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級/邱吉爾級核子動力攻擊潛艦

勇士級/邱吉爾級是皇家海軍第一種百分之百自行研製(含核反應器)的核能攻擊潛艦,

圖為勇士級首艦勇士號(HMS Valiant S102)駛入朴次茅茲的畫面。左側的紅磚建築為皇家海軍

潛艦訓練機構海豚號(HMS Dolphin) ,該設施被皇家海軍使用直到1999年。

浮航中的勇士級核能攻擊潛艦,攝於1986年。

停泊中的勇士號

邱吉爾級三號艦勇氣號(HMS Courageous S50)

邱吉爾級核能攻擊潛艦邱吉爾號(HMS Churchill S46

邱吉爾級核能攻擊潛艦的征服者號(HMS Conqueror S-48),攝於該艦1982年7月4日從福克蘭群島返回位於蘇格蘭

的法斯蘭(Faslane)的克萊德(Clyde)潛艦基地。注意桅杆頂懸掛一面骷髏旗(Jolly Roger),象徵該艦在海戰中

擊沈敵艦凱旋而歸。征服者號隨後立刻投入一項特種任務,到靠近前蘇聯的巴倫支海竊取一艘蘇聯音響監視船

的拖曳聲納,稱為酒吧女郎行動(Operation Barmaid),直到2012年10月才被人出書公開。

征服者號除役後,兩部潛望鏡被拆下成為樸次茅茲的潛艦博物館展品。攝於2012年11月16日。

征服者號除役後,艦長艙室的內裝成為樸次茅茲的潛艦博物館展品。攝於2012年11月16日。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 勇士級/邱吉爾級核子動力攻擊潛艦

(Valiant class/Churchill class)

承造國/承造廠 英國/

勇士級:Vickers Armstrong, Barrow

邱吉爾級:

S-46、50: Vickers Armstrong, Barrow

S-48:Cammal Laird, Birkenhead

尺寸(m)

長87  寬10.1 浮航吃水8.2

排水量(ton)

浮航4300

潛航4800

動力系統/軸馬力 Rolls-Royce PWR-1壓水式核子反應器*1

蒸汽渦輪*2/15000

Paxman備用柴油機*1

單軸(S46後來用於測試泵噴射推進器)

航速(節)

潛航28 浮航20

續航力 無限制
乘員 勇士級:113

邱吉爾級:106

水面偵測/反制系統

Type-1008平面搜索雷達*1

電子支援系統

水下偵測/反制系統 邱吉爾級:

Type-2001主/被陣列聲納(1970年代末期換成Type-2020主/被動陣列聲納)

Type-2026拖曳陣列聲納(改良時加裝)

射控/作戰系統

艦載武裝

533mm魚雷發射管*6(發射管內6枚,彈艙裝載量18枚,能使用MK-24虎魚魚雷、MK-8魚雷 ,1980年代加裝魚叉反艦飛彈)

備註

勇士級:共2艘

艦名 簽約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S-102 Valiant 1960/8/31 1962/1/21 1962/12/3 1966/7/8 1994/8/12
S-103 Warspite 1962/12/12 1963/10/10 1965/9/25 1967/4/18 1991

邱吉爾級:共3艘

艦名 簽約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S-46 Churchill 1965/10/21 1967/6/30 1968/12/20 1970/7/15 1991/2/28
S-48 Conqueror 1966/8/9 1967/12/5 1969/8/29 1971/11/9 1990/8/2
S-50 Courageous 1967/3/1 1968/6/15 1970/3/7 1971/10/16 1992/4/10

 


 

在1950年代,皇家海軍追隨美國開始發展核能潛艦。英國在1954年於,沃爾(Harwell)成立一個名為HMS Vulcan的核能研究站(Atomic Research Station),與Rolls Royce公司進行合作,並且在1958年於蘇格蘭的丹瑞(Scotland)完成一個陸基的核子動力系統原型。為了加快建立核能潛艦部隊的腳步,皇家海軍第一艘核能潛艦無畏號(HMS Dreadnought S-101)引進了美國飛魚級核能攻擊潛艦的設計以及美製S5W反應器,接下來核能研究站根據陸地模型,開發出皇家海軍的第一代壓水式核能反應器──PWR-1,並成為1960年代 皇家海軍100%自製的第一 批核能潛艦──勇士級(Valiant class)、邱吉爾級(Churchill class)核能攻擊潛艦以及決心級(Resolution class)彈道飛彈潛艦的心臟。

勇士級的尺寸噸位比無畏號更大,浮航排水量增至4300ton,潛航排水量增至4800ton,人員編制也增為116名,艦型則沿用無畏號的鯨型 (whale-shaped hull)。相較於速度至上的無畏號,勇士級更注重降低噪音的措施。PWR-1反應器的功率與無畏號的S5W相仿,大約都是15000馬力。此外,勇士級還裝備一套備用的Paxman柴油發電機組,在反應器因故停機後仍可提供艦上的發電、推進以及重啟反應器所需的動力,或者在關閉吵雜的反應器冷卻水泵的情況下以電力進行靜音航行。與無畏號相同,勇士級同樣配備6具533mm魚雷發射器,魚雷艙可攜帶18件武器,連同管內共可攜帶24件,服役初期配備二戰時代的MK-8無導引魚雷,1970年代加裝馬可尼公司 (Marconi)開發的MK-24虎魚(Tigerfish)電力推進導向反潛魚雷,1980年代又增加了美製UGM-84魚叉反艦飛彈的運用能力。

皇家海軍計畫建造五艘勇士級,不過從三號艦邱吉爾號(HMS Churchill S-46)開始做了不少改良,因此獨立歸類為邱吉爾級。兩艘勇士級(S-102、103)都於維克斯.阿姆斯壯廠(Vickers Armstrong, Barrow)承造,分別在1962年1月22日與1963年12月10日安放龍骨,1966與1967年成軍。在1967年首艦勇士號(HMS Valiant S-102)從新加坡以全程潛航方式返回英國,總共連續在水下航行25天(12000海里),締造皇家海軍潛艦水下持續航行的新紀錄。在1970年, 勇士號在坎特蘭船塢(Chatham Dockyard )進行首度大規模改裝,並於1972年5月12日重回現役,而在1977年又在坎特蘭進行第二次整修,並於1980年回復現役。在1982年,勇士號參與了福克蘭戰爭,在1989年又在蘇格蘭的羅賽船塢(Rosyth Dockyard)進行第三次改裝。在1994年6月勇士號在從美國回航至英國的途中,反應器次級冷卻系統發生問題;由於該艦已經老舊,遂於同年8月24日除役,拆除反應器燃料後停放於達 爾文港的船塢,隨後開放參觀。至於二號艦 戰恨號(HMS Warspite S-103)則服役到1991年除役,之後同樣停放於達文港。

勇士級的改良型──邱吉爾級的建造工作由於皇家海軍優先建造決心級(Resolution class)核能彈道飛彈潛艦,因而耽擱了數年。邱吉爾號是二次大戰後皇家海軍少數直接以人名命名的艦艇,紀念二戰時期帶領英國度過難關、打贏戰爭的首相溫斯頓.邱吉爾( Winston Churchill);值得一提的是,邱吉爾先前在擔任海軍大臣時,堅持英國潛艦需要命名而不是如德國、日本潛艦般僅有編號。相較於勇士級,邱吉爾級的自動化程度較高,人員編制數降至103名,尺寸、噸位、主機、武裝則與勇士級相同。邱吉爾級配備一具Type-1008平面搜索雷達,最初艦首裝備Type-2001主/被動陣列聲納,不過在1970年代末期改良時被Type-2030主/被陣列聲納,同時也加裝Type-2026拖曳陣列聲納。邱吉爾級一開始也配備MK-8魚雷, 隨後又裝備1979年投入服役的MK-24虎魚(Tigerfish)魚雷,1980年代又增加美製魚叉反艦飛彈的使用能力;而邱吉爾號也曾同時裝備美製魚叉反艦飛彈以及美國的MK-48高速反潛魚雷,不過 最後只有魚叉飛彈被 皇家海軍採用。

MK-24虎魚魚雷由馬可尼(Marconi)公司開發,其的尋標器技術來自於英國在1950年代研發失敗、作為技術儲備的PENTANE高速深水主被動聲納線導ICE魚雷計畫,其戰鬥部重200磅(90kg),以最大速度35節 航行時續航力13km,航速24節時續航力29km。最早的MK-24 Mod 0只能用於反潛,最大攻擊深度350m;隨後的MK-24 Mod 1(又稱DP)經過改良,兼具反潛與反艦能力,並可攜帶核子戰鬥部,最大攻擊深度達440m。MK-24 Mod0/1雖然來得及參加福克蘭戰爭,但當時此型魚雷技術仍不成熟,可靠度極差,因此英國潛艦不敢在實戰中實用;之後進一步改良的MK-24 Mod2,才真正解決可靠度問題。在1990年,智利獲得英國授權生產虎魚魚雷,除了智利自用之外,也銷售給巴西與委內瑞拉海軍。虎魚魚雷在皇家海軍服役至2004年2月才除役,被BAE System開發的劍魚(Spearfish)高速線導主/被動歸向魚雷全面取代。

在1981年,邱吉爾級的三號艦勇氣號(HMS Courageous S-50)裝置了美製魚叉反艦飛彈,是皇家海軍第一艘裝備這種武器的潛艦,而征服者號也在1985年換裝魚叉飛彈。 此外,邱吉爾號(HMS Churchill S46)被用來測試英國新開發的泵噴射推進器(pump-jet),包括高速與低速測試;測試結果非常成功,顯示泵噴射推進器效率比螺旋槳推進器高約50%,能在更低的轉速下產生與螺旋槳相同的推進力, 最重要的是提高了推進器產生空蝕效應的航速,整體航行噪音大幅降低;此外,泵噴推進器的加速過程也比較平穩,唯加速度較為遜色 。從快捷級(Swiftsure class)開始,所有英國核能潛艦都配備泵噴射推進器。美國日後也從英國引進泵噴射推進器的技術,從1990年代的海狼級(Sea Wolf class)核能攻擊潛艦開始全面應用。

依照日後皇家海軍潛艦人員披露,邱吉爾級的勇氣號曾裝備若干特殊的先進裝備,咸信是強化在蘇聯水域蒐集情報或進行特種任務的能力;在勇氣號一次機敏任務中,一艘蘇聯水面艦艇懷疑附近有潛艦,朝水中投擲了數枚深水炸彈,勇氣號上的人員聽得一清二楚。

依照在1982年福克蘭戰爭期間擔任快捷級核子攻擊潛艦華麗號(HMS Splendid S106)艦長的Roger Lane Nott透露,在1972年他擔任勇士級的征服者號(HMS Conqueror S-48)艦上的低階導航軍官時,一艘蘇聯潛艦進入蘇格蘭的克萊德(Clyde)水道(就在皇家海軍克萊德潛艦基地出海口上),當時征服者號奉命驅趕這艘蘇聯潛艦,而這艘蘇聯潛艦採取激烈動作,向征服者號直衝而來,雙方曾接近到危險的程度。

 福克蘭戰爭:征服者號擊沈貝爾格拉諾上將號

邱吉爾級核能攻擊潛艦的征服者號(HMS Conqueror S-48),該艦在 福克蘭戰爭中擊沈

阿根廷貝爾格拉諾上將號巡洋艦,因而聲名大噪。

征服者號下水時的畫面。

邱吉爾級之中,最顯赫的莫過於二號艦征服者號(HMS Conqueror S-48),這艘是當時英國核能攻擊潛艦之中,唯一不是由維克斯.阿姆斯壯廠所承造的。1982年3月英阿福克蘭戰爭爆發,4月7日英國宣布全面封鎖福克蘭四周200海里的海空區域,禁止任何機艦進入,並由 皇家海軍擔任海上封鎖行動,並投入六艘潛艦(五艘核能攻擊潛艦、一艘柴電潛艦);在4月上旬左右,三艘英國核能潛艦率先抵達英國宣布的200海里禁止區,分別是征者號與兩艘快捷級的光輝號(HMS Splendid S-112)與斯巴達號(HMS Spartan S-111);其中 ,征服者號負責的區域是福克蘭以南的水域,光輝號與斯巴達號則部署於福克蘭以北的海域 。另外兩艘隨後加入封鎖的核能潛艦則是勇士號與邱吉爾級三號艦勇氣號(HMS Courageous S-50)。

三艘在福克蘭戰爭期間部署在交戰區域的皇家海軍核能攻擊潛艦的艦名牌,由上而下是

的光輝號(HMS Splendid S-112)、征服者號以及勇氣號(HMS Courageous S-50)。

攝於樸次茅茲潛艦博物館。

征服者號的作戰控制室。

開戰之後,阿根廷海軍組成的第79特遣編隊(Task Group 79)隨即出海,在阿根廷周遭海域搜索隨時可能出現的英國特遣艦隊。一開始,TG 79分為四支編隊(TG 79.1與TG 79.2),其中阿根廷海軍唯一一艘航空母艦五月二十五日號(英國二戰時期建造的巨人級航空母艦,滿載排水量將近20000噸,1948年出售給荷蘭,1968年10月再由阿根廷購入)率領TG 79.1,這艘航空母艦是皇家海軍在福克蘭戰爭中最優先的目標之一,與之編隊的包括兩艘飛彈驅逐艦等。在4月26日,阿根廷海軍旗艦──貝爾格拉諾上將號巡洋艦(ARA General Belgrano,原為美國海軍1938年服役的輕巡洋艦鳳凰城號,USS Phoenix CL-46)離開阿根廷Ushuaia 港,與原本編制於TG 79.2的兩艘驅逐艦ARA Piedra Buena與ARA Bouchard(都是美國移交的二手艦艇)以及YPF Puerto Rosale艦隊油船組成TG 79.3,從南方接近福克蘭水域。TG 79.3的主要任務,據說是在阿根廷南方海域進行搜索,監視與英國友好的智利海軍的動作。

在開戰階段,英國已經譯破阿根廷的密碼,得知阿根廷軍隊的調動,加上由亞松森島起飛的巡邏機洋面監視以及美國暗中提供的衛星影像,使英國對阿根廷軍隊調動保持相當高的掌握度。由於TG 79.3編隊曾接近智利到海岸10海里的近距離,肯定會被智利海軍發現,再將其動向轉達給 皇家海軍的遠征司令部,大幅縮小了皇家海軍對阿根廷艦隊的必要搜索範圍。在4月29日,英軍司令部將關於TG 79.3可能位置的電文,傳到在福克蘭南方水域的征服者號(當時TG 79.3在福克蘭群島南方的Burdwood Bank水域);在4月30日下午,征服者號就用艦上配備、當時最機密的2026型低頻托曳陣列聲納,偵測到為TG 79.3加油的油輪Puerto Rosales號,隨後便找到了TG 79.3,並持續保持追蹤,期間透過衛星通訊系統不斷與英國遠征艦隊司令伍華德保持聯繫。

在5月1日,英軍截收並譯破阿根廷海空軍司令Lombardo發給TG79特遣隊指揮官Allara的兩份電文,其中第二份電文在晚間8時7分發出,命令TG79.1的五月二十五號航空母艦利用夜暗迫近英軍艦隊,准備第二天早上發動攻擊。因此,伍華德司令一面命令英國特遣艦隊掉頭拉開距離,一面放寬潛艦部隊的接戰準則,在必要時可逕自攻擊在福克蘭周圍200海里封鎖區以外的阿根廷艦艇。在5月1日夜間,英國航空母艦派遣的海獵鷹戰機發現了TG 79.1編隊的存在 ;考量到位置已經暴露,加上當時海面幾乎處於無風狀態,即便五月二十五日號以全速25節航行,也無法製造足夠的甲板風力讓滿載的A-4Q起飛,所以阿根廷海軍隨即下令TG 79.1撤退。

此時,貝爾格拉諾上將號率領的TG 79.3仍在福克蘭200海里禁止區以外,也接獲折返命令。連續數天來,英國政府與軍方高層對於如何處置TG 79.3編隊爭論不休,因為這支編隊始終保持在福克蘭200海里禁止區之外;如果逕行攻擊,英國擔心將激怒阿根廷,導致戰事擴大。伍華德司令始終堅持對貝爾格拉諾上將號發動攻擊,他認為一旦英國艦隊展開登陸作戰,原先保持在封鎖區外的阿根廷編隊一定會伺機而動,使英國特遣艦隊遭到來自福克蘭與阿根廷艦隊的兩面夾擊。在伍華德將軍的堅持, 由首相瑪格麗特.柴契爾(Margaret Hilda Thatcher)領導的英國戰時內閣終於批准對貝爾格拉諾上將號發動攻擊,並在格林威治時間5月2日13時30分(阿根廷時間凌晨)將開火許可傳達給征服者號。

在格林威治時間5月2日17時30分,征服者號悄悄接近位於絕對禁止進入區以外36海里 、正朝阿根廷港口前去的貝爾格拉諾上將號,進入攻擊發起陣位。由於阿根廷艦隊認為自己保持在英軍封鎖區外,且正朝反方向撤離,因此相當鬆懈,多數人員在睡午覺,也沒有配置監視哨。征服者號在阿根廷方面毫無察覺的情況下,順利佔據了貝爾格拉諾上將號左舷1300公尺的有利陣位,並在 格林威治時間18時57分(福克蘭時間15時57分)朝貝爾格拉諾上將號以扇面角度發射了三枚二戰時代的MK-8無導引魚雷,其中第一枚魚雷從該艦五吋副砲指揮儀下方鑽入艦體左舷主機艙爆炸,第二枚魚雷在四秒鐘後集中艦首主砲塔前方、距離艦首15m處,從該處將艦首 整個削掉。遭受致命打擊的貝爾格拉諾上將號迅速下沈,該艦艦長在當地時間16時24分下令棄艦,該艦大約在被擊中後一小時沈沒。

兩艘伴隨貝爾格拉諾上將號的僚艦並沒有立刻採取任何反擊或救援行動 ,兩艦繼續照原訂航向航行一段時間才注意到貝爾格拉諾上將號失去聯繫,之後兩艦開始盲目地投擲深水炸彈;等到這兩艦意識到貝爾格拉諾上將號出事時,天色已晚且海象變差,更難在海面上找到貝爾格拉諾號的生還者;後世甚至有資料指出發現失去旗艦之後, 這兩艘護航艦艇竟然驚慌失措地一南一北逃跑。結果,貝爾格拉諾上將號的倖存者直到36小時候才獲得救援,1091名官兵之中有770人獲救,321人死亡。

有一枚征服者號發射的魚雷擊中一艘TG 79.3的護航艦艇Bouchard號(該艦人員事後表示曾感覺到震動),但沒有成功引爆,事後檢查發現艦尾有一個凹痕,可能是遭到沒有引爆的魚雷的撞擊。這一枚魚雷可能是征服者號攻擊貝爾格拉諾上將號發射的同一批MK-8魚雷,但也可能是一枚性能不可靠的虎魚魚雷。

 擊沈貝爾格拉諾上將號次日,一架阿根廷海軍的海王式反潛直昇機發現了征服者號,並投擲了一枚美製MK-44型反潛魚雷;征服者號隨即全速前進來擺脫魚雷,充分展現核子動力的優勢,最後這枚採用電池推進、航速與航程都有限的美製魚雷因為電力耗盡而失效。

下沈中的貝爾格拉諾上將號,艦首整個被征服者號發射的MK-8魚雷削去。

貝爾格拉諾上將號翻覆前的瞬間。

征服者號打完福克蘭戰爭、在1982年7月4日返回克萊德潛艦基地時在主桅杆升起的骷髏旗。

收藏於樸次茅茲的潛艦博物館。

征服者號成為史上第一艘朝水面目標開火的核能潛艦,至今也仍然是唯一一艘實際接戰水面目標的核能潛艦。當時為了宣傳,英國一度宣稱這項戰果係由新開發的虎魚導向魚雷所締造 ;雖然當時征服者號上攜帶五枚虎魚Mod1型,於但其造價高昂(當時一枚要價50萬英鎊,阿根廷購買貝爾格拉諾上將號時也只花費一百多萬美元),加上擔心這種新近服役的精密導引武器性能不穩定,所以仍然選擇保險可靠 又便宜的MK-8魚雷。在6月21日福克蘭戰爭接近尾聲時,皇家海軍曾企圖以MK-24 Mod 1魚雷擊沈被阿根廷空軍重創的賈拉罕爵士號(RFA Sir Galahad)登陸艦,結果竟然沒有一枚命中;戰後皇家海軍對虎魚魚雷進行測試,其中三枚脫靶,兩枚命中後未能引爆,足見征服者號選擇MK-8是明智的決定。何況阿根廷反潛能力薄弱,貝爾格拉諾上將號編列從頭到尾都沒有察覺征服者號的存在,征服者號得以好整以暇地接近到1300公尺處從容發射,即便是無導引的MK-8直航魚雷,也已經十拿九穩。

貝爾格拉諾上將號的沈沒瞬間擊垮阿根廷海軍的士氣,因為他們對英國核能潛艦束手無策;阿根廷海軍特遣編隊立刻 返港,從此阿根廷海軍主力再也沒有出港迎戰,皇家海軍靠著核能潛艦無與倫比的威懾能力,僅花費三枚二次大戰時代的MK-8魚雷,便徹底解除了阿根廷海軍帶來的潛在威脅。 根據日後資料顯示,當時另一艘英國核能潛艦(應是光輝號)已經準備好攻擊阿根廷五月二十五日號航空母艦,但由於貝爾格拉諾上將號的編隊是阿根廷海軍聲望最高的共和艦隊,將之擊沈能對阿根廷海軍士氣造成最大破壞,因此英國選擇了攻擊後者。正因為皇家海軍擁有核能攻擊潛艦,能長時間持續在水下高速航行,在阿根廷無法察覺的情況下(阿根廷軍方偵測潛艦的能力極為薄弱)搶在水面遠征艦隊之前抵達福克蘭水域並列殺阿根廷的水面艦;如果英國只有柴電潛艦,就無法在遠征艦隊抵達福克蘭水域前先行就位,搜索與打擊阿根廷水面艦艇的工作就只能交給兵力已經吃緊的英國航母艦載機部隊,不僅更加排擠航母的防空、反潛以及支援登陸等作業,打擊效果比起潛艦也事倍功半。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英國遠征艦隊接近福克蘭水域展開作戰,蘇聯海軍也積極派遣各種兵力包括TU-95RT偵察機、具有電子情報蒐集功能的漁船與商船、水面艦隊甚至(可能)潛艦進入福克蘭水域,密切監視戰爭走向以及刺探皇家海軍遠征艦隊的各種能力與弱點,在戰爭期間大致對英國遠征艦隊的動態保持良好意識。因此在貝爾格拉諾上將號被征服者號擊中後,附近的蘇聯情報漁船Belokamensk號很快就趕來救援。

酒吧女郎行動

福克蘭戰爭結束後,征服者號旋即參與了另一項高度敏感的機密任務;此項任務一直被列為最高機密,直到2012年10月軍事作家Stuart Prebble出版的「征服者號的秘密 :英國最著名潛艦未曾公開的故事」(Secrets of the Conqueror: The Untold Story of Britain's Most Famous Submarine)一書,才將之公諸於世。Stuart Prebble表示他在近30年前就已經得知這項行動,在此事件滿30週年之際,Stuart Prebble曾詢問英國國防部是否可將這項任務公諸於世,英國國防部在8個月之後回應並予以拒絕,不過Stuart Prebble仍決定出版此一著作。

在1970年代末期,蘇聯的潛艦與水聲相關技術明顯進步,除了一些靜音能力顯著提升的核能潛艦(如勝利三級)出現之外,也開始配備先前僅西方國家擁有的拖曳式陣列聲納。為此,美國情報單位迫切希望取得蘇聯的拖曳陣列聲納樣品,研究其性能,並判斷這究竟是蘇聯自行開發,或者透過情報管道從西方國家竊取技術的仿製品。美國軍方請 皇家海軍的潛艦執行這項任務,可能是因為如果由美國海軍潛艦執行,萬一竊取行動被蘇聯察覺,將直接引發美蘇兩強之間的直接衝突。

這項活動在福克蘭戰爭前就已經展開。為了避免蘇聯懷疑,竊取拖曳聲納時,必須使之看來是受外力扯斷,而非遭人為方式破壞;先前征服者號的姊妹艦邱吉爾號潛艦(HMS Churchill S-46)曾試圖以撞擊方式撞斷蘇聯拖曳聲納,結果不僅沒有成功,還讓艦體外殼受損。最後,情報單位決定要在潛艦上安裝特殊設計的鋼鉗來剪斷拖曳陣列聲納。為此,美國通用電機(GE)設計、製造了一對任務所需的大型機械鋼鉗,由電力驅動。 福克蘭戰爭在1982年6月14日結束,之後征服者號返回位於蘇格蘭的克萊德海軍基地(HMNB Clyde),隨即在艦首裝上這對特製機械鋼鉗,並啟航前往巴倫支海執行任務,時間約為1982年8月,代號就酒吧女郎行動(Operation Barmaid)。在這項任務中,征服者號秘密地接近一艘偽裝成民間拖網漁船的蘇聯情報蒐集船(北約稱之為情報輔助船,Auxiliary General Intelligence,AGI),該船懸掛波蘭旗幟;這艘情報船配備長度約兩英里(3200公尺)、直徑三英吋的大型拖曳陣列聲納,類似美國部署在海洋監視船(Ocean Surveillance Ship,AGOS)上的拖曳陣列監視聲納(Surveillance Towed Array Sensor System,SURTASS)。之所以確定這艘船的身份、位置與裝備,顯然是根據美國情報單位的情資。在實際行動之前,征服者號曾在巴倫支海(Barents Sea,與北海相鄰的北極海域,位於北歐半島和俄羅斯以北)與地中海演練這項作業。

為了避免被蘇聯拖曳陣列聲納察覺,征服者號必須在拖曳聲納的盲區內操作,也就是這艘情報船的正下方,受到該船本身推進器噪音的掩護。為此,征服者號必須先下潛,然後小心翼翼地以某個角度上浮上浮,來到情報船正下方的聲納盲區,而這項作業需要最精湛的操船技術與過人的膽識。由於北極海的海水十分漆黑,潛望鏡上的攝影機要到很近的距離才能獲得清晰視訊,因此征服者號只能憑藉慣性導航裝置獲得的本身船位,加上透過情報以及自身聲納監聽到的敵船方位,計算雙方的相對位置與距離。在這項作業中,征服者號成功進入情報船下方、距離該船螺旋槳推進器只有數英尺的距離,稍有不 慎或偏航,潛艦就會與情報船發生碰撞,甚至被情報船的螺旋槳推進器打穿艦殼。最後,征服者號前部的一支鋼鉗終於夾住拖曳聲納纜線;為了使鋼纜看起來像是意外扯斷,鋼鉗設計上是粗暴地將鋼纜「咬斷」,而非整整齊齊地「切斷」。作業期間,征服者號的控制室內高度緊張,艦上人員都預期他們可能很快就會被發現,因此隨時準備逃跑。鋼鉗花了幾秒鐘的時間弄斷聲納陣列纜繩,但感覺上像是花了幾個小時。取得陣列之後,征服者號小心翼翼地下潛,聲納陣列被鋼鉗拽著;等到情報船逐漸遠離後,征服者號才上浮到潛水人員可以作業的安全深度,放出潛水人員將這段陣列整理固定在征服者號艦體側面,以利於航行。征服者號進行這項活動時,很可能是在蘇聯領海內,萬一被發現就會受到海上與空中的聯合擊。隨後征服者號在水下繼續潛航數天,脫離蘇聯勢力範圍後上浮,艦上潛水人員將這段陣列拖到甲板並妥善地綁在艦體上。等征服者號再度回到蘇格蘭的克萊德潛艦基地後,立刻火速將這段拖曳陣列聲納裝運至Prestwick機場,數小時內這段拖曳聲納就已經在前往大西洋彼岸的美國飛機上,由美國情報部門進行分析。據說在此之後一段時間,五角大廈裡的人員一旦私下提到「征服者號」這個名字,都會帶有一些敬畏。

為了保密,征服者號的航行日誌與官方紀錄,在「酒吧女郎行動」前後共六個月時間(涵蓋擊沈貝爾格拉諾上將號)都神秘消失。至於蘇聯是否在當時就察覺這段拖曳聲納被西方國家盜走,目前仍不得而知。

結語

由於日漸老舊、輪機問題、閥門管道氫化等狀況,勇士級與邱吉爾級在1990年代初期陸續除役。邱吉爾號在1991年2月28日除役,之後停放於羅賽,而勇氣號則在1992年4月除役,停放於 普利茅茲(Plymouth)達文波特皇家海軍基地(HMNB Devonport)作為永久紀念艦。

除役後停放在達文波特皇家海軍基地的三艘勇士級/邱吉爾級,左側為戰魂號(HMS Warspite S-103),

居中征服者號(HMS Conqueror S-48),而勇士號(HMS Valiant S-102)則停放在右側

(只能看到帆罩頂部一小塊)。 此時征服者號的潛望鏡、艦長室等已經移至樸次茅茲的

潛艦博物館展出。

征服者號的搜索潛望鏡(左)與攻擊潛望鏡(右),是樸次茅茲潛艦博物館展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