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替換紐澳軍團級計畫:SEA-5000

 

BAE Systems在雪梨太平洋2017海事展中展出的Type 26澳洲版模型。

2016年4月下旬,Type 26被澳洲SEA 5000的競爭評估程序(CEP)納入評估範圍。 在2018年6月28日,澳洲政府

正式宣佈由Type 26成為SEA 5000未來巡防艦的勝選方案。 

(上與下)BAE的Type 26澳洲版的最終方案想像圖(2017年以後)。注意艦首裝備四組MK-41八聯裝垂直發射單元

,裝填美製SM-2與ESSM防空飛彈;英國自用Type 26巡防艦則是裝備24管MK-41垂直發射器來裝填陸攻飛彈,

加上48管裝填海攔截者(Sea Ceptor)近程防空飛彈的垂直發射器。

西班牙納凡提亞在雪梨太平洋2017海事展中展出的SEA 5000提案。此提案稱為F5000,以F-100防空巡防艦

為基礎進行修改,取消神盾系統與SPY-1相位陣列雷達,改用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系統。

 相較於其他方案,納凡提亞的F-100載台設計較舊,沒有低速時靜音較佳的電力推進系統,

而且沒有空間規劃多任務艙區。

(上與下)義大利Fincantieri在太平洋2017海事展中展出的FREMM澳洲版模型,桅杆系統結合了

澳洲CEA FAR系列主動相位陣列雷達。

 

艦名/使用國 獵人級巡防艦/澳洲

(Hunter class)
承造國/承造廠 主承包商:BAE Systems澳洲分公司

建造廠:
ASC Osborne Naval Shipyard, Techport, Osborne,  Adelaide
尺寸(公尺) 長149.9 寬20.8
排水量(ton)

滿載8800

動力系統/軸馬力

CODLOG

Rolls-Royce MT30燃氣渦輪*1

MTU 20V 4000 M53B柴油機*4

推進電動機*2

雙軸

航速(節) 27以上
續航力(海浬) 7000/15節(電力推進模式)
偵測/電子戰系統 CEA FAR2 S/X波段整合相位陣列雷達系統

Nulka主動反制誘餌發射器

Outfit DELH IDS 300水面誘餌發射器*4

2170型SSTD魚雷防禦系統

其餘不詳

聲納

 Ultra Electronics S2150 艦首主/被動聲納*1

Thales Underwater Systems Type-2087主/被動低頻拖曳陣列聲納*1

射控/作戰系統 神盾戰鬥系統
乘員

約180(最多容纳208)

艦載武裝 MK-45 Mod4 127mm 62倍徑艦砲*1

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陸攻/反艦飛彈*4( 總容量32枚,裝填標準SM-2、海麻雀ESSM等防空飛彈)

MK-15 Block 1B近迫武器系統*2

先進反艦飛彈*8

30mm機砲*2

324mm魚雷發射器(使用MU-90輕型魚雷)

其餘不詳

艦載機

MH-60S反潛直昇機*1

UAV無人飛行載具

艦載小艇 RHIB突擊艇或無人載具(UUV/USV)
數量

共9艘

艦名 簽約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Hunter
 


Finder
 


Tesman
 






















         
         




















──by captain Picard

 


 

 

皇家澳洲海原訂預計在2018年第四艘新造AWD防空艦下水後,開始規劃取代 紐澳軍團級的後繼艦。在2009年5月澳洲國防部頒佈的國防白皮書中, 提出將建造新型巡防艦,在2020年代之前服役,取代現役八艘紐澳軍團級。新巡防艦可能建造8至12艘,計畫代號為SEA5000未來巡防艦(Future Frigate)。

由於在2010年代初期,澳洲國營ASC集團在AWD霍巴特級(Hobart class)防空驅逐艦的建造案中表現不佳,面臨嚴重的落後與超支,一度使澳洲造艦產業飽受批評,被懷疑是否有能力進行造艦計畫。在2013年澳洲國防白皮書中,國防部重申將建造新巡防艦取代紐澳軍團級。

由於霍巴特級造艦計畫的超支與管理問題,當時澳洲保守黨托尼.艾伯特(Tony Abbott)政府進行了一項耗資超過7800萬澳幣的概念研究工作,研究新巡防艦是否繼續沿用霍巴特級的艦體平台設計,以降低成本。基於這項基礎研究,澳洲國防物資組織(DMO)在2014年10月23日與西班牙納凡提亞(Navantia) 、澳洲的CEA Technologies以及SAAB集團澳大利亞分公司簽署合約,針對替換紐澳軍團級的新艦進行降低風險研究設計(Risk Reduction Study Design,RRSD);此項工作為時9個月,研究方向是以西班牙最後一艘F100飛彈巡防艦Cristobal Colon(F-105)的船型為基礎(澳洲AWD防空艦就是F100型的改進版),換裝澳洲自行開發的CEA FAR 2主動相位陣列雷達(CEA FAR的進一步性能強化版本,有效探測距離可望從原本250km提高到300km以上)和瑞典SAAB的作戰系統(澳洲海軍紐澳軍團級巡防艦以及坎陪拉級兩棲突擊艦分別使用SAAB 9LV MK3/4作戰系統)。

此時SEA 5000仍處於定義需求的階段,以公開徵詢的方式由廠商投標,並選擇其中幾家進入後續的競爭評估程序(Competitive Evaluation Processes,CEP),由入選廠商設計並提交提案,最後選出中選者。參與投標的設計包括英國BAE System的Type 26巡防艦(澳洲與紐西蘭都屬於大英聯邦而且都操作紐澳軍團級巡防艦,因此英國希望Type 26能成為英國、澳洲、紐西蘭的共同軍備計畫)、西班牙納凡提亞的F100飛彈巡防艦衍生型、法國DCNS以及義大利Fincantieri各自的FREMM多任務巡防艦 提案、德國TKMS集團的F-125巡防艦等。由於德國TKMS與法國DCNS同時也參與澳洲SEA 1000潛艦案,因此雙方可能會同時以巡防艦加上潛艦提出包裹方案。

依照在2015年版澳洲國防白皮書提到的未來24年造艦計畫(至2040年),澳洲打算建造9艘SEA 5000來取代紐澳軍團級(先前預估數量是8艘),排水量6900~7000噸級,可安裝MK-41垂直發射系統(可能納入戰斧巡航飛彈),總值約200億澳幣。由於澳洲自由黨政府主張SEA 1000潛艦在國外建造,本國的ASC造船廠專注於建造水面艦,因此紐澳軍團級的替換計畫會比原訂提前展開,建造速率則放緩(預估每2至3年建成一艘,從2024到2040年交艦),使船廠能長時間維持軍艦生產作業並保留有經驗的人員,直到再下一代的造艦需求來臨。

在2015年8月4日,澳洲托尼.艾伯特首相公開宣布澳洲將進行總價值890澳幣(約650億美元)的造艦計畫,持續時間在20年以上,牽涉到澳洲海軍主要陣容的汰新;這些計畫包括500億澳幣的SAE 1000潛艦案,以及替換紐澳軍團級的SEA 5000水面艦艇案(約2020年起服役),以及替換阿米代爾級(Armidale class)巡邏艇的近海作戰船艦(2018年起服役),後兩者總值約400億澳幣。在擬定這一輪造艦計畫之前,澳洲國防部在2014年9月委託美國蘭德(RAND)智庫對澳洲造船工業進行評估,報告在2015年4月中旬發佈(詳見AWD霍巴特級防空驅逐艦一文)。

依照後續消息,SEA 5000的建造總數達9艘,總價值約200億澳幣。這些造艦工作將能為包含南澳造艦工業在內的澳洲軍工產業創造約2500個工作崗位。澳洲國防部長凱文安德魯表示,未來海軍的構建是2015年澳洲國防白皮書的核心,也是現階段澳洲建構未來戰略力量的核心。此外,這項造艦計畫也是澳洲自由黨政府安撫南澳地區選民的措施,此時南澳地區失業率高達8.2%,居於澳洲之冠。

在2015年10月於澳洲雪梨舉辦的太平洋2015(Pacific 2015)海事展中,包括英國Type 26、法國FREMM、義大利FREMM、德國F-125(MEKO A400 RAN)、西班牙F100修改型以及日本三菱重工的30DX護衛艦都有展出,各廠商都標榜能整合澳洲本土的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系統;CEA FAR2包含L/S/X三種波段的天線陣列,整合在單一的桅杆系統中。

以下分別簡述太平洋2015展中各廠商的提案:

西班牙納凡提亞(F-100修改型(F5000)): 

 

(上與下)西班牙投標SEA 5000的F100修改版想像圖。

西班牙納凡提亞在太平洋2017海事展中展出的SEA 5000提案模型,稱為F5000。

納凡提亞集團的堤岸基本上就是前述 新艦進行降低風險研究設計(RRSD),以西班牙本國F-100防空巡防艦(也就是澳洲AWD霍巴特級防空巡防艦的母型)的最後一艘(F-105) 為基礎進行修改,取消神盾系統與SPY-1相位陣列雷達,改用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系統。此提案尺寸與現行F100相同,全長147.2m,寬18.6m,排水量7400噸,編制237人。 此提案也被納凡提亞稱為F-5000巡防艦。

由於設計與AWD霍巴特級防空巡防艦一脈相承,納凡提亞的F100修改型被認為是澳洲巡防艦案中,整體成本與風險最低的設計。澳洲國營ASC船廠與西班牙納凡提亞在AWD建造案中已經建立穩固的關係,並累積相當經驗,如果獲勝,現有ASC船廠的產能可以在變動最小的情況下繼續建造SEA 5000,學習曲線顯然最為有利(依照先前澳洲各項造艦案的經驗,一開始從無到有建立產能、訓練人員以及難免的犯錯,這些學習成本都十分高昂),並且相容於澳洲海軍已經為AWD建立的後勤體系。

然而就作戰能力方面,F-100修改型卻居於劣勢:艦體平台來自現成設計,相對較舊,而且 這是種防空艦體,先天就沒有針對反潛作戰進行優化(尤其是靜音降噪),而且也沒有空間規劃多任務艙區。早先曾有消息傳出,依照澳洲海軍 操作霍巴特級的經驗,艦體平台產生的噪音過大,不適合進行反潛作戰任務,因此一開始就被認為得標機率較低。 F-100修改型唯一的優勢,可能是MK-41垂直發射管數居於所有競爭者之冠(達48管)。

英國BAE(Type 26澳洲版): 

BAE在太平洋2015(Pacific 2015)海事展中展出Type 26巡防艦提案,換裝澳洲國產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系統。 

英國BAE System在澳洲雪梨舉辦的太平洋2017海事展中展出的SEA 5000提案構型,

稱為GCS-A,以Type 26巡防艦為基礎,加裝結合澳洲CEA FAR相位陣列雷達的桅杆。注意艦首B砲位

配備32管MK-41垂直發射器,與英國自用版本的配置不同。 

BAE稱之為全球作戰船艦 (Global Combat Ship,GCS)的澳洲版(GCS-A)。以皇家海軍版的Type 26巡防艦為基礎,換裝澳洲國產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系統。英國自用的Type 26武器系統包含24管MK-41垂直發射系統、48管自衛用的垂直發射近程防空飛彈(英國本身使用Sea Ceptor防空飛彈)以及MK-45 Mod4艦砲等,而聲納系統包括Type 2050艦首主/被動聲納以及Type 2087低頻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依照2017年BAE System展出的澳洲版模型,B砲位裝備32管MK-41垂直發射器使。澳洲版Type 26全長148.5m,寬20m,排水量6000噸,編制118名人員(可另增72名武裝部隊),採用複合燃氣渦輪或電力推進(CODLOG)。

在所有競爭者之中,Type 26/GCS-A是最新穎的設計,船艦與作戰系統的性能針對反潛任務優化,尤其是船艦靜音能力號稱相當出色(包括混合電力推進設計);此外,船艛兩側內部與艦尾也有容積充裕的任務艙,能依照不同任務需求設置裝備。純就反潛作戰性能,Type 26/GCS-A被外界認為可能是所有競爭者中最好的提案。此外,英國與澳洲長年以來外交與戰略關係十分密切(澳洲最親密的戰略盟邦包括美國、英國、紐西蘭與加拿大),對Type 26也 是很大的加分。加拿大在2010年代也推動加拿大水面作戰船艦(Canadian Surface Combatants,CSC),英國從2010年代開始就積極在澳洲、加拿大與紐西蘭運作,希望讓Type 26全球作戰船艦能成為英國、澳洲、加拿大與紐西蘭等英聯邦國家的共同作戰艦艇。

然而在參與競爭時,Type 26/GCS-A仍然只是一個紙面上的造艦方案(首艘Type 26在2017年7月下旬才開始建造),被批評者稱為「紙面上的船」,不僅澳洲造艦業界必須從頭建立工程與生產能量,日後實際上建造的性能是否如同宣傳也有疑問。外界也認為,這種全新設計的巡防艦,總成本是所有競爭者之冠。

不過,BAE Systems在澳洲SEA 5000專案的總管Nigel Stewart在2018年3月底受訪時表示,澳洲SEA 5000造艦案時程比英國本身的Type 26晚了五年,等到SEA 5000生產工作全面展開(約在2022年)時,英國本身的首艘Type 26差不多也進入服役,屆時所有測試驗證都已經完成,SEA 5000建造時就可以納入這些修正,可以有效降低風險。

義大利Fincantieri(義大利版FREMM) 

 

(上與下)在2017年2月16日,義大利FREMM四號艦龍騎兵號(Carabiniere F593)抵達澳洲東岸,曾與澳洲海軍的

阿德萊德號(HMAS Adelaide L 01) 兩棲攻擊艦一同操演,爾後兩艦都會出海參與OCEAN EXPLORER 17演習。

這是義大利向澳洲海軍展示並推銷FREMM的活動。

 此提案全長144m,寬19.4m,排水量6700噸,艦上編制167人(至多200人 ),裝置一個收容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天線的整合式桅杆。

依照2016年4月初的消息,義大利Fincantieri集團聲稱該廠FREMM反潛型的規格最符合澳洲的需要,不過艦砲會改成127mm火砲(義大利本身FREMM通用型使用OTO Melera 127mm 64倍徑艦砲,而澳洲則使用美製MK-45系列127mm艦砲)。武裝方面,義大利競標SEA 5000的FREMM澳洲版將配合換裝澳洲海軍的美製或澳洲國產作戰裝備,例如澳洲CEA FAR相位陣列雷達系列、瑞典SAAB 9LV作戰系統、美製MK-45五吋艦砲、美製MK-41垂直發射系統(義大利自用版裝備32管Sylver 垂直發射系統),裝填美製飛彈(包含標準SM-2與ESSM防空飛彈、VLASROC反潛火箭、魚叉反艦飛彈等)。

在2017年2月,義大利派遣一艘本國海軍的FREMM龍騎兵號(Carabiniere F593)訪問澳大利亞,並參與隨後的OCEAN EXPLORER 17海上演習。義大利宣傳時表示,FREMM的燃氣渦輪複合柴電推進(CODLAG)系統能輕易達到27節的持續航速,使用柴電推進靜音模式下仍有15.6節的航速。義大利FREEM靜音能力優秀,原本技術指標要求機艙噪音上限是110分貝,但測量其實際噪音量僅85分貝,極佳的靜音性能十分利於反潛作戰。艦上的起居空間充裕舒適,居住標準遠高於過往的艦艇。而在炎熱的非洲低緯度區域操作時,船艦也能正常運作。在反潛操演時,艦上的先進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能在四萬碼(約20海里)的距離上探測到新型潛艦;在先前與盟國的演習中,義大利海軍FREMM巡防艦就在這個距離上,捕捉到德國海軍配備AIP的212型柴電攻擊潛艦。此外,義大利版FREMM是所有競爭者中,唯一擁有兩個直昇機庫的設計。因此,義大利FREMM不僅作戰性能優異,而且是經過充分驗證的設計。

然而,西班牙納凡提亞以及英國BAE System都長期與澳洲國防工業有深厚關係,而義大利Fincantieri則還沒有打進澳洲造艦市場;如果要與澳洲造艦業界合作,就必須從頭開始,學習曲線勢必不低,這是一大劣勢。

法國DCNS(法國版FREMM)

法國DCNS在太平洋2015海事展中展出的FREMM衍生型,注意換裝了整合澳洲CEA FAR2

相位陣列雷達系統,並換用127mm艦砲以及萊茵金屬(Rheinmetall)的千禧年( Millenium)

35mm機砲(位於機庫頂)。此提案最後並未進入SEA 5000的評估範圍。 

 此提案全長142m,寬20m,排水量6000噸。艦上編制編制145至180名人員。裝置一個收容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天線的整合式桅杆,並換用127mm艦砲以及萊茵金屬(Rheinmetall)的千禧年( Millenium)35mm機砲(位於機庫頂)。

德國TKMS(MEKO A400 RAN)

德國TKMS在太平洋2015海事展中展出的MEKO A400 RAN(即F125的外銷版)。

提案最後並未進入SEA 5000的評估範圍。 

 是MEKO A400的衍生型號,MEKO A400就是F125的外銷版。MEKO A400 RAN全長149.5m,寬18.8m,排水量7200噸,編制110人(至多190)。武裝包括艦首127mm快砲、共48管MK-41垂直發射器(最多可至64管)、八枚反艦飛彈、兩座Sea RAM短程防空飛彈、魚雷等,可配置直昇機、無人飛行(UAV)與水下載具(UUV)等,同樣裝置一個收容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天線的整合式桅杆。

日本防衛省與三菱重工(30DX)

日本防衛省與三菱重工在太平洋2015海事展中展出的30DX護衛艦案,採用雙軸與兩具水噴射推進器

,航速高達40節。武裝包括一座MK-45 mod4艦砲、兩座遙控機砲、一座Sea RAM短程防空飛彈、一架直昇機等。

日方的提案並未進入SEA 5000的考慮範圍。

日本展出的海上自衛隊規劃中的30DX輕型護衛艦。此提案全長120m,寬18m,排水量3000噸,編制約100人,採用雙軸與兩具水噴射推進器,航速高達40節。武裝包括一座MK-45 mod4艦砲、兩座遙控機砲、一座Sea RAM短程防空飛彈、一架直昇機等。相較於其他提案,30DX僅有3000噸級且無垂直發射器,噸位與火力與其他競爭者相去甚遠,完全不符合SEA 5000的需求;因此有人推測日本其實是以30DX用來競標替換阿米代爾級(Armidale class)的近海作戰船艦案,而不是SEA 5000。依照後續消息,SEA 5000一開始就沒有將日方的提案納入考慮範圍。 

 

2016年:澳洲三大水面艦艇造艦規劃

在2015年12月17日,澳洲國防部長正式宣布啟動澳洲SEA 5000巡防艦和近海作戰船艦的競爭性評估程序(CEP)。

依照2016年2月25日公布的2016年澳洲國防白皮書,澳洲海軍未來水面艦隊的核心是12艘主戰艦艇,包括正在建造、2020年代前期進入服役的三艘霍巴特級(Hobart class)防空驅逐艦,以及9艘以反潛為主要任務的新巡防艦(即SEA 5000);新反潛巡防艦可望在2020年開始建造,2020年代後期陸續替換現役8艘紐澳軍團級巡防艦。

在2016年4月18日,澳洲國防部長Marise Payne宣布會執行三項主要的水面作戰艦艇計畫,包括九艘SEA 5000未來巡防艦、12艘海岸巡邏艦(Offshore Patrol Vessels,OPV,即SEA 1180)與至多21艘太平洋巡邏艇(Pacific Patrol Boats,PPB),總價值400億澳幣(310億美元)。這三個造艦計畫將在澳洲兩大造船地點進行,主要作戰艦艇在位於阿德萊德的ASC船廠建造 ,次要船艦在西澳的亨德森(Henderson)的船廠建造,在接下來數十年內估計能為澳洲造艦產業提供超過2500個工作機會,並為相關的供應體系提供數千個工作機會。

其中,OPV(SEA 1180)與SEA 5000這兩個造艦計畫的時程將相互銜接配合,讓阿德萊德的ASC船廠在完成AWD防空巡防艦(霍巴特級)的建造工作後能繼續維持產能,使得設計、施工團隊以及有經驗的人員不致於流失。 依照計畫,OPV的第一階段建造工作於2018年在阿德萊德展開(也就是AWD建造工作完畢之際)並執行到2020年,後續的建造工作則轉移到西澳的船廠建造,而阿德萊德的ASC廠則緊接著展開SEA 5000巡防艦的建造工作。在此時,OPV的競爭評估程序(CEP)已經確定三家進入評選的廠商,分別是荷蘭達門集團(Damen)、德國的法斯摩(Fassmer)與呂森(Lurssen)。OPV項目的預算約為30億澳幣 (約23.1億美元),能直接提供約300個工作機會。

競爭評估程序(CEP)

SEA 5000巡防艦方面,到2016年4月時,競爭評估程序(CEP)初步確定三個團隊與設計進入評選,包括英國BAE System的Type 26全球戰鬥船艦澳洲版(GCS-A)、義大利Fincantieri的FREMM巡防艦澳洲版(FREMM-A)、西班牙納凡提亞(Navantia)的修改版F-100(F-5000);而德國TKMS、法國DCNS的提案則遭到排除。SEA 5000會在阿德萊德ASC船廠建造,並裝備澳洲CEA集團的主動相位陣列雷達(CEA FAR與CEA Mount等系列)。SEA 5000的CEP原訂在2018年4月決定獲勝廠商並進入第二階段(細部設計與工程發展等);獲勝的廠商會在2020年至2023年完成細部設計,從2023年起在位於阿德萊德(Adelaide)Techport 的ASC船廠展開建造工作,可在澳洲直接提供超過2000個工作

除了船艦設計之外,SEA 5000艦載作戰系統也有一個競爭評估程序,由美國洛馬集團的神盾作戰系統以及SAAB澳洲分公司的9LV系列作戰系統(先前用於紐澳軍團級)參與競爭。

由於澳洲在2016年7月初舉行下議院大選,在野的工黨批評澳洲政府宣布造艦計畫的舉動只是開模糊承諾來獲得支持的選舉手段;工黨的影子國防部長( shadow minister for defence)Stephen Conroy與影子國防部副部長David Feeney批評,國防部宣布的造艦計畫太於粗糙,例如沒有明確宣布多少巡邏艦(OPV項目)會在阿德萊德建造、又有多少艘會在2020年轉移到西澳建造(OPV項目分工在2017年11月底簽約時才確定,前2艘在ASC建造,後10艘在西澳的Austal船廠建造)。直到2018年1月,SEA 5000計畫當局都沒有任何具體承諾、會將建造工作交給南澳特特定船廠如ASC等,讓南澳當局的政治人物相當不滿。

在2016年9月初,BAE Systems宣布,已經與澳洲聯邦政府簽署一個合作方案來完善英國競標澳洲版的Type 26的能力,由BAE Systems澳洲分公司派遣一個工程團隊加入BAE System英國總部的Type 26設計團隊,在此實習觀摩數個月,並將相關知識經驗帶回BAE System澳洲分部,這包括將一套Type 26設計工作已經在使用的3D虛擬實境互動組件送到BAE System澳洲分公司,可針對澳洲方面的需求來完善細節。在2017年8月10日,BAE System宣布已經向澳洲當局提交了SEA 5000提案。

在2017年11月10日,英國國防部採購次長(under secretary of state for defense procurement)哈里特.包德溫(Harriet Baldwin)在訪問澳洲阿德萊德時宣布,英國國防部將評估是否引進澳洲 CEA Technologies公司CEAFAR主動相位陣列雷達系列,在2018年初進行可行性研究(包括在英國艦艇上裝置CEAFAR雷達)。此舉不僅是拓展之後英澳兩國可能的軍事技術合作,多少也有為Type 26巡防艦競標澳洲SEA 5000提供利多的用意。

作戰系統

在2017年10月3日在澳洲雪梨舉辦的太平洋2017(Pacific 2017)海事展期間,澳洲首相馬卡隆.特恩布爾(Prime Malcolm Turnbull)與國防部長Marise Payne及國防工業部長Christopher Pyne發表聯合聲明, SEA 5000將採用美製神盾作戰系統;此外,雖然SAAB澳洲分公司的9LV作戰系統落敗,但該集團仍會參與開發SEA 5000澳洲戰術介面(Australia Tactical Interface,ATI) ,用來將澳洲自行選擇的子系統如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系統、反潛聲納、電子戰等系統與美國神盾系統整合在一起;先前霍巴特級防空巡防艦也使用類似的方案,以雷松澳洲分公司(Raytheon Australia)開發的ATI介面來整合神盾系統以及聲納、電子戰等次系統,而雷松澳洲分公司也會參與SEA 5000的ATI介面開發工作。這使得澳洲海軍21世紀前期12艘第一線主力水面主戰艦艇(包括三艘AWD以及9艘SEA 5000)都使用神盾作戰系統。馬卡隆.特恩布爾表示,這項決定將最大幅度地強化澳洲海軍新一代巡防艦的防空作戰能力,使之能擊敗未來水面以上以及以下的各種戰場威脅,並因應周邊敵意國家發展的長程高速飛彈。

選擇神盾系統意味著SEA 5000從一開始強調的反潛巡防艦,轉變成兼具區域防空、反艦以及反潛作戰能力的全能高檔作戰艦艇,這很可能是因為2010年代以來中國海軍實力擴張以及澳洲鞏固與美國軍事同盟而造成的改變。採用神盾系統的決定使SEA 5000計畫的總成本又要增加30億澳幣(包括洛馬集團提供的計算機、雷達追蹤、飛彈導引射控等),使SEA 5000的計畫總值達到約350億澳幣(約262.5億美元)。在這項聯合聲名中也提到,除了主要作戰艦艇(AWD與SEA 5000)採用神盾系統之外,澳洲其他不需要承擔高威脅作戰任務的艦艇(如規劃中的12艘SEA 1180遠洋巡邏艦),就裝備SAAB澳洲分公司的9LV系列作戰系統。

依照2018年2月22日澳洲防衛雜誌(Australian Defence Magazine,ADM)一篇分析文章指出,關於SEA 5000三家競爭者的反潛作戰系統提案,西班牙納凡提亞的發展型F100(F5000)應該沿用先前霍巴特級的系統架構,結合英國Ultra Electronics公司 的整合聲納系統(Integrated Sonar System ,ISS,含艦首主/被動聲納、主/被動可變深度聲納與被動拖曳陣列聲納等),以及AN/SLQ-25 Nixie魚雷反制系統;這些系統都透過由雷松澳洲分公司(Raytheon Australia)研發的澳洲戰術介面(ATI)與艦上神盾作戰系統結合,是先前已經霍巴特級專案中已經開發完成的項目。而另外兩家競爭對手的聲納組合,包括英國Type 26/GCS-A的Ultra Electronics S2150艦首主/被動聲納、Thales Type-2087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含VDS變深聲納與線性拖曳陣列聲納)加上的Ultra Electronics S2170水面船艦魚雷防禦系統(Surface Ship Torpedo Defence,SSTD) ,以及義大利FREMM的Thales 4110艦首聲納、Thales CAPTAS 4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水聲硬體設備與Type 2087相同)加上AN/SLQ-25 Nixie魚雷反制系統,都是在戰鬥管理系統(CMS)的層面上才完成資料數據整合,各個聲納系統本身則是分立運作。美國原版神盾系統之下,艦上的反潛相關子系統包括艦首主/被動聲納、被動拖曳陣列聲納、直昇機載聲納浮標與吊放聲納(透過海鷹資料鏈傳回船艦)都整合到AN/SQQ-89反潛作戰系統,而AN/SQQ-89則是神盾系統之下的反潛子系統;因此,如果英國Type 26與義大利FREMM獲選,勢必又要從頭將聲納系統整合到神盾戰鬥系統中。在2018年6月底,澳洲宣布由英國Type 26 GCS-A獲勝(見下文);Type 26的S2150聲納系統由英國Ultra Electronics公司提供,該公司也是先前澳洲霍巴特級防空驅逐艦的ISS整合聲納系統的承包商,已經有與洛馬集團將聲納系統整合到神盾作戰系統的經驗;而在同時期加拿大的加拿大水面作戰船艦(Canadian Surface Combatants,CSC)中,Ultra Electronics公司也是洛馬集團加拿大分部領導的團隊的成員,船艦設計同樣也是BAE System的Type 26 GSC

在2018年6月26日,美國國防安全合作局(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DSCA)通知國會,美國國防部透過海外軍售管道(Foreign Military Sale,FMS)批准一項對澳洲的軍售,包括協助澳洲進行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系統的整合工作,並出售相關裝備,價值1.85億美元。此份文件提到這筆軍售將用於澳洲在接下來20年進行的9艘未來巡防艦計畫以及升級現有三艘霍巴特級神盾驅逐艦等,而且採購項目包括協同接戰能力(Cooperative Engagement Capability,CEC)項目,使得澳洲與美國武裝力量之間的網基作戰能力加強。申請採購的項目涵蓋先期採購(long lead)項目、工程發展活動、建設工程發展工作所需的設施與場地,以及整合CEA FAR2相位陣列雷達與神盾作戰系統相關初期發展工作等等。具體的項目包括整合開發工作所需的神盾武器系統技術評估組件(AEGIS Weapon System Technical Equivalent Components ),這些包括指揮顯示系統(Command Display System,CDS)的顯控台,含火砲武器系統(Gun Weapon System)的雙顯控台;多任務顯示系統( Multi-Mission Display,MMD)系統,含投影機、感測器、攝影機等;若干用來模擬神盾設備的戰術等價(Tactical Equivalent )計算機與周邊設備,包括核心計算系統(Core Computing System,CCS)的機櫃、神盾區域網路整合系統(AEGIS LAN Interconnect System,ALIS)機櫃、神盾對話裝備群組輸出/輸入(AEGIS Conversion Equipment Group Input/Output,ACEG I/0)機櫃,先進儲存體區域網路(Advanced Storage Area Network,ASAN)機櫃等;全球海事指揮與控制系統(Global Command and Control System - Maritime,GCCS-M)、 協同接戰能力(Cooperative Engagement Capability,CEC)地面站系統以及相關的計算機組、模擬裝備與工作站;AN/SPQ-15 轉換器/接收器(Converter/Receiver) 以及信號資料轉換設備、防衛顯示資訊分佈服務(Defense Visual Information Distribution Service,DIVDS)機櫃;AN/SQQ-89反潛作戰聲納浮標處理核心計算系統( Sonobouy Processing Core Computing System)機組含顯控台與筆記型電腦;神盾系統模擬機組與工作站;神盾訓練系統(AEGIS Training System)等等。此外還包括各種附加設備與支援產品,包括相關的桌上電腦、顯示器、測試單元、編譯伺服器、印表機、工作站、零組件、接線、軟體合約等;此外,還包括備料、維修備件,支援與測試裝備,支援研發站點的工程與技術服務,美國政府與合約商的工程、技術與支援服務,其他技術協助,以及其他關於程式與後勤支援的相關項目等等。此項合約的主承包商是洛克希德.馬丁設備與任務系統(Lockheed Martin, Rotary and Mission Systems, Moorestown, NJ.),並有其他許多供應商透過與美國海軍簽署的合約來提供裝備硬體與工程服務。

 

競爭結果揭曉:英國BAE System獲勝

從2018年上旬開始,就有消息傳出BAE Systems在SEA 5000競爭評估程序中處於領先地位;純就作戰能力與技術水平,英國Type 26在三組競標者之中最新穎,一開始就被認為擁有最好的反潛作戰能力。在2018年5月3日澳大利亞人週末報(The Weekend Australian)一篇報導中,BAE澳大利亞分公司執行長加比.卡斯提根(Gabby Costigan,在澳大利亞陸軍以上校退伍、曾任Linfox亞洲區主管)表示,該集團的Type 26全球作戰船艦遠比其他對手先進,並且有足夠餘裕適應未來的新武器技術如直接能量武器等;相形之下義大利FREMM是一種「過時的設計」(首艦在2012年服役),到2020年代(SEA 5000預定開始服役的時程)就會落伍,而西班牙廠商根本沒有提供澳洲需要的反潛作戰船艦。加比.卡斯提根表示,「Type 26天生就是為了反潛作戰而設計」,如果需要一種真正安靜的船艦,一開始設計時就必須考慮進去;而西班牙的提案是從其他用途的現有船艦修改而來,根本不具備反潛作戰所要求的靜音性能。另外,加比.卡斯提根還提到戰略層面考量,澳洲最親密的戰略情報同盟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與紐西蘭(加上澳洲合稱為「Five Eyes」),而BAE是唯一來自於「Five Eyes」國家的廠商,另外兩家競爭者(法國與義大利)無法提供這種戰略關係優勢。

在2018年6月19日,澳洲布里斯本時報(Brisbane Times )一篇文章引述澳洲國防部高層以及業界消息,澳洲已經選擇英國Type 26巡防艦,並會在下週末(6月底)左右公布。此篇報導表示,澳洲選擇英國Type 26巡防艦,背景因素包括近年國際戰略趨勢走向。近年中國海上軍力擴張並在南中國海積極擴大影響力,美國與其主要盟國(如英國、澳洲)都決定加強西太平洋上的軍事合作關係來與之抗衡,澳洲特恩布爾( Turnbull)政府也採取較強硬的對華政策;同時期,英國政府積極決定加強在太平洋地區的影響力,與美國、澳洲以及周邊地區其他幾個大英聯邦成員國(如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加強軍事合作,例如將更頻繁地派遣軍艦到南中國海巡航。在這樣的戰略背景之下,藉由SEA 5000造艦案來深化英國、澳洲戰略伙伴關係,成為澳洲青睞Type 26的一大要素。

不過,競爭程序之所以延期公布,除了各競爭提案的取捨之外,同時間澳洲與英國正在商議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FTA,因為英國準備脫歐而必須與各國分別簽署新的貿易協定)、爭取WTO貿易便捷化協定(Trade Facilitation Agreement,TFA)等,也是可能原因之一,SEA 5000的選項成為澳洲向英國爭取更好貿易協定的籌碼。 依照2018年6月25日英國防務期刊(UK Defence Journal,UKDJ)一篇報導, 原本澳洲政府打算在前一週就宣布Type 26正式獲勝,但澳洲政府正在考慮讓位於西澳亨德森(Henderson)的奧斯特船廠(Austal)也參與 建造工作,只能延期宣布結果。西澳總理堅持奧斯特必須參與SEA 5000建造計畫,以免因為當地工作流失 ,在下一次澳洲聯邦大選中失去選票。防務期刊表示,澳洲向英國購買Type 26巡防艦, 可望成為英澳雙方商議中的新FTA之下的第一個重大貿易案。

在2018年6月28日,澳洲首相馬卡龍.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同相關內閣與軍方首長共同簽署了聯合聲明,在6月29日發佈,正式宣佈英國BAE Systems的Type 26全球作戰船艦(Global Combat Ship)獲選成為澳洲海軍SEA 5000未來巡防艦計畫的方案。除了首相卡龍.特恩布爾之外,在聯合聲明署名的官員包括國防部長(Defence Minister)馬里斯.派恩(Marise Payne)、國防工業部長(Minister for Defence Industry)克里斯多夫.派恩(Christopher Pyne)、財政部長(Finance Minister)馬亞斯.卡爾曼(Mathias Cormann)、澳洲國防軍司令(Chief of Defence Force)馬克.賓斯金(ACM Mark Binskin)上將、海軍司令(Chief of Navy)提姆.巴瑞特少將(VADM Tim Barrett)、防衛能力採辦與維持組次卿(Deputy Secretary of CASG(Capability Acquisition and Sustainment Group))金.吉利斯(Kim Gillis)以及英國BAE Systems澳洲分公司執行長(CEO)加比.卡斯提根(Gabby Costigan)。

澳洲將稱SEA 5000為獵人級(Hunter class),由位於南澳國營ASC造船廠(ASC Shipbuilding)在阿德萊德(Adelaide)的南澳科技港(Techport)的奧斯本海軍船塢建造( Osborne Naval Shipyard,先前為了建造霍巴特級防空驅逐艦而設立),首艦在2020年開始建造,2027年服役,開始陸續替換紐澳軍團級巡防艦,最後一艘獵人級(第9艘)則在2042年服役。獵人級的任務範圍包括:反潛作戰、防空作戰、水面作戰、情報監視、拒止、人道支援與災害救助等。

獵人級主承包商是BAE Systems,負責建造的ASC船廠作為BAE Systems的次供應商,並全權負責船艦的交付。在這項總價值350億澳幣的造艦案中,澳洲本國產業承擔的額份會超過65%,並在澳洲境內提供約4000個工作機會,而主承包商BAE Systems會事先認證超過500家位於澳洲的企業,組獵人級巡防艦項目的供應鏈。這份聯合聲明指出,在計畫執行期間,澳洲聯邦會保持對ASC船廠的完全所有權,確保相關的知識產權、技術人員與相關設備都為澳洲擁有;藉由此一造艦案,ASC船廠成為澳洲聯邦的國家戰略資產,能獨立設計、發展、領導海軍複雜大型作戰船艦的建造工作。此項聲明中並未說明西澳的Austal船廠是否能參與,澳洲聯邦政府決定由主承包商BAE Systems決定是否讓Austal船廠參與供應鏈。

澳洲政府最後選擇唯一尚未經過實際驗證的英國Type 26巡防艦,也引發部分澳洲專家的疑慮,認為這是個冒險的舉動。在2018年7月初,每日電郵(Daily Mail)引述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國防科技專家Jai Galliott博士的看法,認為澳洲最後選擇英國廠商的設計,主要因素之一顯然是基於政治考量;澳洲向英國購買尚未證實性能的設計,英國本身的Type 26才剛剛在前一年(2017年)進入建造階段,如果發現設計問題,英國勢必要花時間修正,屆時就會拖累澳洲這邊的進度。Jai Galliott認為,澳洲應該向西班牙或義大利購買已經充分驗證的現成平台設計才對。

依照詹氏(Janes)在2018年7月24日的報導,此時BAE Systems正一面與澳洲政府協商敲定雙方在SEA 5000的合作細節,同時也著手更新負責執行的南澳ASC造船廠,準備將之轉形成一個「數位化造船廠」。BAE Systems已經承諾投資1億澳幣(約7400萬美元)來更新ASC船廠;BAE Systems經營主管Nigel Stewart表示,
這是一項「史無前例」的知識產權與技術資料轉移,涵蓋數位化設計建造流程以及船艦部件、材料、系統等等,對於促進當地產業能力有莫大助益,使澳洲業界能夠充分勝任設計、建造九艘獵人級巡防艦的工作,並充分支持30年服役生涯的所有維護與升級等活動。透過廣泛的技術轉移,澳洲當地產業能獲得建造與最佳化獵人級巡防艦的訣竅(know-how),在未來服役期間利用澳洲當地產業的創新與技術,充分開發獵人級的潛力,提升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