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X-2忠武公李舜臣級飛彈驅逐艦

(上與下)KDX-2首艦忠武公李舜臣號(DDH-975)。

KDX-2二號艦文武大王號(DDH-976)

俯瞰文武大王號

KDX-2三號艦大柞榮號(DDH-977)。

大柞榮號(DDH-977)參與日本在2015年10月18日舉辦的國際觀艦式,畫面中該艦正進入日本橫須賀港;

近處是日本海自三艘也準備參與觀艦式的潛艦(兩艘蒼龍級與一艘親潮級)。

兩艘KDX-2,攝於美韓聯合軍事演習。

一艘破浪前進的KDX-2

KDX-2王建號(DDH-978)在2014年7月參與環太平洋演習(RIMPAC 2014)進入夏威夷珍珠港的畫面。

2015年美韓海上聯合演習的韓國海軍編隊畫面,包含兩艘KDX2飛彈驅逐艦(最前、最後)以及兩艘KDX3神盾驅逐艦。

最近處是KDX2的姜邯贊號(DDH-979),接著是KDX3的栗谷李珥(DDG-992)

(上與下)KDX2的六號艦崔瑩號(DDH-981),此時尚未裝置國產KVLS垂直發射單元,可以看到B砲位的四組八聯裝

MK-41垂直發射單元安排在左側以同出空間。

崔瑩號(DDH-981)在2015年10月中旬在慶祝韓國海軍建軍70週年時的照片。注意到B砲位右側已經安裝三組韓國國產

八聯裝KVLS垂直發射單元,加上原本的四組MK-41八聯裝垂直發射單元,總共有56個垂直發射管。

完成改裝後的第二批KDX-2的前部垂直發射器組,左側(近)是四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單元,右側(遠)

是三組八聯裝KVLS垂直發射單元。

崔瑩號在2015年10月中旬在慶祝韓國海軍建軍70週年的操演活動的畫面。

正離開英國朴次茅茲軍港的姜邯贊號(DDH-979)

(上與下)在2019年5月新加坡國際海事防務展(IMDEX 2019)的崔瑩號。

崔瑩號艦首甲板。攝於新加坡國際海事防務展(IMDEX 2019)。

崔瑩號前部船艛,攝於新加坡國際海事防務展(IMDEX 2019)。

崔瑩號船艛正面。注意B砲位兩側各有一座附防盾的12.7mm機槍,這是因應2010年代

索馬利亞反海盜護航任務而增加的裝備。

崔瑩號後部,可以看到兩組四聯裝反艦飛彈發射器,後部船艛依序設置SPS-49對空搜索雷達、STIR240照射雷達

以及門將30mm近迫武器系統。攝於新加坡國際海事防務展(IMDEX 2019)。

韓國刊物公布的第二批KDX-2想像圖,換裝高性能相位陣列雷達。目前韓國海軍正規劃六艘KDX-2A,

配備神盾系統 與AN/SPY-1F相位陣列雷達,預計2019至2026年服役。

第二批KDX-2的電腦模擬。

一種第二批KDX-2的模型。與上兩幅想像圖相較,此模型取消了原本設在後部桅杆的SPS-49長程對空搜索雷達。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忠武公李舜臣級飛彈驅逐艦/大韓民國

(Choongmoogong Yi Soon Shin class)

承造國/承造廠 大韓民國/

DDG-975、977、979:大宇重工(Daewoo Heavy Industries)玉浦廠

DDG-976、978、981:現代重工(Hyundai Heavy Industries)蔚山廠

排水量(ton) 滿載4800
尺寸(公尺) 長154.4公尺 寬16.9公尺 吃水4.3
動力系統/軸馬力 CODOG

LM-2500燃氣渦輪*2/53640

MTU 20V956-TB92柴油機*2/8000

雙軸

航速(節) 30
續航力(海浬)

4000/18節

偵測/電子戰系統 AN/SPS-49(V)5 2D長程對空搜索雷達*1

Signnal MW-08 3D C頻對空/平面搜索雷達*1

Daewoo SPS-95K導航雷達*1

AN/UPX-27K敵我識別系統(IFF)

SLQ-200(V)5K SONATA電子戰系統

CSEE DAGAIE MK.2干擾彈發射器*4

SLQ-261K TACM魚雷反制誘餌系統

AN/SLQ-25A拖曳式魚雷反制系統

聲納 ATLAS DSQ-21BZ主/被動艦首聲納*1

ADD SQR-220K拖曳陣列聲納*1

射控/作戰系統

KDcom-2戰鬥系統

Signaal STIR-240射控雷達*2

乘員 乘員185名,必要時可額外搭載195人
艦載武裝 MK-45 Mod4 五吋62倍徑艦砲*1

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系統(VLS)*4

(目前裝填標準SM-2 Block3A防空飛彈,DDH-978以能增加海麻雀ESSM短程防空飛彈)

八聯裝KVLS垂直發射系統*3(DDH-978以後裝備, 可裝填K-ASROC垂直發射反潛火箭、天龍陸攻巡航飛彈)

21聯裝MK-49 RAM公羊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1

四聯裝魚叉或SSM-700K反艦飛彈發射器*2

三聯裝324mm MK-32 Mod5魚雷發射器*2(使用MK-46魚雷)

30mm門將近迫武器系統(CIWS)*1

12.7mm機槍*4(2010年代加裝)

艦載機 超級大山貓MK.99反潛直昇機*1~2
姊妹艦

兩批各三艘─

艦名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DDH-975 忠武公李舜臣號(Choongmoogong Yi Soon Shin) 2002/5/22 2003/12/2
DDH-976 文武大王號(Munmu the Great) 2003/4/11 2004/9/30
DDH-977 大柞榮號(Daejoyoung) 2003/11/12 2005/6/30
DDH-978 王建號(Wang Gun) 2004/8/17 2005/5/4 2006/11/10
DDH-979 姜邯贊號(Gang Gamchan) 2006/3/16 2007/10/2
DDH-981 崔瑩號(Chae Yeon) 2006/10/20 2008/1

 


  

起源

KDX-2是韓國海軍構建21世紀初期新一代韓國海軍主力陣容而進行的「韓國驅逐艦實驗」(Korean Destroyer Experimental,KDX)計畫中的第二階段。相較於KDX-1,KDX-2除了尺寸更大之外,最大的不同在於KDX-2擁有區域防空飛彈系統,以艦隊防空為主要任務。第一代KDX-1在設計與性能上有許多不足,包括航行穩定性不夠、後續升級空間不足等,而這些都是KDX-2改進的要點 。

由於KDX-2進行時適逢亞洲金融風暴,重創了韓國的經濟,故此計畫是在嚴格的成本控管下完成;由於第一代KDX-1設計有所缺陷,只建造三艘就停產,因此後續精進的KDX-2成為韓國海軍很重要的造艦計畫。韓國海軍最初預計建造三艘KDX-2,爾後則增至六艘,分成兩批各三艘;在2004年中,又有消息指出 韓國考慮進一步增購另外6至7艘KDX-2,很可能將由大宇重工承造。KDX-2的基本設計由現代重工(Hyundai Heavy Industries)負責,合約於1996年簽訂,而建造工作由現代重工與大宇重工(Daewoo Heavy Industries)一同執行;此外,KDX-2也獲得國外廠商的技術支援,例如美國DAVIS在2001年與韓國簽約,負責KDX-2的電子裝備配置工程。前六艘KDX-2的建造業務由大宇 重工玉浦廠與現代重工蔚山廠兩廠平分,以交替輪流的方式各造三艘。

命名方面,KDX-2延續KDX-1以韓國史上君王、名將名的準則,首艦忠武公.李舜臣號(DDH-975)冠上16世紀朝鮮名將李舜臣的名字。李舜臣在1592年日本豐臣秀吉派兵攻打朝鮮時,率領人類海戰史上第一批鐵甲艦──出色的「龜甲艦」, 屢次大破日本水軍,遂被朝鮮君王封為忠武公。李舜臣在韓國人心目中的地位崇高,相當於18世紀末著名的納爾遜(Adm. Horatio Nelson)勳爵在英國人心中的地位。

KDX-2首艦李舜臣號在2002年5月22日下水,在2003年初展開為時約一年的海上測試,並在2003年12月交艦成軍;而後續的KDX-2則以平均每年一艘的速率陸續成軍。二號艦文武大王號(DDH-976)則是紀念7世紀鮮羅王朝的一位國王,他是至今全球唯一將自己陵墓建在水下的君王;至於四號艦王建號(DDH-978)則是紀念當年一統朝鮮半島的高麗王朝開國君王。

KDX-2首艦忠武公李舜臣號(DDH-975)在2002年5月22日大宇重工玉浦廠進行下水典禮的照片。

KDX-2四號艦姜邯贊號(DDH-979)在2007年10月2日下水時的照片。

 

基本設計

一張KDX-2早期階段的想像圖。

KDX-2光是在外觀上就與KDX-1有頗大的差異。KDX-2是 韓國第一種引進匿蹤技術的艦艇 ,由DAVIS與德國IABG公司協助進行匿蹤設計規劃,在降低RCS與紅外線訊號方面都考慮到了。KDX-2的上層結構較KDX-1更洗鍊簡潔,並且往內傾斜10度以降低RCS,此外KDX-1的格子桅也被KDX-2捨棄,代之以匿蹤性較佳的塔狀合金主桅。不過KDX-2的艦面上還是有許多林立的裝備、天線、欄杆等,因此整體匿蹤效果勢必不如法國拉法葉級之類匿蹤設計較徹底的艦艇 ;而韓國海軍宣稱KDX-2的雷達截面積相當於1200ton的巡邏艦 。為了得到最佳的電子系統安裝佈局,DAVIS公司進行了模擬與分析作業,並以模型評估各系統在艦上的運作效能,使這些系統在KDX-2上能獲得最佳的運作效率與生存性,避免相互干擾之類的狀況發生。KDX-2的上層結構封閉性較KDX-1更強,是抗戰損與抗NBC能力強的堡壘型 ,艦內空間充裕而寬敞;不過為了減輕重量,KDX-II的上層結構仍採用現代化艦艇逐漸捨棄的鋁合金材料。本級艦的戰情室位於船艛結構內主甲板的位置,戰情室艙壁設有功夫龍防彈板,降低遭受戰損時指揮中樞遭到破壞的機率。動力系統方面,KDX-2仍沿用與KDX-1一樣的複合燃氣渦輪與柴油機(CODOG),主機也與KDX-1相同。

KDX-2編制185名人員,此外艦上還可容納至多195名額外人員,例如登陸部隊。值得一提的是,KDX-2也是韓國海軍第一種設有女性人員專用寢室與起居設施的艦艇,以因應女性人員的編制。

武器系統

KDX-2從四號艦王建號(DDH-978)開始,將艦艏MK-41 VLS的配置變更至左側。

其右側加裝韓國自行開發的八聯裝KVLS垂直發射器。 在2009年時,王建號只加裝一座

八聯裝KVLS單元,日後增至三座。

王建號試射K-ASROC紅鯊反潛火箭的畫面(由KVLS發射器發射),攝於2009年。

武裝方面,KDX-2與KDX-1也有很大的不同。 第一批三艘KDX-2的艦首B砲位中央安裝了四組八聯裝美製MK-41垂直發射系統(VLS),從王建號(DDH-978)開始的第二批三艘則把四組MK-41移到左邊,在B砲位另外加裝韓國自行開發的八聯裝KVLS垂直發射系統(詳見KDX-3一文),能配備 韓國 自行開發的K-ASROC紅鯊反潛火箭與天龍陸攻巡航飛彈(詳見KDX-3一文);最初第二批KDX-2只裝備一座KVLS八聯裝垂直發射單元, 爾後(約在2014年以後)增至三座,使得MK-41與KVLS的發射管總數增至56管。防空武器方面,前艘三KDX-2的MK-41發射器內配備美製標準SM-2 Block3A區域防空飛彈,後三艘則增加美製新型海麻雀ESSM短程防空飛彈的運用能力。在2004年的試射中,李舜臣號以一枚SM-2 Block3A防空飛彈擊落113km外的目標。近迫防空方面,KDX-2的機庫上方與KDX-1一樣安裝一具荷蘭門將近迫武器系統,但在艦橋後方則裝置一具美製21聯裝MK-49公羊(RAM)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最初 韓國海軍考慮的是由MK-15方陣近迫武器系統的砲座與雷達搭配11聯裝公羊飛彈發射器組成的「海公羊」近迫武器系統,但最後仍採用與美國、德國海軍相同的21聯裝MK-49發射器),這使得KDX-2的近程防空自衛體系更為完備。除了RAM外,最初KDX-2曾考慮的短程防空飛彈選項還包括以色列製閃電(Barak)短程防空飛彈系統,不過由於成本等因素而放棄。

除了強化防空能力之外,KDX-2在反水面能力也有增進,主砲改採一門美製MK-45 Mod4 五吋62倍徑艦砲,使用傳統砲彈時射程較原先五吋54倍徑型增加兩倍,並能使用射程117km的美製EX-171增程GPS導向砲彈(ERGM),對地打擊能力大幅增加;而KDX-2也是美國海軍本身之外,第一艘配備MK-45 Mod4增程型主砲的艦艇。韓國海軍的MK-45 Mod4主砲由美國授權韓國WIA(World Industries Ace)製造,在2007年5月28日,KDX-2的二號艦文武大王號(DDH-976)在鎮海灣進行火砲射擊訓練時發生膛炸意外, 砲身受損,一度使外人指責WIA生產的5吋62倍徑砲管品質;不過事後調查顯示WIA生產的砲身質量合格,真正的問題出在砲彈本身,可能意味該艦的平時彈藥保養管理有所不當。反艦飛彈方面,KDX-2一開始配備八枚美製RGM-84D魚叉Block 1C反艦飛彈,日後則換裝韓國國產的SSM-700K海星反艦飛彈的艦艇(詳見KDX-3一文),成為第一種部署此型飛彈的韓國艦艇。反潛方面,除了增加具有距外反潛能力的VLA外,KDX-2其他都與KDX-1相同,包括兩具美製MK-32三聯裝魚雷發射器 ,聲納系統也完全相同。

艦尾配置一座直昇機庫,搭載英製超級大山貓(Super Lynx)MK.99反潛直昇機;雖然只有一個單一的機庫,但是機庫與庫門的寬度卻很大,且艦尾輔降系統設有一組分叉的雙滑軌,一條沿著艦體中軸線筆直通向機庫,另一條彎曲的軌道則通向機庫靠近右舷側,顯示艦上最多可容納並操作兩架大山貓直昇機;這種設計與日本海自高波級驅逐艦的延伸型輔助降落系統(E-RAST)相似,讓單一機庫能同時操作兩架直昇機。

因應2009年以來的索馬利亞反海盜護航勤務,KDX-2在艦上設置四挺附有防盾的12.7mm機槍,分別設置在主桅杆兩側以及船艛前方兩側(垂直發射器旁)

在KDX-2上測試的韓國國產SSM-700K海星反艦飛彈。

電子裝備

電子系統方面,KDX-2的主要對空搜索雷達與KDX-1大致上與相同 ,包括AN/SPS-49(V)5 2D長程對空搜索雷達與Signnal MW-08 3D C頻對空/平面搜索雷達各一,但射控雷達則換成功率更高、天線尺寸更大的STIR 240(其天線直徑240cm,STIR 180則為180cm),以配合射程較長的標準SM-2飛彈。艦上的作戰系統為英國BAE System與三星Thales(2015年6月賣給韓華集團,更名為韓華Thales,在2016年10月又更名為韓華系統)合作開發的KDcom-2,基本上是KDX-1的KDcom-1的擴充版 ,主要變更是增加標準SM-2防空飛彈與RAM短程防空飛彈的運用能力;為了開發KDcom-2,韓國在1999年2月與BAE System簽署價值7400萬美元的合約 。由於搭配標準SM-2飛彈的美國原裝WDS MK-14武器指揮系統的舊式軍規硬體(如UYK-44電腦)早已停產,因此KDcom-2系統透過加裝模擬卡的方式來執行WDS MK-14的各種程式。艦上的STIR-240照明雷達負責標準SM-2防空飛彈中途飛行階段的上鏈傳輸以及終端照射工作,其後端整合了美國雷松提供的OT-134控制系統 來產生與SM-2相容的信號。

KDX-2的電子戰系統與KDX-1基本相同(國產化程度可能更高),包括韓國國防科學研究所(ADD)整合的SLQ-200(V)5K SONATA電子戰系統 ,其下整合有美國ARGOSystems的AR-700電子支援/反制系統與APECS-2電子支援系統,以及四具法國CSEE DAGAIE MK.2干擾彈發射器(這些 歐美子系統應都已授權韓國生產) ,此外還有美製AN/SLQ-25A拖曳式魚雷反制系統以及韓國ADD主導開發的SLQ-261K TACM魚雷反制 誘餌系統 。SLQ-261能使用不同種類的誘餌,包括製造強大噪音屏障來遮蔽船艦的噪音誘餌,或者是模仿來襲魚雷尋標器信號、製造假回波迷惑魚雷的誘餌(資料庫中需事先儲存該型號魚雷的尋標器信號);敵方魚雷來襲時,由SLQ-261投擲誘餌構成第一道屏障,萬一魚雷越過並仍朝船艦而來,SLQ-25A拖曳式魚雷反制誘餌就構成最後一道屏障。KDX-2也有繼續沿用若干KDX-1的裝備,包括聲納系統、AN/UPX-27K敵我識別系統以及KNTDS整合資料鏈系統等。

(上與下)崔瑩號(DDH-981)的主桅杆,桅杆前方裝置一座STIR 240照射雷達,桅杆中部裝置

一座Daewoo SPS-95K導航雷達天線,頂部裝置一座Signnal MW-08 3D C頻對空/平面搜索雷達

;桅杆上部兩側以及頂部裝置電子截收天線,而桅杆基部兩側則是SLQ-200(V)5K SONATA

電子戰系統的主動反制天線。

KDX-2首艦忠武公李舜臣號(DDH-975)機庫近照,機庫頂部兩側各裝一座

SLQ-261K TACM魚雷反制誘餌的發射器。

SLQ-261K TACM反魚雷誘餌正在發射。

崔瑩號(DDH-981)的SLQ-261K TACM反魚雷誘餌發射器

,攝於新加坡國際海事防務展(IMDEX 2019)。

崔瑩號(DDH-981)的CSEE DAGAIE MK.2誘餌發射器

,攝於新加坡國際海事防務展(IMDEX 2019)。

崔瑩號(DDH-981)的Signnal MW-08 3D C頻對空/平面搜索雷達

,攝於新加坡國際海事防務展(IMDEX 2019)。

崔瑩號(DDH-981)的SLQ-200(V)5K SONATA電子戰系統的主動反制天線

旁邊還有12.7mm重機槍。攝於新加坡國際海事防務展(IMDEX 2019)。

 

 

 

評析

整體而言,KDX-2雖然沒有多目標監控能力出色的相位陣列雷達,但配備SM-2區域防空飛彈以及短程/近迫防空系統、新型防空戰鬥系統並採用垂直發射系統作為投射裝置,所以整體防空實力也有水準以上的表現,綜合戰力優於KDX-1。

索馬利亞反海盜勤務

在2008年,鑑於索馬利亞海盜活動日漸猖狂,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於該年6月2日和10月20日分別通過第1816號和1838號決議案,允許外國軍艦進入索馬利亞領海追捕海盜,並可使用「必要方法」打擊在國際水域活動的海盜。隨著2008年底 中國宣布派遣軍艦至索馬利亞海域之後,韓國也開始積極規劃護航事宜。在2009年1月中旬韓國與日本的元首會談中,日韓就索馬利亞護航任務達成相關合作共識,雙方各派遣艦艇至索馬利亞海域,可依照申請兩國船舶相互護航,並分享船舶航行與海盜的情資。

韓國派往索馬利亞的首艘艦艇是KDX-2的文武大王號(DDH-976),在2009年3月13日從韓國鎮海軍港出發,艦上額外搭載30名韓國海軍特種部隊 (UDT/SEAL),攜帶一架超級大山貓直昇機以及一艘RHIB突擊艇,以執行各種護航、臨檢與海/空救援活動 ;而韓國方面稱派往亞丁灣執行護航的兵力(包含海軍艦艇與特種部隊)為「青海部隊」。 「青海部隊」加入以美國為首的第151特遣群(Combined Task Force 151,隸屬於美國部署在中東的第五艦隊,以巴林為駐地),一同執行打擊海盜、反襲擊等任務,以保障行經索馬利亞海域的 韓國船隻的安全。

在2011年1月15日,一艘韓國三湖海運的一萬噸級化學原料運輸船「三湖珠寶號」在安曼與印度之間的印度洋北部水域遭到索馬利亞海盜劫持,而當時在亞丁灣海域輪值護航勤務的 韓國海軍KDX-2型艦崔瑩號(DDH-981)隨後便趕去救援 。由於先前三湖海運的「三湖夢想號」在2010年4月4日被索馬利亞海盜劫持,連人帶船扣押217天之後,韓國政府在2010年11月初以天價的950萬美元將之贖回,創下史上最長劫持時間以及最高額贖金的紀錄;僅兩個月後,索馬利亞海盜又故計重施找 韓國同一家公司開刀,顯然是食髓知味;因此,韓國政府立刻決定「不談判,不付贖金」,不惜一切代價救回人船,而營救行動的代號為「亞丁灣黎明」(Dawn of Gulf of Aden)。在1月18日夜間,青海部隊趁海盜搭乘小船企圖劫持另一艘蒙古籍船隻時,首度發動進攻並嘗試登上三湖珠寶號,結果被海盜的火力擊退;此次行動中有數名海盜落海, 韓國特種部隊則有三人中彈受傷。在1月21日 凌晨,由於獲知海盜母船即將接近,青海部隊便再次發起進攻;崔瑩號在凌晨4時28分首先以艦砲射擊來轉移海盜注意力,隨後韓國海軍特種部隊二十多人分乘三艘RHIB小艇逼近三湖珠寶號;在艦上大山貓直昇機以12.7mm機槍射擊三湖珠寶號船橋的掩護下,特種部隊登上該船,後與海盜展開激戰;在登船過程中,直昇機上的狙擊手成功射殺一名在船橋的海盜,迫使在海面上的其他五、六艘海盜小艇退避。 韓國特種部隊奪回船橋後,花費三個多小時逐一搜索全船,最後順利奪回 三湖珠寶號並解救所有船員,整個作戰持續了4小時58分鐘。13名劫船的海盜中,有8名被擊斃,另5名都遭到生擒;在交戰過程中,三湖珠寶號的船長 在船橋操船,遭海盜以槍射擊腹部,槍戰結束後被美軍直昇機送往附近醫院;在21日的交戰中,韓國特種部隊無人傷亡。「亞丁灣黎明」不僅是韓國展開索馬利亞護航勤務之後的第一次重大勝利 ,更是韓國軍方有史以來,第一次在海外獨立執行實戰任務。

KDX-2A

一種版本的KDX-2A模型,裝備一個美國AN/SPY-1F相位陣列雷達的塔式桅杆。

在2009年10月13日,韓國海軍在雞龍台基地舉行的國政監查會議上公布第二批六艘KDX-2(又稱KDX-2A)飛彈驅逐艦的建造計畫,預算規模達3萬億韓元以上,預計在2019至2026年間服役 。KDX-2A將做出重大改良,艦上將配備高性能相位陣列防空雷達與先進防空作戰系統,最有可能的選擇是美國AN/SPY-1F相位陣列雷達系統以及神盾系統的衍生型 (其他可能使用的系統如美國的AN/SPY-3 X波段主動相位陣列雷達、歐洲Thales的APAR/SMART-L等組合)。韓國海軍表示KDX-2A將成為未來 韓國機動艦隊的骨幹, 由於2009年起韓國海軍多了索馬利亞勤務,現階段六艘KDX-2之中,通常有三艘正在接受維修或派遣參與聯合演習、海外勤務,因此作為韓國常備艦隊的兵力顯得不足,有必要繼續擴充驅逐艦隊的兵力。

依照2013年12月下旬的消息,韓國第二批KDX-2A考慮的雷達與作戰系統選項,包括韓國LIG Nex1集團的LIG海軍情報戰鬥系統(LIG Intelligent Naval Combat System,LINCS)、三星-Thales集團的系統(可能基於IMAST整合桅杆系統而開發)、美國洛馬(Lockheed Martin)的AN/SPY-1F相位陣列雷達、美國雷松(Raytheon)AN/SPY-3 X波段主動相位陣列雷達、Thales荷蘭分公司的APAR/SMART-L雷達組合等。KDX-2A滿載排水量勢將放大,在2009年規劃時預估滿載排水量增至5600噸級,到了2013年底時又有增至8000噸的說法.隨後,韓國新一代驅逐艦項目名稱改為KDDX國產驅逐艦計畫 ,排水量約6000噸級,在2019年10月啟動開發工作,首艘可望在2023年服役。

以KDX-2衍生武庫艦

2019年韓國國民議會進行的對政府機構年度審計中,韓國海軍提出發展航空母艦、核子動力攻擊潛艦等極具也新的項目;此外,也包括比較實際的第二批KDX3神盾驅逐艦重型驅逐艦、聯合火力支援艦、「武庫艦」等。其中,韓國版的「武庫艦」打算以KDX-II型驅逐艦為平台,搭載大量「玄武-2」彈道飛彈和「玄武-3」對地巡航飛彈,採購2至3艘。韓國海軍發展「武庫艦」,是在萬一朝鮮發動先制打擊時,能會消滅韓國陸軍部署的各種車載彈道/巡航導彈單位,而部署在船艦上就比較能在先制攻擊中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