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22巡防艦

闊劍級(Type-22第一批)巡防艦的首艦闊劍號(HMS Broadsword F88),在1994年轉售給巴西。

闊劍級(Type-22第一批)巡防艦的戰斧號(HMS Battleaxe F-89),在1994年轉售給巴西。

(上與下)闊劍級(Type-22第一批)巡防艦的燦爛號(HMS Brilliant F-90),攝於1982年3月26日皇家海軍編隊在直不羅陀海域

進行的春季火車演習(exercise Springtrain)尾聲,這是當時皇家海軍每年度的最大艦隊演習。而數天後,阿根廷

就侵入福克蘭群島,福克蘭戰爭爆發。

(上與下二張)1982年3月底,皇家海軍編隊在直不羅陀海域進行年度的春季火車演習(exercise Springtrain)時的畫面,

照片中包括兩艘Type 22巡防艦、兩艘Type 42飛彈驅逐艦與一艘Type 12巡防艦。皇家海軍總共有18艘作戰艦艇、

2艘潛艦與6艘皇家勤務艦隊(RAF)補給船隻參與1982年度春季火車演習,這些參演艦艇多數都編入

隨後英國派去收復福克蘭群島的遠征艦隊。

(上與下)攝於福克蘭戰爭期間的Type 22闊劍號(F88),拍攝時該艦已經與阿根廷軍機交戰過,

從艦體中部到尾部有許多遭阿根廷軍機機砲擊中留下的彈孔。

(上與下)5月25日阿根廷國慶攻勢後受創的闊劍號,一枚炸彈擊中艦尾,摧毀艦上的大山貓直昇機;由於

炸彈貫穿艦體後落入海中才爆炸,使得闊劍號僥倖逃過被重創的命運。在這一次交戰中,與闊劍號

一同編隊的Type 42飛彈驅逐艦科芬特里號(HMS Coventry D-118)遭阿根廷軍機投擲的炸彈擊沈。

福克蘭戰爭結束後返航途中的燦爛號(HMS Brilliant F-90)。該艦在戰爭期間曾被阿根廷軍機的機砲命中。

美國海軍中途島號(USS Midway CV-41)帶領的戰鬥群,護航艦艇中混合了英國與美國海軍編隊。畫面最前方是

英國Type 22巡防艦布拉讚號(HMS Brazen F91),其後遠方有一艘英國Type 12巡防艦,而中途島號兩側還各有一艘

美國海軍諾克斯級(Knox class)巡防艦,其中較近處是科克號(USS Kirk FF1087)。此照片攝於1984年。

在1997年6月下旬,Type 22 Batch 2的海狸號( HMS Beaver F93)進入即將歸還中國的香港,協助撤離

香港政府與駐軍的相關資產;負責載運物資的是圓桌武士級登陸艦珀西瓦里爵士號(Sir Percivale L3036)。

這兩艘艦艇都是當時皇家海軍派往遠東的Ocean Wave 97特遣編隊的一部分。 

拳師級巡防艦(Type-22第二批)的首艦拳獅號(HMS Boxer F92)。

Type-22第二批基本上是Type-22第一批的加長版,注意其上層結構較第一批明顯加長。

拳師級巡防艦(Type-22第二批)的雪菲爾號(HMS SheffieldF-96),採用此艦名是為了

接續在福克蘭戰爭中沈沒的雪菲爾號(D-80)飛彈驅逐艦。

拳師級巡防艦(Type-22第二批)的倫敦號(HMS London F95)在1991年6月訪問倫敦的照片,停靠在

貝爾法斯特號(HMS Belfast C35)紀念艦旁。

(上與下)克倫威爾級(Type-22第三批)的克倫威爾號(HMS Cornwall F-99)克倫威爾級在武裝上與

前兩批Type-22有較大的不同,艦首擁有4.5吋艦砲,並以美製魚叉反艦飛彈取代飛魚飛彈。

(上與下)由後方俯瞰克倫威爾號。

由後方看克倫威爾號,此時一架梅林(Merlin)反潛直昇機正在甲板上空。

攝影於2007年的克倫威爾號,注意原本兩舷的20mm機砲與魚雷發射器已經被拆除,兩舷並加裝

四個Outfit DLF-3水面假目標的發射管。

由正面看克倫威爾號。

攝於2000年代的Type-22第三批的坎伯蘭號(HMS Cumberland F-85),注意已經換裝新的MK-8 Mod.1艦砲。

一架超級大山貓直昇機正準備飛越坎伯蘭號上空。

巴西海軍Greenhalgh(F-46),原為闊劍級首艦闊劍號(HMS Broadsword F-88)。

注意艦橋兩側原本的20mm快砲已經被巴西海軍換成Bofors 40mm機砲。

巴西海軍接收的兩艘Type 22,分別是Bosisio(F-48 ex-HMS Brazen F91)與Rademaker(F-49 ex-HMS Battleaxe F89)。

此照片攝於2008年7月26日。

(上與下)轉賣給羅馬尼亞海軍的費迪南一世號(Ferdinand I  F-221),原為皇家海軍的科芬特里號

(HMS Coventry F-98)。轉售之後,海狼防空飛彈遭到拆除,艦首增加一門OTO 76mm快砲。

以經被智利海軍購入的Type-22第二批雪菲爾號(HMS Sheffield F-96),智利將之命名為威廉斯號(Williams F-19)

已經除役的Type-22第三批坎伯蘭號(F85),停泊在樸次茅茲的碼頭等待處理。攝於2012年4月4日。

三艘已經除役的Type-22第三批巡防艦,停放在樸次茅茲等待處置。攝於2012年4月4日。

Type-22的作戰室(Operation Room)的地面模擬訓練設施。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Type-22巡防艦/英國

Type-22 Batch 1:闊劍級(Broadsword class)

Type-22 Batch 2:拳師級(Boxer class)

Type-22 Batch 3:克倫威爾級(Cornwall class)

承造國/承造廠 英國/

Type-22 Batch 1(F-88~91):Yarrow Shipbuilding, Glasgow

 

Type-22 Batch2:

F-92~95:Yarrow Shipbuilding, Glasgow

F-96、97:Swan Hunter Shipbuilding, Wallsend

 

Type-22 Batch 3:

F-99、85:Yarrow Shipbuilding, Glasgow

F-86:Cammell Laird,Birkenhead

F-87:Swan Hunter Shipbuilding, Wallsend

尺寸(公尺) Type-22 Batch 1:長131.5 寬14.8 吃水6.1

Type-22 Batch 2:長146.5 寬14.8 吃水6.4

Type-22 Batch 3:長148.5 寬14.8 吃水6.4

排水量(ton) Type-22 Batch 1:標準3500 滿載4400

Type-22 Batch 2:標準4100 滿載4800

Type-22 Batch 3:標準4200 滿載4900

動力系統/軸馬力

COGOG

Type-22 Batch 1:

Rolls Royce Olympus TM-3B高速用燃氣渦輪*2/54600

Rolls Royce Tyne RM-1C巡航用燃氣渦輪*2/9700

 

Type-22 Batch 2:

Rolls Royce Olympus TM-3B高速用 燃氣渦輪*2/54600(F-92、93、95~97)

Rolls Royce Spey SM-1C高速用燃氣渦輪*2/48000(F-94)

Rolls Royce Tyne RM-1C巡航用燃氣渦輪*2/9700

 

Type-22 Batch 3:

Rolls Royce Spey SM-1A高速用燃氣渦輪*2/37500

Rolls Royce Tyne RM-3C巡航用 燃氣渦輪*2/9700

 

雙軸

航速(節) 30
續航力(海浬) 4500/18節
偵測/電子戰系統 Type-967 D頻中程對空/平面搜索雷達*1(F-94使用Type-967M)

Type-968 E頻追蹤雷達*1

Type-1006/1007航海雷達*1(Type-22 Batch 1全為1006型)

UAA-1/2電子支援系統

BAE AN/SSQ-108(V)戰術截收與指向系統(Type-22 Batch1/2)

UAT電子支援系統(改良後 加裝)

Type-670電子反制系統(Type-22 Batch 1/2初始裝備,後升級為Type-675(2))

Thorn EMI Type-675(2)電子反制系統(Type-22 Batch 3)

Corvus八聯裝誘餌發射器*2(Type-22 Batch1/2初始裝備,後被Shield 12聯裝取代)

Plessey Shield 12聯裝誘餌發射器*2(Type-22 Batch1/2改良時換裝)

Loral Hycor MK-36 SRBOC六聯裝誘餌發射器*2(Type-22 Batch1/2改良時加裝)

Marconi 北約海蚋(NATO Seagnat)六聯裝130mm誘餌發射器*4(Type-22 Batch 3)

Outfit DLF-3水面假目標誘餌系統 (含四個發射管)(Type-22 Batch 3,2000年代加裝)

182式拖曳式魚雷反制系統

聲納

Type-2016艦首主/被動聲納*1(Type-22 Batch 1/2)

Type-2050艦首主/被動聲納*1(Type-22 Batch 3)

Type-2031(Z)低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1(Type-22 Batch 2/3)

射控/作戰系統 CAAIS電腦輔助行動資訊系統(最初裝備於Type-22 Batch 1)

CACS-5艦載戰鬥系統 (所有Type-22最終升級為此一構型)

Type-910(F-88~F-93)/Type-911(F-94~99、85~87)射控雷達*2

GSA-8 Sea Archer 30光電射控儀指揮*2(Type-22 Batch 3)

乘員

闊劍級:303,可另加65名實習學員

拳師級:304

克倫威爾級:281

艦載武裝

Mk.8 4.5吋(114mm)55倍徑艦砲艦砲*1(Type-22 Batch 2)

Oerlikon/BMARC 20mm 85倍徑GAM-BO1機砲*2(Type-22 Batch 1/2)

Oerlikon/BMARC 20mm  30mm 75倍徑 GAM-AO2/O3機砲*2(Type-22 Batch 1/2)

六聯裝GWS.25海狼防空飛彈發射系統*2(艦上備彈32枚)

單管飛魚反艦飛彈發射器*4(裝備於Type-22 Batch 1/2。最初為MM-38,後來換成MM-40)

四聯裝MK-141魚叉反艦飛彈發射器*2(裝備於Type-22 Batch 3)

三聯裝STWS Mk.2 324mm魚雷發射器*2(使用美製MK-44/46魚雷,1989年起可使用Stingray魚雷)

門將近迫武器系統(CIWS)*1(裝備於Type-22 Batch 3)

 

闊劍級售予巴西後的武裝變更──

1.以兩座Bofors 40mm 60倍徑機砲取代原2門20mm機砲

2.加裝兩門0.5吋機槍

 

F-95、97售予羅馬尼亞後的武裝變更──

1.拆除海狼飛彈,以垂直發射MICA防空飛彈取代

2.艦艏加裝一門OTO 76mm Super Rapid型快砲

艦載機

闊劍級──

大山貓反潛直昇機*1~2

 

拳師級──

F-92、93:大山貓反潛直昇機*1~2

 

F-94~96、98:

大山貓反潛直昇機*1~2或

海王、HM Mk.1梅林反潛直昇機*1

 

克倫威爾級──

大山貓反潛直昇機*1~2或

海王、HM Mk.1梅林反潛直昇機*1

數量

共十四艘,分為三批

第一批:闊劍級(共四艘)

艦名 簽約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F-88 Broadsword  1974/2/8 1975/2/7 1976/5/12 1979/5/4 1994/11/8售予巴西,更名為F-46 Greenhalgh,1995/6/30服役
F-89 Battleaxe 1975/9/5 1976/2/4 1977/5/8 1980/5/28 1994/11/8售予巴西,更名為F-49 Rademaker,1997/4/30服役
F-90 Brilliant      1976/9/7 1977/3/25 1978/12/15 1981/5/15 1994/11/8售予巴西,更名為F-47 Dodsworth,1996/8/31服役,2004/3除役
F-91 Brazen    1977/10/21 1978/8/18 1980/3/4 1982/7/2 1994/11/8售予巴西,更名為F-48 Bosisio,1996/8/31服役,2015/9/29除役

第二批:拳師級(共六艘)

艦名 簽約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F-92 Boxer 1979/4/25 1979/11/1 1981/6/17 1983/11/22 1999/8/4
F-93 Beaver 1979/4/25 1980/6/2 1982/5/8 1984/12/13 1999/5/1
F-94 Brave 1981/8/27 1982/5/24 1983/11/19 1986/7/4 1999/3/23
F-95 London ex-Bloodhound 1982/2/23 1983/2/7 1984/10/27 1987/6/5 1999/1/14除役,2003/1/14售予羅馬尼亞,更名為F-222 Regina Maria,2005/4/21服役
F-96 Sheffield 1982/7/2 1984/3/29 1986/3/26 1988/7/26 2002/11/15除役,2003/4售予智利,更名為F-19 Williams,2003/9/5服役
F-98 Coventry 1982/12/14 1984/3/29 1986/4/8 1988/10/14 2001/12除役,2003/1/14售予羅馬尼亞,更名為F-221 Ferdinand I ,2004/9/9服役
第三批:克倫威爾級(共四艘)
艦名 簽約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F-99 Cornwall 1982/12/14 1983/9/19 1985/10/14 1988/4/23 2011/6/30
F-85 Cumberland 1984/10/27 1984/10/12 1986/6/21 1989/6/10 2011/6/23
F-86 Campeltown 1985/1 1985/12/4 1987/10/7 1989/5/27 2011/4/7
F-87 Chatham 1985/1/28 1986/5/12 1988/1/20 1990/5/4 2011/2/9

 


 

前言

在1966年,CVA-01以及配套的Type-82飛彈驅逐艦遭到取消之後,皇家海軍必須重新思考未來的艦隊規劃。在1967年7月,得到英國政府同意後,英國皇家海軍開始幾個新艦艇的研發計畫,其中一 個是替換羅賽級(Rothesay class)、懷特白級(Whitby class)與李安達級(Leander)等Type-12巡防艦系列的新反潛巡防艦,此即為Type-22型。最初Type-22也打算規劃成類似李安達級的次等廉價艦型 ,純粹用於反潛,預計建造24艘。由於皇家海軍部(Admiralty)設計單位優先進行取代郡級(County class)的防空驅逐艦計畫(即Type-42),導致Type-22巡防艦的進程較為緩慢;為了填補Type-22服役前的空檔,皇家海軍還向民間船廠招標購買一批廉價型巡防艦,即Type-21亞馬遜級(Amazon calss)。此外,在Type-22的研發過程中,荷蘭也曾向英國提議建造共通的反潛巡防艦,不過最後這個提案沒有被採納。最後,首艘Type-22的建造合約終於在1974年簽署,由Yarrow船廠建造。在設計期間,Type-22的艦型不斷放大以增強適航力和艦載裝備,導致成本水漲船高,最後付諸建造的只有14艘。

Type-22雖然掛名巡防艦,事實其排水量上已經達到同時期Type-42驅逐艦的水準,如此不僅能增加燃油、起居與武器裝載空間,提高了持續作戰能力,更能容納足夠的通訊設備與司令部人員,可作為艦隊旗艦之用。動力系統方面,Type-22與Type-42飛彈驅逐艦一樣,都採用複合燃氣渦輪或燃氣渦輪(COGOG)配置 。防空武器方面,Type-22配備英國在1970年代發展的海狼 (Seawolf)短程防空飛彈系統。艦上設有一個大型機庫,艦尾的起降甲板與船舷同寬。Type-22相當重視人員適居性,例如將居住空間遠離輪機室與煙囪等。最初Type-22著眼於反潛作戰,但隨後裝備與噸位逐漸擴充,慢慢地朝向通用驅逐艦的方向發展。由於噸位充足、設計餘裕較多,Type-22在當時經常被視為二次大戰以後皇家海軍最初色的艦艇──當然,背後的代價就是成本過高。

由於Type-22過於昂貴,無法建造足夠的數量來全面取代李安達級,皇家海軍遂在1970年代中期規劃另一種新型巡防艦,對成本有比較大的限制,這就是Type-23公爵級巡防艦的由來。
 

海狼短程防空飛彈

早在1960年代初期,皇家海軍就加入美國陸軍從1959年開始的「撕裂者」(Mauler)野戰自走式短程防空飛彈系統計畫,希望能發展取代皇家海軍的第一代短程防空飛彈──海貓(Sea Cat)系統。當時海貓飛彈完全以人力操控,飛彈本身以次音速飛行,難以應付蘇聯越來越強大的噴射機與反艦飛彈;而撕裂者飛彈系統擁有追蹤與射控雷達,飛彈最大飛行速度達3.5馬赫,無論反應速度或飛行速度都比海貓強得多,正好符合皇家海軍的需要。然而,由於當時電子技術還不夠發達,無法在美國陸軍要求的緊致體積內達成所有的性能指標,所以撕裂者計畫一再延誤,在1963年降級成為一個純技術研發儲備的案子,隨後在1965年遭到取消。

眼看撕裂者系統發展不順,皇家海軍便在1964年啟動自行研發的替代方案,由英國飛機公司(British Aircraft Corporation,BAC)主導,這就是海狼(Sea Wolf)短程防空飛彈系統的由來。在1967年,皇家海軍與BAC,、維克斯(Vickers)與英國航空火箭(Bristol Aerojet)等公司簽約,正式展開海狼飛彈的研發工作,並在1970至1977年進行了漫長的測試,並在1977年安裝於李安達級(Leander class)巡防艦芬尼洛普號(HMS Penelope F-127)號上進行測試,最後在1979年隨著Type-22巡防艦進入 皇家海軍服役,第一代服役型號為GWS.25。海狼與射程較長的海鏢區域防空飛彈出於同一背景,二者可構成一套完整的艦隊防空飛彈網。

值得一提的是,當撕裂者取消之後,美國海軍發展的應急替代方案是利用空軍AIM-7麻雀飛彈發展而來的基本點防禦防空飛彈系統 (BPDMS)並在1967年服役,此種臨時性系統的接戰過程大量仰賴人力操作,而且早期AIM-7飛彈的靈活度以及低空性能都不理想;即便是1970年代上半投入服役的北約海麻雀(NSSM)/改良型點防禦防空飛彈系統(IPDMS),整套系統(含飛彈)的反應速率跟攔截低空目標性能還是不夠理想。相形之下,英國海狼系統投入服役時,堪稱全世界唯一真正適合對付低高度掠海反艦飛彈的艦載短程防空飛彈系統,不僅從接觸目標到發射飛彈接戰的過程全自動化,且對付低空目標的能力、系統反應速率、偵測精確度等都堪稱獨步全球;而西方國家具有同級性能、適合對付新型掠海反艦飛彈的艦載防空飛彈,要等到美國/德國合作開發的RAM以及以色列閃電一型(Barak-1)防空飛彈(1990年代前期服役)以及美國ESSM(2000年代初期服役)。海狼飛彈的試射紀錄相當驚人,曾經攔截下一枚MK-8艦砲發射的4.5吋砲彈,也曾擊落用來測試的飛魚等反艦飛彈,不過往後在福克蘭戰爭中只有擊落阿根廷戰機的紀錄,沒有機會與阿根廷的飛魚反艦飛彈交戰。

GWS.25海狼防空飛彈使用六聯裝飛彈發射器,備用彈則垂直存放於彈藥庫,以人力進行再裝填 。與海貓飛彈類似,海狼飛彈也是一種十分輕巧、射程短的點防空飛彈,其彈長1.9m,彈徑30cm,翼展45cm,彈重82kg,高爆戰鬥部14kg(引信有接觸與近發模式),彈體構型延續海貓的流線風格,一組大面積十字形箭簇翼佔據彈體中段,靠近彈尾處則有一組箭簇型十字控制面。海狼飛彈固態火箭推進,有效射程1000~6000m,有效攔截高度10~3000m。

正進行再裝填的海狼防空飛彈發射器。位於一艘Type-22 Batch3巡防艦上。

海狼飛彈採用自動指揮至瞄準線(Automatic Command to Line of Sight,ACLOS)導引方式,整個射控與雷達、攝影機系統由馬可尼(Marconi)整合開發。在海狼系統中,波長較長、搜索距離大的Type-967 D頻對空搜索雷達提供早期預警,波長較短、精確度較高的Type-968 E頻雷達負責目標追蹤,雷達將目標資料輸入射控電腦並計算出接戰方案與射控參數,然後自動輸入發射器內的海狼飛彈並完成熱機,同時將發射器對準目標方位,整個資料傳輸與備便過程完全自動化,無須人力介入。最早的GWS.25使用一具馬可尼(Marconi)Type-910 I/J頻射控雷達,同時追蹤來襲目標與海狼飛彈,將資料傳至射控電腦計算兩者的方位差,並產出修正指令,透過無線電上傳至飛彈,直到命中目標;每具射控雷達能提供兩個回波頻道,一次導引兩枚海狼飛彈攻擊盧一個目標 。飛彈彈尾有一對測向天線,導引過程中能比較兩天線接收的射控雷達波束是否有方位差,進而修正飛彈保持在雷達波束之中飛行。此外,GWS.25還有一具輔助的CCTV電視追蹤攝影機,主要用於追蹤飛彈尾焰的影像,作為射控電腦計算飛彈與目標誤差的依據。海狼飛彈可選擇由射控雷達全自動操作,或者由人工介入控制;在人工模式下,操作人員透過電視攝影機持續鎖定目標,隨時將目標壓在攝影機螢幕中央的十字線上,便能持續產生控制信號來修正飛彈航向。早期海狼之所以使用電視輔助追蹤,是因為Type-910射控雷達無法有效追蹤高度在2m的掠海飛行目標(會遭受海浪雜波干擾);而在強烈電子干擾或雷達故障的情況下,電視追蹤也不失為一個有效的備份導控裝置。

在往後的改良中,Type-910射控雷達被性能更好的Type-911取代,其中Type-22巡防艦由屬於第二批的勇敢號(HMS Brave F-94)開始換裝。Type-911的雷達基座整合有兩組天線,I頻天線負責追蹤目標,而波長更短的K頻則在射控階段對目標實施鎖定;由於Type-911整體性能大幅提昇,不需要電視攝影機進行修正輔助,不過這具攝影機仍然被保留,用來記錄擊落目標的影像。 原本GWS.25後端處理系統加上Type-910射控雷達,總重量達13.5噸,換裝Type-911射控雷達之後,便大幅減少為5噸。

英國在1980年代開發的GWS.26 Mod2輕量化四聯裝海狼飛彈,最後遭到取消。

從1983年起,英國開始發展新一代的海狼飛彈,稱為GWS.26,配備於當時規劃的Type-23巡防艦上。相較於GWS.25,GWS.26做出許多重大改良:首先,以垂直發射取代Type-22的六聯裝旋轉發射器,免除了再裝填問題, 對抗飽和攻擊的能力大幅提升;第二,以Type-996三維搜索/追蹤雷達取代原本Type-22艦上的Type-967/968搜索與追蹤雷達組合;第三,以Type-911型射控雷達 取代Type-910;而在飛彈本身,GWS.26也換裝新的火箭發動機以及升空轉向階段所需的向量推力控制系統,最大射程從GWS.25的6km增加為10km。

除了GWS.26之外,英國在1980年代還曾經開發一種「射後不理」的主動雷達導引版海狼,稱為GWS.27;由於不再仰賴艦上射控雷達提供照明,同時接戰多目標的能力大增,而且飛彈射程也增至27km,不過這個計畫在1987年遭到取消。

此外,英國在1980年代也曾打算開發一種輕量化的海狼飛彈系統(Lightweight Sea Wolf),稱為GWS.26 Mod2,使用輕量化的Type-911(3)射控雷達,採用四聯裝發射器 ;原本GWS.25海狼飛彈系統包含發射器與Type-910雷達和後端控制系統總重達13.5噸,而輕量化海狼飛彈系統的發射器與Type 911(3)的總重僅5噸。原本皇家海軍打算在無敵級輕型航空母艦和Type-42飛彈驅逐艦裝置輕量化海狼飛彈系統,作為這兩型艦艇原有海鏢防空飛彈的補充;這個計畫原訂在1991年展開,不過最後遭到取消。

在服役生涯中,英國也為海狼飛彈系統提出改良;在2000年代將Type 22的GWS.25 Mod.5與Type 23的GWS.26 Mod.1垂直發射海狼飛彈都升級到Block 2規格,並對後端射控、導引、管理系統進行升級,稱為海狼壽命中期提升(Sea Wolf Mid Life Update,SWMLU)(有關海狼Block 2與SWMLU詳見Type-23巡防艦一文)。

14艘Type-22分為三批,依序分別被歸類為闊劍級(Broadsword class)、拳師級(Boxer class)與克倫威爾級(Cornwall class)。三級艦的艦體基本設計、動力系統都差不多,不過在一些方面仍有不同程度的差異,分別為下:

Type-22第一批──闊劍級

Type-22第一批──闊劍級是最早的Type-22巡防艦 ,總共四艘,在1979至1982年陸續服役,前三艘趕上了1982福克蘭戰爭。由於先前亞馬遜級全部以A開頭的單字命名,因此闊劍級就以B開頭的單字來命名。

闊艦級的尺寸與排水量對當時的巡防艦而言堪稱相當龐大,與Type-42飛彈驅逐艦不相上下。雖然較大的艦體對於耐海性、適居性與持續戰力都很有幫助,但這也是本級艦造價水漲船高的主因之一。由於通貨膨脹以及排水量的不斷放大,過去Type-12M李安達級付諸建造時,每艘成本約1000萬英鎊,到Type-21巡防艦時首艦將近1500萬英鎊;而在Type-22設計階段時,每艘成本粗估已經達到3000萬英鎊;首艘Type-22闊劍號(HMS Broadsword F-88)在1979年服役時,花費竟高達6800萬英鎊,而同年服役的Type-42飛彈驅逐艦格拉斯哥號(HMS Glasgow D-88)造價僅4000萬英鎊。至1982年,Type-22巡防艦的單價已經上漲到1.27億英鎊。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批Type-22的艦體長度,基本上是基於當時達文波特船塢(Devonport Dockyard)的巡防艦維修廠站(Frigate Refit Complex )的尺寸。

闊劍級最大的特色,也就是Type-22在一般人心目中的第一印象,就是沒有中口徑艦砲,艦上的砲式武器僅兩門20mm防空機砲,一方面是受到1960至70年代相當流行的「飛彈將完全取代火砲」的思想 (在1960年代服役的美製李海級飛彈巡洋艦同樣也放棄了美國海軍慣用的五吋艦砲),而能省下艦砲的經費自然也是當時預算困窘的皇家海軍所樂見。在一般艦艇上會用來裝置艦砲的艦首A砲位上,闊劍級則是裝置了四具單管法製飛魚反艦飛彈發射器。Type-22巡防艦上共 有兩座GWS.25海狼飛彈發射器,分別設置在船樓前方以及艦尾直昇機庫上方,共備彈32枚;兩座配合海狼飛彈的Type-910射控雷達則分別設置在艦橋後方頂部以及後桅杆後方。

闊劍級採用複合燃氣渦輪或燃氣渦輪推進系統(Combined Gas turbine Or Gas turbine,COGOG)主機包括兩具高速航行用的TM-3B燃氣渦輪,以及兩具RM-1C巡航用燃氣渦輪。水下偵測方面,闊劍級配備Type-2016主/被動艦首聲納,此一聲納亦配備於Type-42雪菲爾級飛彈驅逐艦與改良後的Type-12 I李安達級(Leander class)上。作戰系統方面, 闊劍級的沿用Type-21巡防艦的電腦輔助行動資訊系統(Computer Assisted Action Information System,CAAIS)。

 

福克蘭戰爭

皇家海軍Type-22艦群。

前三艘闊劍級參與了 福克蘭戰爭。1982年5月1日上午,一支由約翰.伍德(John Woodard)指揮的英國艦隊接近福克蘭史坦利港準備進行岸轟時,發現港口周遭海域被阿根廷佈設了水雷,懷疑周遭有阿根廷潛艦出沒,便取消了岸轟作業,派遣Type 12I羅賽級(Rothesay class)巡防艦亞爾茅斯號(HMS Yarmouth F101)與闊劍級的光輝號(HMS Brilliant F-90)兩艘反潛巡防艦,花了一整天進行反潛搜索,並多次投擲深水炸彈。在晚間八點時,光輝號與一艘潛艦聲納接觸,對其發動攻擊但沒有命中。這艘潛艦就是阿根廷的聖路易號(San Luis),是該國兩艘德製209型潛艦之一,稍後她回報阿根廷當局,宣稱用魚雷擊中一艘英國艦艇,不過事實上該艦在這次接敵中雖然兩度進入射擊陣位,但都因射控系統失效而無法發射魚雷。約翰.伍德在航海日誌中嘲弄了敵方潛艦艦長,寫道:「如果這傢伙在 皇家海軍接受訓練,他早就被掃地出門了」──不過英國艦隊 在追殺了20小時後也是徒勞無功 。由於聖路易號上的阿根廷官兵對於反潛實力雄厚的英國艦隊感到敬畏,因此在幾次接戰機會中,只敢在較遠的距離(8000m以上)發起攻擊,而且不使用會直接暴露自身方位的主動聲納進行最後標定,導致攻擊成功率陡降。

在福克蘭戰爭中,阿根廷的三艘潛艦 始終是英國特遣艦隊的心腹大患,尤其是兩艘德製209型;反潛機艦只要一嗅出風吹草動,英國艦隊便動輒全盤更改原有作戰計畫,並全力進行反潛作戰,甚至不惜更改航線,往往使艦隊抵達預定目標的時間受到延誤。雖然英軍在4月24日擊沈阿根廷的美製古比級潛艦聖大菲號(Santa Fe was),但始終逮不到兩艘209型。事後世人才得知,阿根廷在福克蘭戰爭期間僅有聖路易號與聖大菲號兩艘潛艦能夠航行(另一艘209型在船塢中整修),前者由於機械問題始終無法有效遂行任務 ,進行過兩次失敗的攻擊(共發射三枚魚雷)後就返回阿根廷本土整修,後者則在開戰初期就被擊沈 。整個福克蘭戰爭期間,英國特遣艦隊總計動用12艘水面船艦、6艘核能攻擊潛艦、25架直昇機來搜索阿根廷的兩艘柴電攻擊潛艦。

總結以上,阿根廷潛艦在戰爭中的確對英國艦隊造成了相當的嚇阻,使其花了不少資源心力在預防阿根廷潛艦的攻勢,多多少少影響與延誤了原訂的作戰行程,而多次「反潛大追擊」根本是草木皆兵,兩百枚反潛魚雷與無數深水炸彈都 被扔向實際上不存在的敵人,甚至多次將鯨魚誤認為是敵方潛艦(當時福克蘭水域附近是鯨魚交配季節,鯨魚的叫聲強大,可以在海中傳遞上百公里,而皇家海軍聲納監聽人員經常無法分辨鯨魚叫聲與潛艦主動聲納拍發生聲)。依照光輝號(HMS Brilliant F-90)上的人員披露,有一次光輝號的聲納顯示兩個接近的目標,光輝號的指揮官認為可能是潛艦,隨即下令發射兩枚魚雷,然而隨後艦上人員卻發現他們擊中的是兩頭鯨魚,英軍直昇機都能看到鯨油浮出水面;同一天傍晚,光輝號的反潛直昇機又對一個可疑的目標發動攻擊,但最後發現命中的仍然是鯨魚。另外,在1982年5月左右,幾艘皇家遠征艦隊艦艇追蹤水下可疑目標長達三天,最後也發現是幾條鯨魚。

除了阿根廷潛艦之外,讓情況更複雜的是蘇聯海軍也大舉派遣兵力監視英國特遣艦隊以及整個福克蘭戰爭的進展,試圖得知皇家海軍在遠洋作戰的能力以及暴露出來的問題;這包括動用部署在非洲安哥拉的盧安達(Luanda)的Tu-95RTs遠程偵察機追蹤英軍特遣艦隊航空母艦(在戰爭期間多次以不到300公尺的高度從特遣艦隊的競技神號與無敵號兩艘航空母艦上飛過),部署各種情報蒐集船隻──包含擁有各種精密完善情報截收設備的Project 394B Zaporozhye(CCB-501)專業情報船以及大量擁有相關設備的偽裝漁船、商船──在福克蘭群島、亞松森島和英軍特遣艦隊周邊執行電子情報監視SIGNT);此外,從4月中旬起,蘇聯海軍一個以一艘克列斯塔i級(Project 1123 Kresta I-class)飛彈巡洋艦Moskva號為首的一個水面戰鬥群(包含5艘作戰艦艇、後勤船隻和14架Ka-25s反潛直昇機)在南大西洋海域活動,依托奈及利亞拉哥斯(Lagos)、盧安達和剛果Pointe Noire等港口基地活動,整場戰爭中都在英阿交戰區域邊緣進行各種監視和情報蒐集活動。當然,蘇聯也很可能派出潛艦,例如福克蘭戰爭期間美國海軍確認一艘蘇聯Project 641狐步級(Foxtrot class)柴電攻擊潛艦從非洲安哥拉(Angola)出發,但沒有資料可以確定該艦是否前往福克蘭海域執行任務或去追蹤英國特遣艦隊航空母艦;而伴隨Zaporozhye(CCB-501)一同活動的可能還包括一艘Project 671維克多級(Victor class)核能攻擊潛艦(日後直到1984年3月,Zaporozhye都與一艘Project 671攻擊潛艦合作,在蘇格蘭西北部海域觀測北約的反潛作業能力),這艘探測船當時幾乎是跟隨英軍派遣的三艘核能攻擊潛艦──快捷級(Swiftsure class)的華麗號(HMS Splendid S-106)、斯巴達號(HMS Spartan S-105)以及邱吉爾級(Churchill class)的征服者號(HMS Conqueror S-48)在4月11日左右抵達福克蘭周邊水域。因此,蘇聯潛艦也成為英國特遣編隊必須提防與獵殺的目標,例如亞爾茅斯號(HMS Yarmouth F101)巡防艦的艦長就曾宣稱在戰爭期間攻擊過一艘蘇聯回聲二級(Echo II class)潛艦。

在 福克蘭戰爭中,英國特遣艦隊的反潛作業並不算成功,主要是因為皇家海軍缺乏在南大西洋的水文資料,因此不清楚其聲納系統在這個海域的作用距離和特性,使得皇家海軍在超過六週的戰事中都沒能進行過有效的反潛作戰作為。雖然如此,皇家海軍還是順利執行了原訂的作戰行動,而且並未被阿根廷潛艦擊沈任何一艘船隻 。在戰爭期間,勢單力薄的阿根廷潛艦兵力,並無法扭轉英國特遣艦隊的整體優勢。

由於當時Type 22上的海狼防空飛彈是剛服役的新系統,軟體仍有缺陷,因此包括BAE System、Marconi等與海狼防空飛彈和艦載作戰系統相關的承包商派遣工程師隨艦出征;這些工程人員在交戰期間表現英勇盡職,在敵火之下蒐集艦上戰鬥系統的數據,回報BAE System在英國本土的本部,立刻做出工程修正,修正的軟體隨即回傳前線,由Type 22艦上的工程人員進行修改。此外,當Type 22在交戰時海狼飛彈系統失效或艦上出現敵火損傷時,這些工程師也曾參與修復,讓海狼飛彈系統重新工作。 

在整場福克蘭戰爭中,總共有兩艘闊劍級巡防艦闊劍號(HMS Broadword F-88)以及燦爛號(HMS Brilliant F-90)曾發射海狼防空飛彈接戰敵機,而這些也是海狼飛彈在福克蘭戰爭中全部的實戰經驗。在五月12日,燦爛號與Type-42飛彈驅逐艦格拉斯哥號(HMS Glasgow D-88)一同編組,對阿根廷在福克蘭上的史坦利港機場進行砲轟。結果兩艦在任務中遭到兩波各4架阿根廷A-4天鷹式攻擊機的先後轟炸。格拉斯哥號打算以海鏢防空飛彈接戰,但臨時卻發現海鏢飛彈發射器的線路故障而無法動作 ;這支特遣分隊只能靠著燦爛號的海狼飛彈還擊, 在阿根廷第一波攻擊中以海狼飛彈直接命中4架A-4中的2架,還有一架在閃避海狼飛彈時操過過量而撞毀在海面,這是海狼飛彈第一次在實戰中發射的紀錄,戰果相當輝煌。然而,五分鐘後 第二波4架A-4攻擊機抵達,這回燦爛號的海狼飛彈系統由於先天設計的問題,被蛇行迴避的敵機迷惑而無法接戰,結果格拉斯哥號遭兩枚千磅炸彈擊中,雖然沒有爆炸,不過該艦依舊被迫退出 皇家海軍遠征特遣艦隊返國修理;而在第二波攻擊中,燦爛號本身也被A-4的機砲砲彈擊中,受到輕傷。

在5月21日,英軍 正式登陸東福克蘭群島西北側聖卡洛斯灣(San Carlos Bay),闊劍號(HMS Broadword F-88)與隨行的Type 12李安達級巡防艦亞爾古號(HMS Argonaut F-72)在當地時間上午10時25分左右遭到阿根廷匕首式軍機的攻擊,闊劍號發射海狼飛彈前夕被數枚阿根廷軍機的30mm砲彈擊中,隨後射出的海狼防空飛彈擊落一架 匕首式;在10時51分,另一批三架阿根廷匕首式機隊攻擊了燦爛號,三機都由於電路問題而無法投彈,只能以30mm機砲掃射燦爛號,造成該艦上層構造與作戰中心受到輕微損傷、多人受傷,海狼飛彈發射器的主電源纜線也被砲彈破片切斷,不過隨艦的馬可尼公司工程師隨即從機艙直接引出一條電纜線,懸吊在船舷並接上發射器,使海狼飛彈發射器恢復工作。總計在5月21日的攻擊中,阿根廷空軍共出動72架次攻擊英國特遣艦隊,擊沈Type 21巡防艦熱情號(HMS Ardent F-184),亞爾古號與郡級巡洋艦恩特林號(HMS Antrim D-18)都被炸彈命中(未引爆)而暫時退出戰鬥,然而阿根廷空軍本身也損失慘重,在皇家海軍海獵鷹戰機以及軍艦、地面防空火力之下折損9架幻象-3戰機、六架A-4攻擊機(4架A-4Q與2架A-4C)、2架普卡拉輕型攻擊機以及4架直昇機。

在5月23日凌晨4時左右,在聖卡洛斯水域巡邏的燦爛號與Type-12I羅賽級(Rothesay class)巡防艦亞爾茅茲號(HMS Yarmouth F-101)在福克蘭群島的利夫利島(Lively Island)迫近一艘阿根廷小型船隻摩蘇南號(ARA Monsunen),該船原為英國船隻,在阿根廷入侵福克蘭時被阿軍俘虜,後用來為福克蘭群島上的阿根廷佔領軍進行補給。一架搭載SBS突擊隊的山貓式直昇機在凌晨4時首先發現摩蘇爾號,企圖攔截並命之投降,但遭到船上阿軍以機槍等輕武器射擊而放棄,而接著燦爛號與亞爾茅茲號就前來攻擊摩蘇南號。亞爾茅茲號率先以艦上4.5吋艦砲轟擊該船,摩蘇南號則向海岸邊逃竄,最後衝上海灘擱淺以避免遭到擊沈。由於無法接近到能精準攻擊的距離,兩艘皇家海軍船艦最後放棄砲擊並返回聖卡洛斯水域

在1982年5月25日阿根廷的國慶日攻勢中,以超低空衝向闊劍號的阿根廷A-4攻擊機,

附近水花是皇家海軍艦艇防空砲火。隨後闊劍號就被這個機組的投擲的炸彈擊中,

然而炸彈在引爆之前就穿過艦體落入海中。

阿根廷A-4攻擊機的HUD畫面,此時該機正以機砲掃射闊劍號。

闊劍號被炸彈擊穿起降甲板,損毀了停在艦尾的大山貓式直昇機。

阿根廷軍機投擲的炸彈貫穿闊劍號的起降甲板並落入海中。

在5月24日,當闊劍號與一艘Type-42飛彈驅逐艦科芬特里號(HMS Coventry D-118)在福克蘭史坦利港外海執行巡邏任務(保護英軍在聖卡洛斯的錨地不受空襲)時,闊劍號發現來襲的阿根廷軍機,隨即通知英國航艦起飛的海獵鷹戰機加以攔截,並以擊落三架 阿根廷幻象/匕首戰機。

5月25日 阿根廷國慶日當天,闊劍號與科芬特里號遭阿根廷軍機連番轟炸;當天下午,四架各搭載兩枚千磅傳統炸彈的阿根廷A-4天鷹式攻擊機巧妙地利用福克蘭陸地的地形掩護低空迂迴飛行,分成兩組各兩架由不同方位先後進場,直到發起攻擊前夕才低空進入海面直奔目標,此時兩艘英艦才得知敵機來襲。科芬特里號的射控雷達受 福克蘭地形干擾而無法鎖定敵機,而闊劍號海狼短程防空飛彈系統的雷達鑑別度較高,鎖定了第一批敵機,但由於兩架敵機相距太近,射控雷達在一開始將其當成同一個目標;後來敵機逼近時,雷達系統分辨出目標為兩個,結果當時仍有缺陷的海狼飛彈射控系統遭到混淆,無法定出接戰順序,結果立刻當機,至此兩艘英艦只能以人力操作的20mm防空機砲以及水兵手中的步槍朝敵機射擊。頭兩架A-4以闊劍號為目標 ,投下兩枚1000磅炸彈,其中一枚炸彈以淺角度接觸水面彈起並擊中闊劍號,穿入機庫並擊毀了庫內的山貓式直昇機, 然後從機庫另一側穿出,落海之後才爆炸,故只對闊劍號造成輕微的火災與傷亡。

闊劍號在海狼飛彈故障後通知科芬特里號,指稱該艦已無法提供掩護,故科芬特里號便獨自行動,企圖掉頭撤退。接著,第二波兩架敵機在此時迫近,此時闊劍號的海狼飛彈的電腦系統已經重新啟動,艦上人員以電視攝影機手動鎖定敵機,不料轉向中的科芬特里號卻在此時橫越闊劍號前方,擋住了攝影機視線以及海狼飛彈的彈道,使得闊劍號無法接戰!結果科芬特里號首當其衝,遭三枚250kg炸彈命中左舷,20分鐘內翻覆沈沒 ,隨後闊劍號救起了科芬特里號的170名生還者。

當時海狼飛彈系統是甫服役的新系統,的確出現若干缺陷,例如雷達系統常無法有效鎖定低空蛇行或以斜角接近的目標;此外,海狼飛彈系統會將遠處緊密編隊飛行的目標當作同一個,等距離近到雷達足以分辨機群有幾架時,射控電腦就會因為分不出先後接戰順序而當機,需要重新啟動。 然而整體而言,海狼短程防空飛彈在福克蘭戰爭中算是一種相當有效的武器,只要能正常工作,就很有把握擊中目標。

一艘從福克蘭群島回航的Type 22(應為燦爛號),右舷滿是阿根廷戰機機砲命中的彈孔。

依照福克蘭戰爭的經驗,日後Type 22第二批加強了防空與電戰自衛武裝,包括加裝Oerlikon與英國製造研究公司(British Manufacture and Research Company,BMARC,爾後成為MSI Defense)合作開發的GCM-AO2(日後升級為AO3構型)防空機砲等。GCM-AO3使用Oerlikon KCB 30mm 75倍徑砲身,砲座由BMARC開發(動力式、具有穩定能力),射速650發/分,有效水平射程10km,有效防空射程2.75~3km,使用彈種包括動能穿甲彈(APDS)與高爆彈(HE),砲身俯仰速率75度/秒,砲身俯仰範圍-15~+80度,水平迴旋速率50度/秒。GCM-AO3具有砲位上操作( locally controlled,LOCSIG,重2000kg,備彈165~250發)、遠隔遙控( remotely controlled,REMSIG,重2150kg,備彈250發)或無人自動化控制( autonomously controlled,AUTSIG,重2050kg,備彈320發)等三種構型可選擇,其中GCM-AO3-1/2可在砲位上操作或由作戰中心遙控,GCM-AO3-3則省略砲位上的射手席,單純由外部遙控,而皇家海軍最後以GCM-AO3-2最為普遍。

Type 22巡防艦上的GCM-AO3雙聯裝30mm機砲。

Type-22第二批──拳師級

Type-22的第二批──拳師級基本上是闊劍級的加長版 ;最初英國政府只打算購買三艘第二批Type-22,根據1981年英國國防白皮書,在當時業已訂購、建造的六艘Type-22(包含四艘第一批與二艘第二批)之後,只會再 繼續訂購一艘Type-22第二批(即HMS Brave F-94)。之後在1982年初,英國又簽約訂購第三艘Type-22第二批(即HMS Bloodhound)。1982年爆發的福克蘭戰爭證實Type-22是一個成功的設計,為此英國在福克蘭戰後增購四艘Type-22,以取代戰爭中折損的艦艇;其中,前兩艘 延續Type-22第二批的設計,後二艘則是根據福克蘭戰爭經驗而新設計的Type-22第三批(見下文) 。值得一提的是,這兩艘增購的Type-22由史文.杭特造船廠(Swan Hunter Shipbuilding)建造,打破了先前Type-22完全由Yarrow廠建造的局面。爾後由於後續的Type-23巡防艦進度延遲,英國政府又繼續增購二艘Type-22第三批 ,使其總數達到四艘。

由於此時達文波特船塢的巡防艦維修廠站尺寸已經擴大,所以前兩艘拳師級(F-92、93)的艦體得以允許增長12.5m,艦首亦加高以增加耐海性能,滿載排水量高達4800ton,超越Type-42飛彈驅逐艦甚多。艦體加長的部位為有上層結構的部分,多出的空間用於擴充艦隊指揮 設備以及相關人員起居所需的空間。最後四艘本級艦(F-94~96、98)進一步擴大機庫並強化了飛行甲板結構,使其能操作較更大更重的海王(Sea King)反潛直昇機 (先前的Type-22只能操作大山貓反潛直昇機);機庫能容納兩架中型的大山貓直昇機,或者一架海王/梅林(1998年起陸續交付)大型反潛直昇機。

Type 22第二批的勇敢號(HMS Brave F94)的GCM-AO3-2雙聯裝30mm機砲正在射擊。

攝於1998年6月15日。

作戰系統方面,拳師級以新的電腦輔助指揮一型(Computer Assisted Command System,CACS-1)取代闊劍級的CAAIS;隨著日後的改良,第一與第二批Type-22的戰鬥系統都統一成CACS-5。本級艦勇士號(HMS Braver F-93)配備情報統合裝備。從拳師級起的Type-22開始配備大型的2031(Z)低頻被動式拖曳聲納(詳見Type-23巡防艦一文)。 前兩艘拳師級(F-92、93)的海狼飛彈仍使用Type-910射控雷達;福克蘭戰爭暴露出Type-910射控雷達的一些問題,例如追蹤低空目標時,容易被海面造成的二次反射路徑(second path reflections)迷惑而難以追蹤目標;因此拳師級從三號艦(F-94)開始,就以改良後的Type-911雷達取代Type-910。Type-910使用頻率更高的K頻,解析度更好,能大幅改善這個問題。主機方面,除了勇敢號(HMS Brave F-94)以SM-1C高速燃氣渦輪代替TM-3B之外,其餘均與闊劍級相同。在其他方面,拳師級與闊劍級大致上差不多,不過本級艦勇氣號(HMS Brave F-94)使用Type-967M雷達。

命名方面,在福克蘭戰爭爆發之前訂購的三艘拳師級仍延續闊劍級,以B開頭單字命名。最初命名為Bloodhound的四號艦隨後被改為倫敦號(HMS London F-95)。第五、第六拳師級則被命名為雪菲爾號(HMS Sheffield F-96)與科芬特里號(HMS Coventry F-98),以紀念在福克蘭戰爭中被擊沈的兩艘Type-42飛彈驅逐艦雪菲爾號(D-80)與科芬特里號(D-118)。

在1997年6月下旬,Type 22 Batch 2的海狸號( HMS Beaver F93)抵達即將歸還中國的香港,協助撤離

香港政府與駐軍的相關資產;負責載運物資的是圓桌武士級登陸艦珀西瓦里爵士號(Sir Percivale L3036)。

這兩艘艦艇都是當時皇家海軍派往遠東的Ocean Wave 97特遣編隊的一部分。

Type-22第三批──克倫威爾級

在1980年代末期出現的最後一批Type-22──克倫威爾級,在武裝配置上有較大的改進 。如同前述,Type-22第三批最初只打算建造二艘,後來由於Type-23巡防艦進度延遲,遂在1985年追加訂購兩艘,使總數達到四艘,全都以C開頭的單字命名。

在福克蘭戰爭期間,沒有艦砲的Type-22第一批無法提供登陸部隊岸轟火力支援;而實際運用上,艦砲許多用途和經濟性也不是飛彈可以完全取代;因此,克倫威爾級的艦首A砲位裝回了一門Mk-8 4.5吋艦砲,並在2000年代升級為輕量化、具有匿蹤外殼的MK-8 Mod.1。反艦飛彈方面,本級艦以二 組美製四聯裝魚叉反艦飛彈取代前兩批Type-22的飛魚飛彈,反艦火力倍增。防空武裝方面,Type 22第三批取消了原本的Oerlikon/BMARC 20mm與30mm機砲,加裝一具荷蘭製門將(Goalkeeper)近迫武器系統(CIWS), 並在艦橋上方兩側各加裝一座GSA-8海弓箭(Sea Archer 30)光電射控儀指揮來指揮20mm機砲。 由於原始設計已經沒有理想的空間放置門將近迫武器系統,因此只好安裝在前桅杆前方,正前方被Type-911射控雷達遮蔽,正後方被桅杆擋住,只能朝兩舷開火。由於艦首已經加裝MK-8艦砲,因此新增的魚叉飛彈就橫向設置在艦橋後方、門將系統前方的位置,為此原本位於此處的艙室被移除;而原本設置在船樓前部兩側的20mm機砲也為了避開魚叉飛彈的尾焰向後挪到艦舯兩側魚雷管兩側的位置。在2000年代由於任務轉變,克倫威爾級拆除了20mm機砲與魚雷發射器,在兩舷加裝四管Outfit DLF-3水面假目標誘發射器。

反潛方面, 以克倫威爾級新的Type-2050大型低頻艦首主/被動聲納取代過去的Type-2016 中頻聲納。反潛直昇機方面,克倫威爾級的直昇機操作能力與拳師級相同,能容納兩架大山貓反潛直昇機或一架海王大型反潛直昇機 ,或者是一架1990年代末期開始服役的梅林(Merlin)重型反潛直昇機。艦體方面,克倫威爾級的長度進一步增加,滿載排水量增至4900ton。克倫威爾級的主機與前兩批Type-22有所不同,高速燃氣渦輪為兩具Spey SM-1A,巡航用燃氣渦輪則為兩具Tyne RM-3C。整體而言,克倫威爾級的防空與反艦能力都獲得強化,戰力較前兩批Type-22更加均衡。

暮遲

在1994年11月8日,英國與巴西政府簽約,將四艘Type-22第一批(闊劍級)全數除役並售予巴西,展開其生涯的第二春1995到1997年陸續交付。最初據說這批巡防艦轉手後會拆除20mm防空機砲,在艦首加裝波佛斯MK-2 57mm快砲,原先位於艦首的飛魚飛彈則移至兩舷原20mm機砲砲位。不過似乎由於預算刪減,最後這四艘Type-21 Batch 1並沒有經過大幅度改良,以兩座開放式砲塔的舊型Bofors 40mm 60倍徑機砲代替原位置的20mm機砲,原本飛魚反艦飛彈並未更動。

(上與下)拳獅號除役後在2004年8月皇家海軍實彈演習中作為靶艦被擊中的畫面。該艦被兩枚魚叉

反艦飛彈命中,分別由水面船艦與潛艦發射。一枚魚叉飛彈擊毀直昇機庫,另一枚從左舷水線穿入。

拳師級則在1990年代末期至2000年代初陸續除役 。在2003年1月12日,英國與羅馬尼亞簽約,將倫敦號(HMS London F-95)與科芬特里號售予羅馬尼亞海軍,使得這個原本僅擁有小規模近岸海軍的北約新加盟國擁有較現代化的制海能力;這兩艦在轉手時經過一些改良,包括加裝AMS射控系統、新增兩座Maersk的MCF-2000顯控台、BAE的MPS-2000通訊系統、C-Flex資料鏈系統(目前整合有Link-11,未來可與Link-16/22相容)、DL-12T誘餌發射器、全球海上衛星救難安全系統、GPS以及新型慣性導航系統,並 在艦艏加裝一門OTO 76mm Super Rapid型快砲以及搭配的光電射控系統,同時拆除原本的海狼防空飛彈系統。科芬特里號於2004年9月9日移交給羅馬尼亞海軍,更名為斐迪南號(Regele Ferdinand  F-221),而倫敦號則於2005年4月21日移交給羅馬尼亞,更名為瑞吉娜.瑪麗亞號(Regina Maria F-222)。在2009年7月16日,羅馬尼亞在巴黎航太展上與法國MBDA簽約,購買垂直發射型MICA防空飛彈系統(VL MICA),並以之取代該國兩艘Type-22巡防艦原本的海狼防空飛彈系統。此外,本級艦雪菲爾號在2003年4月 被出售給智利,更名為威廉斯號(Almirante Williams F-19),2003年9月5日移交。而沒找到買主的拳師號與勇氣號(ex-HMS Brave F-94) 則在2004年8月作為艦隊實彈演習標靶遭到擊沈(兩艦被擊沈時,只達到原始預定壽命的一半)。

至於艦齡較新的Type-22第三批克倫威爾級則繼續為皇家海軍效力,與Type-23公爵級巡防艦一起構成英國皇家海軍的骨幹。英國下一代水面作戰艦艇FSC未來水面艦艇從1990年代研擬以來,歷經無數波折,終於在2010年3月25日正式定案,由BAE System進行設計,計畫名稱確定為Type-26巡防艦,首艦希望能在2021年左右服役,在2020年代陸續替換皇家海軍陣中的Type-22第三批與Type-23型巡防艦。

原本皇家海軍打算讓四艘Type-22第三批能服役到2019年以後,然而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重創了英國原已經捉襟見肘的財政,英國政府被迫以大砍國防預算來因應。根據2010年10月19日出爐的戰略與防衛報告,英國國防部在2010年結束前就將皇家方舟號(HMS Ark Royal R-07)與獵鷹GR.9戰機除役,光輝號(HMS Illustrious R-06)航空母艦在2014年提前除役封存,只保留海洋號兩棲突擊艦當作直升機預備艦;兩艘阿爾賓級(Albion class)兩棲船塢運輸艦從2011年開始只保留一艘在值勤狀態,另一艘則停泊封存,直到值勤的那艘進塢大修才進行輪替。勤務艦艇部分, 補給艦喬治堡號(RFA Fort George A-388)與貝里夫號(RFA Bayleaf A-109),以及2007年才服役的灣級後勤/登陸艦拉傑斯灣號(RFA Largs L-3006)在2011年4月除役。此項艦隊裁減的另一重要決定將皇家海軍的驅逐艦/巡防艦總數減為19艘四艘Type-222第三批在2011年4月結束前全數除役,只保留六艘Type 45飛彈驅逐艦以及13艘Type 23巡防艦;因此,四艘Type-22第三批就從2011年2月至6月除役完畢,而這四艦的魚叉飛彈系統則在2013年移植到六艘Type 45飛彈驅逐艦之中的四艘。 英國內部有人批評提前除役四艘2第三批Type 22是個非常粗糙短視的決定,因為此時四艘克倫威爾級至少還能服役5至10年,甚至坎貝爾頓號(HMS Campbeltown F-86)剛剛在2009年完成一項價值數百萬英鎊的維修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