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凱-II級護衛艦

(上與下二張) 由黃浦造船廠承造的054A首艦徐州號(F-530)。相較於054,054A最大的改良就是換裝垂直發射防空導彈

,而艦上的搜索、射控雷達也不相同。 前四艘054A(529、530、568、570)的艦首檔浪板造型是單純向外擴張。

由上海滬東廠建造的首艘054A(529)刚下水的畫面,命名為舟山號。

(上與下)由廣州黃浦造船廠建造的首艘054A(530,後命名為徐州)正在艤裝的畫面。攝於2006年12月左右。

由空中拍攝舟山號。

前兩艘054A徐州號(530,前)與舟山號(529,後)

在惡劣海況下破浪前進的舟山號。

054A的五號艦運城號(571),是第二批054A的首艦,注意其艦首擋浪板改成向內收縮。

(上與下二張)運城號在2015年1月中旬編入第十八批索馬利亞護航編隊,回程路上訪問英國朴次茅茲港時的照片。

054A黃山號(570)發射兩枚HQ-16防空導彈。由於早期的HQ-16沒有燃氣舵,發射後導彈會先直線爬高,

加速之後以氣動力舵面轉向。

(上與下)054A的玉林艦(569),上圖是使用舊式舷號的時候,下圖中已經換成新式舷號。

屬於第二批054A的煙台號(538)。

第二批054A運城號(571)發射HQ-16防空導彈的畫面。

054A的潍坊號(550),部署於北海艦隊。

 

 一艘054A在2012年5月9日在廣州黃浦船廠以沈降乾塢下水,該艦後來命名為岳陽號(575)。

一張攝於2012年5月的照片,三艘已經下水的054A同時在黃埔造船廠艤裝。從2009年以後,054A以相當快的速率建造。

054A的柳州號(573)

(上與下)054A的柳州號(573)在2013年下旬訪問南美期間與巴西海軍聯合操演時的畫面。

(上與下二張)中國海軍編隊在2013年下旬訪問南美期間與巴西海軍聯合操演時的畫面。

畫面中包括中國海軍編隊的054A導彈護衛艦柳洲號(573)、052C導彈驅逐艦蘭州號(170)以及

巴西海軍尼泰羅伊級(Niteroi class)巡防艦Constitucao(F42)

054A的柳州號(573)與052C導彈驅逐艦蘭州號(170)並排航行。

一個中國海軍驅逐艦/護衛艦編隊,兩側為054A(近處為衡陽號,568),中間為一艘052C導彈驅逐艦。

054A的鹽城號(546,左)與俄羅斯基洛夫級(Kirov class)飛彈巡洋艦彼得大帝號(Pyotr Velikiy,099)並排航行。

攝於2014年1月聯合國銷毀敘利亞化武的國際行動中,當時這兩艘艦艇都被派遣參與護航工作。

正進行索馬利亞護航任務的054A護衛艦常州號(549,前)與黃山號(570,後)。 攝於中國派遣的第12批與第13批

護航編隊的交接。其中,黃山號是第一批四艘─54A之一,其艦首擋浪板沒有後續艦的折線造型。

一張攝於2013年8月中旬的照片,上海滬東廠 艤裝中的兩艘054A在艦尾增加一個大型開口,這是下水以後才補進行

的工程,加裝新開發的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中國在同時期下水的其他054A都在艦尾補裝此種聲納。

2013年9月30日在上海滬東廠下水的第20艘054A(命名為楊州號,舷號578),下水時艦尾就已經有

311型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的開口。稍早下水的幾艘054A則在下水之後進行這項工程。

準備參加2014年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PAC 2014)的054A導彈護衛艦岳陽號(575),在拖船協助下進入

珍珠港的船席。這是中國海軍第一次派艦參與環太平洋軍事演習。

(上與下)在2014年12月初啟航的中國第19批亞丁灣護航編隊,此為054A臨沂艦(547)

臨沂艦的桅杆特寫。

正面看054A潍坊艦(550),該艦也是中國第19批亞丁灣護航編隊一員。

2014年12月11日,美國海軍史特拉特號(USS Sterett DDG-104)飛彈驅逐艦(前)與中國海軍護航編隊的

運城號(571)導彈護衛艦與巢湖號(890)補給艦在亞丁灣海域進行反海盜聯合演練。

三艘054A編隊航行,由前而後是三亞(574)、柳州(573)、楊州(578)

(上與下)054A艦首在風浪中穿入海面的瞬間。

(上與下)編制於中國第20批索馬利亞護航編隊的054A導彈護衛艦益陽號(548)在完成任務後的環球訪問途中,

於2015年10月13日通過德國基爾運河的畫面。這是中國海軍艦艇首次通過基爾運河。

(上與下)在2015年11月7日,剛剛訪問美國海軍五月港(Mayport)的中國第20批護航編隊與美國海軍

艦艇在諾福克外海進行了一些聯合編隊操演課目。中方艦艇包括052C的濟南號(152)、054A導彈護衛艦

益陽(548);美方艦艇包括提康德羅加級導彈巡洋艦蒙特利爾號(USS Monterey CG-71)、

柏克級導彈驅逐艦史陶德號(USS Stout DDG-55 ) 、梅森號(USSMason DDG-87)

在2016年6月下旬,參加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PAC 2016)的中國海軍編隊與美國

海軍編隊會合並進行聯合操演。畫面近處是中國海軍054A導彈護衛艦衡水號(572),

遠處是美國海軍一艘柏克級飛彈驅逐艦,此外還有中國海軍903A型高郵湖號(966)綜合補給艦。

2014年9月26日東海艦隊在南海海域操演時,054A首艦徐州艦(530)的人員進行魚雷實彈射擊準備。

(上與下三張)2014年9月26日東海艦隊在南海海域操演時,054A首艦徐州艦(530)進行Ka-28反潛直昇機降落作業

(上與下)2014年9月26日東海艦隊在南海海域操演時,054A首艦徐州艦(530)指揮控制室一景。

一艘054A的指揮控制室。近處為艦長指揮桌,前方有對空、對海、對潛作戰指揮台以及船艦武器綜合態勢屏幕等。

054A煙台號(538)的艦首甲板。

054A煙台號(538)艦首的垂直發射器。

2015年5月下旬的黃埔造船廠,右側是054A第24號艦許昌號,左側是衍生自054A設計的818型海警船首艦(46301)。

此時兩艦都即將下水,編號黃埔012的浮動船塢準備接上46301船的廠區,使該船先下水,而許昌號則隨後下水。

剛下水的818型海警船46301艦。

(上與下)建造中的818型海警船46301艦,艦首已經安裝76快砲。可以看到背後還有另一艘建造中的818型海警船

建造中的818型海警船46301艦

054A三亞號(574)以及兩艘818型海警船在廣州黃浦造船廠,攝於2017年12月。

注意818型海警船艦橋比054A高一層甲板。

(上與下)在2017年8月3日,剛成中俄「海上聯合-2017」聯合演習的中國海軍編隊停靠芬蘭赫爾辛基進行訪問。

左為054A導彈護衛艦運城(571),右為052D導彈驅逐艦合肥號(174)。

俯瞰053A運城號的前部甲板。

2017年9月底,中國第26批亞丁灣護航編隊結束任務之後的國外訪問期間,與丹麥海軍一同進行海上操演。

圖為黃崗艦(577)與丹麥海軍伊萬.休特菲爾德號(Iver Huitfeldt F-361)一同編隊航行。

(上與下)2017年10月初,中國第26批亞丁灣護航編隊首次抵達倫敦進行訪問,上圖是編隊中的黃崗艦進入泰吾士河後

朝著格林威治航行的畫面(背景是倫敦金融城的大樓群),下圖是結束訪問後黃崗艦通過泰吾士河防洪閘。

2017年10月18日,中國第26批亞丁灣護航編隊結束對法國土倫軍港的訪問後,在海上與法國海軍進行聯合操演。

畫面由前而後是054A黃崗艦(577)、楊州艦(578)、903A補給艦高郵湖號(966)、

法國海軍水平線飛彈驅逐艦騎士保羅號(Chevalier Paul  D-621)。 

054A的蕪湖號(539)

53

2016年11月珠海防務展中展出的054A改進型模型。注意艦首換裝中國國產 130mm 70倍徑艦砲,主桅杆頂配備一個新的

平板裝三維對空搜索雷達(先前已經在華羅庚號試驗艦上進行測試);原本與煙囪合為一體的後桅杆

(頂部為364型近距離追蹤雷達)改成與煙囪分離。煙囪後方增設兩座八聯裝HQ-10短程防空導彈發射器。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江凱-II級護衛艦/中國(Jiangkai-II class,Type-054A)
建造國/建造廠 中國/

上海滬東中華造船廠

廣州黃浦造船廠

尺寸(公尺) 全長134 水線長125 舷寬16 水線寬14 吃水4~5
排水量(ton)

標準3600

滿載4270

動力系統/軸馬力

CODAD

S.E.M.T.Pielstick 16PA6STC柴油機*4/27000(陝西柴油機廠生產)

雙軸CPP

航速(節)

27

續航力(海浬)

4000/18節

乘員

180(含軍官26名)

偵測/電子戰系統

382型3D E頻對空搜索雷達*1

364型 X頻2D對空/對海搜索雷達*1

754型 I頻導航/直昇機管制雷達*2

922-1型電子支援系統

751型電子反制系統

衛星通訊天線

656型敵我識別器

726-4A 24聯裝干擾彈發射器*2

聲納

183型水聲系統,包含:

307型中頻艦首主/被動聲納*1

H/SJG-206拖曳陣列聲納*1(前期配置)

311型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1(576起)

064型水下通信聲納*1( 日後升級為066型)

707A型聲場分析儀

723型本艦聲納環境監測設備*1

 

562型水聲對抗系統包含231型魚雷探測用拖曳陣列聲納、576型拖曳式魚雷誘餌)

射控/作戰系統 ZKJ-5作戰指揮系統(後續改進型號換裝ZKJ-5 II)

MR-90照明雷達*4

366型反艦 導彈/艦砲射控雷達系統*1

H/LJP-349A艦砲射控雷達*1

GDG-775光電射控儀*1

艦載武裝

六聯裝WHH003A型反潛火箭發射器*2

H/PJ-26單管76mm快砲*1

H/AJK-16八聯裝垂直發射短程防空導彈系統*4(備彈量32枚,装填HHQ-16防空導彈與魚-8火箭助飛魚雷)

H/PJ-12(730型)30mm近迫武器系統*2(1~16號艦)

H/PJ-11(1130型)30mm近迫武器系統*2(17號艦起)

四聯裝鷹擊-83反艦導彈發射器*2

三聯裝VJQ-004A324mm魚雷發射器*2(使用魚-7A/B/C魚雷)

艦載機

Ka-28C反潛直昇機*1

姊妹艦

目前至少30艘

艦名 建造廠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備註
530 徐州 廣州黃埔廠 2006/9/30 2008/1/27 東海艦隊
529 舟山 滬東中華 2006/12/21 2008/1/3 東海艦隊
570 黃山 廣州黃埔廠 2007/3/18 2008/5/13 南海艦隊
568 衡陽 ex-巢湖 滬東中華 2007/5/23 2008/6/30 南海艦隊
571 運城 廣州黃埔廠 2009/2/8 2010/1/27 南海艦隊
569 玉林 滬東中華 2009/4/28 2010/2/1 南海艦隊
548 益陽 廣州黃埔廠 2009/11/17   2010/10/26 東海艦隊
549 常州 滬東中華 2010/5/21 2011/5/30 東海艦隊
538 煙台 廣州黃埔廠 2010/8/24 2011/6 北海艦隊

546 鹽城

滬東中華 2011/4/27 2012/6/5 北海艦隊
572 衡水 廣州黃埔廠 2011/5/21 2012/7/9 南海艦隊
573 柳州 滬東中華 2011/12/10 2012/12/26 南海艦隊
547 臨沂 廣州黃埔廠 2011/12/14 2012/11/22 北海艦隊
550 潍坊 滬東中華 2012/7/9 2013/6/22 北海艦隊
575 岳陽 廣州黃埔廠 2012/5/9 2013/5/3 南海艦隊
574 三亞 滬東中華 2012/11/30 2013/12/13 南海艦隊
577 黃崗 滬東中華 2013/4/28 2015/1/16 東海艦隊
576 大慶 廣州黃埔廠 2013/9/28(實際上2013/10/8) 2015/1/16 北海艦隊
578 楊州 滬東中華 2013/9/30 2015/9/21 東海艦隊
579 邯鄲 廣州黃埔廠 2014/7/26 2015/8/19 北海艦隊
532 荊州 滬東中華廠 2015/1/22 2016/1/5 東海艦隊
531 湘潭 廣州黃埔廠 2015/3/20 2016/2/24 南海艦隊
515 濱州 滬東中華廠 2015/12/13 2016/12/29 東海艦隊
536 許昌 廣州黃埔廠 2016/5/30 2017/6/23 南海艦隊
539 蕪湖 滬東中華廠 216/6/8 2017/6/29 北海艦隊
599安陽 廣州黃埔廠 2017/3/24 2018/4
東海艦隊
598 日照 滬東中華廠 2017/4/1 2018/1/12 北海艦隊
500 咸寧 廣州黃埔廠 2017/9/22 2018/8/28 南海艦隊
南通 滬東中華廠 2017/12/16
542 廣州黃埔廠 2018/6/30 北海艦隊

 


 

前言

在2003年, 中國廣州黃埔造船廠與上海滬東造船廠各推出了一艘054型江凱-I級 護衛艦 (另有專文介紹),雖然其簡潔的構型被外界譽為「中華拉法葉」,但艦上仍配備以往的八聯裝HHQ-7防空導彈發射器 ,裝備似乎有些落伍。隨後網路上出現一種改良後的054實體模型照片,在設計與裝備方面進行了諸多重大改良,大幅強化其防空戰力,包括艦首改裝垂直發射系統,防空雷達換成俄式頂板(Top-Plate),並換上 中國在2000年代開始實用化的730近迫防衛系統來取代AK-630機砲;因此,當時便推測前兩艘054只是一種過渡型艦,後續建造的將是如模型一般的新構型。沈寂數年後,2006年在網路上終於出現了一艘正在建造的新版054護衛艦 照片,除了主砲型號之外幾乎與模型完全相同(模型上似乎仍沿用舊有的100mm快砲,但實艦則換成76mm快砲),而這種改良型054便被賦予054A的代號,西方稱之為「江凱-II級」(Jiangkai-II class)。

054A由中船重工設計。一開始054的設計工作與HQ-16防空導彈系統的發展為成套展開,只由於HQ-16的發展時程跟不上 艦體載台,為了避免對 中國海軍造艦/建軍造成太大的空檔,才先造了兩艘裝備現有HHQ-7防空導彈的054來墊檔,而HQ-16防空導彈系統和幾種配套的雷達(包括382型、366型等,見下文)則到下一階段的054A型護衛艦才裝艦。 054A的總體方案設計工作在2002年5月展開,在2003年8月完成技術設計

最早顯示054A存在的,就是此照片中的模型,主要特徵幾乎都與日後054A實艦相同。

依照漢和信息的報導,俄羅斯北方工業設計局曾協助054A艦上作戰系統的開發工作(主要應該是關於防空導彈系統),北方工業設計局將此案稱為978號工程(Tema 978)。由於054A在設計上與主戰裝備的變更,加上等待HQ-16的最終國家驗收以及S.E.M.T.Pielstick柴油主機 國產化進度落後等因素,其推出遂稍有延後 。不同於052B/C與051C等 導彈驅逐艦,每型只建造兩艘,054A由兩個船廠以流水線方式持續建造,成為中國新一代水面艦艇的骨幹兵力,顯示其設計已 相當於成熟。每艘054A的總合約價格約18億人民幣(不含彈藥)。

建造

與先前的江凱-I級相同,廣州黃浦與上海滬東造船廠(437號廠)繼續以輪流交替的模式建造054A,舷號也是交錯的。由於527、528這兩個舷號已經分別被滬東、黃浦兩廠在2004年下水的兩艘江衛II級(053H3) 護衛艦佔用,因此054A的舷號由529起跳。接續 江凱-I級的順序,滬東廠負責建造054A的第一( 舷號529)、第三號艦(舷號568),黃浦廠則建造第二(舷號530)、第四艘(舷號570),後續也以此類推。

由廣州黃浦廠承造的首艘054A(530),正移出廠房拖至移動式乾塢中,準備沈降入水。

上海滬東廠建造的首艘054A舟山號(529,後)與該廠建造的071綜合登陸艦首艦崑崙山號

(998,前),兩艦於2006年12月21日先後出塢下水。

 

進 度方面,黃浦廠承造的054A首艦 (530)是最早開工的同級艦,2003年左右開工,2006年九月30日 率先下水,並於10月30日正式命名為徐州號;而由滬東建造的054A二號艦(529)的開工在黃浦首艦之後,於2006年12月21日下水(當天還有滬 東建造的071型 綜合登陸艦 一號艦在同一個乾塢一起下水),爾後命名為舟山號(原東海艦隊有一艘名為舟山艦的江湖III級護衛艦,舷號537,在2006年12月30日改名為滄州 號)。由於這兩個船廠都以乾塢注水的方式讓船隻下水,沒有傳統船台下水時衝擊力的顧慮,因此054A下水時的完成度都相當高,各項武器、電子天線都已經安 裝完畢。 舟山號於2008年1月3日率先舉行命名儀式成軍,徐州號則在2008年1月27日服役,兩艦都配署於東海艦隊。值得一提的是,當首艘054A在2003 年開工時,艦上許多主要作戰裝備都還沒有定型,例如海紅旗-16防空導彈系統還沒有進行陸上封閉測試,382型三座標對空搜索雷達(Top Plate的中國版)在2004年才完成定型,魚-8火箭助飛魚雷則在2006年定型。

在2007年3月18日,黃浦廠的第二艘054A下水 ,舷號為570,在2007年10月左右正式命名為黃山號,隨後在2008年5月13日進入南海艦隊服役;而滬東廠造的第二艘054A則在同年5月23日下水,2008年6月30日命名為巢湖號並加入南海艦隊服役 (2011年7月22日巢湖市由地級市降為縣級市而喪失為導彈護衛艦命名的資格,原管轄區域被分別併入合肥、蕪湖、馬鞍山三市,巢湖號也在2012年2月28日改名為衡陽號 ;而巢湖這個艦名日後被第二批福池級補給艦的二號艦繼承,舷號890),至此第一批四艘054A全數成軍 。

在2008年9月中旬,網路上又出現一艘正在黃浦造船廠建造中的054A,由於這艘054A與前四艘之間的間隔較長,因此 在建造合約上應該屬於不同的一批。這艘054A五號艦在2008年8月被命名為運城號,在2009年2月8日夜間下水,舷號為571,在2010年1月 27日 在南海艦隊成軍;從運城號開始,後續054A的艦首折線設計就不同於前四艘。在2009年初,由滬東造船廠承造的054A六號艦獲得確認;原本六號艦的建 造進度應不落後於黃浦的五號艦,然而滬東廠在2007年5月30日發生龍門起重機倒塌意外,導致六號艦工程受到延誤 ,直到2009年4月28日才下水,舷號569,命名為玉林號 ,2001年2月1日正式加入南海艦隊成軍。運城與玉林兩艦在下水後不到一年內成軍,可能是為了因應索馬利亞護航任務常態化,中國海軍對新一代遠洋型護衛 艦需求孔急之故。在2009年8月初,第七艘054A在黃浦廠獲得確認,該艦於2009年11月17日下水 ,命名為益陽(548),在2010年10月26日進入東海艦隊服役。在2010年1月,在滬東建造的054A 八號艦獲得確認 ,該艦在2010年5月21日下水,命名為常州(549),2011年5月30日進入東海艦隊服役。在2010年8月24日,在黃浦廠建造的第九艘 054A下水,該艦 命名為煙台號,是第一艘撥交北海艦隊的054A,舷號為538,在2011年6月成軍。 在2011年2月,由滬東廠建造的10號艦獲得確認,該艦在2011年4月27日下水,命名為鹽城號,舷號546,在2012年6月5日進入北海艦隊服 役。在2011年4月中旬,由黃埔廠建造的第11艘054A獲得確認 ,該艦在2011年5月21日下水,命名為衡水號,舷號為572,在2012年7月9日進入南海艦隊服役。在2011年2月底,在滬東廠建造的第12艘 054A獲得確認,該艦在2011年12月10日下水 ,命名為柳州號,舷號為573,2012年12月26日交付南海艦隊。在2011年8月,在黃埔建造的054A第13號艦獲得確認 ,該艦在2011年12月14日下水,命名為臨沂號,舷號547,2012年11月22日交付北海艦隊。在2012年1月初,在黃埔建造的054A第15 號艦獲得確認 ,並在同年5月8日下水,舷號575。在2012年5月初,在滬東廠建造的第14艘054A獲得確認,該艦的建造進度落後於黃埔的15號艦,在2012年 7月9日下水 ,命名為潍坊,舷號550,2013年6月22日服役 。在2012年以後,滬東、黃浦兩廠開始成批建造056輕型護衛艦,054A的建造速率隨之放緩。至於054A預定的建造總數為何,目前還不得而知。

在2013年,一艘054A進行了實船水下爆震抗衝擊試驗任務,這可能是中國海軍第一次在水面作戰艦艇上進行這種測試。

一個中國海軍編隊,前三艘都是054A導彈護衛艦,殿後為一艘現代級導彈驅逐艦。

技術剖析

054A的基本設計、推進系統、機電等大致上仍與054相同。相較於054,054A增加了不少新裝備,在精心配置之下(包括以較輕的76mm快砲取代100mm快砲),排水量只比054增加數十噸(滿載排水量達4270噸左右) ,最大航速不小於27節,巡航速率約18節,自持力不小於15晝夜,最大抗風能力約12級。054A設計上十分重視反潛作戰的需求,包括降低輻射到水中的噪音與震動;因此,柴油主機的安裝採取隔振措施,柴油發電機組不僅採用雙層隔振措施,還安裝於隔聲罩內成為箱裝體形式。艦上的士官兵住艙為八人一間。

艦體更改方面,054A的水線寬度維持與054相同;054的側面折角線係從艦首開始直到艦尾,因此從艦首、上層結構到直昇機甲板上部都是內收,而第一批 四艘054A的折角線則於以提高,因此整個船舷從艦首到艦尾都是外飄,直到船艛部位才開始向內收縮,如此可能會部分地增加雷達截面積 以及增加上部重量,但也加大了艦首與艦尾的可用甲板面積 (故其最大舷寬增為16公尺),尤其是直昇機甲板面積因而增寬,對於直昇機起降較為有利 。從第五艘054A運城號(571)開始,艦首擋浪板部位改為折線向內收縮,似乎是為了降低雷達截面積,不過整體折線位置仍與前四艘054A相同。

054A的推進主機與054相同,使用複合柴油機(CODAD)推進,包括四具法國S.E.M.T.Pielstick授權陝西柴油機廠(408廠)生產的16PA6V280STC四衝程柴油機,四具主機持續輸出總功率約20000KW(27000馬力),帶動雙軸五葉片可變距螺旋槳,最大持續航速約27節。054A的推進系統的總線控制系統有三種運作模式,其中包含靜音模式,能將自身噪音降至最低,減少對自身聲納的干擾。054A的柴油主機供貨合同有兩家供應商,分別是陝西柴油機廠與滬東重機。

電力供應方面,054A擁有兩個發電站(總共四部柴油發電機組),分別設置在前、後兩個完全獨立的輔機艙中;每個發電站擁有兩部柴油發電機組以及一個主配電盤,每個柴油發電機組由MWMTBD620型柴油機(早期資料是德國MTU授權山西柴油機廠生產的MTU 396柴油發電機組 )以及一個FR6506-4SA42發電機構成, 單部柴油發電機組最大輸出功率為1500KW,額定持續輸出功率在1000KW以上;艦上兩個電站都由自動監控系統集中控制,具有全自動、半自動與手動操作模式 ,監視控制工作可在電站集中監控台、主配電盤和發電機旁等三個操作部位進行控制。這兩個電站相互備援, 其中一個電站(兩具發電機)完全停機時,另一組仍能滿足全艦最大運作工況的用電需求。為了保障在各種情況下穩定保持供電,054的供電系統採用兩條獨立迴路對作戰、航行安全和損管等重要用電設備進行供電,這兩調供電迴路的電纜沿兩舷敷設,彼此之間相隔甚遠,其中一條迴路受損時另一條同時受影響的機率微小。054A的供電系統還設置較為完整的保護裝置,一旦有部分迴路故障,就能可快速隔離並切割故障回路,將迴路失效的範圍降至最低,並且最大限度地保障非故障迴路的正常連續供電,確保供電的連續性以及電氣設備不因供電不穩而受到損害。此外,艦上還設有緊急用的事故配電系統,確保船艦在正常輸配電系統遭受破壞時,能架設臨時的軟電纜並連接被切斷的供電分段上,繼續向航行、安全等關鍵設備供應電力。

與054相較,054A在艦體平台方面進行了一些改進,包括引進鈦合金球鼻艦艏、區域集體防護等技術,並優化了電磁兼容性設計,此外還增設562型水聲對抗系統。

熱垂直發射系統

054A艦首32管垂直發射器特寫,基本構型與歐美現代化VLS完全相同。注意發射管之間

的燃氣排氣道板蓋,清楚顯示此發射器為熱發射型。

一艘054A垂直發射器導彈蓋口與排焰道全部打開。此時只有前16管裝填導彈。

一艘054A裝填HQ-16防空導彈的照片,導彈預置於一個密封的貯運/發射箱內。

一艘054A正進行垂直發射器的保養工作,發射器的蓋子打開。

在防空方面,054A最大的改良,就是以新的垂直發射防空導彈系統 取代原本054使用的海紅-7型。054A的垂直發射防空導彈是中國在2000年代開發的紅旗-16(HQ-16)。 為了配合垂直發射器的安裝,054A將054型原本船艛前方一塊高起的平台(即安裝HHQ-7發射器的位置)取消,以擴大B砲位的甲板面積。

054A的 垂直發射系統(VLS)的軍方正式編號為H/AJK-16,即「海軍/導彈艦空-16型」,由中國船舶重工集團713研究所研製,一改以往俄系的「轉輪式」與「冷發射」特徵,而使用與西方慣用的「每管一發」方格狀設計以及「熱發射」,而每個VLS模組八管(2X4) 的設計也與美國MK-41、法國Sylver等西方主要VLS相同。054A艦首B砲位裝有四組八聯裝VLS單元,每個VLS單元的配置方向係長邊(4管)為縱、短邊(2管)為橫 ,整個B砲位的VLS配置為縱向4管,橫向8管。仔細觀察H/AJK-16垂直發射系統的外觀,包括發射板蓋以及轉軸、中間的燃氣排氣道板蓋等特徵,與法國Sylver垂直發射系統 有些相似,反而比較不像MK-41,因此不排除中國從法國管道獲得相關技術支援的可能 。H/AJK-16也採用與MK-41、Sylver類似的導彈貯運/發射箱設計,每一枚導彈出廠時就封裝在兼具運輸、儲存與發射的導彈貯運/發射箱內,運至前線基地碼頭然後吊裝到艦上的垂直發射器中。

同時期俄羅斯也在發展Shtil防空導彈的垂直發射版,並採用新開發的方格狀3S-90E1垂直發射系統(詳見印度海軍Project 15A加爾各達級 導彈驅逐艦一文) ,但仍為冷發射。因此,HQ-16雖然借鑑了Shtil-1的氣動力外型乃至導引、射控系統,但顯然仍經過中方相當幅度的修改來適應熱垂直發射。

在2012年4月下旬,54A的運城號(571)結束索馬利亞護航任務在香港開放參觀時,根據艦上展示的資料,其垂直發射系統是一種通用系統,可容納HQ-16防空 導彈以及魚-8型「火箭助飛魚雷」, 這是一種與美製VLA、澳洲投仗(Ikara)、義大利米拉斯(Milas)反潛導彈同級的武器;而未來其他新彈種也可能可以相容。 紅旗-16型的導彈貯運/發射箱長度為5.2m,而魚-8型火箭助飛魚雷的貯運/發射箱長度為5.4m。

魚-8型火箭助飛魚雷係由中國船舶重工集團705研究所昆明分部負責研製,在2002年3月通過綜合立項審查,與紅旗-16防空導彈共用H/AJK-16垂直發射器與發射控制系統,首先裝備於054A導彈護衛艦上。 魚-8在2003年8月進行初樣機設計,2004年10月完成初樣機飛行試驗,2005年12月完成正樣機,2006年完成定型試驗通過設計定型,在2009年進入飛行測試階段,在2012年以零差錯、零失誤、100%成功的實航成績完成海上定型試驗。魚-8型火箭助 飛魚雷的發射箱高度5.39m, 最大飛行距離超過50公里(高於美國垂直發射的VLA,攻擊半徑甚至大於直-9反潛直昇機的50公里作戰半徑) ,飛行速率在音速以上,最短攻擊距離小於艦載的魚-7反潛魚雷,使艦上各種反潛武器的有效作戰距離得以銜接而不出現盲區。使用時,魚-8火箭助飛魚雷可由 本艦的聲納、反潛直升機或通過數據鏈從其他艦艇取得敵方潛艇位置參數,輸入艦上的作戰系統,並透過二餘度Ethernet區域網路實時(Real Time)、連續地傳給反潛射控系統,最後由反潛射控系統產生射擊參數,並輸入發射器中待命的魚-8。魚-8具備單向資料鏈,在飛行期間能透過艦艇或反潛 直升機進行資料更新、修正彈道;飛抵預定的海域落點時,火箭與籌載的魚雷分離,魚雷後端減速傘打開,魚雷入水後減速傘分離,而魚雷則開啟尋標器搜索敵方潛 艇並高速接戰。魚-8搭載的輕型魚雷射程約10km,水下最高速率接近50節,使用主/被動聲納尋標器。整個魚-8系統具有同時接戰多個水下目標的能力。

雖然魚-8火箭助飛魚雷系統本身十分成功,然而集成到054A導彈護衛艦上卻面臨一些技術問題;這主要是因為魚-8與的紅旗-16防空導彈共用H/AJK-16垂直發射器與發射控制系統,而這並非H/AJK-16原始設計。紅旗-16防空導彈系統與其垂直發射系統的研製工作始於1990年代末期,而魚-8則始於2002年,兩者研製並不同步,為H/AJK-16垂發射系統與控制統的兼容性造成一定的難度,連帶影響到頂曾設計,這項問題後來得以解決。

054A導彈護衛艦發射魚-8火箭助飛魚雷的畫面,出現於2017年6月底。

一枚飛行中的射魚-8火箭助飛魚雷。 

 

紅旗-16防空導彈

中國海軍畢昇號(891)實驗艦進行某熱垂發防空導彈試射,咸信就是HQ-16。

2009年9月在中國國慶閱兵預演中首度出現的HQ-16載防空導彈,外觀酷似Shtil-1。

HQ-16防空導彈方面,不少人一開始就推論HQ-16就是Shtil-1/9M-317防空導彈系統的仿製修改版 (中國先前購入現代級導彈驅逐艦時首度引進此一導彈系統,隨後052B也繼續使用),這是因為054A裝有四具俄製MR-90型H/I頻照明雷達(北約代號 為Front Done),其中兩具位於艦橋上方兩側,另外兩具位於機庫上方兩側;而MR-90射控雷達是Shtil-1導彈系統的一部份。 根據2009年10月1日中國國慶閱兵的畫面,展出的紅旗-16防空導彈的氣動力構型的確酷似9M-317,彈體中段有邊條翼,彈尾有一組十字控制面。

根據漢和防務評論的報導,北方設計局在Tema 978工程的具體建議書中指出,054A使用的防空導彈系統為HQ-16(此時俄羅斯本身的垂直發射版Shtil-1還未通過國家驗收),而MR-90照 明雷達為了與之配合,還特別修改了操作頻率與模式。每具MR-90能以輪流照射方式同時導引兩枚SA-N-12導彈攻擊同一個目標 (另一說是同時追蹤兩個目標並導引導彈攻擊其中一個),因此理論上054A可能最多可同時導引八枚HQ-16防空導彈攻擊四個目標。由於防空導彈系統的變 更,054A就沒有裝備搭配海紅旗7的345型射控雷達。

054A舟山號(529)在2010年7月初在東海演習中發射HQ-16防空導彈的畫面面。

054A發射红旗16的照片,攝於2013年10月軍事演習

在2013年10月北海艦隊與東海艦隊的聯合實彈演習中,一艘054A連續發射兩枚HQ-16防空導彈。

054A同時發射四枚HQ-16防空導彈接戰的鏡頭。

2016年中旬中國在南海的演習中,一艘054A連續發射兩枚HQ-16

由於HQ-16的彈道並非直線,因此飛行與導引體系應該與改良後的Shtil-1(9M-317導彈)類似,飛行中途由無線電指令指揮修正,並在較高的空域飛行來減少阻力,彈道終端才向下飛入照射雷達波束直到命中目標 。HQ-16的 中國軍方正式編號是H/AJK-16,即「海軍/導彈艦空-16型」。漢和信息中心 曾引述位於北京的西方造艦業界消息,未來中國可能以HQ-16取代現役若干艦艇上的HHQ-7系統,包括旅滬級驅逐艦、旅海級驅逐艦以及頭兩艘054型,但換裝工作將在2010年 代才會展開,且此消息至今未經證實。

根據後續中國透露的資料,HQ-16計畫於1999年7月立項,由位於上海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第八研究院擔綱研發 ,搭配的垂直發射器則由河南鄭州的713所研發。 在1960年代,上海航天八院曾研製紅旗-61(HQ-61)短程艦載防空 導彈,但直到1988年才定型,此時其設計早已落伍,性能評價十分糟糕;據說上海航天八院刻意採用與「61」相反的「16」當作新艦載防空導彈代號,就是將新計畫視為上海航天的「翻身仗」。HQ-16研製初期曾探討傳統與垂直兩種設計, 最後決定採用垂直發射。除了大量仿照Shtil-1之外,HQ-16也參考了歐洲Aster防空導彈系統(例如垂直發射器構型就與配合Aster導彈的Sylver類似)。

在2004 年,HQ-16在酒泉測試場進行了首次陸地上封閉迴路飛行測試,同時陸用的HQ-16A防空導彈也由中共中央軍委批准立項。HQ-16首度進行陸上試射 時,導彈發射後18秒在空中解體;7天後,第二枚原型彈仍於射出後10秒解體,於是整個試射計畫暫停,重新審視失敗原因;三個月後,第三枚原型彈終於試射 成功。在2006年10月, 陸基的HQ-16A進行首次攔截靶機的測試。在2007年底,HQ-16在實驗艦畢昇號(891)上進行首次艦上射擊測試, 據說第一枚就命中目標,在中國艦載導彈發展史上締造可貴記錄。在2008年,HQ-16進行定型測試,連續七天內共射擊七枚,全部命中;而陸用的HQ- 16A也以總計29次試射成功28次的優異成績完成研發工作。在2009年10至11月, 剛從完成護航任務從索馬利亞歸國的054A黃山號(570)在海上進行實彈測試,這是HQ-16首度在054A型艦上進行實彈射擊 ,並成功攔截了模擬掠海反艦導彈的靶彈。 在中國海軍「藍鯨-1」、「南字2010」等重大軍事演習中,HQ-16都成功命中目標。 由於HQ-16的研發進度不如預期,跟不上054護衛艦載台,使航天八院早期承受不少壓力與指責。

陸上機動版HQ-16A以獵鷹-80型(LY-80)的型號投入外銷市場,使用與艦載HQ-16不同的射控雷達。LY-80系統由一輛指揮車、一輛搜索 雷達車為核心,能指揮三個導彈發射單位;而每個導彈發射單位由一部追蹤/射控雷達車與四輛導彈發射車構成,每輛發射車配備一個六聯裝舉升型垂直發射器 (因此總共有三輛追蹤/射控雷達車與12輛導彈發射器)。每輛發射車都具有獨立的定位裝置,能實現無依托發射 。LY-80系統的搜索雷達車配備一個S波段的無源相控陣,單面旋轉天線,最大偵測距離140km,偵測高度20000m,具備敵我識別功能。而追蹤/射 控雷達車也採用相控陣天線,有效追蹤距離85km,單一雷達能同時追蹤6個目標,並對其中4個建立射控等級的追蹤,至多能同時發射8枚導彈攻擊四個目標 (每兩枚導彈接戰一個目標)。LY-80從行軍狀態展開部署到發射第一枚導彈,約只需12到13分鐘的反應時間。依照外銷資料,LY-80彈體長 5.01m,直徑34cm,發射重量690kg,戰鬥部重70kg,射程3~42km,最大有效射高10000m,飛行速率3馬赫。

衍生自艦載HQ-16的HQ-16A陸用機動防空導彈,發射車配備了一組六聯裝垂直發射器。

其外銷型號為LY80。

(上與下)HQ-16A防空導彈系統的低空快速標搜索雷達,是一種三座標雷達。

HQ-16A防空導彈系統的目標跟蹤、火控雷達,是一種相控陣雷達。

 

根據後續的消息,HQ-16/HQ-16A完成研發之後,改良的HQ-16B也獲得立項,引進燒蝕燃氣舵(向量推力技術)、主動/半主動復合雷達尋標系統等關鍵技術 。艦載版HQ-16改良型是中國海軍在「十二五」的重點發展項目之一;依照後續消息,HQ-16的後續改良型號在2010年3月於中國西北內陸的測試場地展開飛行測試 ,之後被賦予HQ-16C的型號,在2010年代研製完成後陸續裝備於054A導彈護衛艦上

2012年11月珠海航展期間,上海航天技術研究院副院長在受訪時表示,HQ-16在歷年來演習中表現十分優良,命中率高,而且對付高、低空目標都游刃有餘,其最低射界高度在15m以下,在海軍實彈演習時多次獲得驗證,能有效對抗掠海反艦 導彈。HQ-16A彈體的邊條翼提供了較好的高攻角飛行性能,能更有效地攔截高機動性的目標 。HQ-16A配備雙層預置破片戰鬥部,外層有4000個質量較大的預置破片(每個重8.1克),內層有1500至2000個質量較小的預置破片(每片2.3克)。HQ -16A/LY-80能攻擊的目標很多,涵蓋高空高速飛行的飛機以及低空飛行的巡航、反艦 導彈,乃至敵方飛機投擲的精確導引炸彈,並可有效對付飛行速率2.5馬赫以內的小型目標、飛行速率300m/s而高度50m的巡航導彈,可用來對抗敵方的 防空壓制攻擊(Suppression of Enemy Air Defenses,SEAD);測試顯示HQ-16A典型目標的脫靶量普遍在2公尺以內,單枚導彈對飛機類目標的殺傷概率達85%、對巡航導彈類目標殺傷 概率為60%。中國方面宣稱,HQ-16在設計上參考了Shtil-1,但許多技術經過改進與突破,整體性能超越Shtil-1。而改良後的HQ-16C在作戰包絡如高/低界、遠/近界、單發殺傷概率等指標都獲得顯著提高。

 

H/PJ-26 76mm快砲

054A的H/PJ-26型76mm快砲係俄羅斯AK-176M的中國仿製/改良版。注意砲身基部上方

裝置一具CS2砲口測速雷達。

054A艦首的H/PJ-26型76mm快砲正在發射。

孟加拉海軍的英製城堡級巡邏艦BNS Dhaleshwari(F36)艦首加裝的H/PJ-26型76mm快砲外銷版。

與中國海軍自用版相較,外銷版的砲身基部並沒有裝置CS2砲口測速雷達。

主砲方面,054A並未繼續沿用052B/C以及054的中國自製87式100mm單管艦砲, 而改採以一門中國國產的76mm快砲,此砲堪稱俄羅斯AK-176M型76mm快砲 的中國版。中國海軍為了尋求一種新型中口徑快砲,以取代原有的舊式雙聯裝57mm快砲,早在1994年就決定自俄羅斯引進AK-176M以及所屬RFCS LASKA射控系統的技術 ;當時中國從俄羅斯引進兩套AK-176M,一套裝置在紅箭級導彈快艇的五號艦廉江號上(774),另一套則交給位於河南鄭州的713研究所(鄭州機電工程研究所)進行 繪測與仿製 ,在2003年通過國家靶場的鑑定測試並定型,中國軍方編號為H/PJ-26。

054A捨棄87式100mm砲的主因,在於法製緊致型100mm快砲的原始設計過於緊湊複雜,有一些求好心切的精巧構想反而使其可靠度驟降,故障率高而 難以保修,而 中國的仿製品自然也遺傳了這些問題(由於中國的工藝技術不如法國,仿製100mm緊致型快砲衍生的可靠度問題更加明顯)。此型快砲在砲塔內納入一個 容量18發的中繼彈艙,短時間急射不需要從下甲板彈庫提取彈藥,可增加射速;然而這種設計卻導致其結構過於複雜,砲彈從下甲板彈藥庫被抓彈機提取 、經過中繼彈艙到上膛,需要經過三個大轉彎才能抵達砲尾進彈位置,高速射擊或動作時更容易卡住 ;而砲塔內部有限的空間也被這個中繼彈艙佔據,對維修造成很大的麻煩 ;由於緊致型100mm快砲完全實現砲塔無人化,萬一火砲自動機構發生故障,也無法提供手動操砲能力 。100mm緊致型快砲的設計思維是以供彈速率決定火砲射速(傳統作法是由火砲射速來控制進彈速率),為此需要複雜的機電同步技術,不僅要配備更多的液壓 裝置與電機機櫃,而且其位置伺服迴路中的同步發送器和同步接收器極易產生誤差,進而發生故障;而機電可靠度問題又因為採用複雜的雙向可逆傳動輸彈帶 ,而變得更加顯著。據說 這種中國仿製版的100mm快砲在快速連射時,經常未打滿一個基數就會卡彈 。

相形之下,AK-176M的結構便簡單得多,基本上全靠機械強制動作完成射擊循環(法國緊致型100mm艦砲或中國國產100mm艦砲則是透過許多外部控制的行程開關來控制機械動作),這需要極豐富的艦砲機械設計經驗才能做到。雖然AK-176M這種設計的機械結構較為繁複粗大,但也因而擁有很高的可靠性。以先前中國國產79系列雙聯裝100mm艦砲為例,為了完成射擊循環動作,總共使用96個行程開關來控制機械,任何一個行程開關出問題或信號延遲,就會導致全砲動作停止,這是79系列主砲可靠度長年較低的原因之一,直至此型火砲停產後,才在歷年改良中逐步解決這個問題。

AK-176M使用單純的單向供彈鏈,供彈系統主要由搖彈臂與兩套揚彈機/彈鼓組成,每套揚彈機/彈鼓結構相同,兩個彈鼓各容納152發砲彈。供彈時,砲彈由鏈式揚彈機中的彈托和推彈裝置帶動向上揚至砲塔內,以兩個 分別位於砲耳兩側的擺臂式提彈機將砲彈送到砲尾進彈機入口,隨即完成上膛;高速射擊時,兩個提彈機可交替取彈,低速射擊時可只靠一個提彈機運作。火 砲發射時,彈殼經向後方抽出,再送至彈殼槽向前拋出,然後直接進入下層彈艙室堙C如果供彈系統發生故障,也能由人員進入砲塔手動供彈。與AK-176M相 較,100mm緊致型快砲足足 重了4噸,液壓、機電設備也多出一倍。AK-176M的可靠度頗佳,機械部分的故障率為0.2%,電氣部分的平均故障間隔時間(MTBF)為300小時; 砲塔上設有多個用於維護設備的艙門,方便維修人員進出,通常排除一個機械故障一般只需10至12分鐘,排除一個電氣設備故障(如伺服驅動系統)也只需30 分鐘。

AK-176M口徑76mm,砲身倍徑數為59,系統全重 (含下甲板裝彈機)16.5ton,射程11.5~15.5km,砲身俯仰範圍-15~+85度,水平迴旋範圍左右各175度,擁有兩套位於甲板下方的自 動供彈系統,儲存152發砲彈,砲身使用海水冷卻 ;在兩套供彈迴路同時供彈的情況下,最大射速可達130發/分左右,單迴路供彈則有30、60發/分等射速選擇。AK-176M砲口初速980m/s,最 大射程約17km;射擊精確度方面,AK-176以連發射擊1000m外目標時,彈著密集一般能達到0.8毫弧度。AK-176M以射控雷達和電視追蹤系 統導控(俄羅斯原版系統的射控雷達為MR-123-02),具有全自動、半自動與人工操作模式:平時採用自動模式,只需兩人在戰情室內遙控即可 ,火砲依照射控系統的指令進行伺服;在半自動模式下,由人員進入砲塔操作,以KA-221光學瞄準具進行瞄準;而人工模式則以雙聯瞄準裝置進行手動瞄準。如果需要人員操作,AK-176砲塔編制四名人員。

定型後的中國國產化版AK-176M型號為H/PJ-26,全砲重11.5噸,由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生產,主要機械結構參照原本的AK-176M,而控制、電子部位則都改用中國國產化設備。 H/PJ-26最大射速約120發/分,最大對海有效射程約12km,對空最大有效射高約6000m,具有攔截小型略海反艦導彈的一定能力(指標上是對雷 達截積0.1平方公尺、速度300m/s、飛行高度5m典型掠海反艦導彈)。一般而言,一套H/PJ-26艦砲系統的配置包括一座火砲、一部H/LJP- 349射控雷達、一部 安裝在砲管基部用來追蹤砲彈速率並修正彈著的CS2測速雷達、兩套001型捷連垂直基準、一部顯控台,此外可選配光電追蹤儀。原本AK-176M的 LASKA射控系統使用兩個舊式設計的圓形螢幕顯控台,而 中國獲得的則是更先進的改良設計。在仿製的同時,713所也對原本AK-176M的設計與次系統進行改良,最明顯的就是改 用具有匿蹤設計的複合材料製砲塔殼,此外內部設備也進行了不少改進,包括改用控制較為精確的中國國產新型數位化電氣伺服驅動系統,並改良射控系統與裝填機 構等,性能 與可靠度有所提昇。在2003年5月, 中國海軍進行了一項試射,由同一套LASKA射控系統指揮的兩門 H/PJ-26 76mm快砲與二門H/PJ-1330mm機砲( 俄羅斯A-630M的中國仿製版,兩型砲均由713所進行仿製工程)進行射擊測試,據說發射的45發76mm砲彈中只有一發脫靶。

因此,中國後續推出的新艦如054A、071型綜合登陸艦等 ,均改用較為簡單可靠的H/PJ-26 76mm快砲。此外,由於054A換裝HQ-16垂直發射器,導致艦艏重量大幅增加,如換裝重量較輕的76mm快砲,便有助於減輕艦首重量 ,而76mm砲也具有射速較快、較具防空效益等優點 ,比較適合054A的任務性質。 除了自用之外,H/PJ-26也已經銷售到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國;根據圖片,外銷版H/PJ-26似乎沒有在砲身基部裝置CS2測速雷達。

4.電子系統

電子裝備方面,054A的主要偵測/射控雷達系統如頂板(Top-Plate-B)3D對空搜索雷達(中國國產版稱382型)、MR-331  MINERAL-ME(北約代號為Bandstand,中國國產版稱為366型)反艦導彈射控雷達以及用來導引防空導彈的MR-90照明雷達,都已經出現在購自俄羅斯的現代級、自行建造的052B等艦艇上;然而, 從052C導彈驅逐艦與054A導彈護衛艦上的相關裝備,卻是中國自行仿製成功的國產版本。俄羅斯從未將頂板與MINERAL-ME雷達的技術與生產授權給予中國,因此這純粹是中國單方面的仿製行為,而這樣的舉動也引發了俄羅斯的不滿。

根據漢和信息的報導,中國至今只在Tema 968(052B)與Tema 988(051C)兩個項目中購入總計四座的原裝MINERAL-ME系統,外加四艘進口的956E/EM現代級導彈驅逐艦上的四具,總計有八具原裝 MINERAL-ME;但是除了完整成品之外, 中國同時也訂購了相當多的雷達零組件;對此,俄羅斯方面一開始就覺得事有蹊蹺。俄羅斯方面也表示,中國曾要求俄羅斯派遣專家來協助中國海軍「組裝備用雷 達」,但遭到俄方拒絕,因為這需要專業的設施與許可才能作業。稍後,俄羅斯專家在協助中國海軍解決俄製電子系統運作時出現的技術問題 (應為現代級),發現雷達上面出現許多非原廠零件,這意味中國從實際操作購自俄羅斯的原裝品之中,開始練習模仿生產。由於無法從俄羅斯原廠取得進一步技 術, 中國方面極可能轉向烏克蘭Kvant雷達設計局 尋求協助,提供設計紙圖、資料甚至部分組件實體等協助;該設計局存有前蘇聯時代的早期型MINERAL-ME設計圖,並能生產部分組件 。就這樣,透過一連串實際的嘗試、解決各種技術問題以及針對各子系統重新整合開發,中國終於推出了這些俄製雷達的仿製版本。當然,中國方面始終堅持這些雷 達是「自行研發、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在仿製過程中, 中國自然在細部設計上做了很大的重整,應用中國自行開發的技術、組件,取代原系統中較為老舊 的部位(尤其是與電子、軟體相關方面,俄羅斯原裝系統經常明顯落後),但這並不足以改變這些雷達仿自俄國系統的事實,它們的結構與基本運作原理大同小異。

054A型配備ZKJ-5作戰指揮系統, 這是中國在2000年代推出的先進全分散、開放式艦載作戰系統,052C/D導彈驅逐艦也使用這種彈性極佳、能輕易擴充與裁減來適應不同艦種的作戰系統。 ZKJ-5整合全艦各種水上、水下的主/被動探測設備、電子戰裝備、武器系統及直升機指揮管制等,可以真時地處理來自各主動與被動感測裝置獲得的資訊,進 行資訊融合並實施分類判斷,形成戰術態勢圖以及威脅等級評估,並具備輔助作戰決策的功能,可選擇由全自動指派武器與射控通道進行接戰,或者由人工介入下達 接戰指令。艦上作戰指揮系統還可透過數位資料鏈接收上級單位下達的協同作戰計畫與單一戰場態勢情資,與任務編隊完成協同打擊任務,或者自動將本艦獲得的戰 術情資與武器狀況回報指揮單位;而 後期的054A換裝了包含通用聯合信息分配數據鏈在內的新型數據鏈系統。相當數量的054A具有指揮水面艦編隊的能力,能指揮編隊的對空、對海、對潛聯合作戰任務;不過054A的指揮能力只是次級的,只限於指揮水面艦編隊作戰,而不能用來指揮聯合海/空機動編隊(這種指揮機能需要導彈驅逐艦以上的艦艇才有)。

054A後方桅杆頂部仍維持擁有球型外罩的364型X波段短程對海/對空搜索追蹤雷達,主桅杆前方的平台裝置一座用來導引76mm快砲的H/LJP-349A艦砲射控雷達,H/LJP-349下方的甲板還裝有一具GDG-775光電射控儀 ,整合了一具紅外線熱影像儀、一具CCD攝影機與一具雷射測距儀,同樣可用於導控76mm快砲。直昇機庫上方裝有一座仿自SNIT 240的衛星通訊天線,取代了054的兩座戰術衛星通訊天線。

在2000年代,中國海軍的電子與信息數據傳輸建設突飛猛進,因此包括054A在內的中國主力驅逐艦/護衛艦的數據鏈路裝備也持續更新。因此,後續建造的054A許多設備與早期批次不同,尤其是電子設備大量更新;例如,一開始配置的 H/TJN-905型數據鏈被綜合數據鏈取代,之後又增加H/TJN-906高速寬帶數據鏈、JIDS聯合數據鏈系統、622A型戰術地球通信系統和戰略 衛星通信系統的艦載站台等等。054A後續批次使用改進型的ZKJ-5 II(或稱ZKJ-5B)作戰指揮系統,此種系統首先裝備於2013年起服役的056輕型護衛艦,在作戰作業流程、系統整合程度、人機介面設計等方面都有顯著提升。此外,早期054A的HWH-3火力兼容控制系統被新的HWH-3A取代。

382型三座標對空監視雷達

上為052B導彈驅逐艦上的俄羅斯原裝的頂板雷達,下為054A的382雷達,兩者天線構型類似。

在外觀上,382雷達省略頂板雷達頂部的一個一座標天線,是最大的區別。

(上與下二張)上為俄羅斯原裝頂板雷達天線,下二張為中國382型雷達。注意兩者的背接天線

結構類似,而且都使用頻率掃描天線陣面,天線橫向波導由側面的蛇形延遲線連結。

054A的主桅杆頂端加裝了一具管產382型三座標對空搜索雷達 (取代原054型的360型雷達),外銷型號據說為海鷹S/C型(Sea Eagle S/C)382 型雷達 立項於1990年代中後期,2002年完成正樣機的研製工作,於2004年完成 所有測試定型,隨後就裝備於054A導彈護衛艦上。382明顯參考了從俄羅斯引進的MR-750 FREGAT-M2EM三座標對空搜索雷達(北約代號頂板,Top Plate), 例如兩面接背天線的構型,並使用頻率掃描技術來使波束在垂直方向移動,但兩者的運作原理不完全相同。相較於頂板,382型硬體、各次系統與後端等都做了改 進,發射機功率增加,最大偵測距離、高度、資料處理與分辨能力都優於原裝的MR-750雷達。382型雷達的功能包括對空搜索警戒、超低空搜索和對海搜索等、為HQ-16防空導彈系統提供修正參數等,具備兩種目標指示工作方式。382型的天線的波束最大俯仰角度約70度,後端擁有兩部發射機, 每部發射機的尖峰發射功率100KW;天線每轉一圈能處理超過100個目標軌跡,能同時精確追蹤高於20個目標軌跡,對空探測距離超過250km相較於俄羅斯原版頂板,382型的天線外觀有所不同,外型比較簡潔,省略了原裝頂板 雷達轉軸頂端的一個小型一座標接收天線,天線的機械結構也有所變更。在382雷達之前,中國第一種國產的三維 對空監視雷達381型雖然看似採用較為先進的相位掃描體制,但由於中國電子科技不成熟,可靠度無法讓軍方滿意,因此只有兩艘實驗性的051Z防空指揮艦以 及唯一的一艘051B導彈驅逐艦深圳號採用;而382雷達則是中國海軍第一種性能成熟可靠並且大量裝備的三座標對空監視雷達。

366型超視距射控雷達

054A的艦橋頂部裝有一套366型超視距對海偵測/火控雷達,參考俄羅斯MINERAL-ME射控雷達系統 (詳見中國海軍052B導彈驅逐艦一文) ,在2004年完成正樣機研製工作,研製完成後裝備於054A,取代了原本054所使用的344型射控雷達。366型具有利用大氣導管效應進行超視距偵測 的能力, 在適當的大氣狀況下,能為鷹擊-83反艦導彈提供水平線外的目標指引。366型的系統架構、功能與工作方式都與MINERAL-ME相似(包括主動、被動 探測以及多艦協同定位),但細部設計有較大的差異,例如後端使用較新的電子與軟體技術,工作頻段與同時處理目標的數量都與INERAL-ME不同 。366雷達結合一個主/被動雷達天線、兩個協同被動接收天線 以及兩個協同追蹤傳輸天線,全系統區分為一個主動探測單元與四個被動接收單元;其中,主/被動雷達天線以及被動接收天線整合在大型半球狀天線罩(054A設置在艦橋頂),協同追蹤傳輸天線則安裝在獨立的球型天線罩(054A設置在後桅杆兩側平台上)。366的所有主/被動系統涵蓋五個工作波段,其中一個是主動探測波段,涵蓋360度水平方位,其餘四個是被動波段;在主動模式下,同時處理的最大目標數量是被動工作模式下的三倍。原版MINERAL-ME同樣擁有五個工作波段(I、G、E、F、D),而366型雷達的五個工作波段則與MINERAL-ME完全不同。與原版MINERAL-ME類似,366型擁有主動、被動和主/被動協同運作等模式;主 動模式分為一般大氣條件下(直線傳遞,距離為視距)和具備大氣導管條件下的超水平線工作模式,利用大氣導管條件下主動探測距離最多可達約200公里;在被動模式時,使用的四個工作頻段的探測距離有所不同, 其中一個波段的最大探測距離超過300km。與原版MINERAL-ME相較,366型的主/被動協同運作模式的定位方式更為先進;例如在被動協同定位時,以船艦本身的中國國產數據傳輸系統來傳輸,而不像原本MINERAL-ME需要專用的MINERAL-ME3協同收/發傳輸系統,整體配置與工作上更加靈活。 另有資料指出,中國新型國產驅逐艦/護衛艦的超視距目標指示系統也有依賴接收大氣湍流散射電磁波的模式來獲得地平線外的電磁波,這是穩定存在的大氣現象, 而不像大氣導管需要倚賴特定的天候情況。

再比如,366雷達的協同定位工作方式上,中國海軍研制了新的協同工作方式,在不增加設備的情況下,采用艦艇自身搭載的數據傳輸系統來代替協同收發系統,從而使得配置及工作方式上更為靈活。

(上與下)054A的顯控台。下圖是730近迫防禦系統的人工顯控台。

(上與下)054A的戰情室

 

聲納/水聲對抗系統

一張054A施放拖曳式水聲裝備的照片,可能是206型拖曳陣列聲納或562型水聲對抗設備的

拖曳式魚雷警報聲納/水聲誘餌組合。

 

054A發射反潛火箭的畫面。除了反潛之外,反潛火箭也是艦上反魚雷水聲對抗系統的一環,

以「硬殺」方式用震波摧毀來襲魚雷。

 

(上與下)艤裝中的第十六艘054A護衛艦(577,由上海滬東廠建造)的艦尾大型主動拖曳陣艙口

照片,可以看到用來部署拖曳聲納的吊車,攝於2014年8月中旬。這是該艦下水(4月28日)

之後才追加的工程。

054A大慶艦(576)艦尾主/被動拖曳聲納的拖曳體露出艙門。

054A韓鄲艦(576)艦尾的主/被動拖曳聲納的艙門處於開啟狀態

一艘054A的聲納顯控台,可能是加裝311型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的後期型。

聲納方面,054A的配置與054相同,艦首裝有307型主/被動聲納系統(位於艦首的球型護罩內 ,估計採用中頻操作,用於中/短距離偵測),艦尾亦設一具H/SJG-206線性被動拖曳陣列聲納,此外還有064型通信聲納 、707A型聲場分析儀以及723型本艦聲納環境監測設備 ;前述水聲設備都整合在183型水聲系統之中。H/SJG-206線性被動拖曳陣列聲納對潛艇最大發現距離不低於65km,最大追蹤距離不小於60公里,能在海象五級以上的海象操作,並且負責協助艦上562型水聲對抗設備進行魚雷預警、防禦工作,對敵方發射魚雷探測、警告的最大距離不低於10km。2013年9月30日在滬東廠下水的第十九艘054A(578艦)的艦尾出現新的大型開口,安裝了新開發的311型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 ,取代了先前的H/SJG-206被動拖曳陣列聲納;而同時期稍早下水的第十七、十八艘054A(577、576兩艦),也在艦尾設置艙門來補裝這種新型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系統。 除了換裝311型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之外,後續型號054A的其他反潛探測設備同樣進行了升級,例如將064型通信聲納升級為066型...等等。

此外,054A裝備SJK-562型水聲對抗設備(這是054所無),是一種結合各種水下探測、軟硬殺手段的魚雷偵測/反制系統,與美國AN/SLQ-25類似。 中國海軍相當重視魚雷防禦,在2000年代初期就開始裝備整體式水聲對抗反魚雷系統,功能涵蓋魚雷偵測識別、來襲報警、威脅程度判斷、輔助決策、態勢顯 示、對魚雷實施軟殺干擾或硬殺等能力。中國的魚雷反制系統由231型魚雷警報聲納、576型拖曳式聲學誘餌,以及由干擾火箭發射器投擲的578型火箭助飛式聲學誘餌及579型火箭助飛式聲噪干擾器、相關顯示及控制裝置和拖曳裝 置的絞車等組成,並仿效俄羅斯的路線,由反潛火箭來兼任「硬殺」的角色。

562水聲對抗系統採用開放式架構,盡可能結合船艦其他既有的傳感或投送設備,包含各型反潛聲納、干擾彈發射器(用來投擲水聲誘餌)以及反潛火箭發射器 (進行硬殺)等,透過網路系統進行有機的結合,能提高作業效率、充分利用艦上已有資源,並並減少專屬設備的數量,節約體積和成本。顯控裝置是562型水聲 對抗系統的核心,採用中國海軍標準顯控台,只需編制一名操作手。顯控裝置能顯示水聲對抗系統的作戰態勢以及來襲魚雷的狀態,並透通過作戰網絡與艦上作戰指 揮、導航、聲納、射控和電子戰系統連接。作業時,水聲對抗系統向艦上戰鬥指揮系統回報系統狀態、來襲魚雷目標參數以及產生的對抗作戰方案,戰鬥指揮系統分 析決策之後,允許或禁止水聲對抗系統的作戰方案,或將水聲探測系統獲得的來襲魚雷參數轉給反潛火箭射控系統,發射反潛火箭彈進行攔截。水聲對抗系統透過艦 上所有固定或拖曳式聲音傳感裝置取得目標參數,並據此制定作戰方案,同時根據導航系統傳來的本艦航速、航向等資料,對於作戰方案進行誤差修正;此外,也透 過電子戰系統與誘餌發射器中的水聲誘餌彈或水聲干擾器材連結,包括發送用來裝訂誘餌的參數、下達發射命令以及獲得誘餌回傳的狀態等。

中國海軍現役艦體聲納和線列拖曳陣聲納都具有偵測來襲魚雷和發出警報的功能,以054A為例包含307型中頻艦首聲納以及H/SJG -206拖曳陣列聲納(後期型換成311型主/被動拖曳陣列聲納),都整合至562型水聲對抗系統中;此外,562型水聲對抗系統也有專用的231型拖曳 式魚雷警告聲納,由拖纜、拖曳體、絞車和顯示控制等四個部分組成,具有探測、追蹤、測向、測距、辨識左右側、辨識目標類型、發出魚雷警告、多批次目標同時 追蹤、辨識來襲魚雷主動尋標信號等功能。231型拖曳式魚雷警告聲納與576型拖曳式聲學誘餌部署在同一套拖纜和絞車上,當艦上其他聲納發現來襲魚雷之 後,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施放部署並開始工作。231型拖曳式魚雷警告聲納部署時,會在一定範圍的深度工作,在較高的海況下仍能正常工作和收放。576A型拖曳 式聲學誘餌則可發射掃頻信號、寬頻帶噪聲信號及組合信號,產生一個度超過本艦聲場的噪音源,在船艦後部一定距離上形成一個聲噪源來掩蓋本艦輻射的噪音場, 吸引來襲魚雷奔向拖曳式誘餌。 水聲對抗系統中578型火箭助飛式聲學誘餌、579型火箭助飛式聲噪干擾器與艦上電子戰系統的雷達/熱焰誘餌共用發射器,而沒有專用的發射器,易於船艦系統 布置。578型水聲誘餌和579型聲噪干擾器能產生涵蓋艦載聲納與魚雷尋標器的頻段,聲場強度超過本艦輻射噪聲強度;579型干擾器入 水後能在水中懸浮並作用15分鐘以上。此外,誘餌發射器也能投擲製造氣泡幕的干擾器材,在魚雷和本艦之間製造一個大型氣泡幕(分布面大於本艦),氣泡幕的阻隔能使魚雷尋標器獲得的目標噪 聲強度衰減10dB以上 ,或者用氣泡幕製造一個假的尾跡來誘騙尾流歸向魚雷。

魚雷硬殺方面,俄羅斯原本的思想是善用海軍艦艇普遍設置的RUB系列反潛火箭發射器,齊射反潛火箭深彈在水下引爆,產生的衝擊波理論上能使100公尺內的 魚雷的導引系統完全失效,使其失去功能;理論上,在來襲魚雷航道上發射多枚火箭深彈,可能將魚雷完全擊毀。中國海軍曾全面評估用反潛火箭深彈攔截魚雷的效 果,取得了不同組合方式之下深彈攔截魚雷的典型效率,並就反潛火箭系統針對攔截魚雷功能進行了軟件優化。

以反潛為主的054A護衛艦與遼寧號(16)航空母艦配備較為完整的水聲對抗系統,涵蓋各種偵測與軟/硬殺手段(因為054A配備003型反潛火箭發射 器);而遼寧號航空母艦由於搭載射程更遠的反潛火箭,因此進一步將魚雷「硬殺」防禦半徑向外圍拓展。至於052B/C/D導彈驅逐艦的魚雷對抗系統則使用 較為單一的手段(例如以防空為主要任務的052C/D沒有配備反潛火箭,只能具備「軟殺」手段)。

 

5.其他

除了換裝新的垂直發射防空導彈系統與76mm快砲外,054A也以2000年代制式化的730型30mm近迫防禦系統取代原本的054的H/PJ-13 (仿AK0-630)30mm快砲,兩座730型分別安裝於 煙囪的兩側。從第17艘054A(577)開始,將原本730型近防系統換成H/PJ-11(1130型)近防系統,具有11根砲管,理論射速提高到約 10000發/分,威力更為強大。054A的電子戰系統與054大致相同,但是兩座干擾彈發射器改為726-4A構型,每個具有24個發射管(分為四層, 比原726-4增加一層)。

海上自衛隊在2012年5月中旬公布的監視照片,左邊照片中054A舟山號(529)正在操作一架

無人直昇機,極可能是奧地利Schiebel公司的Comcopter S-100無人直昇機。 右邊照片顯示

舟山號甲板上停放至少三架無人直昇機。

Comcopter S-100無人直昇機。

在2012年5月中旬,日本公布一張054A護衛艦舟山號(529)操作無人直昇機的監視照片,推測極可能是奧地利Schiebel公司的 Comcopter S-100無人直昇機。在2011年6月一支中國海軍編隊在西太平洋沖之鳥島周邊海域進行訓練時,監控的海上自衛隊巡邏機就首度拍攝到中國海軍正在操作一 種垂直起降的無人載具,不過當時的照片不夠清晰,無法確認機種。根據業界消息,中國在2010年向Schiebel公司購買了18架Comcopter S-100。Comcopter S-100是一種能在小型艦艇上部署操作的輕型無人直昇機,機體採用輕量、高強度的碳纖複合材料製造,機腹下方的主籌載區能搭載約50kg的籌載,通常裝 置一座日/夜間光電偵蒐系統,攜帶25kg籌載時能滯空約6小時,並能以100節(185km/hr)的速率巡航。

054A的三聯裝魚雷發射器設置於側舷艙內,發射前才打開艙門將魚雷管轉出舷外。

054A的RHIB小艇,收容在上層結構後部(機庫之前)兩側的艙門內。在亞丁灣反海盜護航勤務中,

RHIB小艇是執行勤務的重要載具。

(上與下)054A發射魚-7魚雷的畫面,魚雷管由側舷艙蓋伸出。魚-7使用同軸反轉螺旋槳推進器,

與美國MK-46類似。

2015年7月下旬中國南海艦隊演習中發射的艦載輕型魚雷,注意此種魚雷使用新型噴射泵推進器,

整體結構有點類似法國MU90。

 

6.小結

整體而言,054A的構型洗鍊,防空/反艦/反潛配置均衡,技術水平與成本適中,堪稱頗具水準的設計。就數量而言,054A將成為中國新一代艦隊組成的骨幹,其適航性與作戰能力都 遠優於過去 中國海軍主力的旅大級 驅逐艦;服役以來,054A型積極參與遠航操練、索馬利亞反海盜等活動,為中國海軍累積了可觀的遠洋操作經驗。

 

對外派遣

(上與下)054A黃山號(570)在索馬利亞執行反海盜勤務的破浪鏡頭;

這是中國派遣的第二批護航編隊,也是054A首度參與這項任務。

正在亞丁灣海域護衛一艘貨輪的舟山號(529),這是中國第三批輪派的護航編隊。

(上與下)2014年12月11日,美國海軍史特拉特號(USS Sterett DDG-104)導彈驅逐艦與中國海軍

護航編隊在亞丁灣海域進行反海盜聯合演練,包括雙方直昇機互降。上為美軍MH-60R反潛直昇機

降落中國運城號(571)導彈護衛艦,下 二張照片為中國直-9直昇機降落在史特拉特號上。

運城號在2015年1月中旬編入第十八批索馬利亞護航編隊,回程路上訪問英國朴次茅茲港時的照片。

攝於Spinnikar Tower。

 054A臨沂號(547)與一艘美國海軍提康德羅加級導彈巡洋艦(後)一同編隊操作。

亞丁灣護航勤務

在2008年,鑑於索馬利亞海盜活動日漸猖狂,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於該年6月2日和10月20日分別通過第1816號和1838號決議案,允許外國軍艦進入索馬利亞領海追捕海盜,並可使用「必要方法」打擊在國際水域活動的海盜。在2009年1月, 中國海軍派遣的第一批反海盜護航特遣編隊開始在索馬利亞至亞丁灣海域值勤;在2009年4月2日,中國第二批換防索馬利亞的編隊出發,包括054A的黃山號(570)以及051B驅逐艦深圳號(167) ,而054A自此就成為索馬利亞護航編隊的常客。054A適中的噸位、足夠的裝備以及柴油主機良好的油耗經濟性,使之成為索馬利亞護航任務的理想艦種。

根據中國派遣的第一批護航編隊(包含052B的廣州號與052C的海口號)的經驗,海盜使用的快艇速度快、體積小、雷達信號微弱,很難及時以艦上平面搜索 雷達找出,而肉眼與一般光學儀器在惡劣天候則無法發揮作用。因此, 中國海軍決定在派遣的護航艦艇上加裝光電偵蒐系統,中國船舶重工(717所)在第二批護航編隊出發前三個月接獲任務,在短短一個月內完成一種包含紅外線熱 影像儀在內的光電感測系統(應該是利用現貨整合而成),每套有兩具感測器,分別設置在船艦左右舷的上層建築,能在各種天候下監控周遭海面的物體並分辨目標 顏色和輪廓;此系統整合穩定基座,能抵銷艦體在風浪中的搖晃,並自動追蹤/鎖定目標。從第二批護航編隊開始, 中國派往索馬利亞的艦艇都裝設此一裝備。

亞丁灣反海盜勤務凸顯中國海軍原有艦載小艇與收放裝置性能不足,

因此之後迅速換裝圖中的新式艦載小艇與收放起重機。

另外,亞丁灣反海盜護航任務也促使了中國海軍更新艦載小艇設備。早期中國海軍艦船上配置的小艇主要是鋼質或玻璃鋼小艇,其重量大、操作不便、航速慢,而且船艦上多採用傳統的重力滑架式小艇收放裝置,不僅笨重且收放速度較慢,可靠性也不好(某次中國海軍某艘船艦在亞丁灣執行護航任務之前的裝備檢修中,還發生過小艇傾覆、將艦長腰椎骨砸斷的意外事故)。在亞丁灣護航期間,中國海軍與外國海軍進行聯合演習時,小艇收放作業能力的差異展現無遺,曾發生國外海軍艦艇以經放入水中並跑得相當遠,同時中國海軍艦艇的放艇作業還沒完成。發現現有裝備性能不足,中國海軍立刻啟動新型小艇的選型和換裝工作,採用青島北海游艇廠研製的高性能玻璃鋼小艇,此型小艇具備自扶正及乾啟動功能,滿載時航速不低於35節,滿載自航航速下航程不低於120海浬,能在5級以上的海象使用;而配套的小艇收放裝置則為蓬萊琴海艦船設備公司的收放起重機,不僅收放速度大幅增加,且具有自動的波浪補償功能,在母艦橫傾超過10度時仍能進行收放作業。

在2013年12月,國際禁止化學武器組織展開對正在內戰的敘利亞的銷毀化學武器工作,該國政府軍手中的化學武器都由海運至 義大利,運上美國軍事海運指揮部的MV Cape Ray(T-AKR-9679)號進行銷毀(該船為此安裝兩個水解中和系統),而英國也將支援銷毀一部份的化武。在12月18日,國際禁止化學武器組織宣 布美國、俄羅斯、中國、挪威等國將參與協助銷毀敘利亞化學武器的工作,主要是派遣艦艇護送載運化武的船隻從利比亞前往義大利。中國在12月26日宣布派遣 艦艇參與護航,抽調正在亞丁灣水域執行任務的第十六批護航編隊的054A護衛艦鹽城號(546),該艦於12月31日結束在沙烏地阿拉伯的整補啟航前往地 中海,前往達塞浦路斯利馬索爾港(Leymosun)與其他國家海軍編隊會合。而第16批護航編隊其餘的江衛二級 護衛艦洛陽艦(527)、補給艦太湖號(889)則繼續執行亞丁灣護航勤務。

在2014年7月美國與其盟國聯合舉辦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PAC 2014)裡,中國首次派遣海軍艦艇參與,包括052C導彈驅逐艦的海口號(171)、054A導彈護衛艦岳陽號(575)、903型綜合補給艦千島湖號(886)以及和平方舟號(866)醫院船。

在2017年7月中旬,中國海軍派往俄羅斯波羅的海參與中俄聯合演習的編隊行經北海時,

由負責監視的北約盟邦海軍艦艇監視拍攝的照片。照片由右而左是054A運城號(571)、

903A補給艦駱馬湖號(564),以及負責監視的挪威南森級巡防艦(HNoMS Otto Sverdrup F312)。

 

2015年葉門撤僑

2015年3月30日,屬於第19批護航編隊的054A濰坊號(550)停泊葉門荷台達港進行撤僑工作。

注意側舷的730近防砲向外轉,處於戒備狀態。

在2015年3月27日,沙烏地阿拉伯空軍大舉空襲肆虐葉門的胡賽叛軍,中國立刻抽調當時在亞丁灣值勤的第19批護航編隊火速前往葉門進行緊急撤僑。屬於 第19批護航編隊的054A導彈護衛艦臨沂(547)在3月29日中午率先抵達葉門亞丁港,載運122名中國公民和2名中企外籍員工撤離,在30日凌晨安 全抵達吉布提港;緊接著護航編隊的054A導彈護衛艦濰坊(550)以及補給艦微山湖號(887)在3月30日下午抵達葉門荷台達港,載運449名中國公 民和6名中企外籍員工,於3月31日上午抵達吉布提港 。隨後因應其他國家的人道支援請求,中國海軍艦艇也協助撤離其他國家在葉門的僑民到吉布提;臨沂艦在4月2日晚間,搭載來自巴基斯坦丶埃塞俄比亞丶新加坡 丶義大利丶德國、波蘭、愛爾蘭、英國、加拿大、葉門等10國的225名僑民。完成緊急撤僑之後,第19批護航編隊重返亞丁灣並繼續執行護航勤務。

依照日後參與撤僑任務的濰坊艦指揮官表示,這是中國海軍第一次停靠葉門荷台達港,先前毫無經驗;荷台達港航道狹窄,只有數百米寬,水下有暗灘,港池最寬處僅有400米,長130米的軍艦如何進港以及進入後如何迴旋掉頭都是問題;當時濰坊艦在航向荷台達港的路上,全體艦員多方收集水文氣像資料並研究進出港的航法,對每一個方案進行演練,把航線精確到每米、航向精確到每度。在濰坊艦進港時,有四架戰機從頭飛過,隨後就看見遠處光火衝天、濃煙滾滾。為了保障自身安全,濰坊艦以全戰備狀態進入荷台達港,主砲與730副砲都完成裝填備便,隨時可以發射;艦上干擾彈也完成裝填,防空導彈系統也連上點火電纜備便接戰,防止可能的空地導彈或激光制導炸彈對艦船的誤擊。濰坊艦靠岸後,艦上武裝警戒人員立刻衝到碼頭形成一道防線,同時艦上布置了火力點,狙擊手在艦艇最高位置監控著整個碼頭。最終,濰坊艦僅用71分鐘就完成了對455名國人的信息核查、人員案件以及登艦交接工作,每人平均用時不到10秒。

這次葉門撤僑行動中,吉布提作為中轉基地,發揮了關鍵作用。吉布提位於北非、緊阨紅海出入口,戰略位置重要,此時已有美國、法國和日本駐軍(美國在吉布提駐軍4000人,包含非洲之角聯合特遣部隊司令部、海軍與陸戰隊的P-3C巡邏機與CH-53直升機分隊、空軍C-130H和C-17運輸機分隊、空軍F-15與F-16戰鬥機分隊、海軍修復營、陸軍團隊、守衛基地的海軍陸戰隊等,此外還有一支攻擊性無人機部隊,擔負索馬利亞、葉門方向的無人機監視或打擊任務。法國在吉布提有1500名駐軍,佔整個法國在北非駐軍的1/3至1/2。日本自衛隊因為索馬利亞反海盜勤務,從2009年起就在吉布提機場附近租借土地建設營區讓自衛對人員居住整補,在2011年6月啟用,可容納180人以及兩架P-3C巡邏機)。在2015年,中國政府與吉布地政府協商,決定在吉布提共和國首都吉布提市建設保障基地,並在此長期派駐人員,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在非洲與西亞方向參與護航、維和、人道主義救援等安全維持任務提供保障,能更好地執行軍事合作、聯合訓練演習、緊急救援、撤僑護僑等任務。在2015年12月15號,中國派遣由80多名官兵組成聯合先遣組前往吉布提,展開保障基地的建設工作;在2016年初,中國與吉布提完成租借土地的手續,面積約40至50公頃(40萬至50萬平方公尺),每年租金2000萬美元,首先簽約租借10年,未來可繼續延展,而基地初期建設成本約5.9億美元。在2017年8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紀念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駐吉布地保障基地部隊正式進駐吉布提營區,標誌著保障基地正式啟用,成為中國第一個永久性的海外軍事駐地。此基地位於吉布提與中國招商局合建的多哈雷多功能港裡,大約能容納一個旅級部隊共1000人左右(從新聞照片可以看到中國陸軍輪型車輛、裝甲車等),初期約有300人常駐,包括維和警戒兵力、建設工兵等;而中國海軍的索馬利亞護航編隊也利用吉布提基地作為據點,進行休息整備。

在2017年7月1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批駐吉布提基地部隊以及相關物資由圖中的東山島號(868)

潛舉船以及071綜合登陸艦井岡山號(999)搭載,從廣州湛江啟程前往吉布提。

中國在吉布提建設的後勤保障基地於2017年8月1日的啟用典禮。

 

未成的054A低配置版遠洋巡邏艦

從2008年底開始,中國海軍展開了亞丁灣護航常態任務;由於每批次護航編隊基本由兩艘驅逐艦/護衛艦和一艘補給艦構成,而後續的替換編隊是抵達亞丁灣作 業海域與前一批編隊交接,這意味著有四艘主力驅護艦長期在海外而無法投入本國的戰備防務,對於當時中國海軍是個不小的壓力。雖然到了2000年代末期,中 國海軍建設已經加大力道全面發展,然而由於先前長期海軍建設投資的不足與遲緩,此時中國海軍仍處於青黃不接的時期,2000年代新造的主力驅/護艦艇如 052B/C和054系列護衛艦數量不足(在2009年時,只有首批建造的052B和052C型驅逐艦在服役)。

由於亞丁灣護航任務屬於低強度的日常巡邏任務,在艦上配置正規的艦隊防空、反潛、反艦作戰裝備都派不上用場;因此,當時中國海軍內部提出發展一種噸位較 大、續航能力較強但裝備較為簡化的專職亞丁灣護航巡邏艦,用較低的成本常態性地維持亞丁灣勤務,有人稱之為「低配置艦」。海軍建造亞丁灣護航巡邏艦的想法 獲得中國國家某部委的強力支持,並願意出資支持海軍建造。

中國海軍隨即展開「遠洋巡邏艦」的設計工作,有中船旗下兩大集團中船重工與中船工業展開方案設計競標。其中,中船重工的方案是簡化版的054A導彈護衛艦 (又被稱為054A簡易型),沿用原本的平台與推進系統,但取消作戰指揮系統和大部分的戰術性電子、武器系統,僅保留必要的自衛性武器(如火砲)、基本的 導航與通信聯絡設備,騰出的空間用於延長遠洋的自持力 ,部分設計與建造材料也改用民用標準(例如取消合金球鼻首、取消區域防護等),整體造價比原本的054A大幅度降。而中船工業則提出全新設計的3000噸 級遠洋護航巡邏艦方案,這是種類似海監單位的公務船的設計(艦體平台可能並非軍規),只配置37mm機砲。

然而,「遠洋巡邏艦」的提案隨即被人民解放軍總部否決。總部認為,雖然以專門的低配置艦艇負責亞丁灣護航工作在技術上可行,然而當今全球各國海軍都在努力 實現高科技化、高技術化和高作戰能力化,中國海軍搞專職的「遠洋巡邏艦」等於是用寶貴的人員編制和後勤保障能力,去維持一支使命單一、作戰能力與技術含量 不高的艦隊,完全背離當今世界海軍發展的主流,也不符合中國海軍科技強軍、努力建設高技術海軍的發展方向。總部認為,海軍需要大量建造高技術的驅逐艦/護衛艦,而不是低配置的專職護航巡邏艦。

隨著2010年代中國海軍入役的052C/D導彈驅逐艦以及054A導彈驅逐艦數量快速增加,中國海軍第一線驅逐/護衛艦的規模就能同時勝任 本國戰備與亞丁灣護航任務,成為戰備與訓練的日常節奏。雖然表面上,艦上的正規作戰裝備在亞丁灣護航任務本身無用武之地, 然而在漫長的護航任務途中結合正規作戰訓練已經獲得落實,因此並不妨礙中國海軍的正常戰備訓練節奏。更重要的是,由於中國海軍主戰 驅逐艦/護衛艦都有機會輪派到亞丁灣護航任務中,正好解決了過去中國海軍長久以來缺乏遠洋作業機會的問題,使得中國海軍的基本操作 能力藉此獲得極大的提高;而在護航任務中,中國海軍也沿途國外海軍進行各項合作操作、訓練、實兵演習等,不僅提供更多磨練人 員技術以及檢驗裝備能力的機會,更頻繁地與外軍的切磋交流對於中國海權力量發展(包括讓中國海軍檢視中外能力差異、 學習他人長處、使中外海軍增進彼此的瞭解而促進互動並減少誤會...等等)有直接間接的莫大益處;而如果中國以低配置遠洋護航艦艇 專門負責這類任務,一般正規戰備的水面艦 隊勢必無法獲得這些珍貴的經驗。而當海外常態性有中國海軍正規作戰艦隊存在時,如果鄰近區域突然發生緊急事態 (例如2015年上旬葉門突然陷入戰亂而需要撤僑),中國就有更多選擇來保護海外利益,而功能單一的專職低配置巡邏艦在這種情況下就沒什麼用處。

此外,中國海軍新型主戰艦船派往亞丁灣護航,都會在返航途中安排出訪活動 ,在各國展現現代中國海軍的軍容與力量,同時極大增強當地海外華僑的凝聚力,這些都是大國海軍在承平「展示國旗」(show flag) 的功能,專職低配置巡邏艦根本無法做到。

054A海警版本(818型)

在2016年上旬,中國披露正在建造一種新型號的海警船,稱為818型(舷號46301),在廣州黃埔造船廠中建造, 而同時期同一廠房另一邊正在建造的就是054A的24號艦許昌號;而這兩艘船也同樣在5月底下水(許昌艦在2016年5月29日舉行下水儀式, 而818型則稍早正式下水)。818型海警船的構型就是衍生自前述未成的054A低配置版本,針對任務適應性又做了一些調整。 依照照片,818型海警船的艦首船艛比054A還高一層甲板。

外界推測這種採用軍艦標準的818型海警船的定位可能類似美國 海岸防衛隊的傳奇級(Legend class)國家安全艦,都是排水量超過4000噸級、擁有先進指揮管制設備以及近似軍艦等級的火力。

054A出口衍生版(2016年)

2016年11月珠海防務展中,有一種修改過的054A模型展出。此種改進版054A的艦體設計基本上沒有變化,但武器與作戰裝備有了許多改進: 武器方面,艦首換裝一座中國國產130mm 70倍徑艦砲(與052D導彈驅逐艦使用的相同),煙囪兩側的兩座1130型近防砲仍維持,煙囪後方兩側又加裝兩座 八聯裝HQ-10短程防空導彈發射器,形成砲/彈合一近程防空系統。電子系統方面,主桅杆頂設置一個新的平板狀三維對 空搜索雷達取代原本的382型 ,這種雷達已經在華羅庚號(892)試驗艦上出現,也在珠海航展上LY80N(紅旗16A外銷版)陸基野戰防空導彈系統中以車載型式展出。 原本與煙囪合為一體的後桅杆(頂部為364型近距離追蹤雷達)改成與煙囪分離, 這可能是因為原本054A的364雷達由於太過接近高溫的煙囪排氣而受到影響,因而將桅杆前移拉開距離。

(上與下)2016年11月在珠海防務展中公開的054A衍生型的模型。上圖中,艦首換裝一座130mm主砲,

主桅杆頂有一座新的平板狀三維對空搜索雷達(取代原本的382型),煙囪後方兩側增設兩座

八聯裝構型的HQ-10短程防空導彈發射器。原本054A後桅杆與煙囪是整體式結構,而這座模型則

將前桅杆獨立設置。

2016年11月在珠海防務展中公開的LY80N防空導彈的雷達車,此型車載雷達與先前在

華羅庚號(892)試驗艦上出現,也在上圖的054A改進型導彈護衛艦模型出現。LY80就是

紅旗16A的外銷版。

外銷巴基斯坦

依照美國防務新聞消息,在2016年巴基斯坦卡拉奇舉辦的國際防衛展與研討會(International Defence Exhibition and Seminar,IDEAS 2016)期間,中船重工展出了一種改良自F-22P的新型巡防艦設計,具有匿蹤設計、包含四面相控陣雷達的整合式桅杆、32管垂直發射系統(裝填HQ-16防空導彈)、HQ-10短程防空導彈等。然而,巴基斯坦拒絕了這種全新提案,並將目標轉向中國海軍現役大量裝備的054A導彈驅逐艦(同樣配備HQ-16防空導彈系統)。曾為巴基斯坦服務的澳洲防務專家Brian Cloughley表示,巴基斯坦需要一種已經經過驗證的成熟設計。

在2017年12月底,巴基斯坦海軍發言人向美國防務新聞(Defense News)表示,巴基斯坦在2017年6月已經與中國敲定協議,購買一艘新型4000頓級導彈護衛艦,設計與裝備都與054A類似,此外還考慮再訂購二艘。這批向中國新購的艦艇將用來取代1993至1994年從英國購入的五艘老舊Type 21巡防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