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傳級飛彈巡防艦

美國在2015年移交台灣的派里級飛彈巡防艦蓋瑞號(USS Gary FFG-51),拍攝時仍為滿裝,艦首仍有MK-13飛彈發射器。

美國在2015年移交台灣的派里級艦泰勒號(USS Taylor FFG-50)。此時該艦已經移除MK-13飛彈發射器。

在2017年5月13日,台灣購買的兩艘派里級抵達左營。此為 銘傳號(FFG-1112 ex-FFG-50 Taylor ) 。

注意主桅杆上有個白色半球型天線罩,這是配合SH-60B反潛直昇機的海鷹資料鏈(Hawk Link)的

SQR-4艦載資料鏈終端,先前成功級並未配備;此外,也可以看到主桅杆側面的OE-82衛星通信天線,

這也是美國首次移交台灣的裝備。

 逢甲、銘傳兩艦在改裝復原工程中,為MK-75 76mm快砲換裝匿蹤砲塔殼。

(上與下)在2019年8月上旬,海軍公布銘傳艦(PFG-1112)的AN/SQR-19拖曳陣列聲納操演畫面。

AN/SQR-19聲納放列任務須由四名官兵共同操作,資深士官在主控台控制絞車收/放的速度,

此外需有兩名人員在聲納陣列放列口附近協助,將角盤上的聲納電纜從艦尾緩慢放入水中水展開。
 

(上與下)在2019年9月28日停靠於基隆港、首次對公眾開放參觀的銘傳艦(PFG-1112)

(上與下)銘傳艦前部船艛、桅杆。攝於2019年9月28日基隆港。

銘傳艦的後部船艛,包括煙囪、直昇機庫等。攝於2019年9月28日基隆港。

銘傳艦直昇機甲板上的S-70C(M)反潛直昇機。攝於2019年9月28日基隆港。

銘傳艦船艛上的76mm快砲,已經換裝匿蹤砲塔殼。攝於2019年9月28日基隆港。

銘傳艦船艛上左舷。艦體左側換裝一艘RHIB突擊艇以及新的吊艇起重機,這是美國派里級服役末期改裝的裝備,

強化海上攔檢能力。攝於2019年9月28日基隆港。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銘傳級飛彈巡防艦/台灣
承造國/承造廠 美國/

FFG-50──Bath Iron Works, Bath, Maine

FFG-51──Todd Pacific Shipyards, San Pedro

尺寸(公尺) 長138

寬13.7 吃水4.9

排水量(ton) 標準:3010

滿載:4100(長艦身構型)

動力系統/軸馬力 COGAG

LM2500燃氣渦輪*2/41000 單軸CRP 單舵

輔助動力單元*2/350

航速(節) 30
續航力(海浬) 4500(20節)
偵測/電子戰系統 AN/SPS-49A(V)1長程2D對空搜索雷達*1

AN/SPS-55平面搜索雷達*1

AN/SLQ-32(V)2/5電子戰系統*1

MK-36 干擾彈發射器*2(SRBOC)

聲納 AN/SQS-56艦首聲納*1

AN/SQR-19拖曳陣列聲納*1

射控/作戰系統 JTDS艦載戰鬥系統

MK-92射控系統(包括CAS天線組與STIR照明雷達各*1)

SYS-2(V)2整合自動偵測追蹤系統(IADT)

AN/SQQ-89(V)9反潛作戰系統

乘員 214
艦載武裝

MK-75  62倍徑三吋(76mm)快砲*1

MK-13單臂防空飛彈發射器*1(使用 標準SM-1防空飛彈、魚叉反艦飛彈等,彈庫容量40枚)

三聯裝324mm MK-32 Mod 17魚雷發射器*2(使用MK-46魚雷)

MK-15方陣近迫武器系統(CIWS)*1

艦載機

S-70C(M)1/2反潛直昇機*2


數量:目前2艘

艦名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在台服役時間
PFG-1112 銘傳(ex-FFG-50 Taylor ) 1982/12/18 1983/11/19 1984/11/7 2015/7/23 2018/11/8
PFG-1115 逢甲(ex-FFG-51 Gary) 1983/5/5 1983/11/5 1984/12/1 2015/5/8 2018/11/8

 


 

起源

在1990年代,台灣海軍分批陸續從美國引進8艘諾克斯級 (Knox class)級巡防艦,台灣海軍稱為濟陽級。 雖然濟陽級有效強化了台灣海軍的反潛戰力,但這批軍艦移交台灣時就已經有20餘年的艦齡,不僅機械狀況日益老化,而且仍然採用蒸汽推進系統 ,所需的人力、操作的複雜度以及潛在危險性都高 ,對台灣海軍造成的後勤壓力與日遽增 。例如2007年新聞曾傳出八艘濟陽級中,有七艘都發生艦砲砲機漏油的情況,海陽號(FF-936)某次大修時發現鍋爐受損不輕,但由於海軍經費不足,導 致該艦隨後長達九個半月無法出海值勤;而歷年濟陽級值勤時,航行中因故障或操作不良而「倒爐」( 緊急停爐)失去動力/電力的情況,也不時發生 ;甚至傳聞曾有濟陽級在所有武器系統都無法有效運作的情況下,仍然出海巡航,完全無法應付任何突發狀況。 由於後勤補保上的問題,加上兵源短缺、義務役期縮短導致人員技術難以熟練,已經嚴重影響了濟陽級的妥善率與出勤率。

在2006年4月,台灣海軍首度證實正在規劃籌獲一批中型作戰艦艇,來代替反潛能力優秀但動力系統問題叢生的濟陽級。由於經費短缺, 台灣海軍傾向從美國購買一批 (至少四艘)二手派里級飛彈巡防艦,一方面風險與成本最低、獲得時程較快,二來派里級與成功級基本上是同型設計,在後勤維修與操作經驗上能取得最大共通(尤其是兩者都採用相同的LM-2500燃氣渦輪主機 ,機艙內不需人員值班),能大幅減輕艦隊的操作負荷。 更重要的是,如果能一併向美國爭取引進能偵測第三匯聚區以外的AN/SQR-19拖曳陣列聲納(諾克斯級的AN/SQR-18只達到第一匯聚區), 派里級就能實質取代諾克斯級(先前台灣建造時成功級,曾要求引進SQR-19時,但遭到美國拒絕)。此外,美國只有進入2000年代後仍留用的12艘派里級經過最完整的性能升級,擁有MK-92 Mod6射控系統、SYS-2整合資料系統以及後續的TMS現場改裝方案、RAIDS快速反飛彈整合防衛系統等提升,海軍必須仔細挑選才能買到較好的貨色 。最重要的是,美國海軍現存的派里級都已經移除MK-13飛彈發射器 ,且MK-13也已經從美國海軍除役;如果台灣海軍要復原,必須進行較大的工程。

依照2010年8月初台灣新聞媒體的報導,美國國防部願意出售2艘即將除役的派里級給台灣,並且依照美國「剩餘國防物資法案」的優惠價格出售,每艘只要2000萬美元。消息表示,台灣原本有意向美國購買6艘派里級 來替代濟陽級,不過由於美國還不會立刻把現役所有派里級迅速汰除,加上也有其他國家(如巴基斯坦)正在申購二手派里級,所以現階段先同意出售兩艘。 美國國務院可能在2011年正式通知國會這項軍售;如果台灣方面建案與編列預算程序趕及,就能在兩艦除役時以「熱艦」狀態接收,省去啟封工程,對台灣而言比較方便划算。不過, 根據2011年中旬的後續新聞,台灣海軍原本想用租借方式低價取得這兩艘派里級,但由於美國規定必須買斷,台灣如不從頭建案編列預算,就無足夠的經費支應,因此台方人員 只好打退堂鼓,此案暫時告吹。

依照2012年4月16日美國防務新聞(Defense News)的報導,原本台灣打算向美國採購四艘二手派里級飛彈巡防艦,但由於預算困難,可能會減為二艘,且由於經費與技術等考量,台灣國防部在2011年 暫時擱置此案。該報導引述美方軍事分析家的觀點,認為台灣自製新艦的整體效益較購買二手派里級高,因為二手派里級艦齡以高但價格並不划算(美國要求買方買 斷),況且台灣已經擁有八艘國產的同型艦(成功級);然而台灣國防業界人士則認為從美國購買二手派里級仍是最快、最省錢的方式,因為台灣目前沒有足以重新 建造派里級的預算(如果重新建造成功級,加上現役艦艇的維修費用,以當今的物價水平,需要花費超過20億美元)。爾後台灣軍方人士隨即在4月17日回應, 原本台灣就是向美國提出購買四艘的需求,而美方只表示可釋出二艘給台灣,並非預算不足;該人士表示,台美雙方正在洽談此案,台灣希望獲得的艦艇能直接具備 完整的裝備與作戰能力,而不是半裝品(主要問題是如何復原MK-13發射器)。

在2012年4月下旬,台灣方面又有消息指出,台灣國防部在2012年3月的總統府軍事會談中向馬英九總統提報,準備向美國購買四艘熱艦除役的後期型派里 級(加長艦體、更新戰鬥系統)來取代現役八艘諾克斯級,並在2013年度編列預算。此新聞表示先前美國打算出售的都屬於較舊規格的派里級,台灣方面因而不 願採購;而在2010年代初期美國海軍為了節約開支,打算在數年內將包括派里級在內的較舊型艦艇汰除,因此規格較新的後期型派里級得以釋出。依照新聞,台 灣官員指出這項計畫最花錢的部分在於翻修工程,尤其是將MK-13飛彈發射系統復原;此外,該官員表示台灣要求美國必須一併出售艦上的SQR-19拖曳陣 列聲納,台灣才會購買,並打算未來增購SQR-19來裝備現役的八艘成功級。

美國出售派里級

在2012年11月台灣在立法院國防委員會的會議中,國防委員林郁方首度證實海軍打算在民國103(2014)至104年購買兩艘從美國除役、熱艦移交的 派里級,總經費需要70多億新台幣 (約2.4億美元),正進行建案工作。國防部在質詢中也表示,美國一併出售AN/SQR-19拖曳陣列聲納,是台灣購買二手派里級的必要條件,而如果不能 取得,就會審慎考慮。此外,林郁方也質疑這次派里級採購案並未包含彈藥、啟封(因熱艦移交所以不需要)、訓練與性能提升,但每艘價格仍近40億新台幣,相 較於2003至2007年購買的四艘大型紀德級驅逐艦,包含彈藥(應限於砲彈)啟封、訓練與整修等工程,經費共164億新台幣,平均每艘41億台幣,因此 這兩艘派里級估價似嫌高昂(實際上包含128枚標準SM-2飛彈、32枚魚叉飛彈、翻修工程、所有零組件以及訓練作業在內,當年購買紀德級的總預算規模為 284億新台幣)。

在美國的2012年軍艦轉移授權法案(Naval Vessel Transfer Act of 2012)中,美國打算將10艘還在現役的派里級提供給其他國家,其中四艘分配給台灣,分別是排定2013年3月15日移交的卡爾號(USS Carr FFG-52,實際上在2015年才除役)以及排定在2015財年移交的泰勒號(USS Taylor FFG-50)、蓋瑞號(USS Gary FFG-51)以及愛羅德號(USS Elrod FFG-55)。這項法案在2012年6月4日送交眾議院外交委員會(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處理,並且需先通過「剩餘國防物資法案」的審查;但由於美國國會在2012年下半主要都在爭論2013年初財政懸崖(fiscal cliff)的相關議題,導致在2012年結束前未能完成2013財年的國防預算,連帶使得相關行政作業無法如期展開 。在2013年3月11日國防部長高華柱接受立法院國防委員會質詢時表示,台灣海軍打算在2014到2015年向美國購買兩艘除役的派里級,但此時美方作 業進度落後(美國的預算封存在3月1日正式啟動,連帶將影響行政作業速度);而高華柱也表示,除了購買兩艘二手派里級之外,後續六艘希望能由國內自行建 造。 隨後,美國在5月通過「剩餘國防物資法案」審查,在6月由美國國務院正式公布授權出售台灣前述的四艘派里級,並在2013年11月20日由美國眾議院外交 委員會無異議通過(同時期美國面臨2014財年的聯邦總預算爭議,是導致行政作業延遲的原因),而台灣方面便派人赴美接艦。 在民國103年度(2014年度)國防預算中,台灣國防部正式編列預算購買兩艘派里級(總共需55億6500萬新台幣,約合1.86億美元,2014年度 先編列1億7765萬3000元,其餘3億8816萬9000元在2015年度編列), 2014年8月起展開接艦與訓練作業;相形之下,如果在台灣新造一艘派里級,此時需要的成本估計超過200億新台幣。

在2014年6月,消息傳出台灣海軍鎖定購買的是泰勒號(USS Taylor FFG-50)與蓋瑞號(USS Gary FFG-51),因為這兩艦的反潛系統規格相同,而且包括作戰系統、電子戰與反潛系統都是派里級最新 最後的規格;至於卡爾號(USS Carr FFG-52)已經在2013年3月14日除役,不符合台灣海軍「熱艦移交」的期望(美國原訂在除役後翌日就將卡爾號移交給台灣,但當時台灣在2014年度才建案接艦),而愛羅德號(USS Elrod FFG-55)的反潛系統則屬於較舊的規格。泰勒號在2014年2月12日在土耳其薩姆松港觸礁,推進器與部分船體受損,這曾引發台灣海軍關切;爾後美國方面仍決定照計畫讓泰勒號服役到2015年,更換受損的大軸與車葉,因此台灣的採購計畫將不受影響。

台灣購買的兩艘派里級原定於2015年移交,然而到2014年9月上旬,又有消息傳出受台派里級案在2013年11月由眾議院通過送交美國參議院後,由於參議院議事延宕而遲遲沒有審理 ,而台灣方面的接艦人員也無法如期飛往美國;本會期之後美國國會即將改選,如果等國會改選之後才來審理,進度將延後一年,到2016年才能移交。原本台灣堅持接收熱艦, 如果美國國會無法在2014年度會期結束前通過此法案,泰勒號與蓋瑞號將無法如原訂計畫在2015年除役後立刻由台灣接手,而不得不先予以封存,屆時台灣仍將無法避免付出額外的啟封費用。 在2014年12月4日,美國參議院無異議通過此一軍艦轉移法案(1683號軍艦轉移法案),包括移交台灣四艘、墨西哥二艘(原本還包括移交泰國二艘與巴基斯坦四艘 ,由於這兩國有支持恐怖主義嫌疑而被否決),12月18日由歐巴馬總統簽署,授權效期三年(被授權的國家有三年時間決定是否購買並完成採購手續)。由於泰勒號與蓋瑞號排訂在2015年5月與7月除役,因此台灣 當時還是有望實現熱艦接收。 台灣駐美代表沈呂巡在18日表示,此一授權法案能在美國國會此一會期結束之前在眾多法案中獲得審理通過,要感謝美國國會中的友台人士協助(感恩節之後,年度會期已經所剩無幾)。 在2014年底, 台灣駐美官員指出,台灣國防部確定先購買兩艘,2015年執行,未來視海軍造艦計畫執行狀況決定是否購買另外二艘 。

台灣海軍最初打算將兩艘購自美國的派里級命名為「葆禎」與「福星」,以紀念沈葆禎與羅福星,而這也延續先前成功級以中國歷史人名命名的慣例;在20 15年10月中旬,消息傳出隨著國防部高層長官異動,國防部決定將兩艦的命名更改為「逢甲」與「銘傳」。 雖然這兩艦是熱艦接收,但美國的軍售合約包括一次進塢大修,因此這兩艦實際上會在2017年才返回台灣服役;在這次大修中,這兩艦將裝回MK-13防空飛彈發射器。

依照2015年1月初的消息,台灣海軍早在2010年就與自行與美國海軍接觸(未告知與通過國防部),洽商採購二手派里級;除了汰換濟陽級的需求之外,也 是因為台灣海軍想要維繫向美國接艦的管道,因為這是台灣海軍與美國海軍接觸交流與訓練專案人才的重要管道,當時台灣海軍正執行「康平專案」從美國接受兩艘 除役的鶚級(Osprey class)獵雷艦,一旦接艦完成,前述的接艦業務與交流管道就會中斷。因此在2010年,台灣海軍利用現任參謀總長高廣圻訪問美國之際,台灣海軍駐美武 官趁機非正式向美國海軍提出需求, 在美國排定除役的派里級之中挑選了四艘,而美國海軍也很快地回應並提出報價,這就是隨後美國授權出售給台灣的那四艘;直到台灣與美國海軍就此簽署備忘錄之 後,台灣國防部長高華柱才 被告知,然而當時台灣國防部根本沒有編列相關預算。 由於台灣海軍已經與美國海軍簽署備忘錄,基於與美國方面的互信,高華柱勉強接受這種結果(台灣海軍的說法是藉由購買二手派里級才能引進SQR-19拖曳陣 列聲納),改變當時原訂的預算分配計畫, 湊出購買兩艘派里級的預算。

確定購買前兩艘派里級之際,台灣國防部與海軍也在考慮是否增購卡爾號(FFG-52)與愛羅德號(FFG-55),因為其價格十分低廉;台灣海軍官員表 示,如果決定購買另外這兩艘,由於無法熱艦接收,將爭取僅在美國做最低限度維修符合航行安全,開回台灣之後再由台船進行完整的檢修,如此可最大程度地節約 經費。除了購艦之外,台灣也希望配合購入先前美國不願意出售的AN/SQR-19拖曳陣列聲納,裝備於成功級與兩艘二手派里級上。 在2015年1月,當時國防部長嚴明在立法院質詢時證實,將派遣海軍人員赴美考察其他未在規劃採購之列的除役派里級冷艦。

行政拖延

然而,依照2015年10月上旬的消息,美國歐巴馬總統雖在2014年12月18日簽署關於這兩艘派里級的軍艦轉移法,直到2015年10月,美國國防部 也還沒有將此案送往美國眾議院備查(眾議院在60天內無異議就通過),使得台灣無法展開接收程序。原本台灣希望美國海軍將泰勒號、蓋瑞號的除役時間延後, 以便在熱艦狀態下接收,但由於法案沒有通過,台灣的接艦人員無法出發,美國海軍也無法配合,泰勒號與蓋瑞號就分別在2015年5月與7月除役。依照台灣海 軍官員私下表示,可能是因為美國國務院不希望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前橫生枝節,因此暫不將此案送交眾議院;習近平訪美行程結束後,此案應該很快就會送 到眾議院。 當時外界認為美國將兩艦除役後就進行了封存作業,不僅原定返國時程勢必拖延,無法照計畫在2017、2018年先後服役,還要負擔額外的啟封費用 ,不過國防部隨即在2015年11月3日的記者會上澄清,這兩艘派里級雖然已經除役,但並沒有遭到封存,台灣海軍方面也定期與美方執行相關巡管作業;一旦 之後雙方簽約,負責接艦官兵很快就能到美國進行接艦程序。

在2015年12月9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第4154號「台灣海軍支持法案」,要求歐巴馬總統對軍艦轉移台灣的案子設下期限,不要再拖延;此法案 由共和黨籍的外委會主席羅艾斯(Ed Royce)與民主黨籍眾議員薛曼(Brad Sherman)共同提出,要求歐巴馬總統就對台軍艦移轉提出時間表;法案規定全案生效30天內,總統須依據「軍艦移轉法」中的第102項,向國會適當的 委員會提交非機密性的日程規劃。羅艾斯表示,自從2014年12月歐巴馬總統簽署軍艦轉移法案之後,美國政府行政部門至今仍未告知眾議院對台移轉軍艦的意 向,台灣擁有軍艦對提升防衛與確保台海安全至關重要;而此軍艦移轉計畫已經延遲一年,造成雙方關係不必要的倒退,也使得雙方海軍計畫安排變得複雜;美方應 承諾強化美台夥伴關係,但此事拖得太久。此時,距離前次歐巴馬政府對台軍售時間已超過4年;美國國會高度關切兩岸軍力失衡的發展,主動提出法案(可追溯至 2012年),將除役不久的熱艦轉售台灣,但由於美國內部行政因素(包含財政懸崖造成的議事延宕)以及政治考量等,導致進展異常緩慢。據信美國政府直到 2015年12月中旬都未批准此一軍艦轉移法案,是因為美國、中國與其他主要國家在巴黎舉行因應氣候變遷的峰會到12月11日才結束,美國避免在此會議結 束之前對台宣布軍售而刺激中國。

依照後續消息,當時美國海軍軍令部長強納桑.葛林奈特上將 (ADM. Jonathan Greenert)在2015年9月卸任前,曾特別下令美國海軍監管封存艦艇的單位,加派專人看守因為行政延遲而無法如期移交台灣的兩艘派里級,並嚴禁任 何人拆卸艦上裝備。因此日後台灣接收這兩艦時,艦上裝備完整且狀況良好,並沒有遭到美國海軍軍方人員自行拆走設備當備料。

簽約

在2015年12月17日零時5分(台北時間),美國國防安全合作局(DSCA)正式公布對台軍售包裹的公告,總計10項、總金額18億3100萬美元 (約新台幣550億元);此項軍售公告已經由國務院政治軍事局通過,公告後通知國會,國會在30天內無異議則自動生效,因此隨後此批軍售在2016年1月15日正式生效。此項軍售包裹公布的八個項目,海軍部分包括兩 艘派里級巡防艦、13套MK-15 Block 1B Baseline 2方陣近迫武器系統、將八套將台灣現有MK-15 Block 1 Baseline 0升級到Block 1B Baseline 2的套件、26萬發 配合MK-15 Block 1B的MK-244 MOD脫殼穿甲彈(APDS)、為台灣現有的成功級與康定級巡防艦執行的台灣先進戰術資料鏈系統(Taiwan Advanced Tactical Data Link System,TATDLS,基礎設施就是Link 16)與Link-11資料鏈整合(台灣海軍稱為迅安專案,為六艘成功級與四艘康定級巡防艦進行升級)。

其中,兩艘派里級的項目是依照美國國防剩餘物資法案(Excess Defense Articles,EDA)來供應與計價,包含船艦、裝備、後勤料艦、工程和後勤支持等總價值1.9億美元 (約55億新台幣),項目包括恢復MK-13飛彈發射系統(使用標準SM-1與魚叉反艦飛彈)、SQQ-89(V)9反潛作戰系統與AN/SQR-19拖曳陣列聲納,其餘附屬裝備如MK-75 76mm快砲、MK-15 Block 1B近迫防禦系統、MK-92 Mod 6射控系統、AN/SLQ-32電子戰系統、AN/SPS-49長程對空搜索雷達等都依照原本這兩艘派里級的規格,等於是將這兩艦恢復到服役時期滿裝的狀態 (早先外界推測台灣只會以最低成本將兩艘派里級恢復至可航行的狀態,然後回台灣整修,並加裝國產的作戰與飛彈系統,而不是裝回原本的美製系統)。

在2016年3月9日,台灣駐美軍事代表團與美國在台協會代表正式簽署派里級軍購案的發價書(Letter of Offer and Acceptance,LOA),金額換算為新台幣是55億1070萬 (屬於兩艘船艦本身的相關項目),而台灣方面的接艦作業也正式啟動 ;隨後在4月1日,台灣方面向美國支付近14億新台幣的首期款,台美雙方在四月中旬召開接艦任務會議,簽署共識備忘錄。包含接艦支隊、廠訓小組、口譯官等 人員,總共派出298名人員赴美接艦;首艦的接艦編組於2016年第二季(4至6月)啟程赴美,第二艘接艦編組則在2016年第三季(7至9月)赴美,接 艦訓練程序約需10至12個月 。在2016年6月下旬,準備移交給台灣的泰勒號被從封存的費城海軍造船廠(Philadelphia Naval Shipyard)拖至查爾斯頓的德頓造船廠(Deyton Shipyard in Charleston, S.C),進行移交之前的整備,確保船艦在可以航行的狀態(艦上作戰系統則會在台灣進行啟封與恢復)。 這兩艘派里級在2017年3月9日在南卡羅萊納州查爾斯頓海軍機地移交給台灣海軍(此時MK-13發射器已經裝回,但整合工作尚未完成),在2017年5 月13日抵達高雄左營軍港,隨後由台灣本地船廠進行整修,以及恢復作戰系統的相關安裝與測試 工作,在2018年6至7月完成成軍訓練,在2018年第三季度成軍。 其中,泰勒號(FFG-50)被台灣命名為銘傳號(FFG-1112),蓋瑞號(FFG-51)被台灣命名為逢甲號(FFG-1115)。在2018年11月8日,台灣海軍在左營軍港為逢甲號、銘傳號舉行成軍儀式。

在2017年5月13日,台灣購買的兩艘派里級抵達左營。此為 銘傳號(FFG-1112 ex-FFG-50 Taylor ) 。

在2017年5月13日上午,銘傳號(前)與逢甲號(FFG-1115,後)首次進入左營港。

依照在2017年4月25日美國國防部官方網站發佈的CR-079-17號「各軍種海外軍事銷售基金合約說明」文件的內容披露,波音公司將提供台灣海軍購買的派里級艦發射魚叉反艦飛彈的技術(Harpoon Missile TARTAR) ,部分工程會在高雄實施,預計在2018年12月完成。而根據美國國防部在2017年3月2日發布的標案說明,這筆採購案是由美國海軍航空系統司令部(NAVAIR)精密打擊武器計劃辦公室負責,並由魚叉飛彈武器系統的承包商波音來執行。

在2017 年6月29日,美國國防安全合作局(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DSCA)公布 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2017年上任以來對台灣的第一批軍售項目,其中包括168組MK-54 324mm魚雷升級套件(總價值約1.75億美元,平均每枚104.16萬美元),可將台灣海軍現役的MK-46 Mod5輕型魚雷升級為MK-54。台灣從1970年代起就從美國引進MK-46輕型反潛魚雷,最後的兩批分別在1996年(110枚MK-46 Mod.5)以及1998年(131枚MK-46 Mod.5)。台灣軍方在2005年時就已經規劃向美國採購套件,將MK-46升級為MK-54,並希望以先前軍購結餘款來執行來節省建案時間;當時每組 MK-54升級套件價格約50萬美元,首批打算升級40枚,由海軍的魚雷工廠負責改裝,然而隨後因為各種原因而被擱置了十幾年。

 

銘傳級的作戰能力

台灣海軍購買的 泰勒號(FFG-50)與蓋瑞號(FFG-51)在美國海軍服役時,是12艘擁有最新、最完整現代化升級的派里級之一,其作戰系統升級到最後一艘派里級艦 英格拉漢號(USS Ingraham FFG-61)的水平,包括以AN/UYK-43B主電腦取代早期的UYK-7,加裝SYS-2(V)2整合式自動追蹤系 統(IADT)等;在1990年代,這12艘派里級陸續進行進行SYS-2進行現場改裝方案(Field Change 2)、快速反飛彈整合防衛系統(Rapid Antiship Integrated Defense System,RAIDS)等作戰系統升級,其SQS-56聲納系統也在1990年代完成EC-10程序改良,加裝與SQS-53C低頻聲納相同的淺水主 動偵測套件(SWAK)以及王魚避雷聲納,SPS-49對空搜索雷達升級為SPS-49A(V)1,配備SLQ-32(V)5電子戰系統等。台灣建造的成功級完工時的作戰系統也與英格拉漢號相當,但日後沒有進行前述的各項升級。

這兩艘派里級擁有派里級最完整的反潛作戰系統規格,包括SQQ-89(V)9反潛作戰系統、艦首SQS-56中頻主/被動聲納以及SQR-19拖曳陣列聲 納、LAMPS-3反潛直昇機系統的艦載端等等。先前美國拒絕為台灣成功級提供SQQ-89(V)2反潛作戰系統與SQR-19拖曳陣列聲納,只有SQS -56中頻艦首聲納可用(被動探測距離約16km),艦上人員只能以由人工依照聲納接觸資料進行瞄跡作業來追蹤目標,並且仰賴人工將計算出的射控參數輸入 MK-32魚雷發射系統。而這兩艘派里級的SQQ-89(V)9反潛作戰系統就可以結合艦上SQS-56、SQR-19拖曳陣列聲納以及透過直昇機載海鷹 資料鏈(Hawk Link,由機載ARQ-44資料鏈與艦載SQR-4雙工資料鏈組成)實時轉發的聲納浮標信號,進行自動化的目標動態分析(Target Motion Analysis,TMA),同時對多個水下目標保持自動追蹤與射控解算,並能自動將計算出的射控參數輸入魚雷系統。

AN/SQR-19拖曳陣列聲納的聽音陣列長800英尺(243.84m),拖曳纜繩長5600英尺(1706.88m),總長度約2000m,拖曳深度可達1200英尺(365.76m),由拖纜、陣列及故障隔離測試組所組成。AN/SQR-19具備探測、識別目標類型以及目標動態分析(TMA)能力,可探測目標深度、艦艏方向及水溫;在大洋深水區域利用匯聚效應,AN/SQR-19可探測到第三匯聚區(約150~200km)

先前台灣海軍的反潛主力濟陽級巡防艦比這兩艘派里級多出了SQS-35主動式可變深度聲 納(VDS)以及ASROC反潛火箭,其SQS-26低頻艦首主/被動聲納的探測能力也勝過派里級的SQS-56中頻聲納。不過,濟陽級裝備的SQR-18 輕型戰術拖曳陣列聲納的探測距離只涵蓋第一匯聚區(約50~60km),而派里級的SQR-19拖曳陣列聲納則可達第三匯聚區(約150~200km)。

另外, 銘傳、逢甲號回台時,艦上保有配合LAMPS-3反潛直昇機系統的SRQ-4艦載資料終端(其半球型天線安裝在主桅杆上部),能與美國SH-60B LAMPS-3反潛直昇機上的AQR-44終端組成海鷹資料鏈(Hawk Link),直昇機可自動將投擲的聲納浮標的信息實時轉發回艦上,由SQQ-28聲納浮標信號處理器處理後送入SQQ-89反潛作戰系統一同顯示與處理,;此外,機上對海搜索雷達與電子截收系統(ESM)的情資也可透過海鷹資料鏈傳回母艦。先前台灣建造成功級時,美國拒絕對台灣輸出AN/SQQ-89反潛作戰系統以及完整的LAMPS-3設備(如SRQ-4艦載資料鏈終端),所以不僅成功級沒有這些設備,台灣海軍的 S-70C(M)1/2反潛直昇機也沒有AQR-44資料鏈終端;因此,即便銘傳、逢甲號擁有了AN/SQQ-89以及完整的LAMPS-3配套設備,但由於S-70C(M)1/2反潛直昇機欠缺AQR-44,因此仍無法組成海鷹資料鏈。除非台灣海軍新購MH-60R反潛直昇機,才能與銘傳、逢甲號組織完整的LAMPS-3能力。

由於銘傳號、逢甲號將繼續使用原本美製的魚叉反艦飛彈(相容於MK-13單臂發射器),不會比照成功級加裝國造雄風二型/三型反艦飛彈,因此在台灣立法 院曾引起一些質疑。由於加裝雄風二/三型反艦飛彈需要不少額外工程(包括在戰情中心加入額外的顯控台等相關設備、艦體上部結構也需要強化;而這兩艘派里級 比成功級多出了SQQ-89反潛作戰系統的相關顯控台,戰情室顯然沒有多餘空間),同時又增加上部重量(雄風二/三型反艦飛彈重量至少6噸)而影響操艦性 能,對於這兩艘主要用於填補反潛戰力空隙的巡防艦而言並不划算。此外,台灣在2000年代後續購入的RGM-84L魚叉Block2反艦飛彈還能結合 GPS全球定位系統,能攻擊陸地與港口沿岸目標,這也是雄風二/三型所不具備的。

此外,銘傳號、逢甲號回台時,雖然原本大部分的美軍制式衛星通信設備都被拆除,但OE-82 UHF波段衛星天線(位於主桅杆基部的兩側)獲得保留,開創了美軍移交台灣艦艇的先例(先前台灣從美國接收的二手軍艦如紀德級飛彈驅逐艦,都拆除了OE-82) ;此外,原本的商用SAILOR衛星通信天線也依舊保留。OE-82這是美國WSC-3(V) UHF波段衛星通信系統的終端天線,在UHF波段(225 MHz~400 MHz)作業時能支援約7000個頻道(每個頻道平均頻寬約25kHz),最大發射功率100W(與衛星連線時),在LOW作業下功率約30W;WSC-3(V) 還能支持船艦-飛機以及船艦-船艦(Link 11)之間的戰術資料鏈保密通信,在使用UHF頻道為Link 11執行通信時,最大有效傳輸距離約20至30海里(37~55km),而對空中平台的傳輸作業距離則約150海里(270km)。銘傳號、逢甲號仍保留OE-82天線,可能 與包含在這一筆軍售中的台灣先進戰術資料鏈系統(TATDLS)項目有關 ,或者在必要時能使用美國海軍的軍用通信衛星(需由美方賦予台灣使用權限),也為日後台美軍事交流升級預留了伏筆。 當然,銘傳號、逢甲號也會加裝台灣海軍制式的國產天頻衛星通信天線。

除此之外,美國海軍最後服役的派里級在船艛左側加裝RHIB小艇與起重機,擔負在加勒比海域的海上安全維護、反毒緝私等活動,而這些裝備也隨著逢甲、銘傳兩艦移交給台灣。在改裝復原程序中,銘傳與逢甲兩艦的MK-75 76mm快砲換裝了匿蹤砲塔殼。

依照消息,美軍曾指派資深軍士官來台指導操作AN/SQR-19拖曳陣列聲納的相關技術(例如船艦的運動必須配合)。2019年5月底台灣「漢光35號」演習中,「銘傳」、「逢甲」艦有執行海空聯合反潛、反水面作戰操演,顯示台灣海軍AN/SQR-19拖曳陣列聲納已完成訓練簽證,並納入偵潛戰備序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