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型驅逐艦

052型驅逐艦首艦哈爾濱號(112),是中國第一艘第二代驅逐艦。此為該艦早期的狀態。

(上與下)2009年中國現代艦船雜誌披露的一張照片,052的總設計師潘鏡芙以及專家袁敦壘等人在審核052 II防空驅逐艦

的方案。早期052分為052對海作戰型以及052II防空型;圖中的052 II擁有四面相控陣天線,主砲後方裝備一座紅旗-65

防空導彈的垂直發射器(16管)。1989年天安門事件導致西方對中國實施禁運後,052 II就遭到取消,因為沒有足夠的

LM-2500燃氣渦輪來裝備052系列驅逐艦。

哈爾濱號舉行下水典禮時的照片。 交艦之前,艦首的舷號為白色,交付之後才漆上中國海軍當時制式的黑色舷號。

仍在調試階段的哈爾濱號,停在碼頭邊。

由艦尾方向看哈爾濱號,此圖攝於第一次現代化改良前,艦舯裝置鷹擊-8A反艦導彈發射器。

。注意艦尾可變深度聲納以及直昇機甲板的法製SAMAHE魚叉式輔助降落系統 ,甲板上可見圓形繫留柵格

與牽引直昇機的滑軌。

哈爾濱號在2003年現代化改裝後的照片,主砲已經升級為擁有匿蹤砲塔殼的H/PJ33B

,以國產海紅-7防空導彈取代法製海響尾蛇導彈,並以16枚鷹擊-83反艦導彈取代原本的鷹擊-8A。

從空中俯瞰哈爾濱號,此為第一次改良後的畫面。052型的構型相當擁擠,艦面幾乎被各式武器、電子天線塞滿 。

與友艦一同編隊操演的哈爾濱號。

哈爾濱號訪問雪梨的照片

哈爾濱號前甲板照片,畫面左方是一艘一同編隊操演的澳洲海軍紐澳軍團級(Anzac class)巡防艦。

(上與下二張)052型的二號艦青島號(113),國產化程度比首艦哈爾濱號大幅提高。這三圖攝於第一次現代化改良之前。

(上與下)第一次現代化改良後的青島號,換裝匿蹤型100mm艦砲與鷹級-83反艦飛彈。

一艘052驅逐艦發射HHQ-7防空導彈的照片。

(上與下)一艘正在船塢中進行大翻修的052驅逐艦,可以看到水線以下穩定鰭、推進器、舵面等構造。

(上與下) 2011年完成第二次現代化改裝的青島號,攝於2011年下旬。注意四座37mm快砲已經被拆除,直昇機庫上加裝

兩座730型30mm近迫武器系統,518搜索雷達被八木天線的517H型取代,後桅杆頂部換裝一座364型對空/對海搜索雷達,

此外艦尾也改為封閉式

(上與下) 攝於2014年4月下旬的哈爾濱號,正參加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65週年在青島的相關活動。

此時哈爾濱號也已經完成第二次現代化改裝工程。注意艦尾改為封閉式。

(上與下)在2013年8月24日到25日,在亞丁灣執行護航勤務的哈爾濱號與美國海軍柏克級導彈驅逐艦

梅森號(USS Mason DDG-87)進行聯合操演,包括雙方直昇機互相起降。上圖為美軍MH-60R直昇機降

落在哈爾濱號的甲板,下圖是中國的直-9反潛直昇機降落在梅森號的甲板上。

中國北海艦隊的艦隻與美國海軍伊利湖號(USS Lake Erie CG-70,畫面最後)一同航行,近處是青島號,

其次是054A導彈護衛艦臨沂號(547)

(上與下二張)052導彈驅逐艦的指揮控制中心,戰鬥系統顯控台係參考義大利IPN-10艦載作戰系統。

此為052服役初期的畫面,大量使用1980、90年代常見的CRT顯示器;注意到中間三人台的顯示器,最初是圓形。

052導彈驅逐艦服役最初使用的作戰中心顯控台設備,中央是三人台。

 

──by captain Picard

艦名/使用國 052型驅逐艦/中國(Luhu class,Type-052)
建造國/建造廠 中國/上海 江南造船廠
尺寸(公尺) 長148   寬16   吃水5.1
排水量(ton) 標準4200   滿載4800
動力系統/軸馬力

COGAD

LM-2500燃氣渦輪*2/55000

MTU 12V1163 TB83柴油機*2/10420

雙軸

航速(節)

31

續航力(海浬)

4000/15節

乘員

230

偵測/電子戰系統 TSR 3004海虎對空/對海搜索雷達*1(D-112,2010年拆除)

H/LJQ-360/360A型對空/對海搜索雷達*1(D-113,D-112在2010年換裝)

518型L頻長程對空警戒雷達*1(2010年拆除,被SR-64取代)

517B A波段2D長程對空監視雷達*1(2011年加裝)

364型(SR-64)X頻2D對空/對海搜索雷達*1 (2011年加裝)

Rical Decca RM-1290導航雷達*2

826C型電子反制系統

946型15聯裝誘餌發射器*2

H/RJZ726-3有源干擾系統(2011年加裝)

726-4 18聯裝干擾彈發射器*2(2011年加裝)

聲納 D-112:

DE-1160B艦首中頻主/被動聲納*1(最初裝備)

SJD-7艦首中頻主/被動聲納*1( 改良時換裝)

DE-1164B可變深度聲納*1( 最初裝備,後來換成309型。2011年 拆除)

D-113:

SJD-7艦首中頻主/被動聲納*1(最初裝備)

309型可變深度聲納*1(2011年 拆除)

 

2010年代換裝576/231型水聲系統

射控/作戰系統

ZKJ-4B(D-112)/ZKJ-4B IID-113戰鬥系統(2010年初代換成ZKJ-5)

TAVITAC作戰情報指揮系統(D-112最初裝備,1990年代中後期左右拆除)

Castor-II型防空導彈雷達/光電射控系統*1(D-112,1990年代中後期被345型取代)

345型防空導彈雷達/光電射控系統*1(D-113,D-112日後換裝)

347G型火砲射控雷達*2

630型光電射控儀

H/LJP-344A型反艦導彈/艦砲射控雷達*1

H/ZGJ-1B光電跟蹤儀

H/ZPJ-2A艦砲火控系統

艦載武裝

87式十二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2(2010年拆除 )

六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2(2010年加裝)

H/PJ33A式雙聯裝100mm 60倍徑艦砲*1(2000年代升級為H/PJ33B)

八聯裝海響尾蛇防空導彈發射器*1(另存16枚備用彈 。D-112裝備,1990年中後期被海紅-7取代)

八聯裝海紅-7型防空導彈發射器*1(另存16枚備用彈 。D-113裝備。D-112於2003年換裝)

76A雙聯裝37mm 63倍徑機砲*4(2010年拆除,被730型取代)

H/PJ-12(730型)30mm近迫武器系統*2(2011年加裝)

雙聯裝鷹擊-8A反艦導彈發射器*2(2003年被鷹擊-83取代)

四聯裝鷹擊-83反艦導彈發射器*2(2003年起換裝)

三聯裝324mm魚雷發射器*2(使用魚-7魚雷)

艦載機 直-9C反潛直昇機*2
姊妹艦

共2艘

艦名 安放龍骨 下水時間 服役時間 除役時間 備註
D-112 哈爾濱 1990/5/29 1991/8/28 1994/5/8 北海艦隊
D-113 青島 1992/2 1993/10/18 1996/5/28 北海艦隊

 


 

第二代驅逐艦的肇始

1970年代末期中國與西方關係逐漸改善並開始見識西方先進軍事技術時,便徹底感受到中外的巨大差距。在1980年代初期,中國海軍試圖引進英國Type-42導彈驅逐艦的種種關鍵技術──尤其是海鏢防空 導彈,並與英國合作開發大幅改良的051S,這是中國首度嘗試建造現代化的驅逐艦,可惜此案在1983年因成本等因素告吹。

隨後中國海軍一面規劃改良旅大級,接著又在1984年轉向法國洽商引進現代化海軍技術;大約在這個時候, 中國海軍開始規劃嶄新的第二代驅逐艦(與英國合作的計畫取消後,原本的專案款項即轉移來開發第二代國產驅逐艦),列為「七五」、「八五」計畫的海軍工作重點,使用這段時間中國自行研發以及從西方引進的新科技。在1987年,中國正式與法國簽約,引進海響尾蛇艦載防空 導彈系統(含Castor-II射控系統)、TAVITAC作戰情報系統、TSR 3002海虎 (Sea Tiger)對空/對海搜索雷達等相關裝備,安裝在旅大級驅逐艦開封號(109)上;同時,1980年代末期開工的兩艘改良型旅大級湛江號(165,051GI)與珠海號(166,051GII)也在射控系統、自動化程度、反艦 導彈、防空火砲等方面有了相當的進步,而旅大級的濟南號在1987年還加裝了一座直昇機庫與起降甲板。這些來自於國、內外的新技術,最後都成為第二代驅逐艦的基礎。

在1983年左右,中國展開第二代導彈驅逐艦052型的論證工作,在1984年第4月1日正式啟動。二代驅逐艦的設計工作由位於武漢的七院701(中國船艦研究設計中心)所負責,由先前曾主持設計051驅逐艦、051GI/II改進型驅逐艦的潘镜芙繼續擔任總工程師 。依照最初規劃,052型導彈驅逐艦的設計工作從1985開始,在1989年完成,首艦則在1989至1994年完成建造,前後只有10年時間;以中國當時船艦技術水平而言,要在10年完成這種升級換代的全新船艦,可謂相當緊迫。052的研製工作包含自九個省市的11個部委直接參與,全國各地的25家院所和200家廠家提供技術與產品支持,相關服務配合覆蓋20多個省、市與自治區。依照中國海軍的定義,第二代驅逐艦必須擁有防空導彈系統、反潛直昇機與燃氣渦輪,而潘镜芙又加上一條:必須擁有高度自動化的集中式作戰指揮系統。701所在052研製工作初期,新成立了作戰系統研究室,使得052成為中國造艦史上第一個從起頭就以整體作戰系統概念來設計的軍艦,所有雷達、導彈、火砲、魚雷、輔助設備等所有作戰相關設備必需構成一個有機的整體,而不是不相干的獨立單機。

在計畫初期,052導彈驅逐艦分為052 I對海型以及052 II防空型;其中,052 II打算配備包括相控陣雷達與垂直發射的區域防空導彈系統,防空導彈系統選擇了上海航天系統在1980年代初研發、遭到取消的紅旗-5防空導彈(相關項目需求被合併到紅旗-9型)為基礎,被重新賦予紅旗-65的編號。海紅旗-65的射程要求為50km,採用主動雷達制導。依照早期052 II的模型照片,紅旗-65的垂直發射器(16管)安裝在艦首100mm主砲後方。反艦導彈方面,最初中國海軍打算在052 I/II上配備飛航導彈研究院新開發的鷹擊-8反艦導彈,但由於該型導彈是剛研製完成的新型導彈,而且射程僅40km,因此在1983年052I /II的論證會議中,海軍司令員劉華清決定將052 II的導彈換成開發中的海鷹一甲型(海鷹一型的改良版)。

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西方對中國實施軍事禁運制裁,使得052驅逐艦需要的燃氣渦輪等外來關鍵技術斷炊,052 II遂遭到取消,052I/II合併為052型(規格以052 I為基礎),只建造兩艘(在西方禁運前,只從美方獲得四具LM-2500燃氣渦輪,可建造兩艘)。隨著052 II取消,紅旗-65也轉為技術儲備,然而配套的垂直發射系統和有源相控陣雷達等項目仍在繼續預研,成為日後中國新一代導彈驅護艦的重要技術基礎。

052型驅逐艦首度應用多項新技術,艦載武器、裝備也多為新產品,中國海軍因而對負責建造的大連紅旗造船廠提出很高的要求;為了確保052建造工作的質量,大連紅旗造船廠抽調精英骨干,組成當時最強的施工隊伍,在建造過城中也更為嚴格地要求工藝和質量。當時設計所對人員提出了嚴格的要求,並打出「精心設計、一次成功」的口號。在五年的設計時間裡,船艦設計人員繪製出超過一噸的設計圖紙(當時設計工作還沒有CAD輔助,全都靠傳統的人工繪圖)。與七萬噸民用散貨輪相較,052的艙容只有前者1/4,但安裝的設備數量卻是前者的五倍,設備安裝十分緊湊嚴格,容許的安裝位置誤差只有豪米(cm)級,武器等主要設備安裝角度誤差是秒級;而作為中國海軍首次採用燃氣渦輪、柴油機聯合推進系統的船艦,推進軸系安裝精度要求也極高,位置誤差不能超過0.05cm。在艦體成形之後的艤裝階段,由於艦內空間狹小,需要安裝的管路與設備種類繁多,所有焊接或施工人員都必須在狹窄的空間裡施做,因此建造工作越到後期、難度越大。052首艦安裝推進系統之後,江南造船廠在夏季檢查軸系安裝精度(因為日夜溫差大,材料熱漲冷縮,最能考驗軸系是否安裝正確),連續18個晚上在凌晨四、五點觀察軸系位置變化,結果都在標準範圍之內。在052建造階段,曾發現球扁鋼表面出現肉眼無法直接察覺的細微折痕;江南造船廠遂組織20名人員,以放大鏡一點一點地查找折痕並予以打磨,花了兩個月時間排除將來的隱患。

總設計師潘鏡芙在設計052型艦時,按系統工程觀點進行創新設計,不僅大量採用當時中國最新科研成果,並首度在研製環節中加入「陸上聯調試驗」階段,先建立陸上試驗場,所有設備在裝艦前先在陸上試驗場進行測試,確認合格後才能裝艦。潘鏡芙在早在052論證過程中就提出了「陸上聯調試驗」,這是基於過往潘鏡芙主持研製051導彈驅逐艦的經驗,當時所有設備等到裝艦之後才進行各項測試,結果問題百出,只好又花費兩年對全艦各系統進行「擴大實驗」,不僅花費更多時間,而且設備在空間狹小的船艦上進行調試檢查難度很大。當時其他人曾懷疑先進行陸上調試的必要性,但潘鏡芙根據以往研製051導彈驅逐艦的教訓而堅持一定要進行,因為052的設備遠比051更複雜,且有許多跨代的全新裝備,如果上艦之後才發現問題,後果難以預料。經過多次勘查,潘鏡芙帶領的船艦設計單位選定了一個靠海的漁村附近作為「陸上聯調試驗」場地,設置在測試場的艦上雷達系統可以探測海上飛來的目標,模擬船艦雷達在海上工作的情況。在一開始,「陸上聯調試驗」還沒能建置完善,測試人員住在臨時搭建的板房,所有設備也是自行組裝(例如艦載雷達就架設在一個小平房上,地面挖一個砲坑,構成實驗場的基礎);在1986年,中國海軍在黃海邊開工建造第一個專門的陸地測試場設施。

在052型艦的研制研製過程中10多系統各有設計師,最終所有的系統設計都由總設計師潘鏡芙院士協調,確保以整體系統組合的最優化,而不是單獨突出某些子系統;這些設計流程上的改進,保證了第二代導彈驅逐艦綜合性能兼優。潘鏡芙總設計師對各系統如何聯合成最佳整體進行科學選擇,解決影響戰鬥力、生存力的關鍵問題;此外,潘鏡芙十分重視武器系統的對接調試,每次都親自主持,先後解決了大量技術難題。在試航中,除了部分別系統故障較多外,大部分作戰系統都順利整合到自動化指揮系統中。052型艦的其他作戰系統,也在試航中逐步進行了測試和調整。 

在計畫階段,052的首艦建造總體時間不到五年,從開工到下水更只有兩年,對一艘使用大量嶄新設計的高規格軍艦,顯得十分緊迫。當時江南造船廠負責052項目的總建造師陳開國,在開工之前就不斷向701所催要設計圖紙;爾後701之後所採取變通方式,701所在正式設計圖紙完成所有審核程序之前,就先將草圖提供給江南造船廠設計人員,根據草圖上的信息提前準備與施作。由701所負責的設計圖紙在1989年9月初完成,數噸重的設計圖紙陸續運到江南造船廠,而江南造船廠也在1989年9月8日正式開始建造首艘052,1990年5月安放龍骨,1991年8月28日下水,隨後命名為哈爾濱號,舷號112,西方稱之為 旅滬級(Luhu class)。

哈爾濱號在1991年8月28日下水的畫面

中國用來建造052的鋼種也是全新開發;以往051導彈驅逐艦服役多年,經過風吹日曬、海浪腐蝕之後,出現的質量問題較為嚴重。因此,中國海軍決定使用一種當時國內正在科研的新型鋼種;在緊迫的時間壓力下,負責的船艦材料研究所在短短兩年多時間內完成此種新型軍用鋼材的應用研究(正常節奏下,研製軍用鋼材需要五年以上時間),完成數千項測試、數百項報告,使此種鋼材能進入生產階段,用於052的建造。中國冶金部挑選國內適合的煉鋼廠,分頭生產052型驅逐艦所需的船材。一開始,這種新的鋼材質量生產穩定性不佳,鋼廠交付給江南造船廠的鋼材經過船廠方面的複驗,結果大約只有五到六成合格可用(所有測試項目都需達到指標上限);江南船廠仔細記錄每一個鋼廠交付的鋼材,每一塊鋼材都標明鋼板屬性、生產的爐號、批號以及來源鋼廠,嚴密追蹤所有煉鋼廠的生產品質。由於此種新型鋼材的應用研究階段倉促,結果在加工程序方面出現了始料未及的問題;為了提高強度(此種新鋼材強度是一般鋼材2.5倍),新型鋼材裡添加了其他金屬元素,添加元素越多則可焊性越差,焊接時很容易出現裂縫。江南造船廠在試焊新鋼材時發現了這個問題,並向總設計師潘鏡芙反應,潘鏡芙隨即組織相關科研單位研究對應措施。江南造船廠的電焊班長劉維新經過許多嘗試和挫折,最後發現關鍵不在焊絲或焊條,而在於焊接襯墊(焊接兩塊鋼板時,在兩塊鋼板接頭背面安裝的襯托裝置,以確保焊接部位確實焊透,並使銲縫平整);傳統鋼材焊接時是將襯墊拉開,而此種新型鋼材焊接時則需將鋼板與襯墊壓實,不能有任何縫隙,如此就能焊接成功。

在1990年初,052首艦設備在裝艦前最後一次陸上聯調試驗展開,涉及最關鍵的電子、武器等作戰相關系統,測試下來總共發現三百多個問題;經過200多天的大規模陸上聯調測試,所有工作大致在1990年秋季完成,使得這些設備達成裝艦條件。由於當時設備原器件水平較低,可靠性較差,加上檢測手段落後,許多測試調整工作要花費較久的時間(如果進度落後,就會來不及配合造艦節點裝艦)。當時,各電子設備的電磁波互相干擾的問題較為明顯(當時中國還沒有專門用來測試電磁兼容的電子實驗室,很多環節都用較為簡陋的方法測試),花了許多功夫逐一測試調整。

052首艦哈爾濱號設備來源複雜 ,包括 中國(對空預警雷達、反艦 導彈、火砲、電戰裝備 、聲納、海上補給裝置、自動化控制系統、整合式發電與推進動力系統等等)、法國(海虎雷達、海響尾蛇防空導彈與TAVITAC作戰情報系統、聲納系統等)、美國(LM-2500燃氣渦輪主機 )、英國(衛星通訊天線、導航雷達)、德國(MTU 12V1163 TB83柴油機)等,可能再加上義大利製造的魚雷,被外界稱為「八國聯軍」 ;而集合眾多進口裝備導致哈爾濱號造價不斐,當時估計超過了2億美元。

早年外界盛傳哈爾濱號由於電子設備來源複雜,導致電磁兼容性的問題突出,但實際上該艦的電磁兼容性並不差。由於052電子裝備數量遠超過以往中國建造的051系列導彈驅逐艦,因此設計階段就十分重視電磁兼容性,使林立的電子設備不會互相干擾,達到協調相容。在上層建築和艦桅設計階段,總設計師潘鏡芙就充分考慮到了各雷達的電磁兼容性,盡量避免相互干擾的情況發生。在測試階段,哈爾濱號各種雷達之間的兼容性並沒有太大問題,然而雷達與大功率衛星通信天線(是中國艦艇首次裝備)之間的相互干擾卻十分嚴重。先前中國曾與英國合作,打算引進英國Type 42導彈驅逐艦的相關技術,1982年福克蘭戰爭中皇家海軍Type 42雪菲爾號因為電磁兼容性問題(衛星通信天線使用時會干擾電子截收裝置),阿根廷軍機來襲時因為正在使用衛星通信聯絡本土而關閉截收裝置,喪失寶貴預警機會而遭飛魚導彈命中,此一案例讓中國海軍印象深刻 。解決衛星通信與雷達相互干擾的問題並不順利,前幾次試航中的海上聯合調試結果都不理想,當時中國海軍內部有人認為這個問題難度太大(因為衛星要與距離地表36000公里的同步衛星通信,稍有一點雜波就會中斷),認為可以妥協,例如以後規定遠航時必須兩艦組成編隊,一艘進行衛星通信時另一艘仍可警戒。但總設計師潘鏡芙親自帶領一個攻關小組,逐條分析 抗干擾措施效果不佳的種種可能性,經過抽絲剝繭、一一測試幾百種可能性之後,終於發現真正的關鍵原因,得以制定解決問題的方案,於是052的衛星通信和雷達可以同時開機而不相互干擾。

由於應用許多來源不同的新技術,增加了系統調試的複雜性,哈爾濱號在1991年下水後,經過三年試驗、調試與改進,確定達到最初設計要求的所有戰術技術指標,才在1994年5月8日成軍入列,曾任中國海軍司令員、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上將 親臨交付授旗儀式現場。由於是中國第一艘以全新水平設計建造的第二代導彈驅逐艦,哈爾濱號獲得了「中華第一艦」的稱號。

哈爾濱號在1994年5月8日哈爾濱號舉行成軍典禮,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上將從廠方人員手中

接過哈爾濱號的模型。

(上與下)哈爾濱號在1994年5月8日交付儀式的畫面。

 

基本構型

由於應用許多來源不同的新技術,增加了系統調試的複雜性,哈爾濱號在1991年下水後,經過三年試驗、調試與改進,確定達到最初設計要求的所有戰術技術指標,才在1994年5月8日成軍入列,曾任中國海軍司令員、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上將 親臨交付授旗儀式現場。由於是中國第一艘以全新水平設計建造的第二代導彈驅逐艦,哈爾濱號獲得了「中華第一艦」的稱號。相較於051,052型無論是艦體設計、動力輪機、戰鬥指管以及武器裝備,都有著跨越世代的成長。052型艦長148m,舷寬16m,吃水5.1m,長寬比為9.25, 是中國第一艘長寬比降至10以下的國產驅逐艦(旅大級為10.3),能提高航行的穩定性,降低縱搖力矩,然而與國外現代化艦艇相較( 長寬比通常在9以下)仍遜色一籌。相較於旅大級,052型的艦體較為飽滿,採用外飄式船舷、飛剪式艦首,抗浪性與適航性較佳。052型後方的塔式桅杆很類似英國1970年代推出的Type42驅逐艦;艦體採用全通式甲板設計,即便是直昇機庫兩側也刻意保留兩條與主甲板同一平面的通道。1970年代後期英國有意向中國推銷Type 42驅逐艦與艦上技術,稍後中國又決定利用英方提供的技術來改良051,此設計稱為051S,武漢701所曾在英方協助下完成初步設計;雖然這些與英國方面的合作案最後都遭到取消,但是中國在設計051S時接觸到的西方觀念與技術,可能成為052的一部份基礎。

不過052型執著於追求艦上武器射界最佳化時,卻也造成若干犧牲;船艛之前的武裝包括100mm艦砲、海響尾蛇防空 導彈發射器以及兩門雙聯裝37mm機砲,為了讓這些武器都有較佳的前向射界,所以這三種武器採用階梯狀層次安裝,100mm艦砲安裝在艦首甲板,後方的海響尾蛇安裝於高一層的甲板,而在更後面的37mm機砲刻意加高了砲座砲口高出海響尾蛇 導彈發射器,這樣的佈局導致052型被迫採用一個較高較窄的船艛結構(用來改善艦橋視線被37mm機砲砲塔遮擋的情況),不僅提高了艦體重心,空間不足的艦橋也顯得較為擁擠。此外,刻意增高的37mm砲座在射擊時振動得較為厲害,影響了射擊精確度。之後 中國設計的艦艇記取這個教訓,再也沒有為了刻意追求前方視界而導致整體構型升高的情況,甚至乾脆不在艦橋前方安裝37mm機砲,例如在052型之後的051B導彈驅逐艦。052型的自動化程度比以往高出甚多,滿載排水量3700ton的旅大級需編制320人以上,而滿載排水量4800ton的052型卻只需編制230人。

青島號的艦橋,此為早年的畫面。注意控制台中的兩個燃氣渦輪控制手柄。

動力系統

052型是中國第一艘採用燃氣渦輪的艦艇,主機構型為複合燃氣渦輪或柴油機(CODOG), 首艦哈爾濱號的主機包括兩具美國GE的LM-2500燃氣渦輪以及兩具德國製造的MTU 12V1163 TB83柴油主機,傳動系統由Renk提供 ,雙軸五葉片可變距螺旋槳(KAMEWA生產)推進,最大航速31節,航速15節時續航力4000海里。在1960年中蘇交惡之後,中國很長一段時間再也無法獲得國外的軍事技術支援,像052型這樣完全採用西 方知名廠牌的主機與推進傳動系統,從1960年代以來可說是空前的,在當時對中國而言堪稱極端昂貴。

燃氣渦輪是中國海軍朝思暮想的裝備,相較於蒸汽渦輪具有重量輕、體積小、啟動快、反應靈敏、可隨時開/關機等諸多優點,是歐美俄新型高速主戰艦艇不作他想的動力裝置;然而燃氣渦輪實際上就是噴射機使用的渦輪噴射引擎,技術難度甚高,因此 中國海軍數十年來多次嘗試開發艦載燃氣渦輪,從最初引進前蘇聯第一代M-1燃氣渦輪(見062上海級砲艇一文)、爾後從空軍渦噴-6與渦噴-8衍生艦載燃氣渦輪等方案,但由於基本技術水平不夠,最後沒有一個獲得實現;因此,幾種原訂採用燃氣渦輪的艦艇設計,如大躍進時代的22型護衛艦、1960年代053K(江東級)防空 護衛艦以及稍後規劃的055大型導彈火砲驅逐艦,不是遭到放棄,就是全面改用柴油機。在1970年代末期文革結束以及中國與西方國家蜜月期開始,中國開始有機會接觸西方當時最先進的軍事科技;例如 中國曾與英國洽商引進Type-42驅逐艦與艦上相關技術時,一度打算引進奧林巴斯(Olympus)TM-3B燃氣渦輪(包含技術轉移、授權生產等),不過由於談判未能達成共識,嘗試引進英國技術在1983年取消。 同樣在1980年代初期,美國通用電機(GE)也進入 中國市場來推銷被美國海軍主戰艦艇廣泛使用、堪稱當代西方最成功的LM-2500燃氣渦輪,而正與英國談判引進技術並陷入僵局的中國,就轉而向美國接觸。比起英國由早期渦輪噴射發動機修改而來的奧林巴斯TM-3B,LM-2500使用更先進的渦扇發動機 做為核心,性能更為優越,因此中國很自然地轉向LM-2500。隨後1989年天安門事件導致歐美國家對中國實施軍火禁運制裁,LM-2500燃氣渦輪的出口以及相關合作(據說原本打算繼續進行技術轉移)也告終止。由於中國無法獲得更多LM-2500主機 也無從仿製(直到今日,中國都沒能成功仿製工藝先進而複雜的LM-2500),導致中國 在052型之後一段頗長時間內,無法繼續建造更多新驅逐艦。

至於052型二號艦青島號的動力系統則曾困擾各國的軍事情報界。相較於哈爾濱號,青島號的煙囪排煙口也重新設計,排氣口末端新增紅外抑制裝置;由於煙囪形狀的不同,早期許多情報來源推斷青島號採用了另一型燃氣渦輪主機,而此型主機就是1990年代 中國由烏克蘭覓得的GT-25000燃氣渦輪(烏克蘭本身的型號稱為DA-80,詳見中國52B導彈驅逐艦一文)。然而實際上,青島號於1996年5月成軍,而 中國向烏克蘭訂購的首批GT-25000也是在1996年才到貨,根本不可能立刻安裝到青島號上;加上青島號在1997年就進行了出訪東南亞的遠航任務,1998年又前往南太平洋訪問,艦上的主機顯然不會是尚未成熟驗證的GT-25000。此外,當時GT-25000的研發整合工作尚未完成, 中國引進後又陸續進行若干必要的改進(包括增加集裝箱),直到2000年代才真正實用化。依照前述證據,青島號配備燃氣渦輪主機仍是LM-2500,這在日後公布的資料中也獲得佐證。另外,據說青島號的許多機電設備(如發電機組)實現了國產化。

依照日後的消息,西方對中國展開軍事禁運時,已經交運中國的LM-2500燃氣渦輪只有為兩艘052訂購的四部,外加一部用於訓練、測試的地面運轉機,美方也不再提供連後勤與技術支援;因此,當時中國曾考慮取消052二號艦,將原用於該艦的LM-2500作為052首艦的備料。 然而,當時052二號艦已經進行備料與相關設備產製,如果取消建造就會形成巨大的浪費,而且只建造一艘第二代驅逐艦並無法滿足中國海軍殷切的需求。052二號艦改用蒸氣推進也是不可行的,由於052原始設計配合燃柴複合推進系統,機艙大小只有 原本051旅大級驅逐艦的2/3不到,不可能改用051的蒸氣推進系統。當時設計單位也考慮為052二號艦另覓其他燃氣渦輪來源,然而當時中蘇關係才剛剛解凍,雙方正在試探性地商談一些軍火交易(如SU-27戰鬥機),對於蘇聯何時能開放出口燃氣渦輪都還言之過早 ,而且更換主機勢必要對設計進行大幅度修改,意味052二號艦的建造工作將大幅延後(當時該艦所需用料和裝備都已經產製),對於亟需新型艦艇的中國海軍而言無法接受。幾經評估 、研究與繪測之後,中國產業界認為能自行仿製LM-2500上一些替換較為頻繁、但技術難度較低的簡單組件,而且LM-2500僅在作戰或演習需要加速時使用,船艦航行大多數時間仍然使用柴油機,損耗可以降低,因此最後仍決定052二號艦青島號照原設計來建造,繼續使用LM-2500燃氣渦輪。另外,稍後美國又一定程度放寬對中國的出口,雖然艦艇用LM-2500燃氣渦輪仍在禁運之列,但是用於地面發電的LM-2500燃氣渦輪發電機組則允許出口給中國,至此LM-2500的零件來源基本上已經不成問題。  

在052首艦哈爾濱號建造過程中,曾發生LM-2500燃氣渦輪無法順利裝艦的情況;在1990年哈爾濱號進入主機安裝階段時,發現美國交付的LM-2500燃氣渦輪長度比機艙預定尺寸長15cm,無法裝入。這個失誤引發設計方與造船廠的高度重視,經過深入調查後發現這並非施工時的失誤 或施工誤差,而是在設計階段時中方要求美方提供LM-2500燃氣渦輪某種子型號(中方在談判初期選擇此種型號)的相關資料(尺寸、重量、重心等)作為艦體設計的依據,然而實際上雙方確定合同時引進的卻是另一種子型號(可靠度比原本預定引進的型號更高),尺寸略有不同,涉外單位卻沒有將型號的改變回饋到設計單位, 沒有對機艙進行相對應的修改。由於機艙位於艦底中心部位,當時很難立刻修改設計,設計單位與造船廠溝通之後決定,哈爾濱號先只裝柴油機然後下水試航,同時設計單位則研擬可行的修改方案。於是哈爾濱號在沒有安裝燃氣渦輪的情況下,於1991年12月先交付 中國海軍進行測試,單靠柴油機運轉,完成相對應的測試科目後,設計單位也完成了機艙的修改方案,隨後哈爾濱號回廠修改機艙設計,補裝燃氣渦輪,而隨後的推進系統調整與測試工作又進行了三年,直到1995年才完全完成(哈爾濱號於1994年5月加入北海艦隊服役) 。

052型的二號艦於1991年在上海江南廠開工,在1992年2月安放龍骨,1993年10月下水,1996年5月加入北海艦隊服役,命名為青島號,舷號113;由於開工較晚,青島號一開始就始用正確的機艙設計,因此推進系統整合調試工作順利得多。 

052使用的巡航用柴油主機是德國MTU原廠生產的12V1163 TB83,隨後在MTU原廠支援之下,技術轉移至中國陝西柴油機公司生產。在1988年,MTU公司向中方交付用於052型艦的12V1163TB83型柴油機,然而在運抵中國後,卻於1988年12月進行地面車間測試時出現較嚴重的共振問題,振動程度顯示如安裝在船艦上 ,不僅使推進系統無法正常工作,甚至將影響全艦的雷達、聲納等設備的運作。於是中方急召德國MTU公司的專家前來處理問題,對這批柴油機的修理和調整工作持續近1年,也一定程度拖延了052的建造進度;為此,中方向MTU公司索賠80萬馬克。不過此次對MTU柴油機共振缺陷的修補,對日後中方引進生產MTU 12V1163TB83型柴油機積累了寶貴的經驗,之後國產化的MTU艦用柴油機沒有再出現類似的共振問題。

052型是中國第一種採用機電一體自動管理系統的艦艇,動力/電力系統的監控、操作乃至於損管作業的監控都集中在高度自動化的控制室中,僅需一名值班人員就能操作,當然這也歸功於燃氣渦輪運轉時不需人員值班;艦橋設計的自動化與整合程度也趕上當時的世界水平,僅需一人就能操控船艦與航行編隊。052型配備中央空調系統,應該具備核生化環境下封閉作業的能力。為了降低紅外線特徵並在核生化環境下進行消洗,052型也配備全艦水幕系統。

電子系統

052型的戰鬥系統三人顯控台,是戰鬥系統的控制中樞,是參考義大利IPN-10艦載作戰系統而來。

此為三人台原始的外觀。

現代化升級後的052,三人台已經經過改良,改用現代的鍵盤、方形水平大型平面顯示器等,

取代了早期的圓形顯示器。

 

052的作戰中樞是中國船舶709所開發的ZKJ-4B作戰指揮系統,首艦哈爾濱號(112)裝備ZKJ-4B,二號艦青島號(113)則裝備ZKJ-4B II。ZKJ-4B/BII發展自先前裝備於兩艘051G型驅逐艦(165湛江與166珠海)的ZKJ-4A,以ZKJ-4A為基礎以模塊化、系統化設計進一步發展而來,採用軍用加固計算機,並且參考義大利IPN-10艦載作戰系統而引進若干 新技術,包括三人水平顯控台(簡稱「三人台」)、以美國軍規1553B資料匯流排 作為數據總線等,並且嵌入大連艦艇學院研製的「052綜合指揮決策系統」等專用戰術軟件。其中,「三人台」是艦長、作戰副官、情報副官等三名艦上最高指揮與情報軍官在作戰時的戰位,匯集並顯示艦上所有傳感器數據;三名最高指揮軍官能面圍成一圈,一同監看水平顯示器的戰場態勢,並會商決策並指揮全艦,是052導彈驅逐艦的中樞指揮裝置。「三人台」的分工是由艦長協調統籌,作戰副官專門指揮武器系統,情報副官處理各類信息和數據。相較於先前中國第一代導彈驅逐艦、護衛艦的指揮結構(指揮員在航行艦橋手持望遠鏡觀察四周海麵、以無線電話機向各戰位傳達指令),戰情中心的「三人台」指揮控制結構是顛覆性的,全艦所有各子系統(包括推進、偵測、情報、通訊和武器系統等)有效結合成為一個整體,使全艦的作戰效率大幅提高。實現「三人台」不僅僅是指揮形式的改變,背後也需要整體式的作戰系統來整合全艦各次系統,達成系統自動化、數據化並進行資料融合處理,才能實現由「三人台」集中監看所有數據並完成決策的目標。當時052的三人台是參考義大利IPN-10的佈局外型和運作方式,由中國船艦設計單位自行研製摸索出來,屬於「集中指揮、分散控制」的水平,使中國海軍作戰艦艇開始邁向信息化、自動化。

052擁有現代化的作戰中心,將所有偵測、射控、武器系統的顯控系統設置其中,並透過戰鬥系統完成整合,整個早期預警、即時判斷、快速反應、武器結合、多目標接戰以及分層攻擊等能力較以往大幅強化 。過去外界都認為哈爾濱號服役初期的作戰系統是從法國引進的TAVITAC,實際上後者只是專門為海響尾蛇防空導彈系統服務,而艦上所有的傳感(包含法製海虎雷達)、武器系統都是連接到ZKJ-4B作戰系統中。 由於052是中國海軍第一艘在原始設計階段就結合集中式作戰指揮系統的艦艇,因此整個作戰指揮系統的集成、測試與調整是整個試航作業中最重要的項目之一,一直到船艦服役以後,整個作戰系統的訓練、使用經驗回饋、修改設計工作都一直在持續進行。

值得一提的是,在052驅逐艦聯調測試的過程中,主要系統如艦載雷達、防空導彈系統等由於是重點項目,總設計師與生產廠商協調相當緊密,因此與戰鬥系統的整合過程中並沒有太大問題;然而一些次要裝備或者較舊型的設備,卻發生較多狀況,例如十二聯裝250mm反潛火箭。這類仿俄式的無導引反潛火箭早在中國第一代驅逐艦/護衛艦上就是常見武器,原本並沒有任何融入自動化的指揮控制系統,整個系統沒有一個半導體計算組件,所有操作人員都在砲位上,透過艦上電話獲得射擊參數並以人工進行各種操作和設定(包含發射器方位、俯仰與引信設定等),等到指揮員下令發射時就向預定的海域進行覆蓋性射擊。在052上,反潛火箭也與自動化指揮系統結合,為此設計單位替反潛火箭加裝艦內通信電纜、專用指揮線路與顯控台,使反潛火箭系統的狀態能實時地顯示在指揮控制室,便於指揮員及時掌握作戰系統的狀態。然而在早期的試航中,這套為反潛火箭額外加裝的自動化指揮控制設備經常在航行中故障,指揮控制中心無法監控反潛火箭系統的實時狀態,或透過自動化指揮系統向其發送作戰指令,只能回到原始與砲位之間的語音通信和人工操作。檢查後發現,這是因為反潛火箭自動化過程過於匆忙,相關設計考慮不週;經過重新設計、布線,並換裝成熟的通信元器件之後,終於解決了反潛火箭控制系統的可靠度問題。

除了本艦作戰指揮中心之外,052還有一個編隊作戰指揮中心,內部的佈局基本上與本艦作戰指揮中心相當,功能上偏重作戰區域的戰術態勢顯示以及與周遭友軍船艦、軍機的協調,並配備專門的對空作戰指揮管制設施與獨立的通信系統,可引導友軍空中單位與水面艦隊一同行動;獨立的編隊作戰指揮中心使編隊等級的指揮管制作業不會干擾本艦的作戰管制。

偵測方面,哈爾濱號裝備有一具法國原裝的海虎雷達、一具518型(REL-2) 2D長程對空警戒雷達(北約代號God Eye)、一具362型X/I頻短程低空/對海搜索雷達以及兩具Rical Decca RM-1290平面搜索雷達。 

原本西方推測052型會採用381甲型3D相位掃瞄雷達,所以518雷達的出現頗出人意外 ,這主要是因為先前381甲雷達進入中國海軍服役後後發現可靠度不佳,所以052型的配套對空雷達才另起爐灶。 在052案啟動時,配套的艦載防空雷達方案根本還沒出現;為了趕上船艦研發進度,所以決定以現成的REL-1陸基長程對空雷達為基礎,衍生出518長程艦載雷達,研發工作在1987年才啟動;這種裝備研發進度跟不上艦體的情況在 中國造艦史上並不希罕(尤以1970年代的江東級 護衛艦 與1980年代的夏級核能彈道導彈潛艦最為嚴重),不過幸好518型雷達仍然即時完成並裝上052驅逐艦。相較於原本的REL-2雷達,518型省略了一條敵我識別天線,天線寬15.5m,高8m,體型十分巨大。518雷達的工作波段為L波段(1220~1350Hz),天線轉速6轉/分,對小型戰機這類目標的搜索距離約360km,追蹤距離則為230km,使用動態目標顯示(DMTI)技術,總共有四個頻道,透過頻率分割系統視情況而轉換 。先前旅大級、江湖級艦都配備515/517型A波段長程對空警戒雷達,目的是作為中國大陸沿海防空體系的延伸,將防空預警距離進一步向外擴展,而052型裝備518型雷達的作用也是如此。然而過去旅大級、江湖級裝備落後,其雷達對陸地而言僅具備單純的預警效益,而通訊管制也僅限於語音無線電的程度;相形之下,052型的指管通情機能顯然較為完善,因此很可能具備指揮、協調陸地攔截機乃至防空 導彈單位的能力。518雷達偵測距離很長,無論是偵測距離、精確度、批次處理多目標、偵測低空小型目標等能力都大幅優於先前515、517等八木天線雷達,不過其目標更新速率較慢 ;由於配套法製海響尾蛇防空導彈系統,哈爾濱號的主桅杆上部還設置一具法國TSR 3004海虎對空/對海搜索雷達,為近距離的中低空域監視提供良好的補充。518雷達的最大問題在於體積過大 、功率要求高,裝設時對艦體載台的設計造成不小的限制,裝艦後也影響052型的船艦穩定性與操艦性能,因此日後 中國海軍並沒有其他新艦艇繼續使用518雷達。

TSR 3004海虎雷達堪稱中國海軍第一種能有效追蹤低空小型目標的雷達,偵測距離延伸到將近水平線,具備多目標搜索、瞄跡能力,低空搜索、動態追蹤與抗干擾等性能遠優於先前中國艦艇的354型雷達。此外,052還配備一座362型X/I頻平面/低空搜索雷達,精確度比TSR 3004海虎雷達更高,使用同時追蹤/掃描(TRS)技術,可探測、追蹤海上或高度3000m以下的低空目標,最多可同時保持64個目標的軌跡,並自動追蹤其中16個,主要是為火砲、防空導彈的目標指示工作,協助37mm防空機砲和防空飛彈的射控雷達迅速找到原本被距離較長的海虎雷達所捕捉的目標;此外,362雷達還可用於偵測航道安全以及導航等工作。海虎雷達與362雷達的組合,使052成為中國海軍第一種能真正對付小型低空快速迫近目標的艦艇。至於青島號則以H/LJQ-360型雷達( 帶有大功率濾波器和諧波濾波器,經修改後又推出363型)來取代海虎雷達。

射控方面,哈爾濱號的艦橋頂端與機庫上方各有一座347G射控雷達,用來導控37mm機砲群;艦橋上方緊跟在347G雷達之後的是導引海響尾蛇防空 導彈的法製Castor-II雷達/光電射控系統, 而後頭更高的平台上則有一具新研發完成、首度應用的344型反艦導彈/艦砲射控雷達,擁有一面 應用相位陣列科技的I/J頻天線以及一具輔助用的光電偵測器,可同時追蹤2個目標。這三種射控雷達採用層疊配置,看起來相當擁擠。此外,艦上還裝有兩具630型(GDG-775)光電射控儀 (包含紅外線熱影像儀),能做為射控雷達以外的備用火砲射控裝置;主桅杆兩側的球狀物是英國製造的SNTI-240衛星通訊天線,艦上的數位資料鏈亦由英國提供。

電子戰方面,哈爾濱號配備826C型(BM-8610)電子 支援系統 以及984-1/3/4型電子干擾機,此外還有2座946型15聯裝誘餌發射器;其中826型電子支援系統於1981年開始研究,1985年定型,參考了1983年引進的義大利製RW-23-1電子支援系統( 中國稱之為923-1),可接收脈衝頻率13萬/秒、2~18Hz的電子訊號,與資料庫中800多種雷達的參數比對,分析後將結果傳輸給984型電子反制系統或干擾彈發射器;至於984干擾系統參考了荷蘭Sphinx與Rapidsesm的技術,其中984-1負責干擾2~5cm波長的部分,984-4負責干擾10cm波段,而984-2則是一個電子支援系統,能與826型一起工作或單獨運作。

根據另一種說法,哈爾濱號的電子戰系統應是參考荷蘭信號公司(HSA)的RAPIDS電子支援系統與RAMSES電子反制系統。RAPIDS系統採用一個由美國製造的DESM探測接收天線組,擁有一個具有32個齒狀單元的天線陣列,可進行360 度全向單脈衝瞬間測向。DESM天線組由上下兩組「尖對尖」的雙錐型天線組成,兩組錐形天線直徑與大小皆不同,直徑較小的天線位於天線組上部,直徑較大者位於下部,天線罩直徑由下而上逐步縮小,到接近頂部時變成圓形。DESM天線組的重量只有94kg,通常安裝在桅頂部全艦最高處,能朝360度方位而沒有阻礙。依照HAS的對外數據,RAPIDS系統搭配DESM天線組時,具有30%的測向準確性,在2-7.5GHz頻率上可達到60dBm的精確度,在7.5-19GHz的頻率間可達到55dBm的精確度,整體準確性比 中國原有系統高出一倍以上。RAPIDS的後端信號處理電腦可自動將天線截收到的信號與資料庫中的256種雷達信號進行比較,依照信號頻率、脈衝回復率、平均脈衝寬度、掃描率和跳頻率等特徵來識別對方雷達種類與平台,可同時追蹤10個目標,並鎖定其中三個。RAPIDS操控台的操作十分容易,操作人員可使用光筆點擊螢幕來操作系統。

052型艦尾的可變深度聲納。

反潛方面,052型是中國第一種在設計之初就把 可變深度聲納(VDS)納入考量的艦艇,配備與051G珠海號相同的 義大利聲納系統,包括一部DE-1160B艦首中頻聲納(美國AN/SQS-56D的義大利版)以及一部DE-1164B主/被動可變深度聲納(音鼓與DE-1160B相同,兩者共用後端電子機櫃);之後中國也對這些聲納進行仿製,仿DE-1160B成為SJD-7中頻艦體聲納,仿DE-1164B則為ESS-1(制式型號為309型)。由於052艦體設計較新並使用燃柴聯合推進,整體噪音振動比051G顯著降低,使聲納系統工作環境大幅改善,更能有效發揮性能。

武器裝備

武裝方面,哈爾濱號的艦首裝備新開發的79式改進型(正式型號H/PJ33A)全封閉式遙控雙聯裝100mm60倍徑艦炮,這是052導彈驅逐艦的配套發展項目,由先前的79式(型號H/PJ33,詳見江東級護衛艦一文)100mm雙聯裝艦砲改良而來,應用了從法國引進的100mm緊致型快砲的部分技術 (100mm緊致型速射砲的中國仿製版本是87式),開發作業始於1983年左右。相較於原本的79式,79式改進型大幅提高自動化程度,火砲內的裝填、迴旋、俯仰、及發、排除彈殼等程序都以遙控技術取代,實現工作時砲塔無人化(原本79式砲塔內需編制9人),人員編制從原本79式的15名大幅減少為三名(砲長、射手與操作手),三人都在作戰中心的顯控台前遙控操作。79式改進型砲塔的彈殼排除位置從原本79式的後部排殼改為砲塔底部排殼,並設置導殼裝置,以配合自動化的拋殼。79式改進型艦砲的外部特徵是改用圓滑的類球形全封閉玻璃鋼防盾(砲塔殼),取代原本79式的鋼質防盾,大幅減輕了火砲重量。79式改進型的射控系統電路完全改成積體電路,射擊精確度增加,單砲最大射速可達25~30發/分(原79式為單砲每分鐘18~25發),最大射程22.5km,可靠度也比以往改善許多;不過雖然經過改善後,79式改進型的對海射擊精度良好,但各種性能仍不足以兼任防空任務,其砲彈仍使用1970年代以來的海時-1型延時機械式引信;此外,79式改進型尚未達到全計算機控制的水平。052型是第一種裝備79式改進型艦砲的中國艦艇,後來還有江衛II級與旅海級使用。

79式改進型艦砲後方的甲板平台裝有一座八聯裝法製海響尾蛇防空 導彈發射器,採用雷達或光電系統導引,速度約2.4馬赫,最大射程13km。海響尾蛇導彈發射器後方有一個容量16枚的再裝填彈艙,並附有揚彈機,再裝填程序完全自動化;然而這個彈艙是露天設置於甲板上,平時會遭受風吹日曬雨林浪打以及海水鹽分的考驗,所以日後的051B旅海級改將再裝填彈庫埋在甲板下方。在1990年代中後期,哈爾濱號的海響尾蛇防空導彈系統被與TAVITAC作戰指揮系統等相關配套設備遭到拆除,以中國國產的海紅旗-7防空導彈系統替換。

艦橋前方與直昇機庫上方各橫列了兩座76A自動化37mm 63倍徑防空機砲,這是從051G改良型旅大級(湛江號、珠海號)開始裝用的武器,每兩座76A便由一具347射控雷達導引。艦舯安裝了四組射程超過70km的雙聯裝鷹擊-8A反艦 導彈發射器,分兩群各兩組,分置於後桅杆的前後方,前方兩組朝向左斜前方,後方兩組朝向右斜前方,這種設計是過去中國艦艇極端重視水面作戰的積習所致,刻意讓反艦 導彈發射器盡量朝向前方,朝敵方正面衝刺時直接發射反艦導彈;然而,這並非中/大型水面艦艇的作戰模式,而且屬於第二代反艦導彈的鷹擊-8A又有足夠的離軸攻擊能力,將發射管朝向斜前布置不僅沒什麼實質區別,反而不利於高溫尾焰的排放,並佔用較多甲板空間。

反潛方面,艦首裝備兩具87式十二聯裝250mm反潛火箭發射器,兩舷各裝有一座三聯裝324mm魚雷發射器,配備 中國仿製美國MK-46 Mod1的魚-7型魚雷(早期另一說法是義大利的Whitehead A-224反潛魚雷與B-515魚雷發射器,兩者同樣仿自美國MK-46魚雷與MK-32發射器,但這並非事實)。在中西蜜月期,美國曾在1988年出售MK-46 Mod2魚雷給中國,爾後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西方對中國實施軍事禁運,尚未交付的美製魚雷就被扣留,直到美國老喬治布希總統在1990年代初卸任之際才進行交付(約在1994年交付完畢),而中國的魚-7咸信就是以MK-46為藍本仿製的(據說早在1978年,中國漁民就在海上意外撈獲一枚MK-46 Mod1魚雷)。而87式反潛火箭源於中國第一代國產反潛火箭系統,在1968年由中國海軍和六機部下達研製命令,1975年通過海軍定型委員會定型,並結合到052上的自動化反潛射控系統中。以往中國艦艇廣泛採用的64式反潛臼砲或與深水炸彈施放軌,在052型上遭到捨棄。艦尾設有兩個直昇機庫與起降甲板,使用直-9C反潛直昇機,除了負責反潛搜索、攻擊之外,也擔任鷹擊-8A反艦 導彈所需的中途導引工作,以發揮超水平線的攻擊能力。

二號艦青島號(113)的改進

二號艦青島號的 裝備、系統配置大致與哈爾濱號相同,但做了大量的細部改進,並大幅增加國產化程度。青島號的作戰系統是ZKJ-4B II(哈爾濱號的ZKJ-4B的進一步改良型) ,改用國產海紅旗-7短程防空導彈系統(中國當年只從法國購買兩套海響尾蛇,分別裝在051的開封號以及052哈爾濱號),配合的火控雷達是345型,並配備國產360型 搜索雷達作為近距離監視和目標獲得(地位類似海響尾蛇的海虎雷達)。

 

中國第一種反潛直昇機──直-9C

中國海軍第一種制式化反潛直昇機──法國授權生產的海豚式,稱為直9

在1980年10月,中國國務院批准三機部以外貿合作方式,從法國引進SA-365海豚型輕型多用途直昇機的技術與首批50架的生產權,由哈爾濱飛機公司負責製造,第一架於1982年試飛。爾後哈爾濱多次與法國原廠簽約,生產多批直-9,最後終於完成國產化作業,並成為 中國軍方廣泛使用的現代化直昇機。在1987年12月2日,首架為海軍研發的直-9反潛型試飛成功,於12月24日在改裝直昇機甲板的旅大級驅逐艦濟南號(105)上順利降落。反潛型直-9定型後的型號為直-9C,主要基本結構原本的直-9大致相同,使用四葉片星形柔性旋翼槳轂組成,主旋翼葉片以複合材料製造,並採用13葉片蝸窗式尾部風扇(又稱涵道風扇)來取代傳統式尾旋翼,具有噪音小、空氣阻力低、不易被外物損傷的優點,缺點則是結構複雜。直-9C配備兩具渦軸-8甲(渦軸-8A)渦輪軸發動機,是原版海豚直昇機的阿赫耶1C的國產化型號,單發最大緊急功率與最大起飛功率分別為734與710軸馬力,在最大飛行重量時可依靠單發動機飛行。 直-9反潛直昇機的作戰半徑約50km,以反潛直昇機而言並不足夠。

直-9C的機首裝有一具南京電子所研製的KLC-1 X波段多功能直升機載監視雷達,是中國研製的第一種直昇機用搜索雷達,主要用於對海搜索與監視,此外還具備一定的空中搜索能力;除了用於偵測浮出水面的敵方潛艦之外,也能拉長艦艇的偵測範圍,並搜索遠方的敵艦,為母艦發射的反艦 導彈提供目標指示與中途導引;而其他附帶功能還包括輔助導航、氣象探測、信標功能以及被動截收等。KLC-1全重82kg,採用以輕型碳纖維強化塑膠材料製造的橢圓抛物面天線,結構緊湊;雷達後端使用脈衝壓縮、頻率捷變、窄脈沖信號、寬頻帶、 CFAR檢測、電子反反制、可程式化信號、數位處理系統、自我測試功能等先進技術。KLC-1是 中國第一種自產的艦載機用雷達,為了因應海洋環境帶來的各種侵害,全系統經過抗潮濕與鹽分的設計,而相關設計由南京電子所與信息產業部廣州五所共同完成,包括在原料、印刷電路板、浸漬、灌裝、絕緣、插接和機箱等項目進行處理。KLC-1在不同海象與目標的搜索距離如下:在三級海象下於50海里偵測到漁船等級目標,在四級海象下於64海里偵測到中小型艦艇。

反潛方面,中國為直-9C研發了605型吊放式聲納、聲納浮標、磁異探測器等裝備:一組聲納浮標包括12個被動聲納浮標、4個主動式聲納浮標、一個溫度探測浮標和一個海洋環境浮標。每個被動聲納浮標全長305mm,直徑124mm,重量5kg,使用被動式全向聽音技術;每個主動聲納浮標長914mm,直徑124mm,重16kg。當直-9C以120m高度飛行時,可接收到10海里內各聲納浮標發回的信號,聲納有效作用距離10kg。605型吊放聲納仿自美國AN/AQS-13聲納,是 中國第二代的吊放聲納產品,全系統重量320kg,作用距離6.3~11.84km(法國AS-565的HS-73型聲納在80m深的海域也只有9.25km的偵測距離)。日後直-9C又換上H/SKD-95型,屬於中國國產的第三代航空吊放聲納。

一架直-9準備降落在哈爾濱號上。注意甲版上的魚叉捕捉網孔以及兩條通往機庫的牽引軌道。

(上與下) 2015年3月新聞畫面公布的中國直-9反潛直昇機使用吊放聲納照片,

注意其吊放聲納使用了可擴展的陣列。

 

武器方面,直-9C的機體兩側各有一個掛架,共能掛載兩枚324mm輕型魚雷。在中西蜜月期,中國首先在1985年從美國獲得引進少量MK-46 Mod2熱力推進魚雷與技術文件,然後仿製出魚-7型324mm輕型魚雷,戰鬥部45kg,射程15km,航速45節;此外,中國在1987年又與義大利白(Whitehead)頭引進40枚A224電力推進輕型魚雷供反潛直昇機使用,由於魚-7的研製與測試需要時間,因此A224成為中國艦載直昇機部隊首先實用化的輕型導向魚雷。除了魚雷之外,中國海軍還有100kg與250kg等兩種不同的航空反潛炸彈,在深度較淺的水域中使用。

直-9C是中國自行以直-9為基礎開發的反潛直昇機,與法國本身從AS-365衍生的AS-565黑豹反潛直昇機並無關係,兩者的系統結構也不一樣。除了直-9C之外, 中國海軍也引進了若干法國原裝的AS-565。從外觀上,直-9C與AS-565最明顯的區別就是機鼻雷達罩,AS-565的雷達位於機首下方一個圓盤狀天線中,而直-9C則是將KLC-1安裝於機首的大型整流罩內;直-9C這麼做的好處是機鼻內部空間較大,可以安裝功率更大的雷達,缺點則是位於機鼻的雷達天線不可能像機腹雷達罩般對下方海面實施360度搜索,而必須依靠直昇機的往復飛行,如此比較耗費油料,縮短了直昇機的滯空時間。機鼻雷達罩對於遠程海面搜索、反艦 導彈標定比較有利,因為水面目標勢必會先出現在前方的水平面,而機鼻較大的空間便可容納天線更大、作用距離更遠的雷達;然而對反潛任務而言,則是擁有360度偵測能力的機腹雷達較為有利,因為搜索範圍是飛機下方附近所有的方位。此外,AS-565只能在機體左側掛載一枚魚雷,比直-9C少一個掛載點。細節方面,直-9C兩根空速管位於機頭雷達罩夏方,AS-565則為於機頭兩側;直-9C的後機艙門比AS-565小,而且玻璃窗折角為稜角,AS-565的玻璃窗折角則為圓弧狀。

雖然中國海軍很早就裝備了直-9C與AS-565,但是直到2004年才首度進行夜間艦艇起降訓練,而且地點位於沿海港岸的視距範圍內,而非遠海之中。長期以來, 中國海軍的反潛直昇機隸屬於岸基單位,平時維護與訓練與水面艦艇完全分開,這是基於管理與後勤維護能量的現實,直到2000年代中葉才逐漸轉一到水面艦艇的編制下進行聯合訓練,所以整個艦隊的機、艦協同反潛作業能力恐怕仍在起步階段。此外,直-9C體型太小,不可能同時攜帶前述的反潛偵測裝備與武器(若想同時攜帶,起碼必須擁有如 美國SH-60B的機體規模),使得整體作戰效益大打折扣。因此直到2000年代初期中國海軍隨著購買俄製現代級導彈驅逐艦而獲得Ka-28C反潛直昇機,才算是真正擁有功能完整的艦載反潛直昇機。

為了配合直-9直昇機的起降,中國海軍也一併引進法製SAMAHE魚叉式輔助著艦系統,安裝於配備直-9直昇機的艦艇。 魚叉式系統是一種捕捉式輔助起降系統的泛稱,最早期的系統是英國Mac Taggart Scott的TRIGON,爾後法國DCN、德國FHS、加拿大Claverham、印度Larsen & Toubro等廠商都開發出類似系統;在1981年時,北約國家為了便於協同操作,以法國的魚叉式系統為基礎提出STANAG 1276標準,將幾個北約國家不同的魚叉式系統的規格予以統一,如此這些國家的艦載直昇機便能在彼此的艦艇上起降。魚叉系統 的基本結構包含一個位於船艦起降甲板的降落柵格(Landing Grid)以及直昇機上的「甲板鎖」(deck lock)構成,甲板鎖是一個設置在直昇機腹的伸縮式短桿,短桿前端有鉤鎖裝置用來連結降落柵格,因此又被稱為「魚叉」(Harpoon)。不鏽鋼製造的大型圓形 降落柵格由數層網孔鋼板構成,沒有任何活動式結構;直昇機降落時,先低空停懸在著艦區上方半空中 ,並將機首對準機庫門方向降落。當直昇機著著艦後,駕駛員立刻控制機腹的甲板鎖伸出,前端的機構鉤住繫留柵格 ,使直昇機得以在左右搖晃的甲板上著艦與固定 。最早期的魚叉系統只是配合4到5噸級的輕型直昇機,1980年代中期以後又陸續推出配合更大型直昇機的版本,使用面積更大、強度更強的繫留柵格(造型有圓形或方形,直徑1.8至2.75公尺不等),而安裝在機腹的甲板鎖的前部鎖定機構也配合直昇機噸位而有不同設計,如此魚叉系統就能配合超值美洲豹、NH-90等6到10噸級中型直昇機,乃至15噸級的EH-101/Merlin重型直昇機。為了 配合較重型的直昇機的甲板作業,並在較高海況下仍能安全便利牽引直昇機回到機庫,各國生產魚叉系統的廠商也都配合推出機械化牽引設備,包括纜繩滑輪組或者固定式牽引 軌道等結構;以法國SAMAHE為例,採用一套甲板軌道式牽引設備將直昇機拖回機庫,與直昇機連結的軌道牽引車的構造較為複雜,牽引車前端與直昇機前起落架連結,牽引車帶有一個彎臂來連接直昇機腹部的繫留硬點,此牽引車是配備海豚等前三點式起落架而設計,此外也有配合後三點式起落架的牽引車形式供客戶選擇。

魚叉輔助降落系統以直昇機腹的甲板鎖(左圖)固定住艦面起降甲板的捕捉柵格,

使直昇機固定在甲板上。

SAMAHE輔助降落系統的牽引設備,這是配合海豚式直昇機前三點起落架的構型。

一架中國海軍直-9直昇機停在甲板上的照片,

注意SAMAHE輔助降落系統的牽引裝置固定住機腹的魚叉。

與加拿大開發的補獸器(Bear Trap)以及美國版的輔助降落系統(RAST)相較, 魚叉系統的優點是起降作業簡單,駕駛員只要設法將直昇機降落在機腹掛勾可以固定住繫留柵格的位置即可 ,直昇機降落過程完全不需要其他額外人力;而配合的直昇機加裝機腹甲板鎖也十分容易,對機體結構沒有額外的強化需求。而補獸器/RAST系統 則需將直昇機降落固定在一個快速鎖定裝置(RSD)滑車上,由於RSD較小,不容易以駕駛員自由降落方式讓直昇機機腹掛勾對準RSD開口,因此補獸器/RAST採用鋼纜拉降方式,將直昇機腹掛上一條從RSD伸出的主回收纜掛勾後, 由艦上主絞車拖動回收纜將直昇機拉到甲板的RSD開口位置 ,過程中駕駛需先讓直昇機在甲板低空懸翔,由甲板人員將機腹引導纜和拖曳纜繩連結,作業比較麻煩,並需要配置甲板操作人員(包含指揮人員與操作人員等) 。此外,魚叉的固定柵格只是幾層金屬網孔結構,完全沒有機械活動部位,十分簡單可靠,厚度也很薄而不需要貫穿主甲板,不會對船艦設計造成麻煩,而且直昇機是著艦之後才伸出機腹短桿固定住網孔,而不是在滯空期間受力,機體除了加裝短桿之外不需要 額外的修改,就連把直昇機拖回機庫的牽引絞盤也能直接安裝在機庫裡,相當方便;反觀補獸器/RAST需要龐大沈重的拉降鋼纜與強力的絞盤 ,整個機械結構相當複雜,絞盤為了拉降直昇機而必須設置在起降甲板下方,不僅佔用更多空間而且必須穿透主甲板,增加了船艦整合設計的工作量,而且直昇機在空中被拉降的過程需要承受鋼纜拉力(正好與直昇機升力方向相反), 使得機體結構需要進行相對應的強化,以上因素使得補獸器/RAST只適合用於較大型的主戰艦艇並配合某些結構經特殊設計的直昇機(目前幾種能搭配RAST的機型都是9噸級以上),相形之下魚叉系統就能廣汎用於較小型或成本受限(例如海岸防衛隊)的艦艇,而且能配合的直昇機種也比較廣泛 ,涵蓋4、5噸級輕型直昇機到14噸級重型直昇機。然而,氣流從艦首經過艦尾後,往往會在艦尾甲板區形成不穩定的沈降氣流,構成直昇機著艦作業的最大難題,此外艦體也會隨著海象而左右搖晃、上下起伏;一旦直昇機在降低功率下降落中被下沈氣流捲入,或者著艦前夕艦體劇烈起伏搖晃,都可能導致重落地乃至落海,造成機體損壞甚至釀成傷亡事故。而使用鋼纜拖曳的 補獸器/RAST系統,能確保直昇機在下降過程中仍維持全功率運轉,保持向上的升力 ,一方面抵抗可能出現的沈降氣流,並在艦體上下顛簸時減少著艦的衝擊力,提高了較惡劣天候下降落的安全性,這就是魚叉系統不能企及之處。

052型的SAMAHE魚叉輔助降落系統有配備滑軌式的牽引系統,軌道配合了牽引滑車;之後建造的051B深圳號(167)、052B/C等驅逐艦雖然也裝備修改後的魚叉輔降系統,但並沒有沿用與052型相似的軌道與牽引滑車裝備,而改用較為簡單的甲板滑輪/纜繩組來牽引直昇機(絞盤設置在機庫),此外在甲板上設置一對簡單的起落架引導軌道;據說這是因為中國海軍日後以俄羅斯Ka-28為主要反潛直昇機種,起落架形式不相容於SAMAHE的牽引設備,而輕型的直-9本來就很難在惡劣天候之下操作,因此也沒有必要繼續使用052型的軌道牽引設備。 中國於1994年9月取得生產魚叉輔助降落系統的生產合約,不過根據日後法國對中國出口魚叉系統的相關新聞, 中國建造配備直-9直昇機的海軍/海監船艦時,配套魚叉系統的若干組件如甲板上的圓形繫留柵格  ,仍向法國DCNS原廠購買 (例如在2012年10月就曾向DCNS購買繫留柵格來裝備新造的海監直昇機巡邏艦),這可能是因為雙方的貿易互惠關係,而且中國國產品的強度與性能可能不如法國原裝品(據說中國國產柵格更容易變形)。

 

評析

作為中國第一型新造的第二代導彈驅逐艦,052型堪稱中國海軍追趕世界水平的開始(相較於前一批屬於「先求有」的第一代導彈驅逐艦051旅大級)。由於擁有 整合程度較高的艦載作戰系統(051系列原始設計無戰鬥系統可言)、自動化的防空導彈與防空火砲,使得052型真正擁有比較現代化的點防空能力;而艦上配備的艦首/變深聲納、反潛魚雷與反潛直昇機等,也使052型初步具備 中國海軍艦艇一向欠缺的現代化反潛作戰能力 ;而052型的裝備水平也成為1990年代中國第二代驅護艦艇(包括052型、稍後的051B深圳號以及053H3江衛級導彈護衛艦等)的基準。

作為中國第一種第二代驅逐艦,052對中國海軍人員操作習慣也帶來巨大衝擊。例如,原本第一代驅逐艦、護衛艦的作戰指揮基本上在露天的艦橋完成,艦長直接目視周遭海面觀察戰場環境並進行作戰;而在擁有集中式作戰指揮系統的第二代驅逐艦/護衛艦,艦橋主要只負責航行控制,核心的作戰功能都另外在完全封閉的指揮控制室進行,指揮與操作人員面對的是一個個顯控台、雷達屏幕,艦長面前的是作戰系統中的綜合指揮決策系統,集成艦上傳感器的情資提出戰術建議方案、輔助指揮員做出決策,指揮員只需要按下幾個按鈕就能下達作戰決策。在第二代驅逐艦嶄新操作模式的衝擊之中,首先就是語言障礙,因為052驅逐艦大量引進國外現代化設備,各種控制面板充斥著英文,一些雷達、導彈系統的顯控螢幕上的字符也是英文(哈爾濱號服役後又經過數年,中國海軍才完成對作戰、武器系統的操作字符漢化工作),而配發給艦上人員的資料、圖表、手冊也全是英文 。此外,在1980年代末與1990年代前期,計算機對中國海軍而言仍是相當新鮮而陌生的事物。因此從哈爾濱號交付中國海軍開始,英語、計算機等就成為全艦官兵的必修課。此外,對於過去曾長年在第一代驅逐艦/護衛艦上服役的官兵,如何克制許多過去的習慣,例如訓練、演習時動不動就大吼、不時地想在艦橋裡四處走動等等,也成為經常性的話題。

未成的改良型052

中國現代艦船雜誌2009年8A一篇文章中,透露一張基於052艦型並加裝相控陣雷達系統、垂直發射防空飛彈的照片,旁邊圍繞著總設計師潘靜芙等人。在此張照片中,052前部船艛頂(艦橋後方)裝置一個塔狀結構,上有四個固定式相控陣;原本艦砲後方高出一層、安裝海紅旗7防空導彈的甲板取消,B砲位改成一座垂直發射系統。此外,此模型的煙囪頂也與原本052不同,顯示更換了主機。

依照日後的資訊,中國在1989年LM-2500燃氣渦輪斷貨以後,就與蘇聯方面接洽引進燃氣輪機,作為中國第二代驅逐艦的替代動力方案;稍後蘇聯解體,製造燃氣渦輪的廠商在烏克蘭(烏克蘭機械設計所),因此中國的談判對像改為烏克蘭。一開始,中國選擇了最大功率與LM2500相仿的AM-50燃氣輪機,並基於AM-50燃氣輪機設計新的複合燃氣渦輪/柴油機動力系統,而經過修改的052就稱為052A;前述配備相控陣雷達、垂直發射器的模型可能就是052A的方案之一。

不過隨後烏克蘭允許中國引進功率更大的艦用燃氣輪機機種DA80(GT25000),中國就取消052A,轉而設計尺寸與排水量進一步增大的052改型驅逐艦,配備新的作戰與武器系統,這就是1998年簽約建造、2000年代前半推出的052B與052C。

 

經歷

1997年哈爾濱號訪美途中的照片(由珠海號拍攝),左上角是剛服役的南倉號補給艦(現稱青海湖號)

哈爾濱號訪問美國時的照片,背景為一艘小鷹級(Kitty Hawk class)航空母艦。

在1990年代,中國海軍將052型視為軍力現代化的重要成果,因此兩艦成軍後有多次遠航出訪紀錄。在1996年7月,哈爾濱號與旅大級的西寧號(108)訪問了北韓與俄羅斯海參崴。1997年7月20日,當時 中國手頭上最先進的驅逐艦與補給艦──哈爾濱號、旅大III級驅逐艦珠海號(166)與成軍不到一年的南倉號補給艦(南運953)展開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建軍以來首次的橫渡太平洋以及訪問美洲遠航,沿途行經夏威夷珍珠港、美國聖地牙哥、墨西哥、秘魯、智利等地,為時3個多月,是 中國海軍一大盛事;而上一次中國艦艇訪問美國本土就要追溯到清末的海圻號巡洋艦,該艦於1911年4月啟程參加英王喬治五世加冕典禮,回程途中順道訪問美國與古巴;然而在這場中國近代海軍空前的遠航壯舉途中,國內便爆發了辛亥革命,返國時艦上只能改掛國民政府的五色旗。在2001年5月,哈爾濱號與太倉號(615)補給艦出訪巴基斯坦參加中-巴建交50週年紀念活動,並順道訪問印度孟買。在2003年1月26日, 中國中央軍委授予哈爾濱號「海上先鋒艦」的正式榮銜。在2007年9月,哈爾濱號與補給艦洪澤湖號(881)出航訪問澳洲與紐西蘭,並與澳洲、紐西蘭海軍編隊進行聯合搜救演習。

至於青島號的外訪活動則更加活躍,在1997年2月首先與江衛級護衛艦銅陵號(542)、東運615號補給艦訪問印尼、泰國、菲律賓與馬來西亞,1998年4月與世昌號(82)訓練艦、南倉號補給艦出訪澳洲、紐西蘭、菲律賓,是 中國海軍建軍以來首度進入大洋洲海域;在5月4日三艦停靠雪梨港時,有一名澳洲人士搭乘小艇企圖從青島號艦尾變深聲納坡道處攀艦 ,進行抗議活動,艦上水兵將其以帆布裹起來痛毆。在2000年8月,青島號與太倉號補給艦橫越太平洋出訪美加,沿途拜訪夏威夷珍珠港、美國西雅圖艾佛拉特軍港以及加拿大維多利亞魁爾茅特軍港;8月22日當這支編隊經過第一島鏈時,隨即遭到日本海上自衛隊P-3C與艦艇的監控,日本海自的瀨戶雪號(DD-131)驅逐艦甚至挑釁地從青島號與太倉號編隊中間穿越,青島號隨即連續兩次右轉,壓迫瀨戶雪號右轉規避。在2002年5月15日,青島號與太倉號再度聯袂出航,展開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建軍以來第一次環球航行,總共訪問新加坡、埃及、土耳其、烏克蘭、希臘、葡萄牙、巴西、厄瓜多、秘魯、法國等十國的軍港,為時四個多月,總航程三萬三千餘海里,是中國擁有近代/現代化海軍以來最長的一次航行。

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底青島號在一次訓練作業中,左推進器的傳動齒輪箱發生嚴重故障;中國相關專家與德國Renk原廠斷定齒輪箱已經不能修復 ,泵用大齒輪、三個小齒輪與軸帶滑油泵無法整修必須更換,其餘齒輪也必須進行拆卸、檢查以及必要維修。Rend向中方提出的整修方案是將整個第二級傳動齒輪箱從艦內吊起進行大規模更新整修,不僅總費用高達2400萬美元,而且工作期程長,將嚴重影響接下來青島號排定執行出訪美加地區與某型 導彈定型測試工作,而且拆卸過程可能會對艦體結構造成長遠的負面影響 ;此外,Rennk的方案幾乎更換整個齒輪箱內部組件,完成後相關參數將與原始設計不同,可能對整個推進系統造成不良影響。由於前述兩項任務 (出訪美加地區、導彈定型測試工作)必須由青島號執行,因此中國海軍在1999年1月責令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研擬方案,限期修復青島號的傳動系統 。負責研擬方案的中國船舶重工集團位於哈爾濱的703研究所曾試圖邀請原廠Renk派出專家進行技術指導,但Renk廠拒絕進行提供任何協助,並表示對中方自行展開的修理工作不承擔任何責任,於是703所只好在沒有原廠支援下進行摸索。為了在不拆卸艦體的情況下,於機艙內狹小的空間完成修復,703研究所採用了新的「Dual Half」技術,將四個半圓形齒圈以特殊定位結構,精確地組成一個完整的齒輪,其性能和整體齒輪相當;相較於傳統的整體盤狀齒輪軸向套裝工程,「Dual Half」齒輪結構改為徑向分塊安裝,能在有限空間以及不拆卸其他大型部件的情況下,對原有盤狀齒輪進行更換的維修工程,同時也順利解決齒輪拼裝結構剛性、連接強度、組裝定位、基準精度、變形控制等一系列關鍵技術問題。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最後完成任務,超前原訂進度11天,實際修理費用僅560萬人民幣,且使青島號趕上接下來的出訪美加以及 導彈定型測試。青島號左齒輪箱修復後一年半內,歷經1485小時的實際運轉(期間完成橫渡太平洋訪問美國、加拿大),證明性能可靠,而且各項技術指標均達到原始的水平。在2001年1月, 中國海軍裝備部特別致函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表彰該集團703研究所在修復青島號過程中的傑出貢獻。

改良工程

在1990年代後期,哈爾濱號就以國產的海紅-7防空 導彈系統替換法製海響尾蛇系統,連帶也拆除搭配海響尾蛇的TAVITAC戰鬥系統以及Castor-II火控雷達 (由345火控雷達替換)等;不過法國原裝的海虎搜索雷達仍被保留,一直使用到2010年左右下一次大規模改裝才被中國國產的360A型雷達取代。

在2003年,哈爾濱號展開了第一次現代化改良工程,包括將H/PJ33A艦砲升級為H/PJ33B型(又稱79A型),將反艦導彈換成四組四聯裝鷹擊-83(射程超過150km);而青島號也在2004年進行類似的改裝,換裝鷹擊-83以及79A艦砲等。

相較於H/PJ33A,H/PJ33B(79A)將火砲機械主體之外的所有部位全數更換。79A最顯著的特徵是換裝具有匿蹤設計的玻璃鋼砲塔殼,並大幅增加系統集成度 、自動化程度以及可靠度,這包括改進下揚彈機的機構、更新全部電氣控制組件,並將火砲顯控台、火砲瞄準隨動系統和引信隨動系統後端的放大器機櫃、電源機櫃等全部進行升級替換,以新的三合二計算機監控系統取代。 此外,艦上配套的火控系統與射控雷達也一併升級。79A首次實現全面由計算機自動控制,顯控台不僅能顯示火砲運行狀態和彈位狀態,自動化系統還具有容錯 、發現有意外操作情況時自動停射等安全功能。79A艦砲的全系統標準配置除了100mm雙聯裝火砲之外, 還包括H/PJ33B-D01B型下揚彈機、H/LJP-344A型跟蹤雷達、H/ZGJ-1B光電跟蹤儀、H/ZPJ-2A型火控系統以及射擊指揮台。H/PJ33A艦砲系統接受作戰指揮系統的目標指示命令和指令數據,從艦載導航系統接收本身位置參數,通過火控系統與目標數據融合計算後,產出火砲射擊諸元,指揮火砲對目標射擊。H/PJ33B火砲系統還配有內建的模擬訓練單元,能滿足指揮和操作人員的日常訓練需要。中國海軍陸續將艦隊中原有的H/PJ33A型火砲升級為H/PJ33B,每艘052升級100mm艦砲系統的花費超過3000萬人民幣;在升級過程中,部份H/PJ33A先換裝匿蹤砲塔殼,日後才逐步更新內部設備。

正接受第二次改裝工程的哈爾濱號,攝於2011年6月底。機庫頂部兩側各換裝一座730型

近迫武器系統,完全廢除了過去的76式雙聯裝37mm防空砲。此外,以517H雷達取代518型,

其兩側還加裝一組球狀的衛星通信天線。

在20009年起,哈爾濱號與青島號先後展開規模頗大的改裝工程;2011年5月,改裝接近完成的青島號的照片出現在網路上,證實兩艦的改裝要點是將若干裝備統一為2000年代以後 中國海軍制式化的裝備,並不是力求顯著的戰力提升。依照日後的消息,兩艘052此次改裝方案在2006年進行設計論證。

首先,原本052獨家採用、設置在後部桅杆上的518型L頻長程對空警戒雷達遭到拆除,原位置改成一個364型 X頻2D對空/對海搜索雷達的球型外罩,此外機庫前部位置(反艦飛彈後方)增設一具與052C防空驅逐艦相同的517B型八木天線長程對空預警雷達。近迫防衛方面,原本艦上四座76式37mm雙聯裝防空機砲都遭到拆除,機庫上方 以左右並列方式加裝兩座2000年代制式化的730型30mm近迫武器系統,而原本艦橋前方的37mm機砲砲位則沒有安裝新武器。此外,艦上加裝2000年代被052B/C與054系列廣泛使用的726-4 18聯裝干擾彈發射器,機庫兩側加裝一對衛星通信天線的球型外罩;而為了因應索馬利亞護航這類的水面勤務,艦上還加裝配合RHIB小艇作業的吊艇柱。在此次改裝中,052原有的HHQ-7防空導彈系統仍維持不動,並未換裝2010年代出現的紅旗-10(HQ-10)末端防空導彈武器系統;這是因為052型驅逐艦的現代化改裝方案在2006年就已進行設計論證,而HQ-10在2007年才立項,在052方案論證時連概略參數都無法提供,因此不考慮上艦。

電子系統方面,052作戰指揮系統以及電子戰系統、通信、導航、反潛作戰與水聲等十多個系統全面更新(涵蓋將近1000台設備)都全面更換最新的國產型號 ,例如以ZKJ-5系列全分佈式作戰系統(被052C導彈驅逐艦、054導彈護衛艦採用)取代原本的ZKJ-4B,作戰系統中還增加幾個新的子系統 。原本哈爾濱號的法國原裝海虎雷達也在此次改裝中拆除,由中國國產360A型雷達替換。改裝後052拆除原本的VDS聲納,換裝新的576/231型水聲系統,由艦尾艙門施放;而艦首兩座12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也改為六聯裝形式。完成改裝後,兩艘052的燃氣渦輪廢氣排放口都裝置相同的紅外線抑制裝置。

052驅逐艦這次改進作業換上了H/RJZ726-3有源干擾系統,是電子戰系統的一環。H/RJZ726-3由兩部干擾發射機(安裝於艦橋前方平台兩側,原本前部37mm機砲砲位後方)、後端控制機櫃和液冷機櫃組成(冷卻源為海水)。 H/RJZ726-3主要用於對敵方機載射控雷達、艦載雷達或反艦導彈的雷達尋標器實施干擾。H/RJZ726-3的電磁干擾模式包括噪聲干擾、欺騙干擾、組合式干擾、多目標干擾、複合式干擾等。運作時,H/RJZ726-3與艦上雷達偵察裝置(即電子截收裝置,ESM)一同使用,ESM探測到具威脅性的雷達信號(如敵機、敵艦發射前的雷達標定或者反艦飛彈的雷達尋標器)立刻自動回報綜合電子戰控制系統,再透過全自動或人工輸入(備用)將威脅來源的信號參數發送至H/RJZ726-3干擾系統,以自動或人工操作模式進行干擾,並能與726-4干擾彈發射系統聯合使用。 由於H/RJZ726-3發射時輻射信號強,一般都布置在甲板上無人操作的區域。

經過改裝之後,052艦尾直昇機甲板以下(即繫纜作業區)後方與兩側的大型開口都予以封閉,艦尾因而變成全封閉式(原本是二號甲板以上就是開放式);如此,發生破損後的艦體乾舷增高,預留浮力也增加,提高了剩餘穩度,並強化了艦艇在高海向下的耐航力。此外,封閉艦尾開口也有利於降低艦體雷達截面積(RCS)。除了封閉艦尾開口之外,艦尾區域的結構和強度也都重新設計,增加了內部可用艙室和通風圍阱。此外,艦尾導纜孔和觀察窗在改裝後,內側增設了密封裝置,靠泊系纜作業時打開,在航行時則關閉,使得艦尾維持水密。經過改裝後,052的排水量與吃水都有所增加,最大航速也有下降。

完成改裝後,青島號加入在2012年2月27日啟航的中國海軍第十一批索馬利亞護航編隊,其餘艦艇包括054A護衛艦煙台號(538)以及福池級油彈補給艦微山湖號(887)。這是052型驅逐艦首度參與索馬利亞護航任務,也是北海艦隊首度派艦參與這項勤務。

結語

雖然1999年更新一代的旅海級驅逐艦深圳號服役,2003年上海江南造船廠一口氣推出四艘新型052B/C導彈驅逐艦之後,052型已經不再被視為中國代表性的現代化艦艇;但是作為 中國第一種以西方水平為標竿設計的第二代驅逐艦 ,頂著「中華第一艦」與「海上先鋒艦」的名號,052型在中國造艦史上確立的地位是無可替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