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飛彈突擊艇

台灣海軍50噸級的「海鷗」飛彈快艇隊。台灣海軍在1980年代初期建成50艘海鷗飛彈快艇,至2012年除役完畢。

而台灣國防部參謀本部在2018年初啟動的「微型飛彈突擊艇委製案」,也是建造一種噸位類似的飛彈突擊艇,

艇上不搭載射控系統,完全依賴資料鏈由船艦或陸基單位提供目標資料,概念上相當於陸上

機動反艦飛彈發射車的延伸。

 

──by captain Picard

 


 

概念起源

在2017年12月29日,中山科學研究院公告名為「微型飛彈突擊艇委製案」的公開徵詢(屬於規劃研究),公開徵求廠商的可能提案,在2018年1月19日截止投標。隨後在2018年1月5日的邀商說明會上,中科院說明「微型飛彈突擊艇」滿載排水量約45噸,全長約21.4公尺,全寬約5.4公尺,吃水2.4公尺,滿載時最高航速35節以上,以35節最高航速的續航力至少達100浬,耐波性要求在蒲氏五級風以下可正常執行任務、蒲氏七級風以下結構與穩度無航行安全顧慮,船體結構上可採玻璃強化塑膠(FRP)或鋁合金兩種(都必須考慮飛彈發射尾焰對船體的影響),船體外型具雷達匿蹤設計;每艘突擊艇只需編制四名操作人員(另一說是2至3人就可操作),突擊艇要有自動化的輪機控制系統以利操作之,操控台可以發射飛彈,艇上設置普通的導航與通信設備即可;在招商說明會中,中科院並未具體提出戰鬥系統與武器裝置,只說明每艘突擊艇要裝備兩枚飛彈。中科院在招商說明會中並詢問,是否可由單一或多家船廠聯合,在4年內籌建完成60艘匿蹤式微型飛彈突擊艇。說明會上中科院官員強調,此時這項計劃目前還在評估中(此時只是規劃研究案),並未完成建案;舉行說明會是先聽取國內造船業對此案的意見與成本的估算,待彙集各方意見與初步構想後,才會決定是否要進入下一階段的建案程序。

依照「上報」的報導,此種微型飛彈突擊艇的構想,是來自於2017年12月參謀總長李喜明上將在國防部戰術戰法研討會中提出。此案目標是建造一種不具有戰鬥系統與雷達的突擊艇,每艘搭載兩枚反艦飛彈,外型與塗裝都比照民用漁船或遊艇,混淆敵軍偵蒐;平時這些「微型飛彈突擊艇」分散部署於台灣各個小型漁港,戰時從各漁港出擊,在陸上觀測通信系統或海上大型主戰艦艇引導下,發射反艦飛彈專門攻擊敵方大型登陸艦,讓敵軍防不勝防。此外,艇上可以搭載人員攜行式的刺針防空飛彈,以反制敵軍空中威脅。此種「微型飛彈突擊艇」只會佈署於距岸40公里以內、岸基觀通系統與火力支援涵蓋範圍內遂行作戰。概念上,「微型飛彈突擊艇」相當於把陸基岸置雄風反艦飛彈發射單位放在小型快艇上,延伸部署範圍。知情人士指出,考量國內造船產業的技術與能量,中科院自製的反艦飛彈也是現成的,建造這種簡單的飛彈突擊艇並不太困難,若能在今年內(2018年)建案並編列預算審議,2019年就可以進行合約設計,開標、簽約發包給民間船廠並開工建造,首艇在2020年就可望下水,能相對較快速地形成戰力,在蔡英文政府任期內(2016至2020年)就可以看見績效。

在2018年1月8日,國防部發出新聞稿證實,國防部參謀本部依國軍「濱海決勝、灘岸殲敵」作戰構想,在有效運用國防資源及發揮不對稱戰力的思維下,指導海軍研究建造「匿蹤微型飛彈突擊艇」,預計在4年內建造60艘45噸的匿蹤微型飛彈突擊艇。軍方表示,此案目前進度是依「國軍武器裝備獲得建案規定」,由中科院按建案程序實施評估作業及規格擬定中;中科院已於1月5日召開邀商說明會,向國內船廠徵詢相關意見,以獲得相關規格、價格等建案需求資料。國防部表示,全案將於完成建案、並報請權責長官核可後,再納入施政計畫執行。「匿蹤微型飛彈突擊艇」如經總統蔡英文核定,即可由海軍編列預算委託民間廠商建造,預計4年後即可成軍,成為蔡總統任內首項全新國防建案。

軍方表示,國防部去年修正軍購建案程序,過去軍種從「作戰需求」(作需)、「系統分析」(系分)、「投資綱要」(投綱)等程序逐一完成的建案作業,除非是「戰備急需」,否則最少需要一年時間才能跑完;但現在新修訂的建案程序,由軍種計劃部門發起,可以委由中科院來執行,期程也可大幅縮短為數個月。此一構想國安高層至今沒有意見,成案的機率頗高。

正反意見

對於這種「微型飛彈突擊艇」,台灣海軍內部有不同聲音,認為這個「由上而下」的決定有嫌倉促、欠缺周詳考慮。首先,此種「微型飛彈突擊艇」的尺寸與2012年7月全面除役的47噸海鷗級飛彈快艇相近,其任務則與2011年全數服役的30艘「光華六號」飛彈快艇(排水量186噸,裝有四枚雄風二型反艦飛彈)重疊。載台設計上,海鷗飛彈快艇搭載的兩枚長3.4公尺、重537公斤的雄風一型反艦飛彈(已除役),若要搭載兩枚長4.8公尺、重685公斤的雄風二型反艦飛彈,此種小型船體可能面臨重心的問題;此外,雖然中科院要求「微型飛彈突擊艇」在蒲氏五級風以下可正常執行任務、蒲氏七級風以下結構與穩度無航行安全顧慮,但台灣海峽的風浪經常是在五級風浪以上 (冬季風浪尤其更高),則這種小艇是否能實際發揮有效戰力讓人存疑。

部署上,這些微型飛彈突擊艇平時打算分散部署在各個小型漁港,然而在這些非軍事化港口中這些飛彈平時如何儲存與管理,都沒有配套措施。作戰上,以過去海鷗飛彈快艇的操作經驗顯示,這種排水量不滿50噸級的小艇耐海能力太差,艇員操作時都只能站著,環境極其惡劣艱辛,在長年風急浪高的臺灣海峽很難有效作業並發揮戰力(在船體劇烈顛簸時若強行發射反艦飛彈,可能使初始航道偏離過大,增加脫靶機率甚至直接失控撞海), 某些季節與海象下甚至連離港出海都有困難;招標書中要求50噸以內的「微型飛彈突擊艇」搭載比海鷗級更重的反艦飛彈,還要求五級海象以內可以正常出海(通常至少500噸以上的船艦才能滿足),這種要求根本脫離現實。此外,「微型飛彈突擊艇」完全依賴體系支持,不具備自主作戰能力(沒裝載戰鬥系統與雷達),透過海軍大成資料鏈系統從陸地指揮基地或大型軍艦取得目標資料,才能使用反艦飛彈攻擊在視距以外的目標;然而萬一爆發戰事,海軍通信系統勢必被干擾,且海上大型軍艦可能早已部署、疏散到其他海域,無法支援「微型飛彈突擊艇」。屆時,微型飛彈突擊艇很可能根本得不到大型艦艇或陸基單位的目標指引資料,只能接近到目視距離才能選擇攻擊目標,如此作戰效益以及存活率都將大打折扣,幾乎與二次大戰時期的魚雷艇無異。從兵力與人事結構上,這個構想也沒有經過良好規劃配套;這些搭載飛彈的船艇必須由軍官艇長來管控,然而近年國軍持續精簡人事(且招募面臨嚴重缺口),在沒有進行整體考量之下,想在短短四年內擴增60艘45噸匿蹤微型飛彈突擊艇,加上現役30艘光華六號飛彈快艇,海軍根本沒有這麼多人力來操作與維持;而且這麼多低階軍官職缺,未來海軍內部能否有足夠的升遷管道也是問題。

依照稍後參謀總長李喜明對「微型飛彈突擊艇」的說明,表示此構想來自於2016年7月1日錦江級巡邏艦金江號(PG-611)誤射一枚雄風三型的事件,他因而體會到「有些系統不用出海也可以遠距殲滅敵軍艦艇」。因此,構想建造60艘排水量40餘噸的微型飛彈突擊艇,平日進駐各商港或漁港,等同於60個位於沿海港內的飛彈發射陣地;而一旦出海接戰,規劃中作戰半徑為50海浬(仍在陸基觀通與指管範圍與制海火力支援範圍內),等於將岸置反艦飛彈火力涵蓋範圍向海上延伸近50海浬。李喜明認為,這種「狼群戰術」,敵軍將防不勝防,正是以小搏大的不對稱的戰法。李喜明在2018年1月11日前往國防大學,以近3個小時,向國軍高階指揮參謀班師生細心講述他耗費近10年所構思的防衛作戰「戰術戰法」,其中包含他主張的微型飛彈突擊艇,獲得不少將領與學官的認同。但李喜明強調,不對稱、非正規的手段並非隨處可用,各軍種基本戰力與傳統部隊仍然必須建構;「非正規、不對稱」是採零和理論,「只能用在決戰時刻」。

部分將領對李喜明的構想表示支持。將領指出,60艘微型飛彈突擊艇,如以海軍1/3戰備、1/3訓練、1/3維保慣例來推測,戰時應是2至5艘一起行動,每艇裝備兩枚雄風二型飛彈,可以攻擊4至10艘敵方大型艦艇;如每艘突擊艇編制四人,每個2至5艘突擊艇的編隊,約需由8至20人操作。該將領認為,空軍過去曾嘗試以AT-3教練機外掛兩枚雄二空射型,陸基的雄風機動飛彈車一次可以裝載4枚雄風二型;而裝備簡單的微型突擊艇要裝載兩枚雄風二型,中科院應能克服技術問題;這些微型快艇就在眼皮底下作戰,不必出港也能發揚火力,敵軍艦艇將防不勝防。

外界懷疑,由高層主導的「微型飛彈突擊艇」構想是參謀本部見急就章,想在蔡英文政府第一任任期屆滿前就能看到具體績效(其他海軍主戰艦艇造艦計畫仍須漫長的時日),並響應蔡英文政府「五加二」振興經濟計劃中的「國防」領域、使台灣造船產業獲得利益,彌補「康平專案」獵雷艦案在2017年12月解約而對「國艦國造」政策造成的打擊。「康平專案」解約後,一時之間台灣沒有任何正在進行的海軍造艦案;而其他台灣海軍規劃執行中的造艦案如潛艦國造、新一代飛彈巡防艦、船塢運輸艦等都還停留在紙面設計階段(唯一完成設計工作的「鴻運」船塢運輸艦也由於預算不足、船廠缺乏意願而多次流標,直到稍後2018年3月才由台船得標),距離開始建造和成軍都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無法及時在蔡英文政府第一任任期內看見具體績效。

更重要的是,包括潛艦、獵雷艦、船塢登陸艦、新一代飛彈巡防艦等海軍主要造艦計畫,對於台船以外絕大多數的中小型船廠而言,規模與技術門檻都過高;原本台灣政府推行「國艦國造」希望能造福台灣的造船業,然而實際執行,大部分主要造艦案幾乎都會流向台船,甚至連海巡署「籌建海巡艦艇發展計畫」中規模最大的4000噸級巡防艦也由台船得標,使得其他中小型船廠在海軍造艦計畫難以施展;而慶富承接的獵雷艦案規模明顯超過該廠財務能力,又挪用軍方資金、詐領造艦貸款進行無關投資而導致無法履約,進而打擊了台灣銀行界對台灣造船業的信心,銀根更加緊縮。在這種情況下,「微型飛彈快艇」技術門檻低得多,台灣多數中小型船廠理論上都沒有問題,更適合發包給台船以外的船廠。

此外,依照李喜明的構想,微型飛彈突擊艇不僅外型與民間遊艇類似,而且不採用傳統海軍塗裝,而採用類似一般民間遊艇的塗裝,希望徹底達到欺敵避敵效果。在2018年9月10日,聯合報引述消息人士指出,這樣的構想已經引發海軍基層疑慮,認為此舉恐將違反「武裝衝突法」。飛彈突擊艇外型設計可以類似民用舟艇,但仍然必須有可辨識的塗裝(如果只開啟與民間遊艇相似的導航雷達,同樣能使敵方無法從電子截收裝置判斷身份,造成識別困難,而且完全合法);但如果外觀沒有軍艦塗裝、舷號與軍方旗幟,「就跟海盜沒兩樣」。國際間的「武裝衝突法」中有「軍事需要原則」與「目標區分原則」,「軍事需要原則」順應交戰現實,認為只要有必要,使用多少兵力都是合理、合法,為使敵人屈服而採取作戰行動也是正當,但在軍事上不必要行動是禁止的;「目標區分原則」可分人的軍事目標與物的軍事目標。在針對人員的軍事目標方面,將戰場上出現的平民與武裝部隊人員區分成加為「非戰鬥員」與「戰鬥員」;在武裝衝突期間,只能針對具有戰鬥能力的「戰鬥員」實施攻擊,不得對非戰鬥員、平民實施攻擊,且不得攻擊喪失戰鬥能力的戰鬥員。如果微型飛彈快艇搭載武力,卻沒有任何塗裝、舷號與軍方旗幟等可以識別為「作戰單位」的標誌,屆時敵方將更有理由不經明確識別,就逕自對所有目標實施無差別攻擊。

計畫執行

2018年上半,台灣海軍在台灣多個漁港進行模擬測試,以現役的光六飛彈快艇進駐漁港,並進行戰術掩蔽、快速出港等演練,模擬結果顯示概念可行,而噸位比光六艇更小的「微型飛彈突擊艇」機動進駐漁港更不成問題。依照台灣方面統計,台灣本島有150個漁港,而澎湖、綠島及金門、馬祖等離島則有89處;平時微型飛彈突擊艇可進駐這些漁港,並在情勢需要時機動出港,成為海上的飛彈機動發射載台,發揮「機動、奇襲」效果,敵方雷達上難以判斷這些小目標到底是一般漁船還是「微型飛彈突擊艇」。

在2018年8月31日,國防部編列的民國108年度(2019年)國防預算公開部分送交立法院。其中在海軍裝備方面,在民國108至118年度(2019至2029年)編列總計316億3844萬3000元新台幣預算來建造「微型飛彈突擊艇」,擔任海上快速反應兵力,平時執行打擊任務及支援戰演訓,戰時應付突發狀況執行攻擊任務。「微型飛彈突擊艇」採取分散配置,視敵情與任務需要即時調整。微型飛彈突擊艇配備兩枚雄二反艦飛彈與若干肩射剌針防空飛彈,可部署在漁港,由2到3名軍士官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