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級導彈驅逐艦

中國向俄羅斯訂購的第一艘現代級導彈驅逐艦杭州號(DDG-136),屬於956E型。

杭州號換上新式舷號之後的照片。

中國的現代級二號艦福州號(DDG-137),屬於956E型。

中國購買的第三艘現代級秦州號(138),屬於956EM;相較於前兩艘956E,056EM裝備上進行若干小幅度改良,

包括改用兩座3M-87 Kashtan砲彈合一近迫防禦系統。

(上與下二張)中國購買的最後一艘現代級寧波號(DDG-139),屬於956EM型,該艦在建造期間曾發生火災。

中國的四艘現代級編隊航行。

在2013年10月北海艦隊與東海艦隊的聯合實彈演習中,一艘現代級連續發射兩枚Shitl-1防空導彈的畫面。

(上與下)泰州號(138)發射Shtil-1防空導彈。

一艘俄羅斯的現代級驅逐艦發射SS-N-22超音速反艦導彈瞬間。

(上與下)大約在2014年起,網路上出現杭州號進行大規模翻新升級的畫面,廣泛以中國國產電子裝備、武器系統取代

原本的俄羅斯製品。此為2017年8月出現的照片,注意杭州號艦首B砲位原本的3S90單臂防空導彈發射器

已經被拆除,換成兩組八聯裝紅旗-16防空導彈的垂直發射器(與054A同),前方還有一座中國國產24聯裝

紅旗-10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杭州級導彈驅逐艦/中國(Hangzhou class)
建造國/建造廠 俄羅斯/Severnaya Verf shipyards, St. Petersburg
尺寸(公尺) 長156.5   寬17.2   吃水6.25
排水量(ton) 標準6500   滿載7940
動力系統/軸馬力 KBG-4鍋爐*4

GTZA-67蒸汽渦輪*2/100000~104000

雙軸

航速(節)

31

續航力(海浬)

4500/18節

乘員

348

偵測/電子戰系統 原始裝備:

MR-750 Fregat-M2EM頂板3D D/E頻對空搜索雷達*1

MR-212/201-1(Palm Frond) I頻平面搜索雷達*3

Vaygach-U電子支援系統

MP-401E Start電子反制系統

MP-407E Start II電子反制系統

PK-10誘餌發射系統(KT-216  120mm發射器*4)

PK-2誘餌發系統(ZIF-121-02 發射器*2)

 

2010年代升級後:

382型3D E頻對空搜索雷達*1

364型 X頻2D對空/對海搜索雷達*1

其餘不詳

聲納 MGK-335 Platina-MSE、KMG-12艦底搜索與攻擊聲納
射控/作戰系統

原始裝備:

Sigma-E戰鬥系統

MR-184(956E)/184E(956EM) Lev-218(Kite Screech)H/I頻艦砲射控雷達*1

Mineral ME反艦導彈射控雷達系統

3P37射控雷達*1(956EM)

MR-123-02 Vympel-A(Bass Tilt)H/I頻機砲射控雷達*2(956E)

 

2010年代升級後:

ZKJ-5 II作戰指揮系統

MR-90照明雷達*4

366型反艦 導彈/艦砲射控雷達系統*1

其餘不詳

艦載武裝

原始裝備:

AK-130雙聯裝130mm 70倍徑艦砲*2(956E)/1(956EM)

3S-90單臂防空導彈發射器*2(單一發射器備彈24枚。956E使用SA-N-7導彈,956EM使用SA-N-12導彈)

KT-190E四聯裝3M-80(956E)/3M-80ERB(956EM)反艦 導彈發射器*2

AK-630 30mm機砲*4(956E)

3M-87 Kashtan砲彈合一近迫防禦系統*2(956EM)

RBU-1000六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2(備彈48枚,使用RGB-10火箭彈)

DTA-53-956雙聯裝533mm魚雷發射器*2(使用SET-65KE、53-65KE魚雷)

七聯裝MRG-1 55mm榴彈發射器*2 (備有420枚RG-55M榴彈)

可攜帶22枚水雷(RM-1、RM-2、RM-2G、UDM-500、UKSM-1、PMR-1, PMR-2等)

 

2010年代升級後:

AK-130雙聯裝130mm 70倍徑艦砲

H/AJK-16八聯裝垂直發射短程防空導彈系統*4(備彈量32枚,装填HHQ-16防空導彈與魚-8火箭助飛魚雷)

海紅旗-10 24聯裝短程防空導彈發射器

四聯裝鷹擊-12超音速反艦導彈發射器*2

其餘不詳

艦載機 Ka-28C反潛直昇機*1
姊妹艦

共四艘

艦名 原俄羅斯艦名/船廠編號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備註
DDG-136 杭州 最初為Vazhnyy( 698),1996/4/27更名為300 let Rossiyykomy,1998/9/17更名為Yekateringburgex

/No.878

1988/11/4 1994/5/27 1999/12/25 東海艦隊
DDG-137 福州 最初為Vdumchivyy(690),1995/10/11命名為Alexander Nevsky

/No.879

1989/4/22 1999/4/16 2001/1/26 東海艦隊
DDG-138 秦州 Vnushitelnyy(693)

/No.891

2002/7/3 2004/4/27 2005/12/28 東海艦隊
DDG-139 寧波 Vechnyy(698)

/No.892

2002/11/15 2004/7/23 2006/9/28 東海艦隊

附錄:蘇聯/俄羅斯本國現代級清單


 

現代級簡介

在1970年代後期,蘇聯開始規劃兩種大型驅逐艦,以輔助蘇聯主力水面戰鬥群,第一是滿載排水量高達8200ton以上的Project 1155勇壯級(Udaloy class)驅逐艦;第二種則是用來輔助勇壯級的Project 956現代級(Sovremenny Class)導彈驅逐艦,檔次與噸位稍低,滿載排水量達7300ton,以反艦與艦隊防空為主要任務。勇壯級與現代級經常被拿來與美國的史普魯恩斯級驅逐艦相提並論,象徵著美蘇兩強海軍驅逐艦大型化的趨勢,而現代級與勇壯級更是蘇聯海軍第一次明確在遠洋艦隊中採取個別擔負單一任務、一同編組運用的概念。首艘現代級於1976年開工建造,1978年11月下水,1980年12月成軍。前蘇聯海軍一共規劃建造20艘 以上的現代級,至1991年蘇聯瓦解為止,總共有14艘現代級完工服役, 隨後到至1993年底又有3艘經過改良的956A現代II級加入俄羅斯海軍。此外,還有六艘現代級 開工後未能完工,其中三艘在1995年遭到解體,一艘在1987年下水後未能完工,在1996年解體,另有兩艘未完工的現代級被中國訂購(見下文)。 現代級堪稱1980年代蘇聯海軍驅逐艦中反艦與防空戰力最強者,無論是整體尺吋、適航性、生存性、火力等都超過之前建造的金達級(Kynda clas)巡洋艦。

現代級由蘇聯位於列寧格勒的Zhdanova船廠(1989年以後改名為Severnaya verf)設計建造,滿載排水量7940ton,艦體採用低長寬比、大水面積的設計,雖然比較不利於高速性能,但是卻增加了適航性與耐波力,較適合遠洋作戰。現代級的採用短首艛平甲板構型,艦首乾舷較高以增加惡劣海浪中的航行與抗浪性能,船舷從水線以上外飄,艦尾至艦橋下方的兩舷有明顯折線,方尾構型。現代級的艦體由高強度鋼材製造,全艦劃分為16個水密隔艙。現代級的上層結構初步考量了降低雷達截面積,略有內傾,不過考慮到全艦各式電子裝備、武器琳瑯滿目,整體構型全無匿蹤效益可言。動力方面,現代級並未如勇壯級班般用採用較前衛的燃氣渦輪推進系統,仍舊使用較為保守而便宜的蒸汽渦輪動力系統,足見現代級在蘇聯海軍中的檔次低於勇壯級一階。現代級的動力系統包括四具KB-4高壓蒸汽鍋爐與兩座GTZA-67蒸汽渦輪,雙軸推進,輸出功率100000~104000馬力,最大航速超過32節,航速18節時續航力4500海里,能持續在海上作業30天。艦上電力由兩具功率各1200KW的AK-1V蒸汽渦輪發電機與四具DGAS-600/1柴油發電機組(600KW)提供。為了降低噪音與振動,艦上主機擁有若干減震隔音措施、機艙敷設吸音材料,並採用噪音較低的五葉片螺旋槳。 現代級編制人員數目說法不一,從296至366都有。

 

雷達

偵測方面,現代級採用頂板(Top Plate)系列對空搜索雷達,這是前蘇聯第三代頻率掃瞄(Frequency Scaning)雷達。蘇聯第一代的頻率掃瞄雷達是Top Sail,採用兩個背接式天線,兩天線各自有自己的波導,其中一面是半圓柱狀的3D天線,天線中央焦點處有一垂直的波導,它的背面則是一具拋物面2D天線,其中2D天線負責中長程對空搜索,3D天線負責中短距離偵測追蹤;第二代的Plate Stere發展自Top Sail,將半圓柱狀3D反射天線換成一個平板式陣列天線,背接的仍是拋物面2D天線,平板天線採用歪斜安裝,使得雷達波束以對角線狀掃瞄四周空域,經過處理之後,便可獲得波束在垂直向掃瞄的效果;而第三代的頂板雷達則進一步將Plate Stere的2D拋物面天線也換成一個比較小的平板陣列天線,整個天線組由兩個歪斜安裝的平板陣列天線組成 。雙面背接天線能使目標更新速率提高一倍,可一定程度地強化低空目標偵測性能,而兩個天線的互補也能部分抵銷機械旋轉造成的輻射干擾;當然,兩面天線採用不同的頻率操作,以增強電子反反制能力。頂板雷達有許多型號,頭三艘現代級採用第一代的MR-710 Fregat,兩面背接天線中包括一組掃描水平面的Head Net-A二維天線,以及一組負責垂直向掃描的三維天線,兩組天線分別使用不同的波導,頻率也不相同頻率,構成垂直相交,達成測高的效果;MR-710最大偵測距離約300km, 掃描俯仰範圍為0到45度與70度,水平迴旋速率6-12rpm,系統全重17噸;第四、第五艘採用MR-710M Fregat-M,第 六艘以後則採用更新型且較為成熟的MR-750 Fregat-MA。Fregat-MA採用數位化信號處理技術,具備脈衝壓縮(Pulse Compression)能力,以及可克服干擾雜訊的自適應性,系統後端還整合了Poima-E自動偵測與追蹤(Automatic Detection and Trackint,ADT)處理器,能儲存20個目標的偵測軌跡。Fregat-MA的兩個背接天線使用單一波導,較大的天線負責高度偵測,較小的天線進行掃描。Fregat-MA具有全自動與半自動模式,全自動模式下,雷達系統可自動追蹤20個目標,目標追蹤數量還可藉由擴充後端工作站而增加;而在半自動模式下,操作人員則能以手動選擇方式追蹤至少四個目標。在雷達指揮官顯控台上,可顯示的資訊包括目標追蹤軌跡、武器接戰範圍,以及射控系統分派的接戰計畫。MR-750採用S(E/F)頻操作,旁波瓣小於30dB,尖峰功率30KW,波束垂直搜索範圍55度,能偵測到水平距離130km外、高度5km、雷達截面積7平方公尺的空中目標,或者距離30km外、雷達截面積500平方公尺的船艦目標 ,分辨率為1.5倍波束寬,測量角度的精度是水平方位6~7mils、垂直俯仰7~8mils,測距精度150m;全系統重7.5噸,天線重2.2噸。此外,前蘇聯還推出MR-750的輕量簡化版──MR-755,只採用一 個頻率掃描的平板陣列天線與一具識別天線,北約代號半板(Half Plate),全重6.5噸,最大偵測距離150km,波束的垂直向偵測範圍55度,天線轉速15rpm,此雷達裝備於克里瓦克(Krivak)系列護衛艦與印度德里級(Delhi class)導彈驅逐艦上。Fregat-MA的平均失效間隔(MTBF)約150小時。

日後外銷版Fregat-MA稱為MAE系列,分為多種尺寸、性能不同的衍生型,總共有S(E)頻與X頻兩種型號,其中S(E)頻的短波天線尺寸為3.4X3.3(m),增益36dB,長波天線尺寸3.54X2.42m,增益33dB,後端為三級,包括一個TWT與兩個放大器,功率峰值30KW;而X頻天線則為1.5X1.5m,增益36dB,後端為兩級,包括一個TWT與一個klystron短波放大器,峰值功率60kW。MAE系列的後端顯控台使用Baget系列電腦,採用開放式架構,與PC規格的電腦組件相容。MAE各型號諸元分別如下:

MAE MAE-1 MAE-4K MAE-3 M2EM
操作頻率(GHz) S(E)頻(2~3GHz) X頻(6~8GHz) S(E)頻(2~3GHz)
天線形式 單面 單面 單面 雙面背接
系統重量(天線/後端)(kg) 2.2/2.9 1/3.1 0.4/2.6 2.5/6.6 2.5/9.6
波束最大仰角(度) 40(高頻)/55(低頻) 30 40 55 55
對戰機偵測距離(km) 130(高頻)/120(低頻) 125 200 180 230
對導彈偵測距離(km) 30(高頻)/27(低頻) 27 27 43 38
最小偵測距離(km) 2 2 1.5 2 2
水平向精確度(度) 0.4 0.4 0.23 0.4 0.4
垂直向精確度(度) 0.43(高頻)/0.67(低頻) 0.72 0.33 0.5 0.5
水平迴旋速率(rpm) 15 15 30 6-12 6-12

M2EM是MAE中最主要、最完整的版本,與MR-750同級,被印度塔瓦級(Talwar class)與敘瓦利克級(Shivalik class)導彈護衛艦採用,型號為MR-760;而M2EM另一種較新的MAE-5也被中國採用,裝備於052B、051C導彈驅逐艦上,並且被 中國國產化成為海鷹S/C雷達,詳見中國海軍052B導彈驅逐艦一文。

除了頂板以外,現代級還有三具Palm Frond I頻平面搜索雷達。艦橋頂部設有一具Kite Screech H/K/K頻射控雷達(MR-184),負責導控艦首130mm艦砲 ,擁有兩具顯控台,並具備三種不同距離的偵測模式(0~35km、15~50km及0~75km)。此外,還有兩部MR-123-02 Vympel-A(北約代號Bass Tilt)H/I頻射控雷達負責導引AK-630 30mm機砲接戰。艦橋頂端有一個大型半球狀天線,北約代號為Bandstand,係MINERAL水面作戰雷達系統,使用特殊的大氣波導超地平線偵測技術,主要用來為艦上SS-N-22反艦 導彈進行射控,並與友艦協同進行反水面作戰,充分反應蘇聯海軍重視水面作戰的特色;此型雷達系統包含MINERAL-ME1主動雷達、MINERAL-ME2被動雷達與MINERAL-ME3數位資料傳輸雷達,詳見 中國海軍區052B導彈驅逐艦一文。現代級的電子戰裝備包括Vaygach-U電子支援系統、MP-401E Start與MP-407E Start II電子反制系統等,從第六艘現代級開始安裝Half Cup雷射警告接收器,此外艦上還有4具PK-10誘餌發射器與2具PK-2誘餌發射器,總共備有兩百多枚誘餌。艦上其他電子裝備還包括Salt Pot A/B、 High Pole A/B、 Long Head等敵我識別裝置,以及Light Bulb型太康(TACAN)系統等。水下偵測方面,現代級MGK-335與KMG-12艦底搜索與攻擊聲納。 現代級的作戰中樞是Sigme-E整合式艦載戰鬥管理系統,能統整艦上水上、水下感測器傳來的目標資料,並將取得的目標資訊傳輸給各武器的射控系統。

在服役前期,使用純俄製設備的現代級,其通信傳輸等無法與中國海軍的體系相容;隨後中國海軍資料鏈基礎設施演進以及陸續改裝現代級的設備,這個問題逐步獲得解決。

 

武器系統

武裝方面,現代級的艦首與艦尾各裝有一門雙聯裝AK-130 130mm 70倍徑艦砲,這是冷戰時代除了美國愛荷華級戰鬥艦的16吋巨砲之外,東西雙方口徑最大的艦砲,此砲除了由MR-184 "Lev-218"(北約代號Kite Screech)射控雷達指揮、戰情室直接遙控之外,也能選擇以砲塔右上方的光電瞄準裝置進行射控。AK-130全砲重94ton,砲身俯仰範圍-12~+80度 ,水平迴轉範圍左右各200度,砲座水平迴旋與砲身俯仰速率都是每秒25度,砲口初速850m/s,對海最大射程約23km,對戰鬥機目標的最大射程約15km,面對 導彈時射程約8km;砲管採用液冷卻, 單砲射速10~40發/分,對空反應時間7秒,對水面目標反應時間15秒 ;全砲備彈約500枚,其中180枚備射彈存放在三個彈鼓內,其餘則儲存在下甲板彈艙,每一門火砲都採用雙向供彈。 使用的砲彈有F-44爆破榴彈(HE)、ZS-44與ZS-44P防空彈(AA)等,砲彈全重86.2kg(裝藥重33.4kg,戰鬥部重3.56kg)。

現代級 的主要防空武装是Altair設計局開發的Shtil-1防空導彈系統,是陸基SA-11黑幫(Gang)防空導彈系統的海上版 ,於1983年首度服役,採用半主動雷達導引機制。Shtil-1由艦上的頂板三維雷達提供初期的目標方位指示 。接戰時,由MR-90(北約代號Front Dome)射控雷達負責照明,其操作波段為X(H/I)波段,平均功率4KW,峰值功率150KW,波束角0.6度,天線總重1.2ton, 天線直徑約1.7m;每具MR-90能在極短距離內同時追蹤兩個相隔不會太遠的目標,不過當導彈發射後,每具雷達一次只能為一枚導彈提供照射直到命中目標 。MR-90具有對應電子干擾的設計,一旦遭到干擾就會自動提醒操作人員,並能自動展開對應的電子反反制措施。現代級共擁有六座MR-90雷達,分置於艦體兩側,其中艦首艛兩側下方各有一具,主桅杆兩側各有一具,另外兩具則分佈於機庫兩側。此外,Shtil-1系統還有四具電視攝影機作為雷達遭受干擾時的備用追蹤系統,其中兩具位於艦橋頂部兩側,另外兩具位於直昇機控制室頂部甲板兩側,每具電視攝影機各由一個OT-10顯控台來控制。Shtil-1系統的人機介面包括OK-10射控顯控台、兩具NKO目標分配顯控台、OK-10B對空態勢顯控台、12具ON-4精確追蹤顯控台、四具OT-10電視攝影機顯控台等;OK-10B對空態勢顯控台負責顯示三維對空雷達回傳的空域態勢以及正在追蹤的目標的代號,並對不同目標進行武器分配;NKO目標分配顯控台負責標示目標、目標軌跡解算、粗航跡平滑、敵我識別等工作;OK-10負責顯控所有要接戰的目標的態勢,此顯控台有兩個顯示器,左邊的P型顯示器負責顯示接戰的目標態勢,而右邊B型顯示器負責顯示發射 導彈接戰後的攻擊效果;ON-4精確追蹤顯控台系統包括12個顯控台, 每個顯控台都有本身的計算機,負責計算兩個目標的精確航跡與動態(高度、方位、距離等),每個ON-4顯控台最多能同時處理兩個目標,並向後端LIBK計算機送出2個 不同目標的精確參數或人工目標指令。當頂板雷達發現目標後,以每次2.5秒鐘的方式將目標資料輸入OK-10B對空態勢顯控台以及NKO目標分配顯控台,進行初步的接戰分配與動態解算,然後將適當數量的優先接戰目標傳送給ON-4精確追蹤顯控台個別處理,求出精確的目標動態軌跡與參數;隨後ON-4將目標參數( 雷達精確參數或人工指定參數)送到後端的兩具LIBK中央計算電腦 來進行射擊解算(包含目標接戰概率、威脅排序以及接戰工作分配等等),每個ON-4顯控台最多能同時處理兩個目標的資料,而每具LIBK電腦則能處理關於12個空中目標的資料檔案;平時只有一具LIBK運作,另一具處於待機狀態,當ON-4顯控台傳送的目標數量超過12個時,就自動啟動第二具LIBK來處理,因此整套Shtil-1系統最多能同時追蹤24個目標。 一旦某個目標完成射擊解算,LIBK電腦就把該目標的接戰參數分別傳輸給OK-10射控顯控台以及被分配來接戰此目標的MR-90照明雷達,然後這具MR-90雷達就開始 工作,對準目標持續照射;OK-10顯控台的操控人員會監視目標是否進入B顯示器上殺傷概率80%的區域(意味LIBK電腦已經求出最佳的彈道解算與發射傾角),一旦進入就將資料送入發射器上待命的 導彈並發射升空。導彈升空後約3至4秒(飛行1公里)後,導彈上的半主動雷達尋標器開始工作,接收MR-90的回波並一路朝向目標。

第一代的Shitl-1使用9M-38防空導彈(北約代號SA-N-7),擁有一組位於彈體中段的十字型長條彈翼與一組十字形尾舵,彈長5.55m, 前部直徑33cm,彈體後部直徑擴展到40cm,彈體中部翼展71.2cm,彈尾翼展86cm,彈重690kg,配備一個70kg重的高爆戰鬥部(殺傷半徑15~18m),採用全程半主動雷達導引(尋標器為單脈衝連續波形式,有效接收範圍5至7度) ,配備一個雙模式固態火箭發動機(燃燒工作時間約15秒), 最大飛行速率約1110~1150m/s(約3馬赫),平均飛行速率780~800m/s(約2.3馬赫),對飛機目標(雷達截面積1平方公尺)的 殺傷近/遠界為3.5~25km、殺傷低/高界為25~18000m;對 導彈目標(雷達截面積0.1平方公尺)的殺傷低/高界為10~10000m,殺傷近/遠界為3.5~12m;而改良後的9M-38M殺傷近/遠界擴展為3.3~35km,殺傷低/高界擴展為25~18000m。9M38飛彈本身能進行19G的機動過載,9M38M增至20G。為了避免 導彈上的電磁波近發引信的信號不接觸海面,並減少海面多路效應對尋標器的干擾,SA-N-7飛行時採用弧形彈道(仍在照明雷達波束裡飛行),保持在目標上方,接近目標時才以大約20度的角度俯衝並進行攔截 。由於SA-N-7需要照明雷達的全程照射,每具MR-90同時間只能導引一枚導彈攻擊單一目標。接戰時,整套系統的暖機備便時間(從冷狀態到作戰狀態)小於3分鐘, 從雷達接觸目標到發射導彈的系統反應時間約16至19秒。

在1992年開始服役的956A型驅逐艦則改用更先進的9M-317ME( 另一說是9M-38M2。北約代號SA-N-12),陸基版的北約代號為SA-17,大約在2007年投入生產,彈體延長約20cm,全重增至710~720kg,使用改良後的訊號處理器、新的目標諧波識別技術、射控軟體、新近發引信(增加測高與距離截止能力)以及增程的 雙節火箭發動機,具有更好的電子反反制能力。此外,相較於需要照明雷達全程照射導引的SA-N-7,SA-N-12改用中途無線電指令校正/終端半主動雷達導引模式 ,在中途階段透過發射艦傳輸修正航道的參數(目標方位資料應由頂板三維雷達獲得),因此彈道改進為高拋大弧形來減低空氣阻力 ,直到終端導引階段才飛入MR-90照明雷達的波束中,殺傷近/遠界遂擴展為3~38km(一說是最大射程可達45km),攔截反艦導彈 的最大射程10~12km,殺傷低/高界擴大為15~25000m, 最大飛行速度提高到4.5馬赫(1200m/s),飛彈機動時最大過載可達24G,能 攔截以12G過載機動的飛行目標 。SA-N-12的戰鬥部重62kg,引信包括接觸、電磁波半主動近發與主動近發等模式 。SA-N-12對付掠海目標的能力有長足進步,在1980年代後期到1990年代初期於蘇聯海軍的測試中,曾多次成功攔截以3至5m掠海高度來襲的目標 ,整套系統能在20到30公里的距離穩定地追蹤高度10至20公尺的來襲導彈。MR-90雷達在搭配 需全程照射的SA-N-7防空 導彈時,一具雷達每次只能導引一枚導彈;而在搭配較新型、只需要終端照射的SA-N-12時,每具MR-90能以輪流照射方式,先後導引兩枚SA-N-12攻擊同一個目標;不過 ,每具MR-90同時間只能為一枚進入終端階段的SA-N-12提供照射直到命中,接著才能為下一枚導彈提供終端照射(萬一第一枚導彈失手,由緊接著飛來的第二枚繼續攔截同一目標),不能以分時方式同時照射不同目標。另一說是MR-90可同時追蹤兩個目標,並導引SA-N-12導彈攻擊其中一個。雖然現代級裝有多達六具照明雷達, 但其安裝位置過低且分散兩舷,每舷最多只能同時接戰三個目標,整體配置效率不佳 。

現代級設有兩座3S-90單臂旋轉發射器,分別位於艦首主砲後方以及艦尾直昇機甲板後方,每具發射器 可360度水平旋轉,俯仰範圍0~70度,水平迴旋速率約每秒90~100度,每具發射器的下甲板彈艙可容納24枚 導彈。早期3S-90發射器連射兩枚導彈之間需要約7秒左右, 後期型號縮短到最快4秒。中國引進的(包括用於現代級和052B)都是後期改良型號的3S-90。

現代級最重要的武器是位於艦橋前方兩側的兩組KT-190E四聯裝P-100蚊式(Moskit)超音速反艦 導彈發射器,北約代號SS-N-22;安裝SS-N-22處的船舷係專為配置反艦導彈而設計,從艦首方向以15度的傾斜角度向下轉折,成為現代級外觀上一大特色。SS-N-22由Raduga設計局開發,主要定位是近海防禦,部署於中/小型作戰艦艇上,因此其體積與射程均遠低於專門對付 航母的P-500/700,也沒有如後者般複雜的 導彈間資料傳輸/編隊技術。第一代蚊式導彈的編號為3M80,於1981年服役,全長9.4m,彈重3950kg,戰鬥部重300kg,採用衝壓發動機推進,導引方式為中途慣性導航+終端主動雷達歸向,最大射程100km, 飛行速度3馬赫(高空)/2.5馬赫(低空),掠海飛行高度不超過20m;在1984年,改良後的3M80M正式服役,彈重增至4500kg,高空射程為120km,全程低空則為80km,爾後俄羅斯又推出更先進的3M82,高空射程增為160km,低空射程也延長為120km。此外,SS-N-22在彈道終端還能預設不規則轉向,可擾亂敵艦的反制措施。雖不具備編隊飛行模式,但SS-N-22仍配備任務規劃系統,能在發射前根據敵情資料,為一群 導彈規劃一套詳細的整體攻擊計畫;在同一個計畫的控制,由2~4艘艦艇連續發射的多枚SS-N-22導彈能分別依照不盡相同的路線,在同一時間抵達目標,達成真正有效的飽和攻擊 。由於SS-N-22導彈系統的體積過於龐大,加上布置方式使然,現代級 並不具備海上再裝填SS-N-22的能力(蘇聯海軍補給艦也沒有進行配套規劃),一旦發射完畢就必須回到母港才能補給,因此有人推測現代級的部分角色相當於某種「超大型 導彈快艇」,對敵方艦隊發射所有反艦導彈後立刻返航。

近迫防衛方面,現代級裝備四座AK-630防空機砲,分佈於船艛兩側及機庫兩側,採用六管30mm旋轉砲身 ,砲身最大仰角85度,砲座可360度旋轉,砲口初速880m/s,射速5000發/分,對付反艦導彈的射程約2~4km,對付水面目標的射程約5km,由艦上兩具MR-123-02射控雷達指揮,全自動操作,每座機砲各由一具Base Tilt射控雷達指揮,性質類似美國方陣、荷蘭門將等近迫防禦系統。 反潛方面,艦上裝有兩組RBU-1000六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艦上備彈48枚)與兩組DTA-53-956型雙聯裝533mm魚雷發射器。此外,艦上有兩具MRG-1七聯裝55mm榴彈發射器,並可攜帶22枚水雷。艦舯後段設有一座伸縮式 機庫,可節約所佔的空間,直昇機甲板並非位未於艦尾,而且高架在兩層主甲板之上;早期型的現代級搭載一架Ka-27同軸反轉旋翼直昇機,充當反艦導彈的中途導引與目標標定、運輸、搜救等工作,不具備反潛能力。 由於伸縮式機庫不能提供很好的艦上保修能力,現代級在遠洋上長期獨自維護、操作直昇機的能力較差。

未成的現代級後續改良方案(Project 956U/Project 11000)

1980年代北方設計局開始規劃的Project 11000驅逐艦,以現代級為基礎進行大幅改良,

引進許多當時正在開發的新裝備。由於隨後蘇聯解體,這類方案從未付諸實現。

根據1999年7月俄羅斯獨立報的軍事刊物指出,蘇聯在1981至1982年還曾提出過以Project 956現代級為基礎的大規模改良方案,以燃氣渦輪取代蒸汽渦輪推進系統,排水量從8000~14000ton的範疇都有討論。在1980年代末期,北方設計局也提出數種改良型現代級改良方案 ,代號有Project 956U或者Project 11000等,標準排水量6700~6750ton。

最早的Project 11000方案將SS-N-22反艦 導彈發射器換成同樣斜置的SM-403發射系統,裝填更先進的P800(北約代號SS-N-26)寶石(Onyx)反艦導彈或 口徑(Kaliber)反艦/反潛飛彈系列;取消原本的AK-630防空機砲,改用兩座Kashtan機砲/導彈複合近迫防禦系統(北約代號CADS-N-1,詳見俄羅斯海軍Project 11540可畏級 護衛艦一文) ,此系統整合有射控雷達、兩門30mm機砲與八具9M-311(SA-N-13)短程防空導彈發射器,每個砲塔內還有24枚SA-N-11備射;此外,以新的A-192 130mm艦砲取代原本的AK-130,不過只在艦首設置一座;艦尾設計經過變更,直昇機起降甲板移到艦尾。依照最初的計畫,艦上仍保留原本的Shtil-1防空飛彈系統以及兩具3S90單臂防空飛彈發射器。

爾後Project 11000的設計引進許多新開發的裝備,例如改用3S-14垂直發射系統來裝填P800或Klub反艦飛彈,引進新的垂直發射防空飛彈系統(後來成為3K96 Redut)以及固定式四面相位陣列雷達等;其中,垂直發射器設置在艦橋前方的B砲位以及第二號煙囪與機庫之間的位置。

在1990年10月,蘇聯政府批准956U的設計,但由於隨後的蘇聯解體而無法實現。進入俄羅斯時代之後,北方設計局雖然再度提出類似計畫,並規劃換用燃氣渦輪、單管130mm艦砲、Ka-27直昇機的反潛型,但由於俄羅斯財政困難而無法實施。

 

中國的第一批現代級

從1991年到1993年,中國海軍就到俄羅斯考察了許多水面艦艇與Kilo常規型潛艇等;在1993年4月,俄羅斯太平洋艦隊一艘現代級驅逐艦訪問中國,讓中國相關部門高層參觀考察,中國海軍高層認為現代級滿足中國海軍迫切需要的現代化需求,1994年起就開始與俄羅斯洽商引進的可能。1996年 中國進行軍事演習與導彈試射來對台灣李登輝總統等台獨勢力施壓,但遭到美國出動航母戰鬥群強力干預,使中國軍方痛切意識到本身軍事實力技術遠遠落後於美國;當時中國海軍主戰艦艇是1960年代研製建造的051導彈驅逐艦,此外僅有一艘1990年代建成的052導彈驅逐艦哈爾濱號服役。因 此,中國海軍決定直接從俄羅斯購買現代級導彈驅逐艦,這是當時能最快速提升中國海軍作戰能力的途徑。1996年下旬起,中方代表密集地訪問俄羅斯,積極地協商相關出口事宜。

在1997年6月,中國 當局在俄羅斯總理切爾諾梅爾金來華訪問時宣布購買兩艘現代II級(956E)導彈驅逐艦,總值8億美金,並保留再購買六艘的優先選購 權,這是1950年代中蘇蜜月期以後,相隔數十年中國再度向俄羅斯訂購水面作戰艦艇 。據說當年俄羅斯也一併向中國介紹Project 1164導彈巡洋艦(光榮級)與Project 11661護衛艦(獵豹級),不過Project 1164雖然整體戰力強大但價格昂貴,不符合中國海軍當時的情況;而Project 11661護衛艦沒有區域防空能力(只配備短程防空導彈),也無法滿足當時中國海軍的燃眉之急。相形之下,現代級滿載排水量在8000噸以上,裝備射程40公里級的Shtil-1區域防空導彈、突防能力強大的3M-80超音速反艦導彈、三座標對空雷達與超視距對海雷達,這些裝備不僅滿足中國海軍的急需(當時中國海軍只有部分艦艇配備射程10公里級的短程防空導彈),相關技術也很值得借鏡;而雖然反潛並非現代級的主要任務,但艦上的Ka-28反潛直昇機的性能也優於中國海軍當時的直-9。

因此,中國同時也引進配套現代級的Ka-28C同軸反轉旋翼反潛直昇機;Ka-28是Ka-27的出口型號,而Ka-28C是此系列中較新的衍生型,主要改良包括提升航電的數位化與自動化程度,並增設數位化資料處理/傳輸系統。Ka-28C配備兩具TV- 3-117VK型渦軸發動機,每具最大功率2200軸馬力,最大作戰半徑200km,滯空時間4.5小時,編制3名空勤機員,機首下方設有一具使用距離達200km的對海搜索雷達,能在2100至2400m的高度上探測180km以內的水面艦艇,或30km外如潛艦呼吸管大小的目標,機上並配備磁性探測器以及16~24個聲納浮標,並能將聲納浮標獲得的資訊以數位資料鏈傳回母艦 ;此外,機上還可配備吊放式聲納。Ka-28最大籌載量約5ton,機腹設有一個彈艙,能掛載兩枚406/533mm魚雷,或者是四枚100或250kg級深水炸彈 。為了增加直昇機的存活性,Ka-28還在機鼻與水平尾翼安裝雷達警告接收器,發動機艙後面裝有主動式紅外線干擾器、金屬干擾絲與熱焰彈發射器,機上的UV-26彈箱可攜帶64枚干擾彈。 雖然中國先前已經有國產的直-9C反潛直生機,但由於噸位太小,很難一次攜帶足夠的反潛偵測裝備與武器升空;而Ka-28堪稱中國獲得的第一種真正功能完整的反潛直昇機,除了用於現代級之外,也搭配2000年代 中國推出的052B/C、054A等新型國產艦艇。

為了加快交付時程、儘早完工拿到付款,俄羅斯國家武器裝備出口總局決定出口中國的兩艘現代級以在1980年代末期在聖彼得堡北方造船廠(Zhdanova)開工、1995年左右因資金缺乏而停工956A型驅逐艦 工程為基礎(此時俄羅斯海軍積欠北方造船廠大量款項,根本無法繼續建成並接收這些先前訂購的艦艇)。這兩艘現代級分別是工廠編號No.878(原訂舷號為698)與No.879(原訂舷號為690) ,其中No.878在前蘇聯時代最初命名為 重要號(Vazhny),在1994年5月舉行下水典禮,1996年4月更名為 三百年慶典號(300 let Rossiyykomy),最後在1998年9月改名為葉卡捷琳堡號(Yekateringburgex),該艦在1997年時 已經安裝了部分設備、電纜、排水管道、130mm艦砲、AK-630 30mm機砲以及配套的MR-123-02射控雷達、533mm魚雷管等,並進入打磨側壁的階段,工程進度達到65%,而No.879艦在前蘇聯時代原名 沈思號(Vdumchivyy),1995年10月改名為亞歷山大.涅夫斯基號(Alexander Nevsky), 至1997年時仍停在船台上,已經完成隔艙安裝的作業,工程進度為35%。中國這筆購買合約於1996年12月正式簽署,包括配套的9M-38(SA-N-7)防空導彈系統與3M-30超音速反艦 導彈 ,總值八億美元,對於當時危在旦夕的北方造船廠無疑是一份救命禮物;也藉由此次機會,北方船廠為建造這兩艘驅逐艦的船塢進行了現代化工程。在1997年11月21日,俄羅斯武器裝備出口總局與北方造船廠簽署合約,將這兩艘現代級出售給中國。

相較於原本的現代級,956E改用更新型號的主機鍋爐以及自動化無線電通信系統。在1999年7、8月,北方造船廠與波羅的海艦隊在波羅的斯克海軍基地對完工的No.878艦展開航行測試與國家測驗,隨後又進行了導彈與火砲測試;在12月 底,No.878艦完成測試,在聖彼得堡於盛大的儀式中交付中國海軍,命名為杭州號,舷號136,在1999年12月25日交艦成軍,2000年1月初啟航返抵中國,由俄方與中方海軍人員以及船廠專家聯合操艦。二號艦於1999年4月下水,2000年6月27日開始海試,於8月15日完成,9月由中俄雙方聯合驗收,11月30日交付 中國海軍,命名為福州號,舷號137;該艦仍由先前操作杭州號回國的同一批中國海軍人員接收,不同的是福州號的返國行程完全由中國海軍人員操作 ,最後於2001年1月26日在國內成軍。這兩艘956E型都配屬於東海艦隊,駐防浙江寧波基地。 這兩艘現代級的交付都是如期如質,讓中國海軍留下不錯的印象。

代級對中國的意義

由於中國先前長年遭國際孤立、本國經濟與技術實力薄弱且歷經文革等政治動盪,1985年起又實施「軍隊要忍耐、為經濟發展讓位」的政策,導致中國軍事建設長年荒廢滯後。1990年代中期中國決定購買現代級時, 中國海軍主力仍是1960年代設計建造的051導彈驅逐艦,在1980年代末新設計並於1990年代服役的新造驅逐艦就只有兩艘052旅滬級;此型艦仍然只擁有有點防禦防空自衛能力,不能為水面編隊提供空中掩護 。而052型使用美製LM-2500燃氣渦輪主機 ,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後因禁運制裁而使貨源中斷, 使中國建造新型驅逐艦的計畫受到重挫。而對於艦隊區域防空導彈的領域,中國正在開發的HHQ-8(並未成功,在2001年終止)與HHQ-9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投入服役。在現有艦艇嚴重落伍、新一代國產艦艇技術還沒到位的情況下,引進國外現成艦艇,成為 中國海軍迅速補充戰力的唯一途徑。

引進現代級堪稱中國海軍水面艦隊現代化過程中的標誌性事件;從1950年代末到1970年代後期,中國由於政治形勢孤立、同時遭到西方國家封鎖並與蘇聯交惡,加上本身文化大革命等內部因素,導致軍工科研水平停滯,軍事技術裝備落後國外先進水平數十年。即便1970年代後期中國與西方首次接觸,有了若干軍事技術交流,然而當時西方提供中國的往往是零星、不成體系的部分次系統,中方接觸的西方現代化軍事技術層次也不深,尤其是由於當時中國經濟狀況虛弱,許多從西方購買成套大型系統的機會都無法掌握(例如從英國引進海鏢防空導彈或合作開發051S導彈驅逐艦的計畫最後都告吹),使得中國在1980年代所謂的軍事技術現代化,往往也只能根據從西方交流所獲得的部分子系統或者觀念方向,基於中國自身較為薄弱的技術基礎進來研發和實踐;這個過程雖然也有相當成績,但所面臨的障礙與瓶頸也十分顯著,因為這些所謂來自西方的技術不僅不夠全面深入,也欠缺許多關鍵的細節與技術 指導,中國只能自行摸索,導致現代化的進程緩慢。而1990年代俄羅斯為了挽救經濟情況,大規模將現成武器系統與技術輸出給中國,堪稱從1950年代蘇聯扶植中國工業以來,中國軍工第一次有機會成體系、完整地獲得國外更先進軍事技術與裝備, 不但能立即讓軍方獲得有用的即戰力,更為中國軍工科研人員從理念、系統運作到技術細節提供了寶貴的實物 。

不僅如此,在1990年代藉由前蘇聯崩潰的戰略契機,中國對前蘇聯軍工體系所在的加盟國(包含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等)展開有系統的「雙引」(同時引進技術與人材,根本性提升中國軍工的核心技術研究、系統整合、製造工藝能力),透過前蘇聯軍工人材以及他們一併攜帶來中國的設計圖紙,對中國獲得的俄製武器系統成品進行非常徹底的「技術摸底」,完全摸透整個設備的運作原理,這是中國在1990年代起仿製俄製武器裝備的速率比1980年代全靠自己摸索仿製西方裝備快得多的主要原因;俄羅斯估計,蘇聯解體後由於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經濟情況不佳,至少有2000名以上的軍工人員被中國引進。前蘇聯的軍工政策使得一個軍工系統會在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都設置設計局,例如俄羅斯、烏克蘭都有研製軍用雷達的單位,俄羅斯為「禮炮集團」而烏克蘭為「量子研究所」,而烏克蘭、白俄羅斯對中方的軍事技術輸出管制又比俄羅斯更寬鬆,因此中國往往從俄羅斯禮炮集團獲得硬體設備,再從烏克蘭量子研究所引進這些硬體的圖紙以及相關人材(被中國引進的許多人員都夾帶了圖紙與設計方案),進行有效的技術掌握,再加入中國自己對原系統的改進;中國仿製現代級上的MINER-ME雷達系統與頂板雷達等基本上就是循此套路,實用化速度之快令俄羅斯非常驚訝。正由於1990年代中國從俄羅斯引進的許多武器系統與技術,加上中國經濟起飛、軍工體系獲得更充裕的資源經費,中國軍事裝備換代升級的速度顯著提高。

隨著現代級導彈驅逐艦的引進,中國海軍首次獲得不少新的裝備,包括許多中國海軍第一次擁有的新能力。這些包括:艦載中程區域防空導彈系統、新型超音速反艦導彈、更先進且可靠的 三維對空搜索雷達、現代而可靠的電子作戰系統、更有效的反潛直昇機等等。現代級驅逐艦是在蘇聯強盛時期設計的,船艦與系統的總體性能指標頗高,許多武器系統的技術水平高於當時的中國海軍,可以立即提高中國海軍的作戰能力。即便現代級看似使用較為落伍的蒸氣渦輪推進系統,但實際上也還是比中國原本051驅逐艦的系統先進整整一代,無論是性能、可靠度、自動化程度都非051的推進系統可比。現代級上的眾多電子設備與武器系統,隨後很快都被中國拿來逆向仿製;例如,現代級的頂板3D對空雷達、MINERAL-ME水面作戰雷達系統隨後都完成了國產化,並應用於2004年起新推出的054與054A護衛艦上 ,AK-630防空機砲被中國仿製成為H/PJ-13,而海紅旗-16防空導彈系統也明顯以現代級的Shtil-1為基礎進行開發。 甚至現代級的AK-130 130mm艦砲也被中國仿製,成為單管的H/PJ-38 130mm艦砲並裝備在2010年代出現的052D導彈驅逐艦上。 中國對這些從俄羅斯引進的武器裝備並不是單純進行複製而已,而是徹底研究並吃透技術之後,針對各部位子系統進行改進(由其是電子系統),例如火砲的配套隨動系統和火控系統均改用中國國產、更為先進的技術,幾種雷達也進行了改進設計。此外,俄羅斯這些出口給中國的裝備性能有所縮減,部分設備如雷達等有刻意降低功能的情況,中國也清楚這些狀況。

此外,引進現代級驅逐艦對於2000年代中國起步的航母發展事業也有始料未及的助益:中國海軍第一艘實驗性航母遼寧號(16),是從烏克蘭購得、未完工的俄製瓦良格號航母艦體改建而成,其蒸氣推進系統設備與現代級十分類似,相關操作與工程經驗對於日後中國使用遼寧號都帶來幫助。日後組建的遼寧號航母的輪機部門中,大量骨干人員來自於配置現代級驅逐艦的東海艦隊驅逐艦第三支隊。

中國現代級艦首的Shtil-1單臂防空發射器,一枚SA-N-12導彈已經在架上。

世人大部分的焦點放在現代級的八枚SS-N-22超音速反艦導彈上,然而對中國海軍而言,引進現代級的最大意義,在於中國海軍首度擁有了真正的區域防空 導彈系統。在1980年代初期,中國一度有機會引進英國海鏢防空導彈,不過最後由於成本的因素在1983年告吹;之後無論是中國自行研發的紅旗-61或仿自法國海響尾蛇的海紅-7型,都屬於點防禦性質的短程防空 導彈,完全只能自衛性地攔截朝本身接近的導彈。而現代級則讓中國獲得射程25~40km的Shtil-1防空導彈系統,至少能對水面艦編隊產生一定的防護效果。 中國隨後也擴大引進Shtil-1防空導彈系統,另購四套裝備於兩艘國產052B導彈驅逐艦上,主要防空偵測與射控裝備都與現代級相似;另外,中國在1999年7月立項展開海紅旗-16(HHQ-16)防空 導彈系統,參考Shtil-1導彈系統並改用垂直發射,日後裝備於054A導彈驅逐艦上;大量採用俄式防空技術的052B與054A都是在俄羅斯北方工業集團的技術支援下完成,其中參與052B的專案代號為Tema 968,參與054A的專案代號為Tema 978。到目前為止,中國海軍已經先後採購超過400枚的Shtil-1系列防空導彈,供 現代級與國產的052B導彈驅逐艦使用。

而外界所謂現代級對美國航母戰鬥群的威脅實際上是被過度膨脹,因為水面艦艇在接近航空母艦之前,早已經先進入美國航母空中預警機以及戰機空中巡邏(CAP)的偵測 與攻擊半徑內, 極可能在有機會發起攻擊之前就遭到擊沈。此外,艦上SS-N-22反艦導彈需要艦載直昇機提供目標指示才能攻擊船艦水平線以外的目標,然而在美國航母戰鬥群的海空屏衛面前,這些能提供空中指示的飛行機也難以存活,或者效果大打折扣。 另一方面,2000年代以來美國新型近程防禦武器陸續服役,包括ESSM改良型海麻雀防空導彈、RAM公羊短程防空 導彈以及MK-15 Block 1B改良型方陣近迫防禦系統,都在測試時成功命中模擬SS-N-22這類超音速掠海飛行、採取高G不規則運動的目標,顯著降低了SS-N-22的威懾意義。然而 ,對於無法獲得空中保護、只能靠本身雷達進行偵測的水面艦隊,SS-N-22這樣的超音速反艦導彈就深具威脅性,從水平線上躍出到命中目標僅需不到一分鐘時間,對防空系統的反應速度造成嚴峻的考驗,並且大幅壓縮了防空接戰的次數。而這也是美國在2000年代以後,第一線的神盾艦艇直接換裝射程較長的ESSM防空 導彈,而不使用RAM之類屬於近程防衛的防空導彈,盡可能提早展開攔截。

北約國家並未比照先前「旅」字頭的慣例給中國的現代級特別取代號,不是直接稱為現代級,便是依照首艦命名的慣例稱為杭州級(Hangzhou class)。

一波三折的956EM

中國訂購的第二批現代級(956EM)的艦尾,後130mm艦砲取消,機庫兩旁設置Kashtan近迫防禦系統。

中國訂第二批現代級(956EM)的Kashtan砲彈合一近迫防禦系統

秦州號(138)在訓練中發射的Kashtan砲彈合一近迫防禦系統。

(上與下)秦州號(138)的AK130 130mm艦砲

在第一批現代級於2000年到貨時,中國海軍為國產051B導彈驅逐艦開發的垂直發射防空導彈系統(HHQ-8)正面臨嚴重的技術瓶頸; 由於HHQ-8的性能指標並未優於現代級的Shtil-1(低空性能甚至差得多),因此中國隨即決定放棄這個陷入泥沼的國產計畫,先購入更多現代級來填補 空檔,同時也引進現代級的防空雷達與導彈系統來裝備兩艘新造的052B國產驅逐艦,使解放軍海軍盡快獲得較為有效的區域防空艦艇。 在2002年1月3日,中國與俄羅斯正式簽署購買另外兩艘現代級(稱為956EM)的合約,總值 高達14億美元;這兩艘艦仍以前蘇聯時代就預定建造的現代級工程為基礎,分別是廠方編號No.891(原訂命名為Vnushitelnyy,舷號693)與No.892(原訂命名為Vechnyy,舷號698)。

原本許多消息來源推測這兩艘956EM將套用1980年代末期北方設計局的956U設計進行大幅度的改良,包括拆除艦尾130mm艦砲,原位置改裝寶石超音速反艦 導彈的垂直發射系統;以兩組各32管的垂直發射防空導彈系統取代原本兩座3S-90單臂發射器,使用射程120km的9M96E2長程防空 導彈(S-300PMU2的艦載版,北約代號SA-N-6C),並換裝配套的相位陣列射控雷達,此外以Kashtan砲/彈合一近迫防禦系統 (詳見俄羅斯海軍Project 11541可畏級巡防艦一文)取代AK-630。不過等首艘956EM於2004年4月下水時,這些誇張的猜測都破滅了。在2003年6月於聖彼德堡舉行的第一屆國際海軍節博覽會中,北方設計局展示了一種小幅改良的現代級驅逐艦,包括改用更寬敞、保修能力更好的固定式直昇機庫,並以兩座Kashtan安裝於機庫左右側的近迫防禦系統取代原本的AK-630(這也是 中國海軍首度引進此型武器),而艦尾AK-130快砲也遭到取消。而中國購買的956EM就很接近這個改良型現代級的模型,不過機庫設計仍為伸縮式。除此之外,俄羅斯也表示956EM在武裝與電子系統等 方面都有相當幅度的改進,包括使用升級的3M-80EBR反艦導彈(射程提高到240km),使用較新的 9M-317(SA-N-12)防空導彈 取代原本的9M-38 ,艦砲射控雷達升級為MR-184E。而為了配合Kashtan砲/彈合一近迫防禦系統,956EM的艦尾船艛頂部也加裝一部3P37追蹤雷達(安裝在白色半球天線罩裡)。

956EM的作戰中樞為AGAT研發的Sigma-E戰鬥情報控制系統,採用開放式架構以及商規組件,包括Intel處理器,其Ethernet 10/100/1000等區域網路系統備有Mil-1553B、RS-232、RS-422、RS-485等西方常見軍/民規線路接口 ;在此戰鬥系統上運行的作業系統是Linux,由民間的C/C++高階語言撰寫的軟體能與IEEE1220.1與STD-498國際標準接軌。此套戰鬥情報系統具備作為艦隊旗艦的指揮機能,具備高速的數位資料交換處理能力 ,並整合了艦上所有的感測(包括雷達與聲納)、電子戰、導航、氣象、各種武器系統等等;戰鬥系統整合有9具多功能雙層彩色顯控台,上、下層的顯示器規格相同,其中顯示的LCD為彩色TFT 1600X1200規格,能顯示攝影機的錄像;而觸控式LCD顯示器則為TFT 640X480規格。這些顯示器的重量為160kg,高166.1cm,寬67.1cm,供電系統為220V/50Hz,消耗功率為400W。956EM增加了俄羅斯Pirbor廠生產的TK-25E電子截收及干擾系統(7.2版),能偵測、分析、識別2~18GHz的電子信號頻譜,必要時可把偵測波段擴展到0.4~2GHz的低頻或18~40GHz的高頻;電子截收(ESM)模式時,在8~18GHz的正常頻帶下,其接收敏感度高於-65dBm,在其他頻率的敏感度則高於-0.55dBm,並能以0.1~150us的都卜勒寬度來追蹤連續波雷達信號。至於在電子反制模式(ECM)下,8~18GHz頻帶的追蹤敏感度高於-60dBm,識別區間小於6.2MHz。TK-25E能同時以噪音雜訊模式干擾8個雷達信號源,同時追蹤100個具威脅性的雷達信號源,而且對威脅信號源的反應時間低於3秒。TK-25E依照希望同時干擾的數量,天線組可由4至8個天線組成,而956EM上則發現有2個ECM與2個ESM天線。TK-25E擁有P16型顯控台,由1~2個TFT顯示器組成,負責控制ESM/ECM與誘餌發射器(可全自動連結作業)。956EM還配備Sistema Research & Production Enterprise研製的艦內訓練模擬系統以及所有相關訓練軟體,包括航海操作以及在不同環境下發射導彈、火砲、魚雷等模式,模擬範圍從20000m的高空到水下1000m深處。

然而,中國第二批現代級也引發了俄羅斯軍火工業的內部鬥爭風波。在2001年2月中國當局仍與俄羅斯洽談擬定第二批現代級的採購合約時,俄方相關部門就已指定現代級的原廠──北方公司位於聖彼得堡的船廠合約執行者;然而,並非現代級驅逐艦主要生產廠商的波羅的海造船廠也盯上這塊價值14億美元的大餅。於是在正式簽約之前,波羅的海造船廠就四處積極部署,意圖爭奪這筆合約,最重要的就是拉攏了當時 兼任俄羅斯聯邦工業與科技部部長、主管俄羅斯國防工業的副總理克列巴諾夫,提議就新艦建造事宜進行公開招標。在2002年1月4日中俄雙方正式簽署兩艘956EM建造合約的第二天,俄羅斯相關部門根據克列巴諾夫的授意,宣布對此造艦案展開公開招標,參加競標的有原現代級主承包商的北方公司聖彼得堡造船廠、波羅的海造船以及加里寧格勒造船廠;在1月19日,俄羅斯政府跨部門的招標委員會宣布波羅的海造船廠獲勝。波羅的海造船廠方面宣稱他們較低的報價是獲勝原因 (據說波羅的海造船廠的報價只有6億美元,比中國與俄羅斯政府敲定的14億美元整整少了8億美元,意味可能有巨額資金流入支持波羅的海造船廠的俄羅斯政客的口袋)。消息傳出後,聖彼得堡造船廠立刻大感光火,因為先前只有該廠承造過現代級驅逐艦,而且該廠為了替中國建造第二批現代級,已經投入大筆資金購入船材以及擴充設備,同時還支付了設計費用,且制定了建造技術方案。 中國方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轉變也大感吃驚與不滿,馬上照會俄羅斯反對這個結果。中方代表在照會中力陳,雖然波羅的海造船廠實力雄厚,但先前毫無建造現代級的經驗, 且當時波羅的海造船廠正在為印度建造三艘克里瓦克IV級(Krivak IV class)導彈護衛艦(後來的塔瓦級),該廠的乾塢根本無暇承接中方的建造工作。

當此一風波越演越烈之際,俄羅斯總理卡西亞諾夫隨後插手干預此事,在3月12日改變了克列巴諾夫的招標決定,把合約中的主承包商地位重新交給北方造船廠,波羅的海作為供應設備的次承包商 。由於原本做出公開招標決定的克列巴諾夫在2月18日被俄國總統普京免除副總理職務(仍任俄羅斯聯邦工業與科技部部長),波羅的海造船廠在緊要關頭失去了靠山。表面上克列巴諾夫被降職的導火線是為2000年8月12號發生的俄羅斯海軍庫斯克號核能攻擊潛艦沈沒事件而負責(事發時克列巴諾夫就曾請辭,不過未獲批准),不過背後遠因恐怕還包含俄羅斯軍工體系內部鬥爭,而建議普京解除卡西諾夫副總理職務的就是總理卡西亞諾夫;曾有俄羅斯媒體指出,卡西亞諾夫為了把原來握在克列巴諾夫手中的與外國軍事合作事務管理權搶到自己手裡,藉著現代級以及之前庫斯克號事件而摘了克列巴諾夫的烏紗帽。波羅的海造船廠眼看煮熟的鴨子飛了,總經理奧列格·舒利亞科夫斯基立刻致函卡西亞諾夫總理,表達強烈的憤怒,表示波羅的海造船廠絕對不願意參與這齣鬧劇,明顯地暗示該廠拒絕在這樣的情況下與北方造船廠合作。 由於波羅的海造船廠是俄羅斯所有船艦的蒸汽渦輪、大軸與螺旋槳的唯一供應商,如果該廠以此為抵制,北方造船廠什麼船都造不出來。然而 隨後相關調查顯示波羅的海船廠的指控不實,在總理強力干預的情況下,波羅的海船廠最後還是不得不屈就作為分包商的身份,為北方造船廠提供建造兩艘驅逐艦所需的相關配套裝置。

波羅的海船廠爭奪956EM合約以及強烈抵制北方造船廠 ,應該與當時俄羅斯正在研議改組國防工業體系,以北方造船廠為核心建立大型艦船工業集團問題,此舉造成俄羅斯其他造船廠的擔懮,一些效益仍佳的造船企業擔心他們 將就此失去獨立法人的地位,因此竭力地想避免事情演變至此、或者盡可能爭取自己的獨立地位,便成為一些造船企業的 首要之務,其中也包括波羅的海造船廠。此外,波羅的海背後的母公司──由俄羅斯前總理阿·博利沙科夫領導的HCT集團也與此事有關;在2001年,HCT集團收購聖彼得堡船廠約18.85%的股份,然而在次年春的北方船廠股東大會上,HCT集團要求加入代表廠方董事會與監察委員會卻遭到拒絕,HCT集團不滿之餘不但釋出北方船廠股份,同時令旗下的波羅的海造船廠抵制北方船廠執行的兩艘956EM建造案作為報復,請求啟動仲裁程序。然而在俄羅斯高層強力斡旋的情況下,最後波羅的海造船廠仍不得不配合北方船廠,為這兩艘956EM提供關鍵設備。雖然必須配合,但2003年中波羅的海造船廠仍故意延遲交付輪機設備(北方公司則認為是波羅的海廠方領導與股東之間的鬥爭),導致建造進度拖延將近半年月,使得首艘956EM無法如原訂計畫在2003年12月下水;一般猜測是HCT集團背後唆使波羅的海船廠延遲交貨,造成北方船廠違約而必需支付鉅額賠償金。

此外,波羅的海造船廠以及HCT集團還特地在莫斯科召開記者會,HCT集團總裁涅西斯 指責媒體報導所謂波羅的海造船廠蓄意抵制合約的事情都是北方造船廠進行的抹黑,實際原因是北方造船廠在這兩艘956EM上嚴重違反技術規定,偷工減料,大規模使用已經報廢的舊設備和零件 而且未經驗證,波羅的海造船廠為了保證全艦品質才拒絕交付鍋爐。涅西斯具體指出,兩艘056EM上部分裝備來自於俄國海軍兩艘早在1985年 就已經報廢的驅逐艦上的裝備,令一部分則是從庫房中搬出1980年代已經廢棄的設備,已經生鏽。涅西斯表示,根據與中國簽署的合約條款中,明註兩艘956EM上所有的 裝備都必須是目前生產的新品;但北方造船廠方面爲了追求高額利潤,而將那些1980年代封存的舊品貼上標籤、並偽造技術資料充當新產品,而且 在裝用前也沒有經過技術測試。波羅的海造船廠在記者會上向媒體提供好幾份北方造船廠與幾家供應商所簽署的合約的複印 本,文件中說明這些裝備都是1980年代製造的庫存品,涉及的範圍包含艦上所用的蒸汽渦輪主機、蒸汽渦輪發電機、減搖鰭裝置、弦邊附件等。 波羅的海船廠表示這些舊品不僅都超過了保質期,也沒有以任何專業防護方式保存,而且皆非配套設備。波羅的海造船廠廠長蘇堥克夫斯基表示,北方造船廠的這種做法 會嚴重影響956EM驅逐艦的質量,不僅降低其性能,而品質不良、參次不齊的裝備更容易造成意外事故與人員傷亡。波羅的海造船廠領導人 表示,該廠對於艦上的鍋爐輪機系統負有保修責任,如果該廠向驅逐艦上提供的鍋爐系統硬是與這些參差不齊的舊品産品配套混裝,很可能會發生意外事故 ;所以在北方造船廠沒有對那些舊設備提出具體的技術檢驗措施之前,爲了保證俄國造船業的信譽 ,波羅的海廠將不會供應鍋爐。當時如果波羅的海船廠最後拒絕供貨,則956EM型艦的生產合約將面臨被迫中止的危險,因為 波羅的海船廠是當時唯一的貨源;即便後來找到合適的合約商,也必須從頭轉移技術建立產能,根本不可能如期、如質、如預算地履行合約。後來在俄羅斯相關單位的強力協調干預之下,北方船廠與波羅的海廠終於達成協議,波羅的海船廠也在2003年8月交付了兩艘956EM所需的鍋爐──原計畫是在2、3月就要交貨的。

2005年4月27日在造船廠施工的956EM二號艦(No.892)撲滅火勢後的畫面。

首艘中國訂購的956EM(No.891)在2002年7月於北方船廠開工;而二號艦(No.892)則在同年11月開工。為了保證建造工程順利實施,阿爾法銀行在2003年給北方船廠開出總額為4500萬美元的信用貸款,次年3月又再度向北方造船廠提供總額4000萬美元的補充信用貸款。根據中俄雙方的合約,俄羅斯必須在2005年年底前交付這兩艘956EM,不過最後由於前述延誤而跳票。No.891於2004年7月23日下水(比原訂的2003年12月延誤7個多月),2005年12月28日交付 中國海軍,命名為秦洲號,舷號138。 而No.892於2004年7月23日下水,原本預定於2006年3月交艦,不過在2005年4月27日,在聖彼得堡造船廠內已經完工八成的該艦發生火災,造成一名消防隊長與一名船廠工人喪生,數人受傷 。此次大火是由於建造工人焊接不當而引起,起火點位於艦體中央,並很快蔓延到其他艙室;最後總共有600平方公尺的艙室甲板被火災波及,通風管道被破壞,許多已經安裝在艦上的重要裝備都遭到燒毀 ,直接損失約1000萬美元。這場火災導致該艦被迫整修重裝, 工程進度延後,直到2006年9月28日才交付中國海軍,命名為寧波號,舷號139,兩艘956EM依舊配屬於東海艦隊。

在中國引進現代級時,正是中國海軍戰力青黃不接、新一代國產計畫尚未成形的過渡時期;由於幾個長遠的新艦計畫(如052C防空驅逐艦)不可能在短期內成熟,有必要先快速取得一些能 迅速形成戰力的現代化艦艇來解決燃眉之急 ;因此,中國在2000年代初期建造配備俄製防空系統的052B(Shtil-1系統)以及051C(RIF-M系統)導彈驅逐艦,加上陸續從俄羅斯購入的四艘現代級,使北海、東海、南海三大艦隊總算都能擁有具備區域防空能力的艦艇。在2000年代中期以後,中國造艦技術逐漸成熟,幾個長遠的主戰艦艇計畫如052C防空驅逐艦、054A導彈護衛艦等都展開批量生產,現代級以及國產052B、051C導彈驅逐艦與054護衛艦 等具備過渡色彩的艦艇完成了階段性使命,因此中國自然沒有繼續向俄羅斯訂購現代級。

 

中國自行建立對現代級的維修能量

中國引進國外武器系統時,向來都會仔細研究並進行逆向工程,除了盡可能摸透技術、用於提高國產武器系統水平之外,同時也建立起對這些進口武器的自力修護能量。包括俄製現代級導彈驅逐艦、Kilo潛艦進入中國海軍服役初期,後勤維護需由俄羅斯派遣的專家團隊協助,零組件、武器彈藥也需要向俄方購買,價格高昂。

因此,配合引進現代級、Kilo潛艦等俄製艦艇,中國海軍也陸續成立相對應的引俄艦艇的總師辦公室,並依照各項不同的專業項目(包括機電、推進、通信、導航、導彈、火砲等等),分別指定中國國內相關的研究院所或企業,透過逆向工程來研製後備零件與消耗品 。以現代級為例,中國海軍成立了956型號工程辦公室,依照國內的科研力量,對各種零組件進行攻關研製並開始嘗試自力維修,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掌握了自主維修能力。隨著中國海軍對引進的俄製艦艇的技術掌握程度逐漸提高,艦上各種後勤保障與維修工作越來越不需要俄羅斯方面的協助,到最後完全實現自主,各種備品零件也都可由中方自行產製;這也曾讓俄羅斯感到納悶,並認為中國不按照規定來進行維修。到了每年年底,中國海軍相關主管機關會下達一份文件,紀錄下一年度需要製造的俄製艦艇的部件備品。 這樣徹底的仿製工作不僅使中方實現俄製艦艇的後勤自主,有效降低了維持成本(俄羅斯方面的部件供應與技術協助都昂貴得多),也是中國吃透俄製裝備技術、進而回饋到本國軍工產業的重要過程。

現代級驅逐艦的原始設計完全依照俄羅斯人的標準與體系,因此中國海軍又花了不少功夫修改艦上裝備,以適合中國的情況。首先,現代級的作戰相關系統包括通信保密、敵我識別、數據鏈系統等,都與中國海軍系統不同,為此中國海軍進行了不少改裝,努力使現代級能兼容中國海軍的作戰體系之中。此外,就連生活保障等細節都有修改的必要,例如艦上廚房不具備做中式飲食的能力,青菜只能用水煮,中國海軍也進行了必要改修改,以適應中國的國情與習慣。

中國除了自行建立完整的現代級後勤維護能量之外,日常操作也優於俄羅斯海軍本身的現代級。由於艦齡較新,且經費較為充裕,加上更嚴謹用心地操作,中國的現代級的狀況優於俄羅斯海軍的同型艦。在2005年中俄聯合軍事演習時,中方參與的現代級杭州艦(136)依照演習計劃成功發射兩枚Shtil-1防空導彈並直接命中目標;俄方參與的現代級驅逐艦激烈號卻發生故障,無法發射Shtil-1。在2017年,北方設計局(Severnoye)前首席執行官和總設計師Vladimir Yukhnin在莫斯科防務簡報的專訪時提到,中國海軍嚴格遵守蒸氣鍋爐用水的水處理程序,所以中國四艘現代級驅逐艦的主機運作狀況都很良好;然而俄羅斯海軍向來對艦艇日常維護操作程序不用心,沒有進行適當的鍋爐水處理,使得導致俄羅斯本身的現代級鍋爐狀況差得多,壽命縮短。

 

服役經歷

在2008年10月,秦州號(138)與054護衛艦馬鞍山號(525)前往俄羅斯海參崴進行訪問,兩艦結束訪問後,隨即在日本北海道西南海面上與同屬東海艦隊的 054A護衛艦舟山號(529)與福池級補給艦千島湖號(886)會合,隨即在10月20日穿越日本本州、北海道之間的輕津海峽,進入第二島鏈。過去 在非日本同盟國中,只有冷戰期間蘇聯艦艇才會穿越輕津海峽,因此中國此舉引發日本的高度關注與不安,因為此舉意味著東海艦隊活動範圍的東擴以及積極突破第一島鏈的作為。

在2008年底開始,中國依照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派遣護航編隊前往索馬利亞水域進行護航工作,防範當地猖獗的海盜活動。由於採用蒸氣渦輪推進的現代級油耗較大,而且其伸縮式機庫的保修能力較差,無法在遠離本土的長期海外活動中有效支持直昇機作業(直昇機在亞丁灣護航任務中是非常重要的裝備),因此從未編入護航編隊中。

 

壽命中期改良

依照漢和信息在2009年底的消息,中國許多在1990年代建造的俄式艦艇(包含前四艘Kilo 877潛艦與前兩艘現代級導彈驅逐艦)由於已服役十數年,需要進行壽命中期大翻修與性能提升,遂與俄羅斯展開磋商;然而,中方希望俄羅斯派遣專家與必要設備,在中國的船廠進行工程,以節約成本,但遭到俄羅斯拒絕,俄方要求這些艦艇的翻修升級工程需由俄羅斯本土的船廠執行。俄方的顧慮顯然來自於2000年代 中國在未經俄羅斯授權與同意的情況下,對引進的俄羅斯武器系統進行大量仿製,如果俄方同意在中方船廠進行整修工程,相關技術便極可能遭到中方竊取。此外,中國要求工程在中方船廠進行的另一名義,是因為俄羅斯船廠經常無法滿足預期的工程質量並在時限內完成,這種情況在2000年代印度向俄羅斯購買軍艦時層出不窮 (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售予印度的高西可夫號航空母艦工程大幅加價與進度嚴重落後)。依照漢和信息的消息,在向俄羅斯接觸之前,中方曾嘗試透過烏克蘭取得技術支援,利用中國本身的造船設施與技術為俄製艦艇進行翻修升級工程,但由於烏克蘭並未掌握Kilo系列潛艦與現代級驅逐艦必要技術而作罷,致使中方不得不又回頭向俄羅斯接洽。

而實際上,隨著中國對本國俄製艦艇的技術掌握日漸提高,首先實現自力維修(擺脫對俄羅斯專家的依賴)、進而實現俄製裝備部品備料國產化之後,接下來就是以中國國產裝備來替換艦上原有的過時俄製裝備。隨著中國軍工的技術實力日益雄厚,對於俄製艦艇的大規模翻新升級自然也不成問題。

2015年4月上旬出現的照片,準備大翻修的杭州號的Shtil-1防空導彈發射器已經被拆除,

MR-90射控雷達拆下後放在岸邊。桅杆也已經搭起腳手架。

改裝中的杭州號(136),攝於2016年4月上旬。

2016年4月下旬出現的現代級改裝照片,原本的Shtil-1單臂導彈發射器已經被垂直發射器取代。

2016年4月上旬出現的杭州號(上)畫面,已經裝置了紅旗-16垂直發射系統

,取代原本的Shtil-1單臂防空飛彈發射器。下方是一艘尚未展開改良計畫的姊妹艦。

2016年12月中旬出現在網路上的圖,杭州號艦首B砲位裝置了兩組八聯裝

紅旗-16防空導彈的垂直發射器(與054A同),前方則有一座中國國產24聯裝

紅旗-10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

 

在2013年中旬,消息傳出中國準備展開對現代級的改裝 計畫,以國產的裝備替換艦上過時的俄羅斯舊型裝備(主要是電子系統與武器),並換裝中國自製的通信、數據傳輸鏈,以便有效與中國國產艦艇進行協同作業。事實上早在2005、2006年左右,中國海軍內部就開始籌劃為現代級進行改裝升級,替換艦上許多較老舊的俄羅斯部件(尤其是電子系統)。然而當時台灣方面是主張台獨的民進黨陳水扁總統執政,因此中國海軍需保持較高的戰備 ;但當中國海軍戰力較現代化的艦艇數量不足,現代級仍然是絕對的主力(當時東海艦隊就只有四艘現代級具備區域防空能力);如果此時對現代級進行大規模改裝,就會顯著減少第一線艦隊的戰力。 隨著2000年代後期開始,具有區域防空能力的國產054A導彈驅逐艦與052C/D導彈驅逐艦批量生產服役(東海艦隊在2013年起開始接收第二批次生產的052C導彈驅逐艦 ),現代級才能陸續退下第一線展開大規模改裝工程。

中國海軍配合現代級中期翻修改裝工程進行升級計畫,整體方案是作戰系統、電子信息系統等全面以國產成熟設備替換原有俄製設備,大部分武器系統換成熟國產設備,而若干保留的原始武器系統(主要是AK-130 130mm艦砲)則進行升級,將過時的俄羅斯次系統(如火控、火砲隨動)換成國產系統。完成改裝升級後,這四艘現代級驅逐艦不但在信息化和作戰能力上大幅提高,而且終於可以完全融入中國海軍的作戰指揮/數據傳輸體系,並一舉解決艦上許多俄製設備老舊過時的問題。

2014年上旬開始,網路上出現了現代級杭州號(136)停泊在碼頭邊、陸續拆卸電子設備的照片。 在改裝期間,艦上人員分批輪流隨其他東海艦隊船艦出海操作,以維持操艦航海技術,並提前熟悉將來現代級準備換裝的新國產裝備。 依照2016年4月上旬出現的照片,杭州號的現代化改裝幅度不小,包括以AJK16垂直發射系統(使用紅旗-16C防空導彈,與054A相同)取代原本俄羅斯的Shtil-1單臂發射防空導彈系統,以國產鷹擊-12超音速反艦導彈取代原本SS-N-22,加裝中國國產紅旗-10短程防空飛彈系統 ;艦上 的電子裝備幾乎全部更換,作戰指揮系統換成國產ZJK-5II型,包括主要雷達、數據鏈、電子戰等一律換成與其他中國國現役艦艇相同的產品 ,包括與054A相同的382型三座標對空雷達(取代頂板雷達)、366型對海搜索雷達(取代MINERAL-ME)等。 艦砲方面,最初中國海軍內部對於是否保留原本的俄製130mm艦砲曾有不同意見,最後仍決定予以保留,並進行子系統升級(包括以國產火控系統取代原本俄製設備),不僅因為雙聯裝130mm艦砲性能不錯,而且作為此型艦砲技術責任單位的713所在歷年的維護保障工作中,早已完全掌握俄製130mm艦砲的結構與性能,無論生產彈藥或者零件都自給自足,沒有任何問題;而維持原有火砲,也能節省改裝的經費。

早在2000年代初,就有鷹擊-12超音速反艦導彈的風聲傳出,此種反艦導彈仿自俄羅斯SS-N-22反艦導彈,採用衝壓發動機推進 ;不過實際上鷹擊-12一直保持低調,第一次正式在公眾前曝光是在2015年9月18日中國抗戰與反法西斯戰爭勝利閱兵。2013年中國海軍開始為四艘現代級進行大規模改裝,包括以鷹擊-12A取代原本艦上的俄製SS-N-22,才首度有艦射版的鷹擊-12出現。 依照2016年珠海航天展公布的鷹擊-12外銷型號CM-302的資料,全程採用超音速飛行(3~3.5馬赫),射程290km;與鷹擊18類似,鷹擊12反艦導彈也是系列化生產。 中國海軍首艘裝備鷹級12A反艦導彈的是2015到2017年進行現代化改裝的051B導彈驅逐艦深圳號(167)。

首先進行改裝的杭州號(136)原訂在2016年底完成改裝工作,隨後展開各項測試評估,不過實際上進度有所延後;後續各艦則依照進塢中期維修的期程進行相同改裝,並參照杭州號測試的結果進一步完善改裝計畫。

鷹擊12超音速反艦導彈的第一張外流照片,構型仿自俄羅斯SS-N-22

超音速反艦導彈,彈體有四個衝壓發動機的進氣道。

一架轟-6轟炸機攜帶鷹擊12反艦飛彈的畫面。

華羅庚號(892)試驗艦上的鷹擊12超音速反艦導彈發射器,攝於2013年。 

華羅庚號試射鷹級12反艦導彈的畫面。

(上與下)2015年8月底中國抗戰與反法西斯戰爭勝利閱兵預演時曝光的鷹擊-12超音速反艦飛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