項目主管(Major Program Manager of Above Water Sensors)Seiko Okano上校表示,SEWIP Block 3是美國海軍艦隊近期亟需的關鍵能力,以對抗逐漸升高的反艦巡航飛彈威脅。

SEWIP Block 3T(AN/SLQ-59、62):在2014年,SEWIP Block 3計畫優先發展與部署了一項有限臨時性能力(Limited Interim Capability),這是為了滿足海軍作戰部(CNO)在2013年提出的一項緊急作戰需求(Urgent Operational Needs,UON)。在2013年1月11日,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提出一項「不尋常和迫切緊急」的需求文件,文件稱是因為出現一個「新發現、未公布、迫切性高」的威脅(Newly discovered, yet undisclosed, immediate Threa),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為海軍艦艇及其船員提供保護能力,因而優先進行發展;這項緊急需求中記載包括24個SLQ-59原型系統。

為此,SEWIP Block 3項目開發了一個臨時能力部署,重點應用海軍研究實驗室(Naval Research Lab,NRL)的機動式電戰模組(Transportable EW Module,TEWM)的概念,發展出一套機動部署的SEWIP Block 3版本,能快速安裝部署在船艦上,項目最初曾被稱為SEWIP Block 3B;其中,針對第七艦隊緊急作戰需求的版本稱為SEWIP Block 3T(T為「可運輸」),型號為AN/SLQ-59;而針對第六艦隊緊急作戰需求的版本稱為TEWM快速導入艦隊(TEWM Speed to Fleet,TEWM STF),此版本的型號為AN/SLQ-62。在2013年,Harris獲得合約,與海軍NRL合作研發、生產、安裝、支持SEWIP Block 3T系統。在2013年7月9日,NLR與ITT Exelis公司簽署合約,以NRL的TEWM技術研發、產製24套SEWIP Block 3有限度過渡能力(Limited Imterim Capability)來滿足第七艦隊的需求,即AN/SLQ-59,合約價值6500萬美元。

機動式電戰模組(TEWM)原本是NRL的未來海軍能力項目(Future Navy Capability Program)的NRL TEWM計畫,始於2006年,由NRL的電子戰分部負責研發。NRL TEWM打算研發一種能部署在各種無人飛行載具的電子戰系統,部署在如MQ-8B火斥候(Fire Scout)垂直起降無人載具等機體,使之能在防禦反艦飛彈以及情報等任務中提供有機(Organic)的電子戰能力。隨後NRL將TEWM進一步推廣到無人與有人的平台,使電子戰系統能快速部署在多種不同的有人、無人平台上。為了適應無人飛行載具極其有限的籌載重量與供電量,NRL TEWM採用高增益天線(High gain antenna)以及高功率發射模組(High Power Module),其上的固態電子組件只須要空氣冷卻,不需要額外裝置冷卻系統。艦載版的TEWM只需要配合一個干擾器控制站(Jammer Control Station)就能運作。操作時,人員在干擾器控制站介面輸入干擾範圍以及指定干擾的目標;一名人員操作一個干擾器控制站,就可同時控制多個附近的TEWM一同工作。在TEWM的顯控台上,敵方信號(經識別確認)或其他非友軍信號都以白線顯示,此外還擁有探測過濾(Detection Filtering)能力,將周遭的民間信號過濾掉,避免使顯示器被各種無關的信號填滿,影響人員操作。在2008年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PAC 2008)期間,TEWM部署在柏克級Flight 2A飛彈驅逐艦的鍾雲號(USS Chung-Hoon DDG-93)進行第一次艦上的大規模測試,硬體在30分鐘內就在鍾雲號上安裝部署妥當,在2小時內全面運作,充分驗證了快速部署的能力;在RIMPAC 2008演習期間,鍾雲號上的TEWM對戰鬥機、海洋反潛機、模擬反艦飛彈的靶機等各類空中目標實施區域性防禦或自衛性電子攻擊,演習證實效果非常良好。TEWM在2009年繼續進行測試,驗證美軍網路作戰中聯合電子攻擊等能力

在2013年9月,防務新聞(Defense News)曾一篇報道指出,美國海軍官員透露正在研究如何在「殺傷鏈」上擊敗中國DF-21D反艦彈道飛彈,而其中一個可能的方案是計劃用一個名為SLQ-59的原型系統來取代美國海軍作戰船艦上普遍設置的AN/SLQ-32電子戰系統。當時服務於美軍的AMI咨詢公司副總裁Bob Nugent不確定SLQ-59是否是為了反制中國反艦巡航飛彈和反艦彈道飛彈而開發的,或者只是作為SEWIP項目的一部分,可能是SLQ-32 Block 3T的一部分,文中Bob Nugent傾向於SLQ-59是SEWIP項目的一部分。而依照2018年6月詹氏(Janes)防務評論一篇文章「螺旋策略:SEWIP的升級將加速電磁威脅」中,最後一節「TEWN spawns interim EA fits」,在SEWIP Block 3正式裝備之前(2018年才進行初始作戰評估),美軍啟動一項填補電子攻擊(EA)能力的計劃,引進NLR的移動電子戰模組(TEWM)的應用成果,分別應用於第六艦隊和第七艦隊的需求。

AN/SLQ-59(SEWIP Block 3T)具有四組多面體柱狀天線,是此系統的電子攻擊(EA)射頻設備,而後端則有一組輕量化指揮控制單元(Command and Control Unit)。依照IIT Exelis的公開信息,AN/SLQ-59結合現有AN/SLQ-32的電子截收天線,並整合新的電子攻擊(EA)設備(就是前述新出現的柱狀天線)。AN/SLQ-59的電子攻擊能力結合了寬頻數位化射頻記憶體(Digital Radio Frequency Memory,DRFM),除了提供標準雜訊干擾(Standard Noise Jamming)功能之外,也提供高解析度假目標辨識功能(High-resolution False Target Discrimination),能控制發射天線同時對多個目標發射多種干擾波形,以假回波與複雜干擾等技巧來對抗敵方飛彈的雷達尋標器。

AN/SLQ-59應用TEWM的系統架構與模組化設計,是一種能快速拆裝的系統,供第七艦隊的值勤船艦輪流使用;當船艦結束部署返回基地時,就將艦上的AN/SLQ-59系統轉移到下一艘準備部署值勤的艦艇。如此,AN/SLQ-59就能以最少的購置量滿足第七艦隊眼前的急需。依照公開資料照片, 部署在橫須賀的第七艦隊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 CVN-76)航空母艦、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柏克級飛彈驅逐艦等都加裝了AN/SLQ-59的多面體柱狀天線;其中,柏克級將之設置在艦橋兩側(SLQ-32天線安裝位置 的上一層),提康德羅加級設置在艦體中部兩側(早期曾有構想是設置在艦尾垂直發射器兩側),而航空母艦則設置在兩舷與艦尾平台。

 

SEWIP Block 4: 目前仍在初期概念研究,主要是將SLQ-32的能力擴展到射頻(RF)的信號以外,例如光電、紅外線等。

先進船外電子戰系統(AOEW): 在2017年1月中旬,洛克西德.馬丁集團獲得數個平行合約,為美國海軍發展AN/ALQ-248先進船外電子戰(Advanced Offboard Electronic Warfare,AOEW)主動任務籌載(Active Mission Payload,AMP)。洛馬集團的電子戰集團在一項三方競爭中獲勝(另外兩家競爭對手是Raytheon與Harris),得到的AOEW AMP初期研發合約(價值550萬美元);此合約附帶後續初期少批量生產(low-rate initial production)的選擇權(價值9270萬美元),如果執行,將為美國海軍提供最多18套AOEW AMP莢艙 ,由洛馬電子戰公司的合作夥伴柯布漢整合電子系統方案(Cobham Integrated Electronic Solutions)負責生產,在2019年初 展開生產工作,在2021年達成初始作戰能力(IOC)。此外,洛馬旋翼與任務系統(Lockheed Martin Rotary and Mission Systems)在2017年1月26日獲得價值2000萬美元的合約,負責AOEW AMP與MH-60S/R直昇機的系統整合工作。

AN/ALQ-248 AOEW AMP包含機載電子戰莢艙, 加掛於艦載MH-60S/R直昇機兩側的派龍架上(MH-60R需使用延長型的派龍)。 AOEW AMP包含被動電子截收功能以及主動干擾功能,使用洛馬集團既成的電子戰技術,並且整合到AN/SLQ-32 (V)6(SEWIP Block 2)以及更新的版本中。AN/ALQ-248 AOEW AMP能獨立工作,或船艦上的AN/SLQ-32 (V)6電子戰系統聯合工作 。

AOEW AMP莢艙 與艦上AN/SLQ-32 (V)6電子戰系統聯合工作時,不會與MH-60S/R的機載系統關連,也不需要直昇機組員介入操作,莢艙截收電子信號並自動轉發到船艦上, 由艦載的AN/SLQ-32電子戰系統一併處理,如此就能將電子截收預警的距離拓展到船艦水平面以外 ,提前探測到敵方準備發起攻擊(例如反艦飛彈攻擊)時產生的電子信號,通知船艦展開防禦措施,有效強化了水面船艦的生存能力。 主動干擾的AMP莢艙能獨立運作或與艦上AN/SLQ-32電子戰系統聯合工作,例如由艦載AN/SLQ-32進行被動截收,探測到敵方威脅性電磁信號並經過分析之後,自動控制直昇機上的AMP對威脅來源進行電子干擾(對於單脈衝雷達尋標器而言,主動式干擾幾乎難起作用,甚至可能會遭到對方以干擾歸向來確定目標方位,而如果電子干擾源能遠離船艦,就可以避免遭到敵方以干擾歸向標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