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象級潛艦替換計畫(WRES)

(上與下)德國在2017年歐洲海軍展(Euronaval 2017)展出的212型潛艦模型。在2017年2月初,挪威決定與德國

TKMS集團合作發展新一代的212CD型潛艦,而212CD也是荷蘭海象級潛艦替換案的主要競爭者。 

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提出的短鰭梭魚型(Shortfin Barracuda)柴電攻擊潛艦想像圖。短鰭梭魚型是

基於法國建造中的梭魚型(Barracuda)核能攻擊潛艦衍生的大型柴電攻擊潛艦,在2016年4月在澳洲潛艦案中

獲勝。法國海軍集團也以類似的提案競爭荷蘭潛艦案。

SAAB與荷蘭達門集團在2018年6月1日首度公布荷蘭版A26潛艦的想像圖,用來競標荷蘭海象級潛艦替換案。

SAAB與荷蘭達門集團合作的「遠征潛艦」(Expeditionary Submarine)想像圖,是A26潛艦的放大型,

長度增為73m,寬度增為8m,排水量增為2900噸。

  西班牙納凡提亞以該集團的S80 Plus向荷蘭提案。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海象級替換計畫/荷蘭

(Walrus Replacement Programme,WRES)
承造國/承造廠  
尺寸(公尺)  
排水量(ton)  
動力系統/軸馬力

 

航速(節)  
續航力(海浬)  
最大潛深(m)  
水面偵測/反制系統  
水下偵測/反制系統  
作戰系統  
乘員  
艦載武裝  
數量 共四艘
艦名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背景

美蘇冷戰結束後荷蘭國防經費大減,而且面臨的直接威脅也大為減少,因此對於是否要發展後繼海象級的潛艦、在未來繼續維持潛艦部隊,在荷蘭內部有相當大的爭議。然而,如果荷蘭讓潛艦部隊走入歷史, 勢必給荷蘭海軍作戰能力與本國造艦產業帶來很大的打擊 。到了2014年,俄羅斯因烏克蘭政變而併吞克里米亞並介入支持東烏克蘭反抗軍,對歐洲各國帶來嚴重刺激,必須重新加強軍事能力來赫阻俄羅斯,這也讓荷蘭必須思考是否真能廢除潛艦部隊。

美蘇冷戰和解使得荷蘭大幅刪減國防開支,並且不再增購海象級潛艦,導致歷史悠久的荷蘭潛艦工業難以為繼;原本荷蘭潛艦工業在1980年代後期還寄望能為台灣生產更多潛艦,但也在中國壓力之下化為泡影。1在991年12月10日,當時還在進行海象級潛艦建造業務的鹿特丹船塢(Rotterdamsche Droogdokmaatschappij,RDM)被荷蘭政府轉賣給皇家班傑明投資 集團Royal Begemann Group,RBG),並轉重組成新公司RDM Technology Holding BV;等海象級潛艦建造業務結束後,RDM Technology Holding BV在1993年至1994年進行大幅重整,員工從1197名裁減至700人,並且拆解成RDM Technology BV與RDM Submarines BV.兩家公司。在1996年,RDM Technology BV與RDM Submarines BV.脫離RBG集團成為完全獨立的私人企業,主要業務是工業設備,完全離開了造艦業務。

依照2005年荷蘭海軍的未來研究報告,在當時荷蘭海軍大規模裁減兵力的情況下,(包括前述裁撤P-3C反潛巡邏機隊、8艘道爾曼級巡防艦中的6艘轉賣他國)四艘海象級潛艦擔負的反潛巡邏責任就變得十分吃重。如果海象級服役屆齡時仍未能獲得新潛艦,荷蘭潛艦武力就只能劃下休止符。

由於經費吃緊,荷蘭海軍就連海象級壽命中期升級工程都進展緩慢(2007年才批准展開),而經過IP-W項目延壽的海象級會在2025年左右開始陸續退役。因此,替換海象級潛艦的計畫又被稱為「2025年新潛艦」(Nieuwe onderzeeboten 2025)。在2013年上半期,荷蘭國防部長Jeanine Hennis簽署與挪威、德國一同合作購買下一代潛艦的意向書(letters of intent),隨後在6月送往荷蘭下議院;然而直到2013年9月,一般都認為荷蘭海軍很難獲得批准採購新潛艦。在2013年10月17日,前荷蘭海軍司令Borsboom少將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荷蘭海軍已經與挪威海軍探討在未來潛艦案進行合作的可能。

在2013年11月6日,荷蘭國防常設委員會與國防部長Jeanine Hennis、財政部長Dijsselbloem、經濟事務部長Kamp討論荷蘭武裝力量的未來,期間基督教民主呼籲黨(Christen-Democratisch Appel,CDA)議員Raymond Knops要求Jeanine Hennis提出對於荷蘭海軍潛艦部隊未來的規劃。在2014年9月,消息傳出荷蘭有意尋找其他有潛艦需求的盟邦作為合作夥伴一同開發新潛艦,如此可擴大生產規模,降低單位成本;例如,同樣需要在2020年更換潛艦的挪威,就是荷蘭考慮拉攏的合作對象。

在2014年6月,荷蘭當局正式做出決定,必須建造替換海象級(Walrus class)的新潛艦,並在年內提出初步的提案;荷蘭決定,如果再繼續為服役已經20到25年的海象級潛艦進行延壽,無論經濟效益或作業能力而言都不合理。不過此時問題是,荷蘭目前無法負擔購買四艘潛艦所需的經費,而荷蘭本地潛艦產業在海象級建造工作結束以後就 已經凋零。

在2014年9月,波蘭國防部副部長Czeslaw Mroczek透露波蘭正計畫與其他有新潛艦需求的北約盟國聯合進行新潛艦案,透過增加建造數量來降低採購與日後操作維護的成本,而可能的合作對象包括都需要在2020年代汰換現役潛艦的挪威與荷蘭。 在2014年11月3日,荷蘭國會常設委員會一場會議又討論了關於未來潛艦的事項,其中自由人民黨(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VVD)議員Ronald Vuijk詢問國防部長Jeanine Hennis對於未來潛艦計畫的議題時,Jeanine Hennis表明她傾向購買新潛艦,並曾與其他國家討論;然而,Jeanine Hennis也表示,最終的結果取決於相關國家的投資決定。在2015年6月11日,Jeanine Hennis將國防部對潛艦武力的未來規劃提交國會。

海象級替換計畫(WRES)啟動

在2016年3月16日,荷蘭下議院舉行會議討論海象級潛艦替代計畫(Walrus Replacement Programme,WRES),意味著荷蘭購買新潛艦的政治流程啟動。2016年6月17日,國防部長Jeanine Hennis向下議院提交了一封信件;然而,此後Jeanine Hennis對購買新潛艦的立場似乎變得模糊,她設立一個委員會審查荷蘭是否需要新潛艦,之後委員會提交了幾種可能方案,包括完全不進行任何替換方案、以無人水下載具取代潛艦、以小型本土防禦潛艇取代大型的海象級,或者購買較大型的遠洋潛艦。這個委員會導致海象級潛艦替換方案的作業遭到延遲,並在國會引起不滿。在2017年春,荷蘭下議院議長批評政府對於海象級潛艦替換案的作法日趨模糊,然而相關作業仍然持續。

在2017年10月3日,國防部長後Jeanine Hennis與參謀總長Tom Middendorp為2016年7月6日參與聯合國馬利維和行動的荷蘭軍人在營地外演習時砲彈爆炸造成人員死亡的事件承擔政治責任,宣布辭職;而繼任的國防部長Ank Bijleveld在2017年11月表示,增加的15億歐元國防投資不足以負擔荷蘭海軍要求的新潛艦、巡防艦、獵雷艦案。在2017年夏季,荷蘭政府發出資訊徵詢(Request for Information,RFI),海象級潛艦替換案進入紙面程序,在2018年又送出第二次RFI。 

從1980年代中期開始,荷蘭國防部的大規模軍備計畫都必須通過五階段的國防物資程序(Defensie Materieels Proces,DMP),從DMP-A到DMP-E,每一階段都需獲得荷蘭下議院監督與批准才能繼續。其中,DMP-A是裝備需求文件,包括需求定義、風險評估、相關技術發展以及預算概估等,需送交下議院;DMP-B至C是技術定義階段,DMP-B包括技術需求、市場可行方案探索、羅列可能方案以及壽期成本評估等。到DMP-C階段進入尾聲,具體的方案已經確定,甚至已經簽署了發展合約。DMP-D階段會正式確定承包商並簽署採購合約,而DMP-E是後續的監督與評估。以海象級替換計畫為例,在2016年4月將需求文件送往國會,算是進入DMP-A階段,並在2016年6月17日獲得批准,隨後就進入DMP-B階段(約在2019年初),預估在2020年底完成DMP-C階段,在2021年完而DMP-D階段(確定主承包商),在2021至2027年進行細部設計與建造工作,在2031年展開DMP-E評估階段。

尋求國際合作伙伴

從1906年建立潛艇部隊開始,荷蘭海軍所有新造的潛艇(含海象級總共64艘;不包括二次大戰後英國與美國租借給荷蘭的二手潛艇)全都是在荷蘭本土的 Vlissingen或Rotterdam船廠建造。而海象級潛艦替換計畫則是荷蘭第一個會有國外船廠參與的新造潛艦計畫,勢必要採用國外廠商的現有設計並轉移技術在荷蘭建造,而國外船廠也會參與部分製造工作。

依照相關備忘錄的記載,荷蘭打算在2023至2027年投資25億歐元來建造新潛艦;然而要等到DMP-B完成後,才會有比較具體的預算。荷蘭資深潛艦軍官Hugo Ammerlaan以及達門集團(Hein van Ameijden ,原皇家須爾得造船廠)總裁Hein van Ameijden等都表示,當前荷蘭規劃的預算不足以支持設計建造四艘新潛艦。此時荷蘭國防部、潛艦部隊、業界等都沒有明確估計的預算規模。荷蘭資深記者Ko Colijn 在2016年3月4日在電信報(Volkskrant)上提出,荷蘭建造的四艘新潛艦的總成本將會達40億歐元,平均每艘花費10億歐元;隨後他表示這個數字是來自業界與民間的相關專業人士,並強調這是相關活動(含包含研發、建立產能、製造、供應鏈等)的總成本,而不只是單純的採購費用(不過Ko Colijn並未說明具體的估算方式)。相較於設計、建造海象級的時代,當今荷蘭潛艦工業的能量已經大不如前;從1994年以後,荷蘭就再也沒有建造過一艘潛艦,而當時建造海象級的造船廠鹿特丹船塢(Rotterdamsche Droogdokmaatschappij,RDM)已經關閉,許多專業人員、知識技術等早已流失。

荷蘭在2013年率先與挪威討論合作購買新潛艦的計畫(挪威向來使用德製潛艦),隨後又接觸德國;然而,荷蘭與德國的合作在2014年11月7日正式終止。在2017年2月,挪威正式選擇德國作為合作夥伴,兩國聯合採購德國TKMS集團的新世代212型(212 NG)潛艦,後來也稱為212共通設計(Common Design,212 CD)。在同時期,歐洲設計建造潛艦的廠商只有三個:德國TKMS、法國DCNS(後成為海軍集團,Naval Group)以及瑞典SAAB,然而這三家廠商都沒有符合荷蘭海軍需求的現成設計:德國TKMS的212型與瑞典SAAB的A26型潛艦對荷蘭海軍而言太小(不過SAAB有提出A26系列的加長版本),而法國DCNS為澳洲提供的柴電潛艦(潛航排水量4500噸級左右的短鰭梭魚級)又過大。荷蘭方面希望國防物資局(Defensie Materieel Organisatie,DMO)、荷蘭聯合造船設計局(NEVESBU)以及民間達門集團都能密切參與新潛艦設計建造工作,如果直接使用TKMS、DCNS、SAAB等廠商的現成方案,恐怕沒有足夠的自由度來產生適合荷蘭本國需求的潛艦設計。在一場位於鹿特丹的水下防衛展(UDT)中,DCNS與TKMS都表示,正在準備投標荷蘭的潛艦案。

在2017年11月1日,德國TKMS、Atlas Elektronik以及挪威康斯堡(Kongsberg)正式成立合資公司KTA海軍系統(KTA Naval Systems,三家企業的開頭字母),預定2019年正式啟動兩國的212共通設計(Common Design,CD)潛艦的研製工作。在2018年1月初,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向荷蘭提出柴電版梭魚型潛艦,是基於提供給澳洲的設計,並沒有改變艦體尺寸規模,潛航排水量在4500噸級左右,遠大於海象級。除了德國TKMS與法國海軍集團之外,其他有意競標荷蘭海象級潛艦替換案的廠商包括西班牙納凡提亞(Navantia),以及瑞典SAAB與荷蘭達門須爾德海軍船廠(Damen Schelde Naval Shipbuilding)組成的團隊。

在2018年3月底公布的2018年荷蘭國防白皮書中,荷蘭海軍獲得60億歐元的預算(空軍與陸軍分別只獲得10億與20億歐元),成為國防預算分配的最大贏家;依照此白皮書,荷蘭2018財年國防預算將創下近年新高,達GDP的1.3%,此後將持續成長,到2024年起達到北約規定的下限──GDP的2%,不過荷蘭建軍目標會在2022年依照北約標準重新審查。荷蘭海軍接下來進行的主要項目中,最昂貴的是替換海象級的新潛艦以及替換七省級(De Zeven Provinciën class)防空巡防艦,兩個項目的花費估計都將超過25億歐元。替代海象級的潛艦預定在2021年簽署建造合約,第一艘在2027年交付;而首艘接替七省級的新艦預定在2029年交付。此外,荷蘭海軍其他計畫包括與比利時聯合進行的道爾曼級巡防艦與獵雷艦汰換案,預定2024年起交付,以及增購一艘補給艦艇、建造兩艘兩棲艦艇替換現役兩艘船塢登陸艦等,這兩個項目預定在2020年代末期交付。荷蘭海軍從2018年起編列的預算還包括ESSM Block 2(價值2.5億歐元)以及標準SM-2防空飛彈(10億歐元)等。

在2018年4月上旬,消息傳出荷蘭與德國高階採購官員近日開會討論各種可能的軍備合作議題,包括加入德國、挪威合作的212NG潛艦,以及德國MSK180大型巡防艦計畫等。無論是潛艦與水面艦的跨國合作,荷蘭都希望對設計擁有發言權;然而到2018年上旬,德國、挪威的212NG型潛艦設計已經快要定案,負責設計的德國TKMS會在2018年7月提供具有合約效力的報價。如果等德國、挪威凍結潛艦設計後荷蘭才加入,之後若要再爭取變更設計,不僅成本高昂,而且會延誤計畫進度和交付期程,原本的合作伙伴德國與挪威不見得樂意。

在2018年6月1日,荷蘭報紙Telegraaf披露一個獨家專訪,SAAB以及荷蘭達門集團展示準備參與荷蘭潛艦競標的A26設計草圖,並宣稱由於A26採用模組化設計,可以納入各種由荷蘭公司企業提供的產品、刺系統,在整個服役壽期也能輕鬆維護與升級。在2018年10月23日巴黎歐洲海軍展(Euronaval international naval exhibition,Euronaval 2018)中,SAAB、達門集團一同宣布,將聯合發展一種「遠征潛艦」(Expeditionary Submarine)來角逐荷蘭海軍的海象級潛艦替代計畫。「遠征潛艦」以A26系列為基礎放大而成,融入先前瑞典為澳洲設計建造的柯林斯級(Collins class)遠洋柴電潛艦的經驗,全長度約73m,直徑8m,潛航排水量約2900噸(瑞典自用的A26潛航排水量僅1900噸),編制34至42名人員,配備六具魚雷發射管(瑞典自用A26僅有四門魚雷管),此外艦首也具備與瑞典自用A26潛艦相同的多任務艙門(Multi Mission Lock),用來收放特戰潛水人員或水下載具。依照雙方的合作計畫,如果SAAB與達門團隊獲勝,潛艦艦體應該會在瑞典SAAB Kockums廠建造,然後運至荷蘭進行系統安裝、整合等工作(艦上各項作戰裝備、武器系統都由荷蘭自己整合開發)。。

在2019年1月下旬,消息傳出西班牙納凡提亞(Navantia)向荷蘭提出以該廠S80 Plus潛艦為基礎的方案,並能依照荷蘭方面的需求進行修改;納凡提亞表示,S80 Plus大約是3000噸級左右的潛艦,正好符合荷蘭的需要。相對於德國TKMS、法國海軍集團、瑞典SAAB的提案都強調可能在荷蘭建造部分艦體,納凡提亞廠則認為,基於加快交付時程以及控制成本的觀點,潛艦應完全在納凡提亞原廠建造,與荷蘭之間的工業合作重點應放在潛艦壽期生涯的後勤支援、升級等。

在2018年11月,荷蘭政府公布新一輪國防工業戰略( Defense Industry Strategy,DIS),要求之後荷蘭每一項國際合作軍備案中,荷蘭業界至少能保證25%的參與額度。由於這項轉變,四家參與荷蘭潛艦案的競爭團隊都修改提案。由於荷蘭新國防政策強調本國產業參與的比例,因此與荷蘭本地達門集團(Damen)組隊的瑞典SAAB團隊自然大肆宣傳他們的優勢。據說原本TKMS的212CD型潛艦在荷蘭潛艦案中有很高的呼聲,因為荷蘭與德國政府曾對潛艦項目合作進行了高層級會談。然而在2019年2月,荷蘭有消息傳出,德國TKMS集團和西班牙Navantia以經瀕臨出局 (可能是荷蘭當局對這兩家廠商提供的工業合作方案不滿意)。TKMS集團參與荷蘭潛艦競標案的主管Holger Isbrecht表示,德國與荷蘭的談判在2018年中突然終止,表示TKMS形勢岌岌可危。為此,TKMS集團在2019年2月上旬宣布,如果獲勝就會提供技術轉移,在荷蘭北部城市登海爾德(Den Helder)建造這些潛艦。Holger Isbrecht也再次強調TKMS的優勢,TKMS在全世界上有豐富的潛艦銷售實績,其他對手稱「TKMS只會造近海小型潛艦」,Holger Isbrecht則表示將潛艦造並大不難,但是一旦潛艦體積增大,敵方低頻聲納系統獲得的目標回波強度(Target Echo Strength)也會增大,而隱身是潛艦的首要需求;Holger Isbrecht也提到TKMS現有的214型潛艦能以9節航速從基爾(Kiel)橫越大西洋抵達南非開普敦(Cape Town),其續航力雖然稍低於海象級,但並沒有差太多。Holger Isbrecht表示,TKMS的212CD潛艦提案是基於現有成熟設計為基礎,並可根據客戶需求拉長艦體,例如德國、挪威正進行的212CD型改用功率強大的推進系統,比起原本212型又增加一個電池艙以及第二部柴油主機(原型212潛艦只有一部柴油主機)。Holger Isbrecht也比較了其他競爭對手,表示如果將現有潛艦的直徑加大(意指瑞典SAAB集團提供的A26放大型),實際上等於一種全新的潛艦設計,因為潛艦穩定性、航行特性、甲板高度等都不一樣;而如果將核子攻擊潛艦改成柴電推進(意指法國海軍集團的短鰭梭魚型),實際上也等於一種全新潛艦,因為柴電推進系統的結構、能源管理等都與核子推進截然不同,例如柴電潛艦不需要核能潛艦的鉛屏蔽但需要儲存燃油,這些都會顯著改變潛艦平衡配重,使結構設計跟著大幅更動。相形之下,TKMS的212CD才是最成熟穩健的選項。

在2019年四月底,荷蘭國防部長Barbara Visser宣布推遲海象級潛艦替換案選擇承包商的時間點;原本預估在2019年春季宣布獲勝廠商,但現在荷蘭政府決定多花一些時間評估各廠商提案中荷蘭業界參與的比例,因此宣佈結果(荷蘭國防流程稱為B-letter)的時間延遲到夏季左右。Visser否認了早些荷蘭媒體所傳某些廠商(如TKMS)已經出局的消息,表示此時四家競爭者都還在競爭之中。

依照荷蘭海軍的消息, 大約會在2019年10月到11月初公布「B-Letter」,決定哪一家廠商(或不只一家)作為主承包商。然而到後來,這個進度面臨進一步推延。 依照荷蘭媒體 AD.nl 在2019年11月7日的報導,海象級替換計畫的決策似乎伴隨著許多政治爭議,主要還是因為2018年11月荷蘭政府發佈的國防工業政策( DIS)提到,海象級替換計畫不只要尋找最好的產品與最好的價格,還要求盡可能提高荷蘭本地產業參與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