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2000模組化車載多管火箭系統

發射中的雷霆2000火箭原型車,使用MK-30型182mm火箭。

雷霆2000原型車使用M-977八輪載重車,然而由於價格等問題,使後續車必須另覓底盤,導致量產作業延遲甚久。

經過多年波折後,量產版雷霆2000改用南韓廣林公司由德國MAN進口的卡車底盤;不過火箭補給車則採用另一廠商

提供的底盤。攝於2013年8月台北國際防衛展。

雷霆2000量產型的火箭發射器,此時裝置兩個六聯裝的MK-45 227mm火箭發射模組。

攝於2013年8月台北國際防衛展。

──by Captain Picard

 


起源

在1993年,中科院開始研發用於取代台灣陸軍現役工蜂六型的新型車載多管火箭系統,名為雷霆-2000(RT-2000),並於1997年6月的漢光13演習中首度亮相。在2000年,雷霆-2000在屏東中科究院的九鵬基地進行了實彈測試,並獲得參謀總長湯曜明上將等國軍高階將領的肯定。雷霆-2000的原型車採用美國Oshakosh的M-977八輪載重車作為底盤,與愛國者飛彈發射器的M-983載重車 同屬於重型可擴展機動卡車(Heavy Expanded Mobility Tactical Truck,HEMTT)系列。相較於履帶底盤,輪車的越野能力較為遜色,但在一般道路的機動力則遠勝過前者,而且購置、後勤維修與訓練成本也低得多,非常適合道路交通發達且國防經費不甚充裕的台灣。

技術諸元

雷霆-2000火箭發射器的俯仰範圍為0~50度,迴旋範圍為左右各60度。雷霆-2000的火箭發射器採用與美國MLRS類似的模組化設計,發射器的框架與儲存火箭的箱體(兼具儲存與發射功能,發射後即丟棄)分別為獨立單位,只要結合在一起就能備便。此種設計的第一個優點是讓再裝填速率大幅增加,例如中科院上一代的工蜂六型多管火箭的發射管與旋轉基座是同一個整體,火箭必須以人工一枚一枚地進行裝填,火箭再裝填作業需要17分鐘 左右(視裝填人員的體力與技術),不僅不利於連續接戰任務,裝填時間越長,火箭車與人員暴露在敵火攻擊下的危險性也隨之增加;反觀雷霆-2000的彈藥在出廠時便填入 發射箱並完成密封,在戰場上只需要用雷霆-2000底盤自備的吊車卸下已經射出火箭的發射箱,再將新的發射箱吊至框架上,就能完成再裝填作業, 整個作業只需7分鐘。由於操作自動化程度大幅提升,以往工蜂六型火箭需要編制六人,而雷霆-2000則減至三人。模組化設計的另一個好處就是武器的使用彈性廣泛,無論是何種口徑或型式的彈種,只要發射箱體能與發射器框架結合,並與車載射控系統完成整合,雷霆-2000就能選用多樣化的武器。

目前中科院為雷霆-2000發展了三種系列的火箭彈,分別是MK-15、MK-30與MK-45,三種彈藥都採用尾翼穩定式設計,射程與威力各有不同,以下便分別簡介:

MK-15:從以先前的工蜂六型火箭發展而成,彈徑維持在117mm,不過以定時或空炸引信取代原本工蜂六型的碰撞式引信,並改用鋼珠高爆戰鬥部(每枚搭載6400枚直徑約6.4mm的鋼珠),殺傷涵蓋面比工蜂六型更大。MK-15單發重量42.64kg,彈體長2.166m,最大射程約15km,每個發射箱模組為20聯裝,發射器框架最多能同時安裝三組發射箱,共攜帶60枚M-15。

MK-30:口徑放大至182mm,最大射程提高到30km,其性能等級與美國MLRS的M-26火箭彈類似。MK-30可選擇使用鋼珠高爆戰鬥部或人員/軟性目標(AP/AM)雙用戰鬥部,其中鋼珠高爆戰鬥部長169cm,重87kg,空炸/定時引信與MK-15相同,但是籌載強化為18300枚直徑8mm鋼珠,彈頭引爆後的鋼珠初速約1000~1600m/s,能貫穿4.75mm的鋼板,單發的最大人員殺傷半徑約100m;至於AP/AM彈頭內部則搭載數百枚雙效彈頭,與美國M-26火箭搭載的M-77雙用途改良型傳統彈藥(DPICM)類似,每個雙效彈頭的質量相當於一枚手榴彈, 在彈道終端採用螺旋軌跡飛行並大量散佈鋼質破片,能在目標區上空形成鋼鐵暴雨(Steal Rain),足以貫穿8~10cm厚的裝甲,對敵方造成嚴重的有形殺傷與心理震撼,其威力也完全足以重創敵方登陸艦艇。每個MK-30發射器模組為九聯裝(3X3),發射器框架最多能安裝三個發射箱,共攜帶27枚MK-30。

圖為雷霆-2000使用12聯裝MK-45火箭的構型

MK-45:口徑比MK-30進一步放大 到227mm,彈長據說為1.725m,最大射程延長至45km,配備比MK-30更大的鋼珠高爆戰鬥部與雙用殺傷戰鬥部。MK-45的鋼珠高爆戰鬥部擁有25000枚直徑8mm的鋼珠,殺傷範圍更廣;而雙用殺傷戰鬥部的重量據說為175kg,可裝備518枚雙效彈頭。MK-45的發射箱為六聯裝(2X3),發射器框架最多能同時安裝兩個發射箱,共搭載12枚MK-45。

除了上述武器之外,中科院也 曾表示,只要陸軍有需求,中科院也可能仿效美國GMLRS的路線,為雷霆-2000開發新的增程型導引彈藥,整合簡易的導引系統,並將射程提高至75km;不過台灣只能使用GPS民碼,精確度稍嫌不足且易受干擾。未來 如果陸軍提出需求,中科院也可能研發類似美國陸軍戰術飛彈系統(ATACMS)的短程對地飛彈,並相容於雷霆-2000之上。根據中科院的資料,雷霆-2000使用MK-15彈藥時,能在30秒之內射出所有的60枚火箭;使用MK-30時,所有的27枚能在54秒內發射完成;而使用MK-45時,全部12枚則可在48秒內全部射出。根據各彈種射程的不同,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統在戰術運用時,可依照不同的火箭射程逐次變換射擊陣地,不但可以延伸射擊涵蓋範圍,而且能提高戰場存活力 。以射程50km範圍左右,雷霆-2000的圓周誤差半徑(CEP)約為射程的1.4%。在2001年4月的漢光演習中,雷霆-2000原型車使用MK-30火箭彈進行火力展示,在52秒內射出全部的27枚MK-30火箭,在海面目標區灑下7209枚雙效戰鬥部,殺傷範圍涵蓋二十萬平方公尺 。   

除了設計良好的模組化發射箱之外,雷霆-2000也擁有由一套精密完善的車載射控系統,由宏硍}發,整合有高精確度的「定位/定向單元」(含慣性導航、GPS衛星定位等)、中文化的「射控計算機」以及數位/語音無線電通信系統等,讓發射車駛入陣地後能自行迅速測定陣地位置與射向。連級單位各車進入陣地後,上級單位透過資料傳輸系統將目標資訊、作戰指令與氣象資料傳給雷霆-2000砲兵營的各連部單位(連級指揮車),連部單位根據任務命令計算全連的射擊諸元,再將這些資料發佈給連上各火箭車;射擊時,人員只需透過觸控面板(整套介面稱為「射擊控制器」)將射擊參數輸入射控電腦,射控電腦就會指揮「電控伺服調架單元」,自動調整發射架的方位與仰角,隨後便能展開射擊。由於雷霆-2000射控系統精確度良好,且自動化程度高,駛入陣地後只需三分鐘就能備便接戰,射擊時的誤差率低於射程的1%,接戰完畢後也可迅速撤離,此種打帶跑戰術可大幅增加敵方反砲兵射擊作業的困難度,車上的人員僅需透過駕駛席的觸控式螢幕操作整個接戰程序,完全無須下車作業。為了在射擊時維持穩定性,雷霆-2000的駕駛席後方以及車尾各裝有一對液壓伸縮臂,射擊時用於支撐地面,整個收放程序完全自動化。此外,雷霆-2000車上還附有一具負責吊換彈箱的液壓起重機,能自力進行彈箱更換作業。

雷霆-2000還擁有內建的自我測試系統,能迅速找出系統故障的部位並予以排除;而全系統也採用模組化設計,能迅速抽換需要維修或故障的組件,故能維持較高的妥善率。而為了配合雷霆-2000的操作,中科院也已經推出配套的操作、訓練、保修模擬器,使人員訓練更為便利,並使基層部隊擁有一定程度的自主後勤補保能力。

延宕多時的量產作業

雷霆-2000是國軍寄予厚望的武器之一,希望能藉助其強大威力來涵蓋灘頭的敵方登陸部隊以及靠近沿岸的登陸船團,而雷霆-2000的鋼珠或雙用戰鬥部將能對敵方登陸部隊、車輛物資乃至於大小登陸艦艇構成有效殺傷。雷霆-2000無論威力、射程、殺傷範圍、精確度、自動化程度都遠勝過台灣陸軍現役的工蜂六型,而其打帶跑快速反應能力以及快速裝填整備能力更是工蜂六型所難企及。雷霆-2000足以攻擊離岸18~28km的敵方兩棲部隊換乘區,迫使敵方登陸船團向後退卻,大幅增加其登陸的困難度。雖然同時期美國也曾向台灣推銷MLRS多管火箭系統,但雷霆-2000不僅重量輕得多,價格更只有MLRS的1/3,而反應速率、定位與射擊精確度、射擊速率等不僅毫不遜色,甚至猶有過之;連提供MLRS的美國洛克西德馬丁公司代表都給雷霆-2000相當高的評價,認為 其與MLRS相較並不遜色,只差沒有實戰經驗。

台灣陸軍決定先採購第一批三個營的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統,每個營編制二個連,每個連配備9輛火箭發射車、3輛射擊指揮車以及一輛連部指揮控制車, 因此初步總計將需要至少54輛火箭發射車;台灣陸軍早在2000年12月左右就決定要編列預算量產雷霆-2000,隨後稱此案「霹靂專案」,全案總經費需求預定為144億5420萬新台幣,三個雷霆-2000營的生產作業原訂由民國91年至101年(2002~2012年) 執行,從2004年開始裝備部隊,分配至陸軍第六、 八、十軍團及外島等砲兵單位來汰換現役工蜂六型車載多管火箭;然而,整個發包量產作業卻始終裹足不前,進度大幅落後。

雷霆-2000投產面臨的問題並非發射系統本身技術不過關(實際上,雷霆-2000早已完成所有的作戰測試),而是搭載火箭的底盤載具始終搞不定。雷霆-2000的原型車採用10噸級的美國軍規M-977八輪載重車,越野性能良好,但由於Oshakosh廠報價超過國軍預算 (該廠的報價是原型車階段的2.5倍),導致後續量產車型被迫放棄此型底盤。國軍為雷霆-2000底盤展開了「載重車採購案」,公開向國際間招標,總計將採購111輛,其中57輛作為火箭發射車,另外54輛則當作彈藥補給車的底盤。為了滿足需求,陸軍要求此載具必須使用八輪獨立懸吊系統。然而,雖然此案有多家美國與歐洲廠商(含德國)參與,不過由於 這些歐美軍規載重車報價超過台灣預算,歐洲廠商又面臨歐洲國家拒絕對台灣出售軍備等因素,多年來此案 共流標17次左右,嚴重影響雷霆-2000換裝的時程 。以德國戴姆勒.賓士的軍規載重車為例,由於德國政府拒絕輸出關鍵的負重轉盤給台灣,因而作罷。而雷霆-2000原型車採用的Oshakosh製HMETT A3載重車,需要額外的車體補強才能滿足雷霆-2000的需求,加上該公司正全力消化美國陸軍的訂單,生產線完全滿檔,如果台灣要採購,則需另外設置一條生產線,並投入額外的經費補強車體設計,使成本大為提高。對此,陸軍內部曾傳出不滿,甚至建議乾脆把雷霆-2000改成簡單的拖曳形式,部署在金馬等外島地區使用。

而根據2005年10月的新聞,「車輛載具」案一直流標的另一原因,在於中科院在研發過程求好心切,以非常精密的規格製造火箭發射器與車體連結的旋轉齒輪機構 ,以增加火箭射擊時的精確度;這在製造原型車的階段時還不成問題,一旦準備投入量產時,承包商很快就能算出以這種高檔規格製造合約中規範數量的齒輪組件,根本無法達到足夠的經濟規模,於是賠錢的生意沒人作,導致廠商興趣缺缺。最後,齒輪機構由一台灣本土公司得標,齒輪組由美國廠商生產,台灣方面代理進口。

 量產作業屢屢受挫,導致雷霆-2000在2000年代大部分時間都只有孤伶伶的一輛原型車,在某次試射時還發生發射箱失火的意外。原本陸軍「新型多管火箭」項打算在民國98年度(2009年)編列27億9811萬8000元新台幣,由於載具招標延誤導致進度落後,因此其中5億5962萬4000元新台幣預算一度遭立法院凍結, 爾後在2009年11月立法院國防委員會召開2009年度第八次全體委員會議時獲得解凍。

火箭車底盤與補給車的決標

經過多年延宕之後,「載重車採購案」終於在2008年1月24日由韓國廣林(Kanglim)公司得標,總共購買54輛,平均每輛價格1800萬台幣 。此合約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先在2009年組裝三輛先導生產型雷霆-2000並進行初期作戰測評,如果測評通過,就正式開始生產54輛量產型 ;這些載重車由廣林組裝,運抵台灣後再由中科院安裝火箭發射系統以及其他相關設備。依照亞太防務雜誌2009年8月號的報導,這項決策引來台灣各方質疑:首先,南韓各廠商本身並沒有現成 自主的八輪傳動、獨立懸吊系統的載重底盤設計(大宇、現代等韓國大廠均未見推出),廣林的主要業務是生產民間的伸縮式吊車,從未生產過卡車底盤,更別提複雜的八輪傳動獨立懸吊載重底盤。因此,廣林也必須向其他國家洽商取得卡車底盤進行改裝 ;在2008年,消息傳出廣林將從德國轉口MAN廠的八輪載重車,然而 以德國向來對台灣輸出軍品的嚴格禁止態度,雖然多了從韓國轉口的手續,未來長期的料件供應能否穩定,不無疑問。 此外,在結合火箭系統與底盤時,整體結構也必須能承受火箭發射時強大的衝擊與震動;而廣林公司必須自行結合第三國底盤以及火箭系統,以該公司先前的技術背景, 是否有能力滿足各項技術要求,都遭到外界質疑 。再者,廣林本身並不生產八輪底盤,只負責結合火箭發射器與另外的現成底盤,因此是否有能力落實與台灣軍方合約中,提供台灣廠商40%工業互惠額度的要求,也遭到懷疑。 基於 上述種種因素,台灣相關業者一度發起抵制廣林的聲浪。

首批三輛測試用的廣林載重車在2009年3月12日交付,並在5月底完成與雷霆-2000多管火箭的組合測試。在2009年10月初,網路上首度出現廣林的MAN火箭載重車在台灣西濱快速道路試車的照片, 以外型觀之,顯然是MAN的TGA系列商規商用載重車的8X8構型,而非MAN的純軍規SX或商規軍用HX系列,越野能力自然遠不如原型車的M-977底盤,甚至連前方駕駛艙都維持商規形式(而不是MAN軍規車系經過防護驗證的軍規車廂)。這三輛雷霆-2000先導生產型在2009年6月5日、8日通過了實彈射擊時的安全性與穩定性測試,在6月至9月配合射控儀器順利完成六次實彈射擊測試,確認已於98年3月12日交運,5月底完成砲車組測,並於6月5、8日以實彈射擊驗證砲車「安全性」及「穩定性」,經測試砲車初步符合性能規格;統計6月至9月,配合新儀演習實施實彈射擊驗證6次,確認案內「載具」可滿足性能規格需求,確認載具滿足合約定義的需求與性能規格。 依照亞太防務雜誌的說法,在驗收過程中,陸軍驗收人員曾質疑廣林提供的原型車的來源血統、性能可靠度以及改裝程序,一度拒絕接收;然而由於這三輛先導生產型通過了測試,陸軍內部的雜音就再也無處置喙。

軍方宣稱量產型雷霆-2000的射擊穩定性優於採用M-977的原型車,主要是因為量產型的MAN底盤是戰術載重15噸級,比起戰術載重10噸級的M-977重得多,此外商規的MAN的油耗表現也優於M-977。不過,用於量產型雷霆2000的MAN底盤,僅有油箱具備防彈能力,這是因為雷霆-2000被設定於低強度環境下作戰 ,此外MAN底盤底部各種管路與電線也未經妥善保護,多半暴露於外,容易遭受火箭發射後的高溫高腐蝕性燃氣的侵蝕。原本M-977的液壓駐鋤 的駐鋤頭就裝置在駐鋤上,在部署時完全毋須人力協助,但量產型雷霆-2000則將駐鋤頭改為人力拆卸式,駐鋤頭平時儲放於底盤兩側下方的圓形支架上 ,部署時再由車上人員下車進行拆裝作業。整體而言,軍方坦承量產型雷霆-2000的MAN商規載重底盤整體性能稍遜於M-977,但完全符合陸軍標準。

在2009年7月,中科院舉辦了雷霆-2000的火箭運輸補給車(共57輛)招標,結果再度由韓國廠商低價勝出,此次的承包商為KIA,總價1億9000萬台幣,平均每輛380萬台幣。 依照亞太防務雜誌2009年10月號的報導,KIA提出的卡車外型類似前南斯拉夫製造的FAP3232BDST/AV 8X8輪卡車,很可能又是KIA引進外來底盤再自行改裝的產物,不僅品質堪慮,而且底盤來自向來與台灣無甚淵源的東歐,KIA不能掌握全部組件的產能與供應,無法 保障服役期間的後勤作業。總之,雷霆2000火箭系統將發生火箭發射車與載運車底盤完全不同的奇觀,無論是品質或後勤維護都令人起疑。

 台灣政府例行最低價格標以來,經常出現真正合格貨色買不起、只能退求次等貨色的現象,而專業實務的考量也往往不敵行政程序的拘泥。雷霆-2000車系底盤的選擇以及火箭、再裝填車採用不同底盤的現象,正是典型的寫照。

量產

歷經多年波折之後,台灣國防部終於在2011年度編列首批雷霆2000的生產預算以及第二、第三批的備料生產,總值14億新台幣 ,台灣陸軍也在2010年11月5日正式確定量產雷霆-2000;依照計畫,首批雷霆-2000可在2011年底開始交付陸軍,2012年完成全部57套火箭系統的生產。 量產型雷霆2000的系統架構與原型車基本相同,但由於量產作業拖延長達十年,使車上若干電子組件在服役前就已經落伍,因此量產型雷霆-2000進行了若干服役前提升,例如更新射控系統的中央處理器(CPU)、更換法國Sagem提供的導航系統等。 在2011年10月10日的國慶活動中,數輛首批交付的雷霆-2000出現在行列之中。 在2012年8月,雷霆2000多管火箭開始撥交台灣陸軍,由台灣陸軍六軍團砲兵指揮部成立的實驗營接收,展開為時一年的接裝測評,而第一個雷霆2000多管火箭戰備營則逾2013年內成軍。

依照最初計畫,雷霆-2000將部署於金門、馬祖等外島,對中國登陸部隊源頭直接實施打擊;然而由於2008年馬英九政府上台後兩岸局勢屈於緩和,政治上比較不允許率先打擊仍在對岸的敵軍,加上國防經費縮減,所以雷霆-2000的部署也經過修改。在2011年7月,台灣國防部刪減雷霆2000的採購預算,從原本約144.5億新台幣減為132.2億新台幣(在2014年編列尾款9億3000萬新台幣結案),採購總數從原本57套減為43套,雖然仍裝備三個營,但每營數量從原18輛降為14輛。 依照修改後的計畫後,三個雷霆-2000部署於台灣本島與澎湖,在空軍掩護半徑之內,且作為本島防禦之用;而其他外島、離島多管火箭單位仍裝備舊有的工蜂六型火箭。

雷霆2000增程型

在台灣國防部於2017年12月26日發布的「中華民國106年國防報告書」(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執政後第一本國防白皮書)中, 正式將「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列為建軍戰略,強調要在不對稱「創新/不對稱戰力」基礎下, 建構「共軍預期外的裝備與戰術戰法,使對方難以預測或防範」,「發展精準打擊武器」 被列為首要。在國防部相關的戰術戰法研討會中,國防部參謀本部高層對台灣陸海軍下達不對稱作戰戰術建軍研發令, 其中空軍研發「滑跳板戰術」(Ski Jump)、海軍研發「微型匿蹤飛彈快艇」,而陸軍建構類似美 軍ATACMS陸基戰術飛彈系統。

在2018年1月下旬,消息傳出軍備局中科院將動用科學研究預算,研製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統的增程型 ,希望在三年完成研發工作;這些包括射程超過100公里遠程火箭系統, 以及射程達200公里級、類似美國ATACMS的的戰術飛彈系統,能在本島陣地直接火力增援外離島 ,取代現行風險極高的陸戰隊外離島規復與陸軍打擊旅跨區增援作戰。

依照新聞報導,100公里級遠程火箭系統可能以天弓防空飛彈的彈體縮小衍生而來, 採高爆子母彈頭,相容於現有雷霆2000的發射管(應為227mm), 開發完成後與射程45km的MK-45型227mm火箭彈一同混合部署 ,依作戰區域的遠近而使用不同的彈種。至於200公里級戰術飛彈系統,每輛雷霆2000 發射車能裝載兩枚(類似MLRS裝載ATACMS);因為其射程超過200公里,需要配合 衛星導航定位系統才能得到理想的精確度,然而若需使用美國GPS定位系統則勢必 獲得美方的支持與同意。

事實上,中科院早在十多年前(2000年代)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統剛服役時, 就曾對外公開宣示有能力為雷霆2000發展戰術飛彈系統;然而實際上, 只要台灣開發的攻擊性導引武器射程接近或超過300公里, 美國就往往會以飛彈科技管制體(Missile Technology Control Regime, MTCR)的條約 進行干預,阻止台灣進口關鍵零組件與高科技禁運或禁止高科技輸出。 尤其是台灣海峽部分地區寬度不及200公里,兩百公里級戰術飛彈理論上可能 從台灣本島射擊到中國大陸沿岸,因此政治敏感性高,因此美國方面是否允許或 支持台灣發展這類攻擊性武器,將是一大關鍵。