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若.道爾曼級巡防艦替換案

2016年底,荷蘭與比利時正式確定聯手發展替換道爾曼級的新巡防艦計畫。此為荷蘭方面的想像圖

(約為2016年版本)。

(上與下)在2018年11月初,荷蘭達門集團在印尼防衛展(IndoDefence 2018)中首度推出6000噸級的Omega/FFI

大型巡防艦概念,這是針對荷蘭、比利時聯手的道爾曼級巡防艦汰換案,以及印尼潛在的大型巡防艦採購案。

 

──by captain Picard

 


  

 

在2013年,荷蘭國防部開始研究規劃替代凱若.道爾曼級(Karel Doorman Class)的新巡防艦。2013年11月,消息傳出荷蘭皇家海軍與達門.須爾德集團(Damen Schelde)正在規劃道爾曼級巡防艦的後繼艦種,預定在2023年起服役,此計畫可能會與比利時海軍一起合作。依照當時的初步構想,新巡防艦長度約145~146m,編制120人,配備一套 類似Tales IMAST系列的整合桅杆系統(內含相位陣列雷達、通信、電子戰、光電偵測等),武裝包括一座OTO-Breda 76mm 62倍徑快砲,兩組八聯裝MK-41垂直發射器(裝填ESSM、SM-2防空飛彈或其他彈種)、四枚魚叉反艦飛彈、一座近迫防禦系統、兩座Marlin 30mm遙控機砲、兩座Hitrole遙控機槍等,並可搭載NH-90反潛直昇機。艦尾設有多用途容艙與滑道,可施放FRISC;艦體中部也設置格納庫(與機庫連通),可搭載四艘無人水面載具(Unmanned Surface Vessel,USV)。此種新巡防艦的定位與英國Type-26類似,屬於通用而偏向反潛任務的艦型,並注重功能多元性。 然而,荷蘭國防部長Jeanine Hennis在2013年隨後決定將新巡防艦案推遲三年,到2016年再來討論。

(上與下二張)在2013年11月,荷蘭國防物資局(DMO)在 Amsterdam-Noord的一個技術研討會上

首次提出了替換道爾曼級的新巡防艦概念模型;這是一個用3D列印完成的概念模型。

荷蘭規劃中的道爾曼級巡防艦後繼艦的初步模型構想。

荷蘭國防物資局在2015年2月提出的道爾曼級巡防艦替代計畫的CG想像圖。

 

依照2015年9月荷蘭海軍雜誌一篇文章,荷蘭海軍已經確認了新一代巡防艦的諸多需求,主要任務包括反潛以及海洋控制,能對抗來自空中、水面、水下、岸上的威脅。艦上人員編制約在100名左右,並引進各種新武器,包括美國ESSM Block 2防空飛彈、替代魚叉的新型反艦飛彈、雷射武器等。

在2016年國防支出備忘錄中,荷蘭國防部長Jeanine Hennis曾表示,再度推遲道爾曼級巡防艦汰換案(沒設定具體時間)。然而,由於道爾曼級艦齡日高,加上2014年烏克蘭政變導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使西方國家重新重視俄羅斯的威脅,因此荷蘭跟隨趨勢擴張國防預算、更新軍事能力勢在必行。在2016年6月16日,Marineschepen報導替換道爾曼級的新巡防艦案子正式進入國防物資程序(Defensie Materieels Proces,DMP)的第一階段(DMP-A),向國會提交需求文件。在2016年9月,比利時新任海軍司令Wim Robberecht 表示,比利時會與荷蘭一同進行新巡防艦計畫;此時,荷蘭打算為這個項目供應7.3億歐元預算。

在2016年11月中旬,消息傳出荷蘭與比利時打算聯合購買四艘巡防艦與12艘新一代獵雷艦,取代兩國現役的道爾曼級巡防艦和三伙伴級(Tripartite)獵雷艦,總預算粗估40億歐元,由兩國平均分攤;由於主要設計建造工作顯然都會由荷蘭負責,因此粗估荷蘭在這項兩國聯合造艦案中會獲得76%的產業利益。此時這些計畫都還在初期階段,比利時方面傾向儘速獲得,但荷蘭則需要依照慣例進行防衛資材程序(Defense Materiel Process,DMP),釐清需求、發展概念並形成細部設計,最後才付諸建造 。在2016年11月30日,比利時與荷蘭國防部長簽署合作發展新巡防艦的意向書(Letter of Intent),並在12月簽署這項共同船艦採辦(Common Procurement of Vessels)的合作備忘錄(MoU);其中,荷蘭方面主導巡防艦案,比利時則主導獵雷艦案。依照2018年荷蘭國防白皮書,荷蘭與比利時聯合進行的巡防艦、獵雷艦汰換案會從2024年起交付。

在2018年5月3日,荷蘭國防部長Barbara Visser將荷蘭海軍造艦計畫信函送往下議院,包括建造兩艘替換道爾曼級的新巡防艦、六艘新獵雷艦以及一艘新補給艦(即戰鬥補給艦計畫,Combat Support Ship,CSS)。在2018年6月8日,荷蘭國防部長Ank Bijleveld 與比利時國防部長Steven Vandeput在布魯塞爾簽署備忘錄(MoU),正式啟動替換道爾曼級巡防艦和三伙伴級獵雷艦的聯合造艦採辦程序。依照此時的估計,比利時會在2023年優先接收新獵雷艦,而荷蘭海軍則在2025至2030年之間接收新獵雷艦(包括有人操作的獵雷艦以及配套的無人獵雷載具);而新巡防艦則在2025年左右開始服役。

達門集團Omega/FFI巡防艦

在2018年11月初在印尼雅加達舉行的印尼防衛展(IndoDefence 2018)中,荷蘭達門((Damen)集團首度展出新的六千噸級Omega巡防艦設計,又稱未來巡防艦(FFI);之所以在印尼防衛展中首次公開,而不是在兩週前於巴黎的歐洲海軍展(Euronaval 2018),是因為印尼正在考慮購置大型作戰艦艇,達門集團遂以Omega巡防艦作為回應。Omega/FFI是達門集團針對本國(荷蘭、比利時的道爾曼級巡防艦汰換案)以及潛在外銷機會(如印尼、紐西蘭等)而推出的六千噸級巡防艦族系,可針對客戶需求來變更規格與選用裝備。達門集團在印尼防衛展中表示,Omega/FFI針對荷蘭本身以及印尼需求的構型將不會一樣,除非兩國確定採取合作;同時,達門集團也強調,展出的Omega/FFI並該集團非針對德國MSK180巡防艦案(MSK180案中,達門集團與德國布隆.沃姆斯(Blohm + Voss,B+V)船廠組成團隊)的設計。

依照達門集團透露,Omega/FFI的船型以現有的LCF七省級(De Zeven Provinciën class)防空巡防艦為基礎。依照印尼防衛展中的數據,Omega/FFI全長144m,寬18.8m,排水量6100噸,最大航速29節,航速18節時續航力5000海里,能在海上持續作業30天,艦體兩側設置計算機控制的穩定鰭(設計與LCF相似)。Omega/FFI採用柴電複合推進系統,主機為四部柴油主機(經濟航速使用兩部主機,全速衝刺使用四部),並有兩部中低速巡航時的推進電機;四部柴油主機設置在前、後兩個完全隔離的主機艙中,增強受損時的存活率;艦上的供電容量考慮到未來的需求,例如設置直接能量武器。艦上編制122名人員,此外還有額外空間再容納至多160人。艦上設有兩個大型任務艙(Mission bays),一個在艦體中部船艛裡,另一個設置在艦尾直昇機起降甲板以下,可容納與收放RHIB小艇、無人水面/水下載具(USV/UUV)或者設置在標準集裝箱的任務模組(如醫療艙)等等;其中,艦體中部的任務艙可容納四個20英尺長標準集裝箱,艦尾任務艙可容納2個20英尺標準集裝箱;此外,上層船艛中部甲板緊鄰反艦飛彈發射器後方的空間,也可裝載另外兩個標準集裝箱模組。艦上任務艙間能搭載三艘12m長的RHIB小艇。艦尾設有直昇機庫與起降甲板,可容納兩架中型反潛直昇機以及無人垂直起降航空機(UAV)。

Omega/FFI採用全封閉式上層船艛以及整合桅杆系統(主機煙囪也整合在桅杆結構中),大部分偵測、通信、電子戰天線都集中在兩個整合桅杆內。依照Thales Netherlands在2018年印尼防衛透露,Omega/FFI可配置該集團研製的S/X雙波段相位陣列雷達組合,包括SeaMaster 400 S波段主動相位陣列雷達以及APAR Block II X波段主動相位陣列雷達,兩者都為四面固定式陣列天線構型,並且使用氮化鎵(GaN)半導體的T/R組件技術;其中,SeaMaster 400雷達探測距離450km,負責搜索遠距離的空中與海面目標,包括載人飛機、船艦、無人航空機(UAV)與水面載具(USV)、敵方發射的精準彈藥,或者敵方潛艦發射、突然躍出地平線的反艦飛彈;而X波段的APAR Block II負責防空作戰的探測、追蹤與射控(包括為半主動雷達導引防空飛彈提供終端照射),可應付敵方掠海或高空俯衝反艦飛彈的飽和空中攻擊,有效滿足高強度防空與反水面作戰需求。此外,Omega/FFI也能依照客戶需求使用旋轉雷達,例如Thales NS200電子掃描雷達等。

武裝方面,Omega/FFI能根據客戶需求來選擇;依照2018年印尼防衛展中展出的模型,艦首配備一座義大利OTO(Leonardo)127mm主砲,直昇機庫上方配備一座具備防空能力的OTO 76mm快砲(砲座無須貫穿下甲板的版本,易於安裝);艦橋前方設置一座Rheinmetall的千禧年(Millenium)35mm近防火砲,此外還有兩座配備機砲的Leonardo Hitrole遙控武器站,以及四座德國萊茵金屬(Rheinmetall)的MASS誘餌發射器。艦首B砲位配備24管垂直發射器,可裝填荷蘭與比利時使用的美製ESSM Block 2,或者印尼採用、由歐洲飛彈公司(MBDA)的VL MICA防空飛彈等。艦體中部設置兩組四聯裝挪威康斯堡(Kongsberg)航太防衛的NSM反艦飛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