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軍30mm火砲系統

一艘052C導彈驅逐艦的730型(H/JP-12)近防系統, 砲塔整合H/LJP-349型搜索/追蹤雷達以及H/ZGJ-4光電偵測器。

研發階段的730型,正在進行陸上測試。 此階段730型的砲座幾乎與美國通用(GD)的EX-83相同,

射控雷達與光電射控儀外型也與日後不同。

一艘052B導彈驅逐艦的730型近防系統。

(上與下)射擊中的730型 。彈殼由砲塔正面下方的排彈口拋出。

由後方看730型。

中國出售給巴基斯坦的祖菲卡爾級(Zulfiqar class)巡防艦裝備的簡化版730近迫防禦系統,兩座30mm機砲共用一組

分開設置的追蹤雷達與光電射控系統,砲塔本身沒有自帶。

中國推出一種改良自730型的新近迫防禦系統,正式型號為H/PJ-11,其砲管數量進一步增加 為11管

,換裝結構更強的砲管支撐架,砲身水平俯仰機構也加大。此照片攝於遼寧號航空母艦,此時仍在2011年施工期間。

 

1130型近防系統開火的畫面。

(上與下)中國也以730近迫防禦系統整合在機動載重車上,成為陸盾2000系列短程機動防空系統,

並可在砲塔兩側再加裝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

──by captain Picard

 


730/1130型近程防禦火砲

054A導彈驅逐艦瑜林號(569)的730型近防系統。攝於2015年5月新加坡國際防務展(IMDEX 2015)

(上與下)054A湘潭艦(531)裝備的1130型近防系統。攝於2019年5月新加坡國際防務展(IMDEX 2019)

 

 

 

2000年代起中國海軍開始裝備國產730型機砲式近迫防禦系統,730是「七砲管,口徑30mm」的簡稱 ,意味砲身為一30mm7管外動力旋轉式機砲

發展歷史

在1980年代初期,中國開始研發新一代的自動化艦載近迫防禦武器系統,以對抗日漸普及的第二代掠海反艦飛彈。當時中國軍工提出兩種方案,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位於河南省鄭州市的713研究所(即鄭州機電研究所,爾後併入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提出一種以原有37mm砲身為基礎的近迫防禦火砲方案,採用六個37mm砲管,簡稱637型(六管37mm);713所是長年以來中國海軍各型火砲的研製單位,包括37mm、57mm、76mm、100mm與130mm等(2000年代HHQ-9防空導彈與HQ-16防空導彈的垂直發射裝置也由713所研製)。而中國兵器工業部位於西安的847廠(即昆侖機械廠,後改為西安昆侖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現屬於中國兵器裝備集團公司)則提出一種採用7管30mm旋轉式機砲的方案 (據說一開始打算採用六管30mm旋轉砲身),簡稱730型;847廠先前曾研製陸軍砲兵與裝甲車輛火砲、海軍艦砲、航空機砲,海軍方面76F型雙聯裝37mm機砲也是該廠作品。在1980年代中期,中國海軍對637與730這兩種方案進行論證分析,經過評估比較後決定使用847廠的730方案,並在1985年7月正式立項,依照中國海軍依照立項時間賦予編號的慣例,稱為「857工程」。730全系統的解放軍正式型號為H/PJ-12型,1990年代末期開發完成並定型 ,在畢昇號(891)試驗艦上進行了海上與定型測試,隨後裝備於2000年代中國建造的各型主戰艦艇上,包括052B/C/D與051C導彈驅逐艦、054A導彈護衛艦等。

由於730型整體外型與系統架構 與荷蘭門將(Goalkeeper)類似,又被稱為「中國的門將」。不過實際上,中國開發730近防系統過程中的可能參照物,應該是法國在1980年代開發的SAMOS與SATAN系統,由於都採用美國通用(GD)的EX-83砲座與GAU-8機砲,外觀自然與門將類似。在1980年代,法國從美國購入兩座EX-83砲座帶GAU-8機砲,分別由SAGEM與Thomson-CSF開發,競標法國海軍的 近迫防禦系統案,其中SAGEM的版本是SAMOS,Thomson-CSF的版本是SATAN。其中,SAMOS在砲塔左側上方裝有一具SAGEM開發的Volcan整合光電射控儀( 包含紅外線熱影像儀、雷射測距儀、CCD攝影機),而SATAN則由一套Thomson-CSFCastor-III  I/J波段射控雷達(獨立於砲塔之外)來導控。SAMOS與SATAN在1987年10月展開測試,但法國海軍隨後取消這個計畫。之後,據說SAMOS與SATAN遺留下來的兩組砲塔與Volcan光電射控儀等設備都被賣給中國(當時天安門事件尚未爆發),成為730開發階段的參照物。事實上,730的系統架構相當於SAMOS與SATAN的綜合,其砲塔左側上方的H/ZGJ-4光電射控儀對照於Volcan,而砲塔右側上方的H/LJP-349追蹤/射控雷達又是基於Thomson-CSF的Castor雷達仿製而成。根據日後若干照片,730型早期測試階段的原型砲,砲座外觀與EX-83十分相似(不過實際構造由於火砲主體構造不同而有所差異),實際定型服役後則有做許多細部調整。

(上與下)測試中的早期730型近迫防禦系統,砲座外觀與SAMOS的美製EX-83

幾乎一模一樣;而光電射控系統與射控雷達與正式服役的型號也有區別。

早期730系統進行火砲/砲架結構穩定性與實彈射擊測試。

730近迫防禦系統的人工顯控台,攝於054A護衛艦。

 技術特徵

730近迫防禦系統由火砲主體、隨動系統和射擊控制系統三部分組成,其中火砲主體分為砲架、彈鼓、自動機、供彈口和氣路裝置等。730系統 全系統重量小於5噸,全砲備彈640發,砲彈儲存於砲座右側的無彈鏈式彈鼓內 ,不需要在火砲下方布置彈藥轉運艙,彈艙至砲位揚彈機外部設置提升式揚彈機。730的火砲主體下方只有一個高度235mm的SVRU捷聯垂直慣性組件箱,沒有任何需要穿透甲板的部位。相較於荷蘭門將系統,730備彈量 較低(門將系統備彈1190發) ,這是因為門將系統有很大的下甲板彈艙構造,然而無下甲板構造的730的裝設條件也較為廣泛,容易布置,而且也有利於變更為機動的陸基防空系統,與車輛底盤結合。730系統的砲身俯仰範圍-25~+87度,水平迴旋範圍-180~+180度。

730射擊後直接將空彈殼由砲塔正面下方的開口排出,不像美國方陣、荷蘭門將的空彈殼被輸回彈艙內 ;這顯然是因為方陣的M-61A1與門將的GAU-8原本都是空用機砲,原始設計就必須將空彈殼回收而不能拋出(以免對飛機造成外物損傷或吸入進氣口),而730型的30mm機砲 則沒有回收彈殼的設計。730的30mm加特林旋轉機砲以外接高壓氣源驅動供彈或停止供彈、電力擊發方式工作 ;其中,高壓氣體裝置負責航行固定器的解航和鎖航,隨動系統負責調整火砲水平方位與高低俯仰的隨動控制;而射擊控制系統為數字化控制,工作包括火砲危險界檢測、射擊電路啟閉、射速控制等射擊控制功能。730採用無鏈式彈鼓供彈系統 ,使用彈種包括脫殼穿甲彈和榴彈兩種,射速分為高、中、低三檔, 其中最大射速4200發/分,中射速2200發/分,低射速1200發/分 ,針對目標的特性而選擇不同的射速,將達成較佳的彈藥使用效率。730型使用點放、直接命中機制,對飛機目標的有效射程約3.5km,對反艦飛彈有效射程約2.5km,砲口初速1150m/s;對付反艦飛彈類目標時,彈鼓內的620發備彈足以保證連續攔截三枚來襲導彈,通常實施一至二個點射就能直接命中並摧毀目標。730的機砲採用外能源驅動,這是西方加特林機砲常用的形式;反觀俄羅斯AK-630的旋轉砲身使用內能源驅動(以底火燃燒產生的氣體驅動退殼與裝填),全系統較為省電,不過加特林旋轉機砲使用內能源是比較複雜的技術

原先中國1990年代以降的驅逐艦、護衛艦普遍裝置雷達導控的76A雙聯裝37mm防空機砲,雙砲管總體射速只有800發/分,遠遜於美國MK-15方陣、荷蘭等同時期西方主流 近迫防禦系統動輒超過4000發/分,只好增加裝備的數量(每艘通常裝備四座76A機砲)來盡量提高單位時間的彈藥投射量,但也佔用了艦上更多寶貴的空間;而730系統的出現則終結了這種狀況,單砲的射速就抵過四座76A的總和。

730近迫防禦系統的各項系統射擊效能指標(包括全航路至少命中一發概率、全航路累積毀傷概率等)以及立靶密集度等要求指標也都高於俄製AK-630以及中國仿自AK-630M的H/PJ-13 30mm機砲系統 ;例如,730的立靶密集度指標小於/等於1.3,而俄羅斯AK-630則高於3.5,顯示730的射擊精確度比AK-630高得多。 對付小型掠海反艦導彈類目標(指標定義為雷達截面積0.1平方公尺、飛行高度5公尺、飛行速度每秒300m、攔截區間約為500~1500m)時,730戰術指標是全航路至少命中一發砲彈的概率不小於80%、全航路累計毀傷概率不小於68%,這兩個相對應指標都遠高於先前仿自AK-630M的H/PJ-13(分別是26%與20%)。整體而言,由於730的火砲射擊精度高、配套探測與火控系統十分完善,在相同目標條件下(包含速度、飛行高度、雷達反射截面積等),攔截成功率比H/PJ-13高23%。此外,730使用的30mm彈藥與H/PJ-13不同(H/PJ-13的彈藥尺寸規格完全比照AK-630),兩者無法互換彈藥。

730近防系統最基本的工作模式是TR通道全自動工作方式,近防系統本身自主式全自動運作,在不依賴外部提供目標指示的情況下,單純依靠系統內部的目標指示器完成目標搜索捕獲、自動錄取、威脅等級自動判斷、自動排定攻擊順序、目標航跡處理、跟蹤、解算、瞄準、自動開火和停火,並自動在線進行戰果評估。此外,730與艦載作戰指揮系統雙向連結,730能接收艦上作戰系統發送的目標指示資訊進行攻擊,而艦上作戰系統也能獲得730武器系統的目標指示信息,輸入給其他武器系統作為目標提示。此外,730還有半自動的OFD通道工作方式,採用人工捕捉、追蹤目標,這通常用於打擊低速目標(如海面上的船艇)。

730以及日後的1130近防武器系統都內建了ZJC自檢測訓練系統,用途包括近防系統的自動故障檢測、診斷和處理,以及在日常人員訓練中執行模擬作戰情境和目標。

 

730型的機砲採用無鏈供彈,裝填時由彈匣一匣一匣地裝入。下圖是052C導彈驅逐艦蘭州號(170)

的裝填作業畫面,各個30mm彈匣被串聯在一起,應該是增快再裝填作業的設計。

730近防系統正以最大仰角射擊。

 追蹤/射控系統方面,730型砲塔頂部兩側分別裝置一具中國第20研究所研製的H/LJP-349型 I/K頻都卜勒搜索/追蹤雷達以及一套H/ZGJ-4光電追蹤儀,此種系統特徵顯示730型係與艦上指揮控制系統整合,由艦上感測系統(主要是364型近程追蹤雷達)提供先期目標 接觸信息並傳輸給指揮控制系統進行識別,指揮控制系統再將數據轉給730型的追蹤 雷達與光電追蹤儀進行精確追蹤、測距、鎖定與射擊;此外,也能直接將艦上搜索雷達的接觸參數直接傳給730的火控系統來自動解算射擊諸元,省略了與艦上指揮控制系統的中繼。

H/LJP-349咸信仿自法製Castor II射控雷達 ,具有全相參、捷變頻、脈衝都卜勒、四維追蹤和超寬工作頻帶等技術特徵,功能包括測量目標距離、目標方位角與方位角速度、仰角與仰角速度、目標徑向速度、雷達波束滾動角的角速度等,並具有封閉回路(closed loop)射控能力,可測量在空中飛行的砲彈的初速與脫靶量並輸入控制電腦,在命中目標前就修正射擊參數。349雷達本身具有獨立的迴旋/俯仰機構,水平轉向方位超過180度,俯仰範圍-25~+85度。349雷達對雷達截面積2平方公尺的低飛目標的偵測距離約15km,對掠海反艦飛彈的追蹤距離約數公里, 對雷達截面積20平方公尺的目標的偵測距離約20km。H/ZGJ-4光電追蹤儀整合有紅外線熱影像儀、電視攝影機與雷射測距儀,對飛機偵測距離達25km, 對反艦導彈偵測距離為8km。H/LJP-349型射控雷達的外銷版型號為LR-66,性能經過簡化與降級。

總結以上,一艘一線作戰艦艇上的730艦炮武器系統包含一部艦載搜索雷達、一套火控設備、一套網絡設備與兩部730型火砲,每座火砲上又各裝有一部H/LJP-349型跟蹤雷達、H/ZGJ-4光電跟蹤儀與SVRU捷聯垂直基準,全系統價格(不含艦上搜索雷達)將近1億2000萬元人民幣。

730系統在測試評估階段,曾有連續擊落依次飛來的四枚次音速掠海靶彈的紀錄。 除了攔截反艦導彈之外,730也能在光電射控系統的引導下攻擊水面目標 ;例如054A導彈護衛艦徐州號(528)在2009年中俄聯合軍演中就曾以730近迫防禦系統命中2海里外只有0.5平方公尺的海上標靶。

隨著日後射速更高的1130型近防火砲(見下文)的服役,原本中國海軍艦隊中主戰艦艇(驅逐艦/護衛艦)的730會逐漸被1130型取代;而730系列的簡化構型(見下文)將被保留,用於二線軍輔船、老艦改造以及外銷出口,其成本較低。

簡化型號

針對外貿型艦艇以及二線軍輔船艦,713所推出730的簡化版本,其砲座本身並沒有自備搜索/追蹤雷達以及光電追蹤儀, 兩砲共用一套獨立設置的雷達/光電瞄射控裝置;出售給巴基斯坦的祖菲卡爾級(Zulfiqar class)巡防艦的兩座30mm防空機砲就屬於這種構型。730外銷版的搜索/追蹤雷達型號為LR-66,光電射控儀型號為OFC-3,都是中國自用730上的系統的出口降級版。 在2015年2月,消息傳出印尼也購入730的簡化外銷版本,用來升級海軍現役艦艇的裝備。

從2016年起,網路上出現053H3江衛II級護衛艦陸續經過改裝的畫面,完全拆除原有的76A雙聯裝37mm快砲,改用一種新的近防砲;此種近防機砲的砲身類似H/JP-13(仿俄羅斯AK-630),然而砲架與砲座構造類似H/JP-12(730型),砲架外型經過匿蹤處理,兩座火砲共用一套射控雷達。而這種火砲可能是H/JP-13與H/JP-12的綜合體。

(上與下二張)730也推出用於二線艦艇與出口的簡化版本。此照片為中國出售巴基斯坦的

祖菲卡爾級巡防艦的Shamsheer(F-252)上的30mm機砲,兩座火砲共用一套獨立安裝的LR-66

搜索/追蹤雷達以及OFC-3光電追蹤儀組合,而不像原版730是每個砲塔自己擁有一套。

強化版:1130型(H/PJ-11)

遼寧號上的H/PJ-11近防系統。

在2011年初,中國在大連施工改裝的瓦良格號航空母艦上,出現了一種改良自730型的新近迫防禦系統,正式型號為H/PJ-11,其砲管數量進一步增加 為11管 (因此又可簡稱為1130型),為此也換裝了結構更強的砲管支撐架 ,砲身的水平俯仰機構也加大 ,砲塔左、右兩側都設置彈鼓(原本730只有砲塔右側設置彈鼓),使備彈數增加一倍至1280發。1130型砲塔全重增至7.4噸,最大射速增至10000發/分左右 ,這樣的射速理論上能攔截終端速度3至4馬赫的超音速反艦飛彈,攔截概率高於730型。1130的工作模式與730相同,包含TR全自動、ODF半自動等。 除了遼寧號之外,最後幾艘054A(從第十七號艦開始)也以1130型近防系統取代原本的730型。日後1130型逐步替換中國主戰艦艇上的730型 ,而拆下來的730型可能會改裝成上述的簡化構型來裝備第二線艦艇。

(上與下)一艘建造中的054A導彈驅逐艦正在安裝一座1130型近防砲。

 

 

陸地版:陸盾2000

(上與下)以730近迫防禦系統衍生的陸盾2000地面機動防空系統。

砲塔兩側加裝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的陸盾2000。

此外,713所也推出730的陸基機動版本,稱為陸盾2000,將完整的730砲塔含射控雷達、先期追蹤雷達結合在單一卡車底盤上,作為防衛地面重要軍事定點的機動裝備,甚至可在砲塔兩側加裝短程防空飛彈發射器。

 

H/PJ-13(仿俄羅斯AK-630)
 

(上與下)彷自俄羅斯AK-630的H/PJ-13 30mm近防砲,性能雖然不及H/JP-12,但價格較為低廉。

與俄羅斯原版AK-630相較,H/PJ-13使用匿蹤砲塔殼。

緬甸海軍辛驃信號(Sinbyushin F14)巡防艦的H/PJ-13 30mm近防砲。

攝於2019年5月新家坡國際防務展(IMDEX 2019)

 

H/PJ-13是一個非海軍立項的自籌資金項目,由河南省鄭州市的713研究所(即鄭州機電研究所)負責研發,生產作業由重慶 的152廠負責;此砲推出後獲得中國海軍的認可,隨後裝備於054護衛艦、071綜合登陸艦、22型導彈快艇等艦艇上。在1990年代中國的軍工企業訂單少,普遍面臨經營困難,當時重慶市領導曾前去拜會中國海軍高層,要求加快換裝H/PJ-13火砲的換裝速度。

H/PJ-13的主體結構參照AK-630機砲,機砲為內能源驅動(由砲彈發射的氣體帶動旋轉、拋殼與裝填),採用彈鏈供彈 ,供彈系統位於砲身下方,旋轉式的砲身由六根砲管組成。H/PJ-13的彈鼓比照AK-630設置在砲體下方,因此砲體下方需要設置供彈系統轉運間,這使得安裝時需要穿透甲板,對於安裝位置的限制較多。H/PJ-13以中國自行開發的數字化電氣砲控系統取代AK-630原有的砲控系統,速度、精確度與可靠度都提升 ,此外換用匿蹤砲塔殼。H/PJ-13由火砲本體、火控系統、一套347B型追蹤雷達、ZGJ-1B型光電追蹤儀 、ZFJ-1A型火控設備、捷聯式垂直基準等構成,最大射速3000發/分,對飛機目標的最大攔截距離約4000m,對導彈目標最大攔截距離約1500m。對付小型掠海反艦導彈類目標(指標定義為雷達截面積0.1平方公尺、飛行高度5公尺、飛行速度每秒300m、攔截區間約為500~1500m),H/PJ-13的戰術指標是全航路至少命中一發砲彈的概率不小於26%、全航路累計毀傷概率不小於20%。ZGJ-1B光電跟蹤儀由電視攝影機、紅外線熱影像儀與雷射測距儀組成,由電視攝影機與熱影像儀負責追蹤,對海上目標追蹤距離大於18000m,對空中目標追蹤距離大於17000m。

相較於730型,H/PJ-13價格較低(例如054上的四部30mm火砲都共用一套347B型追蹤雷達與一套ZGJ-1B型光電跟蹤儀,而每套730都結合完整的追蹤與火控系統),因此較多地應用在中國海軍的非主力作戰艦艇上 。依照某些信息,一套730系統的採購費用為4000至5000萬人民幣,而一套H/PJ-13系統(包括4座火砲及配套火力控制系統)只有不到2500萬人民幣。不過相對地,H/PJ-13主要戰術性能與射擊效能指標都低於730型,例如最大射速、火砲立靶密集度等。

2017年上旬出現的053H3型宜昌號(564)護衛艦進行實彈射擊的畫面,畫面中射擊的就是053H3

現代化改裝後加裝的新型近防砲,取代了原本的76A雙聯裝37mm快砲群。此種近防砲是

H/JP-13(仿AK-630)的改進型,改用側面供彈。注意兩側砲架外型具有匿蹤設計。

在2010年代中期,中船重工713所進一步對H/PJ13型六管30mm火砲進行改良,最重要的變更是取消原本的彈鏈式供彈系統,改為類似730型的泡體側面無彈鏈供彈,如此不僅改善火砲的適裝性,也解決了原本彈鏈供彈方式射擊準備時間較長、高射速時容易卡彈等問題。外觀上,新版H/PJ13的砲架採左/右分立式,比較類似730型,砲架外型也經過匿蹤設計。在2010年代下半,這種新版H/PJ13型陸續用於改裝後的053H3護衛艦上。


H/PJ-17 30mm艦砲

 

中國海軍056輕型護衛艦上的H/PJ-17 30mm火砲,這是一種單砲單控、在砲位上操砲的低成本火砲系統。

射擊中的H/PJ-17 30mm火砲

中國海警使用的CS/AN2 30mm火砲,是H/PJ-17的衍生版。

(上與下三張)孟加拉向中國購買的獨立號(Shadhinata,F111)輕型護衛艦(056外銷版)上的CS/AN-3 30mm火砲,

是H/PJ-17的外銷版。攝於2019年5月新加坡國際海事防務展(IMDEX 2019)

孟加拉獨立號(Shadhinata,F111)輕型護衛艦的CS/AN-3 30mm火砲的控制台。中國自用H/PJ-17只能在砲位上操作,

而孟加拉訂購的CS/AN-3除砲位上之外還能由戰情中心遙控。

 

針對低檔次的第二線作戰/勤務艦艇如補給船、電子偵察船、坦克登陸艦的需求,中國海軍在2010年代開發的H/PJ-17單管30mm火砲;這類船艦通常沒有作戰系統,配套火砲需採取無火控設備的單炮單控方式。

H/PJ-17 30mm火砲與先前的76F型雙管37mm火砲的設計思路與定位基本一致,沒有雷達與火控系統。艦炮火控系統功能包括從艦上指揮控制系統接收目標指示數據、反饋艦炮的架位信息、接收艦上導航系統的氣象和姿態信息、接收艦上電磁兼容和火力兼容控制信息,再根據前述各種信息解算射擊諸元,並向艦炮發送射擊諸元指令等等,整套系統相當複雜,價格高昂。H/PJ-17 30mm火砲主要用於攻擊視距內的低速目標,不承擔防空任務,所以不需要由外部傳感器(如雷達)取得目標指示信息,也不需要全自動操作解算,由人工在炮位操作就已經夠用。H/PJ-17的一大考量就是控制成本;以第一線作戰艦艇上負責攔截導彈的730艦炮武器系統為例,整體系統配置包含一部艦載搜索雷達、一套火控設備、一套網絡設備與兩部730型火砲,每座火砲上又各裝有一部跟蹤雷達、光電跟蹤儀與捷聯垂直基準,全系統價格(不含艦上搜索雷達)將近1億2000萬元人民幣;這樣的成本對於056型及一些二線軍輔船是無法承受的。

H/PJ-17由30mm火砲、DM931改進型光電瞄準具與隨動控制設備組成;砲位上編制一名操作手,在火砲旁的露天戰位上控制,通過操縱台上的操縱桿控制艦炮的上下左右運動來跟蹤目標;當砲手能穩定跟蹤目標時,壓下操縱桿後,由DM931光電儀自動解算目標火控參數,解算後就可以開始射擊。配套的DM931改進型光電瞄準具有光學瞄準、激光測距等功能,操控台介面與76F型雙37艦炮的操控台完全一致。不同於先前76F雙37mm艦砲將彈藥艙設置在砲塔下方、需要穿透甲板,H/PJ-17 30mm火砲的彈藥箱設置在砲身左側,火砲下部只有一束中心電纜而無任何供彈設備,安裝時完全不需穿透甲板,大幅增加了適裝性,並減輕了整體重量。H/PJ-17火砲重1.5噸,比先前76F型火砲的4.8噸大幅減輕。

H/PJ-17推出後,首先大量裝備於中國海軍056輕型護衛艦上。為了節省成本,H/PJ-17並未與056艦上作戰系統整合,也沒有配置火控系統,只能在砲位的操作台上操作,沒有在作戰中心的遙控設備;而外銷給孟加拉獨立級輕型護衛艦(056外銷版)使用的CS/AN-3單管30mm艦砲除了在砲位上操作之外,也配備遙控設備,能在室內操作,但成本也比中國自用的H/PJ-17上升。 此外,中國海警船艦也開始配備H/PJ-17的衍生型,例如CS/AN-2。

(上與下)056導彈護衛艦上的H/PJ-17 30mm火砲

H/PJ-17 30mm火砲的控制台,在砲位右側。

射擊中的H/PJ-17 30mm火砲。

中國海警使用的CS/AN-2  30mm機砲,是H/PJ-17的衍生版。此時砲位左側的彈藥箱並未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