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洋-II級導彈驅逐艦

052C旅洋-II級首艦蘭州號(170)。052C擁有「中華神盾」的稱號。

由艦尾看蘭州號。

蘭州號發射海紅旗-9防空導彈。

中國南海艦隊的導彈驅逐艦編隊,最前方為052C二號艦海口號(171),後兩艘是052B型。

由於國產相控陣以及海紅旗-9防空導彈系統發展時程趕不及,使得中國海軍決定將這些國產系統的裝艦,

由052B延後到下一型的052C,052B先裝俄製雷達與防空導彈系統,盡快形成戰力。

052C二號艦海口號(DDG-171)的雄姿。

從空中俯瞰海口號。

海口號在實彈演習中發射HHQ-9防空導彈的畫面,此照片攝於2010年7月26日。

注意HHQ-9防空導彈在空中點火之後會以燃氣舵加速轉向,增加對付較低高度目標的反應速率。

海口艦在一次演習中YJ-62反艦導彈。

一艘052C發射YJ-62反艦導彈。

052C海口艦(171)正發射艦首100mm主砲。攝於2014年6月19日。

052C海口艦(171)的艦橋,艦長樊繼功(左一)進行備航部署。

進入2010年代,江南長興廠區開始成批建造052C/D導彈驅逐艦。畫面中四艘導彈驅逐艦同時在施工,靠前兩艘為052C,

後兩艘為052D。

(上與下)第二批052C導彈驅逐艦首艦長春號(150),2013年初加入東海艦隊服役。

第二批052C的外觀與首批並無不同,內部當然做了不少細部改進。注意艦首舷號已經換成新型。

第二批052C二號艦鄭州艦(151)

俯瞰052C六號艦西安艦(153),這是第二批052C的第四艘,也是最後一艘052C

052C導彈驅逐艦濟南號(152)與054A導彈護衛艦柳州(573)一同航行。

(上與下)052C的作戰指揮中心

(上與下)在2016年12月底,由遼寧號航空母艦(16)率領的中國海軍編隊首度進入東海與西太平洋進行操演。

畫面中前方是052C導彈驅逐艦海口號。

 

052C導彈驅逐艦濟南號(152)的艦首甲板。

052C導彈驅逐艦濟南號(152)的海紅旗-9垂直發射器。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旅洋-II級導彈驅逐艦/中國

(Luyang-II class,Type-052C)

建造國/建造廠 中國/

第一批:上海江南造船廠

第二批:上海江南長興造船廠

尺寸(公尺) 長155.5  寬約17.2  吃水6
排水量(ton)

標準約5700~5800

滿載約7000~7100噸

動力系統/軸馬力

UGT 25000燃氣渦輪*2/67000

MTU 20 V956 TB92柴油機*2/17680

雙軸

航速(節) 29
續航力(海浬) 4500/15節
乘員

第一批052C:約280

第二批052C:約250

偵測/電子戰系統 H/LJG 346型3D多功能相控陣系統*1(固定式陣列天線*4)

571B A波段2D長程對空監視雷達*1

364型X頻2D對空/對海搜索雷達*1

H/RJZ-726型艦載電子戰系統

衛星通訊系統

726-4 18聯裝干擾彈發射器*4

聲納 MGK-335MS-E或SJD-8/9艦首主/被動聲納系統 *1

562型水聲對抗系統

射控/作戰系統 ZKJ-5作戰指揮系統

海上編隊戰役/戰術型自動化指揮系統一型(H/ZBJ-1)

366型反艦 導彈射控雷達 系統*1

344A(MR-34)艦砲射控雷達*1

艦載武裝

H/PJ-87單管100mm 艦砲*1

H/AJK03垂直發射單元*8(裝填HHQ-9防空飛彈,總容量48枚)

H/PJ-12(730型 )30mm近迫武器系統*2

四聯裝YJ-62反艦導彈發射器*2

三聯裝324mm 7424型魚雷發射器*2

艦載機

Ka-28C反潛直昇機*1

姊妹艦

第一批:兩艘

艦名 開工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備註

170 蘭州

2003/4/29 2005/10/18 南海艦隊
171 海口 2003/10/29 2005/12 南海艦隊

第二批:四艘

艦名 開工時間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備註
150 長春 2008/10 2010/11/28 2013/1/31 東海艦隊
151 鄭州 2008/12/26 2010/6/28 2011/6/25 2013/12/26 東海艦隊
152 濟南 2011/12 2014/12/22 東海艦隊
153 西安 2012 2015/2/9 東海艦隊

 


052C圖片集:(1) (2)

前言

繼1999年服役的051B深圳號之後, 中國繼續進行新一代驅逐艦的研發工作。在2000年代初期, 外界發現江南造船廠的船台上有四艘新艦正在建造,其中前兩艘為較低檔的052B導彈驅逐艦,在2002年中旬下水;而第三、第四艘則是2000年代初期最引人注目的 中國新銳艦艇──編號170與171的052C導彈驅逐艦,配備 解放軍海軍前所未見的相控陣系統以及垂直發射的海紅旗9(HHQ9)防空導彈系統,是中國造艦的一大突破,故獲得了「中華神盾」的美稱 。由於先前北約國家稱052B為「旅洋-I級」(Luyang-I class),因此052C便成為「旅洋-II級」(Luyang-II class)。

在2003年4月29日,052C首艦(170)在氣笛聲中從船台滑入長江中,該艦被命名為蘭州號,而較晚開工的171艦則緊接著在同年10月29日下水。在2005年10月18日,蘭州號正式加入南海艦隊服役。至於 第二艘052C──海口號(DDG0171)也於2004年底完工,展開試航作業,並於2005年成軍。052C在2008年 完成國家一級定型程序(一同定型的包括051C導彈驅逐艦、054護衛艦以及改裝自053H型護衛艦的516火力支援艦),完成所有設計定型。

052C艦曾獲得中國2007年度國防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及2008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基本設計與裝備

依照日後資料,052B導彈驅逐艦是繼052之後,中國海軍研製的第二種燃氣渦輪推進的導彈驅逐艦,排水量更大(從四千餘噸增加到六千噸級),並打算配備有源相控陣以及海紅旗-9防空導彈;不過,論是艦載相控陣或海紅旗-9的研發、測試、定型都需要時間, 趕不上052B的服役。約在1995年時,中國海軍決議先從俄羅斯引進頂板三維雷達與Shtil-1防空飛彈系統來裝備052B,使之能盡快服役形成戰鬥力(當時中國海軍陣容老舊,外在壓力卻與日遽增,亟需在短期內獲得更多現代化軍艦);而國產相控陣與海紅旗-9則在下一階段的052C才裝備 ,因此052C可說是052B最初預定的型態。事後的發展趨勢證明,兩艘052B只是填補戰力空隙的過渡性艦種,之後並沒有繼續建造;而技術跨度大、較具前瞻性的052C,才是 中國2000年代防空艦艇的真正重點發展型號,兩者之間並非早期許多人推測的「防空/反潛」或「高/低搭配」的關係。

與052B相同,052C由位於武漢的船舶工業部(七院)701所設計,總工程師為 朱英富 ;在2001年6月3日,中國海軍簽署兩艘052C導彈驅逐艦的建造合同,每艘052C總合約價格(不含彈藥)約30多億人民幣,總計當時 這四艘052B/C的合約總值達100億人民幣以上。052C預計採用的海紅旗9防空導彈系統在2001年3月才進行了陸地閉迴路測試,三個月後中國海軍就簽署兩艘052C的建造合約,而346相控陣雷達也還沒進行海上測試(要等到2002年),顯示當時中國海軍發展新艦的急迫需求;這是因為1990年代後期台灣總統李登輝提出「中國七塊論」、「兩國論」等台獨主張,以及2000年代主張台獨的民進黨掌握台灣政權,中國人民解放軍加快了對台軍事鬥爭的準備工作。

052C的艦體基本設計 、推進、電力系統大致都與052B相同,不過上層結構經過修改,前部船艛較052B更高以容納相控陣,艦體尺寸幅度據信也略為放大。先前052B滿載排水量5850噸級,而052C的滿載排水量 據信提高到7000噸左右。052C的機庫結構雖與艦體同寬, 與052B一樣設置一個機庫,並位於艦體偏左,而機庫右側的容積則用於安裝垂直發射器;而反潛直昇機應該選用俄製Ka-28。052C的直昇機輔降系統也與052B相同,在此不予贅述。與052B相同,052C的上層結構與桅杆也安裝了許多球型天線罩,包括追蹤雷達、 通信傳輸等等 。052C的動力系統以及各項艦體匿蹤技術與052B相同,在此不予贅述。

052C首艦(170)在上海江南廠建造的畫面。

下水未久的052C首艦(170)俯瞰照片,艦首紅色彩球尚未移除。

剛下水不久的052C二號艦(171)

在江南造船廠建造中的052C(170或171),許多天線、730近防砲都仍用綠色帆布罩著,

346相控陣的弧形外罩尚未安裝。

在江南造船廠建造中的兩艘052C(170與171),正在吊裝艦內設備。

在上海江南廠建造中的前兩艘052C(171與170)

052C二號艦(171)早期試航的畫面。垂直發射器、730近防砲等武裝都還被綠色帆布罩起。

此照片約出現於2005年2月初。

052C的兩組730型近迫武器系統終於採用了最佳的安裝位置──分別位於艏艛前方以及機庫上方, 優於052B安裝於船艛兩側的設計。170艦下水之初,艏艛前方用來安裝730 CIWS的結構物與艏艛有個縫隙,兩者並未相連,這可能是為了避免730機砲發射時的震動損害艏艛以及其內的裝備;該艦完工服役後的新照片顯示這個縫隙被補起來。反艦方面,052C的艦首裝有一門與052B相同的 中國自製87型100mm 匿蹤快砲,機庫結構前方有兩組四聯裝 反艦導彈發射器。

最初外界推測052C裝備了中國最新研發的「鷹擊-12」超音速反艦導彈,此種反艦導彈仿自俄羅斯SS-N-22反艦導彈,採用衝壓發動機推進 ;不過實際上鷹擊-12一直保持低調,最先曝光是在2015年中旬由中國海航部隊JH-7A飛豹殲轟機掛載並發射。2013年中國海軍開始為四艘現代級進行大規模改裝,包括以鷹擊-12取代原本艦上的俄製SS-N-22,才首度有艦射版的鷹擊-12出現。事後證實052C配備的是中國飛航導彈研究院(現科工三院,屬於湖北三江集團)所開發的鷹擊-62型(YJ-62)次音速反艦 導彈(另有專文介紹),有效射程據說在280 ~300km。

為配合偵搜能力優越的相控陣並同時導引更多防空 導彈,052C的戰鬥系統必須擁有強大的處理能量。052C配備了中國海軍 在2000年代推出的ZKJ-5作戰指揮系統,採用全分佈式、開放的系統架構;此外,據信還裝備新開發且首度應用的 編隊作戰指揮系統,稱為海上編隊戰役/戰術型自動化指揮系統一型(H/ZBJ-1)。052C的這些作戰指揮系統採用 全分散架構以及模組化設計 ,透過由二餘度光纖線路為基礎的高速Ethernet區域網路系統,採用「集中指揮、綜合組織、三級管理」的方式,將艦上所有水上與水下偵測/反制系統、武器裝備以及通訊/資料鏈路整合在一起運作 ,此外還透過資料鏈來整合/支援整個所屬艦隊之間的綜合通信/導航與敵我識別,並對艦隊、航空器與岸基單位進行協調與指揮管制 。由於採用開放式全分散架構,具有信息共享程度高、資訊傳輸速率快、對系統和設備兼容性高等優點,而且日後的擴充與升級都相當容易。

052C安裝了一套用於為反艦導彈提供目標指引的366型對海搜索/射控雷達 ,參照俄羅斯的MINERAL-ME(北約代號音樂台,Bandstand,詳見現代級導彈驅逐艦一文),大型半球天線罩(包含主/被動雷達)位於艦橋頂端 ,此外直昇機庫結構上方裝有一座負責協同追蹤的傳輸天線。主桅頂端 (全艦最高位置)設有一個球型護罩 ,內有一具364型X頻2D短程對空/對海搜索雷達(另有專文介紹),其安裝位置高、目標更新速率快,可補強對近距離低空目標的追蹤能力;主桅杆前方的平台裝有一座344A(MR-34)艦砲射控雷達,兩具仿自SNTI-240的衛星通訊天線罩位於艦舯兩側,上述裝備都與052B相似,而艦上的電子戰系統也應與052B大同小異。與052B相同,052C的兩組7424型324mm三聯裝魚雷發射器也安裝於艦尾兩側的船舷開口內,平時以艙門遮蔽。由於052C以防空任務為主,就沒有如052B與054般還在艦砲前方加裝六聯裝俄式反潛火箭。

052C的電子戰系統與052B相同,包括H/RJZ-726型艦載電子戰系統以及726-4 18聯裝干擾彈發射器(詳見052B導彈驅逐艦一文);052B將四個726-4 干擾彈發射器設置在艦首兩側,而052C則改設在機庫結構兩側。反潛方面,052C取消了87式反潛火箭發射器,聲納配置則與052B相同,艦首設有一具主/被動聲納,西方推測應為與旅滬級相似、法國Thomson DUBV-23的中國仿製版──SJD-8/9,不過漢和防務機構則認為是與現代級相同的MGK-335MS-E;除了艦首聲納之外,052C的艦尾兩側 也設置與052B相似、類似拖曳式水聲裝備的開口,應為562型水聲對抗系統。

052C艦舯一景,左為YJ-62反艦導彈四聯裝發射器,右為干擾火箭發射器。

下方船舷艙蓋內是324mm魚雷發射器。

值得一提的是,052C的幾個最關鍵裝備──346型相控陣雷達與HHQ-9的海上測試工作,均由中國1997年服役的畢昇號( 下水時舷號為909,後來改為970,目前則為891)試驗艦負責測試;此外,該艦上還測試幾種其他新型武器,包括匿蹤型100mm快砲 、730近迫武器系統等,都成為日後052B/C、051C、054等中國新一代艦艇採用的裝備。 事實上當前兩艘052C在2003年下水時,346相控陣與海紅旗-9防空導彈的測試工作仍持續在畢昇號上進行,尚未完成。 依照中國武器研製的管理規章,武器系統必須完成所有研製流程才能裝備部隊,但前兩艘052C一開始裝備的346型相控陣系統與海紅旗-9是還沒有完成研發定型的原型裝備,顯示當時中國準備對外軍事鬥爭的壓力相當迫切,才會採取這種破例方法。

依照日後江南集團的資料,1990年代末期江南集團首度承接中國海軍新一代導彈驅逐艦時,主要面臨三大難題:第一是周期短,任務重,第二是裝備新(艦上新裝備比例達40%,且為自主研發),新裝備裝艦技術是一大工程難題;第三是管理難,工程復雜、關系復雜,對江南集團的資源調配與人員管理能力形成重大考驗。在新驅逐艦的建造工作中,江南集團首次採用總段建造技術,將艦體分成三大總段,每個總段完成後再對接成形,大幅減少在船台上安裝分段的數量,為船台艤裝工程保留更多空間,並節省許多時間。因應新驅逐艦的建造工程,江南集團引進許多新的特裝安裝工藝,採用高精度裝焊技術,透過基座內場精加工、精細裝配、有序焊接等技術,不僅縮短特裝安裝周期,且提高安裝精度。此外,江南集團也為此進口電子對準儀,運用浮動式對準技術來提高艦上裝備的安裝精度。052C的相控陣雷達基座位於帶有傾斜面的船艛結構上,而且雷達陣面安裝時的相對距離、夾角有嚴格要求,無論是建造雷達基座結構或安裝相控陣雷達時都有相當的挑戰性;為此,江南集團首次應用船體結構與特裝一體化技術,來完成052C安裝相相控陣雷達的課題,江南集團與其他科學研院所經過近一年的研究,終於成功開發出船體結構與特裝一體化技術。

 

(上與下二張)2014年4月中國新聞電視出現的052C長春號(150)指揮室的畫面。

此時該艦正進行對空實彈射擊。

第二批052C的鄭州號(151)機庫頂部兩側設置的感測裝置,應該是用來接收敵方雷射標定器

的光電警告裝置。

第二批052C的鄭州號(151)的726-4 18聯裝干擾彈發射器,可使用對付雷達的金屬干擾彈、

對付紅外線感測器的熱焰彈藥以及對付魚雷的聲學誘餌等。

第二批052C的鄭州號(151)的100mm艦砲。

 

346型相控陣雷達

052C艦橋兩側的346型相控陣特寫,弧形外罩內充滿了用來冷卻天線的冷空氣。

外罩中間鼓起是因為中間的T/R組件最多,需要更大的通風量。

052C最引人注目之處,就是艏艛四周加裝了四具H/LJG346艦載有源相控雷達,簡稱為346型(另有專文介紹)。在1998年,中國電子學會推薦時任南京第14研究所(南京電子技術研究所)副所長周萬幸角逐第六屆中國青年科技獎並成功獲獎,其記載如下: 「現擔任H/LJG346艦載有源相控雷達總設計師,這套雷達的技術水平在國際前沿,國內領先。作爲中國艦載相控雷達領頭人的周萬幸, 擔任一段時間相控陣雷達總師以後,轉爲項目總指揮,並成爲南京第14所副所長,領導該所探索世界雷達前沿技術」。

依照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十四所(即南京第14電子所)網站在2016年10月24日的撰文,「中華神盾」在1997年立項,是中國第一部全固態三座標相控陣雷達;由於當時中國國內相關基礎薄弱,研製難度極大,一段時間都沒有突破性的進展。在2000年,14所內任命邢文革擔任346相控陣雷達的副總設計師,在接下來數年攻克了許多研製雷達的重大問題,包括帶領團隊上艦出海研究克服海上背景雜波以及船艦搖晃影響偵測等問題(約花費三年時間)。在2007年,346相控陣順利完成研製工作,此雷達具有對空搜索、對海搜索、對空引導、目標指示、同時多目標跟蹤等功能,可能是全世界第一種裝艦服役的艦載遠程有源多功能相控陣雷達,是中國海軍有史以來技術水平最高、功能最強、系統組成最復雜的雷達系統,不僅是中國海軍電子裝備發展史的重要里程碑,在當時也列於世界先進水平。由於346相控陣雷達的研製成功,邢文革也因此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在346相控陣的開發過程中,邢文革首次深入研究傾斜波束低角測高技術,使此型雷達具備「探測距離遠、測量精度高、抗干擾能力強、可靠性高、自動化程度好」等特性,在當時榮獲電子工業部科技進步特等獎。

052C的上層結構呈八面體,往上朝內傾斜15度,而與中心軸線呈45度夾角的四個傾斜面各安裝一具346型的相控陣面,這種配置與美國柏克級 導彈驅逐艦類似。346型雷達的陣面由一個弧形的外罩蓋住,這是氣冷系統的靜壓通風道,天線陣列本身是平的 。安裝方面,052C安裝346型雷達的主要問題在於位置過低,將使平面搜索距離大減(受制於地球弧形表面);此外,朝向後方的兩面天線沒有特別加高,導致水平視線下緣 難免被尾艛結構以及甲板上的物體干擾,影響到艦體後方的低空搜索;反觀美國柏克級Flight2A、日本 愛宕級導彈驅逐艦都將朝後的相位陣列天線加高,避免被機庫擋到。

346型的天線陣列採用回流通風式氣冷系統,冷空氣由陣列四周的出風口進入弧形外罩與陣面之間的空間;這種風冷機制的最大隱憂在於,萬一天線罩因戰損而出現大破洞(小破洞影響還不大),就會徹底破壞冷空氣循環的靜壓風道,即使相控陣本身還能運作(就算一部分單元損壞也能繼續運作),也會因為陣面失去冷卻而過熱,不得不停止工作。而陣面外罩採用弧形也是因為陣面中央T/R組件最多,為了增加靜壓通風風力,天線罩中間只能鼓起來,這增加了天線罩被擊中的機率。當時南京14所也曾研擬冷板或內循環液冷等方案,然而 早期的設計要點在於減輕整個陣面的體積重量、T/R組件小型化等,加上結構工藝限制,實在沒有餘力在陣面中加入液冷循環或冷板裝置(若採用液冷循環系統,對於船艦平台設計的困難度就會增加)。而052C之後再下一型的052D導彈驅逐艦(2010年代出現)使用的346A相控陣,天線外罩就是平板型,顯示不再使用原本的靜壓風冷系統,很可能已經加裝液冷或冷板系統;加上346A的陣面又比346型加大,顯示在T/R組件小型輕量化以及散熱系統技術等方面又有進一步突破。 

一艘建造中的052C,此時相控陣的弧形外罩尚未安裝,可以觀察陣面的T/R組件排列;

陣面角落的四個開口則是風冷系統的進氣口。注意到主陣的上、下各有一組長條天線陣列,

這是用來與海紅旗-9防空飛彈進行上/下鏈傳輸應答的C波段天線。

052C的相控陣正在安裝弧形外罩。

 

517B極低頻對空監視雷達

052C煙囪後方的桅杆上裝有一具H/LJQ-517B型(517型)極低頻A波段(UHF)長程對空警戒雷達 ,這是先前旅大III級珠海號以及旅海級所使用的H/LJQ-517雷達系列的改良型。H/LJQ-517型雷達的研發始於1976年,以陸基的警-17H型UHF雷達為基礎,在1986年才正式定型,稍後又推出517A型雷達;517系列雷達裝備於051G與051B導彈驅逐艦、053系列導彈護衛艦上,052導彈驅逐艦在2010年代初期的改裝作業之後也裝備517B雷達。在2000年代初期,進一步改良的H/LJQ-517B推出,以517A雷達為基礎將所有後端設備全面更新,不僅延續517A雷達重量輕、體積小、適裝性良好等優點,更新後端設備也使其抗干擾能力、自動化程度、電磁兼容性、操作性能都獲得提高,而可靠性度與壽命也都有長足進步,並降低了全壽期維護費。

517B對96km至500km的遠程采用長脈衝探測方式,在50至96km的中距離使用長脈衝非完整回波探測方式,在50km的距離以內采用短脈衝探測方式,與艦載656型敵我識別器結合時可完成敵我識別作業。517B雷達整體系統非常緊湊,由前端八木天線、2個雷達發射機櫃、1個接收機櫃、一個終端機櫃組成;八木天線外形尺寸為4.280 × 5.958 × 0.55m,後端四個機櫃(接收、發射、終端)都為標準機櫃,外形尺寸皆為1.6 ×0.69 ×  0.55m,體積相當於家用雙門電冰箱。517B雷達整機功耗較低,採用380V電源時功耗小於5KW,以220V電源供電時功耗小於3KW,與一台家用電熱水器功耗大致相仿。517B雷達的八木天線重量輕巧、受風面積低,能承受60m/s的強大風速,在11級風可正常工作,超過12級風時不損壞。517B雷達在正常狀況下,從冷機啟動需要5分鐘,緊急情況下開機需3分鐘,可連續24小時不間斷工作,後端只須編制一名操作手。517B雷達偵測飛機的最大有效距離超過300公里,後端能同時處理超過500個目標軌跡。

雖然517B由於採用波長較長的A波段(米波),對目標測量的精度先天就不如現代主流的微波(S(E/F)頻以內)雷達;517B方位精度為1.2°、距離精度為1500m;當然,A波段也由於較長的波長,受到雲霧雨水等天候影響相對較低 ,而且在大氣層中的彎折現象會比較明顯,雷達地平線比短波雷達更遠一些;而一般反雷達導彈的彈徑無法容納夠大的天線來接收公尺級波段的雷達波,因此無法鎖定米波雷達的信號採用米波的517B雷達對空偵測距離也還是高於382型頂板三維雷達(S波段)數十公里,而且據說也比346相控陣(S波段)高約50公里左右。517B雷達的價格僅600多萬人民幣,而346相控陣雷達系統每套採購價格則高達5億人民幣(依照1990年代末期報價)。

052C仍保留517B雷達的主要原因包括:雖然517B測量精確度較低,但對於早期預警而言仍夠用,與S波段的364型相控陣進行精確標定;第二,517B雷達由於低功耗的優勢,可長時間不間斷地保持開機工作,而346相控陣雷達工作時功率消耗大、產生熱量多,就無法做到這點。第三,346相控陣雷達的體積、重量與功耗都十分可觀,佔去了不少052C艦體平台的承載餘裕以及供電、冷卻功率,而517B雷達正好重量輕、易於安裝、供電與冷去需求低,與346相控陣雷達正好形成絕佳的互補。 因此,052C在平時可保持517B雷達不間斷開機,維持最基本的對空警戒,進入作戰區域或威脅等級提高時,才啟用346相控陣。

此外,外界經常推測052C保留UHF波段,是因為這種較長波段的雷達對匿蹤飛機效果相對較佳。理論上,雷達波長越接近飛機的尺寸,則匿蹤飛機常用的形狀匿蹤設計(靠外型設計降低朝原方向返回的雷達波)效果就會降低,而且匿蹤飛機外部雷達波吸收塗料厚度需到達雷達波長的1/10到1/4才能有效作用,這對於A波段的波長而言不可能實現(UHF波段頻率300MHz~3GHz,波長0cm到1m;S波段2!4 GHz,波長15~ 75cm)。然而實際上,雷達探測效能更多取決於天線增益比等性能(相較於艦載雷達較長見的S/C/X波段,UHF長波雷達需要更大的天線孔徑才能達到足夠集中的波束,船艦沒有足夠體積來裝置這樣的天線),而517B這種技術較為原始的八木天線雷達自然無法滿足這些條件,對於探測匿蹤飛機不太可能有值得稱道的效益。 此外,較長的雷達波長先天上誤差自然會變大,更難滿足射控的需求(誤差範圍必須在飛彈能保證用自身尋標器鎖定目標的距離內),必須利用脈波壓縮等後端技術來彌補。

海紅旗-9防空導彈系統

中國官方公佈的第一幅052C發射HHQ-9防空導彈圖,此時導彈剛剛彈出

發射管,還沒有點火。

052C艦首的HHQ-9防空導彈的H/AJK03垂直發射單元 ,中間是再裝填用的起重臂。

搭配346相控陣雷達系統的海紅旗-9區域防空導彈是052C最重要的武器系統(另有專文介紹)。海紅旗-9是由1980年代起研製的陸基紅旗-9衍生而來,紅旗-9耗費了20年的時間開發,在2007年正式列裝部隊;而海紅旗-9的立項則在1990年代下半。基本型 的海紅旗-9採用中途無線電指令/終端主動雷達導引,雷達尋標器操作頻段據說為G波段(4~6GHz,波長7.5~15cm),彈體長度 為6.51m(另一說是6.8m),彈體直徑47cm,全彈重1300kg,戰鬥部重180kg,最大射程約125km,最大射高18000m,對付一般導彈目標的射程介於7~50km,射高介於1000~18000m;對付巡航導彈射程7~15km,最低射高25m;對付彈道導彈的射程7~25km,射高2000~15000m,最大機動能力22G。

海紅旗-9的垂直發射裝置型號為H/AJK03,這是中國最早實用化的艦載垂直發射器,由鄭州的713研究所負責。H/AJK03導彈發射系統在1997年12月完成出所評審,1998年被安裝在剛建成的中國海軍試驗970號武器綜合試驗艦上(2000年命名為畢昇號,舷號891),1998年8月進行海上系統調試以及實彈發射等測試,定型後型號為H/AJK03,即「海軍/導彈艦空-03型」(編號排在海紅旗7的H/AJK02型之後)。H/AJK03研發時並沒有考慮通用性,完全是 針對海紅旗-9而設計,不能容納其他彈種。 與美國的MK-41垂直發射系統相較,海紅9導彈與發射系統佔用的體積明顯較大,區區48個彈位需要分散在兩個不同位置。

H/AJK03的構型類似俄製SA-N-6的垂直發射器,彈艙均為輪型,也都採用冷發射,不過HHQ-9每組發射器只有六個發射管,而非SA-N-6的8管。 此外,俄羅斯原版SA-N-6每組轉輪型發射器僅有一個開口,以旋轉彈艙的方式讓八個發射管共用 ,這很可能是因為每個轉輪型冷發射器單元使用單一的集中式彈射裝置,必須輪流讓發射筒對準同一個彈射裝置才能進行彈射。而HHQ-9彈艙 雖然仍使用轉輪結構,但每管都有一個發射口, 能獨立發射而不需要旋轉。H/AJK03的轉輪式結構只用於再裝填,發射器外部甲板上設有一個再裝填臂,對每一組彈艙再裝填時只需要對準一個發射口並鎖死,透過彈艙旋轉就能依序為六個彈位裝填(每次旋轉60度來換下一個彈位)。

052C的艦首B砲位總共有六組HHQ-9的垂直發射器,另外在機庫結構的中心軸線上也縱列了兩組,總攜帶量48枚 。與俄國轉輪式垂直發射器類似,為了防止導彈射出彈艙後火箭無法順利點燃而掉在甲板上造成危險,B砲位的六組 垂直發射器分成左右兩邊,各以5度角朝舷外傾斜,而安裝於直昇機庫的兩組垂直發射器亦有相同的設計。

(上與下二張)在2016年8月初,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畫面披露一艘052C在實彈射擊中的畫面,

一枚HHQ-9防空導彈發射升空後透過向量推力噴嘴急速向下轉向,飛彈一路朝下俯衝,

最後成功命中在海面上超低空飛行的靶彈。這可能是該年052C鄭州艦(151)進行

攔截超低空目標的實彈演習。

依照2018年7月30日定海新聞網一篇報導「淬火浪尖一利劍———記東部戰區海軍某驅逐艦支隊鄭州艦」,
052C鄭州艦(151)在2016年參與一項艦艇編隊導彈實際攻防演練。此次演練中,靶彈具有速度快、飛行高度低等特點,意味反應決策時間更少、雷達發現目標的距離縮短。艦長陳曦和艦上官兵一起反復推演了幾十遍,考慮多種突發情況,並對操作流程進行改進,提升抗擊效率。演練當天,新型靶彈向編隊低空來襲時,鄭州艦「快速反應,果斷出擊,成功攔截來襲目標,一舉打出了某型導彈的臨界性能」。此文章顯然是指利用鄭州艦上的海紅旗9防空導彈系統攔截低空掠海目標,咸信就是2016年8月中央電視台公佈的052C發射海紅旗9導彈攔截超低空目標的視頻來源。

 

評析

052C首艦蘭州號(170)發射艦砲的照片。

052C堪稱2000年代初期 中國造艦事業的最高成就 ,印證了中國國防工業近年的可觀成長 ;過去中國三軍主要作戰裝備相較於同時期美國、歐洲、日本,往往存在了一到兩代以上的代差,而052C導彈驅逐艦就大致抹平了與西方國家的代差。雖然如此,在技術細節上,052C與同時期歐洲、美國、日本的第一流主力防空艦艇(如美國、日本的神盾艦等)仍存在一些差距 。

受到載台體型的限制 ,以052C的艦體規模與艦上的推進/電力輸出功率,對於一艘配備大型相控陣的艦艇仍顯得有些吃力。052B/C裝備兩座GT-25000燃氣渦輪主機,其尺寸與功率較為尷尬,如果只配備兩座,排水量上限就注定在7000噸 左右;但如果同時裝備四座,則佔用體積顯然過大,艦體排水量勢必突破萬噸。依照美國為歐洲國家設計小神盾艦的經驗,六、七千噸幾乎是神盾系統在性能不過度打折情況下 的最低下限。受限的艦體規模,直接影響052C容許的上層結構容積,進而影響346型相控陣的設置高度,降低了對水平線搜索的距離。 相控陣的運作相當耗功率(包含雷達本身輸出與冷卻),陣面上T/R組件的熱消耗也十分顯著考驗著電子技術以及船艦載台的發電/冷卻功率;此外,相控陣本身的射頻器件技術也在在關係雷達的性能(包含 波束筆直程度、信噪比、旁波瓣寬窄、抗干擾能力等),而這方面中國也向來落後歐美先進水平一段距離。例如,346相控陣可能還是使用第一代硅雙級電晶體製作的T/R組件,而不像歐洲、日本2000年代幾種艦載主動相控陣(如英國Sampson、荷蘭APAR與日本FCS-3改)使用第二代的砷化鎵(GaAs)半導體來製作T/R組件。

052C主要作戰裝備和武器系統在帳面上與同時期西方現代化系統並沒有明顯的代差,然而實際作戰效能往往取決於許多帳面數字看不出來的細節,包括經年累月之下的軟硬體改良、實務經驗、背後的工業生產製造水平;中國這樣早年閉門造車、晚近才急起直追的後進國家,顯然不可能一開始就全面追上業已千錘百鍊、累積數十年寶貴經驗的歐美先進國家 。尤其是中國基礎的電子、半導體產業以及發動機等精密機械/材料工業,與西方一流水平相差較大(尤其是發動機向來是中國軍工的短板),這關係到武器系統中各個子系統、元器件的基礎性能與壽命、可維護性與產製成本(關係到生產良率)、長時間運轉下的可靠度等等;並不是中國科研單位在產品中應用先進前瞻的技術,就能立刻弭平各個環節所的差距。美國神盾戰鬥系統已經經過二十餘年的千錘百鍊, 軟硬體運算能力與成熟度不斷精進且功能擴充日廣,系統架構也已經全面更新好幾番,除了擁有 強大的防空能力之外,還 兼具卓越的對地攻擊以及反潛能力,甚至發展出偵測/攔截戰術彈道導彈能力 ;而神盾艦上種種主要美海軍制式裝備如SPY-1D相控陣、標準SM-2/3/6系列防空導彈、方陣近迫武器系統、SLQ-32電子戰系統、反潛聲納與水下作戰系統等, 其內部軟硬體也都是經過長時間的使用、回饋與改良發展,才得以日臻完善;有些許多改良功效雖然不能直接顯示在帳面數字上,但在實際運作時就會展現出無形的差別 ,例如電子元器件的可靠度、信號處理技術、電子反反制能力、抗海面與地形雜波能力、人機介面設計(乃至於背後的運作流程設計)等。這些心血結晶無一不是透過長 年累積實務經驗來改進,加上相關產業紮實的技術底子與長期投入基礎研發努力。此外,雙方的差距更經常存在於許多根本性的體制背景,尤其是各類標準作業流程 的好壞(涵蓋研發製造、後勤維持、戰術與訓練等)等等。

無論如何,052C的出現的確顯著縮減了中國與西方一流水平的 代差;雖然各方面細節上或許還存在差距,然而這只需要中國軍工相關產業持續投入資源努力不懈,改善整體軍工產業各個環節的質量與配套,各方各面就可以逐步趕上國外的先進水平。在整個1990年代,中國投入服役的驅逐艦如052旅滬級與051B旅海級 ,綜合性能只相當於1980年代的西方艦艇,而且欠缺中國海軍急需要的區域防空能力;然而往後十年之內,中國海軍就有配備相控陣與垂直發射防空導彈系統的052C投入服役 。雖然台灣在2005年接收大型的美製紀德級 導彈驅逐艦 ,拜艦體較大之賜,防空導彈數量或對空雷達裝設高度(攸關對低空目標偵測能力)都比較充裕,且在美國海軍服役期間曾歷經多次升級改良,戰系軟體與標準SM-2防空 導彈系統應該比服役初期的052C的系統更為成熟。但紀德級終歸是1970年代的設計,理念與世代顯然落後於擁有垂直發射系統與相控陣雷達的052C;更重要的是052C的核心技術為中國所擁有,戰鬥系統完全採用開放式的計算機軟硬體架構,能持續發展改進 (例如改進後的紅旗-9B由於改進彈體材料以及換用更新型的固態火箭,射程延長到200公里級) ;而紀德級只是美國出售台灣的中古舊貨,計算機架構老舊得多且難以升級(美國早已將非神盾的NTU艦全面汰除,不會繼續為NTU系統改進軟硬體),連艦上射控雷達裡已經停產的行波管都需要專門請美國廠商複刻。

對於解放軍海軍而言,欲擺脫20世紀以來的近海格局、將有效作業範圍真正突破第一乃至第二島鏈,除了航空母艦之外, 具備強大對空監視與作戰能力的新型防空驅逐艦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當解放軍海軍遠離陸地,就等於遠離本國地面監視預警體系 與空軍機隊的保護傘,在西太平洋上美國絕對優勢的監視與空中打擊體系之下,解放軍艦隊只能依靠自身力量撐起艦隊保護傘,才有生存的可能。 為此,就需要航空母艦艦載預警機、戰鬥機提供的空中監視巡邏,並由先進防空艦艇支撐整個編隊的防空探測與攔截;因此,在2000年代中國積極籌畫建造航空母艦的同時,配套的大型新型防空驅逐艦 將不可或缺。以這樣的標準,052C的噸位與武裝還力有未逮,中國海軍需要建造更大而有力的高性能防空驅逐艦來搭配航空母艦。為此,中國在2010年代下半就開始建造排水量超過10000噸、戰力大致與柏克級同級的055導彈驅逐艦。

中國海軍現代化的步調

在2000年代前期, 中國推出了多型新一代艦艇,除了江南造船廠建造的052B與052C各兩艘外,上海滬東造船廠以及廣州黃浦造船廠也各 完成兩艘近四千噸的054/054A型江凱級護衛艦,大連紅旗造船廠推出兩艘051C導彈驅逐艦(沿用旅海級的艦體與動力系統, 兩艘分別於2004與2005年下水),渤海造船廠則忙於建造新一代093、094核能潛艦,這波造艦潮的 算是相當可觀;然而,除了054A以穩定的速率持續建造之外,四艘052B/C告一段落後,中國 對於6000-7000ton等級主戰艦艇的建造曾一度停頓 。

前兩艘052C在2005年加入解放軍海軍服役後,又經過數年測試,才在2008年完成設計定型。另外,中國方面將UGT 25000燃氣渦輪國產化的工作在當時也還沒有完成(詳見052B導彈驅逐艦一文)。再者,上海江南造船廠從2005年6月開始在長興島建設全中國最龐大的造船廠設施,2008年6月正式將廠區搬離原有的江南廠區(可追溯至清末江南機器製造局,有143年歷史)。以上因素都是中國建成首批四艘052B/052C之後,一段時間沒有緊接著繼續建造燃氣渦輪驅逐艦的原因;而後續四艘052C的建造工作則從2008年展開(見下文)。

由於中國在2000年代初期一口氣推出數型新艦,涉及許多過去十分陌生、從無到有的領域(尤其是配備高精密度有源相控陣與防空作戰系統的052C),勢必要累積數年的操作經驗, 才能讓逐步發現這些新系統的潛在問題並予以修正,而不是貿然躁進。另外,在2000年代前期,中國海軍整體仍嫌落後,高學歷專業人才數量偏低, 大量上一代老舊裝備仍在服役,故這些新艦艇勢必在作戰理念、戰術、訓練與後勤補保等各種層面,帶給中國海軍極大的衝擊。從接收新裝備到能真正發揮戰力,中國海軍艦隊難免會面臨一段磨合期。在2000年代末期開始,隨著新艦數量日增、國際局勢演變等因素,中國海軍的遠海部署作業日趨頻繁,艦艇在航率比過往高出許多,更多地參與國際間的聯合作業以及與各國海軍交流,而在與美國、日本等競爭對手的對奕也日趨強勢;這些跡象顯示中國海軍持續投注於現代化、遠洋化的努力,在2000年代末期開始展現成果,開始將中國海上力量提升到新的高度。

052C首艦蘭州號(170)的艦橋,攝於2009年4月23日解放軍海軍60週年閱艦式,此時

美國海軍作戰長(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CNO)葛雷.羅黑德( Adm. Gary Roughead)

正訪問該艦。

 

第二批052C

在2010年11月28日,052C第二批的首艦(150)在江南長興廠下水的畫面。

2012年1月下旬出現在網路上的照片,長興廠區中有三艘已經下水的052C同時進行艤裝作業

(最左邊一艘應該是已經試航的三號艦)。

第二批052C首艦長春號(150)在2013年1月底成軍時的畫面。

一架Ka-31預警直昇機降落在第二批052C鄭州號(151)甲板上的畫面。

俄式艦載直昇機降落作業以甲板上鋪張的網子來協助固定直昇機。

 

如同前述,兩艘052C在2005年服役後,中國在幾年之內就再也沒有建造新的導彈驅逐艦。直到2010年下半,網路才又有新驅逐艦的船段在新的江南長興造船廠( 新的長興島廠區)現身,並有數艘在同時建造。052C的建造工作停頓數年,主要原因是中國海軍決議在後續建造的驅逐艦上使用國產化版的UGT 25000燃氣渦輪(國產型號為GT28),不過國產化作業需要時間;此外,346相控陣雷達、海紅旗9防空導彈等主要系統也需要數年時間驗證與改進。前兩艘052C經過五年服役驗證,防空作戰系統的 軟硬體顯然又更為完善,而其346相控陣雷達也已經獲得進一步的改良。如同前述,052C在2008年完成國家定型,而UGT 25000燃氣渦輪國產化作業也差不多在同時水到渠成(在2009年通過國家驗收),而中國隨即就展開第二批052C的建造工作。

長興廠區首先開始建造的前四艘導彈驅逐艦都還是052C,這些都是在江南造船廠搬遷之前已經下達的訂單。第二批次052C最初只訂購一艘(三號艦),隨後增加到四艘。第二批052C的首艦在2008年10月開工,2010年11月28日下水,2011年10月展開試航,被命名為長春號(150,艦上裝有 新的編隊作戰指揮系統),2013年1月31日進入東海艦隊服役。第二艘在2008年12月26日開工,2011年6月25日下水 ,2012年5月上旬展開試航,並被命名為鄭州號(151);第三艘約在2011年12月底至2012年1月初下水 ,2015年2月9日服役,命名為西安(153),至此052C的建造工作全部完成。

依照後續消息,第二批052C的建造預備工作約在2007年開始執行。第一批兩艘052C是依照各次系統為導向的傳統方式製作施工藍圖,第二批052C為了配合長興廠區的新式區域建造方式 (分成前、中、後三大段,然後總裝),相關施工藍圖與建造程序也經過修改 。改用區域建造方法使得第二批052C的建造週期縮短,而且下水前的艤裝率提高。 依照 中國官方報導,第二批052C首艦長春號艦長155.5公尺,寬17.2公尺,滿載排水量6000餘噸,最大航速不小於29節,續航力不小於4000海里,自給力不小於15晝夜 。

 與頭兩艘相較,第二批四艘052C外觀與主要作戰裝備都沒有差別 ,但細部上有所調整與改進,許多內部設備也都有更新 (許多前兩艘052C採用的設備此時已經停產,必須更新)。例如,第二批052C的生活起居空間納入亞丁灣護航勤務的經驗予以調整,此外早期的護航經驗顯示原本的RHIB小艇以及收放起重機的性能都不足,因此換裝BH-580A玻璃纖維製剛性快艇,並且換用新的吊艇起重機和支架來提高收放速率。相較於前兩艘052C,第二批052C的作戰指揮系統經過升級,此外加裝第一批052C所無的編隊指揮系統,直昇機庫裡增加水霧噴灑系統來強化損管能力。由於艦上新設備自動化程度提高, 第二批052C人員編制比首批兩艘052C精簡約30人。

052C付諸量產,顯示346型相控陣與海紅旗-9防空導彈系統的成熟度顯然已經獲得解放軍肯定;除了新造052C之外,在2010年,於大連施工的前蘇聯瓦良格(Varyag)號航空母艦,也開始安裝346型 相控陣系統。因此,雖然時隔七年出現的第二批052C與首批看似完全相同,但細部設計與關鍵系統內容顯然比頭兩艘更為成熟,同時意味著 中國在高性能防空艦的領域已經站穩了腳步。

江南長興廠區開始第二批052C之後,這個六千噸級的國產防空驅逐艦系列就如同流水線一般不斷建造;建造四艘第二批052C之後,緊接著就推出進一步改良的052D,首張照片在2012年中旬於網路上曝光。052D的艦體尺度與佈局維持不變,但細部構型與裝備有相當顯著的變化 ,包括換裝新主砲、新相控陣以及新型垂直發射系統(另有專文介紹)。

 

服役經歷

 

在2013年5月底,美國海軍提康德羅加級導彈巡洋艦夏洛號(USS Shiloh CG-67,後)訪問中國

湛江的南海艦隊基地,中國海軍派出052C首艦蘭州號(170,前)陪訪。

(上與下)2013年10月13日,包含052C首艦蘭州號的中國海軍編隊首度通過南美洲南端

風浪惡劣的麥哲倫海峽的畫面。

屬於南海艦隊的52C首艦海口號(170,前)以及052D長沙號(173,後),攝於2017年6月。

052D是052C的改進版,2010年代起大量建造。

在2008年12月19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正式宣佈,基於聯合國在12月16日通過的授權法案,中國將派遣一支由兩艘導彈驅逐艦與一艘補給艦組成的分遣艦隊,遠赴索馬利亞海域(亞丁灣一帶)打擊當地氣焰囂張的海盜活動,保護行經當地的商船並打擊海盜。這支艦隊由海口號(171)、052B的武漢號(169)與福池級油彈補給艦微山湖號(887)組成,以武漢號為旗艦,全部都是2000年代以來 中國新完成的最新銳、最大型艦艇,艦上並搭載70名海上特種大隊人員,隨時準備因應反劫持、奪船或人道援助等可能狀況。這支艦隊在2008年12月26日啟航,在2009年1月6日左右抵達索馬利亞海域,為行經當地的中國商船提供護航,任務期間以巴基斯坦卡拉奇以及位於亞丁灣口的吉布提港市為補給休息地點 ;海口號與武漢號一直在索馬利亞海域值勤到4月中旬,由第二批護航編隊接手,並於4月底返回南海三亞基地。這趟任務不僅是「中華神盾」服役以來首度遠航,更是中國海軍建軍以來,第一次遠渡重洋投入實際作戰任務,以及首度參與國際聯合的維和任務,意義非比尋常 。在此之前,052C服役以來始終保持低調,曝光率低,也沒有投入任何敦睦性質的遠洋活動;而此次「打海盜」之行,也終於讓052C在媒體面前大篇幅展示。除了實質的航線保護任務之外, 中國海軍也獲得一次難得的實際遠洋作業經驗,順便驗證艦上各型偵測、戰管系統的運作,此外更是宣揚實力、展示國旗的大好良機。 依照後續消息,海口號在2008年的索馬利亞護航任務中曾連續124天未曾靠岸整補,所有補給傳輸都是在海上進行,期間艦上裝備完好率約95%;在此回中國海軍第一次反海盜護航任務中,總結出破解海盜「群狼戰術」、中外護航艦艇聯訓等20餘套戰法訓法,對中國海軍之後持續執行護航任務助益良多。

在2010年6月30日,由052C首艦蘭州號的第六批護航編隊啟航,這次編隊首度納入兩萬噸級的071崑崙山號(998)兩棲船塢運輸艦,並搭配鄱陽湖號(882)油水補給艦。 在2011年11月,第二次擔任護航任務(第10批)的海口號啟航前往索馬利亞;根據後續報導,此時艦上已經換裝國產化的GT-25000燃氣渦輪。

在2013年10月13日,由蘭州號(170)導彈驅逐艦、054A導彈護衛艦柳州號(573)與鄱陽湖號(882)補給艦組成的編隊在前往南美州國家訪問途中,締造中國海軍史上通過麥哲倫海峽的首例。

在2013年,一艘 052C導彈驅逐艦在東海試驗基地的海上射擊場進行實彈演習,在強電磁干擾環境下,透過艦上346型相控陣雷達捕捉目標並發射HHQ-9導彈攔截,成功擊落五枚飛行速度達3馬赫的掠海靶彈。

在2014年7月美國與其盟國聯合舉辦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PAC 2014)裡,中國首次派遣海軍艦艇參與,包括052C導彈驅逐艦海口號(171)、054A導彈護衛艦岳陽號(575)、903型綜合補給艦千島湖號(886)以及和平方舟號(866)醫院船。

鄭州艦(150)在2014年底「機動六號演習」事記

在2015年2月下旬,消息傳出052C的鄭州號(150)在中國海軍於2014年12月舉行的「機動六號」海上實兵對抗演習中遭到052導彈驅逐艦哈爾濱號(112)擊敗;「機動六號」是解放軍海軍三大艦隊於2014年底在西太平洋進行的大規模軍事演習,在當時締造中國海軍最大規模軍事演習訓練的紀錄。依照2015年3月杭州電視台的沙場系列軍事紀錄片,作為演習中紅方指揮艦的鄭州號,在第一回合結束前,就接到導演部命令,稱他們被藍方指揮艦哈爾濱艦擊中,按演習規則要求鄭州艦退出戰鬥。依照節目中的敘述,此次海軍遠洋實戰對抗演習分為兩個回合、每回合48小時,演習時要求紅藍雙方從不同方向進入西太平洋上的預定海域,彼此都不知道對方位置,雙方都試圖先探測到對方,並且不被對方探測,爭取搶得先機;演習中,鄭州號指揮員為了避免提前暴露己方位置,下令關閉艦上相控陣雷達,僅以靜默方式(被動ESM截收)來探測對手(事後鄭州號艦長曾表示,為了避免主動電磁信號暴露己方位置,性能強大的相控陣雷達「很少使用」,用得越多就暴露得越早),反而失去了探測的先機。而哈爾濱艦偵察戰場環境後發現,演習海區有許多商船經過,藍方編隊遂利用商船伺機向紅方編隊所在海域靠近;紅方事後則表示,當時他們在海面上發現目標,但因為與商船隊距離很近,因此將哈爾濱艦判斷為一艘商船低。於是,哈爾濱艦慢慢靠近鄭州艦,在鄭州艦發現與開火之前,搶先發射反艦導彈,將沒有防備的鄭州艦擊沈。

此外,在2015年2月22日,中國中央電視台報導,2014年底這次演習期間,鄭州艦(150)遭遇惡劣海象,艦尾一個艙門(靠岸繫纜作業艙蓋)被猛烈的海浪沖;新聞中播出當時艦尾艙室的視頻,有兩名士兵被派去關上門,關上後這個艙門一瞬間右被海浪沖開,其中一名士兵艙門打倒,身受重傷,檢查後發現門牙折斷、眉骨骨折。隨後鄭州艦上調動官兵用臉盆排除積水,以木梁撐住進水的艙門,最後損管人員緊急將艙門焊死。這件事件顯示中國海軍遠洋操作的經驗仍有改進空間,發現艙門被海水沖開後缺乏意識,派去關門的兩名官兵用手去按住艙門,就像是一般的關門作業而不是當作「損管事件」來處理,非常不專業或者就是輕忽;海浪的威力非常可怕,惡劣風浪能把艦面設備掀到海裡、把鋼板撕開,何況是人體血肉之軀。另外,新聞中也提到艦尾01甲板主通道也進水,意味艦尾進水艙室和主甲板通道之間的水密門沒有按照規定關上(在高海況航行中應關閉這道水密門,因為艙門破損進水的艦尾艙並非水密區域),是一個很明顯的人為疏失。另外,依照影像顯示,鄭州艦這扇被浪沖開的艦尾艙門並非水密門,只在一側有閉鎖機構(一種說法是原始設計與交付狀態並非如此,但交付後艦隊自己做了不合規範的改裝),抵抗海浪沖擊的能力較差;日後改進的052D型導彈驅逐艦的照片則顯示,艦尾這個部位艙蓋口就是四向閉鎖的水密門,並且改用向外開啟形式,能避免發生類似鄭州號海浪從外將艙門往內推開的意外。

(上與下三張)2014年底演習期間,在惡劣海象航行的鄭州艦,艦尾一個繫纜作業艙蓋被

海浪沖開;兩名士兵被派去關上艙門,結果一的大浪又將艙門沖開,當場將一名人員打倒,

該員身受重傷。隨後鄭州艦人員組織舀水堵艙,最後將這扇破損艙門焊死。

 

在2018年1月中旬,中國一則新聞報導進一步披露了「機動六號」演習中鄭州艦與哈爾濱艦對抗的細節:在演習中,鄭州號擔任紅軍(我軍)編隊的旗艦。由於紅方防守區域面積大,編隊四艘艦艇分佈在較廣的範圍,船艦之間暴露出較大的距離;雖然紅方調動054A護衛艦柳洲艦(573)前來掩護鄭州號,但由於當時天候與海象較為惡劣而沒能及時就位。此外,惡劣的海象也讓紅方直昇機無法升空,削弱了一部份監視警戒能力。紅方編隊的情況被藍方(敵軍)的潛艇發現,並且轉發給同屬藍方的哈爾濱號,而鄭州號並沒有發現潛伏在水下的攔方潛艇。在此時,鄭州號的346項控陣雷達處於關機狀態;使用相控陣雷達不僅容易讓對方先接收到電磁波而暴露位置,而且會消耗較多能源(燃油),持續開機時間有限,而此前鄭州號在判斷周遭沒有敵艦的情況下關閉了相控陣雷達;同時間由於負責掩護的柳州艦沒能及時就位,導致鄭州號的遠程空防出現空窗。哈爾濱艦透過藍方潛艇掌握鄭州艦位置後,恰巧有一隊商船從附近海域通過,於是哈爾濱號尾隨商船隊冒充民船逼近鄭州號。雖然紅方也配置有潛艇,但紅方潛艇只簡單確認之後就回報一支商船隊通過,沒有發現尾隨其後的哈爾濱號。於是,哈爾濱艦在雷達關機、不釋放電磁信號的情況下(紅方無法以ESM探測)進入攻擊鄭州艦的陣位,完全靠著藍方潛艇透過數據鏈傳送的引導信息(含光電紅外線影像),朝鄭州艦的方位「盲射」四枚鷹擊83反艦導彈,整個攻擊過程完全沒被鄭州艦察覺。演習交戰最後結果是,由於鄭州艦關閉相控陣,失去遠距離發現導彈來襲的機會,只能靠著艦上近程低空警戒雷達(364型)在導彈迫近時發現;由於發現來襲導彈的距離太近,鄭州艦的海紅旗9區域防空導彈已經來不及接戰,只有兩座730近防砲來得及反應;而由於當時海象惡劣,艦體搖晃顛簸,導演部判定鄭州號兩730近防砲射擊脫靶、接戰失敗,鄭州號也被判定遭四枚鷹擊83反艦導彈命中擊沈,被導演部要求退出戰鬥。

鄭州艦其他事蹟

依照2018年7月30日定海新聞網一篇報導「淬火浪尖一利劍———記東部戰區海軍某驅逐艦支隊鄭州艦」,2013年12月26日入列以來,鄭州艦官兵「加緊學習、訓練,研究細化作戰方案,狠抓基礎訓練和創新研究,摸索現代戰爭制勝規律」,形成了戰鬥條件下損害管制、對島岸目標打擊、對潛艇防禦等10余個創新研究成果,多篇理論研究文章受到上級的表揚和轉發。近3年來,鄭州艦先後成功實射多枚多型雷彈,其中首次實現某型導彈(即海紅旗9防空導彈)攔截超低空靶彈(2016年)、打擊水面艦船和某魚雷雙雷齊射(2016年東海某實兵聯合對抗演練),均成功命中目標。

在2014年5月,入列還不到半年、尚未經過全訓的鄭州艦參與中國與俄羅斯的「海上聯合2014」軍事演習,演習中鄭州號無論在抗擊低空高速掠海目標、海上實際射擊目標(使用艦砲)等都圓滿完成。鄭州號在2016年9月再度參加中國與俄羅斯的「海上聯合2016」軍事演習,並作為紅藍雙方對抗的藍方指揮艦。

2018年11月1日蘭州號與美艦迪凱特號接近事件

美國海軍公布的迪凱特號(USS Decatur DDG-73,左)遭中國海軍蘭州號(170,右)攔截的

空拍畫面,蘭州號擋在迪凱特號前方極近的距離,迫使迪凱特號轉向規避。

香港南華早報在2018年11月5日公布迪凱特號拍攝的11月1日與蘭州號接近事件的視頻

(由英國國防部提供);此視頻是雙方距離最接近(45碼)時拍攝,蘭州號擋在

迪凱特號左前方並持續靠近,企圖將迪凱特號擠出目前航道。

香港南華早報在2018年11月5日公布迪凱特號與蘭州號接近事件的美方報告部分內容

,包括雙方接觸時的航跡圖。

在2018年10月1日,美國CNN新聞網報導,海軍柏克級驅逐艦迪凱特號(USS Decatur DDG-73)在具有主權爭議的南沙群島水域進行航行自由( 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s)任務,並進入中國大規模填島造陸且部署軍事設施的南薰礁(Gaven)和赤瓜礁(Johnson)的12海里水域以內。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發言人Charles Brown上校表示,迪卡圖號執行航行自由任務時,遭到一艘中國旅洋級(Luyang)軍艦以「不安全也不專業」的機動(unsafe and unprofessional maneuver)阻撓,這艘中國軍艦執行一系列益加激進的機動,並對迪凱特號持續發出警告;這艘中國軍艦迫近到迪卡圖號前方僅有45碼(約41m)的距離,使得迪凱特號不得不轉向來避免碰撞。而在10月2日,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公開聲明,「9月30日,美國海軍迪凱特號導彈驅逐艦擅自進入中國南海有關島礁鄰近海域。中國海軍170艦迅即行動,依法依規對美艦進行識別查證,並予以警告驅離...」。

在2018年10月31日,美國海軍作戰部長(CNO)約翰.李查森上將(Adm. John Richardson)在澳洲墨爾本表示,美國海軍將繼續進行航行自由行動(FON),對抗任何「非法的海事宣告」(illegitimate maritime claims);而在11月1日,約翰.李查森上將進一步公開呼籲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遵守海上航行規範,盡可能避免意外事件或讓衝突升高。同時,李查森上將也表示,美國海軍與中國海軍大部分在南中國海的遭遇都符合「海上衝突回避規範」(Code of Unplanned Encounters at Sea,CUES,由中國、美國、日本以及多個東南亞國家在2014年簽署)。約翰.李查森上將也預期,美國與中國在日後將有更頻繁的海上正面接觸。依照美國太平洋艦隊發言人Nate Christense中校接受CNN採訪時表示,從2016年起,中國與俄羅斯有18次不安全或不專業地與美國海軍接近互動,中國佔18次、俄羅斯一次(此外美國空軍在同一期間至少有一次遭到中國方面不安全地接近);在2017年,也就是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執政的第一年,是美國海軍與中國軍方有此類遭遇最多的一年中包括中國戰機對美國海軍P-8A海洋巡邏機進行的不安全攔截。

在2018年11月5日,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公布了迪凱特號與蘭州號在10月1日近距離對峙的現場視頻(拍攝地點是迪凱特號艦橋左側瞭望哨)以及部分事件報告內容,相關資料來自於英國國防部。依照此報告內容,迪凱特號當時正向南航行,蘭州號在迪凱特號的東北方,並朝向攔截迪凱特號的航道執行。格林威治時間(UTC)23時09分,蘭州號在三海里的距離上首先對迪凱特號發出警告:「你艦(迪凱特號)在危險航道上,如果不變更航道,將面臨後果」(You are on [a] dangerous course," the Chinese destroyer warned over the radio. "If you don't change course, [you] will suffer consequences.),但迪凱特號立刻回答「我們在執行無害通過」(We are conducting innocent passage)。隨後,迪凱特號與蘭州號各自維持原本航道,蘭州號一路逼近到距離迪凱特號925碼時左轉,然後保持在迪凱特號左後方緊跟。在UTC 23時13分,蘭州號在迪凱特號左舷後方525碼處,然後從後加速趕上並逐漸靠向迪凱特號的航道(此階段從UTC 23時19分到31分),大致與迪凱特號並航,期間又以無線電警告迪凱特號,指稱該艦此時的行動不專業(unprofessional),並指示迪凱特號轉向;由於蘭州號節節逼近,迪凱特號鳴笛五聲短警示,但蘭州號並沒有退讓(根據國際海上避碰規則第34條第4款,互見中的船舶正在駛近並且不論由於何種原因任何一船,無法了解他船的意圖或行動,或懷疑他船是否正在採取足夠的行動以避免碰撞,則存在懷疑的船應立即用號笛鳴放至少5聲短而急的聲號,以表示這種懷疑)。隨後在UTC 23時34分至45分,蘭州號持續在迪凱特號左舷逼迫,趕超到迪凱特號左前方,雙方距離縮短到45碼;此時,迪凱特號對蘭州號發出警告,這些行動不安全(UNSAFE ICO C7F Challenges and Response)。在23時45分,擋在迪凱特號左前方的蘭州號再次逼近,迪凱特號鳴笛五短聲警告,雙方距離60碼;隨後,迪凱特號向右舷轉向與蘭州號拉開距離,然後回到原本航向繼續進行自由航行(FON)。

2018年10月25日蘭州艦與日本海自編隊接觸

2018年10月25日上午,052C蘭州號在南海近距離監視美國與日本的海軍編隊(後方);

此時日本海上自衛隊加賀號(DDH-184)直昇機驅逐艦正在接受美國佩斯克號

(USNS Pecos T-AO197)艦隊油船補給。

在2018年10月下旬,日本海上自衛隊一支編隊通過南中國海時,遭到中國海軍052C蘭州號導彈驅逐艦近距離監視。這支編隊包括出雲級直昇機驅逐艦加賀號(DDH-184)、村雨級驅逐艦驅逐艦電號(DD-105)以及秋月級驅逐艦涼月號(DD-117),在8月26日從日本出發,經南中國海駛往印度洋海域,途中訪問越南、菲律賓、新加坡、印尼、斯裡蘭卡和印度等國,最後在10月30日返回了沖繩。 日本新聞網(NNN)隨艦記者表示,日方編隊去程由菲律賓蘇祿海進入南中國海(9月8日)時,就被中國海軍船艦一路監視並有過通話,當時NNN隨艦記者在加賀號上拍到兩艘中國海軍054A導彈護衛艦在附近跟蹤。在10月25日,這支日本海自編隊在返航途中行經越南以南海域,並與美國海軍艦隊油船佩克斯號(USNS Pecos T-AO197)會合,接受補給;當天黎明時分開始,中國海軍蘭州艦就尾隨這支編隊,上午8時海自編隊與佩斯克號艦隊油船會和進行補給時,蘭州艦保持美日船艦在5000公尺左右的距離外。

在11月2日NHK的新聞節目中,公布了日方編隊在10月25日與蘭州艦遭遇時的錄音,顯示雙方進行了無線電語音通話,互動算是專業而友善。依照新聞公布的錄音內容,當時中國海軍蘭州艦首先用無線電,加賀號艦橋上的女官在艦橋通「收到呼叫,現在應答」,然後通過無線電回應「中國海軍170艦、中國海軍170艦,這裡是日本軍艦184,結束。(Chinese warship 170, Chinese warship 170, this is Japanese warship 184. Over.);隨後無線電頻道中又出現蘭州艦回覆:「日本海上自衛隊184艦,這是中國海軍170艦,早晨,很高興遇見你"。(Japan Maritime Self-Defense Force 184, this is Chinese warship 170. Good Morning. Glad to meet you. Over.)。

 

海口艦事蹟

依照2018年7月26日新華社一篇紀錄海口艦事蹟的報導,海口艦服役至今15年來,開創了人民解放軍海軍多個首次和第一,出色完成演習演練、護航、出訪等30多項重大任務,先後榮立一等功(2012年)、二等功各一次,在2015年被授予「護航先鋒艦」榮譽稱號 。作為中國第一批裝備相控陣雷達、垂直發射系統的國產現代化導彈驅逐艦,海口艦和過去中國海軍船艦存在明顯「代差」,訓練與運用沒有前例可以參考。因此,海口艦首批艦員採用創新訓練模式,堅持邊接裝、邊研究訓練,制定完善了此型驅逐艦的訓練大綱和全部戰鬥部署表,為後續同型艦艇的訓練戰備運用打下了堅實基礎。在從2009年起,十年來海口艦三次派遣至北非亞丁灣執行護航任務,總行程七萬餘海里,總共完成120餘批次、近600艘中外船舶的護航任務,成功解救了10餘艘受海盜追襲的中外商船,被國際海事組織授予「航運和人類特別服務獎」。 服役15年來,海口艦先後訪問12個國家和地區、與外軍互訪交流26次。 近年來,海口艦先後10餘次赴南海海域執行戰備巡邏、跟蹤監視等任務。

2008年12月26日,海口號啟程前往索馬利亞之際,岸上官兵列隊歡送的畫面。

這是中國海軍第一批派往索馬利亞進行反海盜護航任務的編隊。


 

2009年海口號在索馬利亞反海盜部署期間,與Ka27反潛直昇機進行協同演練。

 

海口艦服役期15年來,先後產生30項課題研究成果,其中12項被海軍推廣;例如,海口艦副砲(730型近防砲)指揮儀班長朱舉彬創新採用某型雷達給副砲下達指令,使副砲抗擊效能提高50%;主砲班長李明改造主砲供電系統,使主砲攻擊準備時間大幅縮短;艦空導彈分隊長胡慧在深入分析導彈系統原理的基礎上,對該型導彈作戰流程進行修改、規劃和簡化,顯著提升了某型導彈系統(顯然是HHQ-9)的反應速度。

在2012年初,中國海軍進行反潛對抗時,某支隊2艘艦艇與潛艇交戰數天頻頻失手,演習導調組遂決定讓海口艦加入反潛行動。海口艦加入後僅交手三個回合,就運用艦上官兵自創的推算法,成功鎖定潛艇。對抗結束,海口艦官兵又創新完成某型拖曳式聲納與直升機配合搜索/攻擊潛艇等2項新戰法。還有一次,海口艦執行某專項任務,面對外軍艦機和潛艇長時間的跟蹤監視,海口艦全程保持高強度的應對;最終,對手退出了糾纏。

依照曾任海口艦艦長的邵曙敘述,某次對抗演習中,在「藍方」(假想敵)強大的電磁干擾面前,「紅方」多艘艦艇束手無策。此時,海口艦請求前出應戰。面對強電磁干擾、超低空目標來襲等一個個突發敵情,邵曙光迅速組織艦上人員運用各種雷達、光電設備,對目標進行搜索跟蹤。最終,海口艦官兵判明干擾源的種類和性質,採取一系列反干擾措施,重新鎖定目標,並成功將之摧毀。這次演習中,海口艦經歷連續70多個小時的全過程、全時段的電子干擾對抗,總結探索出覆雜電磁環境下目標的探測鎖定、多目標攔截抗擊等10多項新戰法訓法。

2009年2月5日,正在亞丁灣水域執行護航任務的海口艦接到上級命令,到索馬利霍比亞附近海域接護剛被海盜釋放的「天裕8號」漁船。「天裕8號」在2008年11月13日晚上6時30分在肯尼亞沿海漁場正常作業時被海盜劫持,船上有24名中外籍船員;經有關部門努力交涉,「天裕8號」被劫持88天後獲救。此時,漁船上油料、食物、衣物短缺。經連續四天高速航渡,海口艦抵達接護海域與「天裕8號」會合並展開補給。當時,受熱帶風暴影響,風急浪高,兩船始終無法靠泊進行傳統式的補給;面對此一困難情況,海口艦官兵靈活處置,克服輸油管長度不足等困難,在漂泊狀態下進行拖帶補給,為「天裕8號」成功補給物資油水60餘噸,當天正好是元宵節。目睹「天裕8號」船員們身著破舊的襯衣、背心和短褲,海口艦官兵自發組織起來,捐出自己的衣物和食物。海口艦艦務部門防化區隊長翟俊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說,「看到船員們在醒目的位置打出兩幅手寫的巨大標語"感謝祖國","祖國萬歲",我心堳傺E動。這是船員的心婺隉A也是我們護航的實際成果」。在2012年8月,海口艦獲得集體一等功,同年並第二次派往亞丁灣護航。

在2014年3月8日馬來西亞航空飛往北京的MH370號班機失蹤後,海口艦奉命緊急出航執行搜救任務,在海上連續作業近2個月,創造中國海軍艦艇非值班狀態出動速度最快、執行任務時間最長和跨越海域最廣的紀錄。在這次應急出航期間,海口艦的柴油機曾突然發生故障,一個冷卻芯的密封圈損壞,若不處理可能導致艦艇無法正常航行。這型密封圈使用率不高,又因為是應急出航,艦上原有備件已經用完;然而,柴油機班長王東像變魔術一樣從自己的小箱子堮野X一個同類型的密封圈。在兩年前,王東在清理艙室時曾發現一批小配件無人認領,在腦海中逐個零件對比後,申請將幾個眼熟的小配件補充進了備件箱堙A以備不時之需。結束馬航搜救任務返航後不久,海口艦就前往太平洋水域,第一次代表中國海軍參與美國主辦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PAC 2014),是海口艦首次在陌生海域進行聯合演訓;在環太平洋演習主砲射擊項目中,海口艦向靶標發射三發主砲彈,2發直接命中,贏得參演各國海軍高度評價。

俯瞰參加2014年環太平洋軍事演習的中國海軍四艦編隊,由前而後、由左而右是

054A導彈護衛艦岳陽號(575)、903型綜合補給艦千島湖號(886)、和平方舟號(866)

醫院船以及052C導彈驅逐艦海口號(171)。

2014年環太平洋軍事演習期間,一架直-9直昇機在海口號的起降甲板上整備。

注意甲板中央有一對直線軌道,用來協助引導拖曳直昇機入庫的作業。

海口號的人員舖位。

某年初秋在南海的一次實彈演習中,海口艦首次對抗一種新型靶彈,這是一種速度極快、彈道複雜、突防能力強、抗電磁干擾強的新型靶彈;演習開始前,現場觀摩的科研院所專家都不看好海口號能成功攔截,稱之為一場「贏不了的戰鬥」。在這次演習任務之前,海口艦的人員做足功課,反覆利用系統虛擬目標,操縱雷達跟蹤目標,還設想各種意外情況,最大限度模擬真實戰場環境。在實彈射擊當天,海口艦官兵採取靈活機動的反導新戰術,克服演習場景中的強電磁干擾,成功以雷達探測並追蹤到目標,發射兩枚防空導彈將來襲靶彈擊落,讓現場觀摩的專家心悅誠服。

某次在南海海域的重大演習中,海口艦和另外兩艘船艦參與主砲補充打擊受傷靶船課目演練;該靶船噸位大,未裝油、裝彈,水密隔艙多,以砲彈很難將其擊沈;進行一輪打擊後,千瘡百孔的靶船仍未沈沒。海口艦艦長樊繼功思考研究之後,調整砲彈引信等設定重新射擊,不久靶船終於緩緩沈沒,而這次發射也改寫了這型艦砲的一項射擊紀錄。

依照2019年4月28日一則央廣軍事的新聞,海口艦首批艦員周文明回憶11年前中國海軍首批亞丁灣護航任務(2009年初開始);當時印度洋上海天相接,到處是一片蔚藍,看不到島嶼與海岸,不靠港也沒有任何補給。當時艦上淡水緊缺,很多官兵理了光頭,購買了許多一次性內褲;艦上實行定時供水,洗澡都像在打仗,週一、三、五不洗,週二、四、六乾擦,只有週日才能洗個快捷澡。不到半個月,新鮮蔬菜就以經吃得差不多,水果早已耗盡,不少艦員逐漸顯現出焦慮、煩躁等長期航行不適現象。在過春節時,艦上設置專門的親情電話,艦上人員排隊打電話,每人每次只能打3分鐘,從拿起電話的那一刻就開始計時,號碼撥完過去幾十秒,電話響鈴又過去幾十秒;好不容易接通,只聽到一聲「喂」一聲,信號就開始不穩定;又過去幾十秒,終於說話了;「媽,是我。我挺好的,家堨i好,照顧好自己,我很快就回去了」,電話掛斷,剛好3分鐘。而十年後,周文明再次跟隨編隊執行第27批亞丁灣護航任務時,一切早已全然不同,護航編隊的生活保障條件大幅改善;此時在軍艦上,任何一個地方擰開水龍頭都有淡化的海水,每天體能訓練後都能洗個熱水澡;在現代化的餐廳堙A每天都能吃到新鮮的蔬菜水果;在親情電話室,隨時隨地可以撥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