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海級驅逐艦

唯一一艘051B驅逐艦──深圳號(DD-167)。艦首79式改進型100mm主砲為最初的面貌。

(上與下二張)在2000年代初期,深圳號為主砲換裝匿蹤砲塔殼。

航行中的深圳號,背景是052C「中華神盾」艦艇的海口號(171)。由於從烏克蘭引進的GT-25000燃氣渦輪完成國產化,

因此中國海軍就繼續建造配備燃氣渦輪、相控陣與垂直發射防空導彈的052C/D,051B只建造了一艘。

2003年訪問關島時的深圳號。

與巴基斯坦海軍編隊一同操作的深圳號。中間是巴基斯坦艦隊油船莫阿文(PNS Moawin A20),畫面右方是

一艘巴基斯坦的英製Type 21巡防艦。

正為商船護航的深圳號。

(上與下)由後方看深圳號。

深圳號與印度戈達瓦里級(Godavari class)巡防艦戈馬提號(INS Gomati F21)一同航行。

深圳號(後)與義大利海軍勇敢號(Audace D-551)導彈驅逐艦(前)。

(上與下)2016年4月下旬出現在網路上的照片,此時正進行大規模改裝的深圳號,前桅杆頂部加裝了382型

(頂板的中國仿製版)對空搜索雷達,後部桅杆頂部加裝了一個類似360型的近距離追蹤雷達的天線外罩。

艦橋頂部與直昇機庫周圍出現四個射控雷達天線(仍被帆布包住),顯然是紅旗-16防空導彈系統的射控雷達。

艦首甲板的B砲位甲板(原本安裝海紅旗7防空導彈)也被拆除,咸信換裝了紅旗-16的垂直發射系統。

此外,船尾艛兩側也設置了730或1130近程防禦系統。

出現在2016年11月下旬的深圳號照片,改裝工程已經接近完成。注意原本艦尾後方與兩側都有大型開口,

改裝後則完全封閉,即使是繫纜作業的繫纜孔與觀察窗都有封閉裝置,在航行期間維持水密。

2016年12月下旬的深圳號,已經完成改裝工作並展開試航。注意此時艦上裝載一具四聯裝反艦飛彈發射器。

 攝於2017年中旬的深圳號,已經完成改裝。

攝於2018年的深圳號。

俯瞰深圳號,攝於2018年10月18日。

(上與下)近看深圳號側舷,攝於2018年10月17日的開放活動。

深圳號上的鷹級12A反艦導彈發射器,可以看到有四組斜向發射架,但此時只裝了兩組雙聯裝發射器。

攝於2018年10月17日的開放活動。

深圳號上的艦首甲板與雙聯裝100mm艦砲。

正面看深圳號

停靠在碼頭的深圳號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旅海級驅逐艦/中國(深圳號,DD-167)

(Luhai class,Type-051B)

建造國/建造廠 中國/大連紅旗造船廠
尺寸(公尺) 長153 寬16.5 吃水6
排水量(ton)

滿載6600

動力系統/軸馬力 鍋爐*4

蒸汽渦輪*2/94000 

雙軸

航速(節) 30
續航力(海浬) 15000(15節)
乘員 270
偵測/電子戰系統 原始裝備:

381乙 3D
對空搜索雷達*1

517 A波段長程對空搜索雷達*1

363S 2D對空/平面多功能雷達*1

984型電戰系統*1

985型電子反制系統*1

826型電子支援系統*1

946/947型干擾彈發射系統各*2

 

2014年改裝後:

382型3D對空搜索雷達*1

364型 X頻2D對空/對海搜索雷達*1

H/RJZ726-3有源干擾系統

726-4 18聯裝干擾彈發射器*2

 

聲納 DUBV-23中頻主/被動艦首聲納*1
射控/作戰系統 ZKJ-4B作戰系統

編隊指揮作戰系統

347C I/K頻火砲射控雷達*2

345 (MR-35)I/J頻雷達/光電防空導彈射控系統*1

H/LJP-344A (MR-34)I/J頻反艦導彈/火砲射控雷達*1

H/ZGJ-1B光電跟蹤儀

H/ZPJ-2A艦砲火控系統

MR-90照明雷達*4(2014年加裝)

艦載武裝

H/PJ33A雙聯裝100mm 60倍徑艦砲*1(日後升級為H/PJ33B)

八聯裝海紅7型點防禦防空導彈發射器*1(發射器內8枚,彈艙內另有16枚)

三聯裝324mm 7424型魚雷發射器*2

四聯裝鷹擊-82反艦導彈發射器*4

76A雙聯裝37mm 63倍徑快砲*4

 

2014年改裝:

H/PJ33B雙聯裝100mm 60倍徑艦砲*1

H/AJK-16八聯裝垂直發射短程防空導彈系統*4(備彈量32枚,装填HHQ-16防空導彈與魚-8火箭助飛魚雷)

H/PJ-11(1130型)30mm近迫武器系統*2

四聯裝鷹擊-12A超音速反艦導彈發射器*4 

艦載機

直9C或Ka-28反潛直昇機*2

備註

1995年12月開工,1997年10月下水,1999年1月1日成軍。

服役於南海艦隊

 


 

起源

中國海軍首批第二代導彈驅逐艦是1990年代初期建成的兩艘052旅滬級;由於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西方世界對中國實施武器禁運制裁,使得中國無法再從美國獲得052驅逐艦使用的LM-2500燃氣渦輪主機,使這型驅逐艦無法繼續建造。繼052之後,中國推出的下一型國產驅逐艦就是051B深圳號(167),西方稱之為 旅海級(Luhai class),是中國「八五」與「九五」計畫海軍的重點項目。

051B深圳號舷號167,研製初期曾使用051G3這個型號,1995年12月在大連紅旗造船廠開工。建造051B的主要目的,是作為1997年香港歸還中國以後的駐港分隊旗艦,同時也針對這個發展自052、改用蒸氣推進的艦船型進行驗證,這是中國第一種超過六千噸的自製作戰艦艇。中國非常重視香港回歸,因此派駐香港的解放軍部隊都打算使用最新、國內部隊尚未裝備的武器,包括專門為駐港艦隊建造的三艘紅箭級導彈巡邏艇以及051B驅逐艦。然而, 深圳號從施工階段就開始遇到問題並進度落後,無法按原計畫在香港歸還時編入駐港分隊當作旗艦深圳號於1997年10月下水,於1998年10月開始試航,1999年1月1日 成軍進入南海艦隊服役。

關於深圳號的尺寸則是眾說紛紜,詹氏年鑑的數據是長153m、寬16.5m、吃水6m,滿載排水量6600ton ,但是中國另有專家表示深圳號的實際尺寸是長165m、寬17.1m、吃水6.6m,標準排水量6100ton,滿載排水量7400ton。 051B由7院701所設計,總設計師是先前曾負責051第一代驅逐艦、051GI/II第一代改進型驅逐艦、052第二代驅逐艦的潘镜芙。051B沒有同型艦 (直到2004年才有採用相同艦型、換裝俄製RIF-M防空導彈系統的051C出現),經常被外界認為是一種帶有實驗性質的艦艇。

建造深圳號 時,中國軍方與軍工產業正面臨低潮;在1980年代鄧小平「軍隊發展向經濟讓位」、「軍隊要忍耐」的政策下,中國軍方武器研製計畫與購置維持經費自然一再刪減。以海軍為例,新造艦艇的重類與數量都大幅減少,軍工生產體系有經驗的人員流失嚴重,整體從業人員的技術生疏,產品品質大幅下滑;而在海軍服役的艦艇,也面臨維修經費不足導致船艦與裝備失修,實際值勤與戰備能力受到影響,例如許多裝備交付後從未正常工作,部分艦艇甲板缺乏維修而鏽蝕洞穿,還有船艦推進系統長年失修根本無法出航。深圳號的建造工作在經費與條件都不足的情況下進行,無法依照原訂進度節點在香港回歸時服役。而在交付前的測試中, 深圳號被海軍驗收單位挑出多達五千個大小問題 (涵蓋基本設計、各項裝備、系統整合與總裝、載台等各層面),導致 海軍當時直接拒絕接收。此事震驚了中國海軍高層以及解放軍總部,海軍方面要求所有不合格項目都必須逐一落實解決,並追究相關責任,許多相關人士因而遭到處分。除了深圳號之外,同時期為駐港部隊建造的三艘037-II型導彈快艇(紅箭級)也面臨類似的質量問題;甚至1980年代末開工、1990年代前期交付泰國海軍的四艘053T系列護衛艦,也傳出質量工藝甚差、遭受客戶惡評的消息。此後,中國海軍高層展開一系列措施,挽救1990年代以來艦艇裝備質量的全面滑坡,並在1990年代末期逐步穩定;隨後2000年代中國軍備進入高速發展時期,此時期開始成批建造的軍艦質量便穩定許多。深圳號投入服役 後,各種問題仍困擾著該艦許多年 ,在服役期間慢慢地加以改善或修正。

051B的船艛佈局頗有052的影子,寬度相仿,艦體長度與排水量都比052更大一些,並且是中國第一次嘗試融入部分雷達匿蹤外型 ,上層結構四圍使用傾斜與折角造型。051C退回去使用傳統的蒸氣渦輪推進系統,在1990年代西方燃氣渦輪貨源斷絕、中國尚無國產能力且尚未找到替代來源的情況下,顯得情有可原。然而,051B主要防空作戰裝備仍維持與052旅滬級相同的水平,由海紅7型點防禦防空導彈系統以及四座76A雙聯裝37mm自動防砲構成,既沒有追逐世界水平使用垂直發射系統,更只停留在點防禦水平;由於051B的艦體前部留有一個相對寬敞的B砲位空間,沒有裝置垂直發射系統自然讓當時中國民間軍事迷十分失望。

實際上,深圳號的技術特長在於編隊指揮能力。在型號研製之初,深圳號就被定位為海上聯合機動編隊指揮艦,要求能同時指揮7個水面戰鬥群、5艘潛艇及2批轟炸機,並具有兩棲作戰指揮能力。在服役時,深圳號是中國海軍指揮能力最強、指揮規模最大的船艦,更是唯一的聯合機動編隊指揮艦;因此,在指揮管制系統方面,深圳號有著較高的要求。

依照「中國青年報」2001年的公開報道,中國海軍在建造深圳號時,首次應用了剛剛研製成功的946型艦用高強度雙向不鏽鋼,改良自先前052導彈驅逐艦使用的945型鋼。946型是一種奧氏體加鐵素體雙相不鏽鋼,變形強度335兆帕(MPa),抗拉強度最大630兆帕。與鐵素體鋼相比,946型鋼韌性較高,脆性轉變溫度低,耐晶間腐蝕性和焊接性都有提升;此外,又保留了鐵素體鋼導熱系數高、線膨脹系數小等特性,具超塑性。而與奧氏體鋼相比,946型鋼強度較高,變形強度大大提高,耐晶間腐蝕、耐應力腐蝕、耐腐蝕疲勞性能都較為優秀。在051B的建造過程中,中國造船部門完成了946型鋼材低溫加工及焊接工藝等實驗,最終實現了這種新型鋼材的實用化。

中國在1996年從烏克蘭引進DA-80(GT-25000)燃氣渦輪,隨後用在052的後續型號上(052B/C等),並在2000年代初期展開國產化作業,這也使得作為「備案」的051B型蒸氣動力艦型失去了進一步發展的必要。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051B的艦體基本設計與內部系統水平和當年老051旅大級驅逐艦不可同日而語,但是中國海軍賦予的型號仍然將之視為051的改型,而沒有給全新的型號。依照中國海軍賦予艦艇型號的標準,艦艇設計唯有在「艦體和系統都出現重大改進、整艦戰鬥力顯著提高」時,才給予新的型號;如果是部分提高,則給予改型型號。深圳號仍使用改良自旅大級的蒸氣推進系統,以中國海軍的標準,整體性能的提升還不到給予全新型號的地步。

 

下水前夕的深圳號

下水典禮的深圳號

 

武器裝備

深圳號的武裝配置大部分都與052旅滬級相同,艦首配備一座H/PJ33A(79式改進型)雙聯裝100mm 60倍徑自動快砲(詳見052旅滬級導彈驅逐艦一文),單砲射速各30發/分,並在2000年代初升級為H/PJ33B(又稱為79A,換裝匿蹤砲塔殼 並更新內部系統。同時期旅滬級、江衛級亦進行相同 的升級)。同樣,艦上兩組三聯裝7424魚雷發射器也沿用自旅滬級,此發射器是模仿美製MK-32,而非西方認為的義大利B-515,魚雷則使用仿自美國MK-46 Mod2的魚7型,此魚雷目前仍持續改良中。

深圳號上進行再裝填作業的HHQ-7防空導彈發射器。

防空 導彈方面, 如同前述,深圳號沿用與旅滬級相同的海紅旗-7型點防禦防空導彈八聯裝發射器;除了發射器內八枚 備便的海紅旗-7之外,發射器後方設有一個能攜帶16枚海紅旗-7的備用彈庫以及附帶的自動裝彈機,兩者均埋入甲板以下,平時以一個裝在滑軌上的板蓋加以封閉;進行再裝填作業時,板蓋向右滑動,使裝彈機得以揚起進行作業。相較於旅滬級直接將備用彈庫/裝彈機露天設置於八聯裝海紅7發射器後方,051B的埋入式設計顯然較為理想,能避免風吹、日曬、雨淋、浪打所造成的侵蝕; 當然這也是因為深圳號的B砲位平台較為寬敞,自然有充裕的空間來設置 埋入式彈艙。深圳號上僅裝有一具負責導引海紅7的345型照明雷達,且無分時照射技術,一次只能導引一枚海紅7接戰,不具備應付飽和 導彈攻擊的能力。
 

深圳號上的76式雙聯裝37mm防空機砲。

近迫防衛部分,深圳號與旅滬級一樣擁有四座雙聯裝76A 37mm 63倍徑近迫武器系統,由兩具347C射控雷達、88式指揮射控系統指揮:配置方面,旅滬級將四門37mm砲分別布置於艦橋前方與機庫上方,深圳號則通通將其移至寬廣的機庫上方 ,四門砲分別置於尾艛的四個角落。這種安排雖然會在艦首方向造成射擊死角,但由這些快砲安裝的方式以及深圳號前部上層結構的寬度看來,76A機砲仍有一定範圍的向前射擊範圍 ;此外,原本052旅滬級緊貼著艦橋前方布置兩座37mm快砲,不僅射擊時造成艦橋震動過大,也妨礙艦橋視野,因此深圳號將之移開也有若干效益。相較於052旅滬級,深圳號在武裝上較大的改進是 換裝鷹級-83反艦導彈,數量高達16枚。

深圳號發射鷹級-83反艦導彈的照片。

深圳號擁有兩個機庫,平時使用兩架直9C反潛直昇機,戰時則預計換裝俄製Ka-28;艦尾直昇機甲板設有 從法國引進的魚叉式輔助降落系統,然而僅在起降區中心設置固定用的圓形金屬網孔,省略了直昇機軌道滑車系統。

電子系統

深圳號的381乙三座標對空監視雷達,是中國國產的一維相位掃描雷達。

深圳號配備與052導彈驅逐艦青海號(113)相同的ZKJ-4B II作本艦戰系統;此外,艦上裝有中國海軍第一套真正的編隊指揮作戰系統,艦上設有一個海上聯合機動編隊指揮中心,具有指揮水面艦編隊和兩棲作戰的能力,而深圳號也是中國海軍第一艘具有現代化指揮機能的指揮艦。深圳號的海上聯合機動編隊指揮中心內部總共設置11個指揮戰位,包括編隊指揮台、對海指揮台、對空指揮台、對潛指揮台、飛機引導台、電子戰指揮台、兩棲戰指揮台、情報編輯台、通信指揮台、系統監控台等。由於為深圳艦的研製工作始於1990年代中期左右,當時中國的軍用電子技術水平仍嫌不夠,例如指揮中心未配置標準數據庫、無法與岸基指揮中心進行作戰方案互通與共同顯示;此外,數據鏈系統水平較為落後,數據傳輸速率僅有4800bps,且加解密速度較慢。

電子裝備方面,深圳號沿襲052旅滬級的諸多裝備,而在對空搜索方面則進一步強化 ,以滿足作為編隊指揮艦的功能。深圳號擁有三具性質不同的對空搜索雷達,分別涵蓋長、中、短的不同範圍,包括:前主桅頂端的363S海鷹S型多功能雷達、後主桅上的381乙 3D G頻對空搜索雷達,以及安裝在381乙雷達後方的一具517長程2D對空搜索雷達。363S是法國Thomson-CSF的TSR 3004海虎 (Sea Tiger)雷達的中國仿製品,具有對空/對海搜索、目標指示以及導引攻擊等功能,相較於旅滬級的363雷達則取消了敵我識別天線。381乙是種 三座標平板陣列掃瞄雷達,方位的改變依靠機械旋轉基座,俯仰方向則以頻率掃瞄方式控制波束方向。相較於安裝於幾艘旅大級實驗性的381甲 (詳見旅大級驅逐艦一文),改良後的381乙在電子反反制、多目標追蹤等方面都有所提升 ,而原本381甲令人詬病的可靠度也應該獲得了大幅度的改善。至於517 A波段(UFH)極低頻雷達 先前已經安裝於改良型旅大級珠海號(D-166)上,改良自早期型旅大級的515型雷達,不過 後端設備已經全面提升。此型雷達的波段目前只有通訊訊號在使用(這類雷達在以前被淘汰的原因之一就是與民間通訊、影像頻道衝突),雖然有效距離遠,但方位辨識度 較差,主要用於粗略的遠程預警。517雷達雖然沒有穩定基座,在大風大浪下的精確度會 大幅降低,但就一具搜索距離達350km以上的長程雷達而言影響實在不大。 早年旅大級配備A波段的雷達主要是倚重其較長的搜索距離,盡可能延伸陸地防空體系的預警距離(因為中國的地面防空體系較為落後,當時也沒有空中預警機),提早發現從外海朝中國大陸挺進的敵機;而西方推測 中國近年幾種新造艦艇依舊保留這類雷達,是因為匿蹤飛機的塗料厚度對此類超長波雷達較無吸收效果。

射控雷達方面,負責管制100mm艦砲以及反艦 導彈的是 主桅杆前方的一具344型(MR-34)射控雷達,此系統亦被旅滬級採用,擁有一面 應用相位陣列科技的I/J頻天線以及一具輔助用的光電偵測器,可同時追蹤2個目標。位於344雷達前方則是一具345型(MR-35)J頻雷達/光電射控系統,仿自法製海響尾蛇防空 導彈系統的Castor-II型射控 系統,用於導引海紅7型防空導彈。 此外,艦橋頂還有一具776光電射控儀。機庫兩側上方各有一具347C I/K頻射控雷達,西方稱之為EFR-1 Rice Ramp,是義大利RTN-20X的中國仿製版,用於指揮76A 37mm快砲進行防空射擊。兩具347C雷達分別位於左右舷前後兩門76A快砲之間,因此搜索角度與這些防空火砲相當。相較於旅滬級的347G,347C增加了光電偵測器,使得深圳號得以取消旅滬級採用的364目標指示雷達。

電戰系統方面,深圳號的984型電戰系統、826型電子支援系統以及兩具946型15聯裝干擾火箭發射器都與旅滬級相同,不過新增兩具947型10聯裝干擾火箭發射器(安裝於946型附近)以及負責干擾較低頻雷達的985型電子反制系統。984型電戰系統參考了荷蘭Sphinx與Rapidsesm電戰系統,分為984-1電子反制系統(負責干擾2~5cm之波段)、984-4電子反制系統(負責干擾10cm之波段)以及984-2電子支援系統(可單獨使用或與826型聯合運作)。聲納方面,由於並非反潛艦艇之故,深圳號僅配備DUBV-23中頻艦首主/被動聲納 ,而未安裝旅滬級擁有的變深聲納。由於深圳號的電子設備安裝較為分散,不若配置擁擠的旅滬級般面臨嚴重的電磁波相互干擾問題。

在2006年,中國海軍開始對深圳艦的信息化作戰能力進行全面升級,拆除原本的海上聯合機動編隊指揮中心,改成新的海上聯合機動編隊作戰指揮系統,此系統在指揮規模、指揮自動化程度上都比原系統全面提高,例如指揮台位從先前11個減少為6個,而編隊態勢統一編批、加解密能力、數據傳輸能力等各方面都得到極大的提升。

 

深圳號編隊指揮室的畫面,此為較早期的構型。

(上與下)深圳號的顯控台。

 

動力系統

由於深圳號的煙囪造型簡潔前衛、排氣孔不大且出煙量稀少,一般人光從深圳號的外表,一定認為深圳號使用燃氣渦輪主機或柴油機(但是在深圳號上找不到燃氣渦輪需要的進氣窗口), 至今西方國家的資料也大多如此認定。 然而實際上,深圳號的動力系統是傳統的蒸汽渦輪。雖然這經常被外界批評為「開倒車」,然而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中國無法繼續從美國獲得LM-2500燃氣渦輪,本身沒有能力自行研製成熟可靠的系統,也還沒找到替代性來源(爾後才從烏克蘭引進GT-25000),因此中國接下來研製的驅逐艦只好退求其次採用蒸氣渦輪,也是不得以的現實。051B的整體船型佈局實際上與052旅滬級類似,但是長度增加5公尺,而改用蒸氣推進系統顯然是主要原因 。052旅滬級只使用一具煙囪來整合燃氣渦輪與柴油機的排煙道,051B則由於蒸氣渦輪出煙量較大,採用雙煙囪設計。

深圳號的蒸汽渦輪系統為453B型,係先前旅大級的453型蒸汽推進系統的深度改良型 。依照後續資料,1985年,當時中國海軍司令員劉華清上將在大連造船廠考察051驅逐艦生產狀況時,就明確指示之後要保留453型蒸氣推進系統的生產線,以此為基礎進一步研改,作為中國「八五計畫」的項目之一,之後成果就是453B;除了作為萬一燃氣渦輪國產化不順利的備案之外,中國繼續發展453蒸汽推進系統的可能性之一,是為了發展航空母艦(中國在「八五計畫」期間也進行「891計畫」,針對航空母艦以及艦載機進行相關預研),作為航空母艦的推進系統。453B使用新研發高熱負荷圓形爐膛鍋爐,鍋爐設有內置式過熱器,爐體採用符合GB713-1997國家標準的優質合金結構鋼製造,應用GH984新合金管材;相較於原本的453型推進系統,新的453B不僅減輕了重量,而且過熱蒸汽溫度提高,進而顯著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油耗, 單機也由原本453型的36000軸馬力大幅增加為47000軸馬力,而功率提升也是051B排水量放大、引進低長寬比艦型的先決條件。453B的燃料為60號重油,滑動軸承採用L- TSA68艦用防蚳T輪機油,運作的轉速在3000轉/分以上。453B蒸汽渦輪系統的高速與加減速性能頗令中國海軍滿意,出煙量稀少(才會讓絕大多數人誤認深圳號使用燃氣渦輪)也顯示燃燒效率極高,勝過常吐黑煙的現代級 導彈驅逐艦。此外,深圳號也擁有全電力式動力系統調節監控裝置,提高自動化程度。 深圳號的蒸汽動力系統由中國造船重工七院703所負責設計研發,該所又稱為「哈爾濱船舶鍋爐渦輪機研究所」,而中國核能潛艦的蒸氣渦輪機也是該所的產品;至於蒸汽渦輪機組的建造則由杭州汽輪動力集團公司(前身為杭州汽輪機廠)負責 供應,此一項目被選為1997年杭州市技術開發達到國內領先或國內先進的項目。 而深圳號的齒輪傳動系統也有多項技術創新,獲得2002年中國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服役經歷

051B、旅滬級與最後幾艘改良型旅大級從1990年代後期起不時會遠渡重洋訪問海外,途中對艦體各項操作與性能進行驗證,磨練中國海軍人員的航海技術,對 中國造艦技術的進步有很大的貢獻。

在2000年7月,成軍未久的深圳號與南倉號(南運953)補給艦遠航非洲,沿途訪問馬來西亞、坦尚尼亞與南非 ;在航行途中,前機艙一號鍋爐曾發生蒸汽洩漏的故障,爾後蒸其中一個汽渦輪傳動軸也發生彈性片脫落的狀況,這些情況都迅速獲得排除; 此外,在中途補給時,也曾發生重油滲入海水、在鍋爐內及管道結成鹽層、導致鍋爐腐蝕的情況。2001年4月1日中美在海南島上空發生撞機事件後,據說深圳號率領中國海軍艦隊以迎擊態勢對抗前來的美國海軍船艦,並參與指揮搜救墜海飛行員王偉的行動。2001年9月,深圳號與補給艦豐倉號 (615)出訪歐洲,沿途訪問德國、英國、法國、義大利,這是中國海軍建軍以來第一次派出艦艇遠航歐洲;這支編隊沿途經過許多著名的海峽、運河,開創中國海軍史上的首例,航行複雜度與難度甚高;而在由法國航向義大利時,這支編隊遇上11級風浪,但是她們通過了考驗。在2003年10月,深圳號與青海湖號補給艦(885,前南倉號)出訪美國關島、汶萊、新加坡等地,途中並參加在新加坡樟宜軍港舉行的亞洲航太防衛展。 在2005年11月8日至12月18日,深圳號與福池級油彈補給艦微山湖號(887)出訪巴基斯坦、印度與泰國,並先後在阿拉渤海、印度洋與泰國海灣分別與三個訪問國進行聯合操演。在2007年11月21日,深圳號 在結束一次在南海地區的軍事演習後,啟程前往日本橫須賀軍港訪問,停靠日本期間為11月28日至12月1日,這是 中國建國以來首度派遣海軍艦艇出訪日本 ;在深圳號前往日本的路上, 曾於11月23至24日尾隨監視通過台灣海峽的美國小鷹號航母戰鬥群(中方還有一艘039潛艦參與跟蹤),雙方曾發生對峙(小鷹號原訂在11月21日停靠香港,但遭到中方拒絕,小鷹號取道台灣海峽返回日本橫須賀被認為是美方表達停靠香港被拒的不滿。這是1996年台海導彈危機以來美國航母戰鬥群第一次通過台灣海峽)。

在2008年,鑑於索馬利亞海盜活動日漸猖狂,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於該年6月2日和10月20日分別通過第1816號和1838號決議案,允許外國軍艦進入索馬利亞領海追捕海盜,並可使用「必要方法」打擊在國際水域活動的海盜。在2009年1月, 中國海軍派遣的第一批反海盜護航特遣編隊開始在索馬利亞至亞丁灣海域值勤;在2009年4月2日,中國第二批換防索馬利亞的編隊出發,包括深圳號以及054A護衛艦的黃山號(570)。 然而,這次遠航任務顯示蒸氣推進的深圳號需要更多的燃油補給,平均每三天需要補給一次,比較不適合擔綱這種任務。

2010年代中期現代化改裝

2015年3月出現在網路上的照片,深圳號正在湛江的海軍4804廠進行改裝,上層桅杆與雷達天線

已經拆光。

改裝中的深圳號,注意B砲位甲板正在拆除。

在2015年3月,網路照片顯示深圳號在湛江的海軍4804修理廠進行大規模翻修改裝,艦上的電子裝備、武器甚至桅杆都被拆除。 深圳號改裝工程結合中修工程進一併執行;依照後續資料,相較於先前中國海軍進行的艦艇改裝升級,此次深圳號升級作業是涉及層面最廣、程度最深、工程量最大的一次,艦載作戰系統的十多個分系統全部進行了改裝升級,涵蓋作戰指揮系統、編隊作戰指揮系統、警戒探測系統、主砲武器系統、近防艦炮武器系統、電子對抗系統、艦空和艦艦導彈武器系統、反潛武器系統,以及通信、導航、水聲、水聲對抗系統等等,綜合作戰能力大幅度提高。這次現代化改裝中,深圳艦的聯合機動編隊作戰指揮系統進行了大幅度的升級;艦上所有過時的電子系統,雷達、電子戰、通信等,在改裝中都換成當下中國海軍艦艇的標準系統 ,例如以2000年代推出的ZKJ-5全分佈式作戰系統取代原有的ZKJ-4B II。此次深圳艦的現代化改裝工程,先期研究調查與方案論證工作約是在2009年左右啟動,當時曾設計過多個備選方案,其中有一個方案是將蒸汽渦輪推進統拆除、改裝燃氣輪機,但此方案經評估後未被採納。 

在這次改裝中,深圳號 換裝與054A導彈護衛艦類似的雷達與防空導彈系統,艦橋後方安裝一座更粗大的新桅杆,頂部設置一個382型3D對空搜索雷達;此外,原本的後桅杆也換新 ,頂部設置一座364型對空/平面近距離追蹤雷達。原本高出艦首甲板的B砲位甲板(安裝海紅旗7防空導彈的AJK02發射器)也被拆除,換裝H/AJK-16垂直發射防空導彈系統,裝填32枚紅旗-16防空導彈;而紅旗-16搭配的四座照射雷達則安裝在艦橋頂部與直昇機庫頂部兩側。而原本的鷹擊83反艦導彈發射器,在改裝中也換成鷹擊12A(YJ-12A)超音速反艦導彈發射器。此外,深圳號在改裝中也依照中國海軍亞丁灣護航的經驗,換裝新式快速艦載小艇以及配套的收放裝置,取代原本笨重而反應慢的重力滑架式小艇收放裝置。為了在B砲位甲板安H/AJK-16垂直發射系統,深圳號艦體結構經過很大的變更,不但要拆除01甲板,還需要在前主甲板大開口,對艦體結構強度的要求極高。

與先前兩艘052導彈驅逐艦的改良工程類似,深圳號在改良工程中,原本艦尾直昇機甲板以下(繫纜作業區)後方與兩側的大型開口都予以封閉,艦尾因而變成全封閉式(原本是二號甲板以上就是開放式);如此,發生破損後的艦體乾舷增高,預留浮力也增加,提高了剩餘穩度,並強化了艦艇在高海向下的耐航力。此外,封閉艦尾開口也有利於降低艦體雷達截面積(RCS)。除了封閉艦尾開口之外,艦尾區域的結構和強度也都重新設計,增加了內部可用艙室和通風圍阱。此外,艦尾導纜孔和觀察窗在改裝後,內側增設了密封裝置,靠泊系纜作業時打開,在航行時則關閉,使得艦尾維持水密。經過改裝後,深圳號的排水量與吃水都有所增加,最大航速也有下降。

改裝中的深圳號,攝於2016年4月下旬。注意艦首原本的B砲位平台裝置了垂直發射系統。

完成改裝重新服役的深圳號,船艛前方B砲位裝置四組八聯紅旗16防空導彈垂直發射器。

艦橋頂部兩側各有一座紅旗16的照射雷達。新的主桅杆比原本更粗壯,以382型三座標對空搜索

雷達取代原本的381乙型。

完成改裝重新服役的深圳號艦體中部,原本的鷹擊83反艦導彈發射器被新的鷹擊12A

超音速反艦導彈發射器取代;可以看到艦體中部有四組傾斜發射架,但此時只有兩個各裝備

了兩組雙聯裝鷹擊12A反艦導彈發射器(共四枚)。此外,還可以看到兩座726-4型18聯裝

干擾彈發射器。後桅杆改裝一座364型X波段近程追蹤雷達。

 

完成改裝重新服役的深圳號機庫部位。可以看到兩座1130型30mm近迫防禦系統,取代了原本

的四座76A 30mm防空機砲。直昇機庫兩側各有一個配合紅旗16防空導彈的照射雷達。

深圳號艦體中部兩組雙聯裝鷹擊12A反艦飛彈發射器近照。

攝於2018年10月17日深圳艦開放活動。

深圳號艦首的四組八聯裝H/AJK-16垂直發射器,裝填紅旗-16防空導彈。攝於2018年10月17日。

俯瞰深圳號艦體前部。

深圳號的主桅杆近照。2010年代的大規模改良之後,深圳號更換了新的主桅杆,頂部裝置一座

382型三座標對空搜索雷達。注意艦橋兩側各裝一座光電追蹤儀,主要用於監視海面上的動態。

為了因應索馬利亞反海盜護航勤務,中國海軍艦艇在2010年代普遍裝設這種裝備。

深圳號主桅杆近照,桅杆兩側裝置H/RJZ726-3有源干擾系統的天線。注意主桅杆底部兩側

各有一個球型的光電射控儀。

結語

做為繼052旅滬級之後的新艦,051B迫於現實環境而回頭採用傳統的蒸氣渦輪推進系統,顯示出當年中國造艦技術落後與關鍵技術受制於人的無奈。雖然2000年代中國新世代主力驅逐艦的光環被 之後推出的052C系列驅逐艦拿走,051B深圳號以及後續兩艘051C艦仍然在中國海軍追趕現代化的路上佔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