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艦彈道導彈/鄰近空間高超聲速反艦導彈

──by captain Picard

 


(上與下)2015年9月3日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式」首度公開亮相的

東風-21D中程反艦彈道飛彈。彈體前面戰鬥部布置了四組空氣舵,在戰鬥部下落重返大氣層後對導彈實施控制,

類似1980年代美國的潘興二型。

 

(上與下)2015年9月3日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式」首度公開亮相的

東風-26長程反艦彈道飛彈。與東風-21D相較,東風-26前面戰鬥部外型較為修長。

東風21DF/東風26反艦彈道導彈


在2013年10月13日,美國右翼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報報導,美國國會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即將發佈的年度報告中,提到中國近十年來戰略和洲際軍事力量的成長;其中,提到中國新型中遠程導彈將在五年之內部署(咸信就是東風-26),這些導彈能打擊美國在關島、澳大利亞北部、阿拉斯加、印度洋和中東地區的美軍目標。此外,報告中提到,中國已經在東南和東北地區部署了兩個旅的東風-21D反艦彈道導彈。東風-21系列最早從1990年代初期開始服役,射程估計1700~3100km,而東風-26射程估計為3000~5000km級。

2013年1月底,阿根廷軍事論壇「SAORBATS」公布一張Google衛星照,一個在新疆戈壁沙漠、

輪廓線類似美國航空母艦的白色平台上出現兩個被高速武器撞擊的大坑,外界推測是

中國模擬以反艦彈道導彈攻擊美國航空母艦的陸上測試。

2013年1月底,有新聞報導引用阿根廷軍事論壇「SAORBATS」公布一張Google衛星照,照片顯示在中國大陸戈壁沙漠中有一個長約200公尺的白色平台,外圍畫有非常類似美國航空母艦飛行甲板的廓線;平台上有兩個遭巨大武器擊中的彈坑痕跡,其中一個彈坑在航母甲板中心,另一個在降落跑道的右側。有報導稱,此衛星照是解放軍一次攻擊模擬美軍航母的演習,使用的武器是東風21D反艦導彈;依照衛星照片的彈痕,此次試射顯然是成功的。相關媒體也引述美國軍事專家推測,解放軍演習擊中地面模擬目標後,下一步便是在海上測試。

在2014年10月,網路上出現已經除役的053H護衛艦鎮江號(514)作為靶艦遭到擊毀

的畫面。照片中鎮江號的艦首船艛坍塌壓扁,側面的艦身因受力而明顯彎曲變形,

外界推測可能是遭到高速垂直下落的武器命中,可能是反艦彈道導彈。

 

2014年10月,中國軍事網路出現一張照片,已經退役的053H江湖級護衛艦鎮江艦(514)作為靶船遭擊中,照片顯示前部船樓(含艦橋)完全坍塌壓扁,側面的艦身因受力而明顯彎曲外突;有人因而推測該艦很明顯是被某大角度下落的武器由上至下撃中,很可是反艦彈道導彈的海上試射。

在2015年9月3日中國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式」中,首度展出東風-21D中程反艦彈道飛彈 與東風-26中遠程反艦彈道飛彈。依照照片,東風21D與東風26其技術特徵比較類似1980年代美國的潘星二型(Pershing II )彈道飛彈, 在飛彈前部搭載一個具有控制翼面的機動重返載具(MARV),在彈道飛行中途與重返大氣階段都進行減速,使飛彈在重返大氣到下落階段 的速度降到不會產生離子化「黑障」現象的程度,讓重返載具的主動雷達尋標器能正常工作,捕捉目標並修正重返載具彈道直到命中, 使其不用核子彈頭也有機會毀傷航空母艦;然而,減速也意味放棄彈道飛彈先天的超高速突防優勢,而且重返載具要設置主動雷達尋標器 、控制舵面甚至一個小型推進系統來修正彈著,使載具體積增大而更容易被探測,這使得這類反艦彈道飛彈比較容易遭到攔截。根據照片,東風-21D與東風-26前部機動重返載具外型並不相同,東風-26的明顯更為修長。

依照中國抗戰勝利70週年閱兵式後中央電視台的專題報導,東風-21D和東風-26共同構築中程和遠程兩道反艦網;遠程的東風-26能在進入大氣層後以超高音速飛行的同時自動尋找目標,從而具備攻擊動態目標(航母)的能力,「這是前蘇聯和諸多國家始終未能攻克的難題」;而中國獨步研發成功並且已經量產;此報導也暗示,東風-26的智能彈頭發展比東風-21D更晚,所以技術更為先進,但兩者的工作原理相同。

在2015年,「中國科技獎勵」一篇訪問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研究員朱廣生的報導中,提到「我國首型通用中遠程精確打擊飛彈」,稱「實現了帶空氣舵機動飛行器、由馬赫數12向馬赫數18的技術跨越和戰略武器實戰能力重大突破」,這很可能是對關於東風-26的敘述。

2016年2月初,中國中央電視台一篇新聞報導出現北方戰略火箭軍發射導彈的畫面;

圖中導彈前方戰鬥部帶有空氣舵,很可能是東風21D反艦彈道導彈。

2016年2月初中國中央電視台一篇新聞報導公布了駐北方戰略火箭軍部隊發射導彈的畫面,畫面中的導彈疑似是東風21改進型中程戰略導彈,導彈前部搭載了一個採用帶空氣舵的雙錐體戰鬥部,有可能就是東風-21D反艦彈道導彈。

2018年4月15日,中國媒體報導「火箭軍新型中遠程彈道飛彈入列 可精確打擊艦船」;在2018年4月26日中國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上,國防部新聞局局長、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面對記者問題,關於「近日媒體報道火箭軍某導彈旅進行了新型號導彈武器裝備的接裝換裝儀式」時表示,這種列裝火箭軍部隊的新型號武器裝備是東風-26型導彈。該型導彈經過試裝試用和作戰檢驗,具備了整建制裝備部隊的條件,授裝後已正式進入火箭軍戰鬥序列。東風-26型導彈是中國新一代中遠程彈道導彈,具備四個特點:一是中國具備完全自主知識產權,二是戰鬥部核常兼備,既可遂行快速核反擊任務,也可遂行常規中遠程精確打擊任務;三是打擊目標陸海兼備,具備對陸上重要目標和海上大中型艦船精確打擊能力。四是融合了多項新技術,通用化、集成化、信息化水平高。依照中國媒體報導,一個「東風-26」導彈旅共裝備至少22枚導彈。

2019年10月1日中國國慶閱兵展出的「無人偵察、長程導彈打擊」裝備
 

(上與下)201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閱兵上首度公開展出的DR8高速無人偵察機。

這種火箭推進、高度隱身的無人偵察機可快速抵達目標區,對緊迫型目標進行探測

(例如敵方導彈機動發射車,或者在海上機動的航空母艦),為後續的攻擊行動提供情資。

 

201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閱兵上首度公開展出的「攻擊11」全翼無人機,採用渦輪推進,

全翼高匿蹤設計,前部進氣口與後部噴嘴四周都有遮蔽。「攻擊11」可在敵方空域作業並搜索目標,

並具備攻擊能力。

(上與下)201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閱兵上首度公開展出的東風100(DF100)

大型長程衝壓推進巡航導彈發射車,據信任務與東風17類似,在開戰時針對敵方關鍵中樞節點

以及緊迫型目標進行快速打擊,此外咸信也是中國反航母遠程導彈體系的一環。

 

在201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閱兵中,許多新型長程攻擊導彈、無人機裝備首次亮相,其中導彈包括東風-17(DF17)鄰近空間超高聲速導彈(見下文)、鷹擊18亞/超音速反艦/陸攻巡航導彈(另有專文介紹)、艦基/空基/陸基的鷹擊12超聲速反艦導彈(另有專文介紹)、陸基的東風100(DF100)長程衝壓超聲速巡航導彈等,無人機包括具備全翼構型/高度隱身的「攻擊-11」(GJ-11)噴射無人攻擊機、採用火箭推進/全翼構型/高度隱身的無偵8(RD-8)無人偵察機。這些新裝備咸信都是中國組建的「無人偵察、長程導彈打擊」體系的一環,是中國大力建構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A2/AD)能力的一環,在中國遂行主要作戰任務(例如武力收復台灣)時阻擋美國軍力介入(包括航母戰鬥群,以及太平洋前沿基地的指管通情設施、探測節點、基地與武裝等)。

其中,東風-17鄰近空間超高聲速鄰近空間導彈透過與彈道導彈相同的助升火箭(使用東風16B的火箭)送到較高空層後,釋放滑翔載具,利用俯衝達到高超音速(5馬赫以上),並保持在空氣相對稀薄的大氣層頂端飛行。如此,此種武器的開始滑翔高度以及全程飛行高度低於彈道導彈(2017年11月東風17首次試飛時,最大高度僅60km),縮短了敵方地面早期預警雷達能探測的距離;超高聲速鄰近空間導彈的速度快於傳統超聲速巡航導彈,使飛行時間縮短,但因為是在大氣層內飛行,所以可以靠著氣動力舵面調整航向,具備近似巡航飛彈的機動能力並提高敵方攔截難度。

東風100(DF100)是衝壓發動機推進的陸基長程巡航導彈,可長時間超聲速飛行;其速度比東風17型慢,但航道更低(具備超低空飛行能力),使對方更難探測與攔截。速度相對較快的東風17與東風100能作為「第一擊」,壓制並癱瘓敵方指管通情中心、重要防空系統等中樞節點,使後續的導彈與飛機能更容易突防並擴大戰果。

至於「無偵8」無人偵察機堪稱全世界首次出現的裝備類型,採用高展舷比的高速機體與液態火箭推進,機體採用高匿蹤全翼設計。「無偵8」可能由大型飛機在高空發射,利用火箭推進快速抵達目標區進行偵察。由於「無偵8」雷達截面積低且速度快,因此抵達目標區的時間較短,且敵方無論探測或攔截的難度都比較大。「無偵8」可能是用來探測緊迫型目標,例如探測到敵方機動飛彈發射車發射飛彈後,立刻由在空待命機發射「無偵8」前去探查,追蹤機動飛彈發射車的疏散動態,進而發動攻擊;此外,在彈道導彈或高超聲速導彈的反航母體系中,「無偵8」也可能被用來當作探路機(Path finder),迅速衝入敵方航母編隊中獲得航空母艦的位置資訊,作為發射反航母彈道導彈、高超聲速導彈的依據或者中途數據更新。

而「攻擊11」全翼無人機採用渦輪噴射發動機推進,一些隱身特徵如布置機頭上方的埋入式進氣口、機尾上方的渦輪噴口(下方有延伸段遮蔽)等都類似美國X-47B。雖然速度遠不如「無偵8」,但攻擊-11續航時間較長,可持續在空中作業;高隱身能力也較能在敵方防空網內作業較長時間,持續提供敵方目標情資。

2018年出現、疑似攻擊11的起降畫面;當時一度被認為是2013年11月21日首次試飛

的「利劍」全翼無人機。
 



中國鄰近空間超高音速遠程導彈
 

(上與下三張)201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閱兵上,編號為東風17(DF17)的

鄰近空間超高音速常規導彈首度亮相。東風17載具本身為舉升體設計。

 



在2014年1月,美國保守派新聞機構「華盛頓自由燈塔」(The Washington Free Beacon)撰文披露,美國國防部確認中國在2014年1月9日首次測試一種高超音速武器,被美國國防部賦予「WU-14」的代號(並非中國方面型號)。依照後續新聞,中國隨後陸續進行多次超高音速武器試射,分別在2014年12月2日,2015年1月9日、4月7日、6月7日、8月20日和11月23日,以及2017年4月22日等,總共只有一次失敗;其中,2017年4月22日的試射是從山西五寨基地用彈道飛彈發射升空,以每小時6400~11000公里的速度,沿著大氣層邊緣飛到中國西部地區,最高速度約為10馬赫。依照美方報導,推測「WU-14」的技術特性可能與美國先前測試的HTV-2類似,飛行速度達10馬赫,而美國國情報部門也稱「WU-14」展示了「很強的機動性」。依照中國在測試期間發佈的禁航公告判斷,中國高超音速武器直線非席距離約在1250~2100km之間。這顯示中國成為繼俄羅斯、美國之後,全世界第三個掌握超高音速武器技術的國家。美國情報單位估計,中國會以東風彈道飛彈搭載「WU-14」,可能攜帶核子戰鬥部,用來穿透美國日益複雜完備的彈道飛彈防禦系統。

中國公布的高超音速滑翔載具照片

依照2017年年底美國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等報導宣稱,中國首種實用化的高超音速武器(由彈道飛彈搭載升空)型號為東風17(見下文)。外界也推測中國發展的「反艦彈道飛彈」,可能也會搭載超高音速武器作為戰鬥部。此外,據說中國也在發展高超音速反艦武器,項目名稱為鷹擊20或鷹擊21,預估彈體長9m、直徑80cm,射程約1000km。

在2018年1月25日,上海交大網站「研究成果」發佈了「高性能鎂稀合金及其軍用製品研製」獲得2017年國防科技發明一等獎的信息,其中提到在國防793專項、國防科工局重點研究項目、089專項支持下,經20年持續努力而研製出高性能鎂稀土系列合金以及在國防領域的輕量化產品,應用於多種關鍵航空航天型號,包括089專項XX飛行器三角翼(已經試驗多次、累積供貨20件)、 直20(Z20)直昇機機匣50餘套、YJ-21導彈艙30餘套、HQ16導彈艙體50餘套等等。 其中,089專項XX飛行器三角翼有可能是前述的無偵-8高速無人偵察機,或鄰近空間高超聲速導彈的滑翔載具。

而中國海軍少將、清華大學的導彈專家趙登平的一份文件講義也提到「鄰近空間超高音速遠程反艦導彈」。這些資料顯示中國可能已經研製並裝備某種「鄰近空間超高音速遠程反艦導彈」,型號咸信為鷹擊-21(YJ-21)。

2018年一篇中國「鄰近空間高超音速武器」武器論文

在2018年4月初,網路上出現一篇關於敘述中國重大軍事技術發展成果的論文,其中提到若干中國發展「鄰近空間高超音速武器」的重要特徵。

三、主持國防重大工程特種飛行器技術攻關,為我國探索開發臨近空間重大前沿技術做出突出貢獻。

1發明「垂直發射/直接入軌」臨近空間多級固體助推技術,在國際上首次實現了特種飛行器大氣層內水平起滑。

2.發明「垂直發射/直接入軌」臨近空間多級固體助推技術,在國際上首次實現了特種飛行器大氣層內水平起滑。特種飛行器要實現「打水漂」式洲際飛行首要前提是初速要高、彈道要平,而固體高推重比發動機大氣層急劇轉彎速度損失大,且力熱環境極其惡劣,彈體面臨解體風險。他提出並成功驗證「一級大攻角壓低彈道+非連續助推重力轉彎+上面級全力加速」多級固體助推技術[專利 5、6,論著 9],規避了類美國 HTV-2 飛行器「高拋入軌」飛行失敗風險。

3.基於有限靶場,提出臨近空間飛行器高超聲速關鍵參數探索途徑,獲取了洲際射程全速域氣動力/熱參數,驗證了螺旋強機動控制能力,提升了我國臨近空間科學認知水平。傳統再入彈頭的設計體系不再適用於臨近空間高超聲速飛行領域,高焓低熱流的長時間熱積累效應使力熱耦合嚴重、結構解體,首要難題是如何在「新環境」中獲取設計必需的全飛行剖面氣動力/熱參數。在僅為洲際射程 1/5 的靶場條件下,他提出並成功驗證「螺旋式傾側轉彎+主動浮沉+掠地回收」、「全程滑翔機動能力管理」等技術,實現了寬範圍、強機動飛行控制能力考核;突破高超聲速飛行器表面測熱設計禁區,發明並首次實現攝氏2000度以上外壁熱流直接測量,獲取了洲際速域氣動力/熱參數,系統認知了臨近空間「新環境」,整體技術水平跨入世界先進行列。

....

2002年至2015年,作為型號總師,主持新型通用中遠程導彈技術攻關和型號研製。按照「打牢基礎、分步實施」的原則,先用4年時間,通過XX-XX飛行演示驗證,首次實現彈道導彈「數字化」、一車一彈全方位無依托任一點熱發射,具備「豎立起來就打」的能力。再用4年時間,通過XX-XT飛行演示驗證,解決核常兼備、陸基機動遠程攻擊、空氣舵彈頭再入強機動飛行、末制導米級精度打擊等難題。上述兩個型號的研製,直接支撐了XX-XX的國家立項。2010年,任XX-XXA總師,帶領團隊研製成功我國首型中遠程固體機動核導彈,實現了我國彈道導彈精確打擊能力和實戰化水平的重大跨越,成為突破第二島鏈的殺手鐧。在9.3閱兵中被譽為「我軍戰略威懾武器體系中的新型武器」。

2015年至今,任某國防重大工程飛行器系統總師,主持特種飛行器技術研究,多次完成「螺旋式」高超聲速機動飛行試驗,取得「垂直發射/直接入軌」鄰近空間多級固體助推技術等具有國際領先水平的技術成果,系統認知了鄰近空間「新環境」,引擎國際社會極大關注,形成與美、俄比肩發展的態勢。

 

另一段文字敘述則提到:她參加工作30年來一直工作在地地戰術彈道導彈科研第一線,她先後擔任我國三代、7個地地戰術彈道導彈武器系統技術負責人/總設計師,現任戰術彈道導彈系列總設計師兼我國第四代中近程常規導彈武器系統(xxxx7)總設計師。

.......

我國第一行全程大氣層內高超聲速飛行的近程地-地戰術導彈武器系統:作為總設計師,提出並主持研製我國第一型全成大氣層內最大飛行速度達7倍聲速的機動飛行近程地-地戰術導彈武器系統,綜合性能達國際先進水平,2009年成功進行實彈飛行試驗,為國家重典工程某型空面導彈武器研製奠定了技術基礎。

.......
我國第一型實戰化助推滑翔戰術導彈武器系統:2009年她提出並主持研製我國第一型面向實戰的最大飛行速度達到10倍聲速的助推滑翔式機動飛行導彈武器系統,於2014年成功進行了全程飛行試驗,專家評價,“該項目技術復雜,…,取得了重大原創性理論與技術成果,擁有多項自主知識產權,在國際上率先成功實現了高超聲速助推滑翔導彈全程飛行試驗…主要技術指標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

3.提出了助推滑翔戰術導彈多學科耦合設計等理論方法,取得了重大原創性技術成果。主持研制了我國第一型實戰化的高超聲速助推滑翔戰術導彈武器系統,在國內外率先成功進行了實彈飛行試驗,主要技術指標達到國際領先水平,實現了我國地地戰術導彈由傳統彈道式飛行到助推滑翔式機動飛行的重大跨越。

 

東風17超高聲速常規導彈

在2017年12月28日,外交學者(The Diplomat)報導,依照美國官方情報來源,中國在11月兩度試射了一種配備高音速超滑翔載具(Hypersonic Glide Vehicle,HGV)的東風17(DF17)彈道導彈;第一次試射在11月1日(正好是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結束後不久),第二次在11月15。11月1日第一次試射 的發射地點是內蒙古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飛行距離約1400km,飛行高度60km(比一般彈道飛彈低了不少),HGV載具最後成功落在位於新疆省且末鎮外的預定目標區,距離預定目標位置誤差只有數公尺;此次試射大部分 的飛行距離都由HGV載具包辦,東風17彈道飛彈飛入太空後,釋放出前段的HGV載具,而HGV的滑翔飛行時間將近11分鐘;在近11分鐘飛行約1400km,平均飛行速率約在7636km/hr以上(至少6馬赫)。 雖然東風-17的6馬赫飛行速率比美國超高音速武器實驗(HTV-2為20馬赫級,AHW為10馬赫級)以及中國在2014年以來試射的「WU-14」(10馬赫級)低,但也因此能更快形成戰鬥力;依照外交學者這篇報導,美國情報單位估計,東風17約能在2020年左右形成作戰能力。

美國情報單位認為東風17是在東風16B(DF-16B)短程戰術彈道導彈為基礎 開發的,東風16B射程超過1000km,圓週誤差公算(CEP)只有數十公尺級,打擊精確度近似於巡航飛彈;以此為基礎推斷,東風17應為一種中程導彈系統,射程約1800~2500,能使用核子戰鬥部或傳統戰鬥部;除了HGV載具外, 東風17彈道導彈應該也能攜帶可機動的重返載具。

在2019年8月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學家、美國問題專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教授金燦榮在電視節目上宣稱,過幾個月的十一閱兵「會給大家看東風-17」,是東風16上面加一個超音速彈頭,並稱飛行速度為20倍音速。

在201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閱兵上,編號為東風17(DF17)的超高聲速常規導彈首度亮相,確認載具本身為舉升體設計。 稍後中國中央電視四台記者近距離採訪DF17的閱兵指揮員,並近距離觀察拍攝了東風17運載車和導彈;該指揮員向記者介紹DF17的幾大特點,包括全天候、無依托、強突防,可對中近程目標實施精確打擊,是新一代中近程常規打擊力量的尖兵利器。

201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閱兵上首度公開的東風17超高音速常規導彈。

 

反艦彈道飛彈系統的難題

在2019年8月,資深軍事專家Loren Thompson在Forbes雜誌上撰文提到,雖然21世紀以來,中國大力發展對抗反艦彈道飛彈等對抗美國航母戰鬥群的手段,但實際上美國對此並不特別憂慮。一方面,美國海軍歷年來持續努力發展各種新技術,致力強化航母戰鬥群編隊的整體防禦能力,而且美國海軍也持續調整航母戰鬥群在鄰近中國附近海域的戰術與運用方式;而且中國發展反艦彈道飛彈或其他遠程飛彈來對付美國航空母艦,也會遇到冷戰時代蘇聯發展類似領域的各種相同難題───如何在遼闊大海上發現迅速機動且受到層層嚴密保護的美國航母編隊,並且持續進行夠精準、夠密集的追蹤來指引飛彈抵達美國航母,在實務上遠比想像中困難。

如以遠程導引武器攻擊美國航空母艦,無論是傳統式反艦巡航飛彈、反艦彈道飛彈,或21世紀新出現的高超音速武器,前提都必須要能先找到美國航母,並持續追蹤目標並修正位置,建立起目標動態軌跡來發動一次攻擊;飛彈發射後的飛行期間,仍需不斷提供資訊來修正航向,直到命中目標。這需要一連串環環相扣的「殺傷鏈」(Kill Chian)程序,每個環節都必須有效運作,才能談攻擊一艘航空母艦;只要其中一個環節失效,作戰就會失敗。 更不用提反艦彈道飛彈的戰鬥部重返大氣後捕捉目標、接受更新資料、控制載具朝向目標等,先天上就面臨了許多技術難題與物理限制(包括高速重返大氣時、彈體與大氣摩擦電離阻隔所有電磁波的「黑障」等)。

雖然航空母艦看似龐大顯眼的目標,但實際上能在遼闊無垠的大海上任意機動。美國航空母艦向來能持續保持30節(約35英里/小時)高速機動,以30節的速率持續航行半個小時,直線航行距離約17.5英里,以此為半徑畫出面積700平方英里圓形範圍,意味從敵方獲得航母接觸情報後的半小時,就可能出現在最初接觸位置為圓心、面積700平方英里範圍內任何一處;如果以90分鐘計算(中國首次探測到航母到發射第一枚飛彈可能的間隔時間),代表敵方從首次獲得航母情報的90分鐘後,依照前次接觸情報就必須要搜索至少6000平方英里,而且搜索期間航母仍繼續移動。在西太平洋海域作戰的美國航母有大量活動空間來規避威脅,僅南中國南海面積就廣達225萬平方公里,美國航母可以在任何一處對中國海上或陸地目標發動攻擊,而中國則必須在如此廣大的海域中找出隨時機動的美國航母;而美國航母還可在第一島鏈以外作業,中國欲攻擊美國航母還必須先通過依托第一島鏈的美軍各個軍事資產和監視防禦體系。

從二次大戰以來,美國海軍不斷發展與改進航母編隊的防禦體系、監視偵測、電子戰乃至於隱匿蹤跡的能力,不僅提高了航母編隊的防禦與生存能力,也提高了敵方發現與跟蹤美國航母編隊的難度。其中,隱匿跡訊的相關措施包括整個編隊實施射頻輻射控制(EMCON)、在編隊其他船艦上裝置整合掩盖和欺騙系统(ICADS)來欺騙敵方射頻或聲學探測裝置,使敵方誤將次要目標當程航空母艦。此外,還有主動電子反制措施(包括機載與艦載設施)來對抗敵方主動輻射探測的資產(包含衛星)等。航母艦載機的飛行作業也包含欺敵航路以及降低通信等方式,防止敵方藉由跟蹤艦載機活動找到航母。在冷戰期間,美國海軍航母編隊曾多次模擬逼近蘇聯領土進行奔襲(包括在太平洋以及巴倫支海方向),透過前述各種管制信號、欺敵隱匿手段,在作業期間蘇聯往往無法及時察覺與正確找到前來的美國航母編隊。

防禦方面,美國航母編隊擁有縱深廣大的複合海空防禦體系,空中預警機與戰鬥機空中巡邏(CAP)的防空網作業範圍在航母編隊內層編隊以外半徑約500海里的範圍,還有電戰機實施防禦性電子作戰,航母編隊外圍配置擁有高性能相位陣列雷達以及長程防空飛彈的神盾護航艦艇。除了編隊本身強大的偵測、指揮管制、聯網、電子戰與防空作戰能力之外,美國航母在西太平洋上還能獲得來自日本各基地的美軍單位的空中支援(包含空中與海洋監視、電子戰以及攻擊防禦等),以及太空中的衛星支援。

換言之,中國以遠程飛彈攻擊美國航母的「殺傷鏈」體系中,無論是飛彈本身或者用來探測、追蹤航母的各項資產設備,都必須能在美國航母編隊深遠而強大的綜合軟、硬殺防禦體系之下的攔截阻撓之下,存活下來並有效發揮功能,才能支持飛彈穿透層層防禦,正確擊中美軍航空母艦(而不是在各種欺誘與干擾措施之下,將次要目標或誘餌當成了航母);而這本身就是極為困難的事情。

為了初步探測捕捉到美國航母蹤跡,中國可能有以下可能探測手段:

1.利用部署在陸地上的高功率超視距雷達,利用大氣電離層(ionosphere)使雷達波彎曲傳遞到地平線以外來探測目標。中國至少有2部大型雷達具有這種能力,但實際上戰術效益不大。首先,這種雷達必須在較長的波段工作,長波信號才能在電離層反射(而不是穿透),而長波雷達的解析度以及頻率很低,不足以精確到標定航母軌跡並指引飛彈發起攻擊。第二,透過電離層反射傳遞的雷達能量已經大幅衰減,若要達到理想的探測效能,就需要耗費大量能量。第三,大型長波雷達本身是顯著的固定式目標,很容易在開戰初期就優先遭到標定與摧毀。

2.利用海洋監視衛星,包括被動截收美國航母編隊發出的電磁信號(雷達、通信等),或者利用可見光或紅外線探測航母蹤跡的光學衛星,或者利用合成孔徑雷達(synthetic aperture)主動探測。然而,為了達到足夠的精確度來追蹤與攻擊美國航母,這些探測衛星必須部署在低地球軌道(low-earth orbit,距離地表高度約660英里),而低軌道衛星通過的速率太快(大約每小時16000英里),代表衛星就算探測到目標,也會很快飛離,等到超過一個小時、環繞地球一圈後才會回到原本接觸的位置。依照美國海軍估算,如果中國要用這種低軌道衛星持續有效覆蓋中國附近的海面,必須建立三條南北向軌道,每條軌道上保持數十顆衛星,確保能持續覆蓋這些海域───而中國不具備這種能力。即便中國能做到建立這樣的密集衛星體系,光是連接所有衛星節點與地面指揮控制系統、搜索與瞄準一艘航空母艦並發射武器,也是極其困難的工作。

3.利用大氣層內的有人與無人飛機,搭載雷達等感測系統來持續監視美國航母。然而如同前述,美國航母周邊廣大的半徑內擁有密集的綜合防禦網,包括空中預警機、攔截機、由網路連結的艦載長程防空飛彈、電子干擾機等,中國的飛機不太可能通過這樣嚴密的軟/硬殺防禦網,接近到離美國航空母艦夠近的距離,並建立足夠精確的目標追蹤。事實上,中國海軍水面船艦與潛艦在面對美國航母戰鬥群的空中探測與打擊兵力時,遠比美國航母面對中國空基兵力時來得脆弱。冷戰時代蘇聯發展以大量反艦飛彈攻擊美國航母時,就已經遇到相同的問題:除非能在離美國航母夠近的空域維持一架探路機(Path finder,例如Tu-22M)來提供精確追蹤資料,才可能導引遠方發射的反艦飛彈攻向美國航母,然而這在美國航母空中防禦體系之下很難生存。

小結以上,需要發現並精確標定航母位置的殺傷鏈「前期」任務步驟並不容易。而考慮到航空母艦不斷在移動,能夠執行攻擊任務的窗口十分短暫,因此殺傷鏈「前期」的相關偵測資產與「後期」的其他系統(包括攻擊武器以及持續提供更新數據的資產)需要即時連結起來,這本身就是不容易的工作。而無論在「殺傷鏈」前期或後期,各項攻擊或支持的資產都需要突破多層的主動與被動防禦系統(包括電子干擾獲未來的光束武器等),才能抵達美國航母。

對於中國海軍在2000年代以來部署的各種反艦彈道飛彈以及具有迴避能力的重返戰鬥部,美國海軍十分重視這些威脅,大力發展艦載神盾系統的反彈道飛彈能力,並將具備這種能力的神盾艦艇部署到西太平洋。美國是最早發展艦載反彈道飛彈能力的國家,透過改進神盾系統與標準防空飛彈系列,使得美國海軍在面對未來可能的反艦彈道飛彈攻擊中,達到全世界最好的準備。不過,中國反艦彈道飛彈能成為實質威脅的關鍵,還是在於具備先發現、確定、跟蹤與瞄準一艘航母的能力,包括即時的感測器數據以及敏捷的指揮控制系統等;如果沒有這種能力,或者在美國航母編隊防禦體系之下無法有效工作,則各類型長程反艦飛彈(無論是彈道飛彈、傳統巡航飛彈或超高音速飛彈等)幾乎等於毫無用處。 無論是哪一種型式的導彈,攻擊移動的目標時,只要距離越遠,就需要更頻繁地仰賴外部數據更新,確保飛彈能正確抵達目標所在區域;這意味著隨著距離的增加,對殺傷鏈體系的依賴因而陡增,而攻擊失敗的機率也提高(因為隨著對方移動以及防禦體系的工作,持續獲得目標資訊的難度因而增加)。

而且,無論中國擁有何種能力、關於反艦彈道飛彈的相關「殺傷鏈」資產,肯定是美國軍力優先打擊的目標,在開戰的第一天就會被美軍各種武力迅速削弱或消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