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斧巡航飛彈 

早期試飛中的戰斧飛彈

正在組裝中的戰斧巡航飛彈。

陸基部署的戰斧巡航飛彈。

 

一枚在生產線上裝配中的戰斧飛彈。

早期艦射型戰斧飛彈使用MK-143裝甲發射箱系統(ABLS)

(上與下)愛荷華級戰鬥艦密蘇里號( USS Missouri BB-63)的MK-143裝甲發射箱系統(ABLS)

發射一枚戰斧巡航飛彈的畫面。

維吉尼亞級飛彈巡洋艦阿肯色號(USS Arkansas CGN-41)的MK-44戰斧飛彈發射器正在裝填。

(上與下)美國海軍第二批洛杉磯級潛艦正為艦首的MK-45垂直發射器裝填戰斧巡航飛彈。潛射型戰斧飛彈封裝

於容器中,可裝入潛艦上直徑533mm的魚雷發射管或MK-45垂直發射器中。

 

美國海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麥克.坎貝爾號(USS McCampbell DDG-85)的MK-41垂直發射器

正發射一枚戰斧巡航飛彈。

(上與下)飛行中的戰斧Block IV+(戰術型戰斧)巡航飛彈 。與以往的批次相較,戰斧Block IV外觀更為簡化,

採用三片式倒Y字控制面, 中段彈翼改為後掠,並以嵌入式進氣口取代原本的皮式進氣口。

進行台架測試的戰斧Block IV+,攝於2002年5月。

戰斧Block IV+擊中一個陸地車輛目標前的瞬間。

在2015年1月27日的海上試射中,一枚改進後的戰術型戰斧飛彈在飛行期間透過友軍空中平台更新目標位置資訊

,成功命中了在海上移動的標靶。這是1990年代反艦型戰斧除役之後,戰斧巡航飛彈首次展現打擊水面移動船艦的能力。

 

──By Captain Picard


 

起源

1971年,美國決定發展射兩種程長、如無人駕駛飛機、深入敵境攻擊目標、可攜帶傳統或核子彈頭的巡航飛彈 ;這種武器並不在1969到1972年美蘇談判的第一階段核武限制條約(Strategic Arms Limitation Talks,SALT I)的規定之中。兩種巡航飛彈中,一種為空射型巡航飛彈,另一種就是本文介紹的戰斧巡航飛彈(Tomahawk BGM-109),屬於艦射型巡航飛彈。1974年,通用與LTV兩家公司脫穎而出進行最後的競標,結果美國海軍於1976年選擇了通用的設計。

美國部署戰斧巡航飛彈最初的目的,是作為戰略轟炸機、陸基與潛射彈道飛彈以外的另一種核子打擊選項。以美國海軍為例,除了彈道飛彈潛艦以外,以往只有航空母艦的遠程艦載機具備投擲核武的能力,因此蘇聯非常重視獵殺航空母艦的作戰,大力發展能由潛艦、水面艦、轟炸機攜帶的重型長程反艦飛彈,並建構龐大的海洋監視系統(Soviet Ocean Surveillance System,SOSS)來追蹤、標定美國航母,,包括陸基的大型高頻電磁波截收定位裝置、能以雷達和目視偵測的Tu-95R陸基遠程偵察機、海面上追蹤美國航母戰鬥群動態的AGI探測船(偽裝成拖網漁船 等民船)、1970年代開始發展的海洋監視衛星US-A (使用合成孔徑主動雷達)和US-P(使用被動截收)等。在平時,蘇聯就以偽裝成拖網漁船的情報船盡可能追蹤每一個出海值勤的美國航母戰鬥群。

然而,當美國海軍開始在一般水面艦上與核能攻擊潛艦上部署核子戰斧巡航飛彈之後,蘇聯的海空監視體系的壓力遂急遽增長;原本蘇聯投注大量心力追蹤美國航母戰鬥群,而如果每一艘搭載飛彈的巡洋艦、驅逐艦都可能部署核子戰斧飛彈之後,蘇聯海軍需要追蹤的目標就從十幾個航母戰鬥群擴大為 近一百個 。相同地,美國核能攻擊潛艦開始裝備戰斧巡航飛彈後,具備核子攻擊能力的潛艦就再也不只是彈道飛彈潛艦,這將迫使蘇聯投入更多反潛資源(包括航空機、水面艦艇、核能攻擊潛艦等)防禦進入巴倫支海並可能以攜帶核彈頭的戰斧飛彈攻擊蘇聯本土關鍵目標的美國核能攻擊潛艦。在水面艦與核能攻擊潛艦上部署戰斧飛彈被稱為分流戰略(Diversion strategy)。

與蘇聯空防攔截體系高度仰賴地面戰管指揮一樣,蘇聯海軍的所有開火決定都需從莫斯科當局下令,蘇聯海軍第一線艦隊司令的指揮權限與彈性比美國海軍曉得多;莫斯科當局會整合各種不同管道獲得的戰術情資,經過分析與計算並完成決策後,再將指令逐次傳回第一線作戰部隊的單位,相關的分析研判作業需要耗費大量時間與人力;由於莫斯科中央彙整情報與下達決策需要花費時間,使得較早獲得的情報逐漸失去時效,以至於莫斯科形成決策與決心之後,最初進來的情報已經過時而需要重新確認,而後續的情報又要經過相同的回報中央、分析彙整週期;這樣的作業模式拖慢了整個蘇聯紅軍的觀察-位-決策-行動(Observe、Orient、Decide、Act,OODA)週期,一旦需要追蹤的目標更多,就需要更多人力進行作業(當時蘇聯還沒有足夠的計算機科技協助這樣的大規模任務規劃)。因此,一旦美國海軍連一般巡洋艦、驅逐艦、核能攻擊潛艦都可能具備核打擊能力時,不僅蘇聯海軍的監視與打擊兵力防不勝防,整個蘇聯紅軍的決策體系也會蒙受極大的壓力。

雖然戰斧巡航飛彈一開始仍是著眼於核子戰爭,但服役期間實際好用的卻是配備傳統戰鬥部、能在一般區域戰爭使用的型號。1980年,美國海軍與通用簽約,正式生產首批戰斧飛彈──被稱為戰斧Block 0的BGM-109A對地攻擊核子戰斧(Tomahawk Land-Attack Missle,TLAM-N)、BGM-109B反艦型戰斧(Tomahawk Anti-ship Missle,TASM)以及配備傳統彈頭的BGM-109C對地攻擊戰斧(TLAM-C),於1984年起服役。

戰斧巡航飛彈的渦輪噴射發動機是當時科技上的一大突破。為了達成超過1000km的飛行距離,飛彈勢必得採用渦輪噴射發動機,而不是燃燒時間短的固態火箭;但是在1960年代以前,噴射發動機都是龐然大物,除非把飛彈尺寸造得跟飛機相近,否則根本不可能應用在飛彈上。然而,當時出現了一個新的轉機:為了滿足美國陸軍進行的個人飛行器計畫,一家Williams公司成功開發了一種小型化的渦輪噴射發動機,可以安裝在能由個人背負攜行的飛行器裡。這種個人飛行器雖然試飛成功,但美國陸軍最後取消了這個計畫。不過,這個夭折的計畫卻意外為美國軍工界開發出一項重要技術:能長時間運轉的小型化渦輪發動機。美國海軍利用這種發動機,開發出射程上千公里、又能塞入潛艦533mm魚雷管的戰斧巡航飛彈,而其他一些小型無人機計畫也相中了此一發動機。

早期艦射型戰斧飛彈使用MK-143裝甲發射箱系統(ABLS)

愛荷華級戰鬥艦威斯康辛號( USS Wisconsin BB-64)發射戰斧巡航飛彈升空的瞬間。

在服役生涯中,戰斧系列不斷進行改良,同時也推出多種不同的衍生型 ,其外型都一樣,但由於彈頭的不同以及科技的進步,使戰斧家族各成員的用途與性能有極大的差異。1986年起,戰斧飛彈系列也納入了潛射型,因此BGM-109成了基本型號,底下分為艦射型的RGM-109與潛射型的UGM-109,每次戰斧推出新衍生型時都有完全對應的艦射與潛射型。艦射型方面,早期戰斧使用專門的MK-44四聯裝裝甲箱型發射系統(Armor Box Launcher System,ABLS,發射器本身型號為MK-143),發射器上部是一層裝甲外殼,在平時發射器處於折收狀態時能保護飛彈,發射器在射擊前才揚起。ABLS用於改裝後的愛荷華級戰鬥艦以及維吉尼亞級核子動力飛彈巡洋艦、長堤號核子動力飛彈巡洋艦以及部分史普魯恩斯級驅逐艦上,爾後艦射型戰斧則整合入MK-41垂直發射器中。

潛射型戰斧則可由魚雷管發射,或者由潛艦上的垂直發射器射出 。戰斧飛彈預先存在密閉的容器內,前部以塑膠薄膜封閉;發射前,潛艦會浮升到約60英尺(約18.3公尺)的深度,航速減至3至5節,如有必要則上浮到潛望鏡深度,升起通信天線接收後方單位傳輸的目標最新方位資訊,或者以GPS定位器標定船位;完成發射準備之後,5垂直發射器的外蓋打開,由彈射的方式使飛彈衝破塑膠薄膜離開發射器入水,飛彈固態火箭助推器在飛彈離開潛艦約10m處點火,靠著助推器上的四個燃氣舵式向量推力控制系統使飛彈穩定地衝向水面,以大約50度的夾角出水,並在固體火箭的持續推動下升空 ,固態火箭燃料耗盡後就啟動續航的渦輪發動機。飛彈射出後,垂直發射管也充水抵銷飛彈的重量,維持潛艦平衡,完成充水後就關閉發射艙外門。

除了美國海軍外,美國空軍在1984年也部署了一批戰斧飛彈的陸基發射衍生型──BGM-109G人面獅身獸(Griffin)飛彈,但在1987年美蘇簽署INF條約後,這批飛彈在1991年撤出歐洲。此外,美國還曾有一個中程空對面飛彈計畫(MRASM),打算發展AGM-109H/L空射型戰斧飛彈,換裝不同的彈頭與巡標器,不過此計畫後來遭到取消。

最早的戰斧:Block I

飛行中的戰斧飛彈。

最早的戰斧Block I從1972年開始研發,1984年服役,分為搭載核子彈的BGM-109A核子陸攻戰斧(TLAM-A)與RGM/UGM-109B反艦戰斧 (TASM)以及搭載傳統彈頭的BGM-109C(TLAM-C,見戰斧Block 2一節)。戰斧Block 1彈長5.56m(含助推器為6.25m),彈徑51.8cm,翼展2.67m,彈重1315.44kg(含含助推器為1587.6kg),巡航高度介於海平面7.62~150m,巡航速度0.8~0.92馬赫。美國還曾規劃AGM-109H/L中程空對面飛彈(Medium Range Air to Surface Missile,MRASM),縮減重量與射程,但沒有進入服役。

BGM-109A搭載二十萬噸級黃色炸藥威力的W-80核子彈頭,導引系統為慣性導航暨地形比對系統 (TERCOM),射程約1350海里(2500km);由於彈頭籌載最輕,所以BGM-109A是戰斧系列中射程最遠者。BGM-109A這套地貌比對系統技術來自於1964年7月被美國政府取消的Vought公司冥王(Pluto)超音速低空陸攻飛彈(Supersonic Low-Altitude Missile,SLAM)。在海面上飛行時,BGM-109A以慣性導航系統維持航向;進入陸地後則啟用地形比對系統,透過雷達高度計偵測地貌高度,與記憶體中儲存的雷達地形圖比對,使飛彈照著預定的航道進行攻擊 。不過如果飛行路徑中的地形過於平坦或山脈過多,會使得地形比對系統無法有效運作。BGM-109A以及於往後的陸攻型戰斧在發射之前必須擬定詳細的任務計畫,先由衛星攝得目標附近方圓數千公里的地形/地理資料,然後規劃戰斧飛彈的路徑(由於其巡航速度只有0.7馬赫,很容易被防空砲擊落,因此必須低空貼地飛行,利用地形躲避雷達,並且設定曲折迂迴的航道),編輯成任務計畫然後輸入戰斧飛彈的 地形比對系統中。BGM-109A的圓週誤差公算(CEP)達80m,以核武的標準算是不過不失。 陸射版的核子戰斧稱為BGM-109G,配備W84核子戰鬥部,使用四聯裝發射器,1987年起服役。

BGM-109C威力較低的傳統戰鬥部之後,必須擁有更高的精確度以遂行外科手術式精準打擊,為此便以光學式的數位地形輪廓比對系統(Digital Scene Matching Area Correlation,DAMAC)取代原本BGM-109A的雷達影像式地形比對系統,以攝影機獲得地貌輪廓,並與資料庫中衛星影像比對,然後逐漸修正航道,朝目標前進。為了增加戰鬥效率,BGM-109C的導引段提供了三種撞擊模式,第一種是貼地高度水平撞擊,第二種是先爬高再大角度俯衝以提高貫穿掩體的能力,第三種則是在目標上空引爆,以破片殺傷敵方人員或無裝甲防護的軟式目標。 由於傳統戰鬥部重量高於核子戰鬥部,BGM-109C的射程降至900海里(1600km)左右。 

反艦型戰斧

RGM/UGM-109B型 反艦戰斧(TASM)分為艦射版(RGM-109B)與潛射版(UGM-109B)兩種,沿用BGM-109A的彈體、助推器與發射器,配備454kg(1000磅)的傳統高爆彈頭,導引系統則由魚叉反艦飛彈加大衍生而來 ,較大的天線與功率使其能在400km外鎖定大型艦艇,導引方式為中途慣性導航暨終端主動雷達,此外還在彈體側面設置被動的電子信號截收裝置,追尋目標 船艦的雷達等電磁信號,整個導引系統的原週誤差公算(CEP)約30∼185m。反艦戰斧的控制電腦同樣來自於魚叉飛彈,不過記憶體容量增加一倍,使之能儲存更多航向轉折點以及供被動雷達接收器比對用的敵方雷達波參數。RGM/UGM-109B在發射初期先以慣性導航,配合雷達高度計,將飛行高度控制在低空;接近目標區時,飛彈才爬高並啟動主/被動雷達尋標器來搜索目標。RGM/UGM-109B採用與魚叉飛彈相同的Teledyne J402-CA400單軸渦輪噴射發動機,發射重量1430kg,直線飛行距離大致與BGM-109C相當, 但實用上的攻擊半徑在300海里(555km)左右,多出的航程用來飛越間距更大的導航轉折點,在目標區進行大範圍搜索,或者轉向到敵艦另一側發動攻擊以混淆敵方,甚至在一擊不中後仍可掉頭進行第二波攻擊。RGM/UGM-109B反艦戰斧從1972年6月開始研發,潛射型UGM-109B在1983年11月定型,艦射型RGM-109B則在1984年3月定型 並部署於史普魯恩斯級驅逐艦上。美國海軍在1981年度購買243枚反艦戰斧,1986年度訂單增至593枚。

對於反艦型戰斧這樣的長射程(400km以上)反艦導引武器而言,實用上會面對許多問題。第一是光靠載台(水面艦或潛艦)本身如何發現這麼遠的目標,只有在有足夠的初始資料的情況下,才能發射飛彈;第二個問題是即便有辦法發現地平線以外的遠距離目標,為反艦型戰斧飛彈提供初始化,飛彈發射後還是需要更長的時間(相較於射程通常在150km以內魚叉飛彈)才能飛抵目標區,在這段期間內目標可能移動很大的距離,以至於飛彈抵達目標區後需要在更大的目標位置模糊區域內進行搜索,才能以飛彈本身的尋標器捕捉到目標;這不僅要花費更多燃料與時間、增加被敵方艦隊防空體系發現與攔截的機會,也更考驗飛彈上的搜尋與導引系統。當然,日後隨著電子科技進步,飛彈可以加裝資料鏈以及全球定位系統(GPS),在飛行期間透過其他空中載台或衛星取得目標資料更新來修正航道,但在實戰中通信傳輸信號(包含與衛星之間)都可能被干擾,因此飛彈還是需要具備精準的慣性導航能力(在不獲得外部修正的情況下盡量減少長時間自主飛行的誤差)以及自身搜索的能力,可以在沒有外來資料更新修正的情況下獨自尋找目標。

依照美國海軍規劃,潛射版的反艦飛彈打算靠潛艦本身的拖曳陣列聲納透過匯聚區效應,攻擊距離140海里(260km)以外的敵方水面船艦 ,或者上浮以Link-11資料鏈從友軍獲得目標位置參數;但是水面艦的雷達系統受限於地平線,直接探測水面的距離還更短(約40公里)。為了有效運用反艦型戰斧,美國海軍在1970年代開始研究可用的遠程偵測資源以及它們各自的侷限性:首先是陸基和艦載的巡邏飛機,它們能以機載監視雷達、被動電磁波截收或者目視等方式對目標進行探測以及確認、識別;第二是水下的低頻長程感測系統,美國海軍部署在大西洋海床等處的SOSUS戰略音響監視系統主要用來監視蘇聯潛艦動向,但同樣也具備偵測水面艦隊活動的能力;除了SOSUS之外,美國大型反潛艦艇也都部署了探測距離達第三匯聚區(約200km)的SQR-19拖曳陣列聲納用來反潛,因此也可以利用艦載拖曳陣列聲納搜尋遠距離的敵方水面艦噪音。美國海軍這些非正式的研究調查後來受到美國國會關注,國會在1976年要求美國海軍開發一個能有效配合反艦戰斧運作的解決方案,或者乾脆取消反艦戰斧。為了確保反艦戰斧項目能夠繼續進行,美國海軍在在1977年10月對美國國會做了幾個關於超視距探測(OTH-T)概念的方案,主要基於四個要素:第一是使用飛機、衛星偵察、SOSUS和部署在海岸的被動無線電測向,第二是多感測器信息融合的技術測試,例如當時非正式測試的OUTLAW SHARK的部分技術,第三是部署一個擁有主動雷達的衛星(CLIPPER BOW),第四則是建立一個辦公室來專門負責關於OTH-T(PME-108)的戰術技術發展。

為了在沒有外來中途資料更新的情況下在大範圍內自行搜索敵艦,反艦型戰斧配備了約翰.霍普金斯應用物理實驗室(Johns Hopkins APL)開發的被動識別/定向(Passive Identification/ Direction Finding)技術,依照預設的往返航路,在同一條基線航線上的不同位置進行往返飛行;藉由飛彈側面的被動截收裝置在搜索航線上不同位置所截收的敵方電磁波,測定出目標大致的方位,然後逐漸縮小搜索範圍,等範圍收斂到一定程度才開啟主動雷達尋標器來確實鎖定目標,避免過早發射電磁波而被敵方電子截收裝置發現。在1976年12月,美國海軍進行一次反艦戰斧的實戰測試,一艘潛艦透過非正式的OUTLAW SHARK系統等手段提供目標方位初始化指引,然後發射一枚UGM-109B朝向224海里(403km)外的靶艦飛行,這枚飛彈飛行了175海里(315km)後開始在很大的範圍內進行搜索,又飛行了長達173海里(311km)才尋獲目標,相當於從發射艦飛行到目標區的距離。

由此可知,即便獲得遠距離目標方位的初始指引,由於缺乏有效的中途導引更新手段,反艦型戰斧要耗費大量的時間與燃料在 一定區域反覆搜索來尋找目標,浪費了可觀的有效射程與時間,也不可能確保一定會命中最初發現的目標。1990年代,反艦型戰斧從美國海軍除役。

Block II

第二批戰斧飛彈(Block II)是配備傳統戰鬥部的陸攻型戰斧,研發始於1983年,是基於戰斧Block 1的進一步改良。戰斧Block 2改進了戰斧武器/指揮控制系統(TWCS/CCS),並引進改良後的DSMAC2數位影像區域比對系統,大幅提高精確度,CEP降至10m左右 ,終端彈道則改為爬升後垂直俯衝在目標區引爆。

戰斧Block 2主要有BGM-109C/D兩種型號,BGM-109C稱為Block 2A,BGM-109D為Block 2B,兩者的主要差別在於彈頭,C型配備454kg(1000磅)高爆 半穿甲彈頭,而D型 則配備內含166枚BLU-97/B複合次彈械(Combined Effects bomblets,CEB)的高爆集束彈頭,用於攻擊機場以及敵方防空飛彈、防砲陣地。BGM-109D射程約700海里(1250km),比BGM-109C的900海里(1600km)降低。

Block III

第三批戰斧飛彈(Block III)從1988年開始研發,主要是針對Block II進行進一步的改良,包括加裝GPS全球定位系統接收器 、Time-of-arrival軟體控制、改良型導航電腦、升級後的DSMAC2A數位影像區域比對系統、換裝擁有延遲引信且貫穿力強的WDU-36B戰鬥部、進一步改良TWCS/CCS以提高協同作戰能力、改進戰區任務規劃中心以增加海上任務規劃能力,動力方面則換裝推力更大的MK-111固態火箭助推器以及更新型的F107-WR-402渦輪扇發動機,艦射型射程為1667km,潛射型為1127km,巡航速度0.72馬赫以上。Time-of-arrival軟體使多枚戰斧飛彈能由不同方向攻擊同一目標。戰斧Block III的WDU-36B戰鬥部由Block II的454kg降至320kg,但由於彈殼較堅硬,穿甲能力反而是後者的兩倍。此外,戰斧Block III也改良發動機並增加燃油使用效率,以提升射程。

首批至戰斧Block 3於1993交付美軍,1994年達成初始戰力(IOC),美軍不僅購買新製造的戰斧Block 3,還將原有的Block 2也升級為Block 3。

 

Block IV(未成)

戰斧Block IV從1993年開始研發,最初稱為多任務戰斧(Tomahawk Multi-mission Missile,TMMM),後來改稱戰斧基礎改良計畫(Tomahawk Basic Improvement Plane,TBIP),編號為RGM/UGM-109E,主要應用了1991年波灣戰爭期間的經驗。Block IV換裝具反干擾能力的GPS接收器 以及與AGM-65D小牛飛彈同型的紅外線熱影像尋標器,並加裝使用BAT(Brilliant Anti-armor Technology)或SADRAM(Search and Destroy Armor,SADARM)技術,搭配雙波段衛星UHF資料鍊,能在飛行中途更改攻擊 的目標,甚至攻擊在海上移動的船艦,這是第一種同時具備海/陸攻擊能力的戰斧飛彈。RGM/UGM-109E沿用原本的WDU-36B戰鬥部戰鬥部,並換用成本較低的Teledyne J402-CA-401渦輪噴射發動機。此外,基於1991年波灣戰爭的經驗,未來戰場上的強化目標越來越多,因此美國又以RGM/UGM-109E為基礎,換裝對付強化工事的新戰鬥部,推出RGM/UGM-109H硬目標侵徹型(THIP)。

由於成本因素、科技以及美軍戰術思想演進,戰斧Block IV(包含TBIP/THIP)在1996年5月遭到取消。在兩年後,美國以Block IV的概念為基礎,推出了戰術型戰斧飛彈。

 

戰術型戰斧:Block IV+

在1998年,美國正式啟動戰術型戰斧飛彈(Tactical Tomahawk,TACTOM)計畫,又稱為戰斧Block IV+,大多數構想都是延續之前取消的戰斧Block IV,因此直接沿用先前的RGM-109E/UGM-109E編號。

戰術型戰斧計畫的一大重點是盡量降低購置成本,這是因為從1991年沙漠風暴戰役以來到後續對科索沃、伊拉克的各項軍事行動,每次戰役的導引武器使用量都與日遽增;之前取消的戰斧Block IV主要的降低成本手段是換裝較便宜的渦輪發動機,但隨後證明這並不是有效的方法。而在研發戰術型戰斧時,整個結構與系統配置都重新設計,以簡化結構與生產程序、增加燃料儲存空間以及降低製造成本 ,而引進商規電子組件對於降低成本也有很大的助益。戰術型戰斧的主要結構改進包括燃料箱構造簡化、電子系統集中安裝、簡化固態火箭加力器,此外減少特殊加工部件並減少35%的零件,大幅簡化生產流程 。在外觀上,戰斧Block IV的中部彈翼由過去的平直狀改為後掠,並以一個倒Y字形尾部控制面取代過去的十字形尾舵(舵面數量從四面減為三面);而以往戰斧飛彈突出於腹部的皮式進氣口,也被一個嵌入式進氣口取代,可降低空氣阻力。戰術型戰斧相當重視降低成本,單價預定為57.5萬美元,約為以往戰斧(單價140萬美元左右)的1/3,此外單枚組裝工時也由原先610小時降為193小時。戰術型戰斧的射程延長至2800km,能在目標區上空盤旋約2小時(460km)。 戰術型戰斧使用F415-WR-400/402渦輪扇發動機,由於這是一種新研製的發動機,導致戰術型戰斧的研發時程出現拖延。以上控制成本的手段成效卓著,最初戰術型戰斧預定的單價是140萬美元, 但隨後壓低到每一枚56.9萬美元(依照1999財年幣值,往後的數字因通貨膨脹而增加)。

雖然戰術型戰斧的成本降低不少,但是性能不減反增, 很大一部份歸功於使用民間商用電子科技。戰術型戰斧的最大革新,就是使用彈性較以往大幅增加;先前的所有陸攻型戰斧飛彈在發射前擬定任務計畫、將地形與影像等資料輸入飛彈等程序相當麻煩且耗時(約需80小時),此外在Block IV之前的陸攻型戰斧都無法在中途更改目標。這些限制使得早期的陸攻型戰斧飛彈只能攻擊一個預先設定好的目標,無法運用於快速反應打擊任務中。戰術型戰斧的導引系統可預先輸入15個不同目標,在飛彈升空後 透過雙向衛星資料鏈,依照戰況選擇其中一個目標加以攻擊(飛行期間可隨時更換),指揮單位也能利用資料鍊引導戰術型戰斧攻擊一個不在預設之內的新目標 (透過資料鏈傳輸新的目標GPS座標),大幅增加了使用彈性。美國海軍位於維吉尼亞州諾福克、夏威夷和英國諾斯伍德的基地都有巡航飛彈支援站,能支援戰斧飛彈的任務規劃;如果決定更改目標,這些行動站能在戰斧飛彈進入終端導航階段(交戰階段)之際,快速將更新後的目標位置透過資料鏈傳輸給飛彈。

為了防止敵方對GPS訊號進行干擾,戰術型戰斧的GPS擁有反干擾能力。此外,戰術型戰斧增設一具電視攝影機,在目標區飛行時可將目標區的影像以資料鍊傳至指揮單位作為前一波攻擊戰果評估,如有需要可對其再度發動攻擊,或者 轉而攻擊新的目標;如此,戰術型戰斧彷彿是巡航飛彈與偵察用UAV的結合。為了增加戰斧飛彈的快速反應能力,美國海軍將配合戰術型戰斧飛彈引進新的艦上計畫系統(Afloat Planning System,APS),使得裝載戰斧飛彈的水面艦艇或潛艦能自行擬定任務計畫,而且與原先相較最多可減少90&的任務計畫時間。

戰術型戰斧飛彈於2003年起量產,在2004年進入美國海軍服役。雷松公司還在2005年推出戰術型戰斧的混凝土貫穿型(TTPV),配備最新發展的混凝土貫穿彈頭。雷聲公司還自費4000萬美元改進戰術型戰斧的動目標識別系統,改進後的系統於2004年起進入美國海軍服役。依照2012財年美國海軍採購預算的資料,一枚垂直發射型的戰術型戰斧飛彈價格為109.3萬美元,而一般傾斜發射器版的戰術型戰斧的單價為109.1萬美元。

在2010年代美國重新開始建造的伯克Flight 2A改良型開始,戰術型戰斧飛彈武器系統(TTWCS)的軟硬體設備經過改良,使用新處理器,將某些應用程式執行時間從原本數分鐘縮短為數秒,並改善執行特定任務與發射時間軸(lanuch timeline)等功能;而先前建造的伯克級與提康德羅加級也將陸續進行相同的改良。到2016年,TTWCS最新版本為V5.4.0,安裝在神盾巡洋艦、俄亥俄級(Ohio class)核子動力巡航飛彈潛艦及海狼級(Seawolf class)/維吉尼亞級(Virginia class)核能攻擊潛艦上。而之後更新的V5.4.0.2版本進一步加強與C4I交聯操作能力,並進一步更新軟硬體與人機介面,並且調整成需要美國國防部授權才可以發射。
 

 

戰術型戰斧擴充反艦能力

約在2010年,雷松集團宣稱戰術型戰斧透過可以中途更改目標、強化的任務計畫能力以及終端紅外線影像比對系統等能力, 也可以做到攻擊水面目標,而且具備類似於前蘇聯P-700(SS-N-19)的領頭飛彈帶領其他飛彈一同攻向目標的能力。 由於此時無論雙向數位資料鏈或導引飛彈、規劃任務計畫與航道的計算機科技都遠以當年俄羅斯更先進,戰術型戰斧發展飛彈編隊能力的 潛力遠高於P-700,例如可以在個飛彈之間實施雙向資料傳輸,彈性地擬定攻擊計畫與分配目標(P-700僅是率先發現目標的作為領彈, 並簡單地打開後向無線電信標讓其他飛彈跟隨)。 就美國海軍現有的戰術型戰斧飛彈,打擊移動目標的手段與變更攻擊目標相同,由指揮單位透過資料鏈, 將更新後的目標GPS座標傳送給飛彈。不過依照2017年1月底的消息,戰術型戰斧的飛彈間資料傳輸能力主要用於資料中繼、傳輸每一枚飛彈 本身的狀態(包含是否正常工作或有故障等),而不包括由一枚「領彈」領導一群飛彈並分配目標的能力; 依照美軍的規劃,打算由載人的F/A-18E/F或F-35戰機透過雙向資料鏈,為在空中的戰術型戰斧飛彈更新指令與目標參數; 相對於「領彈」,有人戰機的情報蒐集能力以及判斷決策能力都強大得多,可以更好地協調在空中的飛彈。

美國海軍航空作戰中心武器部門(Naval Air Warfare Center Weapons Division,NAWCWD)的團隊也持續改進戰斧飛彈現有的通信架構,以成本較低的方式,使美國海軍能為戰斧飛彈更新遠距離外移動目標的動態資訊。 在2012年12月時,美國海軍航空系統司令部曾主張發展戰術型戰斧巡航飛彈的對海上移動船艦攻擊能力,不過在2014財年國防預算預算的最後階段遭到國防部否決,集中全力發展新的遠程反艦飛彈(Long Range Anti-Ship Missile,LRASM) 。 雖然如此,雷松仍持續改進戰術型戰斧對動態目標的探測與識別能力,在2014年的測試是加裝用來接收電磁波信號的被動探測系統,可選擇監聽特定類型的雷達,協助飛彈規避某些雷達(例如氣象雷達)的監視,此一被動尋標器在2014年4月在一架T-39飛機上進行測試。在2015年春,雷松公司測試一種具有高速處理器的豪米波主動雷達尋標器,精確度足以對目標進行成像,可在飛彈進入最終攻擊階段前辨識目標輪廓,確認是否正確打擊預設的目標。

在2014年2月19日,美國海軍試射了一枚經過改良的戰術型戰斧飛彈,大幅提高了資料鏈傳輸頻寬,使飛彈在飛行期間能多次接收指令來修正軌跡,能有效改進攻擊陸地上、海上移動目標的能力;這次試射中,這枚戰術型戰斧整個飛行過程都以掠海的低高度飛行 。至2014年為止,美國海軍已經接收3000枚戰術型戰斧,多數飛彈在2017至2019年達到壽期的一半(15年),而雷松將在替這些戰術型飛彈中期提升、重新認證的過程中使用升級的通信傳輸與感測器。 在2015年1月27日,紀德號(USS Kidd DDG-100)飛彈驅逐艦在加州聖尼可拉斯島(San Nicolas Island)外海進行戰術型戰斧飛彈攻擊海上移動目標的實彈測試,發射的一枚戰術型戰斧飛彈透過其他空中載台更新目標動態位置,最後成功命中移動中的海上標靶;這是1990年代反艦型戰斧除役以後,戰斧飛彈首次成功地攻擊海上的移動船艦。 擴充戰術戰斧反艦能力的方案是由美國海軍航空作戰中心武器分部(NAWCWD)的一個合資公司提供,在現有戰斧飛彈武器系統的架構以及現成技術下,以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達成。

在2015年1月,美國海軍提出分佈式殺傷(Distributed Lethality)概念。過去美國海軍水面艦隊的長程攻擊能力集中在航空母艦上,巡洋艦、驅逐艦、巡防艦主要負責防空、反潛等防禦性任務;而「分佈式殺傷」概念則是讓一般水面艦艇也具備長距離攻擊火力(包括對陸地和對水面目標),並使水面艦艇具備獨自發動攻擊的能力。以往美國海軍水面艦隊多半圍繞著航空母艦編組,而「分佈式殺傷」概念下,水面艦艇能分散部署在戰區裡,每一艘都能獨力作戰、對海上和陸地目標進行打擊;這會讓敵方更難判斷美軍的部署與戰術意圖,並使防禦的困難度大幅增加。「分佈式殺傷」並不會發展新的作戰平台,而利用現有平台結合新武器以及新的作戰思維,創造出更大的作戰效益。在「分佈式殺傷」概念下,具備長距離反艦能力的LRASM以及 強化反艦能力的戰術型戰斧飛彈就是未來的重要選項;而另一種被寄予厚望的新武器就是電磁軌道砲,憑藉著超高的飛行速度與更遠的射程、更小的體積以及高於飛彈的火力密度,廣泛部署在水面艦上,將使敵方沿岸目標很難有效防禦。 值得一提的是,分佈式殺傷的概念就很類似1980年代美國海軍在巡洋艦、驅逐艦、洛杉磯級核能攻擊潛艦上部署戰斧飛彈的策略,使美國海軍具備核打擊能力的單位大增。

在2015年8月初,美國海軍作戰部副部長(Deputy 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宣布,洛馬遠程反艦飛彈(Long Range Anti-Ship Missile,LRASM)與雷松戰術型戰斧的反艦改進型成為攻擊性對地作戰(Offensive Anti-Surface Warfare,OASuW)計畫的兩個競爭者。短期內美國海軍會採購若干LRASM來填補艦隊作戰需求,但長期而言則會在二者之中擇一來量產。相較於LRASM,擴充反艦能力的戰術型戰斧擁有更遠的射程與威力更大的戰鬥部,而其最大優勢就是以現有的戰術型戰斧進一步發展,整體研發與購置成本低得多,也能藉由升級現有戰術型戰斧,使之兼具反艦與陸攻能力,賦予美國海軍作戰單位更大的選擇彈性;但是具備最先進匿蹤設計與導引模式的LRASM擁有較佳的生存與突防能力,而且LRASM體積重量比戰斧飛彈小,戰鬥部威力較為適中。

在2015財年的國防預算授權法案中,美國國防部計畫在2016財年停產戰術型戰斧飛彈,然而這項決議隨即被參議院武裝委員會否決。參議院認為戰斧飛彈歷經二十多年、超過2000次實戰的檢驗,是美軍最可靠而穩定的遠距離攻擊武器 (此時,下一代對陸攻擊武器(NGLAW)在之後十年內都可能還無法部署),而美國海軍報告中並沒有很充分的論證來支持停產戰斧的可行性。因此,參議院武裝委員會決定將2015財年美國海軍購買飛彈的預算從1.94億美元增為2.76億美元,維持戰斧飛彈每年生產196枚的最低限度;同時,參議院要求海軍對於停產戰斧飛彈提交更詳實的報告,包括對戰備的短期和長期影響、對國防產業的影響、停止生產後對現役庫存戰斧飛彈的中期保養和升級工作造成的影響等。美國眾議院同樣反對2016財年停產戰斧飛彈的構想,要求海軍提供更詳盡的未來對地巡航飛彈發展計畫書,並授權美國國防部簽署一份為期5年的戰斧飛彈生產合約。

在2016年1月上旬,雷松宣布用於戰斧Block IV的主動雷達尋標器完成了飛行測試;這項測試從2015年12月中旬展開,由T-39飛機搭載了此型主動雷達尋標器(為此須為戰斧Block IV更換新鼻錐)進行測試,為期三週,期間T-39測試飛機模擬戰斧飛彈的各種飛行模式,飛向地面與海上目標。 此項測試證明這種主動雷達尋標器的技術成熟度達到第六級。此型主動雷達尋標器採用新型多模式處理器,能有效增強戰斧Block IV打擊陸地與海面上移動目標的能力。此時,雷松正致力於開發戰術型戰斧的多模式尋標器(multi-mode seeker),中途階段採用被動導引(可截收目標電子信號), 終端改用主動雷達尋器來鎖定目標,此外也能透過資料鏈獲得其他平台更新的指令與目標情資,也具有GPS全球定位接收裝置來修正導航系統的定位參數(飛彈上的多模式尋標手段能在GPS遭干擾無法使用的情況下繼續遂行作戰)。依照雷松公司的說法,用於戰斧Block IV的雷達尋標器採用豪米波段,鑑別度高, 能精確鎖定地面上的移動目標;不過相對而,言此種豪米波雷達尋標器的作用距離也比傳統的雷達尋標器短。

依照2016年2月中旬的消息,美國海軍打算將對許多現有庫存的戰斧飛彈進行升級,使之具備反艦能力,在2021年左右服役,成為「分佈式殺傷」的實踐手段。 在2016年3月底,消息傳出美國海軍在編列2017財年國防預算時,再度要求減少戰斧巡航飛彈的生產規模,從2016財年的196枚降至100枚(經費1.869億美元) 。依照2017財年的採購計畫,平均每一枚戰斧Block IV價格約150萬美元。另外,美國海軍也要求更多投資升級現有的戰斧飛彈,使戰斧飛彈具備打擊移動的海上、陸上目標的能力(美國海軍在未來數年的研發計畫中申請4.89億美元在戰斧飛彈的升級項目,用來繼續完善研發中的戰術型戰斧多模式導引系統;而之前5年的相關研發經費僅1.34億美元)。

在2017年秋季,美國海軍與雷松飛彈系統公司簽署價值1.19億美元的合約,將多模式尋標器整合到戰斧Block IV巡航飛彈中。美國海軍打算在2019財年開始為戰斧巡航飛彈換裝這種具備反艦能力的多模式導引系統等部件(含主/被動導引,且飛彈的導航與資料鏈系統會一併更新)並進行再認證,在2020年起對現有的戰斧Block IV飛彈展開延壽工程(延長15年壽命)以及第三階段升級計畫;這些升級項目編列於美國海軍快速部署能力(Rapid Deployment Capability)計畫之下,預計從2022年起交付。

 

 

美軍銳利的矛頭

配備傳統彈頭的TLAM-C/D在1991年波斯灣戰役中初試啼聲,甫登場便締造輝煌戰果,命中率出奇地高,而且鮮少傷及無辜。戰斧飛彈就此成為美國著名的軍力矛頭之一,也成為全球最有名的巡航飛彈。以戰斧飛彈的長射程、高精確度以及低成本(相較於航艦兵力),非常適合攻擊防禦堅強的高價值戰略目標;加上被攻擊的對象多半沒有辦法有效攔截此類貼地飛行的目標,而且不用像軍機深入敵境般需要冒人命危險,因此這種武器可說是非常好用,使得美國往往能在將本身傷亡降至最低的情況下,有效打擊敵方重要目標。往後在美國各種軍事行動中,包括多次制裁伊拉克、報復阿富汗恐怖份子或攻擊賽爾維亞等,美國總是有從軍艦或潛艦上發射大批戰斧飛彈攻擊敵方重要的防禦設施或中樞。

在1991年的沙漠風暴行動中,美軍總共發射了288枚戰斧飛彈攻擊伊拉克各式固定目標。在1993年1月17日,美國空軍對伊拉克基地的空襲中發射45枚戰斧飛彈,在1993年6月27日又以24枚戰斧飛彈摧毀伊拉克情報大樓;在1995年9月10日,美國對前南斯拉夫聯邦的塞爾維亞軍發射13枚戰斧飛彈,攻擊其防空設施。在1996年9月3日至4日,美軍分兩波發射總數31枚的戰斧飛彈,攻擊伊拉克的防空設施。在1998年8月19日,美軍以79枚戰斧飛彈攻擊阿富汗境內可疑的恐怖分子駐地和蘇丹的一個可疑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製造廠。在1998年的「沙漠之狐」行動中,美軍發射約300枚戰斧飛彈攻擊伊拉克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基地、軍事指揮/控制與通信中樞以及伊拉克的政治領導人。

皇家海軍的戰斧巡航飛彈

冷戰結束後地區性衝突頻繁,使得美國海軍朝陸地投射武力的場合也逐漸增加,而能長距離精確打擊的戰斧飛彈便是他們最倚賴的武力之一。除了美國之外,皇家海軍也在1995年採購65枚UGM-109 Block III戰斧飛彈,裝備於英國的核子攻擊潛艦上。1999年,皇家海軍潛艦光輝號(HMS Splendid S-106)在參與英美聯合攻擊賽爾維亞的行動中發射了戰斧飛彈,是英國海軍首度在實戰中發射戰斧飛彈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