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45勇敢級飛彈驅逐艦(2)

在格拉斯哥的斯高頓(Scotstoun)廠區中建造的Type 45首艦勇敢號

(上與下四張)Type 45首艦勇敢號(HMS Daring D32)在2006年2月1日在斯高頓廠區下水後的畫面。

勇敢號下水之後暫時被拖船沿著克萊德河拖至喬治五世船塢(King George V dock)停放,之後拖回斯高登廠的碼頭。

在斯高登廠區埃爾德斯利(Elderslie)一號船塢(dock 1)進行艤裝的勇敢號,攝於2016年6月24日。

Type 45二號艦不屈號(HMS Dauntless D33)在高文(Govan)廠區建造的畫面,攝於2016年6月24日。

此時艦尾A分段與包含直昇機庫的 B分段已經合攏,前方準備合攏的是包含主機的C分段。

除了首艦勇敢號在斯高頓廠區總裝下水之外,後續五艘都改在高文廠總裝下水。

在VT集團朴次茅茲廠建造中的Type 45二號艦不屈號(D33)前部分段(E與F段)以及桅杆,建造完成後水運至

蘇格蘭格拉斯哥的高文廠進行總裝。 

在斯高頓廠區艤裝中的不屈號(左),攝於2007年2月16日。右邊兩艘是當時汶萊向英國BAE船廠訂購的F2000納哈達羅根級

(Nakhoda Ragam class)巡防艦,這批巡防艦雖然已經完工,但汶萊因各種理由拒絕接收,直到2012年才由印尼接手。

一艘在高文船台上的Type 45,艦體六大分段(A~F)都已經合攏,桅杆、煙囪等上部構造還沒安裝。 

Type 45五號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的艦首(右)由駁船從樸次茅茲運抵高文廠;左側在船台上艦造的

四號艦龍號(HMS Dragon D35)。此照片攝於2008年7月5日。

Type 45四號艦龍號(HMS Dragon D35)在高文廠區下水前夕的畫面。艦首聲納在下水時尚未安裝。 

由於高文廠的船台是露天的,沒有高度限制,因此上部的桅杆、煙囪等在下水前都先安裝完畢。 

三艘正在蘇格蘭斯高頓廠區艤裝中的Type 45,攝於2008年。

Type 45五號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於2009年在高文(Govan)廠區下水前夕的畫面。 

正在高文廠建造中第六艘Type 45驅逐艦鄧肯號(HMS Dancun D37),艦體六大分段(A~F)都已經合攏

,桅杆、煙囪等上部構造還沒安裝。 

Type 45六號艦鄧肯號(HMS Duncan D37)於2010年10月11日在高文廠下水的畫面。 

兩艘Type45驅逐艦並排航行,前方為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 

(上與下二張)勇敢號前部船艛與桅杆。攝於2011年7月23日樸次茅茲歷史船塢。

停在樸次茅茲軍港的Type 45鑽石號(HMS Diamond D34)。後方是Type 42飛彈驅逐艦約克號(HMS York D98)。

畫面背景山丘上可以看到海事整合與支援中心(MISC),裝有Type 45飛彈驅逐艦的模擬上層結構與全部

雷達、作戰系統,用於研發和測試。攝於2012年4月4日樸次茅茲。

(上與下二張) 在2014年5月8日,一支俄羅斯海軍編隊通過英吉利海峽,皇家海軍派遣Type 45驅逐艦龍號前往監視。

上圖為龍號與俄羅斯庫茲涅索夫海軍上將號(Admiral Kuznetsov)航空母艦並航,下 二張圖是龍號伴隨

俄羅斯基洛夫級(Kirov class)飛彈巡洋艦彼得大帝號(Pyotr Velikiy,099)



Type 42飛彈驅逐艦愛丁堡號(HMS Edinburgh  D-97,左)通過克萊德河(River Clyde)的造船廠區,

廠區內停放著Type 45首艦勇敢號(HMS Daring D32)與二號艦不屈號(HMS Dauntless D33)。

2015年12月中旬,皇家海軍Type 45飛彈驅逐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在印度洋與

法國海軍戴高樂號(Charles de Gaulle R91)航空母艦會合,聯手進行打擊敘利亞境內ISIS恐怖組織的活動。

(上與下三張)在2016年4月28日,部署在中東水域的Type 45驅逐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護送冠

達郵輪公司的瑪麗皇后二號(RMS Queen Mary 2)豪華郵輪通過阿曼附近的中東水域。

在2016年11月下旬,Type 45驅逐艦勇敢號與日本海自秋月級驅逐艦涼月號(D117)在亞丁灣

進行聯合操演的畫面。

Type 45鑽石號在2017年9月從樸次茅茲出發展開部署,背景是剛剛首次抵達樸次茅茲、仍在試航階段的新造

伊莉莎白女王號(HMS Queen Elizabeth R09)航空母艦。

(上與下)Type 45的龍號在2017年11月2日完成例行的武器測試返回進入樸次茅茲港。

在樸次茅茲海軍基地上港區彈藥設施(Upper Harbour Ammunitioning Facility,UHAF)進行彈藥裝卸的龍號(D35)。

新聞媒體在2017年12月下旬刊登的一張照片,六艘Type 45全部停在樸次茅茲軍港維修。此時皇家海軍由於經費不足、

人力短缺,導致艦隊妥善狀況極差;在2017年底,甚至出現沒有任何一艘水面第一線主戰艦艇

(含大型兩棲艦、六艘Type 45驅逐艦與13艘Type 23巡防艦)部署在海外的情況,前所未見。

(上與下)在2018年12月上旬,Type 45的龍號與印度Project 15A飛彈驅逐艦加爾各達號(INS Kolkata D63)

在印度洋果阿外海進行康坎聯合演習(Exercise KonKan)。

在2019年3月底,兩艘Type 45驅逐艦龍號(HMS Dragon D35,前)與鄧肯號(HMS Dunca D37)在地中海編隊航行。

此時,鄧肯號剛剛抵達地中海區域接替龍號的勤務,而龍號則結束這一輪部署準備返回樸次茅茲。

(上與下)在2019年4月24日,Type 45飛彈驅逐艦鄧肯號(D37)與美國海軍約翰.史坦尼茲號航空母艦

(USS John C. Stennis CVN-74)的打擊群在地中海進行聯合演習。

與美國海軍約翰.史坦尼茲號航空母艦打擊群一同編隊的鄧肯號。由前而後是鄧肯號、美國海軍柏克級飛彈驅逐艦班橋號

(USS Bainbridge DDG-96)與一艘提康德羅加級飛彈巡洋艦。

2019年8月下旬,Type 45飛彈驅逐艦鄧肯號(D37,前)與Type 23巡防艦蒙特羅斯號(HMS Montrose F236)

一同在波斯灣霍姆斯(Hormuz)海峽為英國商船護航。2019年6月數艘油輪在波斯灣阿曼灣遇襲一帶遇襲,

2019年7月4日直布羅陀當局扣留伊朗格瑞斯一號(MV Grace 1)油輪,以及隨後7月21日伊朗革命衛隊在波斯灣

扣押英國史丹納帝國號(MV Stena Impero),使得波斯灣情勢面臨緊張,英國因而加大在波斯灣

巡邏護航的力度,開始同時派遣一艘Type 45驅逐艦和一艘Type 23巡防艦執行護航任務。

──by captain Picard

 


回上頁

 

 

建造工作 

依照英國國防部的規劃,首艘Type-45的建造工作分配如下:BAE System位於克來德的廠區──包含斯高頓Scotstoun,原Yarrow)以及高文(Govan)──建造A分段(艦尾到直昇機庫邊緣,內部包含 傳動軸與操舵系統)以及D分段(包含艦橋部位與作戰室(Operation Room)),BAE System的Barrow-in-Furness廠區負責最大的艦體中部B、C分段(包含主機艙);次承包商VT集團分配到艦首F分段、艦體前部的E船 段(包含垂直發射器)、煙囪、所有的桅杆以及上面雷達系統的整合工作,由VT樸次茅茲(Portsmouth)廠區負責;所有的分段最後運至斯高頓的設施 進行總裝並下水。此外,高文船廠負責供應Type-45所需的所有船材鋼板,位於斯高頓廠區的設計中心(Design Centre)負責支援整個建造工作的流程。依照一開始的規劃,從第二艘起的Type-45會轉移到BSE System位於Barrow-in-Furness的達文夏爾大型船塢(Devonshire Dock Hall)進行總裝,這是因為原本位於斯高頓廠的設施能量有限,需要大幅擴充才能建造體型如Type-45的大型船艦。

然而在2003年1月21日,BAE System宣布英國國防部決定所有的Type-45建造總裝工作仍然斯高頓與高文廠區進行(英國國防部隨後在3月予以證實),這是因為當時Barrow -in-Furness廠區正為首艘機敏級(Astute class)核能攻擊潛艦的建造工作忙得焦頭爛額,種種因素使進度大幅落後,達文夏爾大型船塢自然排不出時程兼顧Type-45的建造。考慮到 Barrow-in-Furness沒有餘力兼顧Type-45的建造工作,BAE System遂將其所有的Type-45建造工作集中在克來德的高文與斯高頓廠。經過調整之後,原本給Barrow-in-Furness廠區負責的 B/C分段重新分配给斯高頓廠區,而斯高頓廠另外負責D分段,A分段則交給高文廠;而VT的工作範圍則沒有改變,包括艦體前部的E、F分段以及煙囪、桅杆 等上部構造。

在建造Type-45首艦勇敢號時,由斯高頓廠作為總裝廠;A分段在高文廠完工後,移至斯高頓廠與該廠的B、C、D分段結合(主機艙與WR-21燃氣渦輪已經安裝妥當),而VT樸次茅茲廠建造的E/F分段也送至斯高頓廠, 總裝完成後下水並拖至斯高頓廠的乾塢,安裝由VT樸次茅茲廠負責的桅杆與煙囪,最後將電子裝備(含Sampson相位陣列雷達、S1850M長程搜索雷達)、艦首聲納、推進器與武器裝備安裝完畢。 而Type-45後續各艦(2至6號艦)則改在高文廠進行總裝並下水,由於該廠的船台是露天的(斯高頓廠的船台在室內),沒有高度限制,桅杆與煙囪在下水之前就安裝完畢。

(上與下)Type-45首艦勇敢號在斯高頓廠完成總裝下水,桅杆、煙囪等上部結構是在

下水後於斯高頓廠的乾塢進行安裝。

(上與下)Type-45二號艦不屈號(HMS Dauntless D33)的艦尾分段(A分段)。 

(上與下)不屈號後部的B分段(含直昇機庫、小艇艙等)

(上與下)不屈號的C分段。B、C分段包含主機、推進系統、穩定鰭等主要機械,

是最大最重的分段

不屈號的C分段,攝於2006年6月24日。

不屈號的幾個分段,右為包含艦橋、作戰室(Operation Room)的D分段,左側背景是C分段。

高文廠船台上的不屈號的,從艦尾到艦橋的A、B、C、D分段已經合攏。

不屈號的艦首E、F分段由VT船廠位於樸次茅茲的廠區建造,完成後由水路運至蘇格蘭克萊德河

的高文廠區總裝。

不屈號的艦首E、F分段(在海運前已經在VT廠合攏)已經送上高文廠的移動台車。

背景是船台上已經合攏的A、B、C、D分段。

不屈號的主桅杆等上部構造在VT船廠樸次茅茲廠區建造完成後,由水運運往蘇格蘭的高文廠。

不屈號吊裝主桅杆的畫面。 

不屈號艦底的艉軸支架,此時正準備安裝大軸。

不屈號正安裝大軸。注意大軸分成數段,就位後將各段接合。

不屈號正安裝MFS-7000中頻主/被動聲納的音鼓。安裝聲納音鼓是從船台下水之後

移到乾塢艤裝時進行。

不屈號正在吊裝Sampson相位陣列雷達。

一艘Type 45的前部分段,右邊從是從艦首到艦橋的F、E、D分段,左側為包含主機、穩定鰭的C分段。

Type 45五號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的艦首段在BVT水面船艦(BVT Surface Fleet Ltd)

樸次茅茲廠區(原屬VT船廠)裝載於駁船上的畫面,準備運往高文廠。攝於2008年7月5日。

在高文廠建造中的Type 45五號艦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此時包含垂直發射器的E分段以及包含艦橋、

作戰室(Operation Room)的D分段已經合攏。

Type-45最後一艘艦鄧肯號(HMS Duncan D37)在高文廠下水的畫面。除了首艦之外,後續五艘

同型艦都改在高文廠總裝下水。

四至六號艦方面,在2002年2月18日,英國國防部正式將先前給BAE System的Type-45驅逐艦訂單擴充為包含第二批三艘,總數達到六艘;然而,此次合約擴充只包含艦體載台,許多細節未定,而之後英國國防部為了節 省預算,一度有意推遲四至六號艦的建造工作。原本四至六號艦的系統整合與相關合約應該在2005年底全數定案,然而實際上船廠開始建造第四(HMS Dragon D-35)與五號艦(HMS Defender D-36)的艦體時,許多系統裝備的合約都懸而未決。直到2007年8月,經過18個月的折衝與協商之後,所有子系統與整合工作的合約才簽署完畢。與首批 三艘相較,第四至六號Type-45雖然基本設計與裝備沒有更動,細部設計仍有10項左右的調整。

樸次茅茲海軍基地的船艦裝卸彈藥時,會在上港區彈藥設施(Upper Harbour Ammunitioning Facility,UHAF)

進行作業。上圖是在UHAF裝卸的勇敢號(D32),下圖是龍號(D35)

(上與下)在UHAF設施裝填海毒蛇(即Aster)防空飛彈的鑽石號(D34)。

計畫期程與數量刪減

Type -45的建造、服役期程不斷延後 。依照2001年中的計畫,Type-45的細部設計工作應在2002年12月完成,首艦勇敢號在2003年1月切割第一塊鋼板開始建造,2004年10 月下水。然而到了2002年11月,英國國防部證實在主承包商與船廠分配工作的階段已經出現延誤,雖然主合約允許六個月的空窗期,但審查報告指出計畫延誤 的可能性極高。在2003年3月28日 ,首艦勇敢號才切割第一塊鋼板開工建造,2003年8月11日在BAE斯高頓廠區展開主要分段的建造工作;此階段下水期程已經延後到2005年9月,然而 建造工作中又發生問題導致進度進一步落後,2006年2月1日才下水 。依照2004年11月的規劃,勇敢號預計應在2007年11月成軍,但BAE早在2004年1月就表示該艦至少在2008之前都無法交艦 (防空系統關鍵的Sampson雷達也在2008年8月因許多技術問題而進行計畫重整,據信是Type-45進度延後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且Type- 45第一批的交艦時程 平均會延後12至18個月;隨後,英國國防部與BAE同意將勇敢號的交付時程延後到2009年5月,比原訂延期18個月。在2006年度,由於勇敢級的核 心裝備──Sampson相位陣列雷達在勇敢號公試的對空威脅分析課目中,顯示還需要花費更多時間進行評估,導致勇敢號成軍的期程又從預定的2009年5 月延後到該年底 。

最 初勇敢級預計建造12艘,總共分 三批 ,第一批從原本的三艘擴充為六艘(實際上四到六號艦的建造合約到2005年以後才完全確定),第二批與第三批各三艘。依照原訂計畫,英國國防部應在 2003年底與承包商進行第二批三艘Type-45(7至9號艦)展開相關協商作業;然而此時英國國防部已經出現減少訂購Type-45的跡象,例如 2003年國防部發佈的年度裝備計畫(Equipment Plan 2003,EP03)就不包含第三批Type-45(10至12號艦)。直到2004年1月,BAE System仍對建造10艘Type-45抱持希望;然而 皇家海軍經費持續縮減 ,2003年之後每年又要耗費鉅資維持駐伊英軍,加上籌建中的兩艘CVF航空母艦所費不貲,故英國國防部在2004年中的軍備整編計畫中決定裁減艦隊規模 來節省開支, 包括將驅逐艦/巡防艦隊的規模由原本的31艘縮至25艘,勇敢級也受到波及,產量由原先12艘降至8艘 ,後續的陸攻能力強化計畫也被擱置;在當時,英國國防部就有意暫緩Type-45四至六號艦的建造,而是否建造第七、八號艦仍未確定。在2005年6月, BAE Type-45主合約辦公事(Prime Contractor Office,PCO)提交Type-45四至六號艦的報價建議,同時也附帶提出第七、第八艘Type-45的報價;當時BAE Sysetm希望在2005年底獲得第七、第八艘Type-45的合約,然而英國國防部似乎認為價格太貴而沒有動作。雖然英國國防部在2005年12月發 布的「國防工業戰略」指出,以長期維持英國造艦能量的觀點,英國必須每年建造一艘主力水面艦艇,每兩年建造一艘核能潛艦,然而這只能極盡諷刺地對照同時期 皇家海軍一再推遲或刪減的艦體/潛艦建造計畫。 更糟的是,在2005年底,英國國防部首度提出「至多建造八艘Type-45」的說法,另一方面意味著第三批兩艘最後有可能遭到取消。到2006年,英國 相關業界已經非常懷疑英國政府是否會訂購第七與第八艘Type-45。

由於駐伊英軍繼續吞吃大筆軍費,英國國防部在2006年底又宣布新一波的艦隊裁減計畫,除了前述六艘提前除役的驅逐艦/巡防艦外,還包括將兩艘輔助艦艇除役, 當時就考慮把單艦成本已經漲到10億英鎊的勇敢級進一步砍至6艘。皇家海軍希望這些裁減措施能在2007年節省2.5億英鎊,並於2008年節省1億英鎊。在2007年7月25日兩艘CVF航空母艦簽署發展與建造合約之際,當時消息也指出勇敢級的數量可望維持在八艘 (依照當時規劃,應在2013年左右服役) ;然而在2007年12月初,英國為了因應未來在阿富汗與伊拉克的龐大駐軍開支,又打算在未來十年內大砍150億英鎊左右的軍費,海軍方面不僅考慮將Type-45數量降至6艘,更考慮將機敏級核能攻擊潛艦由原本的8艘打對折砍至4艘。

在2008年6月7日,英國政府正式確認取消第三批兩艘勇敢級的建造 (實際上相關消息已經在2008年春季透露),使Type-45的總數確定停在六艘;稍早,英國政府正式確認會執行兩艘CVF航空母艦的建造 ,隨後也宣布將經費投注於不容再拖的Type-22/23巡防艦替代計畫(即FSC未來水面作戰艦艇計畫),因此刪減後續勇敢級具有「棄車保帥」的意味,在預算持續緊縮之際仍能確保CVF與FSC等必要項目的 執行。

成本上揚

依照1999年英國國防採購局(DPA)的估算,希望Type-45首製艦以外後續11艘的平均成本控制在每艘2.7億英鎊(這個數字應該不含PAAMS 防空系統)。依照2001年11月英國國家審計署(National Audit Office,NAO)的報告,估計12艘Type-45的總經費達80.87億英鎊(超支10%的上限為88.55億英鎊),這包含PAAMS的全工程 發展與初期生產(FSED/IP)合約、測試評估階段費用,以及28億英鎊的PAAMS總採購費用;而支付經費的高峰估計在2007至2008年和 2008至2009年。依照這個數字,平均每艘Type-45的成本為6.75億英鎊。

依照2001年4月英國國防部的報告,認為建造六艘Type-45的總花費為55.65億英鎊;而在2001年7月10日,英國國防部宣稱前六艘Type -45的造價為43億英鎊(應不含PAAMS的研發與初期生產經費),測試評估階段則需要2.42億英鎊。依照國家審計署(NAO)的報告,PAAMS的 全工程發展以及購置Type-45所需的PAAMS裝備/飛彈的總費用為1.02億英鎊。而在2002年2月,估計六艘ype-45的建造艦體費用為20 億英鎊。至於首製艦以後第二到第六艘Type-45的建造總費用(不含PAAMS的研發經費)估計為16.2億英鎊。而BAE System還估算,後續6至12號艦不含PAAMS裝備的平均建造成本為每艘3.86億英鎊,包含PAAMS之後則為每艘5.48億英鎊。

依照2002年英國審計署(NAO)的主要計畫報告(Major Projects Report 2002),前六艘Type-45的總成本為43億英鎊,而再增購後續六艘之後總成本會加到90億英鎊,平均每艘造價6.327億英鎊,不過這個數字不包 含非經常性支出(non-recurring expenditure)或間接成本(indirect resource expenditure)。在2002年,Type-45每年運行的經費預估為1800萬英鎊(不包含維修)。依照2004年1月英國審計署,的國防部主 要計畫報告(Major Projects Report 2003),現階段估計六艘Type-45的成本為55.46億英鎊,每艘平均成本為5.527億英鎊。在2004年11月審計署的2004年國防部主要 計畫報告中指出,前六艘Type-45整體支出已經增加9.23億英鎊,不過由於一些減少採購的作為而又節省7.68億英鎊,此時每艘Type-45的單 位成本為5.767億英鎊。在2005年12月審計署公布的2005年國防計畫報告中,六艘Type-45的成本估計上漲到5.896億英鎊,每艘單位成 本為5.616億英鎊;審計署並建議降低一些性能規格,以控制Type-45價格上揚的趨勢。到2006年8月,BAE內部資料指出希望Type-45後 續五艘的建造工作能比首艦減少30%的人力工時成本。在2006年11月審計署的國防部主要計畫報告指出,六艘Type-45的整體成本已經上漲到 61.1億英鎊,這可能是因為BAE提交了四至六號艦的建造成本。

為了因應延後成軍造成的研發/測試上揚,英國國防部在2006年追加了3億1000萬美元的預算 ,然而根據英國政府監察審計單位表示,Type-45在2007年的支出經費比2007年3月底預定的額度超支了3.54億英鎊(7.3億美元),是此年 度英國國家審計委員會審查的20個軍備案裡超支最嚴重者。與2000年7月主要項目審查的預算與進度相較,Type-45至2007年底已經超支9.89 億英鎊(20.39億美元),進度落後約三年。在2009年初,六艘勇敢級的總預算已經從原本的55.6億英鎊,大幅上漲到將近65億英鎊。 依照2013年1月英國政府審計署的報告,整個Type 45的研發經費達55億英磅。

在2009年下議院國防委員會(the Commons Defence Committee)公開的報告表示,Type 45驅逐艦計畫太過樂觀並低估了技術挑戰,加上相關的商業規劃失當,使其成本不斷增加。

 

Type-45的衍生案(未成)

由上而下:Type-45標準型、Type-45加長陸攻版、Type-45縮小巡防艦版。

至2002年底,BAE已經因應 皇家海軍本身或外銷需求,提出幾種Type-45的衍生型,簡介如下:

1.Type -45陸攻版:此為因應 皇家海軍未來水面作戰艦艇(FSC)而提出的方案,為FSC數種候選構型中最保守的設計,沿用Type-45的艦體基本設計再予以拉長,加大飛行甲板與機 庫以強化航空器操作能力,換裝一門MK-45 Mod4 5吋62倍徑陸攻艦砲(另一說是換裝155mm陸攻艦炮,但成本就會提高),VLS容量擴充至64管,裝填美製戰斧或歐製SCALP對地巡航飛彈(前者可 能性最大);此外,擴大的艦內容積也用來增加特戰部隊的容納空間,而指管通情機能也有所強化,能作為特遣艦隊的旗艦。為了因應艦體尺寸噸位的增加,陸攻版 Type-45可能會換裝更強力的動力系統,由兩具MT30 Rolls Royce燃氣渦輪為核心的全電力整合推進系統或許是不錯的選擇。由於陸攻型艦艇僅需點防禦自衛能力,所以陸攻版Type-45將取消原有的 Sampson高性能相位陣列雷達、S-1850M長程電子掃瞄防空雷達以及Aster-30區域防空飛彈,改採有效距離較短、重量成本較低的多功能相位 陣列雷達(如ARABEL或Sampson的簡化版Spectar等)以及Aster-15短程防空飛彈;此外,配備較高檔的Type-2087主/被動 拖曳陣列聲納以強化反潛能力。相較於原本Type-45,此種陸攻版Type-45還將擁有多種改良,包括配備UAV無人遙控飛行載具、引進「SMART ship」概念來降低人力需求、降低壽命週期成本等。在2004年11月FSC遭英國國防部取消之際,英國提出了幾種替代方案,而Type-45陸攻版也 是 其中的選項。

2.Type -45通用/反潛巡防艦版:此乃因應英國國防部過渡巡防艦(Interim Frigate Capability)需求而提出的設計,希望設計一種用來取代現役Type-23的中小型巡防艦,作為現役Type-23延壽/改良之外的另一項選擇。 之所以名為「過渡」是因為相對於緩不濟急的FSC計畫,所以此種新巡防艦勢必得具有設計成熟、成本較低、獲得時程快等特性。Type-45巡防艦版的基本 設計與原版類似,但艦體規模縮小,VLS容量也予以縮減。由於並非擔任區域防空任務,Type-45巡防艦版不具備原本的PAAMS防空系統,取消了高檔 的Sampson雷達、S-1850M雷達與Aster-30區域防空飛彈;不過,應該還是擁有輕型相位陣列雷達與Aster-15組合成的SAAM近程 防空自衛系統,使之具備充足的反飛彈自衛能力。基於反潛任務需求,Type-45巡防艦版配備完整的整合反潛作戰系統,包括低頻艦首主/被動聲納、 Type-2087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等裝備;此外,也降低艦上產生的噪訊。BAE最初打算以此種Type-45巡防艦版為基礎,發展一種更先進、匿蹤 能力更佳的中小型艦艇,作為FSC的可能選項。

 

陸攻強化計畫(未成)

皇 家海軍曾 在2000年代初期為Type-45提出陸攻強化計畫,應用於後續批次的Type-45(最早可能從第四艘開始);最初的提案為未來海軍火砲系統 (Future Naval Gun,FNG),使用全新開發的155mm 52倍徑砲身以及新砲塔/彈艙系統,使用北約標準155mm砲彈以及既有的陸軍155mm榴彈砲增程導向砲彈技術,相關概念研究從2002年左右展開。然 而,由於新開發155mm 52倍徑艦砲的成本相當高昂,其彈艙體積也不小,而當時英國有意利用Type-45預留的16管垂直發射器的空間來裝填陸攻巡航飛彈(見下文), 不太可能修改設計來配置一個比現役MK-8更佔體積的火砲系統,因此這個計畫在2004年中尋左右遭到擱置。2003年開始,美國聯合防衛(United Defense,2005年6月被BAE購併)就打算以該公司MK-45 Mod4 5吋(127mm) 64倍徑火砲配合EX-171增程彈藥(ERGM)來競爭Type-45的陸攻武器系統。不過在2004年11月,英國第一海相(first Sea Lord)West上將表示,前六艘Type-45都會採用現行的MK-8 Mod1 4.5吋艦砲,因為當時考量的所有陸攻武器都過於昂貴;然而,West上將也證實英國國防部正在審查BAE System的一個新提案,以現有的MK-8 Mod1砲塔結合陸軍AS-90自走砲的155mm 39倍徑砲身(砲口初速827m/s),稱為第三代海上火力支援系統(Third generation Maritime Fire Support,TMF,詳見MK-8艦砲一文)。在2007年,英國國防部與BAE System達成TMF的概念研究合約,從2008年2月底進入 研發的第二階段,主要目標是深入研究第一階段所規劃的輸彈系統的具體技術細節和風險,耗資70萬英鎊 。在2008年8月,BAE System宣布獲得英國國防部一紙價值400萬英鎊(約755萬美元)的合約,用來製造一座155mm原型艦砲(使用MK-8 Mod1的砲塔),並從2009年 起展開一系列陸地試射。然而在2010年10月19日英國政府公布的國防戰略審查決議 (Strategic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SDSR)的裁軍之中,TMF由於預算刪減而遭到取消。

除了陸攻艦砲之外,英國原本計畫強化最後一批(9至12號艦)Type-45的飛彈攜行量以攜帶陸攻飛彈,第一種方案是以64管MK-41垂直發射器取代原有的48管Sylver A-50;其次則是保留原有48管Sylver A-50,另外找空間安裝兩組八聯裝MK-41或Sylver A-70垂直發射器以使用對地攻擊武器。然而,根據BAE System的內部評估,以Type-45的原始設計,很難騰出空間同時安裝MK-45 Mod4 五吋62倍徑艦砲以及16管額外的MK-41垂直發射器。隨著Type-45減產至八艘,陸攻能力提升方案曾打算改在第二批Type-45(六至八號艦)上執行。 事實上,皇家海軍本來就比較希望在Type-45上安裝MK-41垂直發射系統,而不是Sylver,這是因為皇家海軍向美國購買戰斧Block 4巡航飛彈,也對SM-3反彈道飛彈產生興趣,這些只有MK-41才能相容;而Sylver A-50垂直發射器只能裝填Aster-15/30飛彈(能裝填陸攻武器的Sylver A-70 VLS最快也不會早於2008年發展完成),這對需要多種功能與對地投射火力的皇家海軍而言實在是缺乏彈性;因此1998年PAAMS系統決定採用Sylver A-50垂直發射器曾導致皇家海軍相當不滿。MK-41雖然比Sylver更重也更昂貴,但佔用面積較小,勇敢級裝載48管Sylver A-50的空間足以容納64管MK-41,而且能裝填幾乎所有的美製飛彈如標準、海麻雀、VLA反潛火箭以及戰斧巡航飛彈等 。英國已經向美國購買了戰斧飛彈 (1995年購買第一批65枚戰斧Block 3,2004年購買64枚戰斧Block 4),並已經配備於英國的核能攻擊潛艦上,皇家海軍自然也希望戰釜Block 4能納入Type-45的陸攻提升方案中;而法國、英國近年合作研發的風暴之影陸攻巡航飛彈的海軍版(SCALP-NAVAL)也是Type-45陸攻能力提升方案的選項,不過在美國老牌戰斧飛彈的強勢擠壓下,前景仍有待觀察。

為 了配合在2010年建立「全球艦隊」的願景, 皇家海軍希望前兩批六艘Type-45都能在2009年之前開工,並在2006年8月初宣布第二批Type-45級(四至六號艦)將實施 部分前述的升級項目,以提升Type-45的多用途能力,特別是陸攻能力的強化;這顯示勇敢級飛彈驅逐艦勢必會在英國這支「全球艦隊」中,扮演吃重的要 角。在這此一改良計畫裡,第二批Type-45將換裝陸攻能力更強的艦砲(型號尚未確定),並以美製MK-41垂直發射系統取代目前的Sylver A-50,而發射管數量是否增加則還不得而知。然而,由於預算刪減,這個構想再度無疾而終,第四至第六艘勇敢級並未進行任何更動。而皇家海軍在2010年 迎來的不僅不是「全球艦隊」,反而是財政赤字之下的國防預算大刪減, 皇家海軍在這波裁軍之中失去皇家方舟號(HMS Royal Arc R-07)航空母艦以及所有的GR.9獵鷹STOVL戰機,皇家海軍艦載固定翼作戰飛機的能量就此中斷。

反彈道飛彈能力開發

早在1998年,英國國防部就提出英國彈道飛彈防禦(British Ballistic Missile Defence)的政策提出戰略審查報告(Strategic Defence Review),當時計畫還處於「靜觀其變」的狀態,各項考量都還有待研究。隨著美國聯合一些歐洲盟邦開始發展甚至部署反彈道飛彈系統,英國開始感覺到有 被孤立的風險,於是開始加快相關的研究進度。由於當時英國沒有陸基反彈道飛彈系統的現成選擇,因此在Type-45驅逐艦上部署反彈道飛彈就是一個理所當 然的考量。在2000年5月,英國國防部發言人表示Type-45將納入反彈道飛彈能力,不過這項聲明並沒有出現在同時期任何正式的官方文件中。Type -45的原始設計就足以容納長度大於Aster-30的飛彈,而當時英國與法國都有意從Aster防空飛彈系列衍生出反彈道飛彈。法國為Aster-30 發展反彈道飛彈能力分為兩個階段,分別為Block 1與Block 2,其中Block 1只是以現有Aster-30彈體與硬體為基礎,透過軟體改良使之能攔截600km級的短程彈道飛彈;而改稱為Aster-45的Block 2則換裝更強大的火箭助推器以及動能撞擊戰鬥部。無論Aster-30 Block 1與Block 2都是陸基的計畫,而英國有意以Aster-30 Block 2的技術為基礎發展供Type-45使用的反彈道飛彈,稱為Aster-30 Block 3。

然而,Aster-45的發展工作在2002年才展開,不僅獲得期程比SM-3慢許多,成本、風險也高得多(事實上,由於財政困難,Aster-45約到 2005年中旬就沒有具體開發時間表);即便發展完成,Aster-45也只能在彈道飛彈落下階段實施攔截,相當於美國的SM-2 Block 4A NAD系統,而不及SM-3。因此皇家海軍一直有希望能獲得SM-3的呼聲。然而,由於勇敢級的核心系統就是包含Aster防空飛彈在內的PAAMS防空 系統,整體系統設計都是圍繞PAAMS,而Aster無法相容於MK-41垂直發射系 統。如果 打算在勇敢級上配備美製標準SM-3,意味核心的作戰與射控系統必須做大幅度更動,而Sampson與S-1805M雷達組合也要進行相對應的升級修改來 增加偵測彈道飛彈的能力 ;此外,也需要加裝額外的MK-41垂直發射單元來容納標準SM-3飛彈,因為標準系列與Sylver垂直發射器並不相容。

1.TSAT/TECC項目

在2010年代,美國彈道飛彈防禦局(Missile Defense Agency,MDA)與英國飛彈防禦中心(Missile Defense Centre,MDC,主要是Chief Scientific Adviser's S&T執行的計畫,2003年成立)一直合作開發Type 45反彈道飛彈潛力。

在2013年初,MDC宣布一個研究計畫,並派遣皇家海軍Type-45型驅逐艦參與,由美國MDA與英國MDC一同驗證Sampson雷達偵測與追蹤彈道飛彈的實際能力 ,稱為Type45驅逐艦技術項目(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ogramme,TSAT) ,合約價值1000萬英鎊,這是MDA的戰區彈道飛彈防禦(Theatre Ballistic Missile Defence,TBMD)的一環; 在2013年9月,TSAT項目進行第一號飛行測試(Flight Test Operational-01,FTO-01),在美軍位於馬紹爾群島( Marshall Islands)的雷根測試場(Reagan Test Site )進行,期間勇敢號的Sampson多功能雷達成功探測與追蹤兩枚模擬中程彈道飛彈的目標 ,而戰鬥管理系統則根據雷達提供的追蹤資料即時計算出發射位置以及預測落點。

TSAT成功之後,英國國防部研發委員會(Mo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Board) 在2013年11月批准後續的Type 45的並行與連續發展計畫(Experiment Concurrency and Cueing,TECC)。TECC有兩個主要目標,分別是KUR1:理解與展示同時進行彈道飛彈防禦與艦隊防空(BMD/AAW)的作業,以及 KUR2:理解與展示與友軍單位共同執行反彈道飛彈任務的能力。在TECC項目中,英國BAE System與歐洲飛彈公司(MBDA)為Type 45驅逐艦發展了一套戰鬥管理系統與海毒蛇防空武器系統的整體修改方案,並安裝在接下來用於展示的Type 45驅逐艦不屈號(HMS Dauntless D33)上。

 TSAT、TECC等項目不僅提升Sampson雷達探測彈道飛彈的能力,同時改進Type 45飛彈驅逐艦的海毒蛇(GWS 45 Sea Viper)防空武器系統 的指揮管制系統軟體,而TECC還包括升級CMS-1戰鬥管理系統以及Cayman戰術資料鏈系統的應用程式與處理器, 使其能同時處理彈道飛彈以及常規的艦隊防空威脅。

依照2014年5月的報導,由於測試Type 45驅逐艦的反彈道飛彈偵測能力的結果良好,英國政府承諾將投入更多資金進行相關研發,後續計畫打算在2015年底展開,以 Type 45的PAAMS主要防空系統與Aster防空飛彈(英國稱為海毒蛇,Sea Viper)為基礎,發展出海基區域反彈道飛彈能力 (即IAMD,見下文),並確保與原有艦隊防空功能的相互操作性。

在2015年9月至10月,Type 45的不屈號(HMS Dauntless D33)參與美國主辦的海事戰區飛彈防禦論壇海上展示(Maritime Theater Missile Defence Forum At-Sea Demonstration 2015,ASD15,詳見美國海軍區標準三型反彈道飛彈一文)的演習活動 ,期間展現了英方Type 45 TECC項目的成果;在演習期間於,首先在9月8日進行彈道飛彈追蹤探測的概念展示(proof-of-concept),由位於北大西洋上屬於英國的希伯德測試場(Hebrides Range) 發射三枚模擬短程彈道飛彈的Terrier-Orion靶彈;此次活動中,不屈號部署在靠近標靶預定落屬區域(splash point)的安全範圍邊緣, 透過經過升級的Sampson雷達成功追蹤這些彈道飛彈標靶,並以Link 16/JREAP-C資料鏈與參演的友艦持續交換彈道飛彈探測資料。ASD15的主要活動是 10月20日的同時執行反彈道飛彈與常規艦隊防空演習,希伯德測試場發射一枚模擬彈道飛彈的Terrier-Orion靶彈與兩枚模擬常規反艦巡航飛彈的靶彈, 不屈號在演習中同樣對這些威脅進行持續追蹤並與友艦即時分享資料,而這些標靶都由美國海軍參演的柏克級飛彈驅逐艦發射標準SM-2/3飛彈擊落。

鑑於2015年成功的展示,英國國防部2015年防衛戰略審查報告(2015 Strategic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SDSR15) 中確認會繼續 投資開發Type 45飛彈驅逐艦的反彈道飛彈能力。

2.艦載整合防空與彈道飛彈防禦(IAMD)

在與美國方面合作之餘,英國國防部以Type 45的PAAMS主要防空系統與Aster防空飛彈(英國稱為海毒蛇,Sea Viper)系統為基礎, 發展本國的艦載整合防空與彈道飛彈防禦(Integrated Air and Missile Defence,IAMD)。 在2013年12月, MBDA的英國分部(MBDA UK)獲得英國國防部合約(經由防衛裝備與海事支援部門(Defence Equipment and Support)的防空武器系統計畫團隊,Maritime and Air Weapons Systems Project Team,MAWS PT),以 英國海毒蛇防空飛彈系統為基礎,進行初始反戰術彈道飛彈能力 (Initial Anti-Tactical Ballistic Missile Capability ,IAC) 的計畫定義與降低風險研究(Project Definition and Risk Reduction,PDRR),為期18個月。這項研究是基於先前 英、法、義三國合作的PAAMS潛力成長研究階段二(PAAMS Growth Potential Study Phase 2),在PAAMS系統架構之下考量 不同的技術選項與對應成本之下,讓PAAMS具備對抗短程彈道飛彈的能力(包含射程600公里級整體式短程彈道飛彈以及 射程1000公里級彈頭可分離的彈道飛彈)。 參與IAC PDRP研究的單位包括所有PAAMS的相關次系統設計、供應與技術諮詢單位,包括MBDA在英國、法國、義大利的分公司, 英國BAE Systems的海上服務(Maritime Services)與海軍船艦(Naval Ships)部門、英國飛彈防禦中心(Missile Defense Centre,MDC)、 英國國防部防衛科學與科技實驗室(Defenc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Laboratory)以及皇家海軍等。

在IAC PDRR活動中,這項IAC PDRR研究針對現有的海毒蛇防空武器系統以及先前的TSAT、TECC等成果, 提出一個未來Type 45驅逐艦發展整合反彈道飛彈/防空能力的可行提案,並分析出這個發展計畫中可能面臨的風險,以及在不同投資與開發等級之下,最後可以獲得的能力。

IAC PDRR最後提交的成果包括:

1.一個初期發展階段的基線(baseline)設計,在盡可能減少硬體變更 、最低技術風險與成本的前提下,在2020年代初期建構出 對反艦彈道飛彈(Anti-Ship Ballistic Missiles,ASBMs)以及短程彈道飛彈(Short-Range Ballistic Missiles,SRBMs) 的初始作戰能力;而這也是初期階段的IAMD目標。

2.對於這種反彈道飛彈系統潛力的預估, 包括具備良好的對抗反艦彈道飛彈(ASBM)能力(與現在Type 45驅逐艦常規防空能力一樣良好),而且在執行反彈道飛彈任務時不影響原有的常規防空能力。

3.針對此一提案提出相關的系統/次系統與介面要求。

4.列出未來進一步發展計畫所需的必要條件。

依照IAC PDRR的提案, 為了能在最短的時程內完成,初始階段的IAMD將海毒蛇武器系統的變更範圍集中在相關次系統的軟體、韌體上, 主要的硬體變動就只有改用Aster 30 Block 1NT反彈道飛彈(以現有Aster-30為基礎並升級尋標器和控制軟體,詳見Aster防空飛彈一文);由於Aster 30 Block 1最初是針對陸基系統,因此IAC PDRR指出艦載版Aster 30 Block 1NT的導引系統軟體需要針對海上操作環境進行必要修改,而Type 45的海毒蛇防空武器系統、垂直發射系統的軟體也師要進行對應的修改。 此方案也包括升級 艦上Sampson多功能雷達,使之能監視與追蹤爬升與落下階段的彈道飛彈,而S1850M長程對空監視雷達也會進行升級,提高對彈道飛彈的早期預警能力。Type 45艦上的指揮管制系統軟體與戰鬥管理系統 軟體需要擴充功能,在現有針對一般艦隊防空任務的威脅評估/武器分派(Threat Evaluation and Weapon Assignment,TEWA) 之外,再增加針對反彈道飛彈任務的TEWA功能,兩者之間以介面連結,能同時運作執行這兩種任務。 在2015年3月,英國海軍表示,皇家海軍有意引進Aster-30 Block 1NT來裝備Type 45防空驅逐艦。 在2016年,英國也與法國間探討一種相互採購飛彈的可能性,英國向法國MBDA購買Aster-30 Block 1NT 反彈道飛彈來裝備Type 45驅逐艦,而法國則從英國購買硫磺二型(Brimstone 2)來裝備法國陸軍虎式(Tiger)攻擊直昇機。

在初始階段的IAMD之餘,英國航太集團(BAE Systems)以及歐洲飛彈公司(MBDA)也從2015年初展開自費進行的 聯合研究,為接下來全功能的IAMD進行初期研究,包括定義可能的發展路線等。 全功能IAMD的能力預估會在2020年代下半完成,可對抗中程彈道飛彈(MRBM)威脅。 全功能IAMD的可能具體項目包括進一步針對PAAMS艦載防空系統的雷達(包含MFR多功能雷達與LRR長程監視雷達)進行升級, 並引進Aster-30 Block 1NT反彈道飛彈(可對抗射程1000~1500km級的短程彈道飛彈)。

然而直到2016年結束,IAMD仍然不是英國國防部的正式採購需求項目,只是為Type 45發展反彈道飛彈能力的一個可能選項; 之後英國國防部會評估IAMD是否屬於高優先度的項目,因為同時期皇家海軍還要進行繼承者(Sucessor)核能彈道飛彈潛艦、 Type 26巡防艦、完成伊莉莎白級航空母艦以及F-35B戰鬥機的建置,預算壓力沈重。  

Type-45的外銷嘗試

為 了參與澳洲皇家海軍在2000年代初期展開的SEA-4000防空艦艇競標,BAE遂 在同時間以Type-45提案參與角逐,此衍生型以美製神盾作戰系統/MK-41 VLS/標準SM-2系列防空飛彈取代原本PAAMS防空系統/Sylver VLS/Aster-15/30飛彈的組合,但仍保留英國引以自豪的Sampson雷達;不過就連英國本身的首艘Type-45都要到2007年才問世 ,遑論還要修改艦上設計來相容美製神盾系統,風險與不確定性最高,所以率先遭到澳洲排除。

在2007年3月,沙烏地阿拉伯曾表示有意採購兩艘Type-45飛彈驅逐艦,總價值高達20億英鎊(合39億美元) ;當時勇敢級的預定總生產量為三批共八艘,但英國已經再考慮取消第三批2艘,而如果沙烏地阿拉伯能接手這筆訂單,對英國造艦產業自然是再理想也不過。在勇敢號進行第一輪試航時,部分沙烏地阿拉伯官員便應邀觀禮。 然而,這項消息並沒有下文,而沙烏地阿拉伯還是將目光轉向美製艦艇;從2005年開始,沙烏地阿拉伯就開始考慮購入美國開發中的三千噸級濱海作戰艦艇(LCS),並曾考慮以通用公司的獨立級(Independence class)三體LCS設計加裝迷你神盾系統、SPY-1F相位陣列雷達與防空飛彈。而在2011年6月,消息又傳出沙烏地阿拉伯打算向美國購買兩艘大型的柏克級飛彈驅逐艦,搭配若干LCS。

 

服役經歷

測試大角度轉彎的勇敢號。一架EF-2000颱風戰機在此時由艦尾通過。

勇敢號在2007年7月18日展開第一階段海試,為時四週並於8月14日圓滿完成 ,主要項目包括驗證船體載台、動力系統 以及結構荷重等測試;在第一階段海試中,勇敢號從靜止加速到設計要求的29節航速只需70秒,並在120秒時加速到31.5節。 而從29節航速煞停時,也只會往前衝730m。

2008年3月30日,勇敢號開始Stage 1.2海上測試 ,至5月2日結束,五週期間內航行了4100海里,只補充了一次燃料,其燃油消耗率只有42式驅逐艦的1/4,此外也進行長程對空雷達與導航雷達的測試, 曾在曼徹斯特至蘇格蘭西海岸成功地以雷達追蹤一架英國空軍的EF-2000戰機 ;部分武器系統測試也在此階段進行,包括艦砲彈道測試、武器瞄準測試等。在2008年6月4日,皇家海軍首度成功進行了PAAMS防空飛彈系統的試射,發 射一枚Aster-30飛彈成功擊落距離35km之外、高度10000m左右的模擬目標。在2008年8月26日,勇敢號展開Stage 1.3海試,至9月22日結束,項目包括全程的通信系統測試;同時,艦上人員也在試航中熟悉各項操作與訓練,為驗收交付進行準備。在2009年1月28 日,勇敢號首度抵達設籍的樸次茅茲海軍基地,並在7月23日 正式交付皇家海軍;在2009年底,消息傳出勇敢號上整體防空作戰系統的整合測試工作並不理想,需等到2011年以後才能發揮完整功能。 經過為期一年的軍方測試之後,勇敢號在2010年7月31日正式宣告成軍服役,擔負戰備任務;然而該艦稍後在9月7日就於南安普頓港與一艘拖船發生擦撞意 外。

根據2003年初的規劃,Type-45二號與三號艦應在2009年服役,前兩批六艘應在2011年全數交艦。二號艦不屈號於2004年8月26日開工,2007年1月23日下水, 於2010年6月3日交付皇家海軍;三號艦鑽石號於2005年2月25日開工,2007年11月下水,原定在2010年服役,不過實際上到2011年5月6日才成軍;四號艦龍號(HMS Dragon D-035)於2005年12月19日開工,2008年11月17日下水, 原定於2011年成軍。由於勇敢號的成軍延後多時,後續艦的時程也遭到拖累。

在2010年9月,Type 45二號艦不屈號(HMS Dauntless D33)成功試射了一枚Aster-30防空飛彈並擊中標靶,這是Type 45驅逐艦首次發射Aster-30進行接戰的紀錄。 在2011年5月上旬,首艦勇敢號在訓練課目中進行該艦的首次Aster防空飛彈實彈試射。 在2011年11月上旬,消息傳出勇敢級首艦勇敢號將在2012年初準備妥當,開始首度執行正式的戰備任務,這也意味先前進度嚴重落後的戰鬥系統整合開發 工作終於告一段落;直到此時,雖然已有四艘勇敢級進入皇家海軍服役,但全都還在測試調整階段,沒有一艘真正擔負戰備任務 。

在2011 年6月,Type-45二號艦不屈號(HMS Dauntless D-33)前往大西洋彼岸的美國海軍基地諾福克(Norfolk)參與FRUKUS演習,包含美國、英國與俄羅斯的軍艦都有參與;而這次演習也是Type -45驅逐艦首次部署兩架大山貓反潛直昇機。 在2012年1月,首艦勇敢號被派往波斯灣,這是該艦第一次長期海外部署;隨後在2012年4月初,Type-45二號艦不屈號被派往南大西洋水域(含福 克蘭群島周邊)執行勤務,這是該艦服役後第一次長期部署。 在2012年3月,在波灣地區的勇敢號與美國海軍卡爾文森號(USS Carl Vinson CVN-70)航空母艦打擊群進行聯合作業演習,期間勇敢號為該航母戰鬥群提供防空監視掩護;在這些聯合作業中,英美雙方以卡爾文森號的艦載機聯隊測試了 勇敢號上Sampson雷達與艦上戰鬥系統的防空監視、目標追蹤能力,其表現頗受美軍讚賞。

在2013年3月20日,最後一艘勇敢級鄧肯號(HMS Duncan D37)交付皇家海軍,同年9月23日服役 ,隨後在同年12月底宣告形成戰鬥能力(比原訂提前四個月)。至此,Type 45驅逐艦的建造工作全部完畢。 

在2017年4月下旬,停泊在朴次茅茲海軍基地內的龍號(HMS Dragon D35)發生機艙火災,火勢很快就被艦上人員撲滅,沒有造成顯著損失與人員傷亡。

在2018年5月,鄧肯號在黑海克里米亞半島外海遭到17架俄羅斯軍機近距離襲擾;

此為鄧肯號在當時拍攝的一架俄羅斯軍機的視頻畫面。

在2018年5月在克里米亞水域逼近鄧肯號的俄羅斯Su-24攻擊,由鄧肯號拍攝。

在2018年5月於克里米亞水域,鄧肯號拍攝到逼近的俄羅斯Su-33戰鬥機。

在2018年11月26日,英國BBC 5播放一個紀錄片,提到在同年5月時,部署在地中海方面作為北約第二常備海上集團(NAT  Standing Maritime Group 2)旗艦的Type 45鄧肯號在黑海水域、克里米亞半島30英里外航行時,遭到俄羅斯17架各型戰機深具敵意地蜂擁逼近,以低高度近距離飛過鄧肯號附近空域;在此之前,鄧肯號派出艦上Merlin Mk.2直昇機前去觀察跟蹤許久的一艘俄羅斯間諜船,隨後勇敢號的雷達就發現有大批俄羅斯軍機從克里米亞半島的基地起飛,直衝鄧肯號而來。這些俄羅斯軍機在距離鄧肯號極近的距離低空飛掠,鄧肯號多次以無線電呼叫俄羅斯軍機,要求距離保持在2海里以上,因為此時鄧肯號的雷達以高功率運作,如果俄羅斯軍機過於靠近,強大的電磁波可能讓機上航電設備失效而發生危險。而當這些俄羅斯軍機返航時,其中一名飛行員向鄧肯號傳遞簡訊:「Good luck, guys.」。當時艦上的北約第二常備海上集團指揮官Mike Utley中校在節目中表示,這可能是皇家海軍船艦在25年來(1982年福克蘭戰爭以後)遭受強度最大的一次襲擾,並表示俄羅斯的戰術相當「幼稚」,他們根本不知道鄧肯號的能力何等強大。對於此一事件,英國國防大臣Gavin Williamson 批評俄羅斯在這次遭遇中展現「粗魯的敵意」(brazen hostility)。

 

 

機電可靠性問題

從Type 45驅逐艦服役以來,該艦就不時傳出整合電力系統發生故障的傳聞。Type 45整合電力系統的供電功率有時不穩定,尤其是在熱帶區域;而在艦上系統全開的高負載情況,整合電力系統就會不勝負荷而斷電。在2009年,首艦勇敢號(HMS Daring D32)在航向加拿大途中,於大西洋上發生斷電,隨後在加拿大進行緊急檢修,雖然之後仍繼續進行任務,但已經耽誤了一些原訂的行程;在2012年的中東部署中,勇敢號也在科威特外海發生推進系統故障,緊急前往巴林修理。二號艦不屈號(USS Dauntless D33)在2012年的南大西洋部署期間,也曾在賽內加爾外海等地發生過斷電;在2014年,不屈號在一次演習中因為電力系統故障,被迫放棄演習 。在2016年2月下旬,鄧肯號因推進系統故障而放棄原訂演習行動,出航的兩天後就被拖船拖回樸次茅茲。一開始,英國國防部總以新艦還在服役初期磨合狀態、小規模故障難免等理由對外回答這類事故;然而這類機電故障在多數Type 45日益頻繁,也逐漸引發皇家海軍與國防部的關切。

在2016年1月底,皇家海軍內部透露出對Type 45推進系統一些不安的信息。在2002年到2006年任職第一海相的
羅德.維斯特上將(Adm. Lord West,2007年6月到2010年10月擔任工黨政府的國務次卿)表示整個情況的發展令人憂心,認為英國國防部顯然早在三到四年前就已經知道Type 45驅逐艦存在這些技術問題。英國國防部對外表示,Type 45驅逐艦的確面臨一些機械上的可靠問題,可行的改進計畫包括擴充艦上的柴油發電機組;然而,英國國防部沒有透露這些修正措施的花費,外界估計可能至少要花費數千萬英鎊。

雖然這類可靠度問題還不至於讓Type 45驅逐艦隊完全停擺(英國國防部並未公佈發生故障的頻率),但如果在執行作戰任務(此時需要大功率輸出)時斷電,當下就會失去推進與電力,成為一個死靶。由於此時皇家海軍的艦隊兵力已經捉襟見肘(2010年 戰略審查報告(SDSR)將驅逐艦/巡防艦總數降為19艘),Type 45如果發生故障而影響既定的部署勤務,就會嚴重打亂皇家海軍的派遣調度,難有額外兵力來彌補。皇家海軍強調Type 45驅逐艦的全球部署不受影響;而之後針對推進系統的補救工程也會依序進行,確保皇家海軍仍有足夠的船艦擔負各項勤務。

依照2016年2月3日英國國防部採購部長Philip Dunne透露的信息,從2010年起,Type 45的整合電力推進系統已經進行了50項小幅度的變更;Philip Dunne還表示,在2011年時,國防部就已經針對Type 45整合電力推進系統的可靠度進行調查,並在2013年評估先前報告中各項問題的處理程度(包含操作程序與人員訓練等方面)。依照詹氏防務(Jane)的 信息,皇家海軍已經研究歸納Type 45的各項推進系統問題,歸納出幾個要點,並分別規劃不同的解決方案。例如,稍早的調查顯示,其中一個重要問題點是負責輸出不同電壓的變壓系統,後續的進 一步分析聚焦在三個主要的問題,隨後對此進行重新設計。此外,變壓系統機櫃的冷卻布置也經過修改,納入一個除濕套件(dehumidification package),以防止船艦從高溫環境進入低溫環境時水氣快速凝結,進而造成系統損傷。此外,相關的改善研究也調整了各項子系統的自我保護措施,避免單 一系統超載離線得過快,導致其他系統來不及應變而連鎖產生整體失效。除了改進系統設計之外,這類研究也包含改進艦上人員的訓練、作業流程,納入服役初期累 積的經驗。 然而,Type 45的整合電力系統的最關鍵、也最難解決的問題,是出在設計前衛的WR21燃氣渦輪身上。

依照2016年6月上旬皇家海軍、相關廠商在英國下議院接受質詢時透露的消息,Type 45電力系統的最主要問題在於WR 21燃氣渦輪(額定輸出功率21MW級)的中間冷卻器(Intercooler)和回流換熱器(Recuperator)在較炎熱的氣候下工作效率降低,使得燃氣渦輪無法輸出額定功率;但整合電力管理系統 並不會意識到WR21燃氣渦輪的運轉出了問題,不僅不會降低輸出功率來減輕系統負荷,反而持續下達指令增加主機輸出,期望達到足額的功率,最終導致WR21過載跳機,此後艦上只剩兩具2MW級的 輔助性柴油發電機擔負全艦供電(這兩個柴油發電機組本來就不是設計來作為燃氣渦輪主發電機組的備援,只能提供讓船艦「黑船」撤退的最低限度供電),自然也跟著跳機, 使得全艦喪失電力與推進。這種情況多數發生在Type 45以「單邊模式」(single-island,只使用一部燃氣渦輪與柴油發電機組,Type 45在海上值勤大部分時間都以此模式運轉)運作的情況下,此時上線的主機本來就不足,自然沒有餘裕防範全電力失效與船艦完全停擺。第一海相菲利普.瓊斯爵士(Sir Philip Jones)在2016年在下議院透露,原本WR21燃氣渦輪在設計上,於極端炎熱氣候的性能衰減應該是「溫和地衰退」;但實際操作顯示包含WR21燃氣渦輪以及輔助柴油發電機構成的系統,在這樣的氣候環境下卻急遽衰退。

Rolls-Royce在下議院聽證會質詢中表示,WR21燃氣渦輪設計時完全依照英國國防部給予的規格與細節參數,然而 這些參數顯然禁不起熱帶運作環境的考驗;Type 45驅逐艦部署在炎熱的中東水域時,WR21燃氣渦輪的工作環境比系統原始要求定義的情況更惡劣。這樣的回覆自然引發下議院眾多議員不滿,認為皇家海軍長年在中東地區操作 ,怎麼可能會沒考慮到炎熱的操作環境。BAE System對此的解釋則是在Type 45驅逐艦在早期定義計畫規格時,並沒有預料到會如此反覆、長期地在波斯灣這樣的最炎熱海域操作(Type 45最初設想的操作海域是北大西洋,未料2010年代服役以後經常要長期部署在堪稱全世界最炎熱海域的波斯灣) 。而英國國防部發言人則表示,Type 45原本就是設計來在全球各種環境下操作,從近極區海域到熱帶環境,能長年有效在炎熱的波斯灣或嚴寒的南大西洋操作。而WR 21另一主要設計廠商諾格集團(Northrop Grumman)則在下議院聽證會中表示,在設計階段很難完全預想到整個服役期間可能遭遇的任何狀況,任何系統服役後總是難免發現一些始料未及的問題。 如同前述,早在2000年代初期WR21還在測試階段,就有人預期此燃氣渦輪的中冷/回熱系統在熱帶海域工作效率會降低。

針對WR21的中冷器問題,Rolls Royce嘗試幾種不同的策略。首先,WR21原有的中冷器已經被證實可靠度不足、容易故障失效,因此Rolls Royce的研究方向包括為WR 21設計更堅實堪用的新中冷器;然而這項工程的挑戰性甚大,因為Type 45的平台與整體機電設計都是配合WR 21燃氣渦輪原本的設定(包括機艙可用容積、配重、散熱、進排氣量等等),如果新中冷器讓WR 21燃氣渦輪的基本參數出現重大變化,不一定能相容於Type 45現有的平台。另一種研究方向是讓WR 21在不倚靠中冷器的情況下保持將近全功率輸出,然而這意味著放棄原本WR21關鍵的中冷回熱運作,會導致油耗上升並且更容易發生故障。

由於任何對WR21燃氣渦輪的變更都存在重大挑戰,可行性最高、最簡單明快的解決辦法,就是增加其他的供電來源,提高艦上整體電力供應的餘裕,彌補WR 21在炎熱氣候下所損失的功率,使得發電系統不至於過載而停擺。英國國防部與BAE System聯手進行一項Type 45驅逐艦的發電機改進計畫可行性研究計畫,在2015年3月底正式總結。在2015年11月英國國防部公佈的戰略審查報告(SDSR 2015)中,就包括Type 45機械改進套件(machinery improvement package)項目,這是英國國防部首度承諾將處理Type 45的機電問題;這項改進方案會在每艘Type 45艦上增加一至兩具柴油發電機,為此需要在艦殼上開洞來放入新發電機,工作量非常可觀。依照詹氏防務的信息,Type 45的柴油發電機組經過強化之後,將能單獨供應船艦在巡航狀態下所需的推進功率以及船艦供電,而WR21燃氣渦輪主發電機則在加速衝刺時才需要全功率輸出 。如此,整個Type 45整合電力系統的功率餘裕大幅提高,WR21高負載運轉的時間也大幅減少(如此也能降低WR21燃氣渦輪故障失效的機率),固然這失去了Type 45原始設計中盡量使主機配置精簡經濟的目標,然而對於作戰艦艇而言,足夠的功率餘裕才能確保在在險惡的戰場上完成任務並存活。 增加柴油發電機組勢必會佔據Type 45艦內既有的空間,艦上既有的推進/供電系統也必須經過相當修改,不過整體而言Type 45的空間與浮力餘裕尚足以安裝額外的柴油發電機組;相關的修改工程可配合Type 45的大修週期執行 ,依照後續新聞報導,這類升級會在2019年展開,總共可能會耗時9年。

雖然調查結果顯示Type 45推進系統核心問題在於WR21燃氣渦輪,但實際上WR 21的中冷/回熱器並非系統中唯一的問題點。無論是WR 21燃氣渦輪與全電力系統都是沒有驗證的全新複雜系統,而複雜系統中出現的問題通常並非單一部件的問題,可能包括子系統之間的配套以及整體控制都存在問題。有人認為英國軍工業界應該從中記取教訓,研究Type 45整套全電力推進系統(包含發動機)的研製與整合過程中究竟有哪些環節出錯或者設想不週,避免將來重蹈覆轍。

Type 45推進系統改善計畫(Project Napier)

在2017年2月24日,英國國防部的防衛裝備支持(MoD's  Defence Equipment and Support,DE&S)透露,正在規劃改善Type 45整合電力推進系統的計畫,稱為內皮爾計畫(Project Napier),總花費估計2.5億英鎊。內皮爾計畫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裝備改進計畫(Equipment Improvement Plan,EIP),改良Type 45驅逐艦現有整合推進系統的組件來提升可靠度,其中最重要的是提高WR21燃氣渦輪的回熱器的可靠度;第二部分則是更長遠的項目,主要是加入新的柴油發電機組,稱為動力系統改進計畫(Power Improvement Project,PIP),打算在2019年開始執行,在2024年執行完畢。

配合內皮爾計畫的EIP,Rolls-Royce負責改善WR-21燃氣渦輪的可靠性,新的回熱器(recuperator )在2016年下半在Rolls-Royce海事部門(Marine division)位於布里斯托(Bristol)的測試設施開始測試,至2017年初已經完成500小時運轉測試;新版回熱器總共變更了超過2000個 零件。在2017年6月底,年下半在Rolls-Royce宣布WR-21的新版回熱器已經準備好進行實際操作測試,第一具結合新版回熱器的WR-21燃 氣渦輪在2017年下半裝備於在一艘Type 45驅逐艦上,如果實際航行測試結果一切理想,就會用來升級所有的Type 45驅逐艦。在2018年3月下旬,Rolls-Royce表示首艘安裝改進型WR-21燃 氣渦輪的Type 45已經在英國周邊水域完成測試,接下來將在海外部署任務中進行進一步的評估測試(尤其是在熱帶環境下)。在2018年5月上旬,力經18個月維修工程的Type 45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完成為期7天的試航後回到樸次茅茲軍港,艦上裝著兩部改進後的WR-21燃氣渦輪。

而在內皮爾計畫的 PIP階段,Type 45整合電力系統(IEP)中的兩部2MW級Wartsila 12V200柴油發電機組將被兩部功率更高的柴油機組(每具功率粗估4MW)取代,同時再增加第三部柴油發電機組。Type 45 PIP計畫分為兩個部分,Lot 1是設計階段,Lot 2是實際施工/安裝/測試。DE&S在2017年3月展開Type 45 PIP計畫的前期驗證,在2017年6月開始招標作業(Invitation to Tender,ITT),廠商在在同年9月回覆;Lot 1、2兩個階段都打算分別邀請三至六家廠商參與競標,在2018年1月與得標廠商簽約,2019年正式展開改裝工程。英國國國防部指出,Type 45 PIP屬於Cat B1計畫(預算1至2.5億英鎊,約1.23億至3.09億美元),而整個內皮爾計畫的總預算在2.8億英鎊。

在2018年3月21日,英國國防部宣布,已經與BAE System為首的團隊敲定1.6億英鎊(約2.24億美元)的合約,為六艘Type 45飛彈驅逐艦進行內皮爾計畫的 PIP項目(更換新柴油發電機組),在2019年開始執行,首艘預定在2020年內進塢展開工程,在2021年完成改裝工程並進行海試,其餘各艦在2020年代內完成所有工程。在這項合約中,BAE System是主承包商,其他團隊其他廠商包括BMT Defence Services以及Cammell Laird造船廠(Cammell Laird也是BAE競標Type 31巡防艦的合作伙伴)。

依照2018年11月26日消息,MTU公司已經獲得BAE System的合同,為Type 45驅逐艦提供18套MTU 20V 4000 M53B柴油發電機組(每組功率4MW)。依照PIP計畫,每艘Type 45會以三部功率各4MW(5364馬力)的MTU 20V 4000 M53B柴油發電機組,取代原本的兩部各2MW級的Wartsila 12V200柴油交流發電機組,從2019年開始換裝。


噪音問題

在2017年2月7日,曾担任英國英國國防部作戰能力官員(operational capability for the Ministry of Defence)、 已經退役的皇家海軍少將克利斯.派里(Rear Admiral Chris Parry)接受星期日報(Sunday Times )訪問時,點名批評了許多英國國防計畫的問題,包括Type 45驅逐艦噪音震動過大,「吵得要命、像是一盒板手搖來晃去地作響,俄羅斯潛艇遠距離就可以聽到它」。曾經擔任Type 42飛彈驅逐艦格拉斯特號(HMS Gloucester D96)的克利斯.派里表示,「我以前待過的軍艦噪音像是低語呢喃,而現在這些這些船(Type 45)像是朝著別人大吼大叫」。 克利斯.派里提到,過去他們會在艙門外圍塞入木楔子來降低艙門震動的噪音,但這些降噪的細節處理在冷戰結束後被迅速遺忘,「我們完全忘記了靜音的重要性,冷戰 結束以來降低噪音一項是最不可告人的機密,但冷戰後我們愉快地把靜音的重要性忘記了」。克利斯.派里批評,冷戰結束、蘇聯威脅消失後,英國設計驅逐艦時就不再重視靜音;英國國防部花了大錢發展Type 45驅逐艦的防空、反飛彈作戰能力,但沒有周延考慮反潛作戰的相關性能,使得這些船艦在俄羅斯潛艦面前十分脆弱。

對於這些批評,英國國防部回應,Type 45是防空驅逐艦,隱身並非優先的要項。

 

出勤率、資源短缺問題

在2016年4月,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ce)撰文披露,由於皇家海軍經費與人力短缺,加上推進系統的機械問題,Type 45的不屈號被解除戰備任務,降級為訓練艦使用;依照部分新聞報導,不屈號是面臨前述推進系統故障困擾最顯著的一艘Type 45(另一艘則是勇敢號)。雖然英國國防部否認這項消息,不過在2016年6月,該艦就進入朴次茅茲的船塢設施進行維修。在2017年11月1日,英國政府審計組織(GAO)公布一份關於近年皇家海軍後勤經費與料件短缺、相同的零部件廣泛輪流在不同船艦與航空器之間拆裝使用,其中提到不屈號降為訓練艦時,拆下了148項部件給其他船艦使用。 在2016年,英國國防部證實,從2015年4月開始計算,六艘Type 45停泊在港口的總天數合計高達1515天,其中四艘有超過300天停留在港裡。

在2017年9月4日,鑽石號從朴次茅茲啟航,原訂部署前往波斯灣;然而在9月7日,英國國防部改變艦艇部署計畫,鑽石號改往地中海接替姊妹艦鄧肯號(HMS Duncan D37),擔負北約在地中海的第二常設海軍集團(Standing NATO Maritime Group 2)旗艦;皇家海軍原訂派遣海洋號(HMS Ocean L12)兩棲突擊艦擔負這項勤務,但由於五級颶風艾瑪(Irma) 橫掃加勒比海並造成慘重的災情,英國國防部臨時決定派遣海洋號和蒙特灣號(Mounts Bay L-3008)後勤登陸艦前往加勒比海進行人道救援,所以改派鑽石號前往地中海頂替。在10月30日,結束人道救援勤務海洋號抵達地中海接替並鑽石號,鑽石號原本應依照最初計畫前往波斯灣部署,然不久就在11月初發生推進器故障,只好提前結束部署返回英國整修;該艦先在11月17日短暫進入義大利克里特島蘇達灣的美國海軍基地,然後返回英國朴次茅茲。英國方面表示,鑽石號此次故障並不影響自主航行,但並不適合繼續執行勤務;而這次故障也與先前困擾Type 45的電力系統問題無關。鑽石號因故障取消中東部署之後,皇家海軍沒有任何一艘主力船艦可以即時接替;此時其餘五艘Type 45之中,除了鄧肯號之外都在整修或準備進塢整修,沒有任何一艘Type 45可以值勤。隨著鑽石號取消部署返國,皇家海軍在中東地區僅剩下4艘掃雷艦和一些小型艦艇,無法先前制訂的任務計畫。

鑽石號的故障與返航不僅是妥善率飽受詬病的Type 45又一次被迫提前結束任務,也反應皇家海軍此時兵力與資源短缺的困境;從1980年代以來,皇家海軍都保持有一艘船艦在波斯灣部署,維護航運的安全,而近年皇家海軍越來越難做到這點。一位資深的退休皇家海軍軍官表示,如果皇家海軍的餘裕就如此之低,在和平時期連部署一艘船艦的承諾都做不到,戰爭來臨時會發什麼呢?

在2017年12月下旬,消息傳出此時皇家海軍沒有任何一艘第一線主要水面船艦部署在遠離本土的水域(不包括第二線小型艦艇與潛艦),這是「史無前例」的情況,顯示皇家海軍經費與資源短缺的情況已經亮起紅燈。此時,19艘第一線驅逐艦/巡防艦之中,六艘Type 45驅逐艦全部停在樸次茅茲維修或等待維修,13艘Type 23巡防艦之中有12艘停在樸次茅茲或達文波特基地進行維修,只有一艘Type 23聖愛爾班號(HMS St Albans F83)能夠出勤。直到2018年1月9日,Type 45的鄧肯號從樸次茅茲出發前往波斯灣,接替先前鑽石號的部署勤務,才暫時終止了全部Type 45驅逐艦都在港內無法部署的窘況。

依照2018年6月中旬每日電郵(Daily Mail)的報導,在2017年一整年內,Type 455的不屈號( HMS Dauntless D33)、防衛者號(HMS Defender D36)完全沒有出海(不屈號在這段期間已降為訓練艦並作為同型艦艇備料來源,防衛者號則在2016年底就展開為期18個月的塢修,2018年4月完成)。在2017年內,Type 45的龍號(HMS Dragon D35)有309天停留在樸次茅茲港內,勇敢號(HMS Daring D32)停留港內232天,鑽石號(HMS Diamond D34)停留港內203天;2017年內出海值勤日數最多的是鄧肯號(HMS Duncan D37),但也停留在樸次茅茲197天。而在2018年1至3月,勇敢號、不屈號與防衛者號都沒有離開樸次茅茲基地。此報導中引述前第一海相羅德.維斯特上將(Adm. Lord West)的觀點,認為英國國防部沒有將Type 45的推進系統改進計畫(內皮爾計畫)視為必須立刻解決的緊急事項,「非常不光彩」;羅德.維斯特認為,皇家海軍的艦艇已經少得可憐,所以必須沒日沒夜地火速完成Type 45的推進系統更新,否則一旦發生重大緊急情況,這些船艦將無法倚靠。

英國國防部在在2018年6月15日的聲明中表示,Type 45驅逐艦在全球部署任務中(如波斯灣、支持打擊ISIS恐怖組織、防止利比亞走私武器、輪值北約在地中海/黑海常設艦隊旗艦等)不可或缺。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