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級護衛艦

(上與下) 053K首艦鷹潭號(531)早期的畫面,此時該艦大部分電子作戰設備都沒有安裝,除了艦橋上的黃蜂頭火砲

射控儀 以及主桅杆上的ZL-1防空導彈射控雷達早期樣機之外,包括381型三座標雷達(應裝在後桅杆平台上)、

343標定雷達(配套黃蜂頭射控儀)、341火砲火控雷達以及後部ZL-1射控雷達等全都缺裝,不具備作戰能力。

 

053K首艦鷹潭號(531)發射紅旗-61防空導彈的畫面。此時艦上武裝、雷達都已經齊備。 

接受校閱中的鷹潭號

除役後的鷹潭號,停泊在青島海軍博物館開放參觀。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053K護衛艦/中國(Jiangdong-class,Type-053K)
建造國/建造廠 中國/

F-531:上海滬東造船廠

F-532:上海求新造船廠

尺寸(公尺) 長103.5  寬10.8  吃水3.1
排水量(ton) 標準1674   滿載1924
動力系統/軸馬力

18E390V柴油機*2/14400

雙軸

航速(節)

28

續航力(海浬)

4000/15節

乘員

200

偵測/電子戰系統 381甲 3D對空監視雷達*1(532未曾安裝)

導航雷達*1

聲納

中頻艦首聲納*1

射控/作戰系統

ZH-1防空導彈射控系統

ZL-1防空導彈射控雷達*2

黃蜂頭(Wasp Head)火砲雷達/光學射控系統(含一具343射控雷達)*1

341型火砲射控雷達*1

艦載武裝

65式五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2

712-I型雙聯裝100mm 60倍徑艦砲*2

雙聯裝7231型紅旗-61防空導彈發射器*2(每具發射器備彈12枚,共24枚 。532未曾安裝)

715-I式雙聯裝37mm 63倍徑機砲*4

64式反潛臼砲*2

深水炸彈施放軌*2

姊妹艦

共2艘

艦名 開工時間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備註
F-531 鷹潭 1970/2/20 1971/10/24 1975/3/15 1994/7/15 東海艦隊
F-532 中東 1971/10/13 1974/5/29 1976/7/12 1986/6 東海艦隊

 


 

前言

中國海軍在1960年代中期已經擁有的中/大型軍艦的陣容包括購自蘇聯的四艘鞍山級驅逐艦(四大金剛)、五艘自製的01型成都級護衛艦以及五艘65型江南級 護衛艦,加上十幾艘國府遺留下來的美、日、英、加海防艦/砲艦;然而,這些艦艇還是不折不扣的二戰水平火砲軍艦,不僅欠缺當時正蔚為風潮的導彈系統(包括防空 導彈與反艦導彈),也欠缺良好的雷達射控火砲技術,與世界潮流相較已經落後了一段水平。

在1950年代末期,中國已經開始規劃自行發展配備反艦導彈的新一代驅逐艦,就是日後的051旅大級;在1965年下半年,中國海軍首度提出要研發一種配備防空 導彈的護衛艦,型號為053型,並在1966年正式將051型驅逐艦與53護衛艦列入第三個五年計畫的海軍建軍要項。根據中國海軍的規劃,051驅逐艦專司制海,而053護衛艦則負責反潛與防空,而053將基於65型江南級 護衛艦的技術發展而來。

防空護衛艦的創舉

在1966年9月,中國的船舶工業部門針對海軍的需求,展開相關的初步設計。在1967年1月,中國海軍與船舶工業部門向上呈報了「053小型火炮導禅艦戰術技術任務書」,同年便獲得中央軍委批准,由總參謀部、國防科委和六機部統籌負責,1968年由艦艇研究院701研究所展開設計。然而,當時正值文化大革命,導致053的研發遭遇嚴重影響,首艦直到1970年2月20日才在上海滬東廠開工建造,1971年10月24日下水,命名為鷹 潭號,西方稱之為江東級(Jiangdong class),舷號一開始為222,後改爲531。由於 中國在1970年代初期又以053K為基礎開發一種以制海為主、配備反艦 導彈的護衛艦,就是053H(H代表海),西方稱為江湖級,而原本的053K便改稱為053K。

053K的二號艦(舷號532)在1971年10月於上海求新造船廠開工,1976年7月 交付東海艦隊服役。由於主要裝備研製進度落後, 053K二號艦整個服役期間從來沒有裝備過紅旗-61防空 導彈系統與381甲3D雷達,因此始終沒有 達成原訂的戰術技術指標(因此該艦未曾命名),只能執行一般勤務;由於艦況較差,該艦在1986年6月(紅旗-61定型的那一年)退役

053K二號艦(532),由於主要裝備研製進度大幅落後,該艦整個服役期間都

未曾安裝381甲對空雷達以及紅旗-61防空導彈系統。該艦於1986年6月除役。

053K是中國海軍在艦艇技術上的一大勇敢嘗試,與先前盡可能利用現有技術裝備的江南級完全不可同日而語。053K許多主要裝備都是中國頭一次研發,包括紅旗-61艦載防空 導彈、由雷達指揮導控自動化操作的雙聯裝100mm艦砲與37mm防空機砲、3D防空雷達、艦體兩側的伸縮式穩定鰭、功率重量比較大的18E390VA柴油機。然而當年 中國相關技術基礎薄弱,又因為與蘇聯交惡、仍被西方孤立而幾乎完全得不到外來的技術支援,加上文化大革命熾烈等內憂外患,因此集前述嶄新裝備於一身的053K,注定要步上一條坎坷的道路。

首艦鷹潭號雖然早在1971年10月下水後,主要作戰裝備如防空導彈、自動化100mm與37mm火砲、3D雷達卻遠遠跟不上,甚至連柴油機都狀況百出。為了避免讓艦體閒置船廠而徒然任期荒廢鏽蝕,053K的研製工作只好分成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先要求艦體航行、主機能達到要求, 新型37mm快砲從缺,暫時以舊的61式37mm機砲代替, 而尚在研發的各種電子裝備與防空導彈則暫時空著;而未完成的新式火砲、防空導彈與電子系統則在第二階段中裝艦定型。在當時中國技術能力不足的年代,這種配套裝備趕不上艦體的情況並不少見 ,不過像053K這樣幾乎是空船的情況也的確很不尋常。於是,早在1971年底下水的鷹潭號,直到1974年100mm艦砲裝艦測試、完成第一階段航行 及主機測試後,才在1975年3月15日正式加入東海艦隊服役,此時紅旗-61防空導彈才剛 剛準備裝艦測試,新型100mm與37mm火砲也還沒有定型。 鷹潭號在擔負戰備任務之餘,還針對艦上各種新裝備進行過大量的實驗任務。鷹潭號整個服役期間,都沒有完全脫離系統調試狀態。

在1970年代初期,中國又以053K的設計為基礎,推出配備反艦導彈的053H護衛艦,西方稱為江湖級。不同於集結所有最新技術於一身的053K,江湖級盡可能採用現有的保守技術以求迅速成軍,結果成為 中國海軍到目前為止建造最多、數量上最倚重的中型艦艇,建造工作持續到1996年,與053K的境遇判若泥雲。

基本設計

053K採用通長甲板艦型,標準排水量1674ton,滿載排水量1924ton,艦長103.5m,舷寬10.8m,艦體高6.3m,吃水3.2m,編制200名人員 ,能持續在海上作業10晝夜。 最初053K的艦體設計曾有兩個方案,第一種艦長98m,使用100mm主砲;另一種的艦長94m,採用57mm主砲,後者主要是擔心100mm艦砲研發進度落後而提出的,最後 中國海軍批准了前者。053K的艦面武器的布置十分緊湊, 不過在緊湊的空間內對各武器裝備的佈局堪稱相當理想,每種武器的射界都達到最大的兼顧。艦首與艦尾各一門712-I型100mm艦砲,四門715-I型雙聯裝37mm機砲分別布置在兩舷中部;艦橋前方與艦尾高出一級的平台上各有一座雙聯裝紅旗-61防空 導彈發射器,分別涵蓋艦體的前後半球,每個發射器後方各有一個容量12枚的下甲板彈庫 。負責導控紅旗-61的是兩具ZL-1型型照明雷達(北約代號 Frog Lamp),分別位於主桅杆與二號桅杆的平台上。反潛方面,艦首甲板裝有兩座65式五聯裝240mm反潛火箭發射器,艦尾兩座 深水炸彈發射器,此外還有兩具64式反潛臼砲(仿蘇聯BMB-2,備彈6枚)。 相較於中國先前的艦艇,053K的適居性也有所改善,不僅設有餐廳、洗衣室與烘衣間(就連同時期的旅大級也只能在甲板上炊事與用餐),後來還設置裝設了電視。在1980年代中期,為了與友軍艦隊一同在南海作業,鷹潭號加裝了縱向與橫向補給裝置,以便長時間跟隨艦群在海上作業。

053K配備中國自行研製的第一代雙聯裝100mm艦砲,由安裝在艦橋頂端的黃蜂頭型雷達/光學火砲射控系統(詳見旅大級一文)自動帶砲。此種100mm艦砲研制之初的主要設想是用於對抗敵方空中目標,解決當時中國海軍艦艇防空火力薄弱的問題,並兼具對海作戰、打擊岸上目標的能力。相較於當時中國海軍使用的蘇聯製B-34-УСМА 100mm 56倍徑單管艦砲,中國第一代國產100mm艦砲就使用機械輔助的裝填機構(蘇聯B-34-УСМА完全仰賴人工裝填),砲管也延長至60倍徑來增加射程。中國國產100mm艦砲採用兩段式供彈,揚彈機從下甲板彈藥庫提取彈藥後,先儲存到砲座下方、隨著砲座旋轉聯動的彈鼓,然後由彈鼓向艦砲供彈,彈鼓內的砲彈消耗完畢之後再由下甲板彈艙補充;這套供彈系統不佔用艦炮回轉的中心通道,因此這個位置可以用來佈置電纜、液壓管路等,提高了機械設計的可靠性與可維修性;砲彈在供彈裝置的垂直通道中是以彈頭向下倒置姿態被輸送,縮小了與艦砲俯仰交接所佔用的橫向空間,使火砲正面寬度減少。在平時為下甲板彈庫進行彈藥補充或移出時,也透過彈鼓進行中轉。此種雙聯裝100mm艦砲的研發 工作於1970年3月5日正式展開,1973年6月完成樣砲的製造,1974年起安裝在053K上測試(裝在053K上的型號是712-I型) ,1978年在陸地靶場完成單機定型試驗,1982至1983年完成陸上測試與海上系統定型試驗,1985年6月正式定型,賦予79式的型號 ,解放軍正式編號為H/PJ-33。定型後的79式全砲重量(含下甲板彈鼓)約38公噸,性能方面使用榴彈(重31.3kg)時砲口初速916.3m/s,使用高爆彈(重31.5kg)時砲口初速911m/s,單砲射速約18~25發/分 ,對水面目標射程約22.5km,最大射高1.5km,砲身俯仰範圍-5~+853度,水平迴旋範圍約左右各180度。79式使用鋼質後掠式流線型火砲防盾(砲塔),射擊時須將後門開啟,將砲彈的彈殼拋棄排除;全砲編制15人,在砲塔內操作火砲的人員有9名(含砲長),自動化程度較低。79式的100mm榴彈使用機械式的海時-1型延時引信,艦砲配有引信隨動系統和對引信進行機械式裝訂的引信測合機,射控系統完成射擊解算並指揮艦砲動作時,引信測合機就將射控系統裝訂的引信延時參數設定至砲彈的海時-1型引信;砲彈發射後飛行超過引信設定的延時,就引爆砲彈,利用碎片殺傷來襲的敵機。早期的79式100mm快砲 可靠度不佳,初期在053K上測試時性能極不穩定,不僅火砲本身故障率甚高,1988年的314海戰中還發生火砲震動導致射控雷達失效的狀況。隨後中國應用從法國引進的100mm緊致型快砲的部分技術來改良79式,推出了輕量化、自動化操作的79A(詳見052旅滬級導彈驅逐艦一文) ,無論射速與可靠度都日漸精進。

053K艦上的新型37mm雙聯裝機砲 由713所研發,與過去最大的不同,就是由雷達射控瞄準、火砲與射控系統隨動、配備揚彈機,操作自動化,接戰速率與精確度大幅提昇。 裝在053K的37mm機砲型號是715-I型,負責導控37mm機砲接戰的是二號桅杆頂端的一具341型射控雷達,原本是與蘇聯引進的AK-230 30mm自動機砲搭配的雷達。 新型37mm機砲的研發始於1958年10月,早期曾嘗試四種方案都無法符合要求,最後發展出瞄準具與火砲分離、精確度稍差但自動操作與揚彈機能較好的第一方案,以及瞄準具與砲架合一、精確度較佳但是揚彈機與自動操作機能較差的第二方案,在1971年5月進行實際試射比較,最後 中國海軍選擇了揚彈機較為順暢、自動聯動較佳的第一方案,於1976年2月定型 ,稱為76型(全部研發工作於1982年12月才完成),可選擇以341型雷達射控系統帶砲操作或者人工操作, 砲身長度比61式略增7cm,使用彈簧復進機(當時中國尚未克服氣體復進機的技術難題),砲身以自循環水冷系統冷卻,自動控制系統為電力伺服,砲口初速1000m/s,雙砲管最大射速合計800發/分, 對海射程8.5~9.4km,對空射程約660m~3km,砲身俯仰範圍-10~+87度,水平迴旋範圍左右各160度 ,每門砲的砲座彈艙容量1600發(附有射擊計數器),全系統重量5ton,可選擇的彈種包括高爆曳光彈或 穿甲燃燒彈,後者能在射程內穿透10cm厚的鋼板,並能爆炸燃燒,對付小型艦艇頗為有效 ;不過相較於西方新型防空火砲,76式仍存在砲位敞開而易受風雨海水腐蝕、帶砲與追瞄精確度較差、不能在戰情室遙控等落後之處 。76式又分為全自動與半自動兩種型號,裝備於053K的是用雷達射控的全自動型,而半自動型則由光學機械向量瞄準具指揮,主要用於二線後勤艦艇。76式研發完成後便全面取代61式,並曾獲得 中國的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053K的主桅杆頂端裝有一具381型雷達(詳見旅大級一文),這是中國研發的第一種3D雷達,使用平面陣列天線,以機械旋轉完全水平方位掃瞄,天線則負責控制波束在垂直方向運動。艦上還裝有PL-l型平台羅經, 不但能爲導航提供必要的參數,也能提供各武器系統所需的艦體縱/橫搖參數, 此系統亦為日後中國艦艇所採用。雖然053K的各項裝備比過去先進得多,不過仍缺乏電子戰系統,使該艦在防空作戰中的生存性打了折扣。此外,受限於當時中國電子技術落後、雷達系統原器件穩定性不佳,使得381型雷達的可靠度偏低。

最初053K的動力系統設計方案頗具野心,選用390型柴油機或401-II型燃氣渦輪,航速指標33節,是中國海軍第一種打算採用燃氣渦輪的水面艦艇。最初053K的航速設計指標為33節,後來賀龍元帥要求提高到38節,因此設計單位在1967年初決定採用CODOG燃氣渦輪-柴油機聯動組合,以一具功率21700馬力(16170kW)的851加速用燃氣渦輪搭配兩具18E390V巡航用柴油機組成,採三軸推進 。851型燃氣渦輪以中國仿製蘇聯Tu-16轟炸機(中國稱為轟-6)的渦噴-8(WP-8)渦輪噴射發動機為基礎開發而來,研發工作從1967年展開 ,這可能是受到英國Olympus公司以渦輪噴射核心機發展中、大型艦用艦載燃氣渦輪的啟發。 然而,這樣的技術要求對當時中國的水平而言無疑是好高騖遠;首先,中國在1960年代雖曾嘗試開發艦載燃氣渦輪技術(詳見062上海級護衛/驅潛艇一文),但 這些都是功率4000KW級的小型燃氣渦輪,而且過程中由於技術落後、經驗缺乏而問題叢生,直接跳級研發功率16000KW級燃氣渦輪無疑是艱鉅的挑戰。851型燃氣渦輪在試製階段的大修間隔壽命始終無法突破200運轉小時。由於851型燃氣渦輪的研發工作趕不上053K,而且18E390柴油機功率有希望提高到 兩台總功率14800馬力(11025KW),因此設計單位建造前便更改了053K的動力方案,採用純粹的柴油機驅動雙軸推進。除了053K之外,同時期中國建造的028導彈快艇(1971年服役,1974年除役)也曾實驗過以渦噴六型(WP-6)渦輪發動機修改而來的燃氣渦輪,最後自然也沒有成功。

雖然053K取消了技術難度頗高的燃氣渦輪,但18E390V柴油機的發展也並非順利 ;由於這是中國研發的第一種大功率中速柴油機,由於缺乏經驗,研發初期的相關預估以及減缸驗證階段都做得不足,使得實際樣機製作出來之後狀況百出。首具18E390V主機裝艦前於車間內運轉測試時,發現不僅工作溫度過高,排氣閥盤、彈簧、活塞螺釘等組件也狀況百出;到1972年實際裝上鷹潭號試航時,由於機艙內更不通風,導致主機工作溫度比陸上測試時還高,甚至冒黑煙,負載只能達到額定值的60%左右。經過將近一年的修改之後,新生產的18V390三號機(型號為18V390ZC)的表現有所改進,在陸地上的600小時車間運轉測試中,工作效率在75%以上的時間能達到450小時,但最大功率只能設定爲11827馬力(8820KW),使得鷹潭號只能達到28節的最大持續航速(試航時的極限為30.5節),雖然遠低於原先期望的38節,但仍達到 中國海 軍1967年的戰術技術任務書中的要求,比起發動機出力明顯不足的江南級以及國民黨政府遺留的二戰型海防艦高了7、8節以上。在1980年代中期,鷹潭號以兩具驗證成熟的18E390VA柴油機更換了原本的18E390ZC主機 ,總算解決了功率問題。

在1970年代末期, 中國海軍還曾計畫以053K為基礎上,發展一種兼具防空與制海能力的護衛艦,起初稱爲053C,後改爲053K1(最後定名為053I), 預計同時裝備紅旗-61防空導彈系統和當時研發中的鷹擊-8反艦導彈,作戰中樞為724所開發的ZKJ-Ⅱ型作戰指揮系統,主機則仍為18E390VA柴油機。 053K1981年啟動,隨後完成基本設計,不過在1985年因經費不足等因素而取消。直到1990年代新推出的江衛級護衛艦,才首度達到了這個目標。
 

好事多磨的紅旗-61

053K的雙聯裝紅旗-61防空導彈發射器。

053K的紅旗-61雙臂發射器與背後的射控雷達。

俯瞰鷹潭號艦首的紅旗-61雙臂發射器。

在1965年8月,中國中央專委提出研發一種陸基中低空短程防空導彈的要求,二院25所隨即展開相關的研發論證工作,同年底制訂了初步設計,並將之定名為紅旗-41。在1966年1月,紅旗-41正式獲得中央軍委批准列入國家計劃,並將計畫名稱更改為紅旗-61,以強調跟上國外60年代的技術水平。同年3月,25所提出紅旗-61的武器系統方案論證報告,隨即展開初期研發工作。在1967年,正尋覓一種艦載防空 導彈的中國海軍看上了紅旗-61,中央軍委隨即決定展開艦射版紅旗-61的研發,由上海機電二局負責相關的配套研製。在1970年5月,中國海軍、六機部七院、上海機電二局等單位共同確定了紅旗-61的裝艦方案,包括艦上各電源、訊號接口的配合。總計有12個研究所、11個工廠與2個試驗基地參與了紅旗-61的相關研發、製造與測試工作。

防空導彈對於當時相關技術工藝落後又缺乏外來技術支援的中國而言,本來就已經是一項難度不低的挑戰;而艦對空導彈系統長期在艦艇上,作戰與使用環境比陸地更為惡劣,操作時必須克服船隻的搖晃與振動,艦上各種電磁波發射源可能對射控雷達造成干擾,海上較高的濕度與鹽分對於系統的侵蝕更甚,此外也要考慮操作、發射時對艦體載台的影響,所以紅旗-61由陸射改艦射的工程難度立刻形成一大挑戰;再加上當時文化大革命越演越烈,難以提供一個穩定的研發環境供技術人員專心奮鬥。在種種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情況下,紅旗-61乙的研發光景就不難想像了。

紅旗-61採用雷達乘波導引機制,由連續波射控雷達持續照射目標,導彈沿著雷達回波而朝向目標飛行。艦載版的紅旗-61型號稱為紅旗-61乙,為了滿足艦載操作環境的要求,將射控雷達改為X波段的單脈追蹤雷達與連續波照射發射機組成,型號為ZL-1,兼具對目標實施單脈衝追蹤標定,以及 導彈導引階段實行連續波照射的功能;此外,雷達天線的平台增設穩定系統以抵銷艦艇的搖晃,同時並增加防海水腐蝕的措施。研發單位還考慮到對抗干擾的能力,使用抗同頻異步干擾裝置、低仰角追蹤技術等技術。在往後的艦上反干擾測試中,一同進行的測試機攜帶干擾機進行干擾, 導彈的尋標器依舊能保持角度和距離上的正確追蹤。紅旗-61乙 的發射器設計早在1966年便被提出,這是一種雙聯裝下掛式開放發射架,後來由於技術問題,又提出另一種三聯裝上掛式發射架,發射架下方有一容量18枚的自動化再裝填彈庫,採用垂直儲存、垂直裝填;經過一年半設計後,發現配套的053K由於噸位太小,裝上三聯式發射架與18枚備射彈會導致重心上升過大,因此又重新設計,最後決定採用雙聯裝上掛式發射架,型號為7231,後方再裝填彈庫容量縮減為12枚,彈庫內以垂直彈鏈儲彈,垂直再裝填。 導彈發射系統由液壓系統驅動,其基座具有縱橫向穩定機制,以便在航行搖晃的情況下隨時瞄準發射。發射器與導彈都有自我測試迴路,簡化了發射前的整備工作。紅旗-61的射控指揮系統型號為ZH-1,其核心為一具專用的數位式計算機,擁有模-數、數-模轉換裝置;發射器控制台負責 導彈發射前的測試程序,並控制導彈再裝填作業。最後定型的紅旗-61乙彈體長3.99m,彈徑0.286m,翼展1.166m,彈體全重300kg,彈體前段有十字形梯形彈翼,彈尾設有十字形三角形彈翼,兩組控制面 不在同一平面而非重合,翼面採用液壓制動, 導彈前端是連續波半主動雷達尋標器,採用固態火箭發動機,最大速度3馬赫,最大射程10km,最大射高8km,配備一個重40kg的連桿式高爆破片彈頭,單枚殺傷概率約64~80%。 紅旗-61前後兩組彈翼不在同一平面的主要原因是希望能在每個方位都滿足最大過載情況的快速響應,然而 這卻使得導彈發射器貫通導彈全長的滑軌空間剩下不到45度,根本無法設計成折疊彈翼(一般導彈佈局是前後彈翼在相同軸線上,使導彈滑軌有90度的空間,彈翼能設計成折疊式而不妨礙滑軌),導致紅旗-61這種短程防空飛彈必須使用不成比例的大直徑發射筒,浪費大量空間。

在1960年以前,紅旗-61曾進行過模型彈和獨立回路彈的陸上飛行試驗,並根據測試時暴露出來的問題來修改彈體,修正後於同年9月進行獨立回路遙測彈(除彈頭以記錄器代替來記錄飛行時各種參數與內部控制訊號外,其餘部位均與實彈相同)飛行測試,又發現 導彈飛行速度下降等新問題。在1973年,上海機電二局針對先前測試發現的種種問題,針對彈體結構、固態火箭發動機等進行改良,先後解決高空大滾動、液壓放大器零漂、彈性振動等技術問題;此外,自動駕駛儀改採晶體管電路,並將半浮陀螺加速儀小型化,同時強化了相關的防鹽、防水霧措施。在1975年3、4月間,紅旗-61乙在測試基地進行了四枚獨立迴路搖測彈飛行測試,全部獲得成功,在1976年又完成武器系統與地面對接、尋標器與雷達對接試驗、尋標器捕捉靶機回波試驗等,至此整個構型大致完備。

接著,紅旗-61乙展開首次上艦測試,在1976年裝上等待多年的鷹潭號,並於同年12月展開艦上導彈發射、系統測試、射控雷達追蹤傘靶、發射閉迴路遙測彈射擊傘靶等測試,進一步驗證射控雷達與 導彈尋標器的精確度、導彈在發射架上的運動參數、導彈發射的初始散布、發射器可靠性、測量發射時艦面噪音振動情況等等。此次實驗歷時45天,鷹潭號總計出海14次,負責投擲傘靶的轟-5轟炸機出動13架次,發射兩枚模型彈與兩枚閉迴路路遙測彈,結果兩枚模型彈試射成功,但真正關鍵的閉迴路標靶射擊則全數失的,整個作業。在1978年,紅旗-61在遼西 導彈測試場進行三通道半實物模擬打靶測試,以部分數學模型和部分真實設備組成模擬的導彈系統,並以目標模擬器代替真實標靶,以9種彈道、80多種狀況進行400多次有效的精度測定,獲得大量實驗數據。在同一時間,紅旗61也於 導彈試驗基地再次進行試射,以兩枚閉迴路遙測彈射擊傘靶,以驗證武器系統的協調性、可靠度、尋標器的運作與精確度,結果第一枚未成功,第二枚命中目標。在1978年8月,相關單位為了確立研發工作的技術責任制度,建立了設計師系統,先後由吳中英、梁晉才擔任總設計師。

在1980年年底,紅旗61乙再度回到鷹潭號上進行全功能實彈試射,裝載了戰鬥部,結果又發生引信沒有啟動的情況,再度受挫。為了研究這個問題,紅旗61乙於1981年春於地面測試基地進行試射,又發生兩次引信提前引爆的嚴重問題,於是上海機電二局在同年2月決定針對引信問題進行徹底研究,找出問題原因,並提出解決引信提早動作的大、中、小三種改解決方案,並分別將這三種方案同時進行繞飛測試;經過測試的比對後,上海機電二局決定選擇中改爲主、中小兼容的引信方案,最後研發出兼具導引和定向功能、、又能互相彌補兩者不足的半主動/制導複合式引信,解決了引信提早動作的問題。從1983年3月起,由上海機電二局改制的上海航天局又針對紅旗61乙進行改善品質的整頓工作,總共發現410項潛在問題以及需要立即改進的缺點,大幅化解了各種潛在與存在的問題。

在1984年11月,紅旗61乙全功能搖測彈(含戰鬥部)於試射基地裡成功進行了測試,兩枚導彈都擊中了標靶。在1986年11至12月,紅旗61乙回到鷹潭號上進行定型測試,分別對不同空域點的靶彈與靶機進行射擊,結果發射的8枚 導彈中有7枚命中,共擊落5枚由海鷹一型改裝的靶彈與兩架長空一型高空靶機,終於獲得成功。在1988年11月,歷經將近20年的漫長研發之後,中國國務院、中央軍委軍工産品定型委員會批准了紅旗-61乙的定型設計並開始量產 ,此時距離鷹潭號開始服役已經過了13年。之後中國海軍又以053H2改良型江湖級為基礎,搭配紅旗-61乙導彈系統(改用H/EFB-02六聯裝發射器),成為江衛級護衛艦。然而,與同期的國外短程防空 導彈相較,紅旗-61的綜合性能仍然 十分落後,有效射程太短,導彈尋標器的低角度追蹤性能不足,難以有效對付低空目標或者追擊橫越前方的目標,抗背景環境雜波(尤其在低高度)與電子干擾的能力很差 ,導彈引信臨界脫靶量過大等,難以對付低空來襲的目標(尤其是採用掠海飛行且體積不大的第二代反艦導彈);彈翼佈局限制使其無法在發射管內折疊, 導致發射管與整個發射器的佔用體積過大,不僅對船艦佈局造成困擾,也限制了再裝填彈庫的容量 ;雖然擁有再裝填系統,然其自動化程度與速率都不夠,再裝填速率以分鐘來計算,實質上就只有架上的備射彈來得及攻擊同一波目標。 在實際使用上,紅旗-61的照射雷達抗電子干擾能力差,而且無法自行判斷是否遭受干擾,經常出現船艦的遠程對空搜索雷達未受干擾但照射雷達遭到干擾的情況,操作人員很難察覺照射雷達已經遭到干擾,對於導彈錯失目標毫無補救辦法。

由於以上諸多缺失,中國海軍只有053K與江衛級裝備紅旗-61;在1987年, 中國自法國引進海響尾蛇短程防空 導彈系統,隨即展開仿製而成為海紅-7,這才是第一種真正被中國艦艇大量採用的 艦載防空導彈,無論是性能、可靠度、備彈數量都比紅旗-61優越。雖然整體而言並不算成功,紅旗-61畢竟是中國自行開發的第一種艦載防空導彈,累積了不少工程研發經驗,並為日後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隨後中國以從義大利引進的蝮蛇(Aspite)短程防空飛彈的技術來改進紅旗-61,成為紅旗-61B(岸基版為紅旗-61C),基本上除了氣動力外型外,內部幾乎全部更新,性能有了顯著提高;然而紅旗-61系列使用半主動雷達導引機制,價格高於指揮導引的海紅旗-7,而且後勤維護的特點依舊不如海紅旗-7。 紅旗-61的中國軍方正式編號是H/AJK-01,即「海軍/導彈艦空-01型」。

053K的終點

在1988年3月14日,鷹潭號與南海艦隊友艦南充號(502,屬於成都級)與湘潭號(江湖I級,556)於南沙群島海域痛擊企圖佔領赤瓜礁的越南海軍編隊, 當場擊沈敵艦一艘、擱淺焚燬一艘、重創一艘(後來沈沒),本身只有一員受傷,中國稱為314海戰(過程詳見江南級護衛艦一文)。 投入這場海戰時,鷹潭號由於先前繁重的測試任務且缺乏適當維護,艦況並不佳,主機已經屆臨壽命極限,雷達設備、電纜老化,主砲已屆壽限,出現鏽蝕且膛線磨平。在這場海戰中,鷹潭號 先與南充號(502)一同射擊越南HQ604,在八分鐘內將之擊沈;之後,鷹潭號又追擊越軍在現場最大的HQ505登陸艦(4100頓級)。HQ505很快就被打掉了前主砲位,駕駛台與鍋爐都中彈,身負重創,隨即向鬼喊礁搶灘避免沈沒;隨後HQ505艦遭受鷹潭號、南充號、湘潭號的持續射擊,燃燒了五晝夜。在交戰中,鷹潭號 在朝HQ604運輸船射擊的前20秒,射控雷達就因震動而故障;整個交戰過程中,全艦發生54起故障,主砲指揮儀前後出現至少十幾次故障(一說是鷹潭號 的100mm火砲發射54發之後,就因各種故障而中斷射擊)。 海戰結束後,坐鎮南充號的中方指揮官陳偉文命令鷹潭號做好防空戰鬥準備,以防越南派遣軍機 支援。當時鷹潭號並沒有攜帶紅旗61防空導彈實彈,前、後發射架都只各有兩枚訓練彈;雖然如此,鷹潭號仍進行防空戰備並啟動雷達。當時南越有兩批軍機曾接近中國編隊,但由於忌憚配備防空導彈的鷹潭號(可能接收到鷹潭號的防空雷達信號),只在中國艦艇周圍10公里左右的距離繞了幾圈就返航。為了防止越南空襲,交戰結束後中國海軍編隊隨即向東撤離,直到天黑才返回島礁附近海域,在當地持續警戒待命了四天,隨後返航。

由於擁有314海戰的功績以及 首艘防空實驗艦的特殊地位,鷹潭號於1994年7月15日年退役後與當年一同作戰的南充號保存於青島海軍博物館。雖然053K由於配套設備趕不上艦體等因素,注定無法大量建造,不過這次不算成功的嘗試仍為將來 中國海軍一系列發展奠定了基礎,尤其是中國海軍長久以來一直欠缺的防空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