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水面作戰艦(CSC)

Thales荷蘭分公司早期提出的CSC示意圖。Thales荷蘭分公司入圍CSC的作戰系統競標,該公司打算以新開發

的APAR Block 2 X波段主動相位陣列雷達投入競標。此示意圖中,船艦桅杆頂部就是APAR Block 2雷達模組,

結合在Thales荷蘭分公司的整合桅杆系統(IMAST)之中。

英國BAE System競標加拿大CSC的Type 26巡防艦想像圖,使用四組固定式相位陣列雷達。

亞利安科技加拿大分公司(Alion Canada)的團隊以荷蘭達門集團為荷蘭海軍建造的七省級飛彈巡防艦為基礎進行提案。

原本七省級使用一組APAR X波段主動相位陣列雷達以及一座SMART-L旋轉式L(C/D)波段長程搜索雷達,而

亞利安科技競標加拿大CSC的提案則改用兩組固定式四面天線相位陣列雷達,集中在主桅杆塔中(上為APAR,

下為長程相位陣列雷達),取消了原本的SMART-L。

法國DCNS(後改為Naval Group)與義大利金融集團提供加拿大的方案,以FREMM巡防艦為基礎

,改用四面固定式相位陣列雷達。然而,法、義團隊不滿加拿大CSC計畫的合約分工架構,以及

競標階段廠商就被迫提交大量含有知識產權的設計與數據,因此在2017年11月30日提案繳交截止期限

時直接向加拿大政府提交一個與CSC計畫不相符的自願性固定價款提案;此舉遭加拿大政府拒絕,

據信法、義團隊也就此失格。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加拿大水面作戰艦/加拿大 (CSC)
承造國/承造廠 加拿大/ Irving Shipbuilding Inc., Halifax, Nova Scotia
尺寸(公尺)  
排水量(ton)  
動力系統/軸馬力  
航速(節)  
續航力(海浬)  
偵測/反制系統  
聲納
射控/作戰系統  
乘員
艦載武裝
艦載機
數量

預計15艘

艦名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起源

在2008年加拿大最高國防戰略(Canadian First Defence Strategy,CFDS)之中,提到規劃全面更新加拿大海軍的水面艦艇,並開始評估所需要投入的成本以即可用的資源。在2011年10月19日,加拿 大政府正式公布國家造艦採購戰略(National Shipbuilding Procurement Strategy,NSPS),打算在2010年代斥資250億加幣(約215億美元)購置23艘新型水面作戰艦艇,由哈利法克斯的艾佛林造船集團 (Irving Shipbuilding Inc., Halifax, Nova Scotia)建造,包括15艘用來一併取代哈里法克斯級(Halifax class)巡防艦與部族級 (Tribal class)飛彈驅逐艦的單一水面作戰計畫(Single Class Surface Combatant Project,SCSCP)以及8艘北極巡邏船艦(Arctic Patrol Ship Project,APSP);此外,斥資80億加幣購置8艘支援性船艦來裝備皇家加拿大海軍與加拿大海岸防衛隊。由溫哥華的賽斯潘海洋(Seaspan Marine of Vancouver, British Columbia)的溫哥華船塢(Vancouver Shipyards)建造,包括給皇家加拿大海軍的3艘聯合支援艦(Joint Support Ship,JSS),以及供加拿大海岸防衛隊使用的1艘北極星級破冰船(Polar Class Icebreaker Project)、1艘海岸與海洋科學研究船(Offshore Oceanographic Science Vessel Project)和3艘沿岸漁業科學船(Offshore Fisheries Science Vessels Project )等。當時估計第一艘SCSCP可能在2016至2017年開始建造,全部2031年左右完成。 連同單一水面作戰計畫、北極破冰巡邏艦等造艦計畫,可望為哈利法克斯創造2400個與造船工作直接相關的工作機會。

單一水面作戰艦艇又稱為加拿大水面作戰船艦(Canadian Surface Combatants,CSC)。加拿大考慮以單一設計的船艦同時取代以防空為主的部族級飛彈驅逐艦和通用的哈利法克斯級巡防艦,但實際上防空艦艇因為要 配備昂貴沈重的高性能防空雷達、高複雜度作戰系統與區域防空飛彈,勢必比通用型艦艇昂貴得多,因此加拿大皇家海軍 後來決定分別建造防空型與通用型的作戰艦艇,防空型可能是5艘,另外10艘為通用型;可以確定的是超齡的部族級肯定是優先汰換的目標(部族級在2017年 除役完畢),因此可預見的是第一批CSC將是防空艦艇。第一艘CSC可能在2020年開始建造,進入服役的時間應不會早於2025年,建造數量是12到 15艘 ,所有建造工作估月在2040年完成。CSC造艦案將適用加拿大工業科技互惠政策(The Industrial and Technological Benefits Policy),得標廠商需在加拿大境內進行與合約相等額度的投資;此案至少10%的額度將使加拿大中、小型企業受惠。

而北極巡邏船艦(AOPS)則是則是用來取代現役12艘 京斯頓級(Kingston class )巡邏艦,兼具在北極冰洋與大西洋巡邏作業的能力,預計建造6到8艘,首艘可望在2015年底開工,2017年服役。CSC與AOPS都交给位於 哈里法克斯的的艾佛林造船集團建造,為此 該廠投資3億加幣來擴充位於哈利法克斯等廠區的基礎設施。在2012年10月26日,加拿大政府公眾服務(Public Works and Government Services Canada)公布了加拿大國防部對新一代水面作戰艦艇的意向徵詢書(letter of interest),廠商回覆的截止日期是2012年11月5日。

依照加拿大聯邦工業部2013年財年的估算,CSC項目建造15艘新一代驅逐艦/巡防艦的總壽期成本約為900億加幣,其中260億加幣為建造成本 (這是2008年估算的數據),640億元為軍艦服役30年的操作、後勤維持與人事成本;然而,同時期擔任加拿大外交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的漢斯則表示,一 開始加拿大海軍和軍備專家便認為260億加幣根本不足以建造15艘現代化軍艦。依照2013年11月加拿大政府審計機構的估計,CSC項目打算投資的 215億美元的經費可, 很可能不足以如預期購置15艘 。在2015年12月初,加拿大海軍司令諾曼中將在接受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的訪問時表示,加拿大建造15艘新型驅逐艦/巡防艦可能需要300億加幣 的預算。加拿大軍備專家表示,如果以1990年代的物價水平,260億加幣的預算或許足以支應這樣的計畫,然而這20年來由於軍艦電子、武器系統日趨精密 複雜,而加拿大海軍希望購置的是配備類似美國神盾這樣的高性能防空艦艇,260億加幣的預算便顯得捉襟見肘。如果加拿大政府還是希望購置15艘驅逐艦/巡 防艦,卻無法提供額外至少數十億加幣的預算,就必須降低新艦的性能指標來壓低成本。因此,CSC可能會在降低指標、超預算的形式結案。

加拿大一些分析師認為,加拿大打算用於造艦的預算遠不及他們所期望的造艦需求,主要原因除了加拿大海軍希望獲得第一流的高性能主戰艦艇之外,另一個重要因 素就是加拿大政府堅持在加拿大境內建造這些軍艦;然而為了貫徹這項原則,勢必要花費更多經費,因為加拿大造艦業的工資水平較高,而且還需要投資擴充造艦基 礎設施。由於西方國家軍艦設計建造成本高漲的趨勢(這也與西方國家製造業大量外移、造船等重工業競爭力日漸薄弱有關),近年來西方傳統造艦強國都開始把一 部分造艦工作發包給人工較為低廉的新興造船國家;例如,英國以4.52億英鎊(約11億加幣)的價格,將四艘近四萬噸級的MARS艦隊油船發包給韓國大宇 海洋工業集團,平均每艘造價約2.75億加幣;而加拿大在2013年6月敲定由德國TKMS集團設計、在加拿大境內建造的兩艘油彈補給艦排水量二萬噸級, 總價卻高達26億加幣。另外,加拿大造艦計畫中的北極海面巡邏艦(Arctic Offshore Patrol Ship Project,AOPS)以35億加幣預算建造五艘破冰巡邏艦,平均每艘造價7億加幣;然而,AOPS設計參考丹麥的史瓦柏德號(NoCGV Svalbard W303)破冰巡邏艦,而丹麥自己建造史瓦柏德號時將艦體分包給人工低廉的波蘭造船廠,因此設計建造的成本還不到1億加幣。

競標過程

早期英國BMT公司為加拿大CSC計畫繪製的示意圖。

在2013年6月13日,加拿大政府宣布開始推動CSC計畫,將尋求國際間現成的軍艦設計並在加拿大建造,而設計團隊會與負責建造的艾佛林造船廠一同合作。加拿大政府在2015年6月開始尋求船艦設計與作戰系統的主承包商。在2015年底,加拿大政府公布通過初審的廠商名單,將邀請這些廠商參與競爭程序。加拿大國防部 初審之後,認定合乎CSC競標資格的國際廠商總共12家,在船艦設計方面包括美國亞利安科學與科技(Al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rporation)加拿大分公司、英國航太集團水面船艦分部(BAE Systems Surface Ships Limited)、法國造艦局(DCNS SA)、義大利金融集團(Fincantieri  S.p.A)、西班牙納凡提亞(Navantia SA)、丹麥奧斯登海洋科技(Odense Maritime Technology,OMT)、德國泰森.克魯伯海洋集團(ThyssenKrupp Marine Systems,TKMS GmbH)等;而初審認定合乎投標資格的戰鬥系統整合商則包括:德國阿特拉司電子(Atlas Elektonik GmbH)、法國DCNS、美國洛克西德.馬丁加拿大分公司( Lockheed Martin Canada)、義大利李奧納多(Leonardo S.p.A.)、瑞典SAAB澳洲分公司(Saab Australia Pt)、泰拉斯集團荷蘭分公司(Thales Nederland B.V.)以及德國TKMS。

(上與下二張)法國DCNS的加拿大版FREMM的示意圖,艦體採用法國版FREMM巡防艦

基坦級(Aquitaine class)的設計,並搭載2010年代推出的Sea Fire 500系列主動相位陣列雷達。

在2017年11月上旬,義大利金融集團證實法、義雙方在加拿大CSC案中組成團隊。

英國BAE System競標加拿大CSC的Type 26巡防艦衍生型想像圖。

西班牙納凡提亞廠以該國為西班牙、澳洲建造的F100型神盾巡防艦為基礎來競爭CSC案,

並且結合澳洲SAAB的9LV作戰系統以及澳洲CEA的CEA FAR主動相位陣列雷達。

船艦方面,英國BAE Systems的提案以該集團正為皇家海軍開發的Type 26巡防艦為基礎,法國DCNS的提案以FREMM多用途巡防艦法國版阿基坦級(Aquitaine class),義大利金融集團提案則是義大利自用的FREMM的卡洛.伯伽米尼 級(Carlo Bergamini class),西班牙納凡提亞以西班牙及澳洲海軍使用F-100型神盾巡防艦為基礎提案。此外,亞利安科學與科技(Alion Canada)加拿大分公司的團隊則以荷蘭達門造船集團(Damen Shipbuilding)為荷蘭海軍建造的七省級(De Zeven Provinciën class)防空巡防艦來提案。

原本法國與義大利方面各自以雙方版本的FREMM投標(在澳洲SEA 5000的標案中,法義雙方就是各自投標),然而隨後則決定合組團隊。在2017年11月10日,義大利金融集團經理Alberto Maestrini 首度公開證實,法、義會在加拿大15艘水面作戰船艦的案子合作。事實上,法、義雙方已經在研究合併各自的海軍造艦集團成為「造艦界的空中巴士」(Nava Airbus),在加拿大造艦案的合作為之後可能的整併奠定基礎。義大利金融集團表示,此提案比較偏向義大利版FREMM,具有反潛作戰能力。

而另外兩家獲得CSC邀標的德國TKMS以及丹麥OMT集團,並沒有回應加拿大方面的需求徵詢書,據說是因為評估認為招標作業的公平性有問題(外界普遍認為CSC案的評選作業偏向英國)。TKMS擁有F-125巴登-符腾堡級巡防艦Baden-Württemberg class)以及外銷衍生版MEKO A400系列等設計,而丹麥OMT集團的實績則是為丹麥海軍SF-3500 AAW伊萬.休特菲爾德級(Huitfeldt class) 防空巡防艦。

 

原本加拿大原本競標規則是要求現成、已經獲得實際驗證的艦型,而英國BAE System的Type 26巡防艦的設計已經接近完成,但尚未獲得英國本國的造艦合約;據說加拿大國防部修改了招標要求,放寬了船艦設計的標準,使得BAE Systems的Type 26具備參與競爭的資格。然而,此舉也引來外界的質疑,因為最初CSC要求採用已經驗成的設計來降低風險;隨後業界內部一直有傳言,加拿大聯邦政府已經傾向採購英國的Type 26巡防艦,所以放寬了參與投標的條件。

在2015年,Thales荷蘭分公司與加拿大Sanmina公司簽署一份備忘錄,在加拿大CSC項目中進行合作,由Sanmina公司生產CSC所需的雷達系統(如果荷蘭Thales得標),而這也包括此時Thales荷蘭分公司正在開發的APAR Block 2雷達系統。Sanmina公司向來是Thales荷蘭分公司的APAR X波段相位陣列雷達系統的T/R組件承包商。

在2015年12月,參謀聯席會議副主席、海軍少將馬克.諾曼(Mark Norman)告訴CBC記者,引述加拿大國防部長Harjit Sajjan的採購政策顧問James Cudmore透露的信息,加拿大政府並未提供正確的CSC的真實預算規模給大眾;馬克.諾曼警告,這個計畫實際成本可能高達420億加幣,而不是最初想定的260億。然而,隨後馬克.諾曼在2016年1月13日被加拿大參謀聯席會議主席約翰.文斯(Gen. Jon Vance)暫時解除參謀聯席會議副主席的職務,加拿大政府與軍方都沒有說明理由。

在2016年7月底,消息傳出加拿大會在8月初正式展開CSC的招標作業;而加拿大國防業界則估計正式的需求徵詢書(RFP)會在8月底至9月初左右發出給全球相關廠商。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Public Services and Procurement Canada,PSPC)的部長朱蒂.富特(Honourable Judy M. Foote)表示,CSC打算採用現成設計以降低成本和風險(加拿大預估已驗證的現成設計能比全新設計早兩年交付),建造工作可望在2020年左右展開,首艦預計在2024年服役。 朱蒂.富特已經表示,早先CSC項目估計的260億加幣設計建造成本不切實際;而加拿大國防部(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ce)分析專家則表示,CSC的設計建造預算總額應在400億加幣左右 ,建造數量可能達不到最初預定的15艘。

在2016年10月27日,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部長朱蒂.富特、國防部長( Minister of National Defence)哈吉特.賽揚(Honourable Harjit S. Sajjan)以及創新-科學與經濟部長(Minister of Innovation, Scienc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納迪普.班恩斯( Honourable Navdeep Bains)共同宣布,邀請初審通過的廠商參與CSC計畫的競爭,由CSC的主持包商、位於哈利法克斯的艾佛林造船集團發出需求徵詢書(Request for Proposal,RFP),廠商繳交提案的截止日是2017年4月27日 ;在競標過程中,加拿大政府與艾佛林造船集團會一同審查每個廠商的提案,2017年夏季分別選定船艦設計與戰鬥系統整合廠商,首艦在2020年代中期交艦。

2017年2月 上旬,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部長證實,12家符合CSC競標資格的廠 商中,有四家要求加拿大政府推遲競標作業(廠商回覆提案的截止日期是2017年4月27日);而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部發言人Jean-François Létourneau則表示,國防部會考慮這些提議。依照消息,在先前幾個月中,好幾家參與競爭的廠商曾向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部提出對CSC計畫的憂慮,然而部長朱蒂.富特並沒有積極回應處理這些問題,使這些廠商感到挫折;而最初CSC計畫要求投標設計必須經過驗證,然而最後卻允許英國BAE Systems尚未建成服役的Type 26巡防艦參與競爭,引發若干其他競爭者的不滿,認為加拿大當局偏袒英國。義大利Fincantieri在 加拿大正式啟動邀標前夕,於2016年10月24日寫信給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部長朱蒂. 富特,抱怨CSC計畫管理一團糟,且合約架構不公,讓整個計畫面臨一堆不必要的風險;就CSC計畫船艦設計合約而言,其經費過低,原廠獲得的分工太少(主要只是向主承包商艾佛林造船集團提供技術與工程服 務),卻需要轉移原廠具有知識產權的相關設計與技術給加拿大,並在加拿大建立生產供應鏈,對原廠十分不公平;此外,原廠無法左右CSC計畫的許多次系統選擇,在合約中卻必須 保證系統整合工作的最後成敗。Fincantieri還抱怨, 一般軍備競標不會像加拿大CSC,在尚未選擇獲勝者的情況下,就要求廠商提交如此大量詳細的技術資料。如果這樣苛刻的合約條件不更改,Fincantieri可能不會繼續參與競標。

此外,義大利Fincantieri船廠還進一步向朱蒂. 富特的提議,將競標條件改為固定價款(fixed-price),獲勝廠商建造前三艘船艦並安裝系統,然後轉移給加拿大艾佛林船廠進行測試評估,確認解決了所有技術問題之後(包含後續轉移到艾佛林船廠建造的各項細節),艾佛林船廠才開始建造後續的12艘;Fincantieri船廠 表示,此方案可大幅加快計畫期程,而且原廠能夠先為船艦進行完整的測試,確保所有性能符合預期並解決一切技術問題,然後才轉移到加拿大本地建造,如此可顯著降低家拿大納稅人要承擔的成本與風險;此外,給予得標廠商更合理的條件與回報,廠商就更願意長期投資加拿大的造艦產業。朱蒂.富特在2017年2月中旬回應,表 示雖有4家廠商要求延期,其餘8家則並未對計畫細節與期程有任何異議。而義大利Fincantieri船廠的提議並沒有獲得採納,朱蒂.富特的回信表示,加拿大政府與首長會對整個計畫以及加拿大納稅人負責。 朱蒂.富特部長的發言人Annie Trépanier也回應,公眾服務與採購部已經多次回覆業者相關問題,而且此案一直有負責監督公平性的獨立機制在運作。艾佛林船廠的發言人Sean Lewis則表示,設計合約將頒給最符合加拿大需求的現成設計,所有參與競爭者地位完全相同。雖然部分廠商對CSC計畫表達異議與不滿,但並沒有任何一家退出。

不過隨後CSC計畫仍然反應了廠商的需求,將提案截止日期不斷推延;原本競標截止日期是4月27日,隨後延至6月22日,接著又延後到8月、11月,而選擇出獲勝廠商的時間從2017年底延到2018年初,建造工作則在2020年代初期展開。在2017年9月底,各家競標廠商會收到來自加拿大政府的最終提案資料包裹,包括先前審查廠商提案的回覆,說明該提案是否符合加拿大海軍提出的每個必要條件並給予建議;而廠商則在11月的截止日之前提交最終的提案(只有一次機會提交)。提案截止日期一開始預定是2017年11月初,最後確定為11月30日。

依照2017年6月1日加拿大國會預算辦公室 (Parliamentary Budget Office,PBO)發佈的報告,建造15艘CSC的總獲得成本是618.2億加幣(約458億美元),平均每艘的最終價格為41億加幣,其中建造船艦平台 的總成本約390億加幣;這個估計是原始估算成本(260億加幣)的2.4倍。618.2億加幣包括初期的研發工作、建造成本、艦上作戰裝備/零組件與彈藥的產製成本、行政管理成本以及建造之前擴充現有生產設施的成本等等,但不包括服役壽期操作、維修以及壽命中期升級的成本。此外,PBO這份報告也估計了CSC之後的通貨膨脹成本,正式簽署合約(2018年)之後如果有任何延誤,每延誤一年,就會增加30億加幣以上的通貨膨脹成本。艾佛林船廠發言人Kevin McCoy 則表示,CSC廠現有的建造人力約為1800名,預計到2020年就會成長為2400人。 

除了CSC之外,加拿大同時期執行中的北極海面巡邏艦(AOPS) 以及聯合支援艦(JSS)也面臨嚴重超支與落後等問;加拿大國會曾要求聯邦政府提供這些造艦計畫的明確時程,但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部以相關資訊是機密為由予以拒絕。

廠商提交提案

在2017年11月30日廠商回覆截止期限,共有以下三組團隊向CSC當局繳交提案:

1.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加拿大分公司:團隊其他成員包括:英國BAE System、加拿大航空電子設備公司(CAE Inc.)、L-3科技加拿大分公司(L-3 Technologies Canada)、加拿大Macdonald Dettwiler and Associates Ltd.(MDA)以及負責水聲系統的英國Ultra Electronics Maritime Systems。此團隊在11月28日率先繳交提案,以英國BAE System的Type 26全球戰鬥船艦(Global Combat Ship,GCS)為基礎。

加拿大是英聯邦成員國,與英國戰略合作關係較為緊密;而Type 26著重反潛能力(擁有Type 2087長程低頻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配備低速靜音能力較佳的複合燃氣渦輪或柴電(CODLOG)推進系統,因此被外界認為是加拿大CSC最有勝算的一組。

在2017年10月,澳洲宣布本國SEA 5000未來巡防艦案採用洛馬集團的神盾作戰系統,之後在2018年6月底正式宣布由英國BAE System的Type 26 GCS獲勝;因此,洛馬集團、英國BAE System以及英國Ultra Electronics Maritime Systems在澳洲SEA 5000造艦計畫確立了緊密的合作關係,對於這三家公司在加拿大CSC造艦案的合作又是一大加分。

在2018年7月23日,加拿大洛馬集團團隊表示已經提交CSC的最終提案(截止日是7月20日)。在洛馬團隊的新聞發佈中,聲明無論從船艦設計、對加拿大本土的經濟效益、風險管理(洛馬加拿大分公司是加拿大境內最有經驗實績的戰鬥系統整合商,並且是加拿大哈里法克斯級巡防艦戰鬥系統升級案主承包商)等方面,該團隊的提案都是最好的選擇。

2.亞利安科學與科技(Al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rporation Canada)加拿大分公司:團隊其他成員包括:荷蘭達門造船集團(Damen Shipbuilding)德國阿特拉斯電子(Atlas Elektronik)、Hensoldt等。此團隊以荷蘭達門集團先前為荷蘭海軍建造的七省級(De Zeven Provinciën class)防空巡防艦為基礎。 

依照想像圖,亞利安的提案裝備兩組相位陣列雷達(各有四面固定式天線),都集中在前部主桅杆塔上,而原本七省級的SMART-L旋轉式D波段長程三維雷達則被取消。主桅杆塔上部裝有四個X波段APAR主動相位陣列雷達,下部則是四個較大的長程相位陣列雷達天線。

3.西班牙納凡提亞(Navantia)造船集團:納凡提亞的團隊與提案基本上來自澳洲SEA 5000造艦案,團隊其他主要成員包括SAAB集團澳大利亞分公司(SAAB Australia)與澳洲CEA Technologies公司。此團隊在11月30日繳交提案,艦體平台以西班牙海軍F100巡防艦的最後一艘(F105)為基礎,裝備SAAB澳洲分公司的9LV系列戰鬥管理系統以及CEA FAR系列主動相位陣列雷達。

在納凡提亞的團隊中,澳洲SAAB的關鍵次供應商包括美國洛克希德.馬丁集團(Lockheed Martin, Moorestown, New Jersey)、通用動力任務系統加拿大(General Dynamic Mission Systems Canada,GDMS-C)、DRS科技加拿大分公司(DRS Technologies Limited Canada,DRS TCL)、OSI海洋服務(OSI Maritime Service)、萊茵金屬加拿大分公司(Rheinmetall Canada)等。

 

義大利金融集團(Fincantieri)與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的自願性提案:在11月30日,法國與義大利團隊一個聯合聲明,主動向加拿大聯邦政府提交一個自願性的固定價款提案,提供15艘FREMM多功能巡防艦,保證能將計畫總成本控制在300億加幣,比加拿大CSC當局估算的620億加幣預算低了超過一半。此一提案基本與的義大利Fincantieri在2016年10月24日寫給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部長朱蒂.富特信函中的提議相同,就是前三艘在原廠建造 (從2019年就可以開工),完成所有測試並解決一切技術問題之後,才轉移到加拿大艾佛林船廠建造後續12艘,如此可確保降低風險以及計畫成本可控;此外,法國與義大利方面的提議也包括藉由CSC計畫的契機(由於艦上會結合許多加拿大本國研製的技術與裝備),使加拿大業界能進一步參與FREMM巡防艦系列的國際市場(此時FREMM巡防艦已有英國、法國、摩洛哥與埃及等用戶,並且正在參與澳洲、加拿大的競標)。在聯合聲明中,義大利Fincantieri與法國海軍集團批評,以加拿大的執行與管理方式,已經落後且嚴重超支的CSC計畫不會成功。

法、義提案的FREMM的主要電子裝備包括Thale集團在2010年代開發的Sea Fire系列多功能主動相位陣列雷達(採用四面固定式天線,將用於法國規劃中的新一代FTI巡防艦上)、法國海軍集團的SENIT系列戰鬥管理系統、Thales集團CAPTAS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系統等,武器裝備包括義大利OTO Merela 127mm 64倍徑艦砲、Sylver系列垂直發射器與Aster系列防空飛彈等,或者根據加拿大的需求換成美製武器系統,艦體平台由義大利金融中心負責設計(以義大利版FREMM為基礎)。

法國與義大利這項自願性提案不在CSC的競爭程序之中,勢必被加拿大聯邦政府駁回。外界觀察家盛傳,加拿大當局已經傾向選擇英國BAE System的Type 26巡防艦,而法國與義大利方面這項孤注一擲的「豪賭」,顯示傳聞並非空穴來空;如果CSC案實質上已經「內定」英國BAE Systems,法國與義大利廠商既使繼續參與CSC競爭程序,也很可能流於「陪榜」;而先前義大利廠商不滿競標條件──包括廠商必須轉移大量有知識產權的設計資料,也始終沒有獲得滿意的解決。因此,法、義乾脆出其不意地下一著「險棋」,直接訴諸加拿大政治高層和輿論,似乎也沒有壞處。

隨後,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部在12月5日正式拒絕了法、義這項自願性提案,表示「在這項在截止期限提交的不成熟提案違背了採購案的公平、競爭本質以及單一商源的精神;如果接收這項提議,對於其他同樣努力參與競爭程序的競標者就是背信,而且危害政府對加拿大海軍的建軍建設,並為未來的競爭程序開啟惡例」 。對於法、義雙方宣稱他們的固定價格提案成本遠比加拿大CSC計畫成本低,加拿大政府的回應表示「這與實際情況不符」,因為CSC計畫與預算涵蓋範圍不僅是建造與交付船艦而已,還包括設計、定義、基礎架構、購買零附件、訓練、彈藥、行政管理成本以及因應可能超支的餘裕,一般而言建造與獲得船艦的成本只佔預算的50~60。此外,加拿大當局表示,如果沒有依照CSC的需求徵詢書(RFP)的框架和術語來定義,包括工作範圍、分工、責任限制(limitations of liability)、知識產權、賠償條款....等,任何關於成本的估算「毫無意義」。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部強調,任何在競爭程序以外的提案,都不會被接受。加拿大官員同時表示,這項聲明意味著法、義團隊正式被CSC案排除,因為這組團隊並沒有依照正式程序繳交提案。

對於加拿大官方的駁斥,義大利金融集團執行長Giuseppe Bono不願正面回應,只表示「事情可能還有轉圜的餘地」。Giuseppe Bono表示該廠「不能承擔無法接受的風險,我們需要尋求合理」。位於巴黎、華盛頓的國際溝通與戰略評估(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and Strategic Assessments)智庫專家Robbin Laird表示,加拿大自由黨政府在這項造艦案的條件不合理,單純地強迫競標廠商提交具有知識產權的機敏資料給加拿大船廠,但並沒有採取任何有效保護措施來防止這些機敏資料輾轉流入其他競爭者乃至於中國 等外部敵對勢力手中。

評估過程

雖然外界普遍盛傳加拿大政府當局早已內定BAE System的Type 26提案(除了加拿大政治上與英國特別親密之外,艾佛林船廠與BAE、加拿大洛馬早就有有密切的業務往來),但加拿大公眾服務與採購部與艾佛林船廠始終否認偏袒任何一家廠商,強調所有競爭者地位完全相同 。此外,加拿大當局也要求參與競爭的團隊在評選過程中不得評論。

在2018年6月29日,澳洲正式宣佈英國BAE System的Type 26全球戰鬥船艦(GCS-A)在SEA 5000未來巡防艦案中獲勝;隨著澳洲造艦案底定,外界盛傳同屬大英聯邦的加拿大也即將選擇Type 26。在2018年5月,加拿大CSC計畫當局個別回覆三家團隊(洛馬、亞利安科技、納凡提亞)的提案並提出意見,三家競爭團隊據此進行最後的修改,在2018年7月20日的期限之前繳交最終提案。加拿大政府與主承包商Irving Shipbuilding會在審查評估各團隊的最終提案之後,於2018年底選定獲勝團隊,並在2020年初展開建造工作。

在2018年8月13日,加拿大政府又通知各競爭團隊,如果先前提交的方案無法完全滿足當局要求,則額外再提供一次機會來修正提案。加拿大公共服務與採購部門發言人發言人Jean-François Létourneau證實這項新程序,但表示這是加拿大政府為了在大型複雜國防採購案中獲得最好的結果,因而採取的創新措施。然而,這項新措施再次引起競爭廠商的疑慮,有競爭者抱怨,這次變更程序是因為加拿大當局青睞的BAE與洛馬團隊(Type 26)無法符合需求,所以當局修改競爭程序,讓BAE與洛馬團隊修正他們的提案。對於這些批評,艾佛林船廠表示不與置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